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History版 - 郭松龄反奉 70
相关主题
郭松龄反奉 11郭松龄反奉 4
郭松龄反奉 14郭松龄反奉 16
郭松龄反奉 6郭松龄反奉 19
郭松龄反奉 7郭松龄反奉 20
郭松龄反奉 15郭松龄反奉 21
郭松龄反奉 33郭松龄反奉 43
郭松龄反奉 55郭松龄反奉 44
郭松龄反奉 3郭松龄反奉 69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张学良话题: 韩麟春话题: 成浚话题: 奉军话题: 郭松龄
1 (共1页)
T*****n
发帖数: 18811
1
【张作相】“太厚道的”张作相,在奉系中是德高望重的。他在张作霖死后,张学良还
没有回到奉天的时候,曾经被东三省议会联合会推举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来接替张作
霖。但是他坚辞不就。张学良回来后,又三次将印信推戴书等送至他那里,推他当总司
令,但是他还是坚辞不就,要让少帅子承父业。东北易帜,他虽不喜欢南京蒋政府,却
也积极支持张学良的国家统一主张,后就任张学良的副总司令。热河失守,张学良被蒋
逼迫下野,他就和张学良同进退,一起下野。此后从未担任任何公职,一直居住天津租
界。日本人多次请他出山,去参加伪满政府,板垣征四郎本人也曾来请,他都拒绝。“
我是中国人,我得给子孙积点儿德。”光复后,蒋介石也夸他有骨气,给他东北的虚职
,他没有去上任。辽沈战役攻克锦州的时候,他正在锦州,因为有国民党的头衔,所以
也算是被俘。当时东野主要负责人(材料原文如此,俺估计就是林彪,否则材料中就直
呼其名了)接见了他,劝他为我党做事,但是他借口天津家中有事,还是回到了天津。
日伪、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官,他都没有兴趣做。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他在天津去世。
周总理听到这个消息很惋惜,曾经对民盟的周鲸文(也是东北人)说,“老先生怎么故
去了,我们还要请老先生出来一起工作呢。”
【穆春、王永清】这位师长和这个旅长就是抓了郭松龄的人。后来什么下场呢?奉系平
灭郭松龄叛乱后,次年就入关开始了对国民军的作战,收复热河和华北。在攻克多伦时
候,穆春骑兵师再次立功,击败宋哲元部队。但是这批胡子部队恶习难改,发生了一件
抢劫喇嘛庙的事件,连喇嘛庙的金佛也给人家抢走了,极大伤害了当地群众的感情。士
绅们告状到了张作霖那里。大帅给张学良下了个命令,“把这一个师的人都枪毙掉”。
张学良好难办啊。他自己的想法,就是把该师军官都集中一处,训诫一番,然后找出主
要责任人处决。所以该师军官就都集结到张家口(张学良误记为南口)车站听张学良韩
麟春训话。张韩的专车严密戒备,架设轻重机枪,这批骑兵军官来的时候,张学良有个
部下贪财,看上人家枪好了,非要缴枪,结果人家啪的一枪就把他打死了。这么紧张的
气氛,一声枪响,两边就都抄家伙动手,也不知道谁打谁了。子弹打得张学良的专车都
是窟窿,他的卫队长姜化南也被打死。专车上的人都拿痰桶扣在头上挡子弹。卫队杀红
了眼,轻重机枪把穆春师军官打得死的死伤的伤,全趴着不动了。这就是所谓“张家口
军纪案件”,或者“张家口兵变”。事后,抢劫喇嘛庙那个团的团长被带回北京枪决,
师长穆春和旅长王永清被撤职查办,在北京关了监狱。再也没有在奉军中任职。
【韩麟春】韩麟春接替姜登选当了第四方面军团军团长,又依照郭松龄和张学良的先例
,和张的三军团组成了三四联合军团,辅助张学良,其实主要工作是他抓,此后也就成
为了张学良的主要副手。他们合作也一直是不错的。但是民十六年奉军在河南打得不好
,他应负主要责任,张学良也对他有所怪罪。当时河南局势特别复杂,奉军的对手有冯
玉祥国民军(当时已经改称国民革命军了)部队,有吴佩孚的靳云鹗、田维勤部队,有
北上的北伐军的张发奎部队,还有各地地方红枪会等武装。奉系先赢后输,四个军损失
很大,不得不撤出河南。张学良特别不满意韩麟春的指挥,尤其是重炮过了黄河,结果
不容易撤回来,军纪败坏,等等。所以张学良才有那句“如果郭茂宸还活着,不会有这
样的惨败”的说法,就是说给韩麟春听的。司令部撤退的时候,张学良还发脾气躺着不
走。他自己说是因为太生气了,所以抽大烟抽糊涂了。他的毒瘾应该就是这次染上的。
也就是这次,张学良枪毙了一个军官陈琛,还记得这个人吗?郭松龄在九门口为了两个
自己人被撤职的事情,不是就撤了这个人的职吗?他就是韩麟春的人。也是这一次,张
学良的厌战达到了一个顶峰,他跟韩麟春说他想一走了之,出国去个人逃避。韩麟春说
,你能往哪儿走?能扔下这份家业自己跑了吗?
说到张韩关系,还有一件趣事。就是蒋介石二次北伐,奉军退守直隶京津,蒋介石就派
了何成浚去“运动”阎锡山,一起打奉军。蒋委员长的所谓“运动”嘛,无非就是封官
许愿外加大把金子银子的拉拢。何成浚必须要过奉军防区,他怎么过去呢?就干脆走天
津,大摇大摆,约见韩麟春。他和韩麟春在日本士官学校是同学啊。韩麟春就派专车把
他接到北京。当时韩本人已经重病,正在病床上瘫着呢,见了他说,你去山西的目的我
知道,运动阎百川去的吧?何成浚也不隐瞒,说如果运动成了,贵军就要腹背受敌了,
咱俩至交,所以相告。韩麟春也不拦着,说,阎百川可以运动,张学良不可运动。须知
张学良的为人,不仅可做革命党(就是国民党),而且可做共产党。何成浚听了这个分
析,非常惊喜,原来张少帅也是党国同路人(估计惊喜之余忘了后半句,张少帅更是我
党同路人)。回去以后汇报给蒋。所以日后蒋张秘密接触东北易帜问题,何成浚就当了
最开始的穿梭使者。
韩麟春河南战役回来后,这一年冬天在奉天突发中风,应该就是脑溢血,半身瘫痪,没
法儿继续工作了。但是他空缺出来的第四方面军团军团长的职务,却一直空缺着没有填
补。最后杨宇霆提出要自己接手,张学良在北京召集所部将领开会,对此大为不满,说
“他就是要抓我的军队,我要看看他能不能抓去。”这一事件再次大大加深了张杨矛盾
。韩麟春于1931年去世。
1 (共1页)
相关主题
郭松龄反奉 69郭松龄反奉 15
郭松龄反奉 8郭松龄反奉 33
郭松龄反奉 10郭松龄反奉 55
郭松龄反奉 12郭松龄反奉 3
郭松龄反奉 11郭松龄反奉 4
郭松龄反奉 14郭松龄反奉 16
郭松龄反奉 6郭松龄反奉 19
郭松龄反奉 7郭松龄反奉 20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张学良话题: 韩麟春话题: 成浚话题: 奉军话题: 郭松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