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为什么用马兜铃

马兜铃酸是最著名的中药毒性事件的祸首。按照研究人员的结论,这种物质不能降解。
药,有它的药理剂量和毒理剂量。有些药药理剂量远远低于毒理剂量这就比较安全。有
些很接近,就不安全。本文从量的角度,用富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关木通(此药已经禁用
)与西医常规使用的庆大霉素比较毒性的大小。
我们首先根据一份庆大霉素药品说明书简单计算一下它的药理剂量和毒理剂量。本品血
药峰浓度超过12μg/ml以上时可出现毒性反应。庆大霉素常规剂量是肌注或静滴,1次
80mg,1日2~3次(间隔8小时)。经过测定,肌注常规剂量1.5mg/kg后30~60分钟或
静滴(历时30分钟)同量药物30分钟时血药达峰,为4~8μg/ml。药理剂量低于毒理
剂量2倍。即使是在常规剂量下,用庆大霉素的病人肾毒发生率是10到20%。如果连续用
14天,肾脏毒性反应的发生率提高到50%。
再来看看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关木通的药理剂量和中毒剂量。根据《中国药典》,关木
通治疗剂量为3~6g,用此剂量罕见肾毒性的报道。与庆大霉素的肾毒性没有可比性。国
内报道引起急性肾功能衰竭的剂量范围较大,在10~120g,多数为30g以上,甚至为60~
120g。也就是说剂量加大到治疗剂量的2到3倍可能出现肾毒性,大多数肾毒性反应发生
在5到10倍。实验证明每天大剂量(60g/kg)关木通可致大鼠急性肾功能衰竭,相当于
500倍人的药理剂量。据报道1例产妇为了通乳,自购木逋马兜铃约2.2两同赤豆煮汤喝
,服后出现呕吐,头痛,胸闷,腹胀,腹泻;半月后面部开始浮肿少尿浮肿,出现肾衰
。这个剂量是110g,是常规剂量的20倍。根据上述数据,关木通与西医庆大霉素比较,
肾毒性要低得多。
中医不用马兜铃酸,而是用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为什么要用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那
是因为这些中药有很高的治疗价值。本文附录列举三种含有的马兜铃酸的中药,马兜铃
,广防己和细辛。作用和毒性相关资料。马兜铃止咳平喘,广防己祛风除湿止痛,细辛
祛风散寒。从这些资料中可以看到,马兜铃的中毒剂量高于药理剂量10倍。广防己在动
物实验半数致死量是258.8±20.33g/kg,这个剂量是人治疗剂量的1000到3000倍。结论
认为, 在中医辨证论治理论指引下的使用和《中国药典》规定的广防己剂量是安全的
。中医治疗感冒常用的细辛,“常规煎服,从未产生中毒反应。”(参看附录)
附录:几种富含马兜铃酸中药的药效和毒性研究
马兜铃【性味】 苦,微寒。【归经】 归肺、大肠经。【功能主治】 清肺降气,止咳
平喘,清肠消痔。用于肺热喘咳,痰中带血,肠热痔血,痔疮肿痛。【用法用量】3~
9g。【不良反应】:服用马兜铃3O~90g可引起中毒反应,临床表现为频繁恶心、心烦
、呕吐、头晕、气短等症状,严重者可出现出血性下痢,知觉麻痹,嗜睡,瞳孔散大,
呼吸困难,由肾炎而引起蛋白尿及血尿。轻度症状如恶心、呕吐等,用蜜炙马兜铃后再
入药,可免此弊;
广防己【性味】 苦、辛、寒。【归经】 归膀胱、肺经。【功能主治】 祛风止痛,清
热利水。用于湿热身痛,风湿痹痛,下肢水肿,小便不利。【用法用量】4.5~9g。
广防己肝肾毒性的实验研究
【摘要】 目的 研究常用中药广防己的急、慢性毒性, 临床安全使用提供依据,并探
讨炮制和复方配伍减毒的可能性 方法 采用经典和常规的急、慢性毒性实验方法,观察
广防己70%乙醇提取物对肝、肾功能的影响。以不同剂量和处理的广防己70%乙醇提取液
,连续灌胃12周,定期处死 定 量的动物,取其肝脏、肾脏做病理切片分析,同时采集
动物的血液,检测与肝、肾功能相关的生化指标。结果 广防己LD 50 的95%平均可信限
为258.8±20.33g/kg。生化指标与病理切片结果基本一致,未见广防己对肝的实质性损
伤;血尿素氮在灌药1周后,黄连炮制组略有下降,与正常对照组相比差异有显著性(P<
0.05),灌药2周后复方组也略有下降,与正常对照组相比差异有显著性(P<0.05);血
肌酐(Cr)未见升高;病理切片见高、中剂量组有间质纤维化、肾小管上皮细胞坏死、
肾小管破损、肾小球硬化等毒性反应,且停药2周仍未见修复,但低剂量组、炮制组、
复方组在停药2周后的病理检查标本中均未见肾损害的现象。结论 在中医辨证论治理论
指引下的使用和《中国药典》规定的广防己剂量是安全的,依据是:急性毒性提示广防
己安全范围较宽;3 月的长期毒性观察未见动物体重下降,也无死亡;低剂量组、黄连炮
制和防己黄芪汤配伍显示一定减毒作用。
细辛【性味】 辛,温。【归经】 归心、肺、肾经。【功能主治】 祛风散寒,通窍止
痛,温肺化饮。用于风寒感冒,头痛,牙痛,鼻塞鼻渊,风湿痹痛,痰饮喘咳。【用法
用量】1~3g;外用适量。
【不良反应】药理研究发现,细辛具有较强的毒性,其毒性成分为黄樟醚,易于挥发,
所以久煎本品可降低其毒性。而在《本经》中却未记载其毒性,不仅如此,《本经》把
细辛列为上品,故云“久服”能够“轻身长年”,显然与道家的养生思想有关。其后历
代本草也未说细辛有毒,到南宋陈承认识到“细辛单用末,不可过半钱匕,多则气闷而
死”,虽未明确说明细辛有毒,但已经认识到细辛的毒副作用。此后,“细辛不过钱”
的说法就流传下来。药典规定细辛煎服1~3克,显然与陈承的说法不相符。散剂的用量
与煎剂的用量应该有很大的差别。所以,现今善用细辛的中医临床工作者所用细辛的用
量已经大大超出了一钱的限制。笔者临床应用本品时多在5~8克,常规煎服,从未产生
中毒反应。

八戒在旁见酒不到他,忍得他国国咽唾,又见那国王苦劝行者,他就叫将起来道:
“陛下,吃的药也亏了我,那药里有马——”这行者听说,恐怕呆子走了消息,却将手
中酒递与八戒。八戒接着就吃,却不言语。国王问道:“神僧说药里有马,是什么马?
”行者接过口来道:“我这兄弟,是这般口敞,但有个经验的好方儿,他就要说与人。
陛下早间吃药,内有马兜铃。”国王问众官道:“马兜铃是何品味?能医何证?”时有
太医院官在旁道:主公——主
兜铃味苦寒无毒,定喘消痰大有功。通气最能除血蛊,补虚宁嗽又宽中。知
国王笑道:“用得当,用得当!猪长老再饮一杯。”呆子亦不言语,却也吃了个三
宝钟。国王又递了沙僧酒,也吃了三杯,却俱叙坐。

唉,其实我从来都不觉得正常的中医用药能够导致严重的毒副性,原因如下,(1)中药
用的是植物,而不是提存后的有效物,所以有效物浓度是非常低的,中药煎服的同时饮
下去大量水,按照西医肾脏用大量水冲洗避免结石的情况中药的大量水也可有效地降低
有害物对肾脏的毒害。(2)中药通过胃肠道起作用,而不是直接通过血管进入人体的循
环系统,胃肠道的吸收已经起了第一层保护层。
中医用药当然可能导致严重的毒副性,尤其是伤寒学派使用大剂量的有毒药物进行对抗
治疗时,这个时候医生的医德和经验就起非常重要的作用了。

