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History版 - 美洲发现甲骨文?
相关主题
看起来北美印第安文明真的是起源于中国殷商文明 (转载)传说时代的历史(附1)-- 也来说说“殷地安”(图)
印第安人是中国商代后裔。洛阳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二)谵妄的洛阳
美洲文明可能起源于青铜时代的商朝 (转载)殷人东渡美洲,这事儿到底靠谱不靠?
美洲文明可能起源于青铜时代的商朝 (转载)孔子的意识形态 (转载)
给你们科普一下远古男女生殖器的说法孔子的意识形态 (转载)
波斯文明很厉害的啊,“印第安”和“殷地安”
中国古代也有十二星座的概念古人说话,是白话文,还是文言文?
Re: 殷商诸帝夏就是甲骨文里的“人方”?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许辉话题: 美洲话题: 奥尔梅克话题: 文字话题: 玉圭
1 (共1页)
C********g
发帖数: 9656
1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7861
·禾 子·
前不久,有位朋友转递来一则通知,某某大学的孔子学院邀请某位著名专家学者讲授“
中国文字的起源及其在古代中美洲的传播”。这正是本人多年来感兴趣的题目和研究涉
及到的问题。讲座就在当天,我从办公室直奔车站,一路公车、地铁地赶往讲座地点。
其实,不用听我也知道讲座内容是什么,不过就是想知道又有什么新的高人在继续传播
“中国文化”。
讲座人是冠有十九个头衔的某某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等等、等等等的范先生。暂不
说如此之多的头衔职务对一个学者来说如何能够做到专心致志地做好一门学问,他所讲
述的内容,正如范先生自己多次提到的,倒实在非同小可,是他本人一个“石破天惊”
的发现。发现了什么呢?原来他在墨西哥的奥尔梅克文化中的玉器雕刻上发现了中国甲
骨文字!
这个“发现”对很多中国听众来说的确是“石破天惊”地新鲜。但对我倒是老调重弹了
。说来话长。早在十多年前,有一天老公坐在电脑前突然揶揄我:哎,你不是前哥伦布
文化艺术史专家吗?怎么没有发现美洲有中国的甲骨文?我凑前一看,原来网上登载着
一则几位专家学者为一项“发现”争夺首发权和版权打官司的消息。几家国内学者联合
状告一位美籍华裔学者剽窃他们对美洲出现甲骨文的发现和辨认。当时在网上是已经沸
沸扬扬,各方打得不亦乐乎。什么发现呢?正是这位范先生提到的“石破天惊”的发现
:几枚奥尔梅克玉柱上的刻纹。按他们所说,这些刻纹不是别的,就是中国的甲骨文和
金文!我不记得范先生是否在那场官司的原告之中,只是那天晚上听他讲座时问到他有
关那位被告的同一“发现”,范先生直言不讳,是许X来找我,我告诉他这个发现的。
我对官司本身没有兴趣,只是一心要追踪出这个发现的实质内容。的确,我是当时自己
所知道国内出来留学生中唯一一个专门学习研究美洲古代文化和艺术史的学生,而且是
从权威的玛雅文字破译者之一的琳达席勒教授手下出来的博士,自己还教了多年的美洲
文化艺术史。漏掉这样重要的“发现”,岂不要无地自容!况且,他们所发现的“文字
”就在我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玉器上。怎么可能呢?当我追踪到许X先生的大作《
奥尔梅克文明的起源》英文版时才发现,原来他的“发现”早已被他推销到美国几家大
的新闻媒介进行介绍了。我竟然不知道!可想而知,我当时是如何地惭愧。我的第一个
反应是询问老同学和同行们,看他们是否知道有这样一回事。有三个业内朋友倒是听说
过,但对我的回答几乎一模一样:那个人是个神经(That man is cra
zy.);另外几个则没有听说。为了搞清究竟,我把自己熟悉的东西搬出来重新研究
。不认真不要紧,一认真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我漏掉了什么,而是这些学者们犯了一
个简单的、但不可饶恕的错误。
不管是许先生、范先生、还是其他什么先生最先“发现”了这一“新大陆”,他们所涉
及的主要是四枚大约一尺长、一寸多宽的玉柱及其上面的刻纹。出土时共有六枚小玉柱
和一组十六个玉石和其它绿色的石头雕刻的人物。这组祭祀礼器属于中美洲最早的发达
文明、位于墨西哥的奥尔梅克文明。该文明的时间段现在基本确定为公元前1500年
至前400年。自出土时起,这组祭品就引起学者们的广泛猜测和解释,但至今没有令
人满意的答案。有学者注意到十六个人物中沙岩制的人同其它玉及石制人物呈对峙状态
;也有人认为这些人是在首领的带领下作静默礼。大多数学者都同意六个椭圆形玉柱代
表石碑,象征宇宙之树。六枚玉柱中,两片没有刻划痕迹,四片带有明显的阴刻线。
就是这四枚有刻纹的玉柱引起了中国学者的兴趣。但遗憾的是,这些学者可能是过于激
动,匆忙地就眼前所见到的刻纹就下了判断,认定它们是中国的甲骨文和金文。尽管许
先生和范先生都强调他们有过如此的特权把实物拿到眼前仔细观察,但是他们致命的错
误却出在他们没有仔细研究当时的发掘报告。考古报告清清楚楚地写明:“事实上,这
四枚玉柱极有可能裁截于同一块原玉。它们不仅色泽纹路相似,而且都带有来自原玉石
片上的刻纹;只是边角都被打磨光。…情况证明我们已不可能复原最初的图形,因为为
得到现在的滚圆状态,玉块的边角被打磨掉了许多。”
报告重复两遍地说到玉柱的边角“被打磨光”或是“被打磨掉许多”。读者试想:一块
原来刻有图画(或文字)的完整玉石作品被后人切割成四长条玉柱,原先上面的图画刻
纹不是要被破坏掉许多?然后再把切割出来的玉柱四边都打磨光亮,且四角都要成为滚
圆状,这又要损失掉多少原先的刻纹?任何一个严肃的学者都毫无疑问会首先考虑这些
问题的。然而我所看到的两位先生的图示却是照搬考古报告对出土现状的描绘图。按道
理,一个研究人员首先需要想办法复原被磨损掉的部分,在复原的状态下进行研究。但
遗憾的是,我的同胞们却完全忽略了这一点。这样严重的错误,我想恐怕就不是“仁者
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缺少了基础方法检验,随之而来的宏大理论岂不就是空中
楼阁了?
