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ChinaNews版 - 北京召开“温家宝与中国社会转型”研讨会
相关主题
胡锦涛温家宝关系的另一种解读zz华尔街日报:如果温家宝是对的怎么办
中国遭受百年屈辱的真正原因 信源:山人博客|温家宝频频挑战潜规则 江系中宣部火大
解放军少将:海军应为南海危机升级做充分准备温家宝一点威胁力都没有的话,左派干吗大呼小叫?
自由民主化需要政治高手温家宝 (转载)赵紫阳分析胡锦涛和温家宝
不倒“温”或许会起到某种关键作用?窃国大盗温家宝 信源:八阕--娱乐时分|编辑:2012-04-23|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
周 舵:论刘晓波得奖奶奶的,世界上最无耻的人说的话 (转载)
清华报告:中国改革需警惕“摸石头上瘾不想过河”国内网民识破NYT骗局:复印纸也算证据?
清华大学遭封杀报告:小心石头摸上了瘾 连河也不想过了胡core挺温总了?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温家宝话题: 民间话题: 挺温话题: 转型话题: 政治
1 (共1页)
j**n
发帖数: 13789
1
会议开始,赵常青首先向大家介绍了温家宝两次讲话的主要内容,并将2006年9月以来
,温家宝在不同时空下有关民主、法治、自由、人权、人民尊严、公平正义、反腐败、
权利制衡、政体改革等方面的主要言论向大家做了介绍,也就温家宝所受到的各种力量
的批评向大家做了简单介绍,然后与会者开始围绕温家宝的相关言论并联系中国社会的
转型问题分别发言。
陈永苗:根据观察,在座的大部分好像都是挺温的,我有些不同意见,我就第一个发言
了。我谈三个问题:第一,中共党内民主派只有等到中共倒台后才能出现,中共不倒台
,就不会存在所谓的“党内民主派”问题;第二,我们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
温家宝的讲话,是以做主人的态度呢还是相反的态度,他说得好,我们可以表扬他、可
以利用他,但我们不能无原则的唯“温首是瞻”;第三,我们应该立定一个判断的标准
,我认为对待温家宝应该以他做了什么为标准,而不是看他说了什么,这是最重要的。
陈青林:
我既不是“挺温派”,也不是“批温派”,硬要说我是什么“派”的话,我就是“救火
派”,救谁的火?救温家宝的火。作为这个国家的总经理,很显然,温家宝近几年遇到
了很多问题和麻烦,自然灾害就不说了,诸如经济危机问题、依法行政问题、吏治腐败
问题、制度转型问题等等都让他很头疼,而且他现在因为倡导普世价值问题还受到了这
样或者那样的批评,真是一团乱麻。所以我在这里建议大家为温家宝走出困境来支招。
我个人的“救火”方案实际上是向大家提出三个问题:
第一,如何在2010年帮助温家宝摆脱国际国内资本家财团的绑架;
第二,在2011年,如何帮助温家宝在加重税负和乱发货币之外找到第三条道路,从而使
中国的经济能够更加健康的发展;
第三,在2012年,如何能够推动温家宝在官僚板块、资本集团板块和人民板块之间设计
出一套准宪政模式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
这些问题交给大家,我就说到这里。
张辉:
温的讲话在中国民间社会引起的争议还是很大的,对于温家宝的讲话究竟是信还是不信
,是帮他呢还是不帮他,是淡然局外还是加以抨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现。就我个人
而言,任何人倡导普世价值、倡导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我都应该是欢迎的、鼓励
的,温家宝来说这些话,我也欢迎的。
我认为未来社会的转型还是要首先从意识形态的纷争开始,没有一场争论,民间的任何
一种力量都不容易切入到社会转型当中去。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大家看一看温家宝到底
能做哪些事,哪怕是一些很微小的事情,如废除劳教、解决访民的问题。这些问题对于
温家宝而言,应该不是特别难。他说一点好听的,我们欢迎,他做一点有利于改革的事
情,我们都应该报以掌声,加以推动。
最后我认为,当下这个社会已经不存在特别强大的强人政治,“一言兴邦”的时代结束
了,我们这个社会已经是个多元社会,温家宝是其中的一“元”,我们在座的也其中的
一“元”,我们可以把希望寄托在温家宝这一“元”里或别的什么“元”里,但更重要
的是我们还是应该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自己的崛起才是真正的希望所在。
我们也需要说更多的话、做更多的事情来推动我们这个社会的变革。
焦国标:
我想温家宝说了这么多话,他如果生活在邓小平时代,邓小平一定会说他是“资产阶级
自由化”的代表,但现在党内没有一个人敢公开站出来这样指责他,执政集团内部现在
也没有类似邓小平这样的超级政治强人来进行幕后操纵,胡锦涛本人也不会站出来做这
