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哥德巴赫猜想谈民主

自从徐迟发表哥德巴赫猜想的报告文学之后,民间自称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信如雪片一
样飞向中科院数学所。当然这些信和所谓的证明,是不会有人去看去推敲的,最多是收
入档案馆。但是要是邱老怪声称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全世界的数学家可能就会认真对
待,因为人家已经有CREDIT.
民主的事情也是这样。什么资质都不需要的,与生俱来的民主权利只能进行最低层次的
民主,总统选举,这玩意说白了选谁都一样。 真正要参加决策,去国会投票,你丫的
先证明自己是有实力的老怪才行。
毛主席的文革出发点是好的,让人民真正做主。但是结果是更糟糕,为什么呢,政治人
物虽然是无耻,但是毕竟老奸巨猾还知道分寸。 平头老百姓真正到了那个位置上,无
耻是不会少一分,而且不知分寸。好比你买条SHOTGUN给你三岁的儿子,到时候就不知
道谁倒霉了。

毛时代还有陈景润,邓老贼号称科学春天三十年还没个陈景润。

我把话放这里,今后二十年,中国的科学技术就将井喷,别说陈景润,炸药和菲尔兹也
不会少的。

建议你去任何一所美国前二十的数学系找个做数论的非中国教授问一问有没有听说过哥
德巴赫猜想,结果一定会让你失望的。数论中类似的猜想数以千万计,但绝大部分并不
被主流数学家重视(除非可以用到新方法或新思想)。丘成桐这种档次的数学家根本就
不会想要在这上面花费时间。徐迟的报告文学确实在客观上提高了中国人研究数学的积
极性,有一定的历史意义,也算时代的需要。但单纯从数学的角度说,现在任何一个能
在前二十数学系拿到tenure的中国教授水平都高于陈景润。毛时代的大部分所谓科学突
破拿来提升自信心是好的,但非要较真的话就未免会让专业人士贻笑大方了。

照你说,什么数学难题破解了都没啥了?你说人家水平高,怎么没见几个得菲尔茨奖的
?要不你据点例子说说邓时代中国人的数学成就来,要中国籍的。
还有两弹一星是毛时代造的吧?非要忽视毛时代的成就,装的一副高深样,未免也太让
人耻笑了。

一七四二年,哥德巴赫发现,每一个大偶数都可以写成两个素数的和。他对许多偶数进
行了检验,都说明这是确实的。但是这需要给予证明。因为尚未经过证明,只能称之为
猜想。他自己却不能够证明它,就写信请教那赫赫有名的大数学家欧拉,请他来帮忙作
出证明。一直到死,欧拉也不能证明它。从此这成了一道难题,吸引了成千上万数学家
的注意。两百多年来,多少数学家企图给这个猜想作出证明,都没有成功。

欧拉都不能证明,到了某人嘴里就成了平平无奇,真是眼高手低啊。

你就不要冒充内行了,都不好意思打你脸了,哥德巴赫猜想是希尔伯特23问题中的第八
题,和黎曼猜想齐名。作数论的名校教授能没有听说过?

哥德巴赫猜想是希尔伯特第八问题的一部分,而且是放到黎曼猜想后面:“After an
exhaustive discussion of Riemann’s prime number formula, perhaps we may
sometime be in a position to attempt the rigorous solution of Goldbach’s
problem”,这种猜想怎么可能“数以千万计”。

艹,某人装什么专业人士高深啊?以为这里没人读过数学啊。布朗都要研究的证明居然
就变成了上千个无聊的猜想之一了,有这么蒙人的吗?