中医还用水银呢。
是药三分毒,治什么病、用什么量很重要。
对中药也要加强管理,特别是那些中成药。
有些人给自己把脉、开药,乱来的很。

所以中药材有炮制一说,来降低药物的毒性。而且中药开方子很少单味药,都是多味药
,综合使用来减少药材的毒性。

zz 中药马兜铃,一种“毒药”两种对待
15686人参与讨论
摘 要
上世纪50年代起,一种奇怪肾病在全球流行,其病因被发现与马兜铃科中药有关。在面
对不断涌现的肾病案例时,欧美不仅对肾病患者进行调查和研究,还在发现致病问题后
立即出台法令禁用中药马兜铃。而中国却从第一例病例始直到2004年才禁用马兜铃,同
仁堂甚至举证称马兜铃无害。
陈雅娟
网易探索编辑
上世纪50-60年代,一种奇怪的肾病在世界各地出现。首先有资料记载的是1956年,巴
尔干的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保加利亚、克罗地亚等地区流行一种“慢性间质性”肾
炎,能导致肾功能减退,当地农民患此病但无人知晓这病由何而起;1964年中国曾报告
了两例“极型肾衰竭”病例,中国学者吴寒松发现这两例病人曾服用过中药关木通煎剂
,但这一报告并未在中国医学界引起重视,仅被视为个例。
全球各国都发现肾病案例,各国也都进行相关的研究寻找致病元凶:90年代,这种肾衰
竭病例在全球一些地区开始集中出现。1990年比利时服用减肥中药“苗条丸”的时髦女
性中大规模出现此类肾病,这种苗条丸上市已逾15年,此前服用者并未出现这类肾病。
比利时学者Vanhererghem对此减肥药展开持续关注和研究,他发现该药是在被加入了一
种中药粉“广防己”之后才涌现出100多病例的。然而“广防己”中含大量马兜铃酸,
他推测应是这种物质对肾脏产生了损伤。1993年,Vanhererghem将这项研究发表在著名
医学杂志《柳叶刀》上。
1994年,法国也发现两例与服用中药有关的“终末肾衰竭”案例,于是就此进行了一项
全国性流行病学调查。结果这项调查显示,1989年-1994年间,在法国有标注为汉防己
但其实是广防己的中药出售;1996年,法国NICE地区又发现两例终末肾衰新病例,药物
不良反应监测中心考虑到其中1例可能与广防己有关,暂无法确定马兜铃科中药是否就
是致肾病的元凶。
1997年,日本一家委托中国生产中成药的企业因患者肾损伤而引发的国际纠纷,结果发
现该药中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关木通”。一份《关木通及肾脏毒性研究》的实验报告
证实关木通确实可致肾脏损害,由“关木通”组成的复方也可损害肾脏且关木通的剂量
与肾的损害没有直接关系,“长时间小剂量”也可对肾造成损害。1999年,中国肾脏学
专家黎磊石院士也注意到了马兜铃酸的肾毒性,他所在的南京军区总医院报道了3例服
用含有马兜铃酸的关木通导致肾脏损害的病例。由于在中国中药的应用很广,且缺乏有
效的中药不良反应监测系统,同时也无完整的肾脏疾病登记系统,当时马兜铃酸肾病的
发病情况不详,这些研究并未引起卫生部门的重视。
2000年,比利时因服减肥药丸所致的肾损害病例达105例,其中43例进入了终末期肾衰
接受肾移植或透析治疗,在39例终末肾衰同意切除天然肾脏和输尿管的病人中发现了18
例泌尿系恶性肿瘤。2003年2月,中国新华社以系列报道方式首度向公众披露同仁堂“
龙胆泻肝丸”中使用的“关木通”含马兜铃酸导致尿毒症,导致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已接
治相关患者100多名。
这些统计相继问世之后,掀起了世界范围的反马兜铃酸药物的高潮:多个国家地区开始
对使用含马兜铃的中草药出台了监管政策。2000年英国药物安全委员会建议,立即禁用
含马兜铃的中草药,同时英国医药管理局也提出了对马兜铃在全英范围内进行暂时性禁
用;随后,又对含马兜铃的中草药成品实行无限期禁用。美国在2000年也停止进口、制
造和销售已知或怀疑含马兜铃酸的70余种中草药。从2000年11月开始,世卫组织便在其
药物通讯中发出类似警告,西班牙、奥地利、埃及、马来西亚、菲律宾、日本等国也纷
纷发布禁用警告。至此,马兜铃酸对肾脏的影响在世界范围内取得共识,国外甚至称之
为“中草药肾病”,中国学者则称之为“马兜铃酸肾病”。
与世界各国的监管态度不同,马兜铃在中国的情况截然相反。首先是服用同仁堂龙胆泻
肝丸导致“马兜铃酸肾病”的百余名患者,尽管证据确凿——2003年北京协和医院、中
日友好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等就关木通进行动物实验,结果显示大鼠的药物反应与人
相同:大剂量给药,大鼠出现急性肾损害症状;长期小剂量间断给药,导致慢性肾损害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既没有确认龙胆泻肝丸的肾毒性,也没有召回企业此前生产的含
有关木通的各类产品——却因无法举证,遂无法追究药企责任。而此时,同仁堂方面反
而提供了两则有利于己方的证据:一是北京市中药科学研究所于1999年至2000年进行的
一组实验,结果证明给大鼠90天连续灌胃龙胆泻肝丸,未发现明显毒性反应。二为河北
医科大学中医学院中药教研室于2002年进行的一项实验,该实验分别给几组大鼠灌胃龙
胆泻肝丸和关木通药液,证明作为关木通复方药的龙胆泻肝丸,“马兜铃酸含量明显减
少数倍及数十倍”,龙胆泻肝丸的复方配置明显减低了关木通的肾毒性。而内蒙古医院
黄九香医生的一篇论文对此进行了回击,这篇论文提及了中药企业同仁堂龙胆泻肝丸等
中成药对肾损害现象,论文列表说明含关木通中成药引发的慢性肾衰“起病非常缓慢”
,为6-36个月。此外,根据国家药监局资料显示,2000年同仁堂为维持药物出口就已主
动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报告过马兜铃酸可能导致肾病,并于2001年下半年向国家有关
部门提出申请,要求用不含马兜铃酸成分的木通代替关木通的举动,未取得实效进展。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价中心的郭晓昕所搜集历年各国所报道的与马兜铃酸有
关的不良反应有361例,其中197例发生在中国,并且出现5例死亡病例。在舆论压力下
,国家药监局才开始限制、禁止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取消了关木通的药用标准,这迟
到的禁令比西方国家晚了4年。直到2004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才发布关于加强
广防己等6种药材及其制剂监督管理的通知,并将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列为处方药。
在此之后,美国在对中药致癌事件中研究的脚步从未停息。2007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
溪分校的药物学家亚瑟·格罗尔曼研究确认了巴尔干半岛农民得肾病的原因,就是麦田
边的马兜铃种子混入麦子后被当地人做成面包食用所致;为获得更为详实研究,格罗尔
曼选择中国台湾,因2006年《柳叶刀》杂志发表过一分调查,显示约有12%的台湾人受
到慢性肾炎困扰,且医疗数据显示每3个台湾人里就有1个曾吃过含马兜铃酸的中药。
2012年4月9日亚瑟·格罗尔曼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PNAS)期刊上发表他的论文
称,马兜铃酸可能是台湾地区肾病患病率一直居高不下的主要因素,因为这里马兜铃一
直被当做中草药广泛用于传统医学,近1/3的台湾人都会消费可能含有马兜铃酸的草药
。美国药物学家用基因测序技术观察并找到答案,马兜铃酸会控制人体DNA它会在肿瘤
抑制基因内部留下个记号,显示人体摄取了这种致癌物。在此前的调查中,格罗尔曼调
查151名泌尿道癌患者,发现在那些有易患基因的患者中,84%有摄入马兜铃酸的迹象。
自从发生中药致癌之后,为发现更多中药的毒性,2012年澳大利亚的科学家建立了DNA
数据库以此对照中药中的成分。该项研究最终共发现68个不同的植物品种,其中就包括
麻黄属植物(Ephedra)及细辛(Asarum),二者均含有有毒化学成分,例如可导致服
用者患上肾疾病、肾衰竭以及上尿路癌症的马兜铃酸。而中国,目前还有四种含有马兜
铃酸的马兜铃、寻骨风、天仙藤和朱砂莲只是被限制使用并未禁止,即至少有36种含有
马兜铃酸的中成药作为处方药在售。
(执行|陈雅娟 责任编辑|王暐 电邮|discover#corp.netease.com