样的恶人的,因此温家宝的系列讲话实际上是不会有太大的风险的,在政治上是安全的
。从民间的角度讲,我认为现在还是应该鼓励温家宝继续向着这个方向前进。
另外一个方面, 我想谈谈我对薄熙来的看法。从政见上看,薄熙来完全是反向的做法
,唱红歌,怀念毛,政见完全与我们向左,但我觉得让他继续向着“左”的方向走下去
,也未尝不可。我认为薄熙来想完全脱离法律框架的任意胡来可能性很小,但他在一个
强调大一统中央集权的国家里想另辟一个“左派”政治特区也未必不是好事。想当年,
毛泽东他们要搞共产主义,胡适当时就向蒋介石提议让毛共党到东北区做共产主义试验
,当然老蒋没批。现在薄熙来想在重庆搞一个“红色”特区,以显示自己与中央的某些
区别,我认为是好事,我认为只要不是超越法律框架,就应该给各种政见以平等的机会
和起码的尊重。我个人不会特别的倾向于哪一种政见或哪一种观点,但我认为,社会生
态、政见生态越多元,对于我们的变革越有利,对于温家宝本人来说也会形成一种保护。
胡石根:
温家宝的讲话在民间引起了巨大的讨论,这是若干年来很少有的事情,民间的讨论超过
中共党内对温家宝讲话的学习和讨论,这本身也表明民间政治理性和政治智慧的成熟,
我们看到近期光北京就召开了四、五次这样的研讨活动,外地如贵州、浙江、广州等地
也展开类似研讨活动,在美国,胡平他们在纽约也搞了类似的研讨活动,这些活动都带
有挺温的性质。当然国内的一些网站如乌有之乡等批温的调子很高,在推推上,也有好
多批温的,总的来说,从民间的角度观察,从过去的批温一边倒发展到现在批温和挺温
的处于一种相对均衡的状态,这是很为可喜的事。这既表明民间政治生态已经有着比较
丰富的内涵了,也表明民间政治智慧经过三十多年的曲折探索和积累而渐趋成熟。尤其
是我们现在讨论温家宝这个讲话要注意这样一个问题,温家宝之所以在现在这个时刻发
表这样的讲话,民间之所以在现在这样的时刻进行这样热烈的讨论,这本身说明中国社
会的发展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折点上了,这也是我们今天要把讨论温家宝讲
话与中国社会转型联系到一起的重要原因。
我本人虽然也不是明显的挺温派,但我对于温家宝的亲民表现、对他的讲话我是持赞同
态度的,这种赞同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去做他的附庸,相反我们主动搞的这种研讨表现了
我们的独立意识和主体意识,没有哪个街道办通知我们这样做。我们之所以要搞这样的
研讨会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壮大我们民间的力量,实现民间各种力量的交流与汇合,
通过这种交流汇合来寻求我们的共识,来协调我们的行动。同时也通过这种研讨交流来
改变过去的那种官强民弱、极不对称的朝野政治生态,通过这种讨论交流促进朝野间的
良性互动,并最终推动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从现在的专制政治转向民主政治,这是
毫无疑问的、是必然的,我们一定要有这个信心!
在如何对待挺温和批温的问题上,我认为两派都有其价值,批温是为了防止温家宝向错
误的方向发展,挺温呢,则是对温家宝已经做得比较好的事情的一种肯定和鼓励,希望
他继续向着正确的方向走下去,如果他走错了路,我们还得起来批评他。
最近秋风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的总体思路是要求民间结成健康的力量联盟,来共同打
败毛左派和权贵集团,文章当然是很有价值的。但在我这里,我觉得还应该再做一下仔
细分析。毛左派也好,权贵集团也好,第一,他们都不是铁板一块;第二,他们的思想
也不是完全一致;第三,对于毛左派的主张和要求,我们也要去借鉴他们的某些智慧,
如毛左派对现实的严重不满和批判、对社会变革的诉求,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心,是有
其中的合理性的,这与我们在某些方面的主张与诉求是一样的,是不矛盾的,我们不应
该一杆子打倒一大片,要反对“洪洞县里没好人”的做法。就是对太子党、对权贵集团
也不要一下子全部砍死,秦晓不就是太子党吗,不就是从权贵集团中出来的吗?既就是
对于共产党我们也要抱着这样一种态度,我们不对这个党抱希望,但我坚信在这个有着
7000万党员的队伍里一定有要求变革、要求进步、要求民主转型的力量,我们一定不要
忘记民间力量与他们的结盟,这对于中国社会的未来转型具有战略性的意义。
张博树:
我先对刚才永苗的观点做一个简单的回应,你这三条我有两条半都是不同意的,第一,
你认为党内民主派只有等到共产党垮台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是我不赞同的,如果真要等
到共产党垮台才会出现党内民主派的话,也就不存在什么党内民主派了,那已经是另外
一个概念了,我们说党内民主派是有意义的,恰恰是从党内民主派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所
