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征文]那时,我们不懂爱情——永恒的主题

(1)
大学校园,为之奋斗十年,不对,是十四年,十六年,刚会说话,父母就让背唐诗、做
算术、跳舞书琴,从那时起,就期待摆脱这一切,现在解放了,终于踏进大学校门。
大学最有趣的地方不是教室,而是宿舍,瞎聊呗,轻松毫无压力,聊得最多的就是泡女
孩,宋庆,一位来自重庆的男孩,和胡华级坐在电脑前,一边打游戏,一边聊天斗嘴摆
龙门阵。
胡华级:“坦诚相见般的友谊只有在咱们宿舍里这样超友谊的情况下才能发生”
宋庆:“我说,你的语音怎么那么下流呢?噢,这几天性取向上有明显的变化哈,大家
应该提高防御意识,加大防御措施哪。哈!”
胡华级:“我到今天才知道,宋庆在外面的名声怎么那么臭了,还有你这个臭毛病,每
次喝多了,不是把被人的隐私告诉别人,就是把自己的隐私告诉别人。所以说啊,谁和
他关系越好,谁臭万年的机会越高。”
宋庆不服,啪,站起身来,“你整天把我的优点说成缺点,把缺点说成优点,这时间一
长啊,我的优点变成了缺点,缺点还是缺点,指不定那天我就疯了。”
胡华级放下手中报纸,回击道:“你想啊,他们上自习是为了泡女孩,你上自习,是被
女孩泡。咱同在一个宿舍的几个人,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只有对你挖苦讽刺中,让你
变成疯子后,才能达到心里上的平衡。你不疯,他们就变疯了。”
争执不休,华级提高嗓门:“算了,休息一会儿吧,你们这样讨论的病情有结果吗?”
宋庆转话题:“唉!我今天看到一妞,身材真正点,让我想起了一首诗”
“庆哥,你的正点是什么标准啊?”胡华级打断“光棍三年半,母猪赛凤姐,横看是山
岭,侧看是平峰。“
宋庆“党和人民是怎么教育你的?满脑子黄色和下流的东西。道德系数极差!整个一个
负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唉,一群道貌岸然的畜生。见到一位漂亮姑娘,你眼
睛不也直了,一个个都是披着人皮的狼。”
胡华级:“那我们没有糟蹋唐诗啊,真佩服你的文学功底。”
宋庆“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就是你率先把魔爪伸向毫无防备的女同胞的,我们怎么
没有看出来啊,都是你忠实外表的欺骗咯。”
胡华级:“你怎么这么说我呢?男人吗,谁没有点需要是吧?再说,我好歹也是个宿舍
长,是领导,就得走在前头。不谈这些了,不能谈些学习啊,生活啊,尽扯蛋。”
宋庆:“我觉得这世风日月也不是办法,明天室长开个整风会议,压压这歪风邪气!”

(2)
十一月的室外有些冷,宋庆手插口袋,教室边等着女友吴雪,吴雪一副眼镜挡不住她明
亮动人的双眼,淡淡的装束越发诱人。
宋庆迎上去:“上个自习,也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勾引谁呢?”
吴雪:“我就是要上演一部美女与野兽!”
宋庆:“这么经典爱情故事怎么会在咱们俩身上发生?”
吴雪不理宋庆,继续往前走,宋庆档在吴雪前:“怎么啦,生气了?我也就是这么一说
,女孩心胸狭窄可以理解,但到这种地方就令人发指了啊”
吴雪“扑哧”一笑:“谁心胸狭窄了?!”

(3)
他们两人一起到学生食堂用餐,面对面坐着,宋庆把菜往吴雪碗里拣,吴雪夹着菜往宋
庆嘴里送。
胡华级一边看着羡慕嫉妒恨,鬼主意计上心来,端着饭菜走到宋庆身边坐下。
宋庆:“你烦不烦啊,让不让人过二人世界啊?”
吴雪也抗议:“你就不能让我俩吃顿省心饭啊?”
胡华级:“我来给你们提点儿意见啊,整天和领导白天形影不离的,够叫人羡慕的,这
晚上一打电话打那么晚,严重影响室友的学习和生活”
吴雪:“没跟他打电话啊。”
胡华级继续挑拨:“我看这老宋也不具备一脚踏两船的能力啊”
吴雪不高兴了:“怎么回事儿?给家里打电话吧。”
宋庆:“没那回事儿,别听他瞎扯”
吴雪筷子一甩,站起转身就走,“雪雪,雪雪~~”宋庆一边叫着,一边追在后面。。。
没有追上。。。
胡华级乐载,看着桌上的饭菜:“哎,浪费啊~”

(4)
回到宿舍,宋庆火帽万丈,扯牵着胡华级,挥起一拳,奋力向他打去,胡华级的嘴角流
血了,室友都过去劝架:“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
宋庆:“你就这么心灵扭曲吗?”
胡华级:“我就娱乐一下,我就不明白怎么我说什么,都有人信那?”
宋庆:“你不知道无中生有,是女孩的特长?没发现,现在大家都绕着你走吗?”,这
场爱情就在胡华级的身体受伤、宋庆的心里受伤中结束了。。。

先来这么多。哪位校友接着写吧,来个故事接龙?
Go, OCEF, go!