那么玉柱上的刻纹能不能复原呢?可以说非常困难,但并非完全不行。实际上,多年研
究奥尔梅克艺术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其中许多熟悉的纹饰,虽然不完整,但是可以找出
很多类似的纹饰进行对比。对比的结果是:玉柱上的原图应该是一幅图像,一个头戴复
杂冠帽的玉米神的侧面或正面像,另外还有一个手举着某种器物的人。其实二十年前,
我的一位同学就已经把两枚主要的玉柱上的刻纹复原出了一个玉米神的正面像,随后被
我们的导师用在了她的出版文章里。我的同胞学者们没有一个人参照这个复原图,无疑
也是方法上的一大失误。其结果是闹出这样的笑话:比如,许先生辨认的“石”字实际
是半个眼睛;“官”字是鼻孔和鼻环(装饰);“丘”字是牙齿或装饰物;等等。
尽管这些错误很明显,但是对一般人来说谁也不会去追根寻源,更不会怀疑一个戴有十
九个头衔的学者所得出的结论。而真正的专家们又不屑去费口舌批驳一个非专业人士。
这反倒助长了错误的蔓延。不过,倒真有一位德高望重的专家、主持过奥尔梅克主要遗
址发掘的麦克-寇先生(Michael Coe),及时致信大西洋月刊说明许先生
的辨识为无中生有。后来我有幸跟麦克-寇先生同去中美洲数国田野考查时,他极力鼓
励我就这个可笑的“发现”撰文澄清事实。在墨西哥,我特意求教墨西哥国家美洲文化
研究院奥尔梅克文化专家、拉文塔遗址(玉柱出土地)考古发掘负责人瑞白卡-龚扎拉
斯-拉克(Rebecca Gonzalez-Lauck)博士,她也毫不客气地
说许某的辨识纯属张冠李戴,毫无根据。
问题的严重性是,我的同胞学者们实在是敢于大胆设想,在这个完全没有根基的海市蜃
楼感召下,敢断言美洲新大陆最早的文明是由中国人创造的,媒体们也随波助澜,宣传
范先生的论证“从根本上改变了研究中美洲文化的学者对印第安早期文明来源上的看法
”(《金陵晚报》)。我宁愿相信上述几位先生是无意的疏忽。但是,在重审自己的研
究并在已经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情况下,是否还要继续坚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荒谬结论,就看各人的修行程度了。
任何一个文明都有自己内部的发展机制和规律,即使在某种程度上受到过外来影响,学
者们在做比较研究时,也首先要把该文明本身发展状况了解清楚后再去判断外来影响的
程度大小。就本人对奥尔梅克象征符号及文字和其后的玛雅文字的研究,美洲古文字的
形成除了在文字形成的几个基本要素和其它旧大陆文字有相似之处外,它们是独立起源
、自成系统的文字体系,和中国的甲骨文毫无干系。
□ 读者投稿
C********g
发帖数: 9656
2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xuhui3.txt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www.xys2.org)】
————————————————
(方舟子按:参见2001年9月4日、5日的有关争论)
再揭许辉抄袭剽窃我们的研究成果
王大有
我首先向方舟子致谢,感谢您的无私帮助,使我能公开揭露许辉侵害我们的
知识产权、著作权的丑恶行径。您还发表了义正辞严的评论,伸张正义。许辉随
即在网上作出反应,并急忙给我打电话,又托上海的刘晓寅(2001年9月13日)、
北京的王震中(2001年9月9日)发来给我的信,进行诡辩企图混淆视听。
我与宋宝忠商量后,在这里一并回复再作揭露。
第一、我从来没有在网上发过给许辉的信,只有在方舟子新语丝论坛上公开
揭露许辉抄袭剽窃我们1996年以前学术成果的文章。
第二、我们公开揭露,是郑重严肃的陈述事实,让受蒙蔽欺骗的媒体、记
者、编辑、学者、专家,以及广大读者,了解事实真相,辨明真伪,把许辉侵害、
抄袭、剽窃我们成果的恶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是如许辉讲的“误会”和
“误解”,以此纯洁学风,惩恶扬善。
第三、学术研究是一个承前启后的累进过程,都是在前人基础上进行,尊重、
继承前人的成果又有所发明,由此而积累人类的文化财富。在引用别人成果时,
原封不动的照抄原著作者的研究成果,包括表述形式、实质内容,而不说明或不
指出原著名称、作者姓名等,就是抄袭。在表述形式上作稍稍改动,行文“相
似”,但实质内容和学术成果的核心内容,仍是原著作者的,又不说明出处、来
源,据为己有,就是剽窃。与别人共同研究的成果,未经对方许可,擅自单独发
表,同样是剽窃。上述剽窃抄袭行为许辉全占了。许辉在《答复》中说:“我发
去的新图片和证据,容许任何人使用,只要注上从我处来就行。”许辉保护自己
知识产权的意识这样强,为什么却肆无忌惮侵害我们呢?
