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LeisureTime版 - 很久以前的一个作品
相关主题
酥酥!zz“彪叔”萨拉马戈和他的《失明症漫记》(长,慎入)
小学生作文(四)【零剧透】看了《杀生》的同学,说说对自杀和死刑的态度吧
【书与影】《荆棘之城》:出路顾城是不是经常以他lp为原型写些比较情色的东西
如果韩国拍唐山大地震肯定是这样的要疯了要疯了
斗胆贴一篇旧作 因为有新的感悟美国政府推出控枪措施 限制精神障碍者拥枪
周末看笑话快乐!湖北省公安县恶警廖学圣犯罪事
silver lining: 米国一对二逼的爱情故事报告(9)
三进三出Any recommendation of places for desert/restaurant/ lounge in NYC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索郁话题: 崔去话题: 姬连圣话题: 克妒话题: 胡克
1 (共1页)
y*****s
发帖数: 1873
1
比较幼稚。所以后来就不写了。
-----------
(一)
崔去锐走出索郁的家,头也不回。当然,用不了太久,他就会把这段路倒着再走一遍。

崔去锐约莫走了那么一段时间,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已经足够愤慨,才停下脚步。虽然四
下无人,他还是不希望自己的这种情绪被发泄出来。“这是一种职业道德,”他心想,
“我不能把自己和那种人,等同视之……”

崔去锐颓然坐在路边,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会离开索郁的家。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合理的
原因:那就是他的确和索郁不合适。“性格上的,对,主要是性格上的。并不是说我们
俩的性格有什么差异,或者是雷同,而是从根儿上就不合适。对,就是说我们俩根本就
是两国人说两国话。对,这个说法很好。也就是说我对他的感情,还有他对我的感情,
这个产生的原因,其实是一种对‘异国情调’的向往。可问题是我不可能永远这么客居
他乡啊。可是他呢……”他意识到这种想法,包存着一种逻辑上的自私,“算了,跟他
说的时候后面这个分析就从略了得了。”他换了个姿势坐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又把这
个想法重新温习了一遍。“那好吧,现在我可以回去跟他把我们之间这点好感拌点凉面
吃了。”他站起来整了整衣服,可还是又犹豫了半天,才开始往回走。

不留神已经挺晚的了,天半黑不黑的。崔去锐看了看目的地,那个闪着灯光的窗口代表
的房间,心说真是那什么够高够远的。他感觉自己的双脚正带着自己往一个陌生的地方
去。完全陌生的地方,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他对自己说:“这世界又有什么地方不是陌生的啊!即便是索郁的家,对于我来说,现
在,也已经,完全不是我过去所熟知所适应的那个地方了。我们都已经变了。至少,我
已经变了。”虽然他在这样的鼓励自己,可是在内心深处想到其实他们并不是足够的互
相了解。崔去锐忍不住开始哭泣,就跟初恋结束的青春期患者一样。好在他和这症状彼
此之间是足够熟悉的,所以当他做好推开屋门准备的时候,他的表情甚为平静端庄。门
是锁着的。他拿出钥匙,看着上面那个由三道长度大致呈等差数列排列的线段组成的三
角形的记号。忧伤的回忆,最后一支忧伤的舞曲,床单上洒满忧伤……等等等等。

崔去锐发现钥匙不能打开门锁,他知道这门锁是不能反锁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就是
在他离开后这不长的时间里,索郁居然换了另外一把锁。于是他跪在门前祈祷再三,然
后再一次尝试,打开了屋门。屋里倒没什么变化,索郁站在客厅中央望着他说:“你现
在应该为你自己的这种背叛付出代价了。”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崔去锐也背叛了自己的
祈祷词。所以他听了之后不能准确地判断他是在说哪种背叛,不过他假装没听见并且走
了过去。而索郁这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仿佛这一天从清晨到晚上,这间屋子里并没
发生过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即使崔去锐故意用忧伤的眼神去试探他,他也没有什么回
应。

崔去锐终于走到索郁面前。索郁微笑着看着他,他也露出了苦涩的微笑。

窗外的光线投射了进来。一个人从里面的房间突然冲出,向敞开的门口疾速奔去。可是
眼看他就要跑出去的时候,他却突然急停,转过身,跨步到窗前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稍
后窗外传来了亢奋的吼声。

索郁这时才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空荡荡的街道。崔去锐也走过来,他们一起欣赏了一会
儿这个城市的夜景。崔去锐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腕。他想自己能体会自己此时的心情。
所以他仍然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直到索郁对他说:“你的生活实在太混乱了,幸好
我并不用忍受这一切。我强加给自己的孤独已经太多了。”

崔去锐拉着索郁回到屋里,看着他的脸,对他说:”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索郁说:
“我会去的,虽然我很不情愿。现在你可以走了。”

崔去锐再一次走了出来。他知道他可以再一次的开门进去,并且可以睡个安稳觉。他也
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生活会如此的混乱……想着想着就靠在门边,进入了梦。

他并没有梦到索郁,显然,他梦见了那个跳窗离开的人。也就是说,他和索郁都梦见了
那个人,都在梦中猜测那个人到底是谁。
t*****e
发帖数: 15794
2
这个贴子是要表现gay男都很乱吗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比较幼稚。所以后来就不写了。
: -----------
: (一)
: 崔去锐走出索郁的家,头也不回。当然,用不了太久,他就会把这段路倒着再走一遍。
:
: 崔去锐约莫走了那么一段时间,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已经足够愤慨,才停下脚步。虽然四
: 下无人,他还是不希望自己的这种情绪被发泄出来。“这是一种职业道德,”他心想,
: “我不能把自己和那种人,等同视之……”
:
: 崔去锐颓然坐在路边,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会离开索郁的家。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合理的

