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狐梦话替天行道 之 郓城谜案(十一)(十二)

(十一)
正是卯时,阳光终于射穿了雾霭,一点一道地渗洒在砖石铺陈的石板路上。时辰
尚早,街道两旁的铺面多未开门,但卖早点的、挑菜进城的已经早早地支开了摊子,小
街上渐渐热闹起来。
威远镖局的门口,几个伙计正抓紧打扫着台阶门廊,却见十几个土兵衙役跟在两
人身后,远远地走了过来。走至切近看清了,为首两人正是朱仝和雷横。
“快去通禀你家总镖头一声,就说衙门来人需要找他几个徒弟问话。”雷横鼓着
大嗓门开了腔。
伙计不敢怠慢,撒腿如飞的进门报信,很快,方远威老爷子就亲自迎到了门口。抬眼一
看,朱仝到没什么,那雷横可是一改昨日的神情,黑黢黢的大脸上一丝儿笑容也没有,
两只大环眼冷冷的,似乎透着寒光。
方远威知道此番来者不善,立刻躬身行礼,
“请问两位都头大人,一大早带众位差官兄弟来到鄙镖局,可是小徒的案子有了
什么进展么?”
“进展是有,的确与你的徒弟有关。”雷横沉沉地说。
不等方远威再回答,朱仝一旁抱拳后开口了,
“方总镖头,我等兄弟思量一宿,今早又询问了贵局的杨志镖头,得了一些线索
,不敢大意,故此急忙赶来,还需请出大小姐和两位高徒来,我兄弟好再相问一番。”
“既如此,差官们请进。”方远威愣了一下,还是赶紧侧身让开道路,然后回头
吩咐伙计们:“去把大小姐,张虎和罗赞找来。”
朱仝和雷横也吩咐土兵们守在门外,只带了两个衙役跟进客厅。
方亚男和罗赞很快就跟着伙计们过来了,给方远威见完礼便站在了老头身后。朱
仝和雷横也没说话,只等着人到齐后一同问话。可直等了半顿饭的功夫,却也不见张虎
来到。雷横渐渐不耐起来,正要问话。
突然,“蹬蹬蹬…”杂乱的脚步由远而近,同时伴随着惊叫,“总镖头,不
好了,张虎镖头死了!”
庭上众人听闻均大吃一惊,纷纷站起,雷横和朱仝更是箭步如飞奔出客厅。

(十二)
小屋内,酒气冲天,方桌正中摆着两盘菜,一坛酒。盘中的菜几乎未动,可那坛“
秋露白“却已经见底。
张虎趴伏在桌边,头脸侧搭在桌上,眼睛睁着,空洞洞的早已全无神采。椅子
上、地上一大滩血已经发黑,顺着衣裤上沥淌的血迹,可以看到左胸处有一个深深的刀
口,黏糊糊的早就干了。右手垂下,手里攥着一把短刃,血迹犹存。
“虎儿!”“师弟!”“虎哥!”方远威、罗赞和方亚男的悲呼响成一片。
“这,这,他,他居然自杀了?”雷横看着张虎的尸体发愣,嘴里喃喃的说。
“速去找来仵作刘叔,叫门口的兄弟们进来护住现场,其他人等速退出去,没有我
的许可,任何人不许进屋!”朱仝此刻面沉似水,急声吩咐着。
朱仝和雷横回到客厅的时候,却见方远威坐在椅子上,脸上悲怒交加。罗赞与方亚
男跪在地上,垂泪不止。朱仝和雷横对视一眼,缓缓地开口:”方老镖头,这是怎么回
事?“
”祸从天降,家门不幸啊“,方远威银髯颤抖,才说几个字,便已老泪纵横,”两
位都头就听这两个畜生禀告吧。“
朱仝眯着眼睛看向跪着的两人,并不说话,等了片刻,罗赞先止住了悲声。
“两位都头大人,此事是这样的,前天午后,镖局内没有什么事情,我与师妹和张
虎商量,张龙师兄第二日就将办完事情回来,我们无事,可以上山打些野味,等师兄回
来好一起喝酒。中午时分,我们就携带着弓箭进了葫芦峪。
出门晚了,我们才猎了两只野兔,就已到了傍晚,天气阴沉,似乎要有暴雨,
于是我们出谷下山。快出内谷的时候,突然路旁坡下的树丛中沙沙作响,我们担心有什
么猛兽,故此张虎师弟一箭射去,之后半晌,声音全无。因为天色渐晚,树丛浓密,看
不分明,我们怕真有猛兽藏匿其中,所以也未敢过去查看就离开了。
直到昨天,竟突然传出张龙师兄死在那片树丛之内。我们赶去认尸的时候,看到张
龙师兄咽喉处插着的正是张虎师弟射出的那一箭。张虎师弟悲痛之下几乎昏倒,我师兄
妹也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因此,回到镖局后不敢对任何人提起,张虎师弟悔恨非常,晚
饭也不去吃,我俩只得一直劝慰张虎师弟,直到入夜方才离去。
今早起来,师弟房门紧闭,我等想着定是他昨夜伤悲,很晚才能入眠,因此大
家也都不去打扰,谁知刚才看到,师弟他…,竟然悲悔之下自尽了…,张虎师
弟啊,张龙师兄啊…”说到此处,罗赞趴在地上大哭。
几人听罢,齐齐望向方亚男,只见方亚男两眼红肿,哽咽不止,却是在不住的
点头。

沙发!

哈哈,你牛啊。背后定有大隐情。

嗯 八成是三角恋

狐狸的沙发你不能自觉点别抢么。。。。
你明知道我给美人们留座的。。。

三成是八角恋

挖 还有大料啊

大料?还花椒八角呢,你顿肘子呐

你这又说回去了…

嗯,红薯,红薯

对阿! 说了多少次了, 红薯!!! 乐子哥喜欢tan 过的。。。不是白薯。。
你老搞错。。。

我觉得日本红薯最好吃,美国的够甜,但是不香,而且水太多了

原来爱看岛国的,
我不喜欢,太变态了,哦哦的也太夸张了

我晕。真的在说红薯啊,他们都管日本红薯叫紫署,我倒是没看出来哪里紫了

肯定有奸情!
btw, 仵作应该叫何九叔

何九叔在阳谷县,太忙了,他的殡葬业规模也小,没有连锁过来啊

沙发蹲

沙发蹲着稳当么,这是增加难度扎马步?

他那是蹲在沙发的靠背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