第四、用模糊语言、偷换概念、指鹿为马的手法,回避要害,不敢正面回答
抄袭剽窃我们1996年以前的研究成果的指控。例如:1.许辉1994-1996年6月以前
读过我们1992年出版的《中华祖先拓荒美洲》,悉知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
并因此而到北京来找我们“合作”,但在《答复》中诡称“我曾读过王先生的专
著”,却不敢说明就是在1995年以前读过,用以掩饰他对各新闻媒体讲的“我是
在不知前人研究的情况下,独自得出三千年前太平洋两岸有某种文化相同
点......”的谎言和自我吹捧;2.抄袭剽窃1992年-1996年间我们关于奥尔梅克
拉文塔第四号文物玉圭殷文字的摹写、隶定(将古文字用现代字或楷体加以规范
化标定)、解读的研究成果,诡称他是“正式有名有性(应为姓)地引用”而不
是“不正行为”,是“遭编辑修剪”造成不良后果;3.背弃1994年-1996年许辉
承诺约定的共同研究共同发表美洲殷地安人使用的商殷文字和其他中国文字的研
究成果,剽窃,抄袭我对143个字的研究鉴定成果,许辉以个人名义发表,因而
侵权,对此许辉一字不敢提及。4.侵犯我们关于殷人东渡美洲的其他文字学、民
族学等证据,其他史料和其他“中华祖先开拓美洲”的研究成果。我们是通过奥
尔梅克玉圭殷文及其他相关证据,论证中华文明与美洲古代文明的亲缘关系,太
平洋东西两岸的文明是同一人种同一祖先同一文化模式同一文化传统的同祖同源
同质文化在异地承袭性发展和变异,是中华母体文明与中华文明美洲子体源流关
系,中华祖先7000年以来建构了以中华文明为特色的太平洋文化圈。这些论点和
论据是由我们开创,首次提出,填补国际学术界的研究空白。这项研究不是什么
“泛太平洋研究”。许辉企图用“泛太平洋研究”与我们的研究相提并论,并加
以混淆,用这种“指鹿为马”的拙劣手法,企图把我们的研究纳入“泛太平洋研
究”,并说我们“为泛太平洋研究做了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按照我们的界定,
我们研究的重点是在文明时代,亚洲腹心地区的中华人种在何时何地由于什么原
因哪些氏族迁徙到美洲并获成功,并带去母体文明在新的环境中发展、变异、升
华,而又保存母体文化的基因。许辉把我们的这些研究成果,改头换面成为他的
“泛太平洋研究”成果发表。
第五、侵害我们的署名权。《中华祖先拓荒美洲》是四位作者“韶华(王大
有)宝忠(宋宝忠)双(王双有)、欧阳如水明”(书后有四位作者传记)。许
辉篡改为“欧阳宝忠双”。许辉说1996年发表的单行本《奥尔梅克文明》“我直
接引用鸥阳宝忠双”,1999年第3期上海《学术季刊》184页上他继续篡改为“欧
阳宝忠双”,其原文:“欧阳宝忠双在《中华祖先拓荒美洲》一书中又提出中华
祖先拓荒美洲的新解,促进了对殷人东渡说法的再研究和再认识”。
请问许辉:你在这一书一论文中都将作者篡改为“鸥阳宝忠双”,为什么故
意删去了“韶华”即王大有和他的义父“欧阳如水明”?而这部书的支撑论点和
论据,史料,独家82年的殷人东渡美洲的考察,奥尔梅克玉圭殷文解读,“印第
安人”是东渡美洲成功的“殷地安人”。在中美洲重建了殷商文明--奥尔梅克玉
文明,都是由欧阳如水明提供。你既然把《中华祖先拓荒美洲》视为最喜欢的5
本书之一,把作者做这样的“技术处理”,应该是煞费苦心了。请问许辉:这就
是你说的在“回顾历史的一段,我还特别提到你们的贡献”吗?这是其一。
其二,故意不说明该书是中国学者1992年出版;其三,故意不介绍该书的核
心成果是奥尔梅克玉圭在国际上首次于1992年解读,第一次经中国学者摹写、与
商殷甲骨文做对比研究,及其他殷地安人使用的商殷甲骨文的系统解读,郭沫若、
董作宾等前辈研究殷人东渡事实的首次披露等,他都隐去不谈,而在其他章节用
不注明出处的陈述方式谈上述“发现”,造成是他“独立”研究的假象,在接受
媒体、记者、编辑采访时使用同样的行骗手法;其四,全文中只有这一句说:
“促进了对殷人东渡的说法的再研究再认识”,算是他对我们的“贡献”的“推
荐”与“介绍”;其五.然后笔锋一转,说:“多年来学者们通常认为玉圭上的
刻纹是艺术画符,从未从文字角度进行研究......”就大谈特谈1996年以来他
(抄自我们)的“发现”,显然他是有意识有针对性的选择性的极强的把自己打
扮成奥尔梅克玉圭殷文字研究“第一人”。
请问许辉:你为什么要这样煞费苦心的使用春秋笔法?你这样篡改、偷梁换
柱的“有名有姓的”“引用他人的研究成果”,难道不正是彻头彻尾别有用心的
“不正当行为”吗?!这不是抄袭剽窃又是什么呢?
