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Berkeley版 - 【原创】江湖上曾经的那个名字【第二节】
相关主题
【原创】江湖上曾经的那个名字【第三节: 大结局】想在学校附近找个2-br Apt,请教几个问题
【原创】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大雨今天有几个人去bkk那个小屋看球?
zt 李宇宙:救救四青年!晚上看了几个80年代春晚的经典老歌
国安局派卧底打入“新青年学会”内部打听个破事儿
我来挖几个坑Re: 见了几个男的,很失望。怎么觉得WSN这么多,可能得date老 (转载)
这里有几个人今年会跟学生会去滑雪?有好心人赠送几个包子么。。。
[转载] 警惕三番城的小偷!!!!!!!!!!!!!!!!!!!!!!!!!请同学们帮忙找几个人
说到AC Transit大家推荐几个村子旁边的中餐馆吧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志雄话题: 麻子话题: 当时话题: 时候话题: 没有
1 (共1页)
g*****l
发帖数: 424
1
by 灵致
接上一节
Another version with pics and music is available at:
http://user.qzone.qq.com/176497662/blog/1335164638
【第二节】那些远去的故事
不管时间过去多少年,我时至今日依旧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志雄是什么情形。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上初一的我和村里的几个伙伴一起去里村里2里地的一个很深的
水坑里去游泳。
那个地方水面很开阔,我正和HG因为抓不抓划过一条水面的绿绿的蛇而争论,突然发现
那条蛇的头是三角状,也就意味着是条毒蛇。
我正为不能去抓而懊恼,突然听见后面不远的岸边噗通一声。我知道有人跳进了水中。
“XX!”。
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然后本能的将视线从面前一米飘过去的竹叶青身上移开,转向
后边。
一个孩子,瘦瘦的,用力的朝我这边游来。由于太用力,前面的水花溅到脸上,他顾不
上去抹去脸上的水。
“哦,志雄!”,我跳了起来,“好久没有看到你啊!”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他已经将头发理得很短,能看到头皮的那种。
简单的调侃之后,我就上岸了。
回家的时候,我朝他挥手,说:“回去了!”
夕阳下,他从水中跃起,用力的挥挥手:“好!”。
没有说再见,于是果然真是再也未见。
那,是我对志雄最后的记忆。
而记忆中,第一次遇见志雄,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某个炎热的秋天。
伴随着村里小学的轰然倒下,我第一次到离家3公里以外的另一个村庄上学。
按照乡村小学的规矩,9月1号是开学的日子。
当时的我们,课桌是学校提供,可是凳子是自己个人从家里带到学校的。
那天,我和玩得最好的伙伴徐伟、李涛一起顶着个凳子跑到群运小学去报到。
刚到一个新的地方,加上孩子本能的羞涩,我们对一切都觉得新鲜,也对所有人都觉得
陌生。自然不会和周围的人说一句话。
可是,我们对班上两个特别高的孩子,一个叫吴志雄,另外一个叫李飞勇。
因为他们高出我们其他人快一个头,所以我们那个时候不可能不记得这两个名字。
因为当时我们是外村的孩子,不远4里来到这里,自然受到不少本村人的欺负。特别是
一个满脸麻子的叫黄勇的家伙,所以我们私底下都叫他黄麻子。
以黄麻子为首的一些孩子经常有事没事找我们村里的孩子的碴,所以那成了我们所有人
