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有人撒谎说柴玲先跑呢?

看看这张照片,柴玲明明是和学生们一起撤退的嘛,就算抹黑也得有点技巧吧

方舟子评论过这张照片,大意是
队形整齐士气高昂,显然是进军天安门时候的照片。

五毛不给柴玲泼粪,怎么能给达到间接给学运泼粪,不给学生泼粪,怎能完成工作任务呢?
柴玲当年只是个20出头的学生,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比起土共当年的首领的们不知道好了多少,不知道老毛哪次反围剿是国军来之前的最后一天撤出的。

方舟子说过这种不靠谱的话? 你这个谎言太容易被揭穿了.

道个歉,我记错了,原话是马悲鸣说的,原文见http://club.6park.com/bolun/messages/gvk6380.html
方舟子也对柴玲有不少评论,见http://www.xys.org/fang/doc/misc/chailing/

nnd,看到那个瓜婆娘气就不打一处.
面的媒体,哭哭啼啼,好像为学运牺牲了一切,妈的,跑的比谁都快.
有种像王丹,好歹做过黑牢,也有点政治资本.
女人玩政治, 虚伪…

小菊mm,你能停止在这里胡说八道吗?
候德建和学生领袖们是一起撤出广场的,撤到前门附近,柴玲和其他学生领袖们还安排
学生们把候德建送到东边的大使馆。
学生领袖们是最先往出撤的,原因有两个:
一、如果他们不带头撤,很多学生更不会撤;
二、当时大家认为走在最前见是最危险的,因为不知道土共的军人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所谓排头兵是最危险的,如果前面的都没有事,后面的就不会有事了,试水就是这个意
思,所以学生领袖们走在了最前面,随后的是候德建,他一直被学生们保护着撤出广场
的。

这是从六月四日早晨从天安门撤下来的时候在回学校的路上拍的。
就算这张照片按照方舟自核你的看法来说是假的,那么多人的回忆里录里都提到了柴玲
一直在广场坚持到最后一刻,你和你家方老师是不是也能研究出一个结果出来说那些回
忆录的作者都扯谎了?

你还是先了解一下六四,再谈柴玲跑了这种早已被戳穿一万遍的谎言吧。柴玲坚持到最
后一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你还到处夹带私货贩卖这种谎言,令人不齿。

那最后为啥还是跑到欧洲去啦,现在在美国外F,还开个什么破高科技公司。。。要是
真的有理想,学学吴仪,吕秀莲,蔡英文,终身不嫁,为理想执着。。。。
搞不懂你们这些老将为啥还为这种自私的女人站台。。。

结婚也有错?

zt:
一次柴玲带着
一位波士顿环球报的女记者朋友来见我,说是要整一篇有关居住在波士顿的中国著名流
亡人士的长篇报道,并说主要是要报道刘刚,柴玲,沈彤,和王军涛。我一听说要同柴
玲,沈彤一起拍照上报纸,立即坚决拒绝,我也几次拒绝柴玲带来的她那位女记者朋友
的采访。军涛几次劝我给他们一个面子,让他们也有机会在西方主流媒体上再露一回脸
,我还是坚持不愿同他们一道在媒体上露脸,并劝军涛也不要同他们一道上新闻。军涛
没有听我劝,同柴玲,沈彤分别接受了那位柴玲朋友的采访。结果在第二天的波士顿环
球报的头版头条的位置,登出了一副占了将近半个版面的柴玲抱着她的那个波斯猫的巨
照,另一张沈彤站在他豪宅网球场旁的有巴掌大的照片则登在柴玲和波斯猫的脚下,而
王军涛的一张有二寸大小的坐在他家寒酸不堪的破旧楼梯上的照片则被登在位于后面的
某一版的不显眼的地方。我忘记了那篇报道的标题,但我真想给那篇占了几版的报道加
一个副标题:中国流亡者的贵族和贫农。
柴玲站起来,一手持话筒,另一手拿着
我的字条。她并没有按着我的字条宣布大游行路线和各地区进驻北京各高校的方案。而
是说:“5月30日撤出天安门广场,不是我们广

你说的这些都是对其个人道德的评判。我对柴玲也没有好感。。。
但是柴玲只是64四参与者之一,纠缠与她的个人品质,没有太大的意义,
而拿她某些不光彩的地方来证明六四的不合理性,就跟没有道理了。

看你心理这么扭曲就知道你是个变态。。

哈哈,不知道那个傻逼眼红别人可以泡妞自己只能打手枪去坏别人的好事。。。
你表现好点,老子可以送你充气娃娃.

你不是刚刚教育我:“但是柴玲只是64四参与者之一,纠缠与她的个人品质,没有太大
的意义,而拿她某些不光彩的地方来证明六四的不合理性,就跟没有道理了。”
同理:个人品质和革命热情没有直接联系,

我否定的是他的人本身,你说柴玲这不好那不好只有有真凭实据我都无所谓,只要别那
一个人来说六四就行。
还有不知道他刚才的帖子和革命热情有个屁的关系。难道说小话,背后抹黑人属于革命
行为?

就看你这个搅屎棍模样就知道你这陀大便是从肛门里面出来的。。。
还有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成天看着你女儿打手枪对你女儿影响不好。

放P,听听柴铃当年在香港的录音和当时采访她当时的录像再说。记者问她为什么后来
撤了,她说觉得政府已经无可救药(类似的话),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留下学生自
己在6.4凌晨先跑了,虚伪的婆娘。
你知道的比谁都清楚,当年你多大?

耍赖吧, 和尚尼姑才能干革命? 开公司也碍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