我们已经把7月27日的芝加哥《辰报》的文章《古代美洲文明与中华文明亲
缘关系研究》及《古代美洲文明与中华文明亲缘关系研究补》寄上海《学术季
刊》,揭露许辉,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编辑部回信说要许辉对我们要有个
明确的交代。许辉说文章已遭编辑剪裁,“所有编辑都曾了解王先生的编辑内
容”,请问许辉:王大有的名字都被你删除了,编辑们如何了解王先生的研究内
容呢?你又如何去介绍王先生呢?
第六,抄袭并侵害原著作品的完整权。许辉说在他的1996年“发表的单行本
《奥尔梅克文明》中(17页),引用了王先生的解释,并根据照片做了改动”,
“我曾介绍过奥尔梅克玉圭的内容(96年)”。许辉说的96年单行本是1997年8
月3日在北京王府饭店1113房间送我们的。他说这是一本“内部讲义”。但1996
年12月28日《参考消息》一篇题为《美洲原始文明与中国商代文化》的综合报
道说许辉“于今年二月发表专著《奥尔梅克文明起源》第一次从文字相象的角
度出发,详细阐述中国商代文化的没落和奥尔梅克文明崛起的密切关系。”书
的扉页上印有版权页,书号为ISBN09648694-2-X,显然是正式出版物不是“讲
义”。查该书19页图16抄袭了我们奥尔梅克玉圭摹绘隶定本,同时侵害了原作品
的完整权,因为:(一)全部摹本原封没改为抄袭;(二)图注没有注明引自何
书何年何作者为剽窃;(三)许辉自称根据照片做“改动”,是打乱了原作品的
排列顺序,破坏了原作品的完整性,原作品是根据墨西哥国家博物馆展品陈列排
序而摹绘;(四)许辉所附照片与我们原作排序相同,他“根据”什么照片做
“改动”?如果是他根据所谓“特写照片”改动,这时“特写照片”还没有拍。
显然许辉又再骗人。同书36页还抄袭了我们两幅图也未做任何说明。如此明目张
胆的抄袭剽窃令人发指。
第七,许辉说让我们“翻拍了特写照片”,纯属无中生有蛊惑视听。他的
“特写照片”是1997年8月3日在王府饭店1113房间给我们看的。在此之前我们从
1996年12月28、29日《参考消息》等新闻媒体的报道中,获知许辉自称“独立研
究”,“第一次”破译解读奥尔梅克玉圭文和143个字的消息,十分震惊。因此
想当面证实一下许辉自己做如何解释,在请示了太平洋学会秘书长张敏之后,去
了三个人。许辉对我们的疑问不作正面回答,而出示了他的一本英文专著
《Origin of Olmec Civization》,刊有报道他研究成果的《光华》杂志、奥尔
梅克拉文塔第四号文物2-5号玉圭的黑白照片,称是从美国博物馆提取的实物,
与墨西哥博物馆的不同。
我和宋宝忠看后,没有发现与我们在墨西哥国家博物馆见到的和各国画册中
刊发的同一文物上的文字有多大区别,只有第四号圭的最上和最下二字,与我们
摹本有局部出入,其他三圭与我们摹本上的文字相同。许辉出示的“特写照片”
是平光拍摄,又是黑白片,笔划清晰度还不如我们拍摄的,我本人就是画家兼专
业摄影师,所以并不觉得它有多珍贵。见许辉很得意,于是想试探他有无诚意,就
提出是否提供一套照片给我们。他立即说照片的底片是人家的,不在他这里,他只
有这一套,另二圭照片还没有洗出来。宋宝忠马上示意我,我即将照片交还许辉:
“那就算了。”
许辉竟然说还让我“翻拍了特写照片 ”,真是无中生有。现在回想起来他
只出示2-5圭,而不出示1和6两圭还是满有心计的。
第八,随后许辉故伎重演套问一些照片和画册图片的意义、解释,我便只告
诉那个耳坠是璇玑,他再问“什么是璇玑”时,我便不答了,也没有告诉他那上
面还有一个“昊”字古文,于是他闹了一个笑话,说那个字是“玉”。(见《世
界周刊》2001年1月7日采访)
第九,这143个字也不是许辉“独自”搜集来,大部分是抄袭我们采集、摹
写、隶定的文本,最主要的有奥尔梅克拉文塔四圭文字,美国四角地石刻文字等。
这些字的选择,是1995年许辉到北京来,在希尔顿饭店我和宋宝忠确定的研究课
题。我们说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这个行列,共同破解殷人东渡美洲之谜,就要从
文字学入手,只有这个证据是能证明殷人东渡美洲成功并且传播殷商文明的铁证。
我们向他介绍了我们已经搜集和破译、包括正在破译的上述文字。宋宝忠向他介
绍了在墨西哥、秘鲁及普韦布拉、特奥梯华坎、纳亚利特、奇瓦瓦等地实地调查
的情况;1993年在墨西哥学者访问交流时我们的成果在墨西哥《至上极》发表的
情况;我当时录了音,磁带至今还在。许辉不认识甲骨文,不知如何收集,我们
告诉他,除了我们已收集破译的可以列入,其他你只要觉得像中国字,就先收集,
写名收集地点、年代、出版物,与中国同期文字比较解读,不仅注意词组,成文
连续,我们把我们的工作方法无保留地告诉了他。在确定了这个计划之后许辉回
国准备,1996年4月10日28日传真来143个字,因为绝大多数我们已破译,他又不
认识,不知道怎么解读,所以要我们把中英文注上。并在传真中承诺将我对这
143个文字的鉴定意见,在美国发表。
第十,1996年6月1日关于143字型我的鉴定分三个内容:(一)143个字型的
汉字楷书标定(学术界称“隶定”);(二)用汉语拼音标出143个字的读音;
(三)鉴定意见:“这143个文字,是中国文字系统。屡见于中国仰韶文化、马
家窑文化、大溪文化(5000B.C-3000B.C)-小河沿文化(2500B.C)-殷商