痛恨的对象。但是很少有人敢去报复。
就其原因,是因为大家都传说黄麻子他爹护子笃深,如果有别家小孩打了黄麻子,他爹
不仅连那个小孩扁一顿,还闹到对方家里去。
摊上这么个不要脸的爹,加上黄麻子喜欢告状,他欺负起别的孩子自然是有恃无恐。
当年的我在我们3个伙伴中最瘦弱,打架这事上也是最不靠谱的那个。我和徐伟比较害
羞一些,对于黄麻子他们那个帮派的欺负,从来不吱声。但是李涛不一样,他觉得他的
身手不至于太差。
有次下课,黄麻子发神经的学欧阳锋搞什么鸟蛤蟆功,一掌打在正准备去厕所放水的李
涛背上。
李涛被搞毛了,转过来一把掐住麻子的脖子。两人顿时缠绵在了一起,抱着在地上打滚。
我顿时紧张起来,希望李涛能赢。可惜,后来几个王八犊子上来救驾,顺手欺负李涛。
我和徐伟也赶紧上去拉开了李涛。
等到看看李涛,脸上脖子上已经是青红一片。麻子骂骂咧咧,不依不饶,但是因为他也
没有输,也没有继续闹下去。但自从那时候,李涛也对麻子避让三分了。
我要说黄麻子这个人,自然是因为志雄和他后来发生了一些故事。
也是在那个秋天的下午,不同的是那已经是晚秋。
学校有下午让学生睡午觉的习惯,学生自己带点铺的东西,桌子上或者凳子上,或者地
上,大家席地而睡。
一般这种时候,老师不在,学生就有时候讲点笑话,或者打闹一下。
我当时正在和一个伙伴聊天,讲得正欢。就听到教室里突然响起很大声的桌子移动的声
音。
等我一下坐直身子往声音的方向望去,才发现有两个人纠缠在了一起。
我一向是喜欢热闹的主。立马站起来看。
结果意外的是看见高个子志雄,和一个矮个子 --- 不用说,是黄麻子。
我第一次看志雄打架,之前从未看其出手。一方面志雄个高,没有几个愿意和他当面交
手,二来志雄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味道,也不太搭理一般的小喽啰。
志雄和黄麻子分别住在位于群运的两个端点的村子,自然个人圈子也没有什么交集,平
时双方一般不惹对方,进水不犯河水。
可是这次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让这两个人毫不犹豫就缠上了。
我仔细看了一会儿,就开始佩服志雄起来。
因为志雄打架的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
黄麻子一向喜欢揪住别人头发不放,然后就是拼命想骑在对方身上,按住对方双手让对
方动弹不得,然后这厮以为这就是胜利。
但是志雄显然不喜欢近攻,爱好散打式的打法。他头发短,黄麻子花了老大的力气都无
法揪住。志雄展开双手两面夹击,几拳就左右开弓的将黄麻子撂倒在地。然后几脚乱踹
,教室里就剩下黄麻子几声惨叫,继而就如同三岁小孩般哭了起来。
说实在的,那哭相真TMD难看。不过我心里很乐,哈哈,让尼玛牛逼哄哄,遇到了硬主
还不是掉大了。
志雄打完了就不管了,坐在位置上趴着睡,但可以看见明显因为体力消耗而背部剧烈的
起伏。
黄麻子哭着收拾好书包,鬼哭狼嚎般的回家去了。
我实在是佩服志雄这小子的身手,对他的印象也一下子高大起来。
很快午觉时间结束,老师过来上课。
可是没有过多久,教室外面突然声音很大,然后又个中年男人冲了进来,大声叫道:“
谁叫X志雄?MB的站出来!”
老师赶忙过去拦,我这才发现那货手上拿着一把菜刀。
檫!至于嘛,打输了还这德性。还tmd一大人,过来欺负一还不到十岁的孩子真实恬不
知耻。当时,我对黄麻子的rank一下子又调低了n个等级。心里好生鄙视他。
说实在的,当时志雄的表现让我颇为惊讶。当时的他看起来很害怕,但是没有怕,也没
有哭,就是坐在那里盯着黄麻子他爸,胸口剧烈的起伏。
后来闻讯赶来的校长和老师一起好不容易把麻子爸拉出了教室。将其手上的菜刀夺下,
然后又是献烟又是安抚,好不容易让其情绪镇定下来。
麻子爸后来抽了几根烟,骂骂咧咧的走了,撂下狠话:谁要是动他儿子,他剁了他。
我们那个时候才知道世上还真有这么极品的家长,想当初我们被打了连老师都不告诉一
声,默默忍受,何谈家长?!