能起的作用这个角度出发的,否则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认为像胡耀邦、赵紫阳、朱厚
泽等人都可以说成是党内民主派或党内开明派,而且这样的党内民主派远不止一两个人
。第二,永苗谈到温家宝光说不练是不行的,不仅要看他说什么,而且要看他主要做了
什么。我认为这样的批评有些简单化了。中共党内的说和做其实是很微妙的,大家如果
仔细去研究赵紫阳的回忆录和李鹏日记的话,就会发现在八十年代的党内斗争是很激烈
的,从话语修辞等细节方面都会推敲出这样的结论。在最近一期的《炎黄春秋》里登载
了我的一篇有关朱厚泽的文章,朱厚泽就回忆说,在八十年代他当中宣部长的时候,想
以纲领性的文章或开会的形式来全面推动政治改革那是很困难的,甚至是根本做不到的
,只有采取化整为零、撒花椒面的方法今天在这里说两句、明天在那里说两句,以求社
会舆论的逐渐转变,这算不算是“做”呢,我看应该是算的,不能说那是‘光说不练’
,同样,具体到今天温家宝的头上来,他在这样一个后极权社会要做一点事也是很困难
的,他也要灵活多变,以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来努力促成气候的转变,因此不能简单的
说温家宝光说不练。第三,永苗刚才谈到我们究竟应该是用一种奴隶的态度来对待温还
是以一种主人的态度来对待温,我想这不是一个问题,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公民社会,
我们对于总理也好或者一个普通公务员也好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提出我们的一些肯定
和批评是正常的,我想,不能认为我们批评了他就是以主人的态度看待他,我们表扬了
他就是以奴隶 的心态去仰望他,这样的逻辑是不成立的,我认为我们既不要用主人的
心态也不要用奴隶的心态,而是以平等的心态来对待他,这就行了。
然后我要从正面谈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温家宝在最近几年的讲话和行动到底应该怎样
看的问题,我基本上赞成刚才胡(胡石根)老师的观点,如果我们要从中国社会的政治
转型这个高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的话,最基本的逻辑链条是很清晰的,什么链条呢?第一
,中国未来的转型以和平转型最好,和平转型意味着因社会动荡而付出的代价相对要小
,转型成本低,我想没有多少人希望社会转型的时候出现大动荡;第二,既然大部分人
渴求社会和平转型,就必然要求朝野之间能够实现良性互动,至少民间是这样想的。问
题在于第三,这种朝野见的良性互动是怎样可能的?我认为要解决这种可能性,首先,
民间必须发展壮大,如果咱们自己很弱势,那就什么也不要提;而要壮大我们自己就必
须促使对方阵营的分化,因为对方阵营的分化是有利于民间的成长和壮大的,只有对方
分化了,民间才能壮大起来,民间壮大了,朝野见的良性互动才会逐渐转化为现实,如
果对方阵营没有这种分化,则互动、良性互动都是提不上日程的。
那么,对方的分化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方阵营随着社会形势的发展变化,一定会产生
一些积极的、有利于政治变革的健康力量,他们会在一些不同的时空里说一些好话,做
一些好事,甚至带有被动、作秀的成分,我们就要把他纳入积极的一方,哪怕他说这些
话、做这些事的时候还有些犹抱琵琶、扭扭捏捏,我们也要拉住他,并创造条件扶他一
把、推他一把,这才是政治上更高明、更成熟的表现。
刘京生:
我的观点大概不是挺温的,相反,我觉得挺温派反映了一个什么问题呢,那就是一厢情
愿的问题,我们是善良的,中国知识分子是善良的,而且善良了几千年,总认为执政者
说了几句好听的话,就感动的不行,总拿我们自己的善良当成执政者的善良,那是要犯
错误的。今天,大多数人会认为温家宝说话是真诚的,但真诚在哪里呢,他跟我们互动
了吗?他如果能跟我们互动的话,他能把刘晓波抓了吗?他能把刘贤斌抓了吗?如果明
天他把刘晓波放了,如果明天他把刘贤斌也放了,或者哪怕他明天将劳教制度废除了、
将访民问题解决了,我才能说他的话是真诚的,他也确实跟我们民间互动了,否则,就
别用那些动听的话来忽悠我们,我不买账。
王光泽:
对于温家宝的讲话我们要注意到这样几点,其一,他的讲话是很有局限性的,我们喜欢
从普世价值的角度去理解,但是他讲这些话时,“社会主义”的姓氏是带的, “党的
领导”的帽子他也是戴着,正如江棋生所讲到的那样,温家宝只是一个“一党民主派”
,而不是“多党民主派”;第二,他的普世价值走得还没有多远,比如说像司法独立呀
、新闻自由呀、财产公布呀、宪政民主呀等等他都处在一种无为状态。而且温从来都没
有提过“宪政民主”的概念,他的民主还是共产党专制下的民主。最主要的从“行”的
角度讲,他除了在孙志刚事件中努力将收容审查制度废除了外,其他就乏善可陈了。当
