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与现代中国的历史逻辑

中国大陆建国的前30年,老百姓,特别是农民,生活是比较辛苦的。无论工人农民,辛
苦劳动所得,除了管住温饱,甚至一度温饱也管不住,都上缴给了国家。这些上缴的剩
余价值,并不是被上层“阶级”贪腐了。首先那个时候搞贪腐的空间是很小的,而成本
是高昂的。其次还是要相信革命干部中相当大一部分还是比较淳朴的,还是有主义有信
念的。再次,当时真有能力搞贪腐的上层阶级人数是比较少的,他们总共也贪不了多少
钱。那么工农三十年间积攒的血汗财富去了哪里?为什么不仅人民没钱国家也没存住钱
,到80年代中国的外汇还少的可怜,还要靠出口石油换汇?因为主要拿去搞原始积累了
,搞工业化了,不搞工业化中国永远落后挨打。工业化最烧钱,基础工业又见效慢,回
报率低,这个成本前30年主要都算在农民头上了,所谓工农剪刀差。工人是被国家包起
来了,吃喝拉撒生老病死都管。前30年中国的农民就跟农奴一样,不仅产出自己不能支
配,而且连人身自由都受限制,用一代人的牺牲支撑了国家的工业原始积累。这些农民
连发声的意识都没有,如同沉默的羔羊。以前是效忠大皇帝交皇粮,建国前30年是靠对
“大救星”毛主席的信仰。毛是耍了手段愚弄了几亿农民,可也正是靠了他“大救星”
的形象才能维系农民对共产党的信任和支持。否则共产党的政权早崩溃了,撑不到80年
代好让邓小平有机会搞还田于民的初步救赎。
为什么89动乱中国实际政局稳如泰山,不是靠军队,是因为农村没乱,士兵中大部分也
是农民出身。农民根本没参与到这场运动中去,因为农民在80年代的农村改革中是获益
者,基层政府的腐败那时候农民的体会还不深切。什么政改民主自由这些大道理,对农
民来说更是恍如隔世。所以知识分子如果脱离实际,是搞不过共产党的。共产党最了解
知识分子,因为共产党的精英头脑都是知识分子出身。共产党的成功,就是一小撮知识
分子揪着一群浑浑噩噩的人起家坐了天下。知识分子要想搞出点名堂,就得了解实际问
题,拿出实际办法来,空谈主义没有用。共产党早期的精英都是实干家,不实干的都被
淘汰了。
90年代朱镕基搞国企改革,不仅千万工人下岗,也触动了一批基层知识分子的利益。这
个就是捅了一个小小的马蜂窝了,知识分子有自我意识,能发声。所以00年后的网络上
,对朱的批判不绝如缕。而农民,特别是50岁以上的,倒现在还怀念毛主席。90年代这
次是轮到工人牺牲了。工业化原始积累完成了,老工人也没用了,包袱甩掉,走市场经
济的快车道。市场化大潮开始后呢,就是亿万农民背井离乡进城打工,吃苦受累融不进
城市换不来国民身份不说,还要忍受妻离子散的现实悲剧。这是农民为中国经济的腾飞
所吃的二茬苦。当然农民进城打工是“自愿”的,是自发选择的结果。可是农民有选择
的余地吗?在中国这种60年如一日的城乡二元格局面前,做为群体的农民要寻出路还有
别的选择吗?这就是农民在建国后60年来的社会结构中的困境,一直处于底层,一直没
有国民身份,一直在做出牺牲。
所以中国到现在为止的经济基础,先是农民做了巨大的牺牲,然后是第一代第二代工人
做了牺牲,然后又是农民的牺牲。工人呢,好歹国家也养了几十年,痛苦是从97年才开
始的,到胡温时代社保体系逐步建立,已经开始缓和了,也算是时代对他们进行了部分
补偿。相比之下,农民的牺牲是几十年如一日,就是一群沉默的羔羊。如果要为那些做
出牺牲的工人们树碑,要先向那一群迄今依然沉默的羔羊致敬。当初他们就是因为对大
救星的信仰,才跟着共产党走上了不归路,背负起了整个民族的苦难,用自己的血汗和
下一代的幸福来为中国近代300年的落后埋单。
这是我们国家建国60年来的历史逻辑。在不能且没有力量对外扩张殖民的时代,只能通
过向内剥削完成现代化的起步。这件事,只有“共产党”这样的组织有能力完成,从精
神到组织上。也只有老毛这样一个内心无比坚韧的人物才能带领共产党,连哄带骗让亿
万农民甘愿为中国的现代化做出无言的巨大牺牲。也许老毛的心中是有温情的,他对农
民是有“感情”的,从心理学上来说,他从小在农村长大,他对土地,对农村的山山水
水,对农村的父老乡亲,都有切实的概念,他不是从书斋到书斋的大知识分子。大知识
分子其实最容易没有“心肠”,他们缺乏对底层大众生活的感性认识,他们擅长坐而论
