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帖有人说:“北京人把饼干说成‘饼干儿’ ”

刚看帖有人说:”北京人把饼干说成‘饼干儿’ “
笑了我,伤不起啊。。哈哈。
其实分辨是不是北京人很容易。
”东直门 西便门 西直门 大栅栏 图书馆 羊肉串“
能把这6个词语发对 北京人绝对跑不了。
要是吧东直门发成东直门儿。还骗人说自己是北京人,有点就说不过去了

东直门儿,小便,进西便门儿;西直门,解手进了大宅门儿

还有台湾人非要跟你说“哥儿们”,其实这个们也要带点儿儿化音的,所以应该是“哥
儿们儿”。

大栅栏的 难度系数最高 属于GRE级别 呵呵

饼干儿……谁啊这是,能别这么雷人么……
另外,大栅栏,绝对GRE级别了,顶LS的

哎. 一群90后的新北京人真是少见多怪, 丢人显眼. 家里有老人的, 回去问问把.
现在北京人说的话, 真没俺台湾北京人说的地道

对了,你确定他们在说饼干儿,而不是丙肝儿?嘻嘻

这位大神:
发信人: abcxyz2046 (CrazyDeath), 信区: WaterWorld
标 题: Re: 关于南北方普通话的问题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pr 4 14:48:48 2011, 美东)
这个不好说,要看多数人的选择。
其实,还有其他特例,比如你和泥发音相同,但和拟,逆不同。后二者要更加按照标准
读。
还有“聊天”,很多人读成liaotiai(r), not liaotian.
其他还有饼干(gair,not gan),但丙肝就不能这么读。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WaterWorld/794357.html 15楼

对啊,现在人说话都神马,神马的,出门摆阔那不是还要穿好衣服,开好车,网上摆架
子,都是神马,神马的

哈哈,就 ”东直门“ 就能撂倒一大片。

靠,还真是大神。。。哪个北京人管聊天儿叫liaotian?长这么大没听说谁管饼干叫
bingganr,要说ganr,那准保是说肝!我肝儿疼:(

说真的,我开始看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心说这么多门列出来干嘛呢?等自己试着一说
,才发现区别,平时说惯了,没感觉到区别。

再次……求标准答案-_-

大门不儿化 - 东直门, 西直门
小门儿要儿化 - 东编门儿, 西变门儿

炒肝儿这个才需要家儿化音呢,哈哈

干嘛?好糊弄人去?呵呵。
东直门西直门加儿,西便门东便门的没有儿,大shi(轻声)lanr–所以说这个是GRE级别
的,图书馆羊肉串这个应该知道怎么说吧?

所以说,北京人说“干”不会加儿,说“肝”才会加儿,北京人看来比较容易在说话上
区别开这俩同音字:)

大栅栏重音在第一个字和第三个字
谁能说说栅栏为啥发现在这个音?什么个历史演化过程

那你说“葡萄干”和“肝炎”试试!

第一次听到“饼干儿”确实抖了一下
关键在谁说
那女生其他都说的非常标准的普通话
要是其他ln不分的,说饼干儿也估计我也没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