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沉醉的夜晚》观后

坦白的说,《春风沉醉的夜晚》是一部令人沮丧并让人感到些许失望的电影。电影讲述的

是已婚男同志王平与英俊帅气的姜城的地下恋情被妻子林雪发现,愤怒的林雪冲入姜城的办公
室,指责姜城破坏了她的家庭。王平与姜城地下恋情的曝光,引发了一些列可怕的后果:失恋
的王平选择在家外的公园割腕,以此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姜城辞掉工作重新回归同志渔
场,并与林雪的私人侦探罗海涛产生了暧昧的情愫;罗海涛的女友李静在旅行途中发觉姜城与
罗海涛的地下恋情,选择了突然“失踪”;失去丈夫的林雪则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姜城身
上,持刀“误伤”了姜城,并在姜城的脖颈上留下了难看的疤痕。在电影的最后,姜城选择用
刺青的方式遮掩掉脖子上的刀迹,姜城与其新男友做爱时,耳边却回响起当初王平为他朗读的
那篇郁达夫的《春风沉醉的夜晚》。
先说电影中的两个女人。作为同志妻子的林雪,是个颇令人同情的角色。依靠所谓女人特
有的直觉,她敏感到丈夫的异常,“王平做的挺好的,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察觉到他的不
对,可是只有我能察觉到他的不对”,但是当她发现丈夫的地下情人竟然是同性时,她彻底奔
溃了,“你在外面找个女人都可以,凭什么找个男的?”林雪本是个敏感而又有智慧的女人,
在电影的开头,在没有切实证据断定丈夫出轨之时,还可以抱持理性和冷静的态度面对她的家
人,可在之后电影的发展中,林雪的诸多行为却让人感到颇为不解,特别是她将全部的责任推
到姜城一个人身上:她派私人侦探跟踪姜城、大闹姜城的办公室、并最后刺伤姜城。她从一个
婚姻的受害者变成一个对他人施以暴力的加害者,这种转变的确让人感到非常突兀。写到这
里,我们或许会说,林雪的转变可以归结为她对丈夫无比的爱和强烈的妒忌,或者出于她本人
的“愚昧”对同志理解的不够,进而自己判断丈夫的不忠由于受到坏人的引诱。但是无论电影
本身对同志妻子林雪心理行为的表现,还是演员对林雪这一角色的塑造,都没能够给我们提供
足够的合理的解释。侦探罗海涛的女友李静则更为“复杂”。我们不知道李静如何与罗海涛相
识,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知晓他们大概刚刚认识不久,或许只是起初生理的需要,而走在一起。
与此同时,李静还是制衣厂老板的地下情人。她单纯善良,甚至为营救身陷牢狱的制衣厂老
板,而甘愿出卖自己的肉体。电影中的李静神情麻木、苍白,让人无法捉摸到她的真实的内心
世界。她的出现,只是作为一个沉默的观者,或者只是帮助电影制造一个男同志(姜城)、一
个双性恋男子(罗海涛)、一个异性恋女子(李静)同处一个屋檐之下(同乘一辆车中)这样
复杂的人际关系而存在。
姜城与王平的关系,也很难说建立在真正的爱情的基础之上。在电影的一开始,摇晃的电
影画面表现出车辆行进在乡村小路时的颠簸,耳边响起呼啸的风,周围的景色暗淡一片,模糊
不清,“春风”在此让人感到如此沧冷和凄惨。为何两个城里的年轻男子会驾车行进在这偏僻
无人的郊野?答案全在意料之中:偷情。可以说,从电影的一开始,姜城与王平的“恋情”,
就注定让人感到绝望和种种不详。已婚同志苟且于婚姻和生活,但是又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之后随着电影的发展,我们可以知道,姜城与王平认识不久,可以说,除了性,他们之间缺少
情感的联系,甚至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都甚少:在车上,他们没有对话、在郊外的荒林中散步
时沉默不语、渡江的轮渡上他们相视无言、在王平的小书店幽会,也只问“想我吗”。在这两
个男人之间存在的,只不过是压抑着的欲望。即使王平试着介绍姜城认识他的妻子林雪,也只
不过是为了“方便我们以后的来往”,还是为了偷情。可以说,从电影前面诸多的铺垫和叙述
来说,我们很难看出王平和姜城之间有多么深厚的情感基础。在姜城与王平分手之后,王平并
未遭遇来自家庭、单位、社会的压力,只是打过几个电话,告诉姜城“我想你”。至此,我们
竟很难找到其他的原因帮助我们理解王平为何突然选择自杀。电影唯一让人感到惊艳的是姜城
的变装癖。“你的嘴角,我的小笑……”,这几句歌词,以及同志酒吧中昏暗的灯光,展示出
同志生活中一种特有的无奈颓废、快乐致死混合交融的独特氛围。坐在台下的罗海涛第一次感
受到穿上女装头戴假发的姜城身上散发出的令人难以抗拒的蛊惑魅力。姜城是我颇费思量的人
物。他身材高大、俊美、又有良好的职业,但是他的交往对象是已婚同志、性向不明的双性恋
男人、以及和他同样拥有变装癖好的男扮女装者。他不明不白先后两次充当“第三者”的角
色,他的感情生活也随波逐流。在此,电影对他的刻画,显得苍白无力,我们很难理解他究竟
在追求如何的生活。最后,电影中唯一表达江平与姜城情感交流的广场上的牵手和舞蹈,这不
禁让人回忆起《春光乍泄》中,张国荣与梁朝伟两人在探戈舞曲中的相拥,我想这本来是个表
达两人情感世界的场面,但非常遗憾的是在《春风沉醉的夜晚》中,这一场面仅有数秒。罗海
涛起初只是受雇于林雪的私人侦探,但是出于好奇,他与姜城有了一夜情,这种境遇式的同性
性行为,当然具有十分的可能性,但是《春风沉醉的夜晚》对此方面的探讨,与《东宫西宫》
相比,则显得比较浅薄。
总之,《春风沉醉的夜晚》中的情节过于繁杂,太多的情节分散了故事的主轴,诚如《纽
约时报》的影评中所说的那样,这部电影有太多情节剧的桥段,我们甚至难以摸清到底这部电
影中谁是主角,讲述的是谁的故事。更糟糕的是,电影也缺少最紧张的,使人引起恐怖之感或
怜悯之感的一刹那(比如《断臂山》最后一幕挂在衣橱中的衬衫),也缺乏如亚里士多德所说
的那种足以引起我们的恐惧与怜悯的东西。因此,虽然我欢迎更多艺术家关注同志题材的电影
和其它各类艺术创作,但是《春风》只能算是一部较为平庸和空洞的作品。

好长,有空了细读。“姜城与其新男友做爱时,耳边却回响起当初王平为他朗读的那篇
郁达夫的《春风沉醉的夜晚》”记得电影里结尾是他和他妻子。

这说的好象都是编剧,我觉得都还挺好的
关于两人感情,并排小便,街头跳舞,做爱的喊的我爱你,无助时候的紧紧拥抱,王平
为对方念小说的场景,配合南京昏黄的城市,表现得即生活化又眷永.
当初王平为他朗读的那篇郁达夫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很有那衬衫的效果,你还记得为
你唱歌,写信,读书的那个人吗

哈哈。有同感。我开始也不清楚最后出现的那个给姜城做饭的人是男是女。于是重新看
了一遍,
发现那个人其实是在酒吧里和姜城一起表演drag show的变装人。所以应该是姜城的新
男友,不是
他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