◇◇新语丝(www.xys.org)(xys7.dxiong.com)(xys.ebookdiy.com)(xys2.dropin.org)
◇◇
马兜铃酸,躲藏在国粹中的恶魔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2003年,新华社记者朱玉的一篇报道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她撰写的《龙胆
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一文,在两三天内被500多家报刊采用,向全
社会披露了龙胆泻肝丸导致肾功能衰竭的问题,引发了震动全国的龙胆泻肝丸事
件。所谓中药无毒副作用或毒副作用小的社会迷信,受到巨大冲击。根据媒体报
道,因龙胆泻肝丸致病者约10万例,罪魁祸首就是中药关木通中含有的马兜铃酸,
而关木通,是龙胆泻肝丸的配方药物之一。
作为一个医生,每次我翻看关于马兜铃酸的资料时,都会有一种极其复杂的
情绪,既恐惧它可怕的毒力,又不得不欣赏它的完美——是的,我只能用完美这
个词来形容马兜铃酸,它简直就是撒旦创造出来的完美毒药,它阴险、狡诈、善
于隐蔽而且破坏力巨大。它隐藏在多种中草药内,几千年来,它被愚蠢的原始蒙
昧土医当作良药来膜拜,夺去了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直到被现代医学揭露出它
的真面目,我们才知道它有多么可怕。
马兜铃酸,赫赫有名的肾脏杀手,它创造了一个医学名词“中草药肾病”。
它引起的肾脏损伤无法恢复,敏感患者极小剂量就可导致肾功能衰竭。大剂量马
兜铃酸直接引起急性肾小管上皮细胞坏死导致导致肾衰竭。而低剂量摄入也可能
引起肾脏不可逆损伤。
它的损伤是DNA级别的,它会在肾内形成马兜铃内酰胺-DNA加合物,这种加
合物物质性质稳定、难以降解,会在肾内长期存在,持续损害病人肾小管导致肾
功能损伤并诱发癌变。
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马兜铃酸不管摄入多少,都会对肾脏
造成不可逆损伤,并有极长的潜伏期,使得病人患肾病和上尿路上皮癌的概率大
大增高。
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魔鬼造物,文明世界的反应毫不意外,自1991年发现马
兜铃酸中草药引起肾衰竭,比利时、英、法、日、美……陆续禁止含马兜铃酸中
草药。2000年,WHO甚至专门发出了马兜铃酸草药致肾病警告。至2004年,全世
界除中国大陆外,包括香港台湾地区均已经全面禁用含马兜铃酸中药材。
除中国大陆外,世界各国全面禁用马兜铃酸中药材
然而,在中国大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件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1998年起,中国陆续出现大量马兜铃酸肾病患者,俗称“龙胆泻肝丸”事件。
国内医学界专家多次向卫生部门反映龙胆泻肝丸导致尿毒症的问题,并不断呼吁
健全中药的检验手段。
2001年,SFDA多次讨论马兜铃酸问题,内部通报,未向公众通报。
2003年2月,新华社朱玉发表尿毒症病人调查通讯,龙胆泻肝丸事件大白于
天下,举国瞩目,舆论哗然。
2003年2月,迫于舆论压力,SFDA将龙胆泻肝丸转处方药,称“要引导广大
群众正确对待药品不良反应”。
2003年4月,SFDA终于发出通告禁用关木通,由木通(木通科川木通或白木
通)替换关木通;原流通含关木通的龙胆泻肝丸不召回,按处方药管理,建议患
者定期复查肾功能。
2004年8月5日,SFDA取消广防己、青木香药用标准;另有四种含马兜铃酸的
药物马兜铃、寻骨风、天仙藤和朱砂莲的中药加强管理,含四种药物的中药制剂
按处方药管理,36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方标注“含马兜铃酸,可引起肾脏损害”
后放行。
从头至尾,作为药品生产企业的同仁堂,没有主动向消费者发出过任何的警
告更没有采取过任何的召回措施。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句同仁堂的
古训,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你觉得这一切已经荒唐无耻到极点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将超出你的
想象力。
禁用关木通等含马兜铃酸中药的努力,遭到了中医界的强烈抵制和反对。中
国的中医界,以令人发指的坚韧和顽强,为保护马兜铃酸继续毒害中国人民肾脏
的权利,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能和他们所媲美的,大概只有东京大审判的日方辩
护律师团。
2003年4月,关木通被禁用前夜,由中国中药协会、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
商会主办的“第四届中医药战略地位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对2月份媒体爆炒的
龙胆泻肝丸事件进行回应。各中药专家慷慨陈述中药的光荣历史与文化传承,并
指出:“中西药分属两类不同体系,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
到会专家一致认为:无论是关木通还是含马兜铃酸的其它中药,如果按照中
医药理论使用,就是良药,不按中医药理论使用,就很可能成为毒药。
而身为中医领军人物的陆广莘,更是大放厥词:马兜铃酸不等于关木通,关
木通也不等于龙胆泻肝丸。龙胆泻肝丸是按照中医药学复方的“君臣佐使”理论
配伍药味,龙胆泻肝丸中的其它药味,会降低方中具体单味药的毒害作用。陆院
士公然声称:马兜铃酸作为宣判龙胆泻肝丸有毒依据,“片面,缺乏科学依据”,
“十分牵强”。
即使现在已经是十年以后,当我再读到这些无耻的语言,我依然难以遏制自
己内心的愤怒和悲伤。
我们已经说过,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即使极小量的摄入,也
会在肾内形成无法排出长期存在的DNA加合物,对肾脏造成持续的且不可逆的损
伤。
如果没有现代医学的介入,包括陆院士在内的中医们,根本不知道马兜铃酸
为何物,根本不知道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他们连龙胆泻肝丸已经造成了无数的
肾衰竭都不知道,甚至现代医学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肯相信。
中医根本不知马兜铃酸分子式为何物,谈何消除其毒性?
就这样的一群人,竟然厚颜无耻的宣称:他们有办法通过中医的方式把魔鬼
变成天使,他们有办法通过药物配伍来消除马兜铃酸的毒性!
我相信,中医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因为他们真的无所畏惧,他们不畏惧万千
冤魂,不畏惧千夫所指,不畏惧九天雷霆,不畏惧十八层地狱!在他们眼中,患
者的健康与生死,远比不上中药行业的兴旺繁荣。
而在关木通终于被禁用后,中医又华丽丽的转身,由拼命的为关木通辩护,
转为竭力撇清自己和关木通的关系。他们声称:古方里面用的是木通,中医是没
有错的,错的是我们擅改了中医的古方。实际上,中医古籍中根本没有现代植物
分类方法,关木通、川木通、白木通各种称谓乱作一团,所谓的考据,更像是一
种敷衍塞责的闹剧。
就算龙胆泻肝丸悲剧的发生是因为1983年以含马兜铃酸的关木通替换古方中
的木通。那么,为什么这样的调整能通过呢?因为愚昧的中医根本不知道关木通
有毒而且认为关木通药效和木通相近!请问那些曾经相信两者功效相似的中医们,
如果没有现代医学发现肾衰竭和龙胆泻肝丸有关,你们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
现代医学证实关木通毒性,中医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的干预,博大
精深了五千年的中医注定继续错下去,无怨无悔。所谓中医五千年经验科学,根
本就是一个笑话!
十年过去了,曾经毒害了无数中国人的关木通早已经被彻底禁用。而龙胆泻
肝丸事件,也被很多人淡忘。
但我们真的不应该忘记。
根据媒体说法,因为龙胆泻肝丸致病的患者,约有十万,鉴于该病的诊断困
难和漫长的潜伏期,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很多很多。
十万,是一个什么概念?汶川地震,死亡九万人,举国震惊,亿万同悲,国
家降半旗,民众同举哀。
而龙胆泻肝丸的受害者,是十万,这是一场何等规模的灾难!
欧洲的反应停事件,受害者数量不足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分之一,至今依然是
药品监管的经典案例被反复的提起和研究。而龙胆泻肝丸的十万例马兜铃酸肾病,
就这样悄无声息。
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目前国家药监局只取消了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
三种马兜铃属草药的用药标准,但实际上还有马兜铃、细辛、天仙藤、寻骨风、
汉中防己、淮通、朱砂莲、三筒管等十几种常用中药药材已知含有马兜铃酸,涉
及几百种中药处方(中成药),例如国家批准的中药处方中含细辛的就有一百多
种。
含马兜铃酸的植物
2013年,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年后,阿宝无意间发出的一个关于马兜铃酸危害
的微博再次引起了媒体的注意。面对媒体的询问,中医专家们再次搬出了当年他
们前辈为关木通辩护的毫无依据的陈词滥调:“炮制过程可以使其毒性减弱或者
消失”,“有其它成分制约它的毒性,使用这种药物是安全的”。
天日昭昭,欺人乎?欺天乎?
如果说,这些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对癌症、艾滋病、或者其它的疑难病症有
确切的疗效,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对其毒性进行一定程度的容忍。但问题是,目前
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所治疗的疾病都无非是“上火”、咳嗽、胃疼之类的无关
痛痒的疾病。中药对于这些疾病的疗效并没有确切的统计学证据,反倒是现代医
学都有安全可靠的治疗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从科学的角度,从人民安全的角度,应该如何抉择,难道不
是一目了然吗?对马兜铃酸实行全面禁用和零容忍,是全世界通用的选择,何以
单单中国大陆就能例外?仅仅因为那句扯淡的“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我
们就要让我们的孩子和亲人继续承受这个魔鬼的毒害?
曾有人告诉我,写科普文章的时候,尽量不要掺杂个人的感情,以免影响客
观公正。但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和悲伤。到底要什
么时候,马兜铃酸这个恶魔才能彻底的远离我们的朋友和亲人?到底要什么时候,
那些打着国粹名义散发着腐臭的玄学垃圾,才能被现代医学彻底清算?到底要什
么时候,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才能学会科学的思考和理性的行为方式?
隔壁,儿子做完繁重的功课已经甜甜睡去,在他的枕边,摆着一本科普书籍
《可怕的疾病》,那是儿子的最爱,他已经读过好几遍依然爱不释手。
窗外,一片漆黑。但我知道,当深夜过去,阳光终究会驱散黑暗和雾霾,照
亮这片古老的土地,和这个伟大的民族!
写于2013-4-23深夜。
(XYS20130506)
◇◇新语丝(www.xys.org)(xys7.dxiong.com)(xys.ebookdiy.com)(xys2.dropin.org)
◇◇

zz 马兜铃酸肾病与中药的所谓千年验证
来源: 搜狐

近日,搜狐微博的热点话题之一就是中成药的毒副作用。说起中成药毒副作用则不
得不提著名的龙胆泻肝丸事件。
所谓龙胆泻肝丸事件就是上世纪90年代国内陆续报道多例因为长期或者短期服用“
败火良药”龙胆泻肝丸患者发现慢性生衰竭病例。2003年2月24日,新华社记者朱玉的
一篇报道《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更是引起社会和医药界的轩然
大波,成为当年热点新闻之一,也引发多例诉讼。
根据研究,龙胆泻肝丸中的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该物质具有明显肾毒性,可以导
致肾脏不可逆性损害,发生肾衰竭。
患者服用龙胆泻肝丸的原因却是中医莫名其妙的“上火”。到底什么是“上火”直
至今日仍然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服用龙胆泻肝丸者有的是因为高血压、眼病、耳鸣,有
的是因为口干、便秘等,因为这些谁都说不清楚的“上火”而招来可以致命的肾衰竭,
本来应该引起支持中医药的当局、中医界和广大民众的高度重视,而结果生产商却以龙
胆泻肝丸配方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的来塞责,最后无非以不含有马兜铃酸的所谓
无毒的木通来替代关木通了事。
但是,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材绝非关木通一种,据不完全统计关木通、细辛、广防
已、青木香、马兜铃、天仙藤、寻骨风、朱砂莲等十数种中药材都含有马兜铃酸,涉及
的中药方剂更是数以千计,仅仅现在市场上销售的中成药数以百计。
在讨论中医药问题中,中医粉最终无言以对的时候总是抛出中医药的有效性和安全
性经过千年验证来狡辩。
中药的历史要上溯到传说中史前所谓神农尝百草,为了自圆百草药性(包括药效和
毒性)如何仅仅凭借口尝就能了然的荒谬,甚至有人杜撰出神农天生长有水晶肚子,可
以看到百草在体内的运行和转归。中药讲究的是气(性)味归经,气味与药效如何联系
呢?四气即寒、凉、温、热四种药性,五味即辛、甘、酸、苦、咸五种不同的味道,对
应疾病“病因和病理”的所谓风寒暑湿热,以所谓阴阳调和与五行相生相克相互作用起
效。至于归经,存在于中医理论2000余年的经络,时至今日,动用各种最高精尖的技术
手段都没有觅得的半点踪迹,药物又如何归经作用于五脏六腑疾病呢?反正我不知道。
中医药的有效性,且不论目前尚没有任何一种中药的有效性经过现代医学的双盲对
照临床试验验证,单以曾经被中医粉引以自豪的青蒿素的研发来说,中医有记载的近
5000治疗疟疾的验方,实验室研究证明,这些曾经被千年验证的有效良方,没有一种对
于疟原虫起到有效抑制遑论杀灭作用。
至于中药纯天然无毒、并经过千年人体验证的说法,仍以马兜铃酸肾病来说明。如
前述,有数十种中药材含有肾毒性马兜铃酸,这些药材的安全性也“同样经过了所谓千
年验证”,为什么这种千年验证却没有验证出其不可逆性的肾毒性呢?反而是中药出口
到国外,却被国外实验室用现代科学方法发现了这个秘密呢?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60、70年代国外就已经有马兜铃酸导致肾衰竭的报道,1993年
,比利时医学界更是明确指出马兜铃酸导致肾病,并将其称为“中草药肾病”。随后,
国内报道类似病例不断增加,1998年后才引起国内的广泛关注和研究,肾活检穿刺更是
能明确“马兜铃酸肾病”病理诊断,这也是医学上所说的无可争辩的“最后的诊断”,
任何人无可抵赖。
马兜铃酸肾病充分证明中药安全性的所谓千年人体验证是无稽之谈。
也有中医粉为中药辩解称,药典收录的中药都是经过严格毒理研究和临床有效性研
究的。的确国家近几十年来在中药研究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并取得“辉煌成就
”,比如被吹上天的速效救心丸、消渴丸都是国家重大科研攻关的成果,并成功销售几
亿甚至十数亿份,而业内人士都明白其实起效的无非是添加的非常廉价的硝酸甘油和格
列本脲。
再说国内中药的毒性毒理研究,马兜铃酸这种严重的不可逆性肾毒性国内的研究为
什么就没有发现?而是被国外研究机构从为数不多的服用者中发现了呢?我一向不想信
国内的所谓医学研究,这一事件也再次强化了我的这一信念。
马兜铃酸肾毒性是中药毒性的全部吗?绝对不是,不过冰山一角而已。那么我们不
禁要问,中药中还有多少未被发现的“马兜铃酸”、“牛兜铃酸”、“猪兜铃碱”呢?