G*******h
发帖数: 1391
3
Nice!
崔去锐、索郁,这两个名字就很有特色。
故事嚼起来也很有咬头:)
BTW:
你这个头像是什么?看不太清楚。
好像是两个光溜溜的人在爬梯子,其他都不是很清楚了。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比较幼稚。所以后来就不写了。
: -----------
: (一)
: 崔去锐走出索郁的家,头也不回。当然,用不了太久,他就会把这段路倒着再走一遍。
:
: 崔去锐约莫走了那么一段时间,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已经足够愤慨,才停下脚步。虽然四
: 下无人,他还是不希望自己的这种情绪被发泄出来。“这是一种职业道德,”他心想,
: “我不能把自己和那种人,等同视之……”
:
: 崔去锐颓然坐在路边,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会离开索郁的家。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合理的

y*****s
发帖数: 1873
4
不是,是没想好该如何分配性别

【在 t*****e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个贴子是要表现gay男都很乱吗
:
: 。
: 四
: ,
: 的

y*****s
发帖数: 1873
5
hieronymus bosch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的局部

【在 G*******h 的大作中提到】
: Nice!
: 崔去锐、索郁,这两个名字就很有特色。
: 故事嚼起来也很有咬头:)
: BTW:
: 你这个头像是什么?看不太清楚。
: 好像是两个光溜溜的人在爬梯子,其他都不是很清楚了。
:
: 。
: 四
: ,

y*****s
发帖数: 1873
6
(二)
崔去锐醒过来的时候,索郁已经走了。房门大开,而他的上半身倒在屋内,头垫在一个
椭圆形的塑料盘子上,触感却是软软的。他小心翼翼的坐起来,看到的是一摊黏糊糊的
三明治。他心里头很是热乎,顾不得清理一下就开始享受这份在他看来充满了“象征意
义”的早餐。

姬连圣坐在办公桌后,四月的天空下他的头发被风吹得飘来飘去。他知道自己不能擅离
职守,倒不是因为有什么人命令他或者强制他。毕竟在这样一个阳光充足的清晨,可以
一个人占据这样一大片草地是一件很惬意和骄傲的事情。他轻轻咬住嘴唇,为自己这种
内心深处的自大情绪略有些害羞。他笑着说:“别被这种假象迷惑了你的眼睛,我可从
来都不是一害羞的人呐。来我们交流一下,探讨一下。你说交流探讨什么?这话应该我
问你才对吧,你想什么就是什么呗……啊?”突然他停了下来,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现
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树木很高,不过对于姬连圣来说是小菜一碟。他凭借自己灵活的身体,很轻易的就攀到
了那根被搞的表面光滑的树枝上。可是他绝没有想到当初加工这根树枝的哥们也压根儿
就没想到这么一根滑不愣登的树枝怎么站人。他略微把双腿分开,很好的保持着自己的
平衡,虽然他实际上已经丧失了继续移动的能力和勇气。

“我现在宁可回去,回到那个烦死活人的地下世界。”他试图蹲下,可是背后有一堵墙
阻止了他的这个动作。他想用躯干顶住这堵墙,找到第三个支撑点一切就都好办了。姬
连圣把自己的整个后背都靠在这面墙上,双臂向外平着张开,双手反着也按住这面墙。
“这已经是我可以达到的最理想的境界了。我还是不能蹲下,不能够到其他可以借助的
地方。不过我现在可以试着先完成我的工作。”他把双臂使劲的向两边伸展,双腿和脖
颈,或者说是整个身体的关节都如同重新生长发育了一样开始笔直的蠕动,就像一缕被
困在某种特定形状试管里的烟雾。他终于还是完成了自己神圣的使命,当然,也直挺挺
的摔了下来。他爬起来,走回办公桌旁,拿起电话。

“我现在必须去见一趟医生。”可是没有人回答,他把电话整个从办公桌上拆了下来。
现在这活儿对于他可委实不轻易了。他把电话埋到树下,然后又勉强的在其他的几个地
方埋下了几个曲别针。然后他又抽出所有抽屉,将他们打乱顺序再重新插回去。姬连圣
想我现在整个一强迫症患者啊。可是他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坐回到办公桌后面,
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直到电话突然发出闷响的铃声,他才把抽屉里的所有硬币
都装进一个文件夹。

姬连圣走出草地,外面的阳光更为刺眼。不过他的感觉倒不是很强烈。他穿过眼前的街
区,走进左手边的一个死胡同。这里是一个诊所,也就是崔去锐和索郁工作,相识,相
恋的地方。姬连圣对此略有耳闻,但如果他知道现在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那他也还
是得来。他的脖子现在就像被用熨斗熨过一样,何况这次交易还是可以报销的。

他硬着头皮和脖子,跨进了病房。崔去锐和索郁坐在病床上,不是一张,是两张不同的
病床上。崔去锐看着他,索郁走过来递给他纸和笔。他不声不响的填好了内容。然后索
郁也看了他一眼,他就把纸递给崔去锐。而笔则被放进了自己的文件夹里。崔去锐仔细
的阅读着纸上的内容,嘴里面念念有词。索郁坐回到病床上,姬连圣仍然站在原地,疼
痛迫使他紧紧地盯着自己脚下的床腿。事实上他也是很紧张和害羞,一方面他自己不愿
意承认,一方面他也庆幸自己的病症可以完美的掩盖自己的诸多不正常的表现和反应。
虽然崔去锐,根本就没注意到这点,或者说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当他似乎是看完了他关
心的内容后,抬起头来,示意索郁把姬连圣带过来。索郁自然是没有任何反应,姬连圣
只好自己走到医生的面前。崔去锐对他说:“你的情况,都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姬连
圣说:“是的,大夫。那我想我也没有更多的要说的了,可是我还是要提醒你,我并不
一个值得怀疑或调查的人。我辛辛苦苦的为市民工作了很多年,我甚至为此负伤和遭到
不必要的诽谤和攻击,这一切都只因为我必须隐姓埋名。我想您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吧?”崔去锐没有回答。姬连圣只好继续说下去,“所以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经过严密
思考的,没有大的出入。我知道您很忙……这间病房里有一种异样的味道,我想您一定
是没有抽出时间来清理和做日常卫生吧。没有关系,您也知道,我会在我休息的这段时
间尽我所能来为这间诊所服务……”姬连圣并没有注意到崔去锐实际上并没有在听他说
话,或者说只是在听他表达一种情绪,并沉溺于其中不能自拔。索郁在一边读一本叫十
六国记的小说,一边试图从一本医学书籍中寻找对姬连圣有利的证据。
wh
发帖数: 141625
7
这俩人名有啥深意吗……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比较幼稚。所以后来就不写了。
: -----------
: (一)
: 崔去锐走出索郁的家,头也不回。当然,用不了太久,他就会把这段路倒着再走一遍。
:
: 崔去锐约莫走了那么一段时间,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已经足够愤慨,才停下脚步。虽然四
: 下无人,他还是不希望自己的这种情绪被发泄出来。“这是一种职业道德,”他心想,
: “我不能把自己和那种人,等同视之……”
:
: 崔去锐颓然坐在路边,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会离开索郁的家。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合理的

