曼哈顿南端的1.1英里

从139 Canal St 到 WTC,1.1 mile。
这20多分钟的路程,过去的十九个月,来来回回,走了多遍。
第一次来,赶上感恩节高峰,路上颠簸了六个半小时。下了车,寒风之中,远远地望。
你匆匆来到身前,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彩虹糖,轻轻地放在我嘴里,道一声:“饿了吧?”
第一次送我走,排在等车的队伍里,问我想吃些什么,路上别饿着?我想了想,说"油
条豆浆"。十分钟后,你捧着这些东西来到我面前,从此我知道了附近有个XX超市(此
处省略两个字,为避免植入性广告)。
一次晚上,在路旁的小饭店里吃饭,伙计递上菜单,说:"你俩是兄弟吗?长得真像啊!
" 呵呵,怎么总有人这么说呢!好吧,吃完饭多给了些小费。
如果赶得早,在路边小贩收摊之前,买一些便宜的葡萄。我要吃酸的,你要吃甜的。
穿过热闹的酒肆,走到寂静的市政厅附近。趁着无人,悄悄地勾起你的手,拇指在掌心
摩挲着。倏忽间又放开:对面来人了。
发现了一幢四周无窗的奇怪大楼,原来是AT&T。
看着路边墙上画的一溜小人,讨论是哪个城市的信号灯。
望着WTC新楼月月攀高,期待着封顶之日,完成正方形边长至对角线的完美转化。
从139 Canal St 到 WTC,1.1 mile。
我们走过许多路径,有长有短,但是起点和终点始终唯一。
过去如此,将来还是这样。

好喜欢这种时间空间和情感俱备的文章,非常立体,读时有快感读完有回味。赞!

我擦!

为什么啊

和尚对这一带好熟啊。是有一幢verizon的大楼靠东边,在 Brooklyn Bridge旁,我们路
过的是AT&T,靠西边。

嘿嘿
这样哦那就不太清楚了~
当时读这个帖子就想到这个问题了 因为我在那个verizon大楼下的高中考过试
转去了纽约版 有个哥们也提出了这个疑问。
ATT啊 ATT 不用他家的服务
哈哈

湿了呗

喏,(打开purse) ,我的tampon给你用,小强

小强半踮起右脚,从口袋里掏出花手绢,空中一挥,再往手心一卷,朝你瞄一眼,说:
“臭男人,谁要你的,我有这个。”

小强从编织袋里掏出一卷1980年代的又粗又长的大捆装卫生纸,豪气的说,哥量多,要
用这个!
然后把一大卷塞进了底裤

雅妮丝瞪大了她那双似蹙非蹙的眼睛,一头栽倒一哥怀里,说:“哥,快来abuse啊,
小夹子呢?”一哥打趣道“是那种喜欢被蒙上眼,身上扎红头绳的那种么?”。雅妮丝
不等一哥说完,戴上hood,gag,然后叫一哥绑在椅子上通电,拿根20米的single tail
抽……

《续》
终于下班了,我不耐烦地从大楼里走出来,外,你今天别来接我了,挺烦的,每天都是
那张脸,几块糖油条豆浆就把我打发了,我今天累了,想吃点STEAK,晚上去COCK喝点
酒,就不麻烦你接了,我打车回去。我从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头绳,拐进了YANIS的家里。

话说雅妮丝中午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倒在了她夜思日想的一哥怀里,还被一哥用真皮鞭抽打,好不爽快。梦醒后,惆怅不已。懒懒地倚在门框上打毛衣嗑瓜子,没想到,不一会儿,就见一个人远远的疾奔过来,她揉了揉那睡眼惺忪的眼:这不是那个一哥么?

YANIS的家里。

《再续》
绳子在勒,夹子在抖,皮鞭像雨点一样洒落在雅尼身上,全裸性感的雅尼发出满足的呻
吟声,忽然门口传来些喘息声,不好,门没关严,门外有一双如狼似虎的眼在偷窥,那
不是刘爱轮么,那手还在裤裆里摩挲着。

看见一哥醉眼迷失的样子,阿伦哥一个箭步冲进屋子里,拔出裤袋里抓紧的双拳,照着
一哥的脸就是一拳:“滚,你个臭流氓,敢在这里污辱我师弟!”

嘴上虽然这么说,刘爱轮的手就是不离鸡,他一边搓着,一边亢奋地扑向雅尼,吐着舌
头,口水都要滴出来了,肉马上就要吃到了,刘爱轮哼了哼几声,就要泻了,忽然脚下
一空,噗通,刘爱轮居然落入了早就挖好的陷阱,也不知道泻出来了没有,反正是美美
地摔昏过去啦。

原来,邪恶的一哥趁Yanis被绑起来的时候,偷偷设下了陷阱,为的是捕获他垂涎了大
半生的刘爱轮。现在目的已达成大半,一哥下到陷阱下方,给爱伦闻了一下迷药,爱伦
就想芙蓉姐姐瘫倒在高考考场般一动不动了。一哥留着口水和各种水,像打开圣诞礼物
一样把刘爱轮的衣服拔光,放进紧身睡袋,嘴里塞进自己戴了多日的胸垫,再拿胶布封
好,准备上楼将yanis这个可有可无的fb杀人灭口

谁知,与此同时,强哥继两小时三十分钟的补淡妆,换护垫以及整理头发,夹着小包推
开了洗手间的门,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强哥虽然脚蹬高跟鞋,这个时候却是一把把yanis加上凳子绳子扛了起来,趁一哥还在
非礼爱轮的时候,飞速逃离了现场。

一哥将爱伦俘获后,爱伦坚贞不屈,不论一哥如何威胁侮辱恐吓,宁死不从,一哥在绝
望之后,一怒之下,将爱伦卖给了菲律宾血汗工厂,爱伦在那里语言不通,只有每天跟
其他童工一起日复一日的制作tampon
镜头一转,NYC的秋天,分外浪漫。过两天就是小强的生日,yanis正在化妆品专柜挑选
买给强哥最好的生日礼物。这是,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款tampon上。产地,菲律宾。生
产厂商:菲律宾“女佣”slave labor中心!冰雪聪明的yanis看到这个名字,不由菊花
一紧!

20日后,JFK机场,翘首企盼的热姐。
yanis用自己在NYC大桥下援交半年攒下的150美元,跟强哥一起从菲律宾奴隶主那里赎
回了面黄肌瘦却依然美丽如花眼神清澈皮肤吹弹即破的刘艾伦。下了飞机的艾伦,一下
子扑到了热姐的怀里,热泪盈眶。
热姐悠悠地说,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