zz 中药马兜铃让台湾成“肾病之乡”
吹口琴的猫 2012-05-08 09:12 果壳
关于中药毒副作用,我一直非常奇怪:作为一个中药的科班出身的人,从没有听说任何
中药无毒副作用的说法,什么天然就五毒副作用,这种说法非常奇怪,也和中医理论和
做法完全不符合,所以转帖下边的旧事,给认为中药无毒副作用的人们再提个醒。
中药马兜铃让台湾成“肾病之乡”
核心提示:4月初《国际肾病期刊》、权威刊物《美国科学院院刊》相继报道马兜铃酸
可能引起肾功能衰竭以及尿道癌症双重风险。在中国台湾,素来有服用含马兜铃酸中草
药的传统,因此尿道癌的发病率全球最高,是西方国家的4倍。这些癌症病例中,有六
成和服用马兜铃酸重要有关。
十年来,每逢星期一,王春华都要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门诊报到。
老病友越来越少,他们多数已经开始透析或换肾。只有王春华—十年前就被诊断出肾衰
竭,被医生断言不出半年就要开始透析——还在靠大把药物勉力维持。
王春华笃定,自己的肾衰竭是吃龙胆泻肝丸所致。自1999年开始,到2002年止,她陆陆
续续服用了约180包龙胆泻肝丸。它富含的马兜铃酸,已经被医学界证明有肾毒性,正
是引发肾衰竭的罪魁祸首。
2012年4月初《今日美国》引用《国际肾病期刊》(KI)再谈马兜铃酸与肾病关系。紧
接着,权威刊物《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报道了马兜铃酸可能引起肾功能衰竭以及
尿道癌症双重风险。论文的作者之一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药物学家亚瑟·格罗尔曼
提示,马兜铃酸可能是部分地区肾病高发的主要因素。比如中国台湾,素来有服用含马
兜铃酸中草药的传统,肾病和尿道癌的发病率极高。
马兜铃肾病
马兜铃酸广泛存在于马兜铃属植物中,分布在热带及亚热带,全世界约有超过200种马兜
铃属植物,中国就有40余种。
中医理论认为,马兜铃属的中草药具有利尿、抗感染、消炎、抗蛇毒和抗癌等功效,因
而被广泛地用于各种中药材中。
但这种被认为可以治疗肾病的中草药却导致了王春华等人肾衰竭的悲剧。
1999年,王春华在母亲去世后,开始长“针眼”(麦粒肿)。离家最近的一家中医院,
给她开了龙胆泻肝丸下火,王春华觉得效果不错,此后的3年间,陆陆续续服用了约180
袋。
2002年,她患上了间质性肾炎,发展至慢性肾衰竭。王春华的主治医生,北京大学第一
医院的李晓玫告诉她,极有可能是龙胆泻肝丸导致的。龙胆泻肝丸里的一味中药关木通
,含有大量的马兜铃酸。
早在1964年,中国学者吴寒松就报告到了两例因为服用关木通煎剂引起的急性肾衰竭,
但在医学界并没有引起太多重视。
直到1993年,比利时学者发现,一群年轻女性服用一种减肥中药“苗条丸”后,出现肾
脏的损伤。奇怪的是,这种减肥药15年都没有毒副作用报告,直至1990年加入广防己—
广防己中也含有大量的马兜铃酸。到1999年,服用含有广防己的中草药导致肾损伤的病
例达105例,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患者进入晚期肾衰竭阶段,不得不接受肾移植或透析
治疗。
随后,英国和日本也陆续出现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导致的肾损伤案例,自此掀起了世
界范围的反马兜铃酸药物的高潮,英国药物安全委员1999年宣布对含马兜酸铃的中草药
实行无限期禁用。
虽然美国本土没有发现马兜铃酸致肾病的案例,仍然在2000年停止进口、制造和销售含
有马兜铃酸的草药。
考虑到这类中草药都含有马兜铃酸,国外甚至称之为“中草药肾病”。而中国学者也建
议将这一类的肾损伤称之为“马兜铃酸肾病”。
中国肾脏学专家黎磊石院士差不多也在同一时间,注意到马兜铃酸的肾毒性。他所在的
南京军区总医院在1999年报道了3例服用含有马兜铃酸的关木通导致肾脏损害的病例。
他本人曾通过媒体呼吁,滥服中药导致肾炎和急性肾功能衰竭的人日趋增多。
中药文化
遗憾的是,无论是国家药监部门,基层医生还是公众,都没有意识到马兜铃酸的巨大危
害。
在中医文化兴盛的中国,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可不少。2000年版药典和国家药品标准记
载的明确含马兜铃酸的药材就有7种,分别为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天仙藤、马兜
铃、寻骨风、朱砂莲。
被批准上市的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更多。最多的时候,有超过100种含有马兜铃酸的中
成药在市面上流通,单是含有关木通的中成药就有41种之多。
更糟糕的是,不少含有马兜铃酸的中成药,例如龙胆泻肝丸、青果止嗽丸、排石颗粒、
喘息灵胶囊都是非处方药,价格不贵,用途又广,用于清热、止咳、消炎等常见病,是
药店里的常用药,公众非常容易地就能从各大药店买到。业内人士认为,曾经用过含有
马兜铃酸的药物,而自己并不知情的消费者并不在少数。
龙胆泻肝丸更是因为其价格便宜,又是“清火”良药,成为畅销药,无论是医生还是消
费者,都愿意用它。
北京市民李玲,因为经常“上火”到朝阳门医院求诊。医生也给她开了龙胆泻肝丸。她
服用了半年左右。此后,李玲出现恶心、呕吐、后背疼痛等症状,被北京医院诊断为尿
毒症,李玲的病历记载的病因是“马兜铃酸中毒致肾病”。
王春华和李玲不是个例,新华社记者朱玉的报道《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
根源?》中提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肾内科曾收治过100多位类似的患者入住,其中最
多的就是服用龙胆泻肝丸导致的肾损害病人。北京朝阳医院肾内科主任彭立人经手的20
多名尿毒症患者中,已有十几人经肾穿剌,被确诊为马兜铃酸肾症,其中的大部分人服
用过龙胆泻肝丸。
直到媒体关于马兜铃可致肾病的报道引起轩然大波,国家药监局才开始限制、禁止含有
马兜铃酸的中药,比西方国家晚了4年。在此之前,英国、美国、比利时、马来西亚等
国都明令禁止了所有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的使用。
2003年,国家药监局要求所有中成药中的关木通替换成木通,同时取消关木通的药用标
准。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木通不含。马兜铃酸含量较高的广防
己和青木香也在次年被逐出药典,凡是需要用到广防己和青木香的中成药都用不含马兜
铃酸的防己和土木香代替。
不过,药监局并没有彻底对马兜铃酸关上大门,另外四种含有马兜铃酸的马兜铃、寻骨
风、天仙藤和朱砂莲只是被限制使用—含有这四种中药的中药制剂按照处方药管理。这
也意味着,仍然有36种含有马兜铃酸的中成药在售。
不可逆的伤害
被确诊为慢性间质性肾炎那天,王春华一家人的世界开始坍塌。所谓间质性肾炎,表现
为肾脏间质细胞的纤维化或肾小管的萎缩坏死,这种损害几乎无法逆转。
身体健壮连感冒都难得的王春华,开始缠绵病榻。这位昔日的北京市中学生长跑第三名
,拖着日渐萎缩的双肾,被各种并发症困扰—高血压、贫血、脑梗。最终她“丧失了劳
动能力”,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工作,44岁就提前退休。
在生病的第一年,王春华多次昏迷,被急救车送入医院,十年来每天雷打不动吃一大把
药,夜夜失眠,只有借助安眠药才能睡得安稳一些。
“每天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疼,”王春华说,“活得一点质量都没有,一点尊严都没
有。”
与王春华同期的多数病友,已经开始透析或换肾。北京患者尹同福服用龙胆泻肝丸后,
被诊断出患有尿毒症,不得不透析;吴淑敏也是龙胆泻肝丸的长期服用者,末期肾衰竭
,已经进行了换肾手术,还要终身服用药物。
无论是临床不良反应,还是动物实验,都提示了马兜铃酸的肾毒性。
马兜铃酸随血液流经肾脏代谢,而肾脏的组织结构特殊,血流量大,毛细血管表面积大
,能直接接触血液中的药物成分;加上肾脏本身具有浓缩作用,因而肾脏内的药物浓度
较高,容易产生毒性作用。因此,肾脏是人体对药物最敏感的器官之一。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价中心的郭晓昕搜集了历年来各国所报道的与马兜铃酸
有关的不良反应361例,中国有197例。国内外报道马兜铃酸的不良反应绝大多数为肾损
害、肾衰竭、肾炎等,中国还有5例死亡病例。
学界很快建立了马兜铃酸肾病的动物模型。北京协和医院肾内科主任郑法雷和他的同事
,给小鼠的腹腔内注射马兜铃酸,16周后小鼠出现肾脏间质纤维化和慢性肾功能衰竭,
与临床所观察的马兜铃肾病类似;解放军肾脏病研究所采用大剂量的马兜铃酸给小鼠灌
胃,8天后小鼠就出现了急性肾损伤;国外有研究给白兔腹腔注射,每周5次,连续17个
月后,白兔出现肾间质纤维化、近端肾小管上皮扁平等表现,非常接近于临床所见的慢
性肾功能衰竭。
按照军事医学科学院药物毒物研究所研究员、国家(北京)新药安全评价研究中心首席
专家廖明阳的解释,马兜铃酸的靶器官是肾脏,它会诱发肾脏间质细胞的纤维化,细胞
纤维化后,肾脏的过滤功能就丧失了;它还会导致肾小管上皮细胞的凋亡,导致肾小管
的坏死。
马兜铃酸的威力还表现在“胞浆毒”的特性,黎磊石认为,它会长期滞留在细胞内,引
起细胞的慢性损害。即使停药后很长一段时间也可引起肾损害,且无法治愈,最后导致
肾间质纤维化和肾功能衰竭。
这意味着,只要你在曾经服用过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哪怕你早已停药,身体安然无恙
,也仍然存在着马兜铃酸肾病的风险。
癌变阴影
除了肾衰竭,王春华还要面对癌症的威胁,她已经有好几个病友被诊断出尿道癌。在比
利时、台湾和英国的马兜铃酸肾病的案例中,有不少伴随出现了尿道癌。
毒理学认为,长期小剂量的马兜铃酸在体内蓄积会导致肿瘤的发生。比利时自由大学附
属Erasme医院的Nortier博士历时9年,发现因服用含有马兜铃酸的减肥丸而导致晚期肾
衰竭的39名患者中,有18人发生了癌变。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李卫华对283例透析患者进行筛查发现,服用过含马兜铃酸药物的
尿毒症透析患者,尿路移行细胞癌的风险比未服药者高30倍,比普通人群高数百倍。
“马兜铃酸还能促进细胞周期加快,导致泌尿道上皮细胞的异常增生,有致癌作用。还
会引起基因突变,诱发癌变。”廖明阳解释道。
在今年4月出版的《美国科学院院刊》中,纽约大学格罗尔曼和台湾大学医院泌尿科的
陈忠信医生提到,台湾的尿道癌的发病率全球最高,尿道癌的病例,是西方国家的4倍
。这些癌症病例中,大约六成和服用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有关。长期使用含有马兜铃
酸的中草药,必然会对患者的健康带来严重的威胁。
虽然台湾已经禁止含有马兜铃酸药物的使用,但台湾的一项调查显示,在20万接受调查
的台湾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曾经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草药。
格罗尔曼跟踪了台湾地区151名尿道癌患者,有60%的患者TP53癌症抑制基因出现了突
变标记,而这种突变标记正好是马兜铃酸代谢后和DNA混合产生的。
马兜铃酸代谢后的产物,与DNA混合形成加合物,留在泌尿上皮细胞上,诱发癌症抑制
基因TP53的变异。TP53的基因突变会使细胞增殖失去控制,从而造成细胞分化异常,进
而导致肿瘤发生。
1920
在多瑙河及其支流地区出现一种奇怪的间质性肾病,克罗地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
地共有700个村庄深受其害。人们开始怀疑是环境问题,比如重金属或细菌。
1957
巴尔干地区的兽医首次将动物慢性肾衰竭与马兜铃联系起来,发现吃了混杂马兜铃草料
的马,出现了与人类相似的肾衰竭症状。
1964
中国学者吴松寒首次报道了2例因大剂量服用关木通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的病例,但在
医学界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
1969
克罗地亚微生物学家LijecVjesn推断,马兜铃酸中毒可能是巴尔干地区这种不同寻常的
肾衰竭和尿道癌的一种解释。
1991
比利时学者Vanherweghem发现两个女病人在服用含有广防己的中草药减肥时出现进行性
肾损害,表现为肾间质纤维化,次年又发现7例类似病例。
1993年2月13日
Vanherweghem等将这一结果发表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迅速引起了
世界范围内的关注。
1999年
英国药物安全委员宣布对含马兜酸铃的中草药实行无限期禁用。
2000年
虽然美国本土没有发现马兜铃酸致肾病的案例,仍然在这一年停止进口、制造和销售含
有马兜铃酸的草药。
2003年
台湾“卫生署”禁用含马兜铃酸中药材,包括广防己、关木通、青木香、天仙藤及马兜
铃等。
2004年
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加强广防己等6种药材及其制剂监督管理的通知
,并将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列为处方药。
2006年
《柳叶刀》杂志的调查显示,约有12%的台湾人受到慢性肾炎困扰。医疗数据还显示,
每3个台湾人里,就有1个曾吃过含马兜铃酸的中药。
2007年
美国药物学家亚瑟·格罗尔曼确认,巴尔干半岛麦田旁生长的不少马兜铃科植物,混入
成熟麦子内,导致当地人长期少量摄入马兜铃酸。同时他也指出,正是马兜铃酸让台湾
变成“透析之乡”。
2012年
台湾台大医院举办“马兜铃酸肾病变与泌尿道上皮癌国际研讨会”。与会学者称,十年
内搜集到台湾46个病例,发现其中六成患者的肾脏有马兜铃酸的痕迹,1/3患者的肿瘤
细胞找到马兜铃酸导致的抑癌基因突变。

