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分享一下come out story吧

不是向家人或者朋友come out,而是向自己come out,就是讲讲是什么事或者人让你确
定自己是gay的,以及第一次的经验。
我先开头。
第一次是在高中的时候。那时候住校,一个寝室住了近10个人。高二的时候大家都在准
备会考。同寝室的一个同学跟我关系挺好的,他成绩不是很好,经常晚上熄灯了还用手
电筒看书。那天大家都睡觉了,他就坐在我床边看书,一边看书一边还偶尔在我腿上摸
来摸去的,那时候大家经常有这种亲昵的行为,我也不在意,睡我的觉。半梦半醒之间
,突然发觉他的手在我胯部附近摸来摸去,我马上就醒了,但还是闭着眼睛,假装睡觉
。他的手开始还只是在我内裤外面转悠,后来慢慢尝试着把手伸进了我内裤里面。我已
经硬了,但还是假装睡着了。过了一会儿,他的手从抚摸变成了抽动。因为我的内裤并
没有褪下,所以他的手在内裤里面的活动范围也很小。我当时觉得又兴奋又紧张。刚开
始以为他摸了一会儿就会停止,但他似乎没有要停止的迹象。我怕周围其他的同学会看
到,但因为还在假装睡觉,也不敢阻止他。我想,如果我射了的话,他应该会停下吧。
于是我就集中精神,过了一会儿,就射了,都射在了我的内裤里面,还有他的手上。

确定自己是gay?我都记不清了,不过我确定自己是gay应该是高中的事情了。
说起来初三的时候就有点朦朦胧胧的印象,我当时的同桌是一个体育很好的男生,说话
做事也颇有几分大哥的风范。同学之间打闹不免得有身体接触,有一次头被他摁在大腿
上“蹂躏”,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丝快感。我的同性恋意识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开
始萌发的吧。
高一的时候家里能够上网了,我在网上瞎逛的时候不知怎么上了一个babylonboys之类
的网站,看了里面的图片之后大吃一惊,发现原来网上还有这样的一片新天地。那时候
国内的金盾大概还没有开发出来,几乎所有的黄色网站都可以登录,我每次都小心翼翼
地把所有的上网纪录清除干净,生怕父母会发现。
在学校里就没有上网的便利了。但图书馆里有一份《健与美》的杂志,封面上经常会登
出肌肉男的彩页照片。我有时候会乘着没人,会把那份杂志偷到厕所里,对着封面sy。
当时家里还有一份从德国寄过来的catalog,中间有几页是内裤的广告,那里面的模特
也曾经是我性幻想的对象。
同寝室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帅哥,家里父母离异,也没有人管,周末也经常呆在学校里
。有时候他伤心了,会靠在我旁边说话。有一

大一的时候,入学才两三个月的样子吧,不知道为啥大四的一个师兄喜欢跑来找我,
那时候的我虎头虎脑,跟在183帅气逼人的师兄屁股后面感觉还比较舒服,那时候他有
女朋友的,不过周末date的时候老是喜欢拖上我,跟屁虫做了一年的情况下熟悉了大学
生活。秋叶飘零的街头记录了我们许多欢笑。
大一的暑假,也就是师兄毕业那年,放假我没急着回家,而是继续跟屁虫一样地随着
师兄跟他女朋友去了他家。酷热的南方梅雨季节,湿热难耐,就一个三角短裤,我和师
兄赤膊相对,躺在蚊帐里。半夜朦胧中,记得师兄帮我赶蚊子,我就势侧过身不知道怎
么就拥抱在一起…
很是紧张,两个人都用手套弄到出来
在师兄家中玩了一周,兴奋中有点惴惴不安。
师兄毕业后虽然还在同一个城市,但是联系的却少了,那几个晚上我们最终谁也没有
提及权当梦中发生的事情。有时候他回到学校总会跑到宿舍或者自习室找到我,领我出
去吃东西,或者偷偷塞瓶水给我就无声无息地撤出教室。
我大学毕业那年,师兄结婚了。而我这个时候才通过网络明白了同人之间到底怎么回
事情,不再回避感情的年龄却明白师兄只是陪伴我大学的一个美好回忆。
呵呵,所幸的是我们现在还是好兄弟,每

