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Headline版 - 明星跑堂会调查:张绍刚走穴主持婚礼十万一场(组图)
相关主题
夫妻离婚仪式风风光光 仿《非诚勿扰2》引围观(组图)湖南洪江古商城游客只看青楼 景区:惋惜(图)
婚礼吹起校园风 伴郎伴娘穿校服黑板奖状当摆设(图)成龙大嘴后又陷“诈捐门”
《中国好声音》选手报价 吉克隽逸最贵(图)“大哥”诚信受疑 成龙基金会:有人故意找乱子(图)
黄绮珊商演价格飙升至50万 林志炫涨至35万神曲《忐忑》网络走红 王菲等众星翻唱失败(组图)
网曝选秀导师身价表 李宇春垫底不靠谱(图)成龙:要让全球知道中国人如何过春节(图)
职业伴娘每场500元挡酒800元:被"闹"是常事(图)政治局委员李建国遭举报 揭其"亲外甥"张辉家世
按摩女留“艾滋针头”扎有身孕准新娘 致其流产(图)成龙回应和宋祖英贴面:每次都这样,我习惯了(图)
盘点富豪读过的大学 "土鳖"比"海龟"更有优势成龙回应和宋祖英贴面:每次都这样 我都习惯了(图)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堂会话题: 明星话题: 富豪话题: 跑堂话题: 演出
1 (共1页)
m******s
发帖数: 665
1
明星跑堂会现状释疑。
张绍刚(资料图)
“富豪饭局”,总是让人生出利益交换之类的桃色遐想。实际上有没有刺激众人荷尔蒙及肾上腺素的种种刺激情节?本刊记者走访了多名圈中经纪人、演出商、相关公关中介公司,我们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明星出席富豪的婚宴寿宴百日宴确是常事,属于你出钱我捧场的跑堂会行为,古已有之,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之前曾无数次登上娱乐版面的“富豪饭局”新闻最近被再度热议:两周前香港某周刊爆出有明星高价参加富豪饭局,港星吴孟达甚至接受采访,亲自坐实许多明星出席富豪婚宴寿宴;不多时,赵雅芝却发声明称网络流传她出席富豪饭局为造谣毁谤,遂使这一话题呈现了一正一反、迷离难辨的局面。之所以这一陈旧话题能够焕发新生,大抵因为语焉不详的“富豪饭局”,总是让人生出利益交换之类的桃色遐想。实际上有没有刺激众人荷尔蒙及肾上腺素的种种刺激情节?本刊记者走访了多名圈中经纪人、演出商、相关公关中介公司,我们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明星出席富豪的婚宴寿宴百日宴确是常事,属于你出钱我捧场的跑堂会行为,古已有之,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下面,我们就来为你剥开明星跑堂会的皮,下次再见类似新闻,你就可以直接无视了。 采写_本刊记者 刘倩 林楚捺 张燕
这些消息的疯传,姑且不论其真假虚实,它首先说明了明星跑富豪婚宴等堂会这一现象的普遍性。而此类消息往往得不到明星本人的承认,即便回应也多半遮遮掩掩,更使事态可疑。事实上,富豪与明星之间由谁牵线搭桥?明星收费如何?明星及其经纪团队如何看待跑堂会的邀约?你会不会也幻想有一天能请明星来到自己的家宴?先擦擦口水,跟随《南都娱乐周刊》的脚步,我们带你解读明星跑堂会的方方面面。
富豪设宴请明星,总是怀揣不可告人的目的?
释疑:大多数是为了添喜气、长面子罢了
明星最常跑的堂会,目前曝光最多的类型非婚礼莫属。婚礼乃人生大事,富豪们当然舍得在这件事上斥下重金。被杰威尔公司断然否认周杰伦捧场山西煤业大亨女儿婚礼的传闻,据说就是该大亨为博女儿开心而以三百万相邀。
请不动周杰伦这尊大佛,不代表啃不下别的明星。首先是主持人的选择,央视名嘴熟脸是首选,要知道,毕福剑、倪萍当证婚人可是一个经典案例。近来处于风口浪尖的主持人张绍刚也曾接下婚礼主持邀约,据北京某高端婚庆公司员工郑小姐透露,“2009年,我办过一场温州老板的婚礼,他们就请来了张绍刚主持。据说给张绍刚的价钱是10万,他那会儿还没有像主持《非你莫属》那么拽,很听话也很谦和,在婚礼开始前半小时早早就到达了现场。”选定主持人之后,最好还有明星唱唱歌、上台说说吉祥话,此时,歌手就是香饽饽了。据郑小姐介绍,“2010年,有一场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的婚礼,新郎新娘是普通的有钱人,新郎父亲是个小官儿,就请来了陈晓东来唱歌。”
除去婚宴,生日宴会上请来明星捧场,也是富豪们相当热衷的事。知情人士小李向本刊记者透露,“我朋友老板儿子曾经在一个KTV包厢举行生日宴,那天就请来了林志炫过来唱了两首歌助兴”。另一位金女士透露,“我朋友的妈妈过生日,曾经请来军旅歌手陈思思献唱捧场。”
就算不上台唱歌表演节目,只要有明星愿意参加自家宴会,就是一件令富豪脸上有光的事。让来宾纷纷感叹“哎,哎,这不是演那个什么戏的谁谁谁么”,最多再跟来宾握个手拍个照,是明星跑堂会的最基本任务。网络流传的张柏芝助兴北京富二代婚礼照,她也不过是上台说几句话,满脸堆笑地和新人拍几个照。
看,也没什么特别神秘的。有钱人爱面子,讲排场,砸大钱请明星给自己长脸罢了。
明星与富豪之间,有专门的人在牵线搭桥?