(1000B.C)的陶文、甲骨文、金文,绝大部分至今仍在使用,可以释读。有些
虽然尚不能释读,或不再使用,也可以在同类辞书字典中查到。中国太平洋历史
学会理事王大有有谨识。1996年6月1日于北京(朱红大印:冀中王氏大有 )”
学会也签了证明我是学会研究员的意见。
许辉拿到我这个最完整的鉴定回美国了。
我们没料到他回国后就开始了行骗,说是他“独立研究所得”,将我们的成
果据为己有。1996年9月在美国华盛顿国家画廊举行了奥尔梅克文物展,展出了
奥尔梅克拉文塔第四号文物六圭(就是1992年2月28日我们在《华声报》解读破
译的那组玉圭),许辉参加了这次研讨会并参观了这一展览。许辉利用这次机会,
出示143个字型,称拉文塔第四号文物上的玉圭文字是商代文字,是中国殷人东
渡美洲的证物,大谈特谈这是他的“独立研究”的成果,在接受《美国新闻与世
界报道》、《世界日报》、台湾《光华》等媒体采访时,都把抄袭剽窃我们的成果
作为他的成果,蒙蔽媒体,进行欺骗宣传。1996年12月28、29日中国《参考消息》
以《美洲原始文明与中国商代文化》为题进行综合报道。这些报道说:“三年来,
许辉为了研究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奥尔梅克文明,从奥尔梅克的出土文物中,找
到200多个玉圭、玉雕上的甲骨文字样,并带着其中的146个字模,两次回中国,
请数位中国古文字权威专家观看,得到了这些字属于中国先秦文字字体的鉴定”。
这些话,显然是他自己向记者们讲后才如此报道。并称在他发表的专著《奥尔梅
克文明的起源》,“第一次从文字相象的角度出发,详细阐述商代文化的没落和
奥尔梅克文明的崛起的密切关系。”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采访时还称:“没
想到自己一不小心踩进一个地雷区,”意思是他的“独立研究”引起世界震动。
直到1999年第3期上海《学术季刊》他的论文中,2001年1月7日美国《世界周刊》
的访谈中,他还在坚持宣传所谓“不知前人研究”,“独自得出”的谎言。许辉
从中国大陆学者的华文著作中进行偷窃,再转到美国用英文欺骗,用英文见报,
外国人不懂中国字,见他是中国人,他说是“自己研究”的成果,外国人不明真
相,就相信他,就按他自吹自擂的说法,如实报道许辉的自我宣传的言行,这谈
不到新闻媒体“自由化”,根本不存在媒体“自由化”问题。许辉指责新闻媒体
“自由化”,完全是掩盖自己抄袭剽窃我们研究成果的丑行,企图嫁祸给新闻媒
体,逃避“文责自负。”
事实上是我们第一次从商代文字学的角度,在国际学术界揭示奥尔梅克文化
中大量的商代文化的各个层面,明确提出中美洲的古代奥尔梅克人就是东渡美洲
成功的中国殷人和东夷人,奥尔梅克文明就是重建的殷商文明,“印地安人”就
是“殷地安人”,后继的玛雅人文明就是殷商文明和东夷文明(大汶口文明)在
中美洲承袭性发展的结果,以及殷末即公元前1116年至1111年(或公元前
1045-1040年)25万殷军民出海逃亡......这些实质性核心成果,都被许辉剽窃。
许辉蒙蔽新闻界、欺骗学术界,造成恶劣影响。7月27日《辰报》已发表我们对
143个字的原始鉴定。
第十一,所谓“大相径庭”目的何在
许辉说美国史密松博物馆玉圭文字“原刻符”和他的摹本,与墨西哥国家人
类学博物馆玉圭文字不同,与我们1992年的摹本“大相径庭”。他这样说的目的
有两个:一是否定我们的摹本和墨西哥藏品,二是肯定他自己,向世人证明他
有真东西,有“真本”。前已指出墨西哥藏品和他的“特写照片”的玉圭文字并
无分别,那么许辉为什么说“我的特写新内容与王的笔划以及解释有别”呢?这
是因为许辉不懂中国古文字演变的来龙去脉,不懂甲骨文和图腾徽铭文字的结体
规律,他辩识字型摹写时失误,摹本文字改变笔划,使字体变形,必然与玉圭文
字“大相径庭”。他刊于2001年1月7日《世界周刊》上的第4号圭就是这样的摹
本-与我们的摹本和实物“大相径庭”。因此我提醒学术界,若据此解读,“必
误入歧途”。另外许辉在1999年第3期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第192页字型
54、55、56摹本(4、5、6圭)1999年安阳《殷都学刊》纪念甲骨文发现100周年
论文专集第38-39页字型54、55、56摹本(4、5、6圭),都不尽相同,说明许辉
功力不行。在这方面需要深厚的中国古文功底,古文字学知识,文物鉴别力,画
家的犀利目光,描绘造型的客观性与准确性……我想许辉摹写过程中这方面的
“苦衷”是不言自明的。
第十二,许辉不懂装懂,闹出学术硬伤
许辉按他的讹误本解读闹出笑柄,步入歧途。他在2001年1月7日《世界周刊》
第18版所附的第4圭图的解释称:“左为墨西哥拉文塔(laventa)四号文物出土
玉圭之一,右为其上所刻的olmec图案与商朝的文字比(1100B.c-850B.c)。”读
者可以看到照片上的“原刻”字型与许辉摹写的字型,出入有多大!他从上到下
第1字注为商(shang)代“卜”字;第2字注为商代“听”字;第3字分解为商代
“示、且、亘、玄”四字;第四字注为商代“石”字;第5字注为商代“宫”字
(或“官”字);第六字注为商代“山丘、土丘”;第7字注为商代“盛”;第
8字注为“供案”或“基”字。
许辉注解的第1字原圭是“报”(商代在亚形神庙祭坛神龛中供先祖灵位的