然从讲话的角度讲,他比胡(锦涛)要表现得好,他毕竟还敢说一些话,这一点我们要
支持、要肯定,并鼓励他尽可能走得更远一些。不过从民间的角度去解读温家宝的话,
还是要从多元化的立场出发,这要比一边倒的情况要好些。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今
天民间社会对改革的愿景很高,温家宝的讲话远远满足不了民间的改革欲望,尤其在党
内高层,改革共识已经没有,想改革的力量又没有一个具有强大的实力,因此我认为中
国社会的民主转型希望还是寄托在民间、寄托在我们自己身上。对于民间而言,怎样考
察我们的力量是否壮大了,主要看我们制造公共政治危机的能力怎样,通过制造公共政
治危机给当局压力,通过这种危机来解决朝野间的良性互动问题,而不是靠我们的良好
愿望和诉求来达到良性互动,那是一厢情愿的事。
许志永:
我先谈一点技术层面的事情,也就是在现有体制下,温家宝能够做什么事、又不能做什
么事。太大太难的事情他肯定做不了,在现有体制下,他既就是想做也做不成;释放刘
晓波、刘贤斌的事情他也做不了,他虽然是国务院总理,他可以对公安部长说些话,但
现有体制下,政法这一块是自成系统的,有中央政法委管辖,他是做不了主的;政治体
制改革他也解决不了;劳教制度的废除他也解决不了,这牵扯到一个立法的问题。如果
说在现行体制下他能够做什么的话,只可能在《征收房屋条例》上重新搞一个法规,因
为这是他主管的国务院工作范围内的事情,但既就是这一件事他要做成也有很大的难度
,他在这方面的努力一直遭到地方势力的强大阻碍。
范亚峰:
看到我们这次研讨会墙上横幅写的是《温家宝与中国社会转型》,我觉得主题安排得好
。应该说温家宝是一个很有些历史感的人,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
哀。温家宝在深圳讲话里谈到“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剩下两年我要全力促成政治改革
的事情”,也就是说温家宝知道自己的政治生命已经不长了,弄清这一点对于我们理解
温家宝的讲话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在这里我想先澄清这样两个问题:第一,我们是否对
党国政改抱有幻想?在推特上关于这个问题有些争论,一些人把挺温的人当做“幼稚的
自由派”,我认为不太切合实际,我认为我们任何一个挺温的人都不会对党国的政治体
制改革抱有幻想;第二,我们民间是不是缺一个领袖需要温家宝来为我们做老大?当然
不是。那么我们到底要干什么呢?就是要把温当做中国民主化转型过程中的一枚战略棋
子来使用。无论是温的讲话或者民间的热议,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把温家宝看做是中国民
主化转型的一个契机。
当然我今天主要不是谈论这个问题,我主要谈论的是这样几个问题,第一,中国政治转
型的模式问题,这个问题始终没有人回答。结果导致一些人一看到我们对温家宝表示了
好感就嘲笑我们是一群傻帽,被人利用了,其实,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思维呢?为什么不
能看做是我们在利用对方呢?为什么要低估我们呢?民间挺温是在民间维权抗争运动的
八个板块积累了多年以后,到2010年向更高水平发展的标志。原来主要是民间自己的抗
争,现在则开始了与党国内部开明力量进行有目的的相互渗透、相互碰撞的时期,在此
情况下,通过利用、撬动党国高层已经存在的裂缝,进而扩大这种分裂,使之由局部分
裂扩展为全面分裂,从而为中国民主化转型创造更好的条件,这才是挺温的真正用意。
中国民主化转型当然以维权抗争为主流模式,这一点毫无疑义,但如果我们立足这一点
再向前进一步,再与体制内实现某种互动,对民间而言就是一个重大的飞跃,它意味着
民间能量级的提升,意味着民间能够恰到好处的利用统治集团内部的分歧裂缝来发展自
己、扩展自己的空间。
民间力量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实势,一部分是虚势。实势就是脚踏实地的进行我
们的力量积累。温家宝在这里面所起的作用就是虚势,维稳体制从2006年以来基本上把
政改话语和法治话语抛弃了,但温家宝的系列讲话则把将近四分之一的中右空间又还给
了民间,极大地扩展了民间社会的灰色中间地带,为民间中右力量的发展提供了绝好的
契机。各地访民、律师、维权人士掀起的学习讨论温家宝讲话的热潮便是民间力量得到
很好扩展的表现。
我们现在讨论温家宝和中国社会转型,要学会使用利益分析的方法。温家宝之所以这样
做,背后是有其深刻的利益驱动的,是在为他的家族乃至于他个人未来的历史定位做打
算的。那么我们民间也应该顺水推舟帮温家宝出点主意,冯崇义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
说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人,这个提法很好,我们最近反复提醒温家宝要顺应中华民