释疑:有中间人攒活,但远未发展成专门产业
富豪与明星能接上头,多半要靠中间人牵线搭桥。据本刊记者调查了解,目前并无专门的公司或个人专门从事这一工作,介绍明星跑富豪堂会远远没有发展成一项产业。大部分的情况是,一直从事公关或演出经纪的公司或个人因为和明星打交道颇多,也积累了不少明星资源。名声在圈中传开之后,活儿自然就会找上门来,包括富豪堂会对明星的需求。跟明星一样,这些兼职中介也只是赚点外快。资深经纪人Lucy向本刊记者透露,“常有一些专门联络企业剪彩、活动商业或者宴会的中间人打电话和我要人,一上来就挺热络,有活的时候磨得特别勤……”
攒局的中介们通常抽佣10%,有时也会双向抽佣。有别于一般商演,堂会活动中间人的作用相对较大,经纪人邱先生表示,堂会基本是一锤子买卖,有中间人比较能知根知底,虽然明知抽佣比较多,但能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对方不是公司,你很难去调查对方是否靠谱,这时候有个靠谱的中间人做介绍,大家也比较放心。”
婚庆公司则是另一类中介。据悉,不少结婚的新人在和婚庆公司接洽时,会以婚庆公司“能不能提供明星捧场”为标准来决定选择哪个婚庆公司,婚庆公司老板范小姐透露,“我接到这样的新人要明星捧场的需求,会直接去找明星的经纪人联系,不过婚庆公司和经纪人通过直接讲钱的这种接洽,经纪人不爱搭理,因为不知根知底。”范小姐补充道,“不过像北京有一家婚庆公司,他们本身就接办了许多明星的婚礼,比如佟大为关悦、陈羽凡白百合、沈亚军的婚礼都是这个婚庆操办的,他们本身就和明星打过交道,这样的交情和明星的经纪人打交道就好些”。
中介要谈成一单堂会并不容易。公关公司从业人员杰克就曾经和明星就商演或堂会事宜有过沟通,他告诉本刊记者,“我也尝试过直接发短信给明星或者打电话说明来意,明星当然不会鸟我,以为我是骗子或者搅局的。最后还是得通过明星的经纪人。”但通过经纪人也并不见得就万事OK,经纪人 Lucy就坦承,“这些跑堂会的活儿经纪人都会有自己的预判,但凡是有一点风险都不会去搞事。”
明星出席富豪堂会,亮个相就能收几十万?