但是确实黄麻子让人更加害怕,但是志雄当时那架也刹住了麻子一路飙升的破脾气。
以后的一段时间,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机缘和志雄和李飞勇这两个彪汉越走越近。
反正那时候我成绩也不咋地,心思也不在学习上。我那个时候迷恋电子游戏和港台歌曲
,喜欢看小人书,喜欢看人打架,不喜欢被人打。所以有着没着的时候就和大家打闹,
斗鸡,然后玩各种游戏,以及欺负人和被人欺负。
那个时候,学校于我,是个不得不去完成的任务。因为大家都去上学,我妈逼我去,我
就去呗。反正也能看些热闹,就当是生活罢了。
我的印象里,那个时候志雄经常和我一起去放水。有时候在厕所,有时候在学校旁边的
地边,反正没人的时候,我们一票人就一起放水,一起说笑,水玩就走人。
那些时光也过得快。
我们转眼已经是到四年级,那年我十岁。整天没心没肺的。
也是某个夏日的下午,下课时候,志雄说:走!我知道又要去放水,当时拉了一个人,
不记得是徐伟还是李涛了。
我们来到厕所。在这里我不得不赞一下当时那朴素的厕所,就一大坑,然后从中间半圆
直径处拦一个墙给隔开。然后一个围墙,两个入口 --- 左女右男。
那个厕所很脏。虽然不是学校唯一的厕所,但是我们几个人最喜欢去的厕所。
最妙的地方就是旁边女生上厕所的时候,我们这边能够完全听见。如果你够猥琐,低头
可以看见水中对面的倒影。
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害羞的混混,就一屁大的孩子,自然偷窥这种事情是不耻为之。
那天我们在厕所里放水完毕,旁边一女孩去上厕所动静还挺大。我们几好人相视一笑正
准备出去。
这时候志雄突然拉住我们,说:嘿,看我的!
他个子高,一下子就从围墙上拔下块板砖,举了起来。我们一看就知道这厮准备斜着把
板砖从池子这边扔过去,那效果绝对是杠杠的。
我们躲在一边,看着志雄下手。
志雄当时的pose特别像当年董存瑞炸碉堡一样,手举得高高的,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将砖
块朝坑里扔了过去。
然后我们一窝蜂的窜出去,笑的前仰后合的等着看热闹。
志雄慢慢踱出来,拍了拍手掌,颇有打完胜仗出来等待我们的赞扬。
这时候,另外一边女厕所里突然响起了哭声,越来越大,撕心裂肺的。
我们正愣着了,看到左边的入口处慢慢走出来一个女孩子,连裤子都没有提起来,但是
全身上下好多脏东西,头顶还一手纸,简直惨不忍睹。
我们正觉得事情闹大了,准备跑。结果四年级的数学老师周老师一声怒吼:“X志雄!
你个狗日的!不许跑!”
志雄也懵了,他就站在那里红着脸,低着头。
记忆中的我对他们当时的反应已经记得不太清楚,因为当时我也挺可怜那女孩的,但因
为太恶心,我也没有办法去看。就记得周老师打了志雄,然后至于有没有叫家长就不得
而知了。
志雄在班上是个谁都敬畏三分的主,但是他从来不欺负我们外村人。相反,他和我们走
得很近。
四年级那会儿,我依旧延续三年级的传统,喜欢讲笑话,不喜欢听课和读书。
因为座位是开学的时候各人自己抢,所以好学生都抢到了前排,而我们就拼命抢老师看
不到的位置。
我和徐伟,志雄等人就有幸抢到了教室靠窗的最后面角落。一来方便讲小话,二来方便
从窗户翻出去逃学或者逃课。
但是有一次,有件事情改变了我。
那是一个秋日的下午,我们刚刚升入四年级不久。我们几个人上数学课一点兴趣都没有
,任凭老师在台上唧唧歪歪,自己在下面讲笑话。
我自然是很high的那个,讲得段子把他们逗笑了。志雄这家伙很放肆,笑得太夸张,忍
不住似的。
结果周老师注意到了。我当时从语文课本的半夜鸡叫上知道有个人叫周扒皮,于是总私
下叫他周扒皮。这里用周扒皮称之吧(注:我一直很感激周老师,这里只是尊重当时作
为孩子的叫法,并未有丝毫贬义。)
周扒皮自然很恼火,停止了讲课。就盯着我们看了很久,我们不敢做声。我低着头,大
气不敢出。
这时候慢慢的,周扒皮说:我知道你们几个调皮鬼天天在哪里讲小话,特别是XX,他指
了指我,天天讲,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们祖师村的孩子来这边读书本来就不容易,也不
考虑爹妈的干孬辛苦,天天鬼混,以后准备混一辈子啊,没出息的东西 #%$%*&......
blablablala....
