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一直在病危徘徊,已经几年了。。。

我的父亲生性孤僻多疑,也没有什么朋友,亲戚都在外地,家里一个哥哥也在外地工作
, 自从退休以后,父亲就脾气特别暴躁,年轻时落下的气管炎也越来越重了。 母亲几
年前心脏病发作去了,那时候父亲已经是支气管炎非常严重,经常出入医院住院部。母
亲不在了以后家里一直一个保姆照顾父亲的日常起居。都知道找个好的保姆有多难,更
难的是照顾的是我爸这样天性多疑又易怒,又没什么特别爱好的人(除了爱省钱),
保姆是换了几个,现在这个也将就着,说是习惯了父亲的脾气,我们给的钱也不少,她
还没有太大的抱怨。
这五年来,父亲每过几个月就进一次医院,每次都是住几个月的院,最近两年越来越不
行,每次都送进重症监护室,去年起好几次病危,但是最后都还是挺回来了。回家以后
每天吸氧,上呼吸机,又撑几个礼拜或者个把月,然后再送医院。
我在千里之外的美国,两个小孩子还刚刚上学。 双职工家庭在美国养孩子之艰辛就不
用说了,孩子从出生到上学都是我们两人照顾,两家老人都没有帮忙, 那个忙碌和艰
辛就不用赘述了,好不容易回趟国,也是来去匆匆。 每次进重症监护我哥哥都要请假
回去,但是他也有难处啊,单位里就他请的假最多,每次病危赶回去, 然后又“没事
了”回来,过一两个月又是病危。 更何况,回去了他也没什么用,重症监护室一天只
能看半个小时病人,该交代的都交代了,现在剩下的,就是父亲清醒时候抱怨久病无孝
子,不清醒的时候到处骂人,骂我们,骂医院不给治病,骂保姆。 我打电话,他有力
气说话的时候就是抱怨这些, 然后抱怨说话太多没有力气了。。。
唉,其实我真的觉得他很可怜,但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能怎么做?

这样久病慢性病人,多少都有depression。
要有思想准备哦,我同事上海人,他父亲病危4次,他就飞回去4次,折腾了2年。
我还记得前三次,每次回美国后跟我们说,他国内的亲戚谎报军情。第四次回来,就跟
我们说,这次终于搞定了。

能给老人什么就给他,多陪伴他,虽然你们身在异国,有很多理由可以找,可父亲只有
一个,走了就不会再见。祝愿老人安康!

这个无解,致死方休。不要听一些圣母用什么孝道来指责你,你已经做到最好了。成人
了,照顾好自己的小家庭为首位,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照顾父母,不要本末倒置。
你情况不错了,至少父亲还有退休工资以及医疗保险,你不用太操心经济。想一想还有
没有退休工资的父母,一切都要子女自费照顾,还这么嘬的父母,你该怎么办呢。这一
代父母知道如何做父母的极少,碰到了是你运气,没碰到是正常。
硬着头皮熬到他去世,听着难听,事实就是如此。自己夫妻两个互相宽宽心,一同熬着。

我也一样啦,父亲换成母亲。母亲性格不好,亲戚关系差,子女都移民海外,而且和子
女关系也不好,嗨。。。。。钱上没问题,日常照顾就不可能了,电话交流内容也全是
抱怨。。。。

说到父母就致死方休,要是换作孩子肯定是积极治疗了吧。说到底就是自私,怕影响自
己。你们要是病了父母肯定很急要积极治疗,换作孩子对父母就是宽宽心。哎

有空回去看看呗,陪孩子还能陪一辈子,陪你父亲还能多久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话说回
来再不好你小时候也是你父母照顾的,你孩子出过什么力了?

父母照顾小孩子是他的义务,是他选择生这个小孩子的后果。中国的传统观念认为
这个是一种恩德,小孩子必须报答。说实话,这个传统观念只怕不是小孩子辈想出来
的,而是父母辈想出来的。如果你问为什么,很简单--谁从这个观念中得到了利益?
如果你要抬杠说,也很多父母生了小孩并不管,能选择负责的已经很不错了。我对
这个事情的看法是人要对自己有点要求。如果什么事情都往下比不往上比,我无话
可说。

真的觉得你哥哥承担了大部分责任,还是两个孩子好。我父亲的情况跟你父亲的情况差
不多,也是多年在医院里煎熬,到今年有九年了。庆幸的是我有一个姐姐,也承担了大
部分责任。我母亲身体也还不错,照顾我父亲的起居没有问题。不如你们的是,前几年
我们的经济很成问题,一度到了要卖房子的边缘。
这些年的经历,给我的最大触动就是一家人要相互理解,相互支持。要处理好儿媳妇、
女婿的情绪。毕竟长年累月的付出,对于非亲生子女来说是很难接受的。对于病人,要
从心理上关心他,开导他,尽量做一些能让他感觉到幸福和愉快的事情。
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学会克制和忍耐。对于这种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处理方法,就是
保持乐观心态,爱你所爱的人。