主天命,提醒他要知道这个国家以及他本人都应该向着这个方向前进,这是我们为温家
宝出的第一个主意,即要知天命所归;第二,步子要大,四平八稳不行,既然知道自己
时间不多了,就要背水一战,我认为温家宝最好的命运就是下台,就是不干了,至少要
形成一个危机。现在其余的力量是在以无声的沉默消耗其努力,使这种变数无疾而终。
叶利钦如果不下台,叶利钦就成不了大事,温家宝如果看不到这一点,他就不是一个成
功的政治家,他有关政治改革的表现将来就是一个笑话。
现在民间对他的质疑很多,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敢说他是在作秀、是影帝,是因为他实在
的做法确实不多,因此温家宝应该抓住时机拿出点“干货”,步子要大,最好是下台,
不下台成不了大事。
而且温家宝一旦下台意味着在三个方面他都抢到了先手,第一,全部的民心,第二,全
部的国际支持,第三,最好的历史地位。他一旦下台,无论对于他本人还是对于中国的
民主转型都是一个极大的喜剧。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来推动温家宝继续往前走呢?我认为我们应该全力以赴推动他往前走
,温家宝是否有下台的危机将是最近两年中国民主转型的一个关键指标,如果他搞不了
政改,又没有下台的危机,我们就说他毫无疑问是在作秀、是在演戏!既然他说过“祖
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那么就要知道“天命所在”,就要有所担当,就要舍生取义
。邓小平说不要错过发展的机遇,我认为对于温家宝来说,现在是他千古流芳的最好时
机。总之,我们要对温家宝说:往前走、大步走,莫回头,用我们民间的政治智慧来塑
造出一个民主政治家,大家共同努力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这便是我的期望。
郭旭举:我很认同胡老师、张老师还有亚峰的一些观点,现在是中国改革的一个机会,
挺温是必要的,我们长期没有这种话语空间,现在温家宝以总理的身份出来说话了,我
们不借助这个机会把我们的观点表述一下,那是很不明智的。我们追求民主进步,我们
就要想办法扩展我们的话语空间,就要想办法利用他们内部的分歧来拓展我们的空间,
这是一个策略的问题。而且我们还要利用某种联动来扩大他们之间的分歧,从而民间才
有更好的成长空间。
我们知道主流媒体长期被权贵保守左派们所霸占,体制内外要求改革的声音很难得到释
放。现在中国社会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很多很大的危机,普世价值是一种历史的潮流、
是不可阻挡的,温家宝对这一点是很清楚的,他也很精明,因此他站出来发声了,但是
如果他再这样不温不火、慢慢吞吞的话,他已经注意到的改革机会就可能丧失掉,在此
情况下,这个“影帝”的冠冕就非他莫属了。我们 现在支持他,并不是全部的支持他
,因为他的观点是有局限性的,我们只是阶段性的支持他。
张博树:我插一句话,温家宝在体制内的一些讲话,包括在深圳所说的一些话使用了“
社会主义”这样的概念,是很正常的,关键我们要考察温家宝讲话的落脚点和重心在哪
里,不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对他的“局限性”就会放大。
郭旭举:是的,所以,不管温家宝有什么局限性,他能够比其他人说得好,我们就应该
肯定和欢迎,挺温是必要的,如果我们把他们压缩成一团,牢不可分,那么我们会有什
么空间呢?我们现在好多人对他表示怀疑,认为他没有力量,许多事是做不成的,如废
除劳教制度、户籍制度等他都做不了,这些具体的微观层面的事情他确实很难办,但是
我认为,温家宝现在要立足的不是微观层面,而是要立足于宏观层面,他要打的是一张
宏观的牌,他只有打出这样一张宏观的牌,他才能赢得更多的支持。我们看到,温的系
列讲话之后,毛左派等也纷纷活动、大力批温,尽管他们的活动有些官方背景,但这也
是好事呀。毛左派们在一定范围内与我们是有交集的,他们要平等这是好事,他们能在
极左的方面闹腾,对党国力量就是一个牵制,对我们在客观上就是一种帮助。所以我支
持刚才胡老师的观点,对毛左派要打,但要“缓打”。至于如何挺温,我认为,我们首
先还是做舆论的工作,多给他一点精神支持。而且在党国高层,温家宝敢于公开这样说
,他也是不怕打压的,或者最高层没有什么人敢公开站在温家宝的对立面。胡锦涛中间
偏左,但他也不会公开讨温,他可能在观望,所以我们要给温家宝加油,使得我们的力
量壮大起来,最后促使胡锦涛也不得不站出来挺温,这样问题就解决了。
赵常青:我也说两句,我首先想旗帜鲜明的表示我是坚决挺温的,我最早注意到温家宝
在政治上的“异动”是2007年3月,当时我还在监狱里,我在自己订阅的《南方周末》
上看到有关温家宝对民主、自由、平等、法治、博爱等普世价值的认可,我当时想,老
头子不错,这是89年以来来自最高层的难得的表态,把我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了,我当
