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人的一点想法——与蒋师妹商榷?

发信人: RocaWu (我晕!), 信区: THU.100
标 题: 清华人的一点想法——与蒋师妹商榷?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Apr 2 18:34:10 2011), 转信
转自: 孙紫雷的日志

   在朋友这里呆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听到学校里又有新故事了。蒋方舟,从某种

意义上算是我们的学妹,从一进学校开始就给我们带来了无数的乐趣。我一向对于公众
人物都很崇拜,因为他们一张口,就能带来很大的影响力,当然遭人谴责还是让人愉悦
那就不一定了。
我对蒋师妹最初的印象就是她的那篇《我在清华上课一周了》,那里有三个情节
颇为让人难忘,其一是对面院系的男生在面对着她还左顾右盼找蒋方舟的场景,其二是
一个关于六根香蕉的故事,其三就是通篇的她对于清华男生的失望感,以至于“寒风扑
扑,吹得人齿冷”。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记得这篇文章,是否还觉得里面的故事足够值
得一侃,至少我当时已经大四,可能和现在的她是差不多的年纪,看到这篇文章的第一
反应就是,乐呵,特别的乐呵。举个不恰当又其实蛮像的例子,若不是蒋师妹进了新
传,或是凤姐,我觉得清华男生也会这么左顾右盼的,谁知道这里面夹杂着怎样的思想
感情呢。至于香蕉,和对于清华男生的失望感,我看到的是任何一个大一女生都可以矫
情到的情节,只是从这样一个师妹的嘴里说出来,我不得不压力很大。从这个意义上,
我觉得清华男生是不幸的,你们的师妹很牛,在那么多粉丝面前,把你们给涮了。
好久的日子都没关注过她了,直到今天看到,她又给清华写信了。作为清华的一
份子,我姑且认为自己还是有资格收到这封信的,于是咱们就来看一下,看看过了两年
多,师妹又有什么话要说。
开篇就是校园生活,成绩或者保研。百年校庆之际,清华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梦
想还在路上,于是蒋师妹有所不满。她一定认为,清华的人要精通学术,还要懂政治,
要用一代清华人最无与伦比的方式带领这个国家前进。为什么呢,因为清华是中国最好
的学校,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要承担起社会的历史责任。这里不禁有几个问题要问,
其一,从古代开始,执笔之人和习武之人报效国家的方式就不一样,现在清华的大多数
学生还是理工科学生,你又如何能要求他们和你一样去思考这个社会呢。其二,社会的
背景已经完全不同,这不意味着社会没有危机感,而是说应该以新的方式去面对,这种
新的方式是什么,我说不出来,但是同样也不认为你能说的出来。这个时期的青年,都
处于快速的成长期,隔个三年思想就换了代毫不为奇。不知道蒋师妹如何看待自己三年
前的自己,关于那个香蕉的故事还是否有趣,我个人觉得,好好的提升自己的能力,比
无力地去呼喊着拯救这个世界要现实很多,比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呼唤大家用自己的方式
拯救这个世界更要现实很多。在清华,在清华之外,想要去改变这个世界的人已经很多
很多,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是一个需要渐变的时代,而不是一个要翻天覆地的时
代。其三,从很现实的角度来讲,这个社会是有其规则的,关于生存,关于发展,你不
习惯别人谈保研,谈成绩,可能是因为你没有必要谈,因为你的文字已经得到了一些人
的追捧,所以你可以安然地立足于这个世界上。倘若换个环境,你住在北京临街的一个
小出租屋里,和几个中年女人混住在一起,夏天混着汗的味道,冬天瑟瑟发抖,还吵得
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并注定着这么度过你的余生,你还有这样的机会和大家说话么?
恐怕骂街的力气都不见得有。
所以,针对这封信的第一个意见就是,请蒋师妹不要坐在自己的理想国里去看这
个世界,去看清华。从自己的位置上爬下来,在人间走一走,再爬回去,也许能看的更
清楚一些。星爷的电影演得好,很多时候得益于跑龙套时的积累,而少年成名的人,往
往还没有碰到地面,就被一阵风带的遥不可及了。
接下来就谈谈清华吧。我在这里的时间不算久,但是也有些时日了,在学生工作
的领域也有那么几年。其实在这段里,蒋师妹的描述还颇有几分神似,“毫无障碍地接
受学校给予的一切价值观,自诩主流,一百年不动摇、一百年不怀疑;他们青出于蓝地
运用官场技巧与规则,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们放眼出去,走出清华,看看北大,
看看更多的学校,看看每年国考飙升的报名人数,看看找工作时体制内挤破头的场面,
这丝毫没有什么奇怪。从招生的角度来讲,从中国的选拔制度来说,清华的孩子们只是
成绩稍微好了一点,甚至连更聪明一点也不一定,那又如何要求清华的学生干部要那么
的与众不同呢。是的,又回到先前的话题,作为最优秀的学校,高等教育的尖端,清华
理应洁身自好,建立最好的校园文化,但是这是建立在个人价值观上的结合,而不是自
上问下的梳理。清华不是伊甸园,不可以那么纯洁的一尘不染,我们每个人除了在清华
的生活外,随时要和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去沟通,去交流,又怎么可能不接受来自
那个世界的影响呢。不是每个人都有幸像蒋师妹一样,带着一颗家国天下的心,以那样
一种淡然和轻松的方式进入清华的。如果我们放低一点标准,那么我觉得,在清华的学
生中,学生干部中,之所谓优秀的人,还是要比很多地方要多一些,更实诚一些的。
所以我觉得,清华不是一些人的标签,更不是衡量一个人行为是否达标的标杆。
清华不会让我们变得更优秀,只会让我们懂得应该更加优秀,给我们机会让我们可以变
得优秀。所以请蒋师妹放心,如果清华的人真不够优秀,那么可能就没啥机会能到你所
谓的“社会的中流砥柱,学术圈或者官僚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如果真到了,你更应
该去疾呼社会的选拔制度,去改变那个社会给清华套上的白金标签。这就是我的第二个
想法。
我希望这里的正名能够理所当然,因为我们身边也有很多这样的同学(而且多半
是理工科同学),他们专注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同时忧心着国家民族的未来;他们有自
己事业上的理想和抱负,同时坚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让我们的国家以及这个世界更加
美好。也许他们不能够完全看清楚这个社会,这个学校的顽疾,也许他们不能跳到圈外
去看待这些问题,但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和力量去改变。至于那些安然生活的人,我们
无法批评他们什么,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路,否则,改变又有什么意义呢?
最后,送给蒋师妹一句话,每个人在这个社会里都有自己的地位,自己的责任,
触手可及的。你能看到清华的责任,理应看到自己的责任,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在自
己平凡的生活中,努力地去创造微小的,却不平凡的使命。