另外想说一下,你说去医院没有用,我是表示不同意的。以我父亲所主要问诊的医院为
例,虽然是国内知名的三甲医院,但是病人的长期跟踪和管理非常有问题,甚至出现了
不同利益团体的医生互相推诿的现象。家属往往需要在中间协调,搞清楚病人的真正情
况,及时治疗。甚至,每次去都应该和主治医生联络联络感情,获取一些较为细节的信
息。这些都非常重要。也许在美国可以做到听医生的安排就可以了,但是在国内,很多
医生的责任心真是非常有问题,包括所谓的“名医”。我倒是能理解,这主要是由于他
们的病人太多,不可能个个细心,所以家属就应该起到一个长期的支持监督作用。

当然有些人觉得应该是一切以孝道为上,但是我爸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医疗保险住到对他
来说是人生地不熟的我哥的城市, 我哥在他现在的城市早已成家立业多年,也不可能
放弃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回老家一切重新开始,更何况的是几年前也不知道这个样子
要拖这么久。
至于我自己, 唉,就更不用说了,一方面是内疚,另一方面又觉得实在是无能为力,
手上的工作和两个读书的孩子让我也不可能长期呆在国内。 就算回国见面,一天难得
他有点精神的时候,我想尽量说点他高兴的事,但是一方面他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再加
上呼吸功能的渐渐衰竭对身体和情绪的影响, 更是毫无兴趣甚至万念俱灰的样子, 他
自己也表示没劲,不想说下去了。这些还都是他情绪好脑子清醒, 没有不停抱怨的时
候。 那种时候,我就是觉得我太无能了。小时候父母亲对我们,当然没有像现在我对
自己孩子那么疼爱和照顾,不过我和我哥都理解,父母都不是感情很外露的人,而且没
有人性格脾气上是完人,能把孩子抚养成人,还支持两个孩子随自己的意愿去外地去外
国闯荡,这个已经算是不容易了,我们心里一直都是很感激。
的确,应该庆幸的是父亲有退休工资和医疗保险, 如果短缺了我和我哥也会一起负担
, 这样的慢性病是非常折磨病人和家人的,器官功能慢慢地一天天衰竭,但是由于不
同的人有不同的身体的底子, 这个痛苦的过程耗两三年,四五年,还是更久? 谁也说
不准, 唉…

的确需要跟医院和医生协调,实际上我哥哥承担了大部分责任,每次住院都是他跟主治
医生交流,由于父亲是老病号了,进出无数次,保姆去办手续交钱也好多次了,那个主
治医生也都熟识了,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问题,有时候住院我哥没有赶回去的时候,医生
也是给我哥电话或者短信微信更新病情, 包括病情严重程度。 我爸在医院里有时候病
情比较重的时候,大骂医生医院要谋杀他,还打过手机110报警,搞了很多麻烦给医院
, 但是后来病情好转的时候却记不得了。 医生都把这些解释给我哥, 因为肺功能的
退化, 大脑缺氧的时候病人会有幻觉,在医院里在家里都有,我父亲还本来就多疑,
有这些行为医护人员也习以为常了。

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楼主
如果楼主的母亲还在,健康也不错,照顾你父亲,或许你父亲没那么多抱怨了
你们也不可能天天床前尽孝,所谓的久病无孝子啊。
可以抱怨医疗不好,可以抱怨孩子们不孝顺,等等,其实真的看心态。
我看到过一个老头儿,中风不能动了,却没有向家人发脾气,奇迹般过了几年也能走路
说话了,这期间家人付出是一方面,更多的我敬佩老人没有因此抱怨家人,责怪家人。
嗨,我也好害怕,害怕双方父母。对于双职工,平时带两个孩子,管自己的家务等等以
及是忙的不得了了。