这个版没有多少人,够接龙的吗?

几个月过去,他们之间的战争平静了,又开始新的有关女孩的讨论。
胡华级:“咱班女生的质量上不去,太让人忧心重重了。” “宋庆,看什么呢?”
宋庆“泡妞三十六计”
胡华级“你总算刻意到了啊”
宋庆“哎,书到用时方知少啊,这辈子就吃了没有文化的苦,要不,也不至于几个月打
光棍了”宋庆伸了伸懒腰,“我要以专业的精神对待业余爱好”
胡华级:“切!我三岁就能倒背如流”
宋庆:“你牛B吧,你,正着背我看看?”
胡华级:“正着背,谁能背得下来啊?咋啦?你按耐不住了?要把你的魔爪伸向毫无防
备的女同胞了?”
宋庆“这话就不对了吧?只许周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胡华级:“不是,庆哥,主要是你的形象有问题,万一找到一个如花似玉的,这不伤天
害理吗?”
宋庆不服:“我形象怎么有问题了?”
胡华级“庆哥,你知道咱班女生怎么说你吗?说你长得像皇军。”

宋庆“你得了吧,我起码还有表达如饥似渴的勇气,你整个就是一个闷骚型的。”
胡华级“这,你就不了解我了呀,当初是多少纯情少女拜倒在我石榴裙下啊?我那是百
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要不是我本着一心上学,孩子早生满一大炕了”
宋庆:“不就是找个女朋友吗?这终身大事要从大局出手,咱们先从辽沈到平津,然后
直逼淮海”
胡华级:“庆哥,你说泡妞吧,我不得不佩服你了,整的跟一军事部署似的”
宋庆“闹了半天,你逗我玩呢?我一人光了这么多月,我容易吗,我?!”
胡华级:“好吧,别生气,给你出出主意,要不,找个学律师的吧?看你这么爱惹事,
到时候警察抓着你,第一时间进,第一时间被放出,你说你多飒啊。”
转一想“要不,找一个学金融的吧,勤俭持家,说不定哪天就能帮你省出几百万来”
再想想“也省不出那么多,要不,找一学英语的,整天baby啊,饭ok啦,下来密西啦,
听着多爽”
宋庆“还不如找一计算机的呢”
胡华级“你脑子进水拉?人家自己班的,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怎么能肥水外流?用
你有球用啊?”


胡华级和宋庆一起在教室自习,胡华级的女友拎着一袋早点走来放到胡华级桌上,说:
“今天去晚了,你就将就着吃吧。”
胡华级说:“吃不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玩意儿吃不了!”
女友拎回早点,赌气道:“不吃拉倒,下次自己去,爱吃不吃的”
胡华级拽着女友袖子:“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你温柔些好
不好?”
宋庆插嘴道:“你还感觉不到温暖?!我这儿都要被火灼伤了。”
胡华级““怎么听了话里有话呢?咱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宋庆坏笑道:“都男女关系了,还纯洁?真逗!”
胡华级:“你怎么一次都不放过挑拨战争的机会呢?”
宋庆:“呵呵,就是想把不正当的关系正当化了?!”
日子虽然无聊,但是大学里还是会发生那么些事情。宋庆和胡华级走在校园,对面走来
一位女孩,她叫李芸依,长得像孙俪,但是额头没有孙俪的宽,比孙俪漂亮,李芸依抱
着一摞书,飘然而至……