释疑:几万是朋友价,一二十万是正常价,上百万是大牌价
富豪请明星是为了面子,明星接下富豪的场,则是为了票子。吴孟达在接受港媒采访时就坦承,“我们坐着吃着,上台说几句恭喜话,不用任何表演,就有钱赚了。” 与吴孟达一同出席这次宴会的还有其他明星,“主人家请了一帮明星坐满一台,我也去了。一桌明星饭局总价加起来有200多万元(人民币)。”至于张柏芝参加的北京富二代婚礼,有传她露面30多分钟,火速捞金40万。和张柏芝同场出席的歌手黄贯中当日报酬为8万元,他上台表演了4首歌。
据演出商颜先生透露,跑堂会的明星中,以歌手居多。“早些年很多老歌手都唱过堂会,如那英、孙悦、孙楠、姜育恒、柯以敏等”,“影视明星捧场堂会比较难请,他们的顾虑会比较多,歌手跑堂会的现象较多,因为任务就是唱歌嘛。”甚至一些小辈歌手也在堂会市场上颇为活跃,婚庆公司工作人员郑小姐就告诉本刊记者,“现在通过星光大道出名的歌手在婚礼上也很有市场。” 事实上,老牌艺人在堂会场也非常吃香,主要原因是容易请到。演出商沈先生说,“在比较靠谱的能请到的明星之中,老牌的、有些过气的歌手居多,其实对于堂会的主人来说,只要脸熟,大家一看到这张脸能知道这个人是明星就行了。”意料之外的是,本刊经走访调查得知,看起来一身正气的军旅歌手也并不拒绝此类邀约。除了前面提到的陈思思,另一位军旅歌手刘媛媛也曾露面助兴浙江某富豪的生日家宴,据知情人士张小姐透露,“那一次刘媛媛要价60万,唱两首歌。唱歌之前她一直躲在别墅房间里不见人,唱两首歌就走,也没跟客人一起坐着吃饭。”
当然,在跑堂会的悠久历史中,也并不总是所有记录都那么和平友好,因为一线大牌难请,某些权势人物动用其他手段也绝非没有可能,“光有钱不行,光有面子有时候也不好使,那些重量级的客人,往往是黑白两道通吃,要知道娱乐圈并不是没有出现过绑架性质的威胁事件啊”。
对于堂会邀约,明星与经纪团队总是欣然接受?
释疑:歌手顾虑较少,演员相对谨慎
对于明星跑堂会,大众的反应普遍是不理解、不接受。捧场北京富二代婚礼的消息传出后,张柏芝被讥讽为“人肉背景板”;而周杰伦捧场煤业大亨女儿婚礼的消息一出,外界立马炮轰他“向钱看、巴结权贵”。外界的强烈反应使得明星及经纪团队在接下堂会邀约时格外谨慎。资深经纪人李小姐便认为,“跑堂会,光是有钱是没有什么吸引力和震慑力的,这种可去可不去的事情,为什么要冒着风言风语的风险去捧场?现在大众的价值观如此,媒体们也巴不得有这种新闻,为什么要为这点钱顶风而上?对经纪人来说,帮明星接洽商演和接洽堂会的利益没多大区别,我干吗要费劲帮你弄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但也有圈内人认为,跑堂会与一般商演、商业活动站台并无区别,二者的区别只不过在于一个是以私人的名义发起活动,一个是以公司或单位名义发起活动而已。既然参加剪彩等商演活动是艺人商业价值的体现,参加堂会为什么不是?而富商设宴的场合多是高档场所,明星在那里亮相,其实比在夜场作秀更简单也更显档次,并不是什么特别掉价的事。
经纪人Z小姐向本刊记者透露,“基本上歌手会把堂会等同于商演,连活动价都没有区别,走的也是接商演的流程。因为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过去唱歌。但演员的情况复杂些,所以相对来讲,对堂会这类型活动比较谨慎,价钱会开得比一般商演高,毕竟去到那边很难说只是露个面说两句吉祥话就走,那如果要敬酒之类的,其实就比较危险了。因此,很多演员和经纪人都有共识,就是堂会类的活动是不接的。”另外,堂会在所有商演活动中的确算比较低级别的,杨幂在大红之后,经纪人就有专门强调,不会接堂会一类的活动。当然也有例外,如果举办宴会者为顶级富豪或权势人物,其他参加者也均为社会名流,一线大牌自然也是趋之若鹜,要知道,对于明星这也是一种身份确认,而且能够拓展人脉,何乐而不为?