然要支持他。
我们今天在这里研讨的主题是“温家宝与中国社会转型”,那么我们首先要对中国社会
政治转型的时机要有一个清晰的认知。我认为,中国的民主转型就是最近十年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我们在座的好像没有太大的争议。但问题在于怎样促成这种转型,我认为民
间应该有政治大智慧,这个政治大智慧就是要对来自朝野的各种力量进行分析并加以整
合。
从和温家宝的关系角度讲,体制内外批温的力量占据了很大的版块——保守派权贵集团
是批温家宝的,保守派为什么批温呢,因为近十年的权贵资本主义改革使得他们掠夺了
大量的民间财富,温家宝要搞民主,民主一旦搞成,人民要是来个“秋后算账”的话,
必然影响到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所以他们是不遗余力的批温;第二种批温的力量是民
粹主义毛左派,他们将温家宝看做是权贵资本主义改革的忠实执行者,将因这种改革而
造成的大量社会罪恶都推到温家宝的头上,要求老头子来承担全部的责任。从社会批判
的角度讲,毛左派们是有些道理的,他们在自己所发的《告全国人民书》中一口气喊出
了十四个“造反有理”,客观地说,我也认为其中的八九个“造反有理”确实是有理的
。但问题是他们将方向搞错了,他们试图借助毛泽东独裁体制来引领中国的未来,这自
然和温家宝所倡导的普世价值观是“牛头不对马嘴”,自然,他们要批温家宝,这种批
判当然是错误的;第三种批温力量来自于民间右翼的一些自由主义文人,其中以余杰为
代表,他们认为温家宝光说话、没有行动,是在“表演”,是在“作秀”,并冠之以“
影帝”的“荣誉”。
这里我们一定要注意,对于政治家来说,他们的一个主要行为就是“说话”,就是通过
“说话”来表明自己的行为取向。前不久,胡(石根)老师明确提到对于政治家来说“
说话就是行动”,崔卫平也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里公开表达“在政治生活中,说话便
是行动。这也是民主政治的特色所在”(见《政治言说》),因此,对于政治家的言论
我们不要仅仅理解成一般的普通言论,他们的言论实际上是一种社会动员。话又说回来
,如果温家宝说民主、倡普世价值和改革不是行动,只是作秀、表演的话,那么能不能
说余杰等人倡民主和普世价值也是作秀、也是表演呢,因为这在逻辑上应该是成立的,
余杰等人除了说话、发文章以外,也没有见到他有其他的行动,他没有去组党、他也没
有参与街头化的“围观”,也没有为访民打过官司,但我并不会因为余杰只是写文章说
话就认为他是在表演和作秀,相反,我认为他追求民主是很真诚的,而且他的写文章说
话就是他的政治行动。问题在于我们不能“只许民间放火,不许州官点灯”,我们应该
执行同样的逻辑和标准,否则的话,我们就会掉进自己挖下的逻辑陷阱里。
在分析了这三种批温力量的错误后,我们再回到我刚才提到的“政治大智慧”问题上。
大家想一下,在一个涉及十四亿人口的大国里,在一个涉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
大国里谋求民主变革,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事业,把这样一个伟大事业的希望完全寄托
在民间的力量身上,到底行不行?我认为这是不行的,当年共产党搞革命的时候,还要
搞“统一战线”、还要开辟“第二战线”呢,并把“统一战线”看做是自己“革命成功
”的“三大法宝”之一,俗话说“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共产党当年的成功经验虽然
还不能说“古”,但对我们最起码是应该有所启示的。我们应该把各种力量都集合起来
,用我的话说就是“合纵连横”,所谓合纵就是把民间寻求民主的各个板块集结到一块
,无论是老民运、新维权、还是家庭教会、自由派等等都先“合”起来,“合”起来干
什么呢?合纵抗“秦”,抗击党国权贵集团对改革的阻挠。
但是光靠民间的“合纵”还是不行的,我们还要执行“连横”的政策,就是把执政党内
部愿意进行改革的健康力量和进步力量也拉到中国民主转型的轨道上来。大家想一想,
在一个拥有将近8000万党员的队伍里,如果没有一批愿意为这个国家承担责任、愿意真
正为这个国家谋求美好未来的人的存在,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从历史事实上看,共
产党建政以来,确实是存在着这么一批健康力量的,否则无法解释像彭德怀、胡耀邦、
赵紫阳的表现,他们在台上的表现是赢得后人的尊敬的,我们总不能说他们几个人在台
上的时候也是作秀吧。
回到温家宝这里来,纵向考察49年以来的历史,我认为在近六十年的共产党高层官僚系
统里,温家宝要比所有其他的人要走得远、包括比胡耀邦和赵紫阳都要走得远、走得更
符合我们的方向,所以我们要对以温家宝为代表的党国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加以团结,要
帮、要扶、要拉、要推!
