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高贵在灵魂

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有一句名言:“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他的意思是说,人的
生命像芦苇一样脆弱,宇宙间任何东西都能致人于死地,可是,即使如此,人依然比宇
宙间任何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人有一颗能思想的灵魂。我们当然不能否认肉身生活的必
要,但是,人的高贵却在于他有灵魂生活。作为肉身的人,人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唯有
作为灵魂的人,由于内心世界的巨大差异,人才分出了高贵和平庸,乃至高贵和卑鄙。
两千多年前,罗马军队攻进了希腊的一座城市,他们发现一个老人正蹲在沙地上专心研
究一个图形。他就是古代最著名的物理学家阿基米德。他很快便死在了军队的剑下,当
剑朝他劈来时,他只说了一句话:“不要踩坏我的圆!”在他看来,他画在地上的那个
图形是比他的生命更加宝贵的。更早的时候,征服了欧亚大陆的亚历山大大帝视察希腊
的另一座城市,遇到正躺在地上晒太阳的哲学家第欧根尼,便问他:“我能替你做些什
么?”得到的回答是:“不要挡住我的阳光!”在他看来,面对他在阳光下的沉思,亚
历山大大帝的赫赫战功显得无足轻重,这两则传为千古美谈的小故事表明了古希腊优秀
人物对于灵魂生活的珍爱,他们爱思想胜于爱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把灵魂生活看得比
任何外在的事物包括显赫的权势更加高贵。
珍惜内在的精神财富甚于外在的物质财富,这是古往今来一切贤哲的共同特点。英国作
家王尔德到美国旅行,入境时,海关官员问他有什么东西要报关,他回答:“除了我的
才华,什么也没有。”使他引以自豪的是,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他拥有不能用钱
来估量的艺术才华。正是这位骄傲的作家在他的一部作品中告诉我们:“世间再没有比
人的灵魂更宝贵的东西,任何东西都不能跟它相比。”
其实,无需举这些名人的事例,我们不妨稍微留心观察周围的现象。我常常发现,在平
庸的背景下,哪怕是一点不起眼的灵魂生活的迹象,也会闪放出一种很动人的光彩。
有一回,我乘车旅行。列车飞驰,车厢里闹哄哄的,旅客们在聊天、打牌、吃零食。一
个少女躲在车厢的一角,全神贯注地读着一本书。她读得那么专心,还不时地往随身携
带的一个小本子上记些什么,好像完全没有听见周围嘈杂的人声。望着她仿佛沐浴在一
片光辉中的安静的侧影,我心中充满感动,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代,那时候我也和她一
样,不管置身于多么混乱的环境,只要拿起一本好书,就会忘记一切。如今我自己已经
是一个作家,出过好几本书了,可是我却羡慕这个埋头读书的少女,无限缅怀已经远逝
的有着同样纯正追求的我的青春岁月。
每当北京举办世界名画展览时,便有许多默默无闻的青年画家节衣缩食,自筹旅费,从
全国各地风尘仆仆来到首都,在名画前流连忘返。我站在展厅里,望着这一张张热忱仰
望的年轻的面孔,心中也会充满感动。我对自己说:有着纯正追求的青春岁月的确是人
生最美好的岁月。
若干年过去了,我还会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起列车上那个少女和展厅里的那些青年,揣摩
他们现在不知怎样了。据我观察,人在年轻时多半是富于理想的,随着年龄增长就容易
变得越来越实际。由于生存斗争的压力和物质利益的诱惑,大家都把眼光和精力投向外
部世界,不再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其结果是灵魂日益萎缩和空虚,只剩下了一个世界
上忙碌不止的躯体。对于一个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可悲的事情了。我暗暗祝愿他们仍然
保持着纯正的追求,没有走上这条可悲的路。

作为肉身的人,人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唯有作为灵魂的人,由于内心世界的巨大差异,
人才分出了高贵和平庸,乃至高贵和卑鄙

美德小语
我们不能希望人能百分之百的消除私念;但应该在牵涉到别人利益的时候,能退让一步
,不损害别人。
利己也不是罪恶,利己而不损人就是美德的起点。能够舍己为人就是善性最可贵的发挥
了。
一个人,能不过分的患得患失,就是减少了利己的念头。减少了利己的念头,心上就会
感到坦然而清凉。
能够了解到“自己”虽然重要,但这“自己”的价值却必须在群体的利益中才可现,就
自然可以把群体利益放在自己的利益之上,而不致过分斤斤计较,烦恼不堪了。
所谓的“光彩”,是一种知道自己行为正直而受人尊敬的感觉。所以凡是自觉问心有愧
而可能会被人责罚轻视时候,就都不会觉得光彩。
当一个人感到自己活得很光彩的时候,就会觉得步履轻快,一切阻力都可由于他的活力
,迎刃而解。
真正品德良好的人,他的感情自然、适度、而且真纯,不必有一点约束与造作,但决不
会过分。这样的人不但自己快乐,别人和他在一起时,也会如沐春风。
感情不但使生活滋润丰富,更是许多创造的原动力。
初步的品德教育我们如何用理智来约束感情。进一步的品德教育是教我们如何让感情不
必经过理智而能够适当的出现,来显出人生真正的乐趣与活力。
能够在单独一个人的时候,不觉得孤单;在冷清的时候,不觉得寂寞;在空闲的时候,
不会无所事事,所靠的是内心的丰富与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