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选]沙扬娜拉 - by 修理雨伞

大四的寒假,刚刚失恋的我无事可做,整日像一具孤魂野鬼,在校园里飘荡。那时校园
的电线杆子上充满着“无痛人流”与“性病专治”齐飞,“日租房”共“特色按摩”一
色的小广告。快毕业的学生都纷纷加入了傻逼青年和文艺青年的队伍,我不文艺,自然
被当作了傻逼。成为傻逼得好处是总会有另外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基友一起喝酒,美其名
曰治愈我失恋的心伤,其实就是雪上加霜。酒席间,又玩儿起了大学四年玩儿了无数次
的“真心话大冒险”,敢说敢做的我在失恋之余已经没有啥真心话可说,所有的真心话
在分手前的那夜已经对姑娘倾吐了个底朝天,既然不爱听,索性来一回大冒险,心想着
我是傻逼我怕谁。有一群损友的坏处就是,即使在你失恋的时候丫们也不忘了拿你开涮
,我被安排的大冒险任务就是抱着电线杆子大声喊:“我的病没救了!”我歇斯底里的
喊着,引来了无数路人的目光,我不在乎别人把我当作傻逼,只是一遍遍的重复着,没
救了,没救了,没救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喊了多少遍没救了,直到泪流满面的我被朋
友们拖走。大家都知道,我的病,是心病。自打失恋,我的心就在绝望与希望间碰撞,
最终走向绝望;我的世界在现实与虚幻之间游离,最终走向真实。在我清醒的时候,我
能确确实实的感受着我的痛苦,同时又惊喜的发现,唯有这种感觉,才能让我意识到我
是在活着,卑微的活着;而在我醉生梦死的时候,我又仿佛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空壳,
找不到一个角落安放我的灵魂。
朋友为了帮我摆脱这种状态,拉我一起去新华书店门口卖身做家教。所谓卖身,就是一
群苦逼的大学生做家教赚外快,为了在食堂能多吃一口鸡腿,为了身上能多一件美特斯
邦威,为了带女友多开一次房,为了穿上杜雷斯而不是中央一套。新华书店自古以来都
是卖身的最佳场所,一个个穿着惨淡又不失酸腐气质的学生,像极了《唐伯虎点秋香》
里面卖身葬小强的周星星,人人手里举个牌子,上面写着自己擅长的各类招数,以及服
务费用,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北方的冬天,冷风直往裤裆里窜,在新华书店门口站着
找家教在我看来实在是自虐的行为。尤其大部分的学生还都腼腆,见到生人不好意思上
去搭讪。虽然我刚失恋,可零下七度的冬天又怎会冻住我一颗躁动的心?就在那一天,
我认识她,梅子。她是日本人,刚来中国不久,想找人教她中文。她的年纪我没有询问
,但看上去有三十上下,成熟而有风韵。最让我吃惊的是,她的样貌居然和我的前女友
有几分相似。
给她上课是在她的公寓,几个星期之后我们渐渐熟悉,她也会在上课之外的时间邀请我
去她家里喝茶聊天。她的公寓简单而精致,典型的日本家居风格。每次给她上课的时候
,我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她则跪坐在地毯上。她学习的样子认真而专注,微笑和思
索的表情让我着迷。我看着她,时常有一种错觉,仿佛我又面对着我的前女友,在她的
面前让她听我穷白乎。
春季里的一个傍晚,上课之后我们喝茶聊天。她打开音乐,唱片机里播放的正好是我熟
悉的《Norwegian wood》:

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She showed me her room,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She asked me to stay and she told me to sit anywhere,
So I looked around and I noticed there wasn’t a chair.
I sat on a rug, biding my time, drinking her wine.
We talked until two and then she said, “It’s time for bed”.
She told me she worked in the morning and started to laugh.
I told her I didn’t and crawled off to sleep in the bath.
And when I awoke I was alone, this bird had flown.
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我和她说我喜欢这首歌是因为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我们由此聊起,我给她讲了
有关这首歌,这本书以及我和我前女友的故事。不知不觉,我们聊到了午夜。午夜,一
个暧昧的时间,一个犯错的时间。我不明白是因为聊天勾起心事,还是因为她像极了我
前女友,又或是因为受这首歌的影响,我吻了她。她略为差异,但并没有拒绝。这反倒
让我变得不安,那一刻,我究竟是该如同书中一样和她发生暧昧?还是道声对不起而转
身离开?我忽然间静了下来,看着她,我明白,这是利用,这是替代,不是爱。我用中
文说了声谢谢,她低下头去,我轻轻的说道,Sa You Na Ra……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前半段失恋看得挺有劲的。最后做了柳下惠,有点失望的说 :slight_smile:

前文垫铺得有声有色,很有大制作先声气象,而进入主体部分之后,略感
草草收兵。梅子上课情景,楼主描述得也是“简单而精致”,勾起悬念重重,
而后笔锋一转就是沙扬娜拉,不由令人想起经典对话:“下面呢?”“没了。”
:slight_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