赵常青:好,第一论各抒己见阶段结束,现在进入自由讨论阶段,由于时间关系,每人
发言控制在3分钟之内。
胡石根:我在这里略作补充,我们必须明白“挺温”就是挺我们自己,如果我们不明白
这个道理,就要犯政治幼稚病的错误,就要犯巨大的战略性错误。我们和余杰一样也认
为温家宝现在只是画了一个饼,但是我们现在就要一个真的饼,我们必须抓住温家宝讲
话的机会来弄假成真,利用温家宝的讲话把我们发展起来。大家必须明白,搞政治跟做
买卖一样,做买卖对市场必须敏感,否则是做不成功的。搞政治也必须具有政治敏感性
,我们现在要做的这个民主转型事业就是一个很具现实性的事业,现实的政治需要我们
抓住一切可能抓住的政治机会,“挺温”就是我们要抓住的一个现实的具有战略意义的
机会,挺温就是挺我们自己,就是挺中国的民主事业!
陈永苗:实际上我也不是要根本否定温家宝,而是说怎样才能恰到好处的利用温家宝。
我们必须明白一个道理,凡是共产党所赞同支持的,都是有问题的,如果我们对他所倡
导的东西的复杂性没有弄清就盲目挺进,就会被他们所利用。温家宝的讲话不能理解成
是他个人的讲话,他是代表中共在发言,要将他放在共产党六十年的大框架里考察,他
们老早就在喊“改革”,天天在喊,喊了十年、百年、一万年,他就不动,这种喊叫还
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大部分是行动派,强调行动的力量,我们一定要用行
动的标准来评判温家宝,而不是仅仅看他说了什么。同时,我们也要给老百姓传递这样
一种信息,那就是,在中共改革派之外,民间也有一种新诞生的可以领导中国民主转型
的力量的存在,让老百姓在我们当中看到希望。另外关于党内民主派的问题,我们衡量
的标准还是看他的行动,而不是说话。
范亚峰:在政治上我们不要犯幼稚的毛病,前若干年,党国将民间的空间压缩的很小很
死,民间就没有说话的空间,现在民间借助温家宝的讲话有了一些说话的空间,这是好
事,但我的判断和常青不一样,常青认为温家宝是真诚寻求民主变革的,但我看来,在
判断民主转型的前景问题上我们也要抛弃“悲观派”或者“乐观派”这种情绪化的语言
,使用政治理性进行冷静的分析,温家宝的言论说到底就是一个利益上的考量,没有别
的,我们要推进中国的民主转型事业,就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张博树:刚才亚峰提的几个建议很好,胡(石根)老师提到挺温就是挺我们自己,在座
的大概不会对此有什么意见,常青谈到“合纵连横”与“民间政治大智慧”几个概念都
很好。我们现在能不能促成温家宝做点什么具体的事情,或者说我们来做一个局,给温
家宝开出一张试卷,让他答题,卷子一定要公开,最后的署名应该是 “合纵连横”的
局面,这样看他如何反应,如果能做,就证明他不是在作秀,如果能做的不做,那这顶
“影帝”的帽子就戴定了。
胡石根:我说一句话,温家宝说自己时间不多了,剩下的时间将努力从事政改,好,我
们现在就一起来做这件事情,我们帮你设计政改方案,我们也帮你造舆论,但温家宝必
须自己争气,必须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有一些实质性的动作,比如说我们民间将政改方
案提交给他,然后,他交给政治局讨论,讨论通过,就执行政改方案, “党中央”不
批准,好,辞职,在这种情况下,你既就是什么事也没有做,也可以万民仰望、流芳青
史了。
范亚峰:我们可以在我们和温家宝之间寻找最大公约数,我们可以将一些具体的政改建
议如废除劳教制度、司法独立制度、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等弄出一个新的政改纲领,
然后集结各种力量参与其中,其社会效益、政治效益应该是非常好的。
许志永:我觉得永苗的思路是错误的,对于温家宝而言,你不管说他表演也好,作秀也
好,但在常委九个人里面就他一个人站出来说了话,你现在把说了话的温家宝架在火上
烧烤,这显然是不妥的,你应该把批判的目标瞄准其他几个人,这样才具有更大的合理
性。
永苗:瞄准不了,我们的子弹是射不出去的。
亚峰:这里面涉及一个制造局面的问题,在这九个人里面就只有温是变数,我们就要想
办法把这个变数推到极致。1989年学生绝食从政治逻辑上讲是正确的,学生把八十年代
的学潮一步步的推向极端,最后以生命来抗争,迫使邓小平来做决断,你是要千古流芳
还是要死保权力。现在虽然情况不同,但对于温来说,我们仍然要将他不断的向民主化
的道路上推,你不是要搞政改吗,好,那就来真的,如果来真的受到党国阻挠,好,辞
职,如果不辞职,那就是表演,通过这种推向极致的方式鞭策温家宝上轨道,这应该是
可取的选择。
赵常青: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不仅要帮推温家宝,就是对于胡锦涛,我们也要尽可能的
将他往我们这个方向拉扯。我曾经在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里说胡锦涛“只是一个做大官
的命,而不是做大事的命”,从他进入共产党官场以来,事实情况就是这样,基本上是
四平八稳,做官、做大官、做最大的官,一个地地道道的“官迷”—— 喜欢当官我们
不反对,只要你不反对政治变革,我们都能容忍,但问题在于他是当今中国“最大的官
”,我们对此不可掉以轻心,从他和温家宝的关系上讲,只少截至目前,他还没有公开
撕裂彼此之间的合作关系,他还需要温家宝来给他挡风遮雨。因此,我们应该在挺温的
同时,拉一把胡,至少要防止在中国社会大转型的关键时期,胡锦涛被权贵集团绑架为
“镇压派”,赵紫阳曾经对杜导正说过:“温家宝是个好人,胡锦涛是个明白人”,我
们希望胡锦涛在同样为期不多的时间里做个 “明白人”,我们必须提醒他民主变革是
世界性潮流,千万不要留恋权贵集团的怀抱,那是一个大泥坑、一个大火坑,我们要拉
胡走上正确的轨道,而不是放任他往泥坑里滚、往火坑里跳,那是不负责任的。总之,
我希望我们能走出一条“合纵连横”的团结道路,在民主的旗帜下,八仙过海,戮力同
心,共同促成中国的民主转型事业,共同为我们的国家开辟出一个万紫千红、花果飘香
的未来!