(8)
宋庆和胡华级看呆了,张开嘴巴,地上像是有粘合剂粘牢了他们,原地不动地看着李芸
依走来,擦肩而过,转身看着她离去。
宋庆“麻了没?”
胡华级“麻了,你不麻?”
宋庆“麻了”
这个情节总有那么凑巧的事情发生,李芸依的书不小心掉地上,胡华级要上去帮捡起来
,宋庆拉住胡华级:“我先看到的,凭什么你先上啊?不懂规矩,我来!”宋庆突然按
倒胡华级,冲了过去。
宋庆帮着李芸依把书捡起来,李芸依甜甜地说了声“谢谢了”,宋庆“没关系,我就是
这助人为乐的精神一直改不了”
胡华级追过来“你可千万别相信他,他这人特喜欢用糖衣炮弹轰击美女,而且一炮一个
准,从来没有打偏过”
宋庆不动声色,问李芸依:“这位是你朋友啊?”
李芸依“不是啊”
宋庆看着胡华级:“那,你是谁啊?你一天到晚混混什么呢?”
胡华级不让“你这眼睛怎么了?每天24小时见到我,你今天不知道我是谁了?”
宋庆一脸诧异“我还真没有想起来”
胡华级“你,你真行啊,大哥,会装”
宋庆“我们又不认识你,你就不用在这儿搭讪了”
两人对话的功夫,李芸依不肖一顾,走了。宋庆快速追上,“哎,哎,我们好像哪儿见
过吧?”
李芸依看出破绽:“你不觉得你认识女孩的方式有点俗套吧?”
宋庆抢前一步侧转对着李芸依:“我也想给你一个美丽动人的邂逅啊,可咱们不是没有
机会吗?如果你愿意啊,下回,让我朋友们装成一群野兽,在他们强暴你时,我英雄救
美女突然出现”
李芸依“这,叫美丽动人啊?你警匪片看多了吧你”
宋庆“要不这样,你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沮丧低落,显然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没有清
醒的情况下,没有看到一辆卡车向你疾驰而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出现了,救了你
,而自己却倒在血泊中,临时前,我含情脉脉地对你说‘姑娘,你真漂亮,能告诉我你
叫什么吗?能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吗?’”
李芸依“这还有点儿意思,那我告诉你,我叫李芸依”,说完,疾步要离开。
宋庆“哎,芸依,多好听的名字啊,电话呢?能告诉我电话吗?”
李芸依“下次吧,等下次你这个美丽动人的邂逅发生的时候告诉你吧”
宋庆看着她远离,心中暗喜,攻势成功一半。“YEEE。。。S”

9
宋庆走进宿舍,大声宣布“到今天为止,我才觉得我的人生开始有点起色。”
胡华级气道:“你觉得。。这事有意思吗?卑鄙,太卑鄙!”
宋庆不打游戏,看兵法书,知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了。胡华级扫兴道:“不要以为
有个好的开始就等于成功了一半,你呀,到水到渠成的日子还早着呢。”
胡华级还警告:“在享受爱情快乐的同时要准备失去爱情时的精神上的痛苦,你有这个
心理准备吗?”
水是有源的,树是有根的,没有家的日子是水深火热的,宋庆心里开始计划了全面的攻
势。
每天在女生宿舍门口守候着,真是辛苦,走着、站着、蹲着、坐着,陪伴的就是一支香
烟解除疲劳,守株待兔,一天、两天。。。。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李芸依
从女生宿舍的大门走出来了。
宋庆说:“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啊。”
李芸依:“你不会一直在这儿,等着我的出现吧?”
宋庆:“你真冰雪聪敏,险恶的用心都是用美丽的包装纸裹住的,我给不了你美丽动人
的邂逅,那至少来点戏剧性的偶遇吧。”
李芸依还在幻想这那幕美丽的邂逅:“怎么不见你假装暴徒的朋友们啊?”
宋庆:“人总不能活在幻想中吧?任何一个让你记忆尤新的爱情故事都是一个美丽的开
始,悲惨的结局,如果我的朋友嫌我给的报酬太低,拒绝跟我合作的话,恰恰你遇上了
一伙真正的暴徒,你顺利成章地被强暴了,而我在救你的过程中也出人意料地被强暴了。
“而第二个邂逅,在我为你献出生命的时候,死神问我,你愿意为一个电话号码都不给
的女孩牺牲你宝贵的生命吗?就在我无所适从的时候,你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
了出去,我绝望地倒在血泊中,问你怎么不救我啊?我痛不欲生的说,如果你早告诉我
你的电话号码,那死的人就不是你,而是我了。”
李芸依:“你的意思是说,我要是不告诉你我电话号码,就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宋庆:“也不是,如果那天我不按倒我的朋友,冲过去帮你捡书,我可能就错过一场天
不泣地不咽的艳遇,说不定,还会失去大学生活里最刻骨铭心的恋爱”
李芸依:“嗯,是,说不定,你还失去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妻良母”
“对”
“你这个真有想象力啊,不过还挺有意思的,你的手机号码?”
宋庆一双嘴贫功夫要来了电话号码。
宋庆追上了李芸依,他们开始了大学的恋爱生活,每天宋庆去女生宿舍接李芸依一起上
课、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体育。。。