之后他还不解气,就大吼一声:XX,给我搬到第一排来坐!
他指着第一排靠窗的位置,然后那个孩子很知趣的搬着凳子来到我面前。我脸很红,很
难过,因为我觉得周扒皮骂我就可以了,干嘛提我的村,干嘛还提我们的爹和妈?
心里很委屈。当时我爸还没有去城里坐生意,在乡村靠那点几亩薄地养活全家,他为了
改善我们的生活,起早摸黑的去拖车,很是辛苦,一夜都睡不上好觉。
我虽然混日子,但是一直很尊重我爸妈的,谈到他们自然及其伤害我幼小而又倔强的自
尊心。
我搬了凳子,气愤愤的搬到了最前排。很长一段时间,我很沉默,不喜欢讲话,也不怎
么愿意和志雄那波人鬼混了。上课就看着周扒皮嘴皮在哪里翻来翻去。然后就等着快放
学的时候和同桌黄勇为一起从窗子翻出去跑回家搞饭。
有一次中午放学前,是数学课。周扒皮说,全班现在开始做XX面的第7题,做完了给我
改,谁先做出来谁先回家。
我一下子急了,md为了早点回家我拼了。
看到当时那道长长的应用题,我当时头发都快爆起来了。平时没有认真听课,好多东西
不懂,我就卯足了劲看那一节讲的是什么,然后临时抱佛脚的学。
结果又十几个人先走了的时候,我已经能够摸清楚如何解那道题。不过我列的方程简直
是个巨无霸,貌似整复杂了。
我颤颤抖抖的拿去给周扒皮过目。他看了看,嘴角微笑,然后说,你看,其实你做的是
对的,但是你本可以用前面更简单的方法列一个更简单的方程的。 然后他转向我:不
错,小子,你得解法虽然复杂了一些,但是是对的!
我很腼腆的一笑,看他慢慢的把我的名字写在了他教科书的第一面。我后来才知道那是
参加数学竞赛的名单。
那天,得到夸奖后的我欢天喜地的。一路上都是蹦蹦跳跳的,别提有多么高兴。
从那以后,我开始用功听课,用功做题,觉得数学很过瘾。自然我的成绩越来越好,作
文还当范文被老师全班朗诵。我越来越得意,也越来越不屑于小混混的生活。然后在那
个寒假,我第一次得到了全班的奖状,我简直觉得生活也太有趣了,每天都是盼望去学
校学习。
自从我成绩好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志雄和飞勇那帮人走得很远。每天陪伴我的是
一起上学和放学的李涛和徐伟。
四年级出了刚开学的那个糗事,然后还有一件事值得讲述。
那依旧是在一个睡午觉的时间发生的事情。
当天,天气燥热。
我和徐伟等伙伴拿着垫着睡的蛇皮袋去学校,路上遇到志雄带着浩浩荡荡一票人。他们
拦住我们,说:XX啊,打鼓球去!
在我们家乡,打鼓球是游泳的意思。
我一听,顿时乐了。因为我人来疯,有人搞的事,我就喜欢凑一份。我说:好啊,搞啊
,搞啊。不过去哪里?