一种祭奠)字的外框的一部分,他讹为“卜”字,解为“占卜”;第2字原圭上
是“诹”“訾”二字,这是祭祀商的女性祖先诹訾氏常宜(或常仪),字型作在
报庙的方坛上竖立测太阳运行的日表建木天竿,上面用“耳”表示“诹”用“止”
和“建木”表示“建疵”,也就是“訾”,建疵就是用脚“步行”测量天竿日影
的行走规律,所以诹訾氏用建木(天竿)、耳、趾合成;第3字原文是报祭高祖
蚩尤的合文,许辉把蚩尤分解为“亘”和“玄”;第4字原文是商代始祖契,许
辉分解为“石”和“宫”的上半部;第5字原文“相”(相土是契的后代)许辉
讹为“宫”或“官”;第6字“土”(或“并”)许辉解为土丘,比较接近;第7
字原文是“王亥”,作一只萑鸟(猫头鹰)站在观象台屋顶的建木立柱上,许辉
不认识此型,缺失笔画,讹为“盛”“容器”“器皿”;第8字与第7字下半部分
立柱本是合文,即商祖先“上甲微”的“微”字初文,许辉不认识此字型。商代
祖先以“日”命名从上甲微开始,第7、8二字就是在屋顶上立华表天竿纪日,竿
顶的小鸟-萑,就是风向标“相风”始鸠鸟,始鸠鸟是春天的标志,是司春官员
王亥、上甲微职责的形象记录。
许辉不懂古文字造字规律,不懂古文字由图腾徽铭向线形象形字演变的规律,
不懂商族谱系的传递系统,不懂商祭祀是由帝、郊、报、祖、宗制度组成,妄说
强解,没有一字是解对的。不知这是否就是许辉“独立研究’的,还是什么“专
家高人”指点的呢?
请问许辉:这第4号圭上的文字从上到下您是怎么通释的?它的文义是什么?
它与其他五圭的内容是什么关系?如何整合为一个祭祀整体?玉圭是神主牌位,
上面只容许铭刻祖先名号,怎么容许许辉这样“乱写乱刻”?我们读完译完他的
“独立研究”,吓得一身汗。天哪!亏了他没有和我们继续合作,不然还有什么
脸面面对祖先?
这是一个严肃的历史问题和学术问题。许辉转译的英文语意,更是荒谬造成
极恶劣的影响。
第十三、墨西哥文物正在中国展出。2000年10月-2001年1月在西安、3月-5
月在广州、6月-8月在北京、11月-12月在上海,拉文塔第四号文物也参展了。我
根据展品对六圭做了全文摹本,做了六圭原文与中国殷商甲骨文金文将军崖岩刻
文字的对照解读本,2001年6月24日《北京青年报》刊发了这一最新研究成果,
中国中央电视台于8月2日-6日的《东方时空》播发了我们这一最新发现,强有力
地证明了殷人东渡美洲成功的成果,使证伪派无话可说,华语、英语分别播发,
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光明日报《博览群书》第9期发表了我和宋宝忠《重
新检索中国与玛雅文明的亲缘关系》、《寻根》杂志社刊发《奥尔梅克拉文塔第
四号文物玉圭铭文解读》。这个摹本和实物、原文对照本、解读本,都被新闻媒
体播发、刊发,进一步完善了我们1992年的解释。由于它有实物可相印证,所以
许辉的“大相径庭”我们是不在意的,不屑的。2001年8月22日我们还在玛雅春
神陶塑右腹侧发现一组与中国连云港将军崖岩刻文字和商代金文“艺”与“若”
“奚”相似的文字,9月3日《北京青年报》报道了这一发现。1997年1月《北京
周刊》2-5期连载殷地安人使用的中国文字的解读、包括美国四角地52字商殷文
字的解读。
第十四、这样能为人师表吗?2001年1月7日《许辉教授访谈录》中,许辉在
回答戴开元先生的提问“您最早在何时提出奥尔梅克文化受商殷文化影响这一观
点时”,许辉明确回答:“我是在不知前人研究的情况下,独自得出三千年前太
平洋两岸有某种文化相同点,我开始研究大约是在六年多前,”就是《访谈录》
开头说的“1996年以来”。但是许辉在托人转给我的“信”中,又称是在“80年
代”。请问许辉“80年代”你有何论文、著作发表为证据?你为何不在回答戴先
生的问题时这样讲呢?上述揭露的事实和许辉的各种骗术,证明许辉从来就没有
“独立研究”,而是抄袭剽窃我们1996年以前的学术成果。既如此,许辉作为教
师,为人师表,品质如此恶劣,相信基督教和主都是不容许的。许辉连如何做人
都不知道,又如何教人?又更何谈做学问?德州基督教大学以这样的人作教师,
是该校的耻辱。
第十五、承前启后,团结奋斗,共探美洲古代文明之谜。我和宋宝忠、王双
有是从1978年开始美洲文明与中华文明的亲缘关系的研究。我的义父欧阳如水明
(欧阳可亮)与其父欧阳庚从1910年开始研究“殷人东渡美洲”,至1991年将其
两代人的研究成果传给我,要我团结同道,继续努力。我们继承先驱者朱谦之、
邓拓、郭沫若、董作宾、王寒生、凌纯声等的未竞事业,并得到墨西哥、秘鲁、
美国、加拿大等国际友人及国内专家的无私帮助,是他们为我们提供了诸多相关
资料和成果,是他们开辟了道路,我们为之继续奋斗。欢迎仁人志士加盟。
2001年11月14日于北京
————————————————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www.xys2.org)】
C********g
发帖数: 9656
3
http://laiba.tianya.cn/laiba/CommMsgs?cmm=7127&tid=268847406286
作者:tanghesizhou 提交日期:2009-09-03 10:04:00 访问:70 回复:0 楼主
商报记者 郑筱倩 李雅静 高云
美洲土著是殷商人的后裔,这种说法像天方夜谭?