y*****s
发帖数: 1873
8
有,不过不深。我现在的创作很成熟,基本抛弃了人名。

【在 wh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俩人名有啥深意吗……
:
: 。
: 四
: ,
: 的

b******n
发帖数: 356
9
太晚了mark
略扫了一眼,为什么有很浓厚的译文腔?就是很像是外语文学翻译过来的文字。不过我
蛮喜欢。
l**********r
发帖数: 1325
10
确实有点,文字很紧凑风格也比较低迴的关系吧,村上春树的有时候也有译文腔

【在 b******n 的大作中提到】
: 太晚了mark
: 略扫了一眼,为什么有很浓厚的译文腔?就是很像是外语文学翻译过来的文字。不过我
: 蛮喜欢。

相关主题
周末看笑话快乐!zz“彪叔”萨拉马戈和他的《失明症漫记》(长,慎入)
silver lining: 米国一对二逼的爱情故事【零剧透】看了《杀生》的同学,说说对自杀和死刑的态度吧
三进三出顾城是不是经常以他lp为原型写些比较情色的东西
a**********u
发帖数: 28450
11
太弱爆了,进去前,亢奋,进去后,疲软,这个也忒那个了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比较幼稚。所以后来就不写了。
: -----------
: (一)
: 崔去锐走出索郁的家,头也不回。当然,用不了太久,他就会把这段路倒着再走一遍。
:
: 崔去锐约莫走了那么一段时间,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已经足够愤慨,才停下脚步。虽然四
: 下无人,他还是不希望自己的这种情绪被发泄出来。“这是一种职业道德,”他心想,
: “我不能把自己和那种人,等同视之……”
:
: 崔去锐颓然坐在路边,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会离开索郁的家。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合理的

y*****s
发帖数: 1873
12
比较幼稚

【在 b******n 的大作中提到】
: 太晚了mark
: 略扫了一眼,为什么有很浓厚的译文腔?就是很像是外语文学翻译过来的文字。不过我
: 蛮喜欢。

y*****s
发帖数: 1873
13
难道是又上首页了?连爱小小鱼大师都来拜读了!

【在 a**********u 的大作中提到】
: 太弱爆了,进去前,亢奋,进去后,疲软,这个也忒那个了
:
: 。
: 四
: ,
: 的

t*****e
发帖数: 15794
14
只对这幅画里,有鸟的部分有印象。
总体感觉很阴暗。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hieronymus bosch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的局部
p*********3
发帖数: 2039
15
我最近的小故事计划
一个carpool的(旧作重写)
一个喷泉的
一个迷宫的
一个橡皮的
一个打口的
一个太阳的
一个日记的(旧作重写)
一个访客的
m**x
发帖数: 8454
16
看了第一部分,实在看不懂。只好放弃了。看来我理解能力堪忧阿
p*********3
发帖数: 2039
17
这是很久以前写的。很幼稚。故意写的看不懂。
我现在的作品都比较通俗易懂。

【在 m**x 的大作中提到】
: 看了第一部分,实在看不懂。只好放弃了。看来我理解能力堪忧阿
y*****s
发帖数: 1873
18
(三)
姬连圣终于停止了这一大段独白,并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据他观察,崔去锐似乎正在
思考某些可能和他的伤势有关的东西。虽然他现在很希望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但是他
知道以他现在的状况要做到这点很难;至少也要让大夫给他个结果,他才能安心的再去
盘算其他的事情。为了不干扰崔去锐的思考——大概是这个原因——而事实上是崔去锐
突然告诉他“现在到那边去,稍候片刻我会叫你来的”,他才走到了索郁面前。姬连圣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是掌握了某种超能力,“我正想要走到索郁那边去,崔大夫
就叫我去了。怎么会这么巧合呢?……不过他的原话好像只是说到那边去。”想到这儿
他有些丧气。不过还好,如果不走到索郁那边,在这间病房里任意的其他地方这样低头
站着也都会让人尴尬的。

索郁现在已经放弃了从那本医书里找出某种东西的努力,而专心的阅读那本同样很厚的
小说。姬连圣站立的角度和脖子的限制使他并不能看到这本书的内容,于是他问道:“
您在看什么书呢?”索郁把封面向他立了起来,他看到了标题和作者的名字“潘迦”。
“那么这本书是讲什么的呢?”“上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在十六个国家发生的故事。”
“哦,那看来是属于历史小说的范畴了。”“算是吧。”“你好象才刚刚开始看的样子
啊。”“我已经看到最后一个国家了。”“啊?可是你不是还有好多页都还没看么。”
“后面那些都是附注。”“原来是这样。”姬连圣印象中确曾听闻过一个叫“潘迦”的
作家之类的人物,当然他已不记得那是怎么样的一个作家了。

索郁继续他的阅读,似乎并没有兴趣继续交谈。这让姬连圣感到有那么点伤心,这一天
对他来说有些太糟糕了。他看着地板,琢磨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想着想着,索
郁的手已经开始在抚摸他的大腿了。姬连圣不敢去看索郁的眼睛,他没有想到进展会是
这个样子。而索郁的另一只手仍然拿着那本书,看着他一直看的那页。姬连圣心中暗自
叫苦。因为索郁现在已经是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腿令他动弹不得,而他们两个显然都不能
从中得到任何快感,而他自己还要担心在另一边的崔去锐是否会发现这令人难堪的“一
幕”。他实在不想得罪这个正在研究他的伤势状况的医生。至于索郁,他现在的心情也
很矛盾,倒不是担心崔去锐是否会有什么反应,而是接下来究竟应该怎么做。不知所措
的焦虑堆积在他的心头。他终于把书放下并且叹气道“我还是明天再接着看吧”但同时
并没有松开另外一只手。