zz 中医药产业沉默吞下“马兜铃酸苦果”
2003年3月18日14:53 来源:[ 中国经营报 ]
被称为“建国以来针对中药的第一道禁令”并没有像很多专家预计的那样出台。2
月28日,马兜铃酸的代表性中药龙胆泻肝丸收到的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一则通知—
——该药自3月1日起严格按照处方药管理,在零售药店购买必须凭医师处方。患者应在
医师指导下严格按适应症服用。而在目前市场上流通的含有马兜铃酸的其他中成药如冠
心苏合胶囊、分清止淋丸、妇科分清丸、耳聋丸、排石颗粒(冲剂)及复方珍珠暗疮片等
并未被列入管制行列。此前盛传的“含马兜铃酸中药将被禁止生产”的说法也随着这一
纸通知而烟消云散。
“中医药产业很可能错过了一次在国人乃至世界面前重新树立形象的机会。”中国
中医研究院一位匿名的专家说。这位中医药界资深人士是在读过上期本报《马兜铃酸管
涌危及中药产业大堤》一文后主动与记者取得联系的,在她眼中,历经几千年风雨的中
医药产业的确已经像一道年久失修的大堤,任何的跑冒滴漏都会造成很大的险情,都有
可能动摇大堤主体的安全,国家和行业应该借“马兜铃酸管涌”对中医药产业大堤进行
一次全面、彻底地检修,动一次大手术,现在的处理有些“轻描淡写”,不足以使整个
行业警醒和震动。
中药行业以沉默应对“危机”
这位专家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一再强调不要透露她的姓名,理由是“以后在中医药
界就没法做人了”。无独有偶,记者联系了几家中药企业,请对方就“马兜铃酸事件”
发表意见,大家在认为该事件对中药产业影响甚大的同时,均表示“不宜公开发表意见
”,理由与那位专家相似——中药这个圈子很小,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很避讳对别人
的事情说三道四。
一家中药企业老总分析认为,含马兜铃酸成分的“关木通”等中药材导致肾损害的
结论,国外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做出,而且在国际市场上,此类中药材和中成药基本上是
被禁止的,这在医药行业已是旧闻,但他也注意到,国内生产含有马兜铃酸中成药的企
业,除了同仁堂后来对龙胆泻肝丸中的“关木通”进行了替代之外,其他中药企业依然
继续沿用含有“关木通”的药方,而且在说明书中没有提醒使用者注意其可能导致的危
害,那时他就预言“早晚得出事”,但这次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还是令他始料不及,其
影响之大已经波及到了其他非马兜铃酸类中药,一些老顾客纷纷询问他的产品中有没有
马兜铃酸或其他有毒成分,这位老总承认:连这些中药的忠实消费者都有这些想法,其
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这位老总称他所在企业的产品虽然没有使用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药材,但他们今后
会设立专门的部门,一方面密切跟踪国内外有关药品不良反应的研究报告,及时对照自
己产品的组方成分;一方面在企业的能力范围之内,进行中药药理特别是安全性的研究
,及时发现并杜绝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用药安全。
但这位老总同时也承认,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这样做对企业来说几乎是一种无效
投入,因为药品的组方来自药典,更换其中的任何一种成分需要报国家有关部门批准,
而且这种研究成果在现有政策下得不到保护,企业的这种研发投入很大,而其他企业则
可以不花一分钱来使用你的研究成果,现在做这个工作只能是凭良心和社会责任感。
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药理学教授韩锐同意这位企业家的观点,他以同仁堂为
例指出,同仁堂新龙胆泻肝丸药方中的“关木通”被不含马兜铃酸成分的“木通”替代
,如果这一研究成果能够像专利药那样受到保护,将会大大鼓励中药企业对传统药方的
二次开发。现在的情况则是企业为此进行了投入并开发出了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但不
敢大张旗鼓地宣传,因为这种带有专利性质的产品并不能得到相应的保护。韩教授举了
一个例子,如果有关部门发布这样一个通知:如果企业在龙胆泻肝丸药方的基础上开发
出功效相同但不含马兜铃酸的药方国家将给予专利保护,相信很多企业会非常愿意进行
这样的研发,说不定会开发出不但不含马兜铃酸,而且功效比旧龙胆泻肝丸更好的药品。
可惜现在没有这种政策,企业即使做了这样的工作,最好的办法是选择沉默。
现代中药没有借机发力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国内一家较早开展中药现代化工作的企业负责人这
样形容自己的心态,他认为如果这个时候站出来对传统中药出现的问题进行评说未免会
给人落井下石的感觉。所以在接受记者采访前的最后时刻改变了主意,不同意在文章中
出现企业和他本人的名字。这位负责人指出,如果从纯商业的角度出发,他应该选择在
这个时候介绍企业在进行中药现代化工作过程中是如何借鉴西药的模式,在药理、提取
等涉及用药效果特别是用药安全方面的科研、生产经验,使广大患者重拾对中药安全性
的信心,树立企业和产品的形象。但站在同行的立场上他不能这样做。
这位负责人认为,中医药产业因“马兜铃酸事件”而陷入今天这样的窘境是全行业
的悲哀,也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但这个行业的脆弱性已经可见一斑,可能还会有中医
药界人士站出来进行辩解,但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已经显得苍白无力了,中药行业长期以
来存在的提取方式原始、加工粗糙、成分难以确定、疗效模糊等通病不能根除就无法解
答人们对中药的疑虑。他认为,如果说过去很长时间以来,对中药是否应该走现代化之
路还存在各种各样的争论,现在的这种局面应该可以为这些争论划上句号了———中药
现代化是惟一的出路。因为中药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使中药的药理、毒理更加清
晰可控,对中药复方制剂定性定量分析,有效成分可控,使中药的质量、药效、安全性
与国际标准接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国家应该尽快制订系统、完善的中药现代化内容和
标准。
中国中医研究院的那位匿名专家则为那些开展中药现代化并取得进展的企业没有抓
住时机与传统中药企业划清界限感到惋惜。她认为,提升中药产业,将是一场脱胎换骨
的变革,对那些靠吃老祖宗为本钱,从不考虑创新的中药企业,只有充分压缩它的市场
空间,使其感受到生存的压力,才能使这样的企业痛定思痛,不再抱残守缺,走上中药
现代化的道路。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兜铃酸冲击波被慢慢化解,这样的企业很可
能会成为中药现代化的绊脚石。
这位专家指出,很多人经常标榜“几千年来,没有哪种中药因毒副作用被淘汰”,
实际上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随着科技的进步,一些弊大于利的中药被发现、
被淘汰是必然的,如果只是因为是老祖宗留下的就不能淘汰,那么被淘汰的将可能是整
个中医药产业。
相关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美国:
禁止出售的中成药有:附子理中丸、安宫牛黄丸、安神补脑丸、抗癌灵、解毒消炎
丸、白内障滴眼剂、北京紫雪、安宫降压丸、牛黄清心丸、定心丸、内障明眼丸、中国
救心丹、中国尿通、追风透骨丸、朱砂粉、朱砂安神丸、复方五味子片、复方附子丸、
复方丹参片、复方抗痿灵、大活络丸、糖尿灵、佩夫人止咳露、毛冬青胶囊、六神丸、
利肝片、毛冬青、降糖灵、近视眼药水、连翘败毒片、风痛宁片、五塔标行军散、冠心
苏合、海藻丸、健脑片、风湿片、猴枣散、黄连素片、回春丹、降压平片、降压片、健
脑补肾丸、惊风散、正红花油、桂附大八味丸、光明眼药水、龟龄集救心、保喉片、镇
疡片、益寿宁、人参再造丸、雪莲风湿灵、舒筋活络丸、百日咳药片、屈臣氏花塔饼、
紫雪丹、宏兴鹧鸪菜、再造丸、龟蛇熊胆清毒丸、导赤片、回春丹、甘露清热片、精制
黄连素片、精制活肝1号、心脉宁、精制降糖灵、双宝素、双料喉风散、石淋通、山楂
精降脂片、疠气万灵丹、泻痢丹、消络胶囊、人参再造丸、前列腺丸、保婴丹、偏头痛
丸、百源堂猴枣散、牛黄解毒丸、牛黄消炎片、鼻敏感片、脉通、关木通马兜铃酸八珍
散当归四逆汤导赤散复方地龙汤甘露消毒丹口咽宁龙胆泄肝汤排石汤小蓟引子、心怡散
养阴消炎汤。
含有毒成分的30多种中成药,包括安神补脑片、牛黄清心丸、特效复方元萎灵、大
活络丹、复方丹参片、润肠丸、龟龄集、救心丹、喉炎丸、六神丸、牛黄解毒片、牛黄
消炎丸、精制黄连素片、小活络丹等。禁止含有汞、铅、朱砂成分的中药进口,禁用黄
连(1990年开始)。禁用碎杏仁制成的B17Laetrile,禁售含有某种动物或矿物的中成药
,包括兰州牛黄清心丸(含龙脑)、大活络丹(含蜈蚣)、兰州牛黄清心丸(含朱砂)、润肠
丸(含麻仁)。
加拿大:
禁止含汞、砷、砒霜、铅等重金属含量超过规定的中成药。
日本:
禁用朱砂、雄黄。
韩国:
禁用大黄。
印度尼西亚:
禁用当归、川乌、丹参、灵脂、红花制成的胶囊。
英国:
川乌、草乌、附子、马钱子。蜂房、蝉衣、金钱白花蛇、全蝎、蜈蚣。
马来西亚:
禁用附子、川乌、草乌、黄连、火麻仁等有毒品种。禁马钱子、延胡索、蟾酥、雄
黄、麻黄、石榴皮、黎芦、龙葵。
德国:
禁止含马兜铃酸的专利药、马兜铃科的草药、提取物。
比利时:
禁用87种饮片,包括柴胡、石斛、龟板、穿山甲等。
荷兰:
天王补心丹、牛黄清心丸。

