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陈志武的一些印象

我在申请出国前在一个学校读经济学,没有什么背景和关系,只是比较喜欢学术,那个
时候比较单纯。陈志武当时在国内讲他的中国研究,就是新闻不自由带来的经济损失。
主要是从新闻自、由对金融市场的角度来看问题的,分析方法基本上是reduced form的
线性回归。我当时很不相信计量方法,觉得他那分析数据的方法根本不靠谱,很多因素
没有考虑到。其实现在看来很多不懂计量的人都或许有过类似困惑。我于是问了许多质
疑的问题,陈志武很客气的一一阐述。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在国内试图用数据来分析一
些形而上的问题还是很有意义的,尽管从方法上看,有很多不完善之处,但至少比很多
国内学者根本不看数据,根据自己个人经验和拍脑蛋下论断要强狠多。
后来又聊了很多,但主要是关于其他一些理论。有些观点认同,有些不是太认同。但没
关系,因为人和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我当时做为一个年轻人,和今天很多童鞋一样,
一说起经济,就是宏观经济,就会和法律,文化,道德那些缥缈的东西联系在一起,但
基本的方法论上的训练,尤其是数理经济和微观理论方面,知道甚少。但他对问的问题
本身不合适并不反感,先是告诉我一些相关文献,然后帮我把问题本身说清楚,并加以
讨论,慢慢的聊的也就深入了。
讲到这些闲篇,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想来还真不一般。一是当时国内外经济学家都很
“忙”,至少没几个人愿意搭理学生的。我上了一个“名”教授的一学期的课,想去问
个问题都不行,连课间休息都躲着学生。我打赌,如果现在有人去问他知道不知道我这
个学生,他肯定连名字都没听说过。(在美国学习的时候,系里的大牛发卷子的时候,
直接把卷子就递你手上了,都不用喊名字。)象陈志武这样的学者,有幸碰上几个。不
管怎么说,我觉得他们还都是很有职业精神的,至少像个教师。
第二,后来出国,找人些推荐信,我上过许多老师的课,说实话,有一些课表现还真不
错。也去蹭过别的学校大牛教授开的课。有几门课我觉得表现很不错,老师也是国外的
,于是就去要推荐信。结果很多杯具了。这当然没什么值得埋怨人家的。(但来美国之
后,发现推荐信基本上就是教授的工作之一。我表现比较好的那些课,教授们都写推荐
信了。有一次还看到了关于自己的推荐信,发现写的极其认真,三页的东西,非常客观
的评价了课堂表现和学术研究。看得出来,这些信件是花时间和精力的,不是用一个模
版可以就可以写出来的。我感觉,当时很多华人学者,也就是怕麻烦,再者帮个普通学
生也没什么好处。但是,你真要有些背景关系,这些人是不会怕麻烦的。) 但也有例
外,有几个海外教授答应给我写信了,其中就有陈志武。虽然没上过他的课,只是听了
一周的一个系列讲座。但他还是答应帮助我。不过后来因为答应给我写信的教授已经满
了,所以最终就没有麻烦他。(虽然后来打算补申一个很好的学校,就请他写了一封信
,不过因为错过了截至时间最终还是没有申请,但他的信是寄到了。) 来美国后和他
也没什么联系了,不过偶然碰到好几个人是因为陈的推荐来美读书的。
第三,有一次他的讲座上,有个搞马克思的教授很aggressive地问了个问题: 你研究
的是中国问题,但你一年有多少时间呆在中国?陈志武听了笑笑,就开始搬手指头算,
算他那年在中国呆了多少天。很多时候看到一些研究中国问题的人在讲座上吵起来,观
点一不对就吵。我觉得陈的学者的气度很值得我学习。后来在美国和一些人打交道,发
现越是有名的学者涵养越是好(当然,也有例外),写个信都和一般人不一样。(也碰
到一些学术上so so 的,但却很难与其沟通。)
年头久了,和陈志武许多交道也记不住了,不过总的印象就是,这是一个很职业的老师,
做为一普通学生,你可以接近他。这是一个很敬业的学者,用研究说话。
看到版上一些动辄阴谋论,动辄捞钱论来评价人,我觉得人心叵测。(我实在看不出他
现在搞的那些中国研究,如何能和他的公司从中国捞钱联系起来。难道他投资了南方报
业,所以要“鼓吹”新闻自由化? 每个人都有自己偏颇的观点,这些其实都是很正常
的现象。用批判人品来批判观点的做法并非值得提倡的。)这些年,听说他跑到中国,
找人收集数据,搞问卷调查,来验证他的一些观点,我觉得这些事情是有意义的。比起
货币战争什么的,强到不知哪儿去了。
但就象他当年为我写推荐一样,我今天花些时间把我对他的一些印象码这儿,这也是应
该的。

陈讲课很不错;听过他讲最基础的asset pricing的课,非常清楚
态度也好,比田国强好太多了,哈
听过的课里边,也就洪永淼的计量感觉讲的更好些
不过拿陈和国内拍脑袋比,不太合适吧,不能期望这么低
不能不说,陈最近的一些言论,包括微博上的,过于随意了,包括对两个paper的一定
程度的曲解

你居然能听懂他讲什么,真厉害啊.看他电视里的访谈,简直不知所云.

