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地铁里的一个实验(看完很有感触所以就转来了)

2007年一个寒冷的上午,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地铁站里,一位男子用一把小提琴演奏了
6首巴赫的作品,共演奏了45分钟左右。他前面的地上,放着一顶口子朝上的帽子。
显然,这是一位街头卖艺人。
没有人知道,这位在地铁里卖艺的小提琴手,是约夏·贝尔,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
一。他演奏的是一首世上最复杂的作品,用的是一把价值350万美元的小提琴。
在约夏·贝尔演奏的45分钟里,大约有2000人从这个地铁站经过。
大约3分钟之后,一位显然是有音乐修养的中年男子,他知道演奏者是一位音乐家,放
慢了脚步,甚至停了几秒钟听了一下,然后急匆匆地继续赶路了。
大约4分钟之后,约夏·贝尔收到了他的第一块美元。一位女士把这块钱丢到帽子里,
她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 6分钟时,一位小伙子倚靠在墙上倾听他演奏,然后看
看手表,就又开始往前走。
10分钟时,一位3岁的小男孩停了下来,但他妈妈使劲拉扯着他匆匆忙忙地离去。小男
孩停下来又看了一眼小提琴手,但他妈妈使劲地推他,小男孩只好继续往前走,但不停
地回头看。其他几个小孩子也是这样,但他们的父母全都硬拉着自己的孩子快速离开。
到了45分钟时,只有6个人停下来听了一会儿。大约有20人给了钱就继续以平常的步伐
离开。约夏·贝尔总共收到了32美元。
要知道,两天前,约夏·贝尔在波士顿一家剧院演出,所有门票售罄,而要坐在剧院里
聆听他演奏同样的那些乐曲,平均得花200美元。
其实,约夏·贝尔在地铁里的演奏,是《华盛顿邮报》主办的关于感知、品味和人的优
先选择的社会实验的一部分。
实验结束后,《华盛顿邮报》提出了几个问题:一、在一个普通的环境下,在一个不适
当的时间内,我们能够感知到美吗?二、如果能够感知到的话,我们会停下来欣赏吗?
三、我们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认可天才吗?
最后,实验者得出的结论是:当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家,用世上最美的乐器来演奏世上最
优秀的音乐时,如果我们连停留一会儿倾听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在我们匆匆而过的人
生中,我们又错过了多少其他东西呢?

嘿嘿,我的结论是,地铁里人是真实的,现实的,买票去剧院看的装b的/闲人居多

地铁里的人是真实的,去剧院的人也不见得就不真实,平时能花200美元看场演出的人
,就算坐地铁,在人流里也是极少数,演奏家一天碰不上一个也很正常

找一个美女,脱光了站在地铁站,保证大家都停下来看不会错过。
人在忙碌的时候,不是不审美,而是阈值提高了。只有闲的蛋疼的人才会停下来欣赏楼主
所说的那种美。

我觉得,这个实验是想说,绝大多数时候人们对某种东西的评价根本不是来自于自己,
而是来自于媒体的忽悠或者周围人的七嘴八舌。

说明这种装13的艺术迟早被社会大众所遗弃
你要是在地铁里放美国娱乐大片,几乎所有人都会停下来看

或者DC的人特蠢?不懂好坏?
我在纽约的地铁里感觉很明显,那些拉琴好的面前的钱真多。区别很明显。有的拉琴的
东张西望,一有人给钱就停下来拼命说谢谢。真正的艺术家都很陶醉和专注于自己的音
乐,也没有很多看有多少钱。可惜地铁里的好艺术家太少了。

得了吧,普通老百姓能有几个听得出琴拉得好坏的?这种东西,到了一定水准后,只有
内行挺得明白水平在哪儿了。

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花200美元去听音乐会;但会偶尔给地铁里演奏的人扔几个硬币~~~
或许,提琴真的没传说得那么高雅那么好听;或许,我就是一土人只能过最土的生活;

提高自己鉴赏能力很容易,比较不同人弹/拉的版本,就能听出道道来了

感觉纽约会不同,文化层次跟DC比不一样。毕竟Joshua还住在曼哈顿Downtown呢。
http://freakonomics.blogs.nytimes.com/2007/04/09/what-happens-w
看看纽约时报的这个Blog,然后下面的评论。

天才不是每个人都能认识到的~
当生活为温饱而奔波时,哪里有闲情逸致来欣赏美呢~
况且,除了真本事外,外在因素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地铁站的隔音回音效果可能没有大剧院好

去剧院的人也时不时坐坐地铁,至少在纽约,但是他们不在上下班的高峰时间坐,这是
肯定的。
有钱的不一定有闲,有闲也不一定有钱,两者兼备,才可以有些丰富的文化生活的基础。
所以,首先,有钱,然后,有闲,然后,还要有教育修养,这样的人怎么会在高峰期的
地铁站呢?而且,还是在DC,都是一帮官僚聚集的地方,阔佬闲人都不多,当然没有戏
了。
在纽约,可能被人认出,因为:
首先,纽约的闲人就比DC多;
然后,纽约富人也多;
然后,纽约有音乐修养的人很多,大家小时候都被逼着弹琴拉琴,看看,连Greenspan
这样的都是Juilliard毕业的的,呵呵,所以类似那个Post Supervisor的人肯定更多;
然后,Joshua自己住在纽约,被熟人认出的机会也大,Gramercy Park的街坊都认识他。

说明很多东西是炒作和包装出来的
好比成名前凤姐站火车站里,没人会多看她一眼
现在要看凤姐,得排队买票
同样的,你让毕加索去火车站涂个鸦,有人会觉得是大作吗。但是往卢浮宫一挂,那就
身价千万

还是不一样的,古典音乐每个时期就那么几个代表音乐家,能被记住的都是寥寥可数,
就跟李白杜甫似的,不是炒作包装就行的

我觉得还是表演平台和target的观众的问题.
地铁里面出出入入的人, 有多少能够欣赏古典音乐啊.

小朋友只是好奇吧。DC地铁卖艺的很少(我从来没见过),小朋友看到了当然要驻足,
这和他们爱看猴戏一个道理。

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事,到那个山头唱那个歌
再好吃的饭菜,御膳房做出来的,给你端到屎尿横流,蛆蝇遍地的厕所里面吃
你还吃得下吗?想要在那里细细品味嘛?
回头再到bbs上发个感触帖,跟个傻瓜似的。

的确一点都不奇怪。
1) 一把价值350万美元的小提琴。 这个有什么用, 好的技术根本就不需要那么贵的
小提琴, 而
且在地铁那么多杂音的地方也听不出分别。
2)他演奏的是一首世上最复杂的作品。 So? 复杂就好听了吗? 在地铁那些地方一定
要奏明快节奏
才有人看。
3) 在 friday morning rush hour, 试问谁会在 rush hour 有时间停下来听音乐?
不怕
被fire 吗? 匆忙的时候也要留意美的事物, 这没错, 但在掉工作的情况下来欣赏
,那就不是有
品位, 那是没责任心。
所以有这个结果, 一点也不奇怪,只说明他选的地方不是很好, 时间段就更加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