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散记 (2)

临行前的晚上,我将行李载上东方不败神车烤肉拉,居然发现很久不工作的CD机竟然开
始播放音乐了。这就足够了,只要有James Taylor的音乐陪伴,我就大可以一路横行天
下了。烤肉拉确实是广大北美萎缩男的神车,拥有该车三年以来,除了定期保养之外,
基本不用特别的维护,车价居然比购买时还上升了不少。
此次全程超过1600英里(2500多公里),计划3天开到。其中需要跨越的8个州大多数位
于美国的深南(Deep South),与北方诸州政治风格颇为迥异,在南北战争之前,这8
个州全部是由奴隶主把持的蓄奴州,南北战争爆发之后,奴隶主纷纷组建南军,听命于
李将军麾下,对抗北军,并且屡次以少胜多兵临北方首府华盛顿,但是在1863年7月关
键的葛底斯堡会战中,南军攻势受阻,当时,两军共有16万人参战,光是阵亡人数累计
就超过5万人,其中南军更是战死了2个旅长和15名团长。自此之后,南军兵源枯竭,无
力支撑下去,1865年4月,南军主帅李将军拒绝了奴隶主的宁为玉碎的建议,向北军格
兰特将军认输投降,当时维吉尼亚正值春耕,在李将军的请求下,北军允许南军降卒携
带战马返乡以作农业用途。在受降仪式上,格兰特将军则破例没有向战败方李将军索取
他所佩军刀。
南北战争给美国的政治格局留下了深刻的烙印,美国俚语当中的蔑称“红脖儿”,大抵
也是讥讽粗鲁的南方人因为长期背天朝地耕作而只知种地而不懂得礼貌。时值今日,南
方依然要比北方保守,并且一直是保守的共和党的深红地盘。一些南方盛行的游戏,比
如NASCAR赛车、牛仔比赛,主要参与着还是白人。据说在南部的一些地方,黑人还保持
着卑歉的态度,因为深怕白人再次起事造反。
因为琐事的原因,出发的日程拖延了几天,直到美国的国庆节那天才成行,我从来没有
单独开过如此长的距离,因此希望乘着国庆节车少多开一点路程。
早晨4点多,天还麻麻亮,小朋友还在忽忽大睡,也许是Rice Cereal开始发挥功效了,
也许他真的困了,反正在这样的年纪,他是没有烦恼的。我匆匆忙忙地出发了,此时的
天际正飘着蒙蒙细雨,湿润的空气混合着前院的花香组合成一种奇怪的伤感的味道。路
过熟悉的医院,住院楼和往常一样还是灯火通明,Ms Vicky一定正忙着清点血小板的库
存,可是我却要离开了。
从维吉尼亚选择58号公路穿越维州北卡之间的Great Dismal大沼泽,就可取道I-95进入
北卡。大沼泽曾经是黑奴藏匿的所在,里面建有一条美国历史最悠久的运河,到现在还
有游人泛舟其中。大沼泽里还居住着大量的黑熊,每到秋天,猎手就可以申请执照前来
打猎黑熊。大沼泽最出名的还是那条Hiking Trail,其实那是一条废弃的公路,长约20
公里左右,现在作为徒步远足的用途。这个大沼泽的所在还是2006年齐迹讲给我们听的
,她那时侯在Virginia Pilot实习,正雄心勃勃地要和读金融的男朋友在美国创出一番
事业来。后来果然如愿进入了纽约时报工作,最后意想不到的是,在2010年她放弃了在
美国的工作,和已经成为丈夫的男友回到上海发展了。
随着我的东方不败渐行渐远,维吉尼亚连同淅淅沥沥的雨水逐渐被遗忘在了身后,高速
公路上的限速也从维州的60英里变成北卡的70英里了。公路两旁的树林里面弥漫着晨雾
,一些熟识的城镇标示在我眼前飞快地掠过, 100年前宋氏姐妹曾经就读过的卫斯理安
女子学院、5年前我们在瓢泼大雨中造访过的Rocky Mountain NC、罗利等等。记得自己
在加洲I-15上开车飞奔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有一天回到东岸,在James Taylor
的音乐里面穿越北卡。于是,我不由得将Carolina in My Mind音量调到最大,In my
mind I’m goin’ to Carolina Can’t you see the sunshine Can’t you just feel
the moonshine…

"卫斯理安女子学院"在哪儿?

Wellesley, MA

LZ好像从佛及利亚开始的,往南

Mason, GA.
Wesleyan College.

Wellesley College,MA。介个才是

老大,老二从Wesleyan College 毕业。
老三一开始在Wesleyan College, 后来转Wellesley College, 然后在那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