人品和美国学术是两码事。再说楼上所说也是许多美国教授的职业道德。
1。美国学术和中国现实是两码事。美国文科学术真的公正吗?美国文科研究经费从那
里来?美国教授价值观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
2。美国教授和中国教授所处的社会环境完全不同;能有相同的要求吗?
3。(猜测和感觉)陈教授也就知道微观经济学,和张五常差不多。

搞经济学的难免和外界的公司有所联系,比如董事,顾问之类的。这个"外快"也不会就
让他发大财,但是能和现实中的市场联系在一起。这个无可厚非。
主要的问题在于这种外部职位可能影响自己的学术观点,没有独立立场,而和公司利益
连在一起了,发言都是为自己代言的公司有利。这个才是需要避免的。

外部职位的确会影响研究内容,影响程度因人而异。
但不应该用是否有外部职位来作为学术评价的标准,用所谓立场论来解决学术正义是荒
谬的。能用来检验学术的,只有是逻辑和数据。
同时,判断学术道德问题上,同样也是用逻辑和数据,不应该靠猜测其立场来解决。这
些都是起码的道理。要用那种标准,任何在美国拥有公司的人去议论中国的问题,都可
以同样的荒唐逻辑来批评。甚至对于任何在美国呆过的中国人,我们都可以用其立场来
怀疑其论点和学术的话,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我有朋友曾经为他工作过,提到他在美国对同事和手下是非常狂妄的

老陈最早是做人口和金融起家的,评tenure的时候,是靠着asset pricing,他最早在
国防科大就是搞这些数理的。00年之后没有正经的文章了,开始找很多中国学生,发写
China Economic Study之类的文章,宏观从来没涉及。我觉得他就是回国加强自己影响
力的,要加强影响力,就得扯宏观的。
他在国内扯宏观的,也没太离谱吧,我看了他那篇新闻自由的,和之后很多强调金融自
由化的,都是用了微观数据,做了计量的。只要方法放在台面上,有立场也没什么,比
国内很多神马教授靠谱多了

OK,举个简单例子。
08年金融危机之前很多大银行和基金雇佣了那些著名大学商学院的名教授。而这些银行
正是大量制造金融衍生工具的地方,次级贷被各种衍生工具证券化,bubble越吹越大,
很多教授在学术观点上都会受到影响,论文都说不会加剧市场risk,因为他们能选择一
些逻辑和数据支持自己的论点,收了银行那么多美元,难道他要和银行唱反调,相反,
很多独立的学者能够提出不偏不倚的论点,复杂的衍生产品加剧了risk,bubble迟早要
爆发。对那些给银行做顾问的教授们来说,一篇论文,一个观点他们是不计后果的,他
自己一介草民会影响整个市场吗,他只是一个教授说出一些有利银行赚钱的论点,而且
拿了不菲的佣金,这点小事应该能办到吧。所以这样的人很难保持自己学术独立性的。

陈关键问题是在国内隐藏了他的对冲基金经理身份,涉及到了利益冲突,
在大陆以外的地方他做公开演讲,都是公开这个身份的。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对冲基金内部问题比其他基金少多了。
另外他只鼓吹金融的正面作用,负面一概隐藏起来不希望公众知道。
虽然金融负面作用一直是学术里面的大主题,这个和同为Yale教授
的Swensen一比就非常鲜明。这个是学界不待见他的主要原因。
拿网民对他的看法来说,似乎他是海外经济学家里面被骂得最多的一位。

不过,我觉得中国的确金融压抑过度了,尤其是农村地区

外行 我来砸一下
这个youtube里有一个没睡醒的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HHJsRn82Ok
翻看过他写的《金融的逻辑》
觉得很多地方都逻辑不通, 他用母语表达思想很吃力
不过粉丝的力量是无穷的

两码事,应该分清楚来谈,该发展的要发展,金融圈内大量的利益冲突要极力抑制,
陈对于后者说过些啥没?他自己都是利益冲突的代表。

他的公开演讲很少么?要都跟下来这得花不少功夫吧。呵呵。

现在互联网世界,你到网上发帖问一下全国各地听过陈演讲的,买过他
的中文书的,他如何对听众,读者介绍自己,马上你就知道他是隐藏了
一个身份的。
拿网民对他的看法来说,似乎他是海外经济学家里面被骂得最多的一位。
作为经济学家,你打算把网民的意见综合起来,看做irrational还是有
rational的成分在内?

问题是他的基金盈利如何
真正搞对冲基金压力是非常的大的
做公众人物也是压力非常大的
他似乎什么都能搞,高压锅啊

这个我没兴趣。关键他在国内隐藏身份的做法是涉及了利益冲突。

对这人很不感冒,但人家命真的好

恩,他显然是为了自己的对冲基金preach,这没什么问题,他要金融自由化,开放金融
市场。我只是觉得他说自己想要的观点的时候还是有理有据的,提到的农村金融的case
,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问题,反正照我的标准,避而不谈金融的弊端,这没什么;要完全
独立,客观,还得有水平地谈论大陆金融问题,几乎不可能。金融圈里涉及的人物都是
要命的人物,大家都知道,公开场合谁敢谈。

命好的不正常,不要GRE和Toefl申请上Yale的phd,估计有些故事,我们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