婚庆公司说
——婚礼主持人,央视名嘴是首选。想请何炅、谢娜这样的娱乐范儿来主持,基本上很难。
——最好有人上台唱唱歌、说说吉祥话,所以歌手很吃香。
经纪人说
——常有一些专门联络企业剪彩、活动商业或者宴会的中间人打电话要人。
中间人说
——要谈成一单堂会不容易,直接找明星本人基本不可行,找经纪人的话,他们的警惕性也很高。
婚庆公司说
——有些婚庆公司本身就办过明星婚礼,跟明星熟,所以他们找明星来捧场婚礼容易得多。
知情人说
——出身正统的军旅歌手也不拒绝堂会邀约。有著名歌唱家头衔的刘媛媛就曾参加富商生日家宴,要价60万,唱两首歌。
演出商说
——请明星跑堂会,有时光有钱不行,光有面子有时候也不好使,娱乐圈并不是没有出现过绑架性质的威胁事件。
经纪人说
——基本上歌手会把堂会等同于商演,连活动价都没有区别,走的也是接商演的流程。
——演员的情况复杂些,所以相对来讲,对堂会这类型活动比较谨慎,价钱会开得比一般商演高。
南都娱乐课堂之堂会历史考
所有伟大的艺术家都唱过堂会
文化渊源的事,早在古代已经兴起。今人对明星捧场私人宴会反应如此激烈,不了解堂会历史也是原因之一。所以,周刊特别设立历史课堂,请来复旦大学历史系顾晓鸣教授,为同学们讲解堂会历史。请鼓掌欢迎! (以下内容,由顾晓鸣口述及提供资料,本刊记者林楚捺采访整理)
特约教授 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顾教授开场白——
不要妖魔化唱堂会的行为
堂会以前作为大户人家赞助艺术的一种形式,也有捧角的情形,比如名角周信芳,最初在北京无人赏识,反而因为上海的海派文化,备受上海名流追捧,最终一步步成为京剧名角。因此,我们不能把唱堂会这一行为妖魔化。假如说现在有个昆曲名家,被各种堂会抢着邀请,那这个名家是不是出场费用就水涨船高?同时对于昆曲艺术的发展是不是也有推动作用?这是一半,当然另一半的情形是暴发户附庸风雅,玩弄女性,这还算客气的说法,事实上是玩弄艺术,表面上是出于爱艺术的名义,实际上是为吃豆腐。虽然唱堂会这件事情中,是有调戏的成分,但还有一些更复杂的机理存在其中。这是因人而异,情况各个不同。世界不是由梅兰芳组成的,也不是由章子怡组成的,世界是由“是谁邀请梅兰芳”等一个个的case组成的。所有伟大的艺术家都唱过堂会,你不要去贬低它。要放到每一个具体的个人和具体的情况来考量,你才能看到道理。
当然当时的堂会和今天明星去富豪的婚宴、生日等表演,性质也不太一样,但就今天来讲,艺人去婚宴等场合表演,也没什么可耻。卖艺不卖身,都没问题。今天的堂会,作为一种有价的艺术表演,如果管理得好,如果明星自爱,它是大众文化表演方式的并生的东西。当然,性交易什么的就不在我们的讨论之列,那个已经叫出台了。
起源
商周时期就有贵族御用艺人
在戏台没有正式出现前,私人的堂会演出就已经开始了。在中国戏曲诞生之前,官民上下即有类似的演出活动,但堂会的称谓则约在清中后期才逐渐被梨园界人士叫开。最早的堂会演出文献记载是汉代,但近代,秦始皇的兵马俑挖出了百戏,这意味着可能在商周时期,文艺演出就是由贵族养的戏子来进行的,这才是真正起源。到唐宋以后,工商社会有了,才有了勾栏瓦舍,讲得难听点就是夜总会,唱戏之余,可能还会卖笑。而自元杂剧开始,戏曲形式开始多样,至少从明成祖定都北京以后就有了堂会演出,形式也各不相同。那时大官僚和富商家里蓄养戏班的风气很盛,家里的戏班演出是经常性的,但是班小演不了大戏,富商们觉得这样不过瘾,就将外面的戏班请来,这就是堂会。
繁荣
明代中叶,富商巨贾喜庆宴客必演剧助兴
明代中叶以后,戏曲艺术空前繁荣,在上海地区,地主士绅、豪商巨贾地方显户之府第厅堂,演唱戏乐成风,逢年过节或家庭喜庆宴客,必演剧助兴。表演场所多以厅堂铺设地毯充作舞台:大厅中间摆上地毯作为场地,周围有桌席,女眷看戏处用帘子分开,另外正厅台阶下的院子也可作为演出场所。这一时期官僚、富商、文人名士盛行在住宅内营建的小型舞台,一般建于宅旁屋后的庭院内,演员有本府蓄养的女乐、家班梨园,也有受雇前来献艺的职业戏班艺伶。这一时期上海城厢士宦府第的堂会演剧亦颇为频繁,据载,自明万历十四年(1586)至万历二十九年的这十五年间,因家庭喜庆,家人消闲娱悦或宴客应酬之需,在点春堂、乐寿堂和西园戏台等处演出的堂会戏不下八十次。
鼎盛
满清时期宫内外盛行堂会,成就京剧辉煌
