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入巴尔干之二山城Kruja(阿尔巴尼亚)

回地拉那入住旅馆。
在地拉那中心地带转了一会儿,觉得城市不大,不如挤点时间去趟Skanderbeg的故乡山
城Kruja。
Skanderbeg(1405-1468)是阿尔巴尼亚的民族英雄。地拉那最中心的地点就是
Skanderbeg的铜像,Skanderbeg广场就等于天安门广场。
下面资料来自wiki.
Skanderbeg其父是众多反抗Otterman苏丹的军阀之一。当抵抗失败后,其父被迫臣服,
并交出包括Skanderbeg在内的四个儿子作为人质。
Skandebeg被迫改信伊斯兰教,接受了军事训练后,成为Otterman的一位统帅,在获得
一系列胜利后,他被封为““阿尔巴尼亚的亚历山大老爷”。
虽然Skanderbeg深得苏丹信赖,但是他仍然与天主教国家保持联系,寻找机会。1443年
,Skanderbeg乘匈牙利讨伐Otterman帝国时举起反旗。此后,他公开放弃伊斯兰教信仰
,皈依天主教。他使用黑色的双头鹰作为自己的标志,这个标志后来演变为今日的阿尔
巴尼亚国旗。
阿尔巴尼亚基本上可以算是伊斯兰国家,供奉的民族英雄是个背叛伊斯兰教的军阀,怪
怪的。
走到街边的出租车,说要去Zogu I Zi搭furgon去Kruja。司机马上就说‘Skanderbeg,
Skanderbeg!’。
这个司机阿伯真是很负责任,下了车一个一个地方帮我问去Kruja的小巴。我后来才知
道地拉那直接到Krjua的小巴很少,大部分都只到一号公路边的Fushe Kruja。去Kruja
得在Fushe Kruja再换乘上山的小巴。最后我们还是没找到直达车,上了部小巴先到F.
Kruja再换车,整个过程衔接得很紧密,很方便。
山城Kruja。
小巴落客处不远的Skanderbeg铜像。
其实到Kruja的一大原因是来这个巴扎买纪念品。
巴扎在Kruja镇中心到Kruja城堡的路上。
城堡的进口在照片的右侧。
城堡门口回看Kruja镇中心。
城堡内的博物馆,时间不够,没进去。
城堡内的餐馆有喜宴,大妈大嫂就在小广场上载歌载舞。为什么喜欢到处扎上白纱巾呢?
餐馆这一边看下去的山谷。
了望塔。
了望塔回看Kruja。整个镇都在大兴土木,迎接旅游业的飞速发展?
回镇上又经过这个巴扎。买了顶白毡帽给儿子,手工背衣给LD,自己吗,就一如既往的
围巾。挺喜欢红与黑的颜色组合。
清真寺的门口。
Kruja镇上街景。
在Kruja找到回地拉那的直达小巴。Kruja到地拉那路上不停,只需要35-40分钟。

阿尔巴尼亚有啥商机呢?

Berat那里还没有中餐馆,哈哈。
在去Beart的小巴上就有人试探我说一人一半资金在Beart开间小咖啡馆。
阿尔巴尼亚很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