道。然而对于乱世,最紧要的是拯救时弊。这边大火都快烧到房顶了,那边他还在念经
打坐,这种“高僧”有什么用?他们以为照他们的理论,不管是理学,还是民主政治,
还是马克思主义,就可以拯救苍生匡扶天下了。实际上他们对现实拿不出多少有用的办
法,有时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是被老毛狠狠教训的“右派”们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们
最大的毛病。他们说的也许没错,然而对现实却没有“卵用”。老毛的厉害之处就在于
,当他认识到问题所在的时候,他能狠下心来做决断,并且坚持到底。共产党内论打仗
论治国,比老毛强的不止一位,但是这一点没有人比得上老毛。这是领袖必需有的素质
,领袖必需意志坚定决策果断,否则下面的人就更加彷徨无主了。老毛首先把中国共产
党变成一个有高度组织力的政党,从最顶层到最底层,建立起真正的控制力。其次用这
个政党为中国建立了现代化动员能力,然后再利用这个动员能力完成了工业化积累。现
代化动员能力是一个现代国家必需有的一种能力。没有这种能力,对外战争打不赢,对
内变革建设都无从谈起。这一点我们从没有经历过中国式革命的印度及其军队,在1962
年中印战争中的表现可以略知一二。印度是一个没有建立起完全的现代动员能力的国家
,所以它的军队在1962年同共产党军队的冲突中,表现出的组织之涣散和意志之薄弱,
令中国和世界都很吃惊。印度农村种姓社会制度的顽固遗存,则与它国家能力的孱弱互
为因果。这也是阻止印度完成现代化的一大因素。
客观的说,这是共产党和老毛对中国的贡献。这也符合黄仁宇的“大历史观”认识,当
一种社会体制延续30年以上,人们就得思索它存在的客观意义了。共产党和老毛的客观
价值就是帮助中国完成了上述历史逻辑。他们的角色如同历史上的法家,从商鞅到李斯
帮助秦国统一天下,完成从西周封建社会到秦汉君主制社会的转变。老毛和共产党就是
现代的法家。毛自己都说自己的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他一点也不马克思,毛从
苏联学到的不是马克思主义。苏联也没有马克思主义,苏联有的是列宁主义。老毛从苏
联学到的最重要的就是列宁的建党原则。孙中山学了一半,所以国民党的北伐成功了。
但是1927年的清党又把这个能力大部分丢掉了。清党完成后国民党基本上没有就基层了
。县级党部都没有几个党员。1927年后国民党失去了农村,失去了农民,失去了中国人
数最多的一个群体。当然蒋介石拥抱了大知识分子,他对他们很宽厚仁慈,连天天骂他
的鲁迅都好好的没事,当然鲁迅是呆在租界的,不过直到30年代他还在从中研院领薪水
。所以现在一些人很怀念民国,以为民国还是一个言论比较自由的时代,这当然不全错
。但历史的发展说明,这些大知识分子对争夺天下并没有什么用,对当时的建设经济特
别是搞工业化也没有什么实际贡献。到了台湾后的蒋介石和国民党,一方面痛定思痛做
了一些整改,另一方面他们手上是有一定原始积累的。从大陆带走的财富,加上美国的
援助,以及日本人留下的一些近代化基础,本来就600万人口的一个小岛,依靠老蒋带
去的一些人才,搞起建设来比大陆好弄多了。所以台湾的成功对大陆毫无借鉴意义。当
你手里有资源,你做社会转型的时候就能比较温和,比较体面,比较有人性。这是最简
单的道理。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知识分子才有较多的空间发挥自己的长处。因为整体
社会资源比较充足,社会矛盾比较不尖锐,社会的改革可以比较从容的进行。这时候知
识分子的慢功夫长功夫的建设价值就体现出来了。反过来,当你人多粥少又想干点像模
像样的事业的时候,不做出牺牲甚至很大的牺牲办得到吗?牺牲谁?谁来牺牲?谁愿意
被牺牲?这个牺牲的逻辑靠谁展开?现在我们都知道了。
历史是残酷无情的,就像共产党一度残酷的把“右派”知识分子们扫进垃圾堆一样,当
共产党不为历史所需要的时候,它就会被残酷的淘汰。随着前面历史任务的完成,共产
党必需转型,它不转型就会被淘汰。共产党在过去的30年中其实已经在逐步转型,它的
逻辑和理念都在改。它转型的快慢决定它的寿命。这是历史的内在逻辑。