姬连圣打赌崔去锐一定看到了一切,因为他把自己叫了过去。不过现在他倒不畏惧了。
“至少这结果让他明白了最好还是赶快把我从这病房里送走。”而崔去锐却对他说:“
午饭时间到了。过一个小时我会开始下午的工作。”他说完这些就出去了。姬连圣呆立
在那里好一阵,才回过头问索郁:“你不去吃午饭么?”索郁说他从来不吃午饭。姬连
圣只好一个人回到了他的办公桌那里取出自己带的饭。但他并不想拿到病房去吃,因为
他担心自己吃饭的样子会让索郁不快。所以他胡乱吃了几口,就赶快又回到病房。

但这次回到病房,他却惊讶的看到只有另外一个陌生人坐在那里。而这个陌生人看起来
比他还要惊讶,好像他是从墙壁里走出来的一样。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很有礼貌
的从崔去锐刚才坐的那张病床上站了起来,伸出手并开始自我介绍:“我叫胡克妒,您
是……?”姬连圣和他握了握手,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胡克妒说:“哦原来你也是病
人啊,我还以为中午这里不会来人呢。您坐这儿。”姬连圣说:“我的脖子弄得我不能
抬头,我就站着跟您说吧。听您这口气您也是在这儿看病的?”“是啊……这个您是干
什么工作的?”“哦……我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不太方便讲……反正是属于市政部门
的吧。”胡克妒会意的点了点头:“那我就跟您直说了吧。我是个公交司机,同时还负
责日常征税工作。”姬连圣搞不清楚这两个工作之间有什么联系,不过他还是继续听他
往下讲,“我在这儿住院住了有大半年了。不过我不希望被人发现,所以每当上班时间
我都会躲到外面去。您也千万别告诉别人我在这儿住院啊。您问我为什么不愿意让人知
道?这就复杂了。其实我是神经系统有些小问题,崔大夫说严重倒不严重,但是呢得到
精神病院休养一段时间,我想我哪能到那儿去啊,商量商量就在这医院里休养了得了。
可是你知道……干我们这行如果发现和医院有密切的关系,那就会有人来调查的。所以
我怕麻烦跟别人都没说这件事。不过就算有人知道了也无所谓,我只是得补个报告就可
以了。但是我现在的精神状态,医生说不适合写作篇幅太长的正式文件。所以你最好还
是给我保守秘密。”姬连圣想这人的确是有些精神问题。于是他哼哼了两句就转移到另
外一个话题:“您名字里的‘克妒’是哪两个字?”“克服的克,嫉妒的妒。”“挺特
别的啊。有什么寓意?”胡克妒站了起来,说:“上班时间到了,我得走了。不过你还
真说对了。下次见面再给你细讲吧。这是我的名片……对您是秘密工作,秘密工作。没
关系,有什么事就打电话找我。”胡克妒急匆匆的走了,也并没有把名片交给姬连圣。
姬连圣只好站在原地等待索郁和崔去锐回来。
F*********r
发帖数: 724
19
你很有勇气
俺看了第一段就放弃了

【在 m**x 的大作中提到】
: 看了第一部分,实在看不懂。只好放弃了。看来我理解能力堪忧阿
wh
发帖数: 141625
20
期待后续。刚看到另一个关于精神病的故事:
发信人: guoke2010 (guoke), 信区: Midlife
标 题: 看顾城的帖子想到这个笑话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7 13:52:25 2014, 美东)
假如很不幸你被当成精神病被逮进了精神病院,你有什么办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呢?
前不久,一名叫格雷‧贝克的记者去意大利采访了三个特殊的人物。
事情是这样的:一名负责运送精神病人的司机因为疏忽,中途让三名患者逃掉了。为了
不至于丢掉工作,他把车开到一个巴士站,许诺可以免费搭车。最后,他把乘客中的三
个人充作患者送进了医院。
格雷‧贝克关心的不是这个故事,他想了解的是,这三个人是通过什么方式证明
自己,从而成功走出精神病院的。
下面是他对甲的采访:
格:当你被关进精神病院时,你想了些什么办法来解救自己呢?
甲:我想,要想走出去,首先得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
格:你是怎样证明的?
甲:我说:“地球是圆的”,这句话是真理。我想,讲真理的人总不会被当成是精神病
吧!
格:最后你成功了吗?
甲:没有。当我第14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护理人员就在我屁股上注射了一针。
下面是对乙的采访:
格:你是怎么走出精神病院的?
乙:我和甲是被丙救出来的。他成功走出精神病院,报了警。
格:当时,你是否想办法逃出去呢?
乙:是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社会学家。我说我知道美国前总统是克林顿,英国前首相是
布莱尔。当我说到南太平洋各岛国领袖的名字时,他们就给我打了一针。我就再也不敢
讲下去了!
格:那丙是怎样把你们救出去的?
乙:他进来之后,什么话也不说。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当医护人员
给他刮脸的时候,他会对他们说谢谢。第28天的时候,他们就让他出院了。
格雷‧贝克在评论里发表这样的感慨:一个正常人想证明自己的正常,是非常困
难的。也许只有不试图去证明的人,才称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后来,有许多人在该文的网络版上留言。
有一个人的留言令人感触颇深:那些用某种方式去证明自己真理在握的人,那些用某种
方式证明自己知识丰富的人,包括那些用某种方式证明自己很有钱的人,都可能被认为
是个疯子,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想起了前一阵看到的两句话,大意是:永远不需要向别人解释你自己,因为喜欢你的人
不需要,不喜欢你的人不会相信。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三)
: 姬连圣终于停止了这一大段独白,并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据他观察,崔去锐似乎正在
: 思考某些可能和他的伤势有关的东西。虽然他现在很希望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但是他
: 知道以他现在的状况要做到这点很难;至少也要让大夫给他个结果,他才能安心的再去
: 盘算其他的事情。为了不干扰崔去锐的思考——大概是这个原因——而事实上是崔去锐
: 突然告诉他“现在到那边去,稍候片刻我会叫你来的”,他才走到了索郁面前。姬连圣
: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是掌握了某种超能力,“我正想要走到索郁那边去,崔大夫
: 就叫我去了。怎么会这么巧合呢?……不过他的原话好像只是说到那边去。”想到这儿
: 他有些丧气。不过还好,如果不走到索郁那边,在这间病房里任意的其他地方这样低头
: 站着也都会让人尴尬的。

