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广播

听收音机大概是大学里比较常见的娱乐形式。
大学后两年,上海音乐台东方台弄出了一堆午夜谈心节目,一下子
也冒出了一群热线主持,或深沉委婉,或声情并茂,人人都能出口
成章来一段多愁善感的散文,对这些东西偶一向不是很感冒,生活
很实在,那些风花雪月或许不过是善男信女们杜撰出来感动自己的。
于是每逢熄灯之后,各种功率的收音机都拨到同一频率,听到可笑
处,来自五湖四海的声音骂着同两个字:“傻X!”
当时还有个节目叫悄悄话,介绍性知识的,刚开播的时候很是热了一
阵。没过几个星期,或许是因为新内容太少,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找机会
实践去了,就没什么人听了。偶们宿舍有一湖南老哥颇有毅力,这个
节目他一直坚持收听,以致得了个称号--博士。
毕业一年后听到一个消息,这位湖南老哥因为那年春节期间犯了点错
误,不得不结婚了。因为错误而结婚那也是形势所逼,身不由己,要
是结了婚以后才发现这是个错误,那才叫不幸.

嗯,偶的第一台收音机就是那个同济校办工厂产的,
当时刚进校,辅导员的话就是命令,什么都没想,就买了,
不过那台小收音机整整陪伴了偶5年的时光,最后离校时,
考虑了好久,最后决定,该扔了,呵呵
当时电视节目还不象现在这么多,但是广播节目确实非常丰富,
偶最喜欢的是阿燕和方舟主持的雀巢咖啡音乐时间,很多好听的英文
歌曲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不知道现在上海还有这个音乐节目么,唉,
被hegel的酸语勾起了对往时的回忆,
不服老是不行了! 呵呵

我最喜欢的是每周四晚上范立的“金曲缤纷到你家”
记得刚到上海的时候,92年, 东方台刚开播。好喜欢那些主持人。
象大陆,林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