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不散这点点愁

昨晚做了许多梦,梦醒时分,哼起了吹不散这点点愁。
真是很奇怪的梦呢。
梦到我回去了以前上的大学,
好多好多以前的哥们还在那儿读书,
只不过,同学们的头发都读白了,
离开的太久,我都记不起来那些哥们的名字了。
我曾经在五棵松的器材城帮以前的导师买过相机,
梦到我又来到了器材城。
一个人在抱怨没抢到便宜货。
我和一个小二聊天,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便宜的东西,
我记得以前是非常非常的贵。
小二说,有人钱烧的,有钱人不要的器材就在这里便宜处理掉。
梦到了师姐,她说:我儿子…
我很惊讶,向来喜欢独身的师姐怎么会结婚生子了。
她给我看身上的疤。
我嘟嚷:原来是剖腹产的啊。
疤痕既不是横的也不是竖的,而是斜在侧面。
梦到回到高中。
看到了班上最漂亮的小姑娘趴在桌子上。
我拍了她一下,说:那个谁,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她看着我,笑了。
梦到回到了家乡。
我恼火阿。
我看到我爸居然和一个年轻女人在街上走,
那个女人不是我妈。
他们脸都红了,我爸很惊讶:
儿子不是在美国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笑了:爸,我好久没回来了,我先去看看前面新修的建筑。
的确,我自从来美国,就再也没回去过,很久都没回去了。
家乡变的我不认识了。
醒来,我轻轻的哼:吹不散这点点愁,吹不散这点点愁
吹不散这点点愁,点~点~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