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证20岁以上还在搞数学的都是SB

分情况探讨

  1. 没拿数学PhD, 却钟情各种八卦, 数学概念和数学题的, 不是民科,就是连民科都不
    如的装逼成傻逼者.
  2. 拿了数学PhD, 却没能拿菲尔兹一级别奖的穷酸, 做出来的东西随便一个小学生都可
    以下载,那就活的还不如小学生,至少小学生不用担心生计.
  3. 拿了数学PhD, 又拿了菲尔兹奖, 有这个干劲,搞其他的比如炒房早发财了,还是SB
    QED

数学上做原创弄些东西出来,还是很有意思很好玩的,
可以有极大满足。这不同于在已有的知识里打转(比如刷竞赛题)。
这种满足、魅力、隽永的美的诱惑和经久的赏析余韵可以缠绕你一生。
它可以吸引人到这种程度:朝闻道,夕可死。
“创造”还不仅远不甚于闻道,而且创造道,
更重要的是他参与、主导了创造的全过程,其中有痛有快乐,痛并快乐着,
痛后方知快乐。
泰戈尔两个诗句合在一起大致反映了上面所说的一个方面。
创造的神秘,有如夜间的黑暗--是伟大的。而知识的幻影却不过如晨间
之雾。
夜的序曲是开始于夕阳西下的音乐,开始于它对难以形容的黑暗所作的庄
严的赞歌。
当然创造的魅力不是一个“伟大”就能概括的,你也不care“伟大”或“不伟大”。
佩雷尔曼就是这种状态,他主导、参与这项伟大原创全过程
弄出这么大的东西来后,他什么都不在乎了,别的都不重要了,
极大的满足和美的余韵伴随他的一生。马上死去,贫困、流浪都不是问题。
什么奖不奖的、奖金不奖金的对他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当然从世俗的观点这值不值另说。

Alexander Grothendieck
盛年退出数学界、拒绝后来给他发的大奖、
去做农夫和去小学校的教初等微积分、隐居不知名小镇
等行为反映的就是
他完成重大原创发现真理后压倒一切的巨大满足感,
美的经久的赏析缠绕他的一生的余韵的生存状态。
Alexander Grothendieck在拒绝瑞典科学院的克利福德奖的信
已经反映了他的这种人生状态和态度。他在信中写道:
“能评价我的工作是时间,而不是奖金”。
他觉得你们不懂他的东西给他奖没有意义,
可能心里也认为你们奖金不配给他得“道”的过程和结果凑热闹。
大家嘲笑杨振宁,骂他,编段子骂他,你看他的那表情和那眼神,
他根本不在乎,仿佛在说你们这些人啊。。。
他已经闻道,创造道了,。。。。

如果不考虑精神面,从唯物主义角度看,你可能是对的。

草,我现在处于和他一样的境界。虽然没有他成就高,可是我有三大发现。世人皆傻;
没有光子;AI可行、及其实现路径。还有一些较小发现,就不用提了。
这是为什么我说我40岁以后很幸福。


: https://miro.medium.com/max/2968/1*Vsq8MsXwxwVkQkWOKwT3zA.png

: Alexander Grothendieck

: 盛年退出数学界、拒绝后来给他发的大奖、

: 去做农夫和去小学校的教初等微积分、隐居不知名小镇

: 等行为反映的就是

: 他完成重大原创发现真理后压倒一切的巨大满足感,

: 美的经久的赏析缠绕他的一生的余韵的生存状态。

: Alexander Grothendieck在拒绝瑞典科学院的克利福德奖的信

: 已经反映了他的这种人生状态和态度。他在信中写道:

: “能评价我的工作是时间,而不是奖金”。

亨利·庞加莱说:
“思想只是两个漫漫长夜的一道闪光,而这闪光就是一切。”
可能对主导达至真理的全过程的原创者来说
创造达至真理的过程就是他们人生中一道闪光,
而这闪光就是他们人生的一切。
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雄蜂,它的生命中的闪光就是与蜂王的交尾。
但这闪光这快感这使命是它的生命的一切,
原是它所求的,是生命的呼唤。
交尾后蜂王尾部收缩,夹住雄蜂的生殖器,
通过飞行来让雄蜂生殖器折断,
达到填堵处女王尾部的目的,避免了精子外流。
这个过程会让雄蜂的部分内脏被拉出来。
交尾后雄蜂会很快死亡。
泰戈尔有句诗描述了这样一种境界:
“我想起了浮泛在生与爱与死的川流上的许多别的时代,
以及这些时代之被遗忘,我便感觉到离开尘世的自由了。”
原创者们想到了浮泛在创造达至真理的过程和真理本身的
川流上的许多别的时代,以及这些时代之被遗忘,
便感觉到舍弃尘世的自由了。

这些帖子还能回来?谢谢。

是的,未名存档存档了2010年来MITBBS上几乎所有的帖子,这个论坛上只包含了部分,剩下的可以到未名存档查看。欢迎加入,欢迎多来灌水 :smiley:

每个帖子都是发帖者的劳动结晶,丢失了确实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