另外大学的时候另外一个朋友,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跟我腻在一起,经常单独约我出去
逛街吃饭什么的,还经常都是他请客,有时候还买些小礼物给我。当时就觉得很怪,但
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而且对他没有感觉,就是好哥们的感情,再加上自己也在date别人
,也就没有发展。毕业后在网上聊天,有次就相互come out了,他还承认当时对我有过
crush,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感觉了。

大家可真能灌啊,俩小时就一百多RE了。
给你一个反例吧,我跟我BF在一起7年多了。国内认识两年后他就出来了;接下来就只
好long distance,两年多;终于有机会我也过来,生活在一起1年;之后他毕业了,工
作去了别的城市,无奈long distance又是一年;好不容易我也毕业了,工作都还没开
始找就去了他在的城市,聚在一起将近1年;等我的OPT快过期了,不工作不行了,只好
跑到了西岸工作,又开始long distance。不过还不知道这次long distance什么时候能
结束,只能看谁能跳槽成功到对方所在的城市。
我觉得俩人要是真正的互相吸引,long distance真是没啥。当然如果long distance没
个头儿,连个聚一起的希望都没有,那就难说了。

我上大三的时候,追一个小gay没追到,很不开心
就跑到我高中的最好的朋友家里和他说了
说完了之后,我这个朋友就跟我说,他也是
然后我就脸上三条线 -_-|||
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是

這個話題勾起好久以前的記憶。
記得是在高中三年級的年假過後,時值準備著大考,我跟一個同班同學D總是一起在自
習室學習,大部份時間總有另外好幾個同班同學一起唸書,偶而只有我們兩個人。
一天下午學習得煩悶,大夥兒也都不在,我們開始聊起天來,越聊越深入,可能是聊到
有關性話題之類的,我下面數度脹得難受,於是那天下午學習也就不再那麼專著了。後
來我想去小便,D也跟著我去,我記得在洗手間時D說想看我的小弟弟,那時候其實已經
有一點點?生理反應了,我也好奇地想看D的,沒想到D問我說他可不可以用手碰我的小
弟弟,我沒有思考太多就答應了,基於好奇。後來,我們還互相用手握住幾秒鐘,那是
第一次跟別人這樣接觸,而且還是性器官,其實那瞬間是很興奮的、也感到一種從未體
驗過的快感。因為是在學校的公共廁所,所以我們沒有進一步做些什麼,在有反應的情
況下勉強完成小便,趕緊回到自席室學習。
從二月多直到四月左右,我們有五、六次到對方家裡面,趁家裡都沒人的時候,接吻、
互相幫對方打出來,也僅是如此,並沒有插入或什麼的。另外還有一次還是在學校一堂
放電影的課,我們趁著黑互相替對方按摩,可是並沒有射出來。說實話,那陣子即

还没有女生写,我来写一个吧,虽然很平淡。
我从小就喜欢姐姐阿姨,但真正心动,是在初中。
有一个女生和我认识没多久就几乎天天打电话和我聊天,互相觉得投机,就总是约出去
到图书馆一起做作业,或者趁没人时到对方家里。在她的鼓励下,我也加入美术小组,
也开始听音乐,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有几个同学问我们为什么整天在一起,我没有回
答。我妈反对我大热天的和她跑出去,想不通是什么让我有那么大的动力,或者隐约觉
得我们的关系不正常,和我吵了几次架,我却还是偶尔偷偷跑出去。
中途闹过一次矛盾,就和失恋的感觉一样,我困惑这是什么感情,它和以前的朋友间感
情不一样。我那时已经知道同性恋一词了,以为是低下的行为,所以很避讳,偶尔和她
说起同性恋,俩人都一副厌恶的样子。某次我在报纸上看到了网球手毛瑞莫斯和她女友
决定一起生活的报道,才知道原来两个女的也可以过一辈子,就特地剪下来,想什么时
候拿给她看,但终究没有胆量,直到上次回国才发现这古董剪报。
由于不肯承认是爱情,我总以为和她在一起仅是为了心灵上的依靠。那时父母离异也有
几年了,天天吵架,我不懂事,就谁都不喜欢,只信任她。可惜一向自闭的我,一下子
和人走的太