菌斑将军80%以上都知道的基本常识吧,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历史逻辑完成后,已经被
另外一种逻辑代替,这才是摆在一代中国人眼前的现实问题。

另一种逻辑就是,美式民主已经烂了

中国现在的逻辑比美式逻辑还要烂吧,没人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制度

是吗?这些都是常识吗?土共的客观价值应该是最近一些年被逐渐认识到的吧,特别是
08年以后。但是很多人还是执着于所谓的“主义”和理念。其实可以说中国共产党从诞
生时开始,只有极短的时间里才是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其余大多数时间它都是个中
国的民族主义政党。它的内在的逻辑是很中国很传统的。
我首先还是要为沉默的大多数再发一次声,这是讨论新中国历史最容易被遗忘的一个群
体。特别是那些“右派”知识分子们,他们遭的罪比起农民来差的不是一个数量级。当
然不是说他们不值得同情,但他们要理解,这个国家和民族做出牺牲的人比他们多多了
。但是他们较多的掌握了发声渠道,较多的博得了外界的同情。他们把自己当“照妖镜
”,以为照出了共产党这个“妖孽”。这个版上还有不少人士拿着自以为是的照妖镜,
去照共产党和共产党中国这个“妖孽”。

至少现在这个逻辑还是管用的,还能解决一些现实问题,在目前来说是够的。
但中国要完成历史的超越,确实需要升级自己的“逻辑”。这个升级需要是和平的,以
最小的代价。这个升级一定不能削弱中国已经获得的“动员能力”,但是又要适度限制
这个能力。
从历史经验看,汉初经历了从内法家外黄老体制到内法家外儒家体制的转换,这个格局
一直维持到清末。这套体制的一大缺陷是君主获得了理论上无限的权力,这是从法家来
的。儒家理论上对君权的限制没有得到发挥,被法家压制了。以至于明朝朱元璋直接废
除了宰相,明末黄宗羲在总结明亡教训时把这一点列为最重要的因素。实际上就是相权
失去了对皇权的制衡能力。现在英美体制的一大核心就是各种权力的适度制衡,只有在
这种制衡中才能实现理念意义上的“自由”和“民主”。自由意味着活力,民主意味着
公平。而明清制度的最大问题,就是对社会禁锢太严,导致思想和经济活力的丧失,严
重迟滞了社会革新的步伐。中国新的体制一定要吸取这个教训,既维持活力,又保证公
平。
中国现在的一些改革也是循着上述两个原则。比如强调“法治”,至少这几年政法委体
系的乌烟瘴气还是收敛了很多。这实际上也是新逻辑的展开,不管上层在多大程度上是
主动意识到了这个逻辑而向其靠拢,还是迫于时势而被迫调整。
另一方面强调“创新”社会,在功利意义上是希望完成经济的转型升级,但相关的配套
政策一定是“自由”导向的,否则不可能提升活力,没有活力就没有创新。这种自由导
向的政策调整,既应该在自然科学研究领域展开,也应该在社会人文学科的体制上展开
。中国现在在社会人文学科上的落后要远甚于自然科学领域,基本上国际上没有任何话
语地位。连中国自己的历史的解释都掌握在国际汉学家手里。在这种情况下,华人作为
一个族群追求的政治平等地位是不可能实现的。