到了满清期间,本来满族亲贵就喜欢京剧,加上慈禧喜欢京剧,满族亲贵更跟着凑热闹。因此宫里搞大型京剧演出,宫外则忙着搞堂会,此时是堂会的鼎盛时期,堂会成了身份的象征。可以说,堂会成就了京剧的辉煌,到了清末,北京各部官僚唱堂会相互宴请达到极盛,从清末到民国二十六年,这段时间人才辈出。而且由于堂会是先下定金,且报酬较高,所以一般演员愿意唱堂会,例如著名老生余叔岩后期是只唱堂会。但有的演员也不唱堂会,因为堂会既然是身份的象征,那么看演出的人多是不缺钱的主,有些还未必懂戏,未必尊重演员,所以有的演员不愿伺候。
持续繁荣
清末民初,民间殷实人家依旧热衷堂会
随着京剧在市民阶层中观众面的扩大,民间殷实人家办堂会戏,一改往昔由清音班(堂名班)座唱昆腔戏的习俗,纷纷延邀京班髦儿戏之女伶表演。堂会形式从明代一直延续到上世纪三十年代末,长达五六百年时间,这也是北京的一个特殊现象。外地也有堂会,但是相对来说没有北京这么兴盛,我们可以从梅兰芳先生的《舞台生活四十年》、韩世昌先生的《我的昆曲生涯》等著作中了解到当时堂会的许多情况。一些大官僚、富商宅第中,一个月的堂会最多能达到二十多次。举办堂会演出总要有一个由头,比如说老人过生日,主人过生日,或者是孩子满月、官员升迁等喜庆活动就是最好的由头,后来就是没有由头也会举办堂会演戏。
逐渐下坡
上世纪四十年代之后,堂会演出日益减少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京剧的鼎盛时期。1931年6月,上海青红帮头目杜月笙为庆祝杜氏祠堂建成,遍邀全国京剧名伶会聚上海,举办了一次大型堂会,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徐碧云等名伶均到场。徐城北在著作《京戏之谜》中记载,“演出完毕,杜则设宴招待演员,送给每人一块金表,梅兰芳大大方方出席,并接受了这礼物。”
1928 年,北伐胜利、首都南迁,后来北平市面逐渐萧条,堂会戏不如民初那么红火。1936年,恭亲王之孙溥儒为母亲祝寿,在恭王府萃锦园演出堂会戏,这是王府戏楼最后一次演出。卢沟桥事变后,日伪汉奸上台,也办过为数不多的堂会,据知,当时有人在地安门外举办堂会,演了一天一夜,获邀宾客上千,燕翅席随到随吃。
形式转变
近现代,堂会变成商演
自1949年以后,提倡移风易俗,制约红白喜事大操办,虽然没有明文禁止堂会,但“体制上已经不允许堂会存在了”,不过,类似性质的演出却从来没有真正绝迹。60年代初,康有为的女儿康同璧就曾经邀请昆曲演员,低调地在家里办了一场堂会,一切从简,没有戏台,就在院子里唱,不现金支付酬劳,而是预备了一些精致的点心,这在物质缺乏的年代,还是十分稀罕。改革开放后,堂会没有了封建糟粕头衔的限制,但堂会已经是过去旧人不敢公开办,今天新人已经不太懂了。如今人们更熟悉的一个词是另一个名词“走穴”及“商演”。明星“走穴”成为了堂会现代化的一种表现。“走穴”变成商演,应该是在世纪之交前后的事情,而主要的一个导火索是更多港台艺人的介入,港台艺人一般有经纪公司打理,要走程序签合同,演出就变得越来越正规,人们就更习惯用“商演”来称呼它。
L*****s
发帖数: 24744
2
找他主持新人迟早离
s*8
发帖数: 1933
3
真他妈的傻,就算张是什么名人,在婚礼里面附属人员永远不应该抢新人的风头,找明
星主持,不知道是谁的婚礼了。
j******l
发帖数: 10445
4
张会不会把新郎气昏过去?
1 (共1页)
相关主题
成龙回应和宋祖英贴面:每次都这样 我都习惯了(图)网曝选秀导师身价表 李宇春垫底不靠谱(图)
犀利教师誓夺擂主席 超演现史上最激烈冲突(图)职业伴娘每场500元挡酒800元:被"闹"是常事(图)
从"占中事件"看香港娱乐圈人士政治立场按摩女留“艾滋针头”扎有身孕准新娘 致其流产(图)
李亚鹏谈单身生活 确认彻底退出娱乐圈盘点富豪读过的大学 "土鳖"比"海龟"更有优势
夫妻离婚仪式风风光光 仿《非诚勿扰2》引围观(组图)湖南洪江古商城游客只看青楼 景区:惋惜(图)
婚礼吹起校园风 伴郎伴娘穿校服黑板奖状当摆设(图)成龙大嘴后又陷“诈捐门”
《中国好声音》选手报价 吉克隽逸最贵(图)“大哥”诚信受疑 成龙基金会:有人故意找乱子(图)
黄绮珊商演价格飙升至50万 林志炫涨至35万神曲《忐忑》网络走红 王菲等众星翻唱失败(组图)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堂会话题: 明星话题: 富豪话题: 跑堂话题: 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