这还真不能同日而语。如果有病,对孩子当然是倾其所有要治疗,因为他的人生还很长
,他还有很多使命要完成,他的健康是整个家庭的希望。如果你倾家荡产给老人把病治
好,他可能最多还能活十年八年,说不定只有两三年,这能一样吗?
我赞同很多网友的说法,父母抚养子女到成年,这是义务。包括动物,都能做到无怨无
悔地付出,养育下一代。美国法律也体现了这一点,父母抚养子女到成年是义务,但子
女没有义务抚养父母。子女成年后就应该独立,也应该与父母是平等的,不存在长幼尊
卑,这也是美国人富有创造力的根源。
中国几千年的孝道文化束缚了年轻人的思想,所以一直没有什么创新和发展。我印象比
较深的是岳飞的母亲给他刺字“精忠报国”,结果岳飞父子死的很惨。岳飞早就是成年
人了,儿子都成年了,凭什么还要对自己的老母唯命是从?
父母有病,需要照顾,我们当然会尽力去做,毕竟缘分那么深,感情那么长,尽力了,才
会心安。这完全是自觉自愿的。
icefish (哆拉A梦) 的大作中提到: 】

父母照顾孩子确实是义务,但是孩子就应该没有感恩的心吗?父母老了病了你来一句你
是父母照顾我本来就是因为义务,就可以置之不顾了吗?即使不管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
,非要说的好像是什么很正确的道理一样。我想一般父母也不会要求孩子回报什么,照
顾父母是种发自内心的感情吧(感情特别不好的除外),你若没有也别说的好像所有人
都应该这样

我觉得亲人没有分别,活十年还是八年或者几十年都不能称为救或者不救的衡量标准。
你如果真的了解美国文化就会知道很多美国人还是很孝敬他们的父母的,包括我接触到
的一些美国人都很关心父母,这些都是出于内心的感情,而不是法律的规定。当然你也
可以说法律没规定我也可以不养,确实法律层面来说你没错,但是你内心不会觉得愧疚
吗?说到底找个借口说是学习美国文化然后连自己父母都可以置之不顾的人(泛指),
我也没话可说。

别的病不知道,但是气管炎这种会不会在空气比较好的地方会缓和一些?如果这样的话
你看看能不能把他带来美国。老人和小孩子有个伴的话,他也不会孤独,如果病情缓解
了,说不定心情也会变好。
毕竟美国这边天气好些,也没有雾霾。而且医疗水平比较发达,贵是贵一点,买医疗保
险和申请政府帮助的话也是能接受的吧。
怎么说钱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特别是你父亲也不爱花钱。带在身边照顾他吧,也没有
多少年了。

这样对自己孩子和对父母治病的不同态度,显然是政治不正确的, 谁会希望自己的未
来就是个累赘,被自己养大的儿女“理性地放弃“了呢?
但是,不管是从人类自然还是社会的进步来看,人要报养育之恩,不是跪守着老一代,
尽其所能最大化老一代的需求满足上,而是把这份养育之恩传到下一代身上,这才是
种族和社会进步的基础和动力, 其实也是自然界的规律,不用强制也不用用道德学问
来教育就与生俱来的天性, 文明社会里只不过用法律来强化一下,以免有个别不负责
任的少数人违规。
这个当然不是说对老人就不该管了,对父母恩情的感激和回报,动物有人类也有,但是
感情有多少能够走到哪一步都是因人而异,这的确不是和照顾下一代能相提并论的,大
多数国家也没有用法律来强制, 这个纯粹是你自己感情的事。 美国没有要求子女赡养
父母至终老的义务, 但是年轻人中年人交的医疗保险费,用的最多的其实就是老人,
我们现在交钱给现在的老人治病养老,以后老了除了自己的积蓄,也要依靠以后年轻人
的医疗保险, 只有用国家机器的职能才能在文明社会完成在纯粹自然环境下无法全部
实施的老有所依, 这也是文明的标志。
至于说到国内传统的孝道以及子女赡养父母的法律,到底效果如何?我倒是看到铺天盖
地的宣传尽孝的公益广告,却没有宣传人需要爱护自己孩子的广告,后者是因为根本没
有必要,至于前者是为什么,还用说吗?

你爸算幸运的,有保险。
上周我伯母83去世,也是病危很长时间,大约2年多。根本就是个植物人了。伯父现在
不认人了,光生病需要照顾就大约10年,你说什么概念。两个老人照顾不过来,最后花
钱把伯父送养老院了。他们还是农村医保,基本都是自己花钱,幸亏我一个堂哥富有,
一年医疗费估计至少几十万,都是这个富的儿子出。这个伯父还5个孩子呢,都在当地
,也是照顾不过来。
人到这个份上,不是孝不孝的问题,实在无可奈何。

万事很难做的十全,做人子女的,努力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人到中年,最是挑战多多,上有老下有小,事业生活诸事烦心,不过从过来人的角度说
一句,年迈的父母和我们相处的时间是在用天和小时来计算的了,尽量多花点时间给他
们吧。
很多通情理的父母,他们不要子女的金钱,也不希望给子女填麻烦,但他们真心寂寞啊
,子女的关注和陪伴其实是最大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