但近期,我省历史学专家又提出了新的佐证。虽然在学术界,“殷人东渡美洲论”
尚无定论。但如今这些专家的解释,也许在若干年后能助推美洲土著之谜的揭晓。
再挑争议
美洲土著的祖先是殷商后裔
近期,在鹤壁淇县出席中国先秦史学会鬼谷子分会成立大会时,复旦大学历史地理
学博士、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高凯被问到了“殷人东渡美洲论”的问题。他表示支持
这种学说,并提出了一些新“证据”。
外国学者研究发现,在北美沿太平洋沿岸发现的石锚和商周时期的沿海石锚的形、
质相似,出土的玛雅祭坛和玉器也和中国殷商时期的玉器有着类似的文化“血统”。
他详细分析了这种学说成立的可能性:
一、从人种学来讲,印第安人是黄皮肤黑头发,是亚洲人种。
二、先秦时期,殷商灭国后,殷商的国民被当做奴隶对待,这就提供了向外出逃的
“动机”。
三、诗经的《商颂》记载:“相土烈烈,海外有截。”按照郭沫若的解释,相土是
商代第十一代王,开拓疆土到了渤海,与海外发生了联系。这证明当时的航运水平已经
有了很大提高。而在商代一个王妃“妇好”的墓里就发现了7000枚贝壳。
四、洋流为殷商人跨越大洋东渡,提供了极大的可能性。高凯说,北太平洋及附近
海域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呈顺时针流动的大环流。该洋流自太平洋北赤道附近产生,经
吕宋岛北部、台湾东部进入台湾海峡,在舟山群岛交汇,到对马东海,在日本九州南部
,有一支分流北上,形成对马海流,该海流经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又经津轻海峡回到
太平洋上。这个北上的大暖流也被称为“黑潮”。
殷商人的船只沿洋流到达北纬35°~42°之间时,进入西风带,即便不撑帆,也能
顺势快速行至北美大陆西海岸。
高凯介绍,北太平洋环流规模巨大,平均宽度150公里,海水流速在每小时3~10公
里之间,这对于顺流航行的船舶十分有利。
这股暖流,冬天20℃,夏天27℃,比流过的其他流域的水温高6℃~7℃,冷暖流交
汇,能带来丰富的渔业资源,为远航提供了食物保障。
所以商纣灭亡后,对于早已掌握航海技术、即将成为奴隶的商代亡国者来说,完全
有可能利用北太平洋大环流的优势,辗转到北美洲大陆、建立新的海外聚居地。“如果
殷商人东渡北美的学说成立,出土文物和人种的相似等问题就容易解释了。”高凯说。
早前论证
国学大师王国维也认同殷人赴美洲
关于殷人最早到达美洲一事,海内外学者早有人进行过研究。
最早提出殷人东渡美洲设想的是19世纪英国翻译家梅德赫斯特。美国学者迈克尔在
1968年出版的《美洲的第一个文明》中提出,奥尔梅克文明可能来自殷商。
国学大师罗振玉和王国维也提出殷人东渡美洲的可能性。后来郭沫若也相信殷人东
渡美洲。近年美国俄克拉荷马中央州立大学教授许辉的《奥尔梅克文明的起源》和中国
学者王大有等的《图说美洲图腾》进一步阐明殷人东渡美洲论的根据。
1993年11月28日的《新民晚报》刊载《美洲印第安人祖籍在中国》一文,介绍了美
国道格拉·华莱士教授的研究成果,华莱士认为现在的印第安人部分DNA与亚洲人是相
同的。
1992年2月,王大有、宋宝中、王双在《华声报》撰文提出,今天居住在美洲的土
著人是3000年前越海东渡的殷商后裔。
文章公布了考古学家在今天墨西哥中南部的奥尔梅克文化遗址拉文塔祭祀中心地下
数英尺沙中发掘的16尊雕像和6块玉圭,认为玉圭铭文的刻写方法与甲骨文相同。文章
提出,在一块玉圭上铭刻着殷商列祖列宗。文章并断言,今天居住在美洲广大地区的印
第安人、玛雅人和拉文塔人等,实为3000年前越海东渡的殷商后裔。
质疑声音
A基因分析并不可靠
如果美洲土著来自中原系殷商后裔,为什么二者的外貌差别很大呢?