相关主题
要疯了要疯了报告(9)
美国政府推出控枪措施 限制精神障碍者拥枪Any recommendation of places for desert/restaurant/ lounge in NYC
湖北省公安县恶警廖学圣犯罪事汪洋亲笔信荐两本书 称幸福是人类共同追求(图)
y*****s
发帖数: 1873
21
(四)
胡克妒走出小巷,站在巷口停了下来。在他来看,现在他已经离开了诊所,所以他不必
再担心会有人来质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可以解释说他在等自己的朋友,只需要
用一点点神秘的语气和惊恐的神色,就可以吓阻那些还打算继续追问的人。这套技巧,
他这些日子已经练的很巧妙了。而他之所以还不敢在病房里见人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在
那样一个窄仄的空间里,一旦试图施展这种把戏他还总有些心理障碍。

索郁也从胡同里走了出来,经过胡克妒身边的时候胡克妒叫住了他,“现在不是上班时
间么您出来干什么啊?”索郁看看他,说:“你谁啊?”胡克妒说:“我啊,您忘了?
胡克妒。”“哦,是你啊。你的名字可够奇怪的。”“对,刚才里屋另外那个新来的也
是这么说的。”“姬连圣?他跟你说什么了?”“没说什么,就是聊了几句。他也问我
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为什么?”“这也是我自己后来起的。因为在工作生活中
我发现自己的嫉妒心太强了,所以起了这么名字希望自己可以随时注意克制自己。其实
像崔大夫的名字也是这么个起法吧?”“他可不是。他本来就叫那名字。”“这样啊。
我想也是,”胡克妒笑着说,“那麻烦您把我这名字的来历告诉姬连圣吧。我刚才走的
太急,没来得及跟他说。”索郁阴着个脸答道,“他就在里头呢。你怎么不自己进去跟
他说呢。”“那太麻烦了,而且我现在还不想回病房。”“进来说吧,老在外头这么杵
着别人还当你是看门的呢。”索郁伸手就抓住他的胳膊往里拉,胡克妒一把甩开就向街
上跑去。索郁在后面紧追不舍。胡克妒跑的很快,但是他对这附近的地形太不熟了,一
直不能甩开索郁。当他精疲力尽的坐到地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诊所门口。

现在胡克妒只能束手就擒了,不过他还是勉强把这次失败当作是自己计划中的一部分。
索郁扛着他向病房的方向走去,步伐那叫一个坚定。如果他前方有一面镜子,那他看到
自己的样子时,一定会想起小学时候在花池里看到的那只健壮的搬运某种尸块的蚂蚁。
索郁这时候也不禁触景生情起来。小时候,他每天都发誓长大要变成一个强有力的,让
所有人都跪伏在他脚下颤抖的人。现在他已经做到这一点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却又开始
去怀念童年的时光?为什么他现在成熟的智慧面对那个懵懂无知的头脑的时候仍然会自
惭形秽?他为什么还要在每次高潮中不忘玩一把天真?“别让我再重复那些沉默了!”
他的尖叫吓得连胡克妒都缩紧了身体。而索郁像往常一样没有在意自己的失态,倒是胡
克妒的动作让他条件反射般的将他的身体捏得更紧,就像他对姬连圣所做过的那样。“
现在他离我多么遥远啊!”他把刚才的热血和激愤抛在脑后,又开始了另一段更不切实
际的怀念。他怀念他的房间,堆满了各种东西的房间。他现在开始怀念每一件东西,可
是他并没有按照一个有规律的顺序去怀念那些东西,这让他的怀念过不了多久就要重新
开始。而这一次又一次不成功的怀念,直接导致的是一次又一次越来越短暂而激动的愤
怒。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局促,步伐也踉踉跄跄。胡克妒本来就巨晕船,在这样没准儿的
波涛起伏中更是苦不堪言。

幸好这个时候,背向索郁前进方向的他看见崔去锐终于端着饭盒回来了。崔去锐也看见
了他们俩,并且示意胡克妒不要出声。然后他蹑手蹑脚的快步走了过来。可是他手里的
饭盒和里面的汤匙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索郁回头连看都不看,转身直接就往外面
跑。崔去锐伸手抓住他的制服口袋,却一下就给撕掉了。他第二反应很快揪住了胡克妒
的脚腕,把他的身体从索郁的背上卸了下来。索郁也仍然抓着胡克妒的双手向外拽。他
的勇气吓得崔去锐赶快松手。胡克妒可算从地上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崔去锐隔
着他望着索郁想要说些什么。索郁赶紧抓住机会先说:“你别再烦我了好么?我现在心
里头很乱,想静一下。你们先进去吧,下午不会来什么病人。我就在这儿转转换换脑子
,过一阵我就回去。”崔去锐看他话说到这份儿上,也不好再说什么,叮嘱了一句“小
心”。他想要过去握握索郁的手,可是胡克妒拉着他就往病房走。崔去锐也知道他实在
是怕了,只好作罢。