zz 常见含有马兜铃酸的药材
来源:果壳
最近关于马兜铃酸的报道又多了起来,其引起肾脏毒性的报道愈发的引起人们的关注。
可以先看看维基百科的介绍http://zh.wikipedia.org/wiki/马兜铃酸
关于其肾毒性的一些具体事例,@吹口琴的猫 的帖子做了纤细的介绍http://www.guokr.com/post/177202/?replypage=1#reply2572066
自然界中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植物主要为马兜铃科植物,共8属约600余种。我国产4属
约70余种。马兜铃酸广泛存在于马兜铃科植物中,包括马兜铃属、马蹄香属、细辛属、
线果兜铃属植物。
常见的含有马兜铃的药材有马兜铃、天仙藤、青木香、寻骨风、关木通、广防已、细辛
。2005版药典一部和2010版药典一部收载的有3味,马兜铃和天仙藤。两版的药典均未
对两种药材中马兜铃酸的含量进行测定,药材的鉴定采用的是薄层鉴定和纤维鉴定。
2010版较2005版的改动是增加了对不良反应的提醒。
这个是马兜铃中的注意事项。
另外细辛中的含量测定检测的是挥发油和细辛脂素,但对马兜铃酸I 的限量进行了规定。
另外常见的含有马兜铃酸的中成药制剂也有很多,摘自小木虫上的2006年一篇文章的统
计数据,处方中含关木通的中成药41种,包括不同剂型共50余个;含青木香的中成药17
种,包括不同剂型共20个;含马兜铃的中成药11种;含广防己的中成药5种等。
一些具体的中成药,清肺止咳丸(马兜铃)、京制咳嗽痰喘丸(马兜铃)-这两个找到
了其说明书,其为处方药,在注意事项中有提到该药材含有马兜铃酸,马兜铃酸可引起
肾脏损害等不良反应。
其他一些中成药制剂,没有具体找到其说明书。
喘息灵胶囊(马兜铃)肺安片(马兜铃)复方蛇胆川贝散(马兜铃)鸡鸣丸 (马兜铃
)鸡苏丸(马兜铃)七十味松石丸(马兜铃)青果止嗽丸(马兜铃)润肺化痰丸(马兜
铃)十三味疏肝胶囊(马兜铃)胃福颗粒(马兜铃)消咳平喘口服液(马兜铃)新碧桃
仙片 (马兜铃)止嗽化痰胶囊(马兜铃)止嗽化痰颗粒 (马兜铃)止嗽化痰丸(马兜
铃)和胃降逆胶囊(天仙藤)香藤胶囊(天仙藤)杜仲壮骨胶囊(寻骨风)杜仲壮骨丸
(寻骨风)风湿宁药酒(寻骨风)复方风湿药酒 (寻骨风)复方拳参片(寻骨风)祛
风除湿药酒(寻骨风)三蛇药酒(寻骨风)伤湿镇痛膏(寻骨风)少林正骨精(酊剂)
(寻骨风)神农药酒(寻骨风)益肾蠲痹丸(寻骨风)金朱止泻片(朱砂莲)朱砂莲
胶囊(朱砂莲 )保胃胶囊(朱砂莲)复方胃痛胶囊(朱砂莲)九龙解毒胶囊(朱砂莲
)。