有学者研究,这是因为人种的适应性。假定印第安人真的来自中原,那他的相貌特
征会随着地区的改变而发生变化。
河南省人民医院医学遗传研究所所长廖世秀说,不同种族的基因都会有相同点,也
会有不同点。但目前,通过基因来判断两个族群是否同源,只能是一种推断。因为这样
的检测结果面临三个方面的考验:一是样本是否具有代表性;二是样本数量是否足够,
来源是什么;三是样本采集来自细胞的哪个组成部分。
廖世秀表示,基因也会因外部环境而发生突变,像文化、地理环境都对基因改变有
一定的影响,比如高原地区的人群耐缺氧性就比较强,总之基因会向着有利于生存的方
向变异,但这种变异,要跨过很多代人才能显现出来。
B墨西哥出土文字并非甲骨文
据悉,殷人东渡美洲论是近年在考古学、人类学界争论得十分激烈的课题之一,反
对殷人东渡美洲论的有夏鼐、罗荣渠等学者。
罗荣渠曾以多方面的证据和严谨的考证,指出商朝人到美洲是一种“并无实现可能
的航海假设”。罗先生认为《梁书·诸夷传》有关扶桑国的记载“疑点甚多”。
罗先生认为古代美洲文明是土生土长的印第安人长期辛勤劳动的独立创造物,绝不
可能是外来物。在古代美洲文明中,的确可以找到与亚洲文明有某些相似和巧合的东西
,但有更多不同的东西,这些不同带有本质性,是旧大陆文明所根本没有的。
此外, 1953年,美国考古学家在墨西哥奥尔梅克遗址的祭祀中心发现了16尊雕像
和6块玉圭,玉圭上刻有文字,王大有认为是殷商文字,并破译解读出来,是殷人祖先
的名字:蚩尤、少昊、帝喾、简狄、多妇、契、相土、王亥、上甲等。对于这一点,一
位名叫“子乔”的网友也在新浪网上提出质疑。
他说,按王先生的说法,“拉文塔玉圭”上的文字“介于大汶口文化陶文、殷墟甲
骨文和三代吉金文之间”,如果玉圭的主人真的是殷人,疑问多多。
首先,为何玉圭上的文字与殷墟甲骨文的差异性和相似性同样明显呢?除了一些笔
画简单的字,大都无法与甲骨文直接对应,有些甚至连像都不像,如有个字被释为“【
隹亥】”即商先公“王亥”,只是因为上部像鸟形。其实,这只“鸟”的刻画风格和形
状与甲骨文的“隹”全然不同。“隹”虽然也作鸟形,但却是用抽象的笔画来表示的,
而玉圭的那个字则是画了一只鸟的轮廓,可见甲骨文要成熟得多。
表面上看,似乎这种年代的接近再加上文字的相似很能支持 “殷人东渡”,但是
问题恰恰在这里——是什么原因使得殷人的文字在短短的几十年间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
化甚至是倒退呢?玉圭是祖宗牌位,绝对不能乱写乱画。另外殷人非常迷信,其中也肯
定有一些为贵族服务的“贞人”。这些知识分子、贞人的文化水平较高,他们会把殷商
文字传授下去。
其二,盘庚迁殷后的200多年中,从殷墟卜辞看,并无祭祀炎帝、蚩尤、少昊、诹(
娵)訾氏常仪等的记载,何以殷人到了美洲后却想起要祭祀这些“祖先”呢?
y*h
发帖数: 25423
4
这次没提India是来自于“殷地安”?

【在 C********g 的大作中提到】
: http://laiba.tianya.cn/laiba/CommMsgs?cmm=7127&tid=268847406286
: 作者:tanghesizhou 提交日期:2009-09-03 10:04:00 访问:70 回复:0 楼主
: 商报记者 郑筱倩 李雅静 高云
: 美洲土著是殷商人的后裔,这种说法像天方夜谭?
: 但近期,我省历史学专家又提出了新的佐证。虽然在学术界,“殷人东渡美洲论”
: 尚无定论。但如今这些专家的解释,也许在若干年后能助推美洲土著之谜的揭晓。
: 再挑争议
: 美洲土著的祖先是殷商后裔
: 近期,在鹤壁淇县出席中国先秦史学会鬼谷子分会成立大会时,复旦大学历史地理
: 学博士、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高凯被问到了“殷人东渡美洲论”的问题。他表示支持

s*********1
发帖数: 394
5
双方、几方、正方、反方均在自说自话,全无所述文字/图画照片佐证
1 (共1页)
相关主题
夏就是甲骨文里的“人方”?给你们科普一下远古男女生殖器的说法
黄土高原有盐矿吗波斯文明很厉害的啊,
看起来北美印第安文明真的起源于中国殷商文明 (转载)中国古代也有十二星座的概念
美洲文明可能起源于青铜时代的商朝Re: 殷商诸帝
看起来北美印第安文明真的是起源于中国殷商文明 (转载)传说时代的历史(附1)-- 也来说说“殷地安”(图)
印第安人是中国商代后裔。洛阳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二)谵妄的洛阳
美洲文明可能起源于青铜时代的商朝 (转载)殷人东渡美洲,这事儿到底靠谱不靠?
美洲文明可能起源于青铜时代的商朝 (转载)孔子的意识形态 (转载)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许辉话题: 美洲话题: 奥尔梅克话题: 文字话题: 玉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