蒋方舟是有点儿傻,可这孙紫雷简直是吃叉的。

百花齐放嘛,这俩小孩说的都挺好玩的

孙紫雷都不能自圆其说,逻辑劈叉还沾沾自喜,更不用说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犬儒奴性
了。
方舟小妹儿至少还知道追求美好。

嗯。什么意见都应该允许
蒋方舟想的还不够深
孙紫雷的这个杨振斌体也不够强

我觉得蒋方舟不断地在发些哗众取宠的东西,因为在校园里,她也没啥特别的。

针砭时弊没什么,写得这么清高矫情且自我标榜仿佛在个浑浊的大院子里唯伊独醒的普
世精英嘴脸挺恶心的

有点精英意识也挺好,新竹校友最早来访的时候,大家晚上去荒岛聊天,当时觉得新竹
校友思想上关注的东西好像更深刻一些
当然也可能是杂家关注的太细微,呵呵,不是园子里的优秀代表

我们实验室就有个新竹的~
一点都不反对百花齐放,但是那种处处踩着别人抬高自己高尚纯洁得冒泡的,我是看不惯

没啥恶心的。。。有争论是好事。。。

几点看法:

  1. 我要没记错的话,蒋师妹刚进校园的时候,就鄙视了一回学生干部。现在都快毕业
    了,对园子的感想还是停留在鄙视学生干部的阶段。小孩子勇于指出皇帝没穿衣服,大
    家当然赞赏他有勇气。要是几年过去了,这小孩还在沾沾自喜,以为当时只有自己数清
    楚了皇帝有几条胸毛,大家也就只能赞赏这小孩还保持了童真。
  2. 鄙视体制仁者见仁,鄙视体制内的人事则太过肤浅。中国和清华的现实就是,体制
    已经蔓延到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我想问问蒋师妹,不经过团委学生会这些官僚,你有
    没有做到过以下任何一件事情:组织系里的体育联赛;组织同学去山区支教;为白血病
    的同学募捐。我还想问问,把蒋师妹你捧红的南方媒体,他们的头儿叫广东省委宣传部
    是吧?我尊重那些在体制外批判体制的人,不过“批判”两字么,简单点说就是靠嘴。
  3. 有句话叫做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清华很多前辈可以兼济天下,但是大部
    分清华人做不到这点,只能把它当做理想。这并不可耻。怕就怕有的人一直高调兼济天
    下,连独善其身都做不到。

蒋师妹大约应该去上北大的。清华校训行胜于言,讨论政治针砭时弊自然是容易的,但
如果没有意义,不如不谈。

有些人选择叉着腰骂街或者在旁边冷言冷语;有些人选择默默地埋头苦干而已
我从没做过学生干部,但是有好朋友是;大家都不过是普通学生而已,有她骂的那么不
堪嘴脸丑陋么。。扭曲事实迎合某类受众的需求虽然是记者们擅长的手段,但是一面标
榜自己纯情一面造谣恶心一下也好说得过去把

社会需要谈的人,这个人可以出自清华,清华精神是多方面的,
何况某种意义上言也是一种“行”
一个社会的变化可以是渐变的,不是今天都不谈,明天就全谈了,这样反而不好
可以以更宽容的心态来看这些问题

我老不喜欢以几度人,自己觉得对的别人不一定觉得对,
别人跟自己想法不一致这就惊诧了,有做作之嫌。
大部分人要优先考虑学业,就业或者出国。齐家都很辛苦,
不关心平天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学生干部得罪蒋师妹了?蒋师妹是为了混博客点击率的吗?
其实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社会如此,清华也一样。客观来说,成绩和人品并没什么
关系。所以蒋师妹不必太郁闷了,大家都是普通人。

那也别用干部身份要求别人“莫谈国事”,要不“清华大学”这招牌换成“清华池”更
专业温馨和谐。

您老从哪看出蒋师妹被干部训斥了?我倒是看出来蒋师妹整天像苍蝇一样缠着同学们强
行谈国事。没看出来有谁要剥夺蒋师妹的发言权,倒是蒋师妹想剥夺她同学的沉默权。

你看不出来干部训斥,我情绪稳定。可是您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剥夺沉默权”的时代最
强音,让我欣喜若狂,呵呵

类比的时候不偷换概念很难的。
发信人: piyaoke (辟谣客-睡教大师), 信区: Joke
标 题: Re: 捍卫沉默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7 14:52:54 2011, 美东)
如果好事的同事告诉那位他家里着火的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