一九二○年,挪威数学家布朗,用一种古老的筛法(这是研究数论的一种方法)证明
了:每一个大偶数是二个“素因子都不超九个的”数之和。布朗证明了:九个素因子之
积加九个素因子之积,(9+9),是正确的。这是用了筛法取得的成果。但这样的包围
圈还很大,要逐步缩小之。果然,包围圈逐步地缩小了。

我特地去查了下人名,不是同名,就是那个布朗定理的布朗。科学有时代性,显然在那
个时代哥德巴赫猜想是很牛的玩意。

嗯,虽然你是韩粉+非毛,但这点还算公正。
这人太搞笑了,买买提都是理工科的,还来充内行,笑话。

数学中的“难题”无穷无尽,但重要性是有区别的,而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解决问题的
方法。费马大定理重要是因为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Hilbert语),数学家试图解
决的过程中建立了许多新理论。而陈景润的证明本质上还是传统的筛法,只是计算更巧
妙,所以重要性不够。数论中许多猜想数学家都相信是对的,但不太愿意用初等方法浪
费时间(万一是错的怎么办?),所以通常是先有人用高级理论解决后其他人确认正确
后再提出初等解法,而陈景润相当于直接跳到了第二步。能在前二十数学系拿到tenure
必然是因为解决了某个比哥德巴赫更重要的“难题”,但吃亏于,一是这些“难题”无
法向不是数学专业的人解释清楚;二是没有时代的需要和徐迟的报告文学推波助澜

你应该去做实地调查,而不是在这里想当然。

tenure
哈哈,还“在前二十数学系拿到tenure必然是因为解决了某个比哥德巴赫更重要的“难
题”。 解决了某个比哥德巴赫更重要的“难题”,如果年龄合适,绝对可以拿
FIELDS了。

布朗率先把筛法用于解决哥德巴赫猜想,解决了9+9;然后陈景润把这个方法发扬光大
,解决了1+2。从这里可以看出的是布朗比陈景润牛B,OK?

你真逗,既然是同一系列的问题,能找到最核心的问题答案,当然是最牛的。何况搞数
学的从来没有不愿意用初等方法浪费时间的道理,你是搞科研的吗?
买买提都是理工科的,看看数学paper还是能勉强的,数学从来没有时代需要不需要这
回事,都是自己喜欢研究出来的,比如matrix都走在物理之前。徐迟的报告写得很不错
啊,科普的很清楚,推波助澜学科学,没什么不好吧。你不需要反科学吧。

你调查过么,是睡在这里做白日梦

我自己就在前二十的数学系,而且至少每周都和不同的搞数论的教授交流

看这人迷信TOP20数学系就知道水平了,教授水平层次不齐,根本不可能每个人都解决
过重要的数学难题。

我想问你是不是傻X,欧拉布朗研究的东西变成了你嘴里的上千万个不重要的猜想之一
,“ 1920年,挪威的布朗证明了“9 + 9”。 ”中间经历“
1924年,德国的拉特马赫证明了“7 + 7”。
1932年,英国的埃斯特曼证明了“6 + 6”。
1937年,意大利的蕾西先后证明了“5 + 7”, “4 + 9”, “3 + 15”和“2 +
366”。
1938年,苏联的布赫夕太勃证明了“5 + 5”。
1940年,苏联的布赫夕太勃证明了“4 + 4”。
1956年,中国的王元证明了“3 + 4”。稍后证明了 “3 + 3”和“2 + 3”。
1948年,匈牙利的瑞尼证明了“1+ c”,其中c是一很大的自然数。
1962年,中国的潘承洞和苏联的巴尔巴恩证明了“1 + 5”, 中国的王元证明了“
1 + 4”。
1965年,苏联的布赫 夕太勃和小维诺格拉多夫,及意大利的朋比利证明了“1 + 3
”。 ”
到最后“1966年,中国的陈景润证明了 “1 + 2 ”。”
历时46年,近半个世纪研究才找到最核心部分,你就来定论谁更牛了,你最牛好吧?

使用布朗方法的最好结果是陈景润得到的。他在1973年发表了“1+2”的证明,其中对
筛法作出了重大的改进,提出了一种新的加权筛法[16]。因此“1+2”也被称作是陈氏
定理。现今数学家们普遍认为,陈景润使用的方法已经将筛法发挥到了极致,以筛法来
证明最终的“1+1”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布朗方法似乎在最后的一步上停止了下来

历时46年才找到的最好结果,得到陈氏定理,到了某人嘴里又变成了没谁牛X,这不是
傻X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