胡石根:我在这里用一个实际的例子来说明我们现在的策略。就拿福建三网民围观事件
来说,当时网友们公开将温家宝说过的话“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制成横幅拉上马
尾街头,表面上看网友们是在挺温,但实际上网友们要达到的是另外一个目的,而且最
后的效果很不错。那么现在我们的挺温就实际用意而言和当时的网友们毫无二致,我们
必须明白这个道理。
赵常青:现在时间已经到六点半了,研讨会结束,准备吃饭,大家在饭桌上可以继续讨
论相关话题。
z***c
发帖数: 2959
2
我们现在讨论温家宝和中国社会转型,要学会使用利益分析的方法。温家宝之所以这样
做,背后是有其深刻的利益驱动的,是在为他的家族乃至于他个人未来的历史定位做打
算的。

【在 j**n 的大作中提到】
: 会议开始,赵常青首先向大家介绍了温家宝两次讲话的主要内容,并将2006年9月以来
: ,温家宝在不同时空下有关民主、法治、自由、人权、人民尊严、公平正义、反腐败、
: 权利制衡、政体改革等方面的主要言论向大家做了介绍,也就温家宝所受到的各种力量
: 的批评向大家做了简单介绍,然后与会者开始围绕温家宝的相关言论并联系中国社会的
: 转型问题分别发言。
: 陈永苗:根据观察,在座的大部分好像都是挺温的,我有些不同意见,我就第一个发言
: 了。我谈三个问题:第一,中共党内民主派只有等到中共倒台后才能出现,中共不倒台
: ,就不会存在所谓的“党内民主派”问题;第二,我们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
: 温家宝的讲话,是以做主人的态度呢还是相反的态度,他说得好,我们可以表扬他、可
: 以利用他,但我们不能无原则的唯“温首是瞻”;第三,我们应该立定一个判断的标准

j**n
发帖数: 13789
3
lol 周永康的打手又来了

【在 z***c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们现在讨论温家宝和中国社会转型,要学会使用利益分析的方法。温家宝之所以这样
: 做,背后是有其深刻的利益驱动的,是在为他的家族乃至于他个人未来的历史定位做打
: 算的。

j**n
发帖数: 13789
4
放风说温家宝儿子以权谋私的正是江泽民和公安部的江女婿周永康
但是至今还没有找到任何温儿子腐败的证据
可见人家是合法经营,而且是自办私营企业,和有些在垄断国企捞钱的太子党大不相同
1 (共1页)
相关主题
胡core挺温总了?不倒“温”或许会起到某种关键作用?
深圳讲话转眼过去一年了,请重温挺温派的文章。周 舵:论刘晓波得奖
胡总政治改革按兵不动 可能和前任一样平庸清华报告:中国改革需警惕“摸石头上瘾不想过河”
中国模式对中国人的最大伤害究竟何在?zt清华大学遭封杀报告:小心石头摸上了瘾 连河也不想过了
胡锦涛温家宝关系的另一种解读zz华尔街日报:如果温家宝是对的怎么办
中国遭受百年屈辱的真正原因 信源:山人博客|温家宝频频挑战潜规则 江系中宣部火大
解放军少将:海军应为南海危机升级做充分准备温家宝一点威胁力都没有的话,左派干吗大呼小叫?
自由民主化需要政治高手温家宝 (转载)赵紫阳分析胡锦涛和温家宝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温家宝话题: 民间话题: 挺温话题: 转型话题: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