志雄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湖,就那儿,走吧,伙计们。
我们一票人把蛇皮袋折成一个披风状,顶着就狂奔过去。
到了地方,我们这群人都纷纷脱光衣服,光着身子就跳进湖里裸泳起来。那天我们在水
里玩得可高兴了。一群人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在阳光下的湖里,一会儿钻猛子潜水,
一会儿后翻玩动作,一会儿偷偷潜到别人身边摸他屁股,其乐融融。
或许是因为我们太得瑟了,那场鼓球打了很久。不知不觉上课时间到了。我们当时没有
表,也不知道具体多少时间了,就上岸穿上裤子往学校奔跑。
等到众人赶到学校的时候,语文老师陈新潮已经在门口立定。看着我们还未干的头发,
他顿时怒了。
我们当时是不了解他为何怒的,总觉得这老师屁事多,打个鼓球还要管。但是现在能够
明白如果任何一个孩子溺水,学校是要承担很大的责任的。我们家乡那个时候经常有孩
子发生溺水的事件。
所以,陈新潮老师就发飙了。决定下午的课不上,一定要搞清楚谁是带头人,要揪出来
打一顿。
于是,他开始一个个依次审讯我们,并且动手了。
等到他叫道我的名字的时候,我有些颤抖了。很是害怕他会如何。
他揪住我的衣领,摇了摇,厉声问道:XX,你老实说,是谁指使的?
我支吾了几声,用很小的声音说:我,我不知道。。。
你不想说是不是? 陈老师怒不可遏。他在我头上狠狠的用手指关节敲了两下。我们那
儿管这种打人方式叫金刚期。挨过这种打的同学都知道,这是很痛的。
我当时觉得眼冒金星,头壳痛的我眼泪都快飚出来了。但是我觉得我不能哭,就倔强的
重复:我不知道。。。 然后低着头不做声。
陈老师要我们几个顽固分子当着全班的面跪下,我们几个人没有动。他又冲过来,一人
几个金刚器,我们接着冒金星,有人哭了起来。
他已经不管我们了,就一个个拉其他几个人出去审。我们几个人被撂在教室里尴尬的在
那里站着。我一遍又一遍揉着生痛的头部,心里一句句的问候着陈老师他母亲。
后来的结果是,有人勇敢的供出了幕后的主使者 ---志雄和飞勇。 之后的事就简单了
,陈老师狂整他们二人,然后我们其他人都给放了。
后来哥们黄勇为悄悄对我说:md,就是我舍命救了你们!
我白了他一眼,谈不上是感谢还是鄙视,但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是勇为说出了主使者。
因为我知道,要是那样他以后会过得很惨。
四年级就在我们欢快的岁月里过了过去。
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搬到二楼。
开学第一天,志雄因为和我聊得太欢快又被当时的老师平均胖子(我们当时私下的称呼
)发现,由于知道他是全校最调皮的学生之一,胖子老师大怒,点名骂他,并逼他到四
年级去留一级。
我当时很过意不去,觉得他是和我说笑话被搞的。当时,我看到他端着一个板凳在门口
犹豫不决,不愿意下去四年级,然后咬着嘴角不说话的样子,如今我仍然想起来觉得心
痛。
那个时候他和我私交很好。有一个周末,我们甚至跑到市里街上去买拖鞋。 我爸爸已
经在市里开始了他的生意,我和志雄去南湖。看这个看那个。
我爸爸一向节约,但是对我的朋友很好,特别疼孩子。爸买了一些好吃的东西给我们。
我们就欢快得这里去,那里跑。
那是我对志雄最深刻的回忆,因为我们在那个炎热的下午,在南湖经过烤鸡摊的时候,
我们直流口水,但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没有办法。只好吹牛皮说以后有钱了要买tm两
只,一口一只。
整个五年级和六年级,我已经不记得任何国王的事情。只记得那时候我成绩越来越好,
虽然总喜欢去打游戏机,甚至逃课去打,但是我的成绩一直没有下来过。
但志雄和总兄弟始终不喜欢读书,只喜欢混日子和打架。
可是那时候又发生了一起众人被老师打的事情。
那是一个清晨,我们外村的孩子去学校早,天气冷,那个时候我们又搬到了一楼。钥匙
交给了住的学校旁边一个叫刘念的女孩保管,由她过来开门。
可是那天怎么等,这妞就是没有来开门。哥几个在门口等得很冷。于是我们一般人就无
聊的靠墙开始了挤人的游戏。就是两帮人贴着墙,然后朝对方撞和挤,和拔河类似,但
是方向相反。这一般能够让大家觉得暖和,也挺好玩的。
可是我们玩了好几局,刘念才姗姗来迟。
我们一帮人怒了,志雄和飞勇就上去羞辱她,当然没有动手。
我也恼火,就带头轻声责备了刘念几句为什么来这么晚啊,我们都快冻死了。
我不觉得我有骂过这妞。可是狗血的事情还是来了。
刘念进班后就开始哭。胖子语文老师来了之后简单的问了一下情况,刘念就一股脑儿爆
了一串名字,意外的是当中也有我。虽然是说我是从犯,但是md我没有骂人啊,怎么混
的比窦娥还冤啊。
胖子老师可猛了。他知道志雄和飞勇是带头的。就当着全班的面把二人左右开弓一顿狂
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把他们的头发抓住,直接往墙上撞!能够听见墙有节奏
的声音。
当时的我头皮发麻,准备好了被这厮去练铁头功了。
结果轮到我的时候,他一把把我揪出教室,问我骂了什么?