zz 常用中成药的真相
·方舟子·
【标明的成分】
板蓝根。
【声称的功效】
清热解毒,凉血利咽。用于防治普通感冒、流行性感冒、流行性乙型脑炎、 流行
性脑脊髓膜炎、扁桃体炎、慢性喉炎、流行性腮腺炎、单纯疱疹口炎、非 典型肺炎、
传染性肝炎、暴发性红眼、白喉、水痘、扁平疣等疾病。
【真相】
板蓝根一般指十字花科植物菘蓝的根,但在南方也以另一个科的植物—— 爵床科
的马蓝的根做为板蓝根。
现代医学对病毒性疾病仍缺乏特效药。因为碰巧用“病毒”来翻译virus, 带了个
“毒”字,于是“清热解毒”的中药就被中医用来治疗各种病毒性疾病, 似乎“解毒
”就是用来解决病毒的,其实不过是望文生义,中医所说的“毒” 泛指各种致病因素
,与病毒本不是一回事。在这类中药中,没有哪一种比得上 板蓝根那么神通广大,那
么声名显赫,几乎被认为能防治一切病毒性疾病乃至 细菌性疾病,甚至能对付萨斯这
种新兴传染病。但是板蓝根被用以治疗的那些 病毒性疾病,多是能自愈的自限性疾病
。并无确切的药理研究和严密的临床试 验证明板蓝根对哪一种病毒性、细菌性疾病有
疗效。虽然有一些简陋的体外实 验表明板蓝根能够抑制许多种病毒、病菌的活性,但
是这种实验不足为凭,因 为病毒、病菌在体外并不难被灭活,用类似的实验可以证明
几乎所有中药都能 抗病毒、抗菌。
因为板蓝根是“解毒”药,所以许多人就以为它本身没有毒性,长期服用 它来预
防疾病。这可能是最被滥用的中成药。《神农本草经》也将“蓝实” (菘蓝的别名)
列为“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的上品药。
板蓝根对消化道有刺激作用,有的患者口服板蓝根后有较明显的消化道粘 膜刺激
症状,表现为胃肠绞痛和消化道出血[1]。有的因服用板蓝根而发生急 性溶血性反应,
出现黄疸、急性肾功能不全[2]。也有服用板蓝根出现药疹的 报道[3]。
另外,使用板蓝根注射液导致的后果会更加严重,过敏性休克较常见,并 有因此
致死的报道[4][5][6]。板蓝根注射液也能导致肾损害[7][8]。
【文献】
[1]张冰等,中药不良反应概论,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05:95
[2]张英从,陕西中医,1997, 18( 11):522
[3]吴波等,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01,11(1):4
[4]曹静康等,江苏医药,1997,23(4):229
[5]孙志红等。苏州医学院学报,1997,17(1):76
[6]袁菊生,现代应用药学,1991(2):34
[7]于晓东等,实用儿科临床杂志,1989,4(2):109
[8]郭越光,甘肃医药,1986,5(4):50
常用中成药的真相——王老吉凉茶
·方舟子·
【标明的成分】
水、白砂糖、仙草、蛋花、布渣叶、菊花、金银花、夏枯草、甘草。
【声称的功效】
清热去火。
【真相】
王老吉凉茶据说是广东鹤山人王泽邦(乳名王吉)于1828年开始销售 的产品。目
前做为植物饮料销售,但含有多种中草药。
成分中的“蛋花”不是指鸡蛋,而是夹竹桃科植物缅栀的花,因其花 瓣颜色内黄
外白,类似鸡蛋,故名。缅栀分泌的乳液有毒,其花的毒性不 详。
甘草的化学成分有糖皮质激素样和雌激素样作用,可引起假性醛固 酮增多症、血
压升高、心律失常、过敏反应。具体另文分析。
王老吉凉茶中最值得注意的成分是夏枯草。夏枯草据说在夏至后逐渐 枯萎,中医
理论因此认为它生来有“纯阳之气”,所以才一遇阴气即枯, 所以就可以用它来“补
厥阴血脉”。《神农本草经》将夏枯草归为有毒、 不可久服的“下品”药,而《本草
纲目》则称其“无毒”。
有多项研究表明夏枯草能导致不良反应。夏枯草的乙醇提取液能抑制 小鼠的细胞
和体液免疫反应[1]。皮下注射可使动物胸腺、脾脏明显萎缩, 肾上腺明显增大;腹腔
注射可使血浆皮质醇水平明显升高,外周血淋巴细 胞数量明显减少[2][3]。表明夏枯
草可能是一种免疫抑制剂,长期或大量 服用能使机体的免疫功能受到抑制。服用夏枯
草水提物能使小鼠的血清丙
氨酸基移换酶和血清天门冬氨基移换酶的值都明显升高,说明夏枯草有肝 脏毒性作用[
4]。
临床上,有幼儿因服用含苍耳子、夏枯草和鸡内金的中草药3个月导 致急性重症肝
炎而死亡的报道[5]。也有报道因服用夏枯草导致过敏,表 现为皮肤瘙痒、丘疹[6][7]
,甚至因过敏性休克而昏倒[8]。
2005年,职业打假人刘殿林以王老吉凉茶含有夏枯草中药成份、擅自 添加《食品
卫生法》所明令禁止的药品为由起诉王老吉凉茶的销售商和厂 商,被法院以原告未能
提供证据证明夏枯草有毒副作用等理由驳回[9]。 2007年,重庆市法律工作者况力彬称
喝了王老吉凉茶后出现头晕,该凉 茶添加了夏枯草,违反了《食品卫生法》,再次起
诉王老吉凉茶的销售商 和厂商,被法院以夏枯草能否作为凉茶配料不属于本案审查范
围为由驳 回[10]。
被告辩护称:在2005年,卫生部卫监督发(2005)189号《关于王老 吉凉茶有关问
题的批复》,同意《关于普通食品添加夏枯草有关问题的请 示》,其内容为“在食品
卫生法生效以前,传统上把药物作为添加成分加 入,不宣传疗效并有30年以上连续生
产历史的定型包装食品品种,可以经 售。”王老吉凉茶开始于1828年,已经有100多年
的历史,所以该饮料中 添加夏枯草,没有违法[11]。
卫生部的这一决定似乎更多地出于保护商业利益的考虑,并无科学上 的依据。很
显然,一个药品如果能导致不良反应,并不因为它被一家老字 号公司使用就失去了其
毒性。例如,雄黄传统上做为酒的添加成分,其历 史比王老吉凉茶悠久得多,但是雄
黄酒有很强的毒性,那么是否就可以允 许某家老字号销售雄黄酒供消费者为了“驱邪
”、“解毒”在端午节时饮
用?
【文献】
[1] Sun HX et al, J Ethnopharmacol. 2005, 101(1-3):31-6
[2] 马德恩等,山西医药杂志,1983,12(2):67
[3] 蒋岩等,甘肃医药,1988,7(4):4
[4] 张善玉等,时珍国医国药, 2003, 14(11):658
[5] 亚太中医药网,11/10/2003,http://www.aptcm.com/aptcm/RealTime.nsf/ByUNID/D0784E15A233ADC048256DDA0011D764?opendocument
[6] 韩明道,上海中医药杂志,1983, 17(3):34
[7] 黄永华,河南中医,1985, 5(3):12
[8] 夏时令,四川中医,1992, 10(11):53
[9] 新华网北京2005年5月12日电
[10] 中国经济时报2007年7月12日
[11] 重庆晚报2007年5月16日
用中成药的真相——益母草颗粒
·方舟子·
【标明的成分】
益母草。
【声称的功效】
活血调经。临床用于治疗月经不调、痛经、经闭、产后恶露不绝、水肿尿少、急性

炎水肿。
【真相】
中医认为益母草是包治妇产科百病的灵丹妙药,“总调胎产诸证”(《本草蒙 筌
》)、“治一切血病及产妇一切损伤”(《卫生简易方》)。
实际上,益母草有时反而能加重妇产科疾病。有临床报告,益母草能加重痛经[1]
; 致产后宫缩痛[2]。以益母草浸膏饲喂孕兔会引起流产[3]。
益母草具有肾毒性。动物实验表明,益母草可引起大鼠肾间质轻度炎症及少量纤
维组织增生、肾小管轻度脂肪变[4] 。临床上也有益母草致急性肾功能衰竭的报道[5]

日本研究人员用小鼠做实验研究益母草的抗癌作用,却意外地发现益母草会 刺激
与怀孕有关的乳腺癌的增长[6]。
益母草能导致过敏反应,患者出现皮肤发红、胸闷心慌、呼吸加快[7]。过量服 用
益母草膏后能出现腹泻腹痛[8]。也有服用益母草中毒致死的报道[9]。
【文献】
[1]林元秀,实用中医药杂志,2000, 16(10):47
[2]张淑杰等,浙江中医杂志,2007, 37(6):235
[3]杨明华等,中国现代应用药学杂志,2002, 19(1):14
[4]蔡浙毅等,上海中医药杂志,2000,34(11):37
[5]崔融,台州医药,1987, 16(314):150
[6]Nagasawa H, et al. Anticancer Res. 1992, 12:141–144
[7]陆学娅,中国中药杂志,1995, 20(12):758
[8]丁春丽,中国中药杂志,2001, 26(1):16
[9]贾祥生,实用中医内科杂志,1989, 3(3):38
一九九二年比利时禁止输入含马兜铃酸的中药,一九九九年英国也禁售,随后加拿大、
澳大利亚和德国也相继禁售,美国于二○○○年禁止含马兜铃酸成分的药品输入。
台湾:
【90 年10月 013日】起实施广防己、关木通、天仙藤、青木香、马兜铃、五种药材,
应于标签或包装上另加注【马兜铃酸成份】『长期连续食用,可能造成肾衰竭副作用之
警语』。
中国大陆:
卫生部禁止使用以下药物为保健食品原料:关木通、半夏、青木香、八角莲、八里麻、
千金子、山莨宕、川乌、广防己、马钱子、六角莲、天仙子、巴豆、水银、长春花、甘
遂、生白附子、生狼毒、白降丹、石蒜、夹竹桃、朱砂、罂粟壳、丽江山慈姑、昆明山
海棠、河豚、洋金花、洋地黄、草乌、斑蝥、雷公藤、蟾酥。
中华药典规定相关药物的安全使用剂量。
美国:
FDA下令回收含马兜铃酸的中药与成药。
单味药:关木通、马兜铃。
复方草药制剂:八正散、当归四逆汤、导赤散、复方地胡(hu)汤、甘露消毒丹、口炎
宁、龙胆泻肝汤、排石汤、小蓟饮子、辛夷散、养阴消炎汤。
加拿大:
加拿大停售含马兜铃成分中成药:力士牌活络透骨丸、星环牌三蛇胆川贝粉、羊城牌三
蛇胆川贝粉、七零七牌胃药、顺气化痰止咳丸。并禁止使用含有马兜铃酸的龙胆泻肝汤
的中成药。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卫生部禁止商家销售十七种含马兜铃酸之成药
十七种含有马兜铃酸之成药名单如下表:项目药品名称制造商注册商
01 龙胆片 300mg 海鸥制药有限公司海鸥制药有限公司
02 龙胆解毒片海鸥制药有限公司 Syk Perniagaan Visin’s
03 龙胆泻肝片海鸥制药有限公司海鸥制药有限公司
04 百咳灵片广州第一制药厂海鸥企业有限公司
05 Qikuan Yin Kechuan Pian Tablet Guangzhou Zhong Sheng Chinese 医林马有限公

