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很无耻,张维迎很下流!

茅于轼及其天则经济研究所
代序
我购书是为了阅读,除非看走眼买了一本烂书,一般买的书至少都翻阅了。自从网
上可以下载书,就省了不少银子,不再去买书,但睡觉前有时还会翻翻纸质书。偶尔翻
到四川文艺出版社的《夜航船》,陡然发现是冉云飞写的序,又仔细阅读了一遍,对冉
先生心生感佩,实没料到激进的自由主义者的国学修养深厚。那是冉先生1995年写的,
从对明末清初的张岱的身世感怀,可以看到今天冉先生的影子。
我很少看经济类的理论书,主要是看不懂,可操作有指导性的经济类的书会去读,
比如韦尔奇的《赢》,特别是有一本薄薄的小册子《22条商规》,我是常看常新、获益
匪浅,当然,有故事的书也会看,比如《蓝血十杰》,不知道这算不算经济类的书。由
于自己不懂,所以对这一领域的专家很是敬畏,发现经济领域的专家总是研究出一些很
雷人的科技成果,尽管结论违背常识,但我不大敢质疑。因为很多结论并非我们在实际
生活中感受到的,这确实是事实。在我从事的研究领域就是如此。
可经济学家冬雷震震、不分春夏秋冬的雷人,使得我去多读了几篇他们的文章,发
现他们雷人的结论没有事实表述,也没有数据支撑,结论就出来了。作为学术文章,这

一、茅于轼是如何“经济学家”的
如今,茅于轼俨然中国经济学界的班头,连本身不可一世的张维迎、樊纲等都聚于
茅的麾下,为茅生命不止、擦鞋不已。单单是年纪大,谅也得不到这般待遇,想必在专
业方面定有过人之处。一个半路出家、据自己说1975年直到满46岁才开始接触经济学的
人,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确实有常人不可企及之处。茅于轼是怎么完成身份转换,又有那
些理论建树呢?
从火车司机到经济学家
茅于轼世家出身,伯父茅以升是我国著名桥梁专家,父亲茅以新是铁道专家,1950
年任铁道部机务总局副局长,副部级待遇,直到离休。茅于轼1950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机
械系毕业后,分配到齐齐哈尔铁路局做火车司机,1955年调铁道科学研究院,从事机车
车辆性能研究。1975年开始从事运输经济的研究,从这时开始与经济学沾边。茅于轼自
承他的研究并没阅读西方经济理论书籍,也没说是不是从《政治经济学》着手,但明确
表示了,完全是凭自己的脑袋想出了自己的理论。1985年,茅调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
究所从事中美经济研究,同年,出版了至今为止唯一的一本经济学理论书籍《择优分配
原理—经济学和它的数理基础》。
茅于轼跻身于中国“经济

茅于轼经济学的学术地位
前些时,不少网站都做了个茅于轼华诞八十周年的专题,牛博网也在首页不甘落后
为茅于轼弄了个镶金贴银的牌坊。茅于轼的江湖地位确实很牛逼。江湖地位不等同于学
术地位,江湖人往往爱混淆,有意把江湖地位说成是学术地位。在中国,决定江湖地位
的一般不凭本事,武艺低微的宋江能做梁山泊老大,凭得就不是上阵厮杀和运筹帷幄,
所谓功夫在诗外。在中国,如果你年纪足够大、同时脸皮够厚,敢胡说,那一般会有不
小的江湖名声和不低的江湖地位;如果还能念几句科学咒语,那大师、专家的盛誉就滚
滚而来。
中国人迷信西方,也就从迷“马”开始,时间不长,也就一百多年,骨子里仍然是
迷信祖宗,进而迷信年纪够老的人,总害怕不听老人言吃了亏。即使有人看出不过是除
了年纪一无是处,也不愿捅破这层窗户纸,但凡有人揭掉这层纸,也会指责别人不应该
。理由是:老人已经做了这么多了,还想怎么样。不惜将老人做的“那么多”无限放大
,放大到任何领域,比如茅于轼做的小额贷款,你可以放大到一个道德完人的高度,但
放大到茅于轼是一个了不起的经济学家,那就过了界、不沾边。正因如此,中国就多了
不少肆无忌惮的学术老骗子。
媒体和网络