共产党就是中国人身上最大的毒瘤,这个毒瘤不除,其他什么主义,
路线都是扯淡。
有个恶性大肿瘤在你身上,你怎么挖空心思要和它共存都是徒劳了

道理你说的一套一套的,
你是农民的贴心人,
你能不能当上总统,然后給中国农名
批发绿卡,中国农民会感谢你八辈子祖宗。
这点实事你能不能做到,
这也不用抛头颅杀热血。

同意,把8亿农民都移民到美国,让他们能在美国就业、就读、养老、住福利房、领福
利金、享受免费医保,就是农民真正的贴心人。

少数的体制内外官商富豪,六千万的中产,十三亿的底层P民。
金字塔分布。
开始富,主要依赖于美帝主导的全球化和世贸,tg以美帝为师改革开放的经济建设比较
成功。
东亚东南亚的几个国家,只要和美帝搞好关系,凭借自己开放和勤劳搞经济建设,都在
世界上混的不错。
呵呵
[在 bruce123 (黑牛) 的大作中提到:]
:今天的中国其实还是在掠夺农民,这个制度是有它的不道德性的,

又不是你想当人肉电池就能当的。很多人想当都没机会。
这就和amazon拿十万年薪的马工抱怨当人肉电池一样。
呵呵
[在 bruce123 (黑牛) 的大作中提到:]
:做人肉电池的工人是哪里的?

文革前後的犧牲是給蘇聯繳韓戰的軍費消耗的
九七之後的發展是靠美帝資本給撐起來的,
就靠你土法鍊工的工業的累積能積起來??
再後來是靠給美帝打工的工資當外匯存底在國內狂印鈔票印出來的
本來還可以靠工業擴張吸收過額鈔票 ,弄到產能過剩全世界都吃不下
弄個一帶一路想傾銷產能結果一帶被普丁坑了一路被美帝擋了
現在印鈔票印到房價狂漲資金還沒地方丟
等著看共產菁英集體領導接下來有沒有甚麼超級賽亞人的絕招

这个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建立新的逻辑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中国和中共的主要任务还是具体的实现中国
的富强。这是国家实力,人民富裕。建立逻辑恐怕是慢慢来,只有这些实现之后,才能
谈阳春白雪。
共产党已经重新回归孙中山,也重新回归了一部分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国梦里面的一些
东西就是这样。
但孙中山作为革命家,毕竟更多的是中国的复兴这个目标。而如何重建广阔的,具有国
际亲和力的文化魅力则超越了救国救民的具体目标。
不仅如此,被誉为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制度在西方也遭遇史无前例的挑战。不仅是移民
和伊斯兰挑战者这个制度,西方的国民表现出的”富不过三代“的样子也是。 毕竟,
民主自由再好,也得看在人群当中的实践,也得看效果。

中国工业化就是学的苏联模式,没啥可卖的只有从农民身上扣了。集体化是没办法,要
不然粮征不上来,没东西卖钱搞工业化。

讲的有一定道理,很多时候合适的就是最好的,以中国的人口面积,以及千年来内斗的传统。如果搞民主以及多党,国家如何维持稳定不分裂是个大问题,还有那么多民族,尤其西北回回 新疆维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