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的雪山和落日

2010年的三月,我第一次站在大雪纷飞的山上,才相信这是真的,阿诺不曾说谎,在LA
也有雪原。
雪花纷纷扬扬的打在身上、脸上,我和Daniel同样兴奋而不可抑制地在松软的雪地里打
滚。雪在
烧,你真的可以感觉到冰冷洁白的冬雪在你肌肤上炙灼,血管里燃烧。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同样地感觉:在这雪
原之上,蓝天之
下,灵魂似乎破壳而出,惬意地舒展在近乎透明的空气中。站在这里,你不自觉地会微
笑,会喊叫,
会想拥抱每一个人。似乎只在这一刻,你才会真正了解自己,才可以对自己说,兄弟,
不要怕,你很
勇敢。
正如所有美好的东西一样,获得必须付出代价。
其实对于爱好者而言,付出的本身就是在一种享受。不要说山路艰险,风雪莫测;只要
常怀敬畏之
心,认真准备,一点点地接近、了解,我们会明白,大山是我们的朋友,恋人;大山是
我们可以信赖
的兄长,老师。
在这年尾的最后一天,为了告别2010年的太阳;为了祭奠一个未曾谋面的同道中人;也
为了舒缓对雪
山的渴望,踏着厚厚的积雪,我们再次来到到这里。
拔地而起的龙卷风是我们的欢迎礼。
漫天飞扬的雪花是亲切的致意
一如所料,新雪如松散的沙粒,被风驱赶、堆集,厚达数尺;而下面旧雪已结成了冻层
,足以支撑冰
爪和体重。面对充满诱惑的Baldy大坡,我们决定从左侧迂回而上,避开大坡上为风堆
积的新雪,以
免在大坡上遇到难以应付情形时进退维艰的尴尬。
即便如此,攀登也较预期的艰难。在左侧的树丛中,每一棵树后。或每一个背风处都堆
积着数尺深的
新雪,在齐腿深的积雪中根本无法攀登。情急中,使出Daniel步伐,四肢并用,勉强管
用。几个回
合之后,我们已可以因势利导,观察地形、雪势和风向选择冻结的雪层路线。
我们8点从trailhead出发,爬升2000英尺,10点30到达ski hut;略作休息之后11:00
出发,
爬升1000英尺,12:50登上左侧的缓坡。按照这个速度,登上顶峰会在下午三点以后。
而我们必将
摸黑赶回ski hut。 登顶无望,我们不甘心地又向上攀登了300英尺,到达了baldy西侧
的山脊
上。此刻下午2点30分。
这里是我们到达的最高点,9341英尺。此处距离10068英尺的顶峰只有区区七百多英尺
的高度差。然
而,今天我们只有到此而止了。正所谓人说的登山的风险是calculated risk,我们可
以在实践中
提高能力,丰富经验,完善的算法。
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在不同的生命过程中,没有任何担当和风险的经
历是平庸的。
这是我前院第一朵待放的茶花,在这9000英尺高的雪中奠基意外的同道人。我相信
Michelle是快乐
了;我也相信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她仍然会走同样的路。
西边的天空,挂着2010年最后的太阳。雪山目送夕阳的离去,不知是惋惜还是更多的期
待。如果说经
历都是财富,那么我收获良多。Sanny, 肥猫们带我去看雪山;朋友们和我一道经历了
Whitney,
C2C和大峡谷。在LA的山中trail上,解放区的腐败桌前又结识了许许多多伙伴。
有一个教会的好友劝我信主,发急道:阪依主,恕救灵魂,这么美好的事情你为什么不
相信?
我没有理由笑话他,因为我也是一样。
望年着这2010年最后一抹阳光,我仍忍不住说去爬山吧,那里有执着诚恳地伙伴,那里
有奇妙的世
界。

好久没看到雪了。
回想当初冰天雪地的生活,只能感谢那些陪我走过的人和事。相信真善美,相信人世间
温暖的爱和欢笑。祝福朋友们

跟几张
两位snowshoe的同道
雪中的剑麻绵里针,都很狠毒的。。

牛B。想请教一下怎么能用比较短的时间完成这样一篇图文并茂的好文?我每次爬山回
来都累得跟狗似的,别说写这么讲究的游记了,就连谷大师那样的匆匆两笔都没戏。。

哎,每次都ishi这样。俺辛辛苦苦处理好的照片贴出来,还没有得意够,别人都照片出
来了,然后一比较,自觉漏气。
着两张收藏了

真的是好漂亮的图片。
不是说Justin的配文不好,只是一下子觉得在这样的景致面前,任何的文字都显得苍白
贫乏。
赞一下!

很赞! 我们刚买了雪鞋,下次能不能带着新人走到ski h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