我的第一次发生在初一下半学期.
不知怎么回事, 我晚上去一个同学家里睡觉 (天啊, 我从那么早就开始ONS了). 那时候
我还没有射精过, 也不清楚自己勃起过没有. 我的同学比我大两岁, 那中粗粗的样子,
在当时并不被认为帅哥. 睡觉的时候, 他说玩鸡巴会很爽, 而且叫我给他手淫, 我做的
时候, 他还说他的龟头有多红什么的. 后来他就射了, 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精液
. 我要射的时候, 我以为我要尿尿了, 我就对他大喊, 我要尿了. 然后就射了, 很远.
过一会才体会到那种乐趣. 从那时开始, 我就再也没有停止过手淫了.
后来我还跟他手淫过几次. 整个初中, 我都忘了和多少同学手淫过了. 那时没有觉得是
因为同性恋的关系, 因为每个人都这样.

贴个朋友的come out story,他不方便出面,就由偶代劳了。
那哥们是我们一个学校的,那时候,他突然有一天也喜欢上摄影了,知道我订了好
多摄影报纸、杂志的,就经常来找我聊天。其实我们是在活动室就认识的,他的乒乓球
打得好,弧圈球拉得很冲;我呢,羽毛球打得还行。 如果说乒乓球他能打我21比0的话
,我估计羽毛球就能打他15比0乐。
毕竟那时候数码相机还没普及,我们用得还都是胶卷和传统的单反机。其实连正经
八百的业余爱好都算不上,因为一没时间、二没金钱,全当为今后打基础做准备了。
那哥们一次跟我打赌,说你要是知道“倒易律失效”就怎么怎么。或许是他觉得这
个概念很深奥,或许是他刚学到的,想来显摆。当时我把这个问题回答如流,说得头头
是道,从此那哥们就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什么事都要拿来跟我说。一个寒冷的夜晚,
忽然听到敲门声。一看,那哥们抱了一个东西,在门外冻得瑟瑟的。。。
赶紧我让进门。他把外衣一脱,就露出一个全新的X700+AF28-80相机。我惊讶得问
他,靠,你那儿发财了?他说,你看看,这东西好不好?我说,不错啊,你可以脱离入
门级了。原

没出国前我跟他是很要好的朋友, 算是很有缘, 很投机的那种吧. 我上学时一直是班里
年纪最小的, 所以经常play那种follower的角色,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我觉得他很幽
默, 很爽快, 很有主见, so naturally drawn to him. 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想很多, 我
们的世界都很单纯,我只是觉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跟他在一起, 我很快乐, I just
wanted it to stay the same and last forever. 现在想想, 真的是很幼稚.
后来有个机会能出国, 他很果断的做了要出来的打算, 似乎很随意, just like making an
announcement, 很出乎我的意料, all I could think about then was what about
all your friends, what about me? 我一下子就慌了, 因为我还没有想过出国的事,
more importantly, I wasn’t ready for our friendship to part away so soon. 我

刚一看到这个话题就想写写自己的故事,犹豫了好久,今天觉得还是写出来吧,也算给
自己交代一下。
我爸妈是在国防三线单位,在西部的山沟里,直到90年代初才陆陆续续地调回到城里。
他们小单位是安排在最后一批搬回城,但在那之前我就要上高中了。山沟里虽然算是子
弟校,可因为资金和师资的原因,水平还是不行。爸妈担心我继续跟在他们身边读书把
前程耽误了(他们正赶上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但还算运气,都是工农兵大学生,所
以希望我也能上大学),决定让我先借住在已经搬进城里的他们的朋友家去。
爸妈的朋友,叔叔是高中语文老师,阿姨也是厂里的科员,都是知识分子。爸妈很放心
,觉得有他们看着我也不会学坏。叔叔阿姨人很好,一是愿意帮忙,二是觉得我还挺上
进的,和他们独生儿子在一起应该可以互相促进学习。我虽然不是很愿意住在别人家,
可从小听话惯了,又觉得在城里生活应该挺好的,也就从了。
我比他们儿子,就叫他安吧,大一岁,打小也就是同学,虽然不算特别熟的那种。安属
于特调皮的孩子,从小学到初中都一直是孩子王,学习中等偏上,现在回想一下,我算
是比较nerdy的那种人,安算是学习体育都不错的阳光男孩吧。住到他们家后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