姬连圣等的都快哭了,看见他们回来真的就跟见到亲人一样。崔去锐现在瞅见他就烦,
故意视而不见从他身边走过去,拿起索郁留下的书开始翻。姬连圣心中不快也只能忍着
。胡克妒一屁股坐到他旁边,念叨说:“哎哟刚才可吓死我了。”姬连圣很高兴他能回
来跟自己说话,就问道怎么了。“没事,以后再说。我先把我名字什么意思告诉你吧。
”“不用了啊,刚才索郁已经都告诉我了。”“什么时候?”“就是他刚才回来又出去
的时候。”“啊?他怎么说的?”姬连圣把刚才索郁跟他说的就像胡克妒刚才跟索郁说
的一模一样的又重复了一遍。胡克妒暗想看来我的确是有某种程度的健忘症了,太闹心
了。他不想让自己显得这么愚昧,就岔开话题说:“你别跟那什么索郁太近乎了。你可
不知道刚才他是怎么闹腾了一通,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刚才他跟你说话的时候没什么
不正常的吧?”姬连圣还未等回答,就又被崔去锐叫过去问话了。
s*********8
发帖数: 1962
22
长贴啊,盲顶
y*****s
发帖数: 1873
23
(五)
崔去锐现在仿佛是又恍惚了。姬连圣翻着眼皮瞟着他,真担心他这种精神状态适不适合
给自己看病。风铃叮零零的闪过,崔去锐也醒过味来了,拿起刚才姬连圣填的单子,说
道:“你自己看自己的病情怎么样呢?分析一下嘛。”姬连圣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
挺严重的。您也看了我写的内容了,不只是颈部脊椎骨错位,全身上下各个关节也都有
不同程度的挫伤和碎裂。”“我不是说这些。病因,我提示一下你,是受伤原因。你可
不可以不要转移这个话题呢?”姬连圣为难的说:“这个……我已经说了是我从事的是
秘密工作……不太方便透露……这样吧您可以打个电话跟有关单位了解一下,虽然他们
也不会跟你讲什么……”他看着崔去锐凝重的表情不敢继续说下去了。而这时索郁的脚
步声让他们一起回头向门口望去。

索郁径直走到崔去锐面前,也就是姬连圣身旁,同时拉住了姬连圣的手。这个动作让姬
连圣羞涩的把头更往下低了一块。索郁说:“你还是不要和我在一起了。”他说这话的
时候并没有特意的冲着崔去锐,但崔去锐显然是默认了这个指向。他只回答说:“别这
样对我好么……”就说不下去了。事实上索郁刚才在外面基本上已经打定了主意。他在
院子里走来走去的时候就像昨天晚上被崔去锐抛弃(这只是他的看法,崔去锐并不这样
认为)之后那样亢奋。虽然活动空间比自己的房间大了很多,但他却丝毫没有自由和开
阔的感觉。因为现在他的思想已经被局限在整个精神世界的一个部分,更确切说,是这
个部分中若干个相互孤立的点上。“但是突然可以在这些毫无瓜葛的观点中任意来往,
是一件多么美妙而令人上瘾的事情!”这是他过后很久忆起这件事的感慨。既然他已经
做了这个决定,那么现在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动机,将他的肉体和精神一起投递出去。如
果贺克妒在自己身边,索郁认为他一定会给出一个美妙的,令人神往而又回味的动机。
而贺克妒也应该正如他所料,正在寻找一个动机。“只是他寻找的是让姬连圣离开崔去
锐回到他身边的动机吧!这个可耻的患者!”索郁现在什么都不需要了,他一意孤行的
走进了病房,拉起了姬连圣的手,一言不发地坐到了自己的那张病床上。姬连圣也终于
坐了下来,轻轻的嗅着索郁的脸。而索郁仍旧是不说什么话。这让崔去锐很难受,他眼
睁睁看着自己的情人兼助手把被自己调查的已经快要露出马脚的病人拉到一边并令他暂
时无事可做。

崔去锐把贺克妒叫过来,贺克妒每天都要做例行检查的。可现在他让贺克妒在他面前自
己检查自己。他解释说是因为自己心情太差。贺克妒从来没有自行检查过,从来没有。
所以他拒绝了崔去锐的要求,并反而建议崔去锐推迟这次例行检查。他是这样说的:“
我现在感觉精神状态很好。如果您现在让我自己检查,我只会得出让您失望的结论。那
也就意味着,我将必须离开这里。您将得不到接下来的治疗费用,而我也将遭受到别人
的猜忌。因为一旦我离开医院,我就必须将住院时期的记录公之于众。虽然我这种逃避
的行为不会在已被承认的情况下影响我的前途,但是在别人眼中,我仍然是一个玷污了
职业操守的人。我希望您最好还是推迟这次检查。”崔去锐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无奈之
下只好再用眼神去求助索郁。索郁就对沉浸在爱情中的姬连圣耳语道:“现在你能帮我
个忙吗?”姬连圣一下就回到了现实,说:“好的,不过现在我要回去见大夫了。你等
着我,好么?”索郁并没有听出他的深意,就这么让他站起来又回到了崔去锐那里。他
虽然丝毫没有体会到姬连圣的用心,但是崔去锐很满意这个结果。在他忧伤的脸上,也
有了一丝开心的神色。

姬连圣预料到他会不虚此行,果然崔去锐把那张纸还给了他,“我已经和贺克妒,也就
是你的证明人谈过了,他可以证明你的伤情的合理性。”贺克妒感觉莫名其妙,不过他
并不反感崔去锐的这个谎言,“也许并不是一个谎言,毕竟我不是一个精神正常的人。
也许……也许我的确做过这个证明,或者我应该做这个证明。就像他们说的,如果你想
成为一个英雄,那么你至少应该拯救一个值得你拯救的人。”崔去锐接着说,“也就是
说我现在已经完成这个治疗方案了。其他的我不用再讲了吧?”姬连圣略有些迟疑,说
:“谢谢您……可是……我想跟另一个人,也就是您的同事索郁再商量一下。”说完这
番话,他感觉自己再得意不过了。崔去锐黯然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去。姬连圣知道他不
应该再跟这个可怜人开玩笑了,“不用了我想我自己可以做这个决定。您就说接下来
怎么着吧。”“那我们就开始治疗吧。”索郁和崔去锐准备好了各种器械,姬连圣趴在
手术台(其实是另一张病床)上。在麻醉剂的作用下,贺克妒昏睡了过去。当他醒过来
的时候,姬连圣正在和崔去锐争吵。“你怎么能这样?出尔反尔?”“你说什么呢?你
当然不能出院,我这是对你负责任。”“负责任?你负得起这个责任么?我还要对我的
工作负责任呢!”“你以为我只是对你负责任?我也是对我的工作负责任。”“那你说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你们不要吵了,病人需要休息。”索郁说出了贺克妒想说
的话。贺克妒冲他笑了一下,想要回头却回不过去。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固定
住了,四肢也是。他才明白自己的整个背部都贴在另一个人,也就是姬连圣,的背上。
“这个治疗方案倒是挺新鲜的。难怪姬连圣的声音震的我心脏都疼。”姬连圣显然没有
他这么无所谓的想法,他现在愤怒的和崔去锐辩论,心里面恨得却是索郁。