我说,我什么没有骂啊!
没有骂,让你没有骂! 他两巴掌打在我脑门上,我又开始冒金星。
我当时怒不可遏,大吼:我就是没有骂!谁说谎谁死好不好!!!
他楞了一会儿,一把揪住我的耳朵,我双脚离地了。让你犟嘴,让你犟嘴!!他对着我
耳门吼。
我不记得我是如何进了教室的,只知道后来我头一直晕。李飞勇在座位后面说:md,要
是志雄是我亲兄弟,这厮要是这样打我们,我就和这**拼了!
我没有理会,就觉得委屈。对刘念这种不耻的做法感到非常愤怒。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事
后总不拿正眼看这妞。虽然她长得很可爱,但是我很唾弃她。
那次事件之后,我们一票人一下变得老实了。除了偷偷去打游戏机,没有闹过什么事。
六年级,没有回忆。只有我成绩很牛逼,逃学打游戏机回来之后还是能够数学考98。背
书奇快,语文老师喜欢让我起来当着全班的面背书和讲故事。我也不知道谁说我 会讲
故事,总之那时候老师的娱乐活动不多,这也算一消遣。我就装逼似的把我看过的童话
书人模狗样的添油加醋讲出来,大家好这口,也就图那么一乐。
我不记得我有和志雄在那个时候走的近,只觉得我开始要考虑做个好孩子了,不是三岁
小孩了。志雄也迷上了逮鸽子,和黄勇为和李志伟等人走得很近,常去我们村找他们。
见到我的时候就招牌式的一笑,打声招呼。
那个时候在学校里,志雄依旧如故,喜欢打架。甚至一人挑学校里出了名的兄弟二人。
结果志雄勇猛如故,双手夹击,抓起地上的板砖一阵狂殴,那两人屁滚尿流的落荒而逃
。当时我们在二楼上的栏杆上一片喝彩,志雄仿佛是当了英雄一般,头仰着,吊爆了。
我不能准确的记得那个时候还发生了什么值得纪念的事情,只是知道我负责让大家背书
,谁先背完谁先回家。
志雄不会被,每次被我偷偷放走,班上也没有人敢说个不字。
然后他没有读完六年级就离开了学校。因为他或许觉得,他不属于学校,他要去闯荡江
湖。
那以后,我也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直到我文前提到的那最后一次的见面。
(下接第三节)
1 (共1页)
相关主题
大家推荐几个村子旁边的中餐馆吧我来挖几个坑
惊!!!!!著名作家x1980在美国被数黑人围殴,状况危机!!! (转载)这里有几个人今年会跟学生会去滑雪?
[清凉夏夜]推荐几个近年的电影[转载] 警惕三番城的小偷!!!!!!!!!!!!!!!!!!!!!!!!!
发几个包子吧说到AC Transit
【原创】江湖上曾经的那个名字【第三节: 大结局】想在学校附近找个2-br Apt,请教几个问题
【原创】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大雨今天有几个人去bkk那个小屋看球?
zt 李宇宙:救救四青年!晚上看了几个80年代春晚的经典老歌
国安局派卧底打入“新青年学会”内部打听个破事儿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志雄话题: 麻子话题: 当时话题: 时候话题: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