06 Shou Wu Chuna Xi Ling 厦门制药厂 You How (Yinmin) S/B Selangor
07 Mistura Ba Wei Jiang Yao Tang Klmin Kang Drung Mfg. China Zhong T
Enterprise
08 Mistura Xiapzhihuare Guangzhou Kang Shou Med. Co. 医林马有限公司
09 Pilecure No. 2 广州第一制药厂 Wellmex Sdn Bhd *
10 龙胆泻肝片海鸥制药有限公司海鸥制药有限公司
11 Shi Wai Pai Zhu Tang Shichuan Provincial Chinese Tr Hygeian Med Supplies
(M) S/B
12 Thu Hsueh (Medicated Powder) 北京同仁堂北京同仁堂
13 Fang Chi Huang Chi Tang Sun T Sun Ten Pharmaceutical Taiwan WS Medi Trd S
/B
14 Feng Shi Re Bi Wan (0.25mg) 广州第一制药厂 Yilin (M) S/B
15 Qi Guan Yan Ke Sou Tan Chuan P 北京同仁堂北京同仁堂
16 Re Bi Wan 广州第一制药厂医林马有限公司
17 Solary Devil’s Claw Plus Form Nutraceutical Inc. USA Pathlab Healthcare
美国:
禁止出售的中成药有:附子理中丸、安宫牛黄丸、安神补脑丸、抗癌灵、解毒消炎
丸、白内障滴眼剂、北京紫雪、安宫降压丸、牛黄清心丸、定心丸、内障明眼丸、中国
救心丹、中国尿通、追风透骨丸、朱砂粉、朱砂安神丸、复方五味子片、复方附子丸、
复方丹参片、复方抗痿灵、大活络丸、糖尿灵、佩夫人止咳露、毛冬青胶囊、六神丸、
利肝片、毛冬青、降糖灵、近视眼药水、连翘败毒片、风痛宁片、五塔标行军散、冠心
苏合、海藻丸、健脑片、风湿片、猴枣散、黄连素片、回春丹、降压平片、降压片、健
脑补肾丸、惊风散、正红花油、桂附大八味丸、光明眼药水、龟龄集救心、保喉片、镇
疡片、益寿宁、人参再造丸、雪莲风湿灵、舒筋活络丸、百日咳药片、屈臣氏花塔饼、
紫雪丹、宏兴鹧鸪菜、再造丸、龟蛇熊胆清毒丸、导赤片、回春丹、甘露清热片、精制
黄连素片、精制活肝1号、心脉宁、精制降糖灵、双宝素、双料喉风散、石淋通、山楂
精降脂片、疠气万灵丹、泻痢丹、消络胶囊、人参再造丸、前列腺丸、保婴丹、偏头痛
丸、百源堂猴枣散、牛黄解毒丸、牛黄消炎片、鼻敏感片、脉通、关木通、马兜铃酸、
八珍散、当归四逆汤、导赤散、复方地龙汤、甘露消毒丹、口咽宁、龙胆泄肝汤、排石
汤、小蓟引子、心怡散、养阴消炎汤。
含有毒成分的30多种中成药,包括安神补脑片、牛黄清心丸、特效复方元萎灵、大
活络丹、复方丹参片、润肠丸、龟龄集、救心丹、喉炎丸、六神丸、牛黄解毒片、牛黄
消炎丸、精制黄连素片、小活络丹等。
禁止含有汞、铅、朱砂成分的中药进口,禁用黄连(1990年开始)。禁用碎杏仁制成
的B17Laetrile,禁售含有某种动物或矿物的中成药,包括兰州牛黄清心丸(含龙脑)、
大活络丹(含蜈蚣)、兰州牛黄清心丸(含朱砂)、润肠丸(含麻仁)。
加拿大:
禁止含汞、砷、砒霜、铅等重金属含量超过规定的中成药。
日本:
禁用朱砂、雄黄。
韩国:
禁用大黄。
印度尼西亚:
禁用当归、川乌、丹参、灵脂、红花制成的胶囊。
英国:
川乌、草乌、附子、马钱子。蜂房、蝉衣、金钱白花蛇、全蝎、蜈蚣。
马来西亚:
禁用附子、川乌、草乌、黄连、火麻仁等有毒品种。禁马钱子、延胡索、蟾
酥、雄黄、麻黄、石榴皮、黎芦、龙葵。
德国:
禁止含马兜铃酸的专利药、马兜铃科的草药、提取物。
比利时:
禁用87种饮片,包括柴胡、石斛、龟板、穿山甲等。
荷兰:
天王补心丹、牛黄清心丸。
常用方剂,其中组成含有木通、木香、防己。
防己黄耆汤、龙胆泻肝汤【含木通】、当归龙荟丸【含木香】、导赤散【含木通】、当
归四逆汤【含木通】、小蓟饮子【含木通】、八正散【含木通】、甘露消毒丹【含木通
】、辛夷散、防己茯苓汤、疏筋活血丸(来源:明万病回春 龒廷贤撰)、三生饮【含
木香】、上中下通用痛风方【含防己】、小续命汤【含防己】、防己饮、疏凿饮子【含
木通】、琥珀散【含木通】
实脾饮【含木香】、大羌活汤【含防己】、香砂六君子汤【含木香】、归脾汤【含木香
】、妙香散【含木香】、葛花解酲汤【含木香】、清热化痰汤【含木香】、参苏饮【含
木香】、舟车神佑丸【含木香】、芍药汤【含木香】、阿胶散【含马兜铃】羌活导滞汤
【含防己】出自景岳全书、木香槟榔丸【含木香】、通乳丸【含木通】、六磨饮【含木
香】、二阴煎【含木通】、八味带下汤【含木通】、七味白朮散【含木香】、木通散、
通草饮、木通汤、通草汤、通乳汤【均含木通】、丁香透膈散【含木香】、木香流气饮
【含木香】、木香匀气饮、木香顺气饮、正骨紫金丹【含木香】、四海舒郁汤【含木香
】、防己椒目葶苈大黄丸【含防己】、羌活愈风汤【含防己】、木防己汤 .
常用中草药有毒成分及肝、肾毒性

  1.  按已知中药之“有毒成分”的化学结构列出
    

A. 含生物硷类“有毒成分”:附子、川乌、草乌中之乌头硷;马钱子之 番木鳖碱
;山慈姑中之秋水仙碱;麻黄中之麻黄碱;雷公藤、昆明山海棠中之雷公藤总碱;常山
中之常山;喜树中之喜树硷;半边莲中之山梗茶碱;石榴皮中之石榴皮总硷。
B. 含皂甙类“有毒成分”:天南星中之三萜皂苷;关木通中之马兜铃酸; 白头翁中
之皂甙;猪牙皂角中之皂甙;黄药子中之黄独皂甙;蚤休中之总皂甙;川楝子、苦楝皮
中之川楝素;狼毒中之狼毒甙;贯众中之绵马贯众素;商陆中之商陆皂甙;威灵仙中之
原白头翁素。
C.含毒蛋白类“有毒成分”:巴豆中之巴豆毒蛋白;苍耳子中之苍耳子毒蛋白;天花粉
中之天花粉蛋白;望江南中之毒蛋白;蓖麻籽中之蓖麻毒蛋白;相思豆中之毒蛋白。
D.强心甙类“有毒成分”:万年青中之万年青甙;北五加皮中之杠柳毒甙;夹竹桃中之
夹竹甙;罗布麻中之黄酮甙。
E.含氰甙类“毒性物质”:桃仁、杏仁、枇杷仁、白果中之苦杏仁甙。
F.其它类“有毒成分”:虎杖中之虎杖甙及白藜芦醇甙;细辛中之细辛挥发油;石菖蒲
中之挥发油;艾叶中之萜品烯醇;吴茱萸中之吴萸碱;半夏中之b-固甾醇等。
应该指出,以上各种“有毒成分”并不该看成“毒性物质”,而正相反,大部分是药理
活性物质。经严格的炮制,常规的剂量及疗程,合理的配伍组方,整体上并不显示毒性
。然而,若炮制不良,持续、超量投药,就可能转为对机体有毒性作用。列出是为了警
醒、注意,备而勿忘之。
2.需提请注意的具肝肾毒性之中草药
肝脏是药物代谢最重要器官;肾脏是药物排泄最重要器官。中药进入体内对肝肾的影响
,一直是衡量其毒性的重要指标。下列简述之中草药,为近年其肝肾毒性报导较集中者

A:雷公藤,可直接损害肝细胞,造成灶性坏死。临床导致亚急性肝坏死,中毒性肝病

B:黄药子,对肝细胞有直接毒性作用。对肝肾组织有一定损害,损害程度与给药剂量
和时间密切相关,对肝肾组织的损害在短时间内即可表现出来。镜下可见肝细胞变性及
灶性坏死。
C:千里光,可引起肝细胞广泛、急性坏死。引起肝小静脉闭塞。有报导中毒者可在短
期内死于肝功能衰竭。
D:苍耳子,其所含毒蛋白是一种细胞原酱毒。能损害肝肾等实质性器官,引发中毒性
肝炎、肝坏死、肾衰及心肌损害。可死于肝功能衰竭。
E:川楝子,可引起中毒性肝病、重症肝炎。毒性可随单次剂量增加而增加,作用慢而
持久,且有蓄积性。
F:艾叶,过量服用可引起肝细胞代谢障碍,导致中毒性肝炎,进而肝功能衰竭。
G:何首乌,古认为无毒。现多次报导首乌片引起肝损害。考虑其肝毒性为生品所含鞣
质所致。中毒起因为炮制不全。
H:望江南籽,可引起中毒性肝炎,心、肾亦受损,以肝细胞变性坏死为最突出。
I:其它,四季青(肝细胞脂肪变性,急性黄疸肝炎)金果榄(急性黄疸肝炎)鱼胆(中毒性
肝炎)蓖麻子(肝损害)贯众(肝损害)丁香(肝损害)合欢皮(肝损害)天花粉(肝损害)肉豆
蔻(肝损害)冬青叶(肝损害)及中成药“养血生发胶囊”、“壮骨关节丸”、“复方青黛
丸”等(引起药物性肝炎)。
J:关木通,严重肾毒性。引起肾功能衰竭。近年多次报导引致不可逆性肾损害,甚至
死亡。关木通是木通品种中应用最广者,含肾毒性物质马兜钤酸、木通甲素、木兰花硷
。过量应用可致急性肾功能衰竭(急性肾小管坏死),应严格剂量,不超3-6g/日。
K:广防已,严重肾毒性。(防已分木防已、广防已、粉防已。木防已无毒,粉防已之汉
防已甲素长期服用对肝肾、肾上腺有一定毒性,以肝损害为著,广防已含剧肾毒性物质
马兜钤酸)广防已之肾毒物质马兜铃酸在人体内蓄积,对肾脏破坏存在量毒依赖关系造
成不可逆性肾小管坏死,最后肾功能衰竭。是比利时中药中毒事件的元凶。
据《东方早报》2006年8月14日报道:英国药物安全机构发现“复方芦荟胶囊”中的汞
含量超过英国标准11.7万倍,而何首乌则被发现会引发肝炎和黄疸等不良反应。英国药
品与卫生制品监督署的官员发出进一步的警告,提醒民众服用中药时要注意安全。英国
政府目前对中国传统中药的“有害性”调查进入了空前严厉的阶段。
多数专家呼吁——中药静脉注射剂应全面禁用
2006年6月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出通告:暂停使用和受理审批鱼腥草注射液
、新鱼腥草素钠氯化钠注射液、新鱼腥草素钠注射液、注射用新鱼腥草素钠、复方蒲公
英注射液、炎毒清注射液、鱼金注射液等7类含鱼腥草或新鱼腥草素钠的中药静脉注射
剂.据监测,鱼腥草注射液等7个中药静脉注射剂在临床应用中出现了过敏性休克、全身
过敏反应、胸闷、心悸、呼吸困难和重症药疹等严重不良反应,甚至造成患者死亡.国家
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为保障公众用药安全有效,防止意外用药事故或严重药物不良反应
的重复发生,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对鱼腥草注射液等7个品种暂停使用和审批.
2008年10月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到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报告,
云南省红河州6名患者使用了标示为黑龙江省完达山制药厂生产的两批刺五加注射液 (
批 号 :2007122721、2007121511, 规 格 :100ml/瓶)出现严重不良反应,其中有3
例死亡。
湖北省药品(医疗器械)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对453例中药注射剂、共45个品种所引
起的不良反应病例归类发现,排在前五种的药品依次为:“刺五加注射液”(引起不良
反应58例)、“双黄连注射液”(48例)、“丹参注射液”(38例)、“茵栀黄注射液
”(34例)、“参麦注射液”(33例)。

不错,benifits risk之比是非常重要的。只谈毒性不谈治疗,或者反过来,都是不对的
。这个是用药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方面。另一方面需要考虑的,是人体偏性与药物偏性
是否相配合。脱离人体的状况,谈药物的毒性过药效是不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