续上)
二、茅于轼是合格的经济学家吗
媒体、公众、主流经济学们、茅于轼自己,都认为茅于轼是一个经济学家,北大光
华的院长张维迎认为茅于轼是个了不起的经济学家,因为茅“重新构造了整个微观经济
学”。且将茅于轼当成经济学家,谨以经济学家的标准考量茅于轼是否合格。
一个合格的经济学家,如果没能构建自己的经济学理论,那他至少需要精通某一门
派的理论,同时,还需要了解其他门派的理论,特别是必须清楚当前国际上经济学发展
的态势。能够明白经济学的定义和作用,不能夸大它的作用;能够运用自己掌握的、某
一门派的经济学理论解释现实中的经济现象,能够提出前瞻性的建议当然更好。这就是
我以为的、“经济学家”的基本素质,经济学爱好者可不作此考量,以“经济学家”身
份做研究、向公众社会发言时,就必须是符合“经济学家”素质要求的、合格的经济学
家。
茅于轼的身材不适宜披“经济学家”的大氅
茅于轼的身材太单薄,披“经济学家 ”的大氅,比例失调,看起来很滑稽。正如
丁学良教授提出的界定经济学家的硬件标准,茅于轼没在有影响的经济学学术刊物上发
表过学术论文,就硬指标而言,茅于轼不合格。肯定,茅于轼的粉丝会以“国情论”来

茅于轼缺乏应用经济学知识的能力。
一个经济学家,无论他秉承的经济学理论正确与否,他都应该按照他的理论、遵循
他的理论框架下的逻辑,去解释经济现象和提出合乎逻辑的建议。茅于轼恰恰缺乏这个
能力。
2002年,茅于轼在“北京举行的“全国推进市政公用行业市场化暨项目投资洽谈会
”上说,北京一年由于堵车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六十亿元人民币左右,平均一个北
京人一天损失一元一角钱,一年损失四百元。现在中等城市都有堵车问题存在,而公路
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一时一刻也离不开的,堵车问题也由此成为中国迫切需要解决的问
题”。茅于轼说,市场化是提高效率的最好方法,中国应该收费上路,只有实行收费,
才能解决堵车,以达到社会的“择优分配”。
从现实逻辑上看,茅于轼的解决方案是荒唐的,因为全世界十四万公里的收费公路
,有十万公里在中国,收得不能说是少。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不收费还不堵车。显然
,堵车与与收费与否没有必然联系,如果一定要联系,应该得出收费过多导致堵车的结
论。我不与茅于轼讨论堵车的原因,只分析根据茅于轼的理论能不能导出茅于轼的“收
费”结果。
要解决堵车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是规定驾车违法,或者一把火

茅于轼绝对是经济学界的文怀沙,稍微好点是因为他可能没有男女问题。
茅的那本书现在书店有卖的,可能是再版重印,其实不印还好,有些神秘感
印了一番,发现也就是个学习成绩好的本科生就可以写出来的,基本就是微观
经济学教材
茅成名的原因不复杂,除了这篇文章提到的一些原因(因为这些历史挖掘,我
认为这个帖子很有价值,而不是zueyue这种看不起国内一些作者态度先决论)
茅作为主编出版了三本经济学前沿的书,作者大部分当时都还是在美英读书的博
士生或者助理教授,比如钱颖一,田国强,杨小凯这些人在国内第一次被人知
道就是靠的茅,所以回国后都给茅面子。
林毅夫易纲海闻张维迎创办CCER,也得到了茅的帮助,所以这帮人也给他面子。
文章提到茅得到福特基金赞助的确是茅出大名的最重要的原因,那个时候大学的
经济系是绝对没有什么seminar这种东西的,社科院不清楚,但茅靠这个seminar
把全国对研究爱好的人都网罗了,这个social network很有价值。
很多人后来出了名,自然也感谢茅。
laonuo不妨把我的帖子转到原文发表的地方,也算是给作者一点参考意见。

“zueyue这种看不起国内一些作者态度先决论”不知所云。
没时间看完,随便瞄了几眼。典型的人身攻击,没看出有什么价值而言。倒是厚颜无耻
地把经济和经济学批了一通,让人再次见识了一回什么是无知者无畏。茅由于历史的局
限性,不能用现在的标准评价。30年前奥运百米金牌得主,用现在的标准评价恐怕连资
格赛都进不了罢。张的吹捧是过头了,但怎么也谈不上无耻罢。就评他当年能慧眼识中
那么多人才,提拨人才,对经济学的贡献也很大。再说了,国内不吹怎么混呢?
国内现在有很多小混混都有以小博大的心态,试图借助搞臭名人发迹。真想搞点东西,
把别人的论文拿出来仔细读读,然后找出不足加以改进。而不是把别人的陈年往事拿出
来八挂。

人偶尔做一两次无聊的事很正常,能坚持不屑地把这件无聊的事情不断继续下去,还没
完没了,那可就不容易了。

人身攻击确实不好,不过,茅于轼等人不是“国内不吹怎么混呢”的问题,他们被国内
很多人当作学术大师和精神导师,确实很搞笑,需要批评一下。当然最好是学术水平比
较高的人出来说两句话。现在国内的舆论环境是大家都在浑水摸鱼,正方反方都是瞎说
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