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科大50周年

我进入科大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记得科大是我的骄傲.但是对科大
的关注却一直在下降.朋友问我,像你这样一个当年科大的热心人,为什么现在对科大都失
去了兴趣.我反问到,科大这几年作了什么可以让我们感兴趣的事情么?朋友无语…
今天是科大50周年的日子,我也想写写科大那逝去的5年.
5年以前,我是朱校长的铁杆粉丝,那时的朱校长有魄力,敢于为了科大的复兴作一些别人
看来不易的事情,那时的朱校长也愿意去做.可是五年之后,我想朱校长自己本人也可以为
自己的第二任写上一个退思录了.作为一个校长,我想,您在第二任的表现只能用无作为来
形容.
对内,朱摆不平科大的帮派.各种内斗的新闻经常传来,化学系,结构中心,微尺度国家实验
室…甚至连大字报这样的事情都能重现人间.对外,科大既搞不来大的科研项目,也拉不
到大的经费,5年来一直在吃老本,真是让人担心.更加让人觉得惋惜的是我们的招生质量,
下降的如此厉害,一会儿我会另外专门讲讲我对科大招生的体会.作为一个校长,朱校长对
内对外都是平庸,甚至是无能的.我不反对您研究藏传佛教和古玩,但是您首先要明白您的
职责,您是一校之长,您的人生舞

IMHO, it is too early to say that current situation in new student admission
for USTC will be very bad or a disaster for USTC long term prospect.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op 100 and top 500 or even top 1000 gauged with
Gao Kao? In middle 90’s, I entered USTC with ranking of 3000’s in my
province in Gao Kao. So what? Facts can tell that I am much better than a
lot of higher Gao Kao score students, either in T or B or Keda. We all know
confidence, conviction, determination, etc will make a

I think you missed the BIG point in my post. I used my special case not to
establish that a 3000 ranking student is statistically better than a top 10
one, rather, I want to establish that higher Gao Kao score is not necessary
for one’s success, more important factors are confidence, sense of self,
conviction, determination, etc. Statistically, top 5% students in the whole
population could have the same level of achievement, depending on many
factors, but not on Gao Kao scores. IMHO, the biggest

多说几句,与众兄商榷。
1:高考的新生,不过17,18的年纪。基本上没有社会经验。更谈不上什么比较成熟的
人生观,价值观。诚如诸兄所言,信心对于今后的成功的重要性是怎么强调都不过分的
。但是,我相信,高考考生中一大部分人的自信就是建立在成绩上。尤其是高考成绩。
这样的情况即便是上了大学,能有多少人很快的就能够成熟起来呢,培养起来所谓的良
性自信呢?诚然,真正的自信,不应该是建立在这么肤浅的东西上,尤其是高考成绩。
但是,对于17,18岁的学生来说,这样要求他们是不是有些不太现实?
2:上了大学以后,如果仍然认为人和人之间能力差别不大的话,我不大能赞成这样的
观点。当然也许我接触到的仍然是个小样本,但是这个观点至少是我和我的大学相当一
部分同学以及后来很多朋友的共识。高考成绩绝对难以真实反映一个人的能力。什么样
的个例都有。我认识一个内蒙古农业大学毕业的,现在在中科院做研究员,手下有一个
相当大的group。学术上很有成就。他高考的成绩就不用说了。但是,我们现在谈的是
一个一般情况。总体上来说,高考成绩还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现在的华人圈里的牛人
,我毫不怀疑,他们中相当一部分应该出身于国

I agree with a couple of posts regarding Zhe Da. Though many USTCers don’t
like the style of Zhe Da, it is very obvious that people should not ignore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Zhe Da. IMHO, though I am a USTCer from inside out,
Zhe Da provided much more to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of China
overall than USTC did. Differentiation should be the focus of USTC and
USTCers. Just like Berkeley/UIUC and Caltech, one is a huge size research/
education university with huge contributions to the s

非常同意兄台绝大部分关于浙大的看法。
有件事情提醒兄台
我们真正做的好的方面未必是这个社会最认可的,因此也就未必能引起这个社会足够的
关注。没有这个社会的关注,科大的发展可想而知了。
我印象里非常深刻的是这样两件事:
一次,看新闻联播。胡温去看望季羡林和钱学森。出现季羡林时,明确的提到他是北大
的教授。但是提到钱学森时,只说是中国科学家。这件事是我亲历的。
另一件,是最近知道的。忘了来源了,说是潘建伟的什么量子计算机。在中央台播出时
,也是只说中国科学家。
我想我们大概得承认,在中国目前的社会状态下,高考的学生考虑去哪所学校,今后的
就业问题恐怕是他们首先考虑的。我跟很多高考学生的家长聊天,谈到未来的专业问题
,他们最为关心的就是:毕业以后好不好找工作,能不能找到待遇高的工作?对于大部
分考生来说,他们的专业说不定就是父母给填的,当然很可能填的就是计算机之类的,
在目前这个社会,恐怕IT仍然是大部分普通老百姓心目中的高收入行业。我们不能指望
这些新生在他们17,18的年纪就清楚的知道他们今后想走哪条路。
今天的科大真正强悍的其实还是理科的几个专业。但是客观的问一句:这年头,真正立
志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