(10)
冬天过去,春天好像真的来了,“一分钟内赶到女生宿舍门口”,一条短信命令送到宋
庆的手机。
宋庆气喘吁吁地跑到李芸依面前:“你想跑死我啊?又想气死我啊?”
“我怎么啦?”
“你怎么又漂亮啦?”
“讨厌!”
宋庆:“怎么了?尽不起我短信的轰炸,开始想我了吧?”
李芸依:“别臭美啦,我想填一空。”
宋庆:“那你天天都可以找我填空,我时时刻刻都为你准备着。”
李芸依:“那。。。哪儿成啊,我也得照顾其他追求者的情绪啊。”
宋庆:“追你的人,有我长得这么帅么?”
李芸依:“你不是自恋狂吧,再说了,我的追求者里论相貌,数到天黑也轮不到你啊!”
宋庆:“怎么现在的女生也都这么好色啊?”
李芸依:“两个人在一块儿,怎么滴也得赏心悦目啊,如果看着都没有食欲,人不得饿
死啊?”
宋庆:“那我以后请你吃饭,能省出一大笔钱出来啊。”
李芸依:“你们这些男生怎么一上来就喜欢请女生吃饭?”
宋庆:“我也想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可我怕连我自己都接受不了,从战术上讲,这叫
迂回”
李芸依:“联想什么哪?你们男生怎么都这德行啊。”
宋庆叹道:“哎,难道你们女生对爱情的认识只有一见钟情?没有彼此了解后的感动吗
?”
李芸依:“也不是,反正你这人也不怎么讨厌。”
宋庆接着叹道:“嗨,,,这我也就满足了,胜利在望的感觉真是美不胜收啊。”
李芸依挡道:“少臭美吧,我可没有答应你什么哦。。。明天陪我逛街吧,我少一个背
包的。”
宋庆似乎听到了话中话,一口答应“OK!OK!OK!”

(11)
回到宿舍,要向所有室友的借钱,每人借二百块钱,大家拖家带口的,先不答应,宋庆
强硬抢来每人钱包,全部掏空。
悲哀啊悲哀,这世上有两种女孩,一种是一泡就上的,一种是泡很久才泡上的,宋庆,
他就没有泡不上的。大学这样特别的环境就另当别论,大学有三种女孩最好泡,第一种
,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成春,这两人是一个班的,日久生情;第二种,叫小
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这是大一的女生,她们刚摆脱高中的鼓噪生活,充满
了对大学里自由恋爱的向往,只要你捷足先登、连哄带骗,肯定十拿九稳;第三种,叫
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这是说大四的女生,她们到现在还没男朋友,她们
啊,不在大学恋爱,就在大学变态啊,都快疯了,只要你对她提出要求,她半推半就的
姿态都没有,在你话未落之前就开始投怀送抱了。
宋庆跟着李芸依后面,重新走了一趟长征路,她在人群中穿插游刃有余,宋庆根本跟不
上,到现在他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喜欢用两块钱的价格买一块钱的东西,但是他很
喜欢;女人喜欢用一块钱的价格买两块抢的东西,但是她根本没用”。接着去吃麦当劳
,李芸依吃得跟嗑瓜子一样,无声无息,宋庆这一眨眼的功夫就风卷残余,所剩无几,
欲哭无泪。只要女孩是地球人,男人有多好色,女人就有多好财,这完全是一种正比函
数关系。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用钱买来的爱情,那不是真正的爱情。

(12)
快乐总是短暂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来幽你一默。。。
李芸依对此次逛街大为不满,决定分手。但是宋庆却深陷入爱情,到处跟着李芸依,宋
庆觉得奇怪,他的感情生活一直都顺风顺水的,到李芸依这里就磕磕绊绊的。但是李芸
依并没有强迫宋庆,李芸依想找一个对她好的人,现在有好的人,李芸依却无动于衷,
宋庆不解。
李芸依“谁好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我啊,我说不上是外秀,但绝对是慧中的男孩”
李芸依“就你啊?天一黑,人都看不见,只能看到两排牙,怪吓死人的。你啊,不用对
我这样执着。我有事儿,我先走了。。。”

(12)
宋庆还是痛苦不堪,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李芸依最后一次叫出宋庆,宋庆一路小跑赶到。
宋庆先是有些小惊喜,以为李芸依想他了。
李芸依“我有了。”
宋庆“有了?!!。。。多久了?谁的?不是我的吧,我可到现在连你的手都没有拉过”
李芸依提高嗓门“我说我有男朋友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宋庆“你打击得了我吗?谁啊?”
李芸依“反正你也不认识”
宋庆叹息“哎,你还真打击了我,别那么傻,他对你只有最原始的冲动,这只能增加你
对自己的脸蛋和身材的自信度,得不到幸福”
李芸依反驳“你除了贬低别人提高自己,你做人还有什么乐趣啊?再说了,你怎么知道
我得不到幸福啊?”
宋庆极力挽救“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他说要给你下半生的幸福,其实是给你下半身
的性福”
李芸依最后通牒“你满脑子都想什么呢?别说了,咱们完了”
李芸依绝然要走了,宋庆拉住李芸依的衣袖“你不喜欢我哪点,我改!”
李芸依“你喜欢我哪点,我改!”
毅然决然离去,再也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