手术后的争吵无疾而终,三个人都累了。崔去锐去洗手顺便刷饭盒;索郁搀着姬连圣走
到自己的床边。

背对背的连体人侧着躺了下去。朝右的姬连圣呆滞的盯着前面不知道什么地方,而贺克
妒则闭着眼睛开始回忆姬连圣的面容。“幸好快要下班回家了,”索郁想。他坐在贺克
妒这边,因为他害怕让姬连圣看见自己。
l**********r
发帖数: 1325
24
十分沉重忧郁的现实感。
我希望艾芝特来做医生~~~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五)
: 崔去锐现在仿佛是又恍惚了。姬连圣翻着眼皮瞟着他,真担心他这种精神状态适不适合
: 给自己看病。风铃叮零零的闪过,崔去锐也醒过味来了,拿起刚才姬连圣填的单子,说
: 道:“你自己看自己的病情怎么样呢?分析一下嘛。”姬连圣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
: 挺严重的。您也看了我写的内容了,不只是颈部脊椎骨错位,全身上下各个关节也都有
: 不同程度的挫伤和碎裂。”“我不是说这些。病因,我提示一下你,是受伤原因。你可
: 不可以不要转移这个话题呢?”姬连圣为难的说:“这个……我已经说了是我从事的是
: 秘密工作……不太方便透露……这样吧您可以打个电话跟有关单位了解一下,虽然他们
: 也不会跟你讲什么……”他看着崔去锐凝重的表情不敢继续说下去了。而这时索郁的脚
: 步声让他们一起回头向门口望去。

y*****s
发帖数: 1873
25
(六)
当贺克妒第二次醒过来的时候,索郁已经不在他眼前,而坐到了他,同时也是姬连圣的
脚旁。姬连圣虽然脖子不能太动,但是仍然固执的看着自己的双脚。很难说他是想看索
郁,还是索郁想让他看到自己而故意坐到他的脚旁。贺克妒并不想费力去猜测,他想:
“反正我的脖子也不能活动,就当我没有看到索郁在那里好了。至于我实际上到底有没
有看到他在那里,也就无所谓了。”而索郁的确是故意坐到那里的。他的眼神冷漠而又
脆弱,索郁想。

姬连圣试图要从床上起来。可是贺克妒一动不动,他也没有办法。他一直那样看着自己
双脚中间的索郁,直到把索郁看得受不了为止。索郁站了起来,给贺克妒打了一针麻醉
剂。贺克妒第三次睡去,这样他就不能知晓索郁和姬连圣之间的谈话。在他昏迷之前所
知道的最后一件事,是索郁走到姬连圣的床头,蹲了下去,然后一直不见她没有起来。
在贺克妒的梦中,梦中的贺克妒认为索郁的这种行为是有某种象征意义的,可是他并没
有给出一个分析或推理的结论;要不就是他给出了这个结论,但醒来之后却想不起来,
或者梦中的逻辑无法让现实中的自己理解,或者,他根本就不愿意想起来或者理解这个
结论。正常人未必能够实现这种不愿,可是对于贺克妒,一个已经习惯了高声的欺骗自
己和别人的家伙,这却是再正常不过了。当然他也曾像正常人一样,因为梦中的自己究
竟和现实中的自己是不是同一个人而迷惑,但这种迷惑消失的并不比比性欲来袭更慢。
究其原因,他并不真正在乎究竟是欺骗自己,还是欺骗别人,反正这两件事本质上没有
什么区别。这种逻辑思考方式,梦中的贺克妒和现实中的贺克妒应该都能接受。而既然
想到了性欲,贺克妒就不可避免地做了一个春梦。也许是麻醉剂的作用,这个梦并不像
他以前做过的春梦那样现实主义,而是一种激烈的罗曼蒂克。

索郁蹲下去的时候,姬连圣仍然看着自己的双脚。他从地下上来,多年来已经学会了用
某些没有意义的事物去掩盖他的感情。他心里对索郁的感觉,也是一种被掩盖的仇恨。
“被掩盖的仇恨,和仇恨本身是不同的;正如被掩盖的爱意,也并不是真正的爱意。”
姬连圣并非一个擅长说服自己的人,所以他并不能把自己的爱意和仇恨,和自己被掩盖
的爱意和被掩盖的仇恨,恰当的区分。他突然紧紧抓住索郁,旋即又松开,动作之快以
至于他和索郁都没有留神究竟抓的是什么部位。索郁说:“你不要再责备我了。我现在
惭愧的心情已经足够让我下半辈子都不知廉耻。可是你应该理解我的想法,这个世界是
现实的,无缘无故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如果你继续这样抗拒下去,我们两个人的将来
都是没有希望的。也许我是伤害了你,可是周遭的一切都如此混乱无序,我想这只是一
种误伤。我的意思不是说我真的只是无意中伤害了你,而是——存在这种无意的可能性
。我只想说我们彼此之间实在是过于相互需要了。”

索郁真切的说完这番话。姬连圣似乎是被他打动,或者根本就忘记了这些不愉快的事,
艰难的试图从床上爬起来。他先把整个身体俯卧,这样贺克妒就面朝天花板躺在他的后
背上。然后他努力的将双脚移到床外,双脚落地之后,想要按着床边起来。可是这是姬
连圣却发现自己只能那样面朝床铺艰难的支撑着,而贺克妒就仿佛是他所背负的无比沉
重的十字架一样。已经急不可耐的索郁怀着无比虔诚的欲望,站在那里与贺克妒进行性
交。熟睡中的贺克妒也得以继续他的春梦。每一次撞击,姬连圣都发出痛苦的哼声,可
是他仍然坚定的保持着那个姿势。崔去锐已经回来了,听到房间里的声音而停在门口。
他表面上猜测正在做爱的是他的两个病人,但在心里他已经料到了真相。他点了根烟,
在这里和索郁一同痛苦的思念着对方。
wh
发帖数: 141625
26
我都不记得前面了,得复习一下。后面还有几章?等你写完我一块复习……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六)
: 当贺克妒第二次醒过来的时候,索郁已经不在他眼前,而坐到了他,同时也是姬连圣的
: 脚旁。姬连圣虽然脖子不能太动,但是仍然固执的看着自己的双脚。很难说他是想看索
: 郁,还是索郁想让他看到自己而故意坐到他的脚旁。贺克妒并不想费力去猜测,他想:
: “反正我的脖子也不能活动,就当我没有看到索郁在那里好了。至于我实际上到底有没
: 有看到他在那里,也就无所谓了。”而索郁的确是故意坐到那里的。他的眼神冷漠而又
: 脆弱,索郁想。
:
: 姬连圣试图要从床上起来。可是贺克妒一动不动,他也没有办法。他一直那样看着自己
: 双脚中间的索郁,直到把索郁看得受不了为止。索郁站了起来,给贺克妒打了一针麻醉

y*****s
发帖数: 1873
27
完了。比较幼稚。所以后来就不写了。

【在 wh 的大作中提到】
: 我都不记得前面了,得复习一下。后面还有几章?等你写完我一块复习……
:
: 的
: 索
: :
: 没
: 又
: 己
: 醉

wh
发帖数: 141625
28
好,那我从头看。我以为最后一节是新写的。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完了。比较幼稚。所以后来就不写了。
y*****s
发帖数: 1873
29
都是n年前写的。。。

【在 wh 的大作中提到】
: 好,那我从头看。我以为最后一节是新写的。
f******t
发帖数: 2664
30
全文看不懂,细节粉有趣。说起来翻译腔,如果写出你这么纯熟的翻译腔,我以为这是
小时候海量阅读和大量听音乐的体现,因为我们小时候实在没有多少值得听和值得看的
中文作品。当然古典文学功底深厚的也有,比如wuchu,虽然她俄罗斯文学看的也多,
但因为古文功底深厚,所以没多少翻译腔。我几乎想跪求她多写点儿东西给我看,但这
种人实在太少了。
不过文笔只是一方面,想法有趣也很重要。你真是有很多有趣的想法,简直妙趣横生,
可以想象生活里也是一个restless的人。不过文笔好想法有趣也不是全部,有能力精确
构思全局可能更重要,这种天才看看西方小说史,恐怕只有托尔斯泰和妥斯妥耶夫斯基
这两位伟大的人才有。难以想象两位伟人差不多出生于同时代和同一个国家,这可能说
明了一些关于俄罗斯的问题。。。扯远了呀扯远了。






【在 y*****s 的大作中提到】
: 比较幼稚。所以后来就不写了。
: -----------
: (一)
: 崔去锐走出索郁的家,头也不回。当然,用不了太久,他就会把这段路倒着再走一遍。
:
: 崔去锐约莫走了那么一段时间,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已经足够愤慨,才停下脚步。虽然四
: 下无人,他还是不希望自己的这种情绪被发泄出来。“这是一种职业道德,”他心想,
: “我不能把自己和那种人,等同视之……”
:
: 崔去锐颓然坐在路边,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会离开索郁的家。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合理的

相关主题
阿里·巴巴洞穴历险记小学生作文(四)
Re: 中国农民的生活水平 willams【书与影】《荆棘之城》:出路
酥酥!如果韩国拍唐山大地震肯定是这样的
B*********e
发帖数: 680
31
俄罗斯作家能大时空驾驭历史题材,是不是跟其剧烈的历史动荡有关?
加上情绪上有比较热血? 而不是温不论吞的那种?

【在 f******t 的大作中提到】
: 全文看不懂,细节粉有趣。说起来翻译腔,如果写出你这么纯熟的翻译腔,我以为这是
: 小时候海量阅读和大量听音乐的体现,因为我们小时候实在没有多少值得听和值得看的
: 中文作品。当然古典文学功底深厚的也有,比如wuchu,虽然她俄罗斯文学看的也多,
: 但因为古文功底深厚,所以没多少翻译腔。我几乎想跪求她多写点儿东西给我看,但这
: 种人实在太少了。
: 不过文笔只是一方面,想法有趣也很重要。你真是有很多有趣的想法,简直妙趣横生,
: 可以想象生活里也是一个restless的人。不过文笔好想法有趣也不是全部,有能力精确
: 构思全局可能更重要,这种天才看看西方小说史,恐怕只有托尔斯泰和妥斯妥耶夫斯基
: 这两位伟大的人才有。难以想象两位伟人差不多出生于同时代和同一个国家,这可能说
: 明了一些关于俄罗斯的问题。。。扯远了呀扯远了。

l*****l
发帖数: 5909
32
人物一超过四个我就麻爪!

【在 f******t 的大作中提到】
: 全文看不懂,细节粉有趣。说起来翻译腔,如果写出你这么纯熟的翻译腔,我以为这是
: 小时候海量阅读和大量听音乐的体现,因为我们小时候实在没有多少值得听和值得看的
: 中文作品。当然古典文学功底深厚的也有,比如wuchu,虽然她俄罗斯文学看的也多,
: 但因为古文功底深厚,所以没多少翻译腔。我几乎想跪求她多写点儿东西给我看,但这
: 种人实在太少了。
: 不过文笔只是一方面,想法有趣也很重要。你真是有很多有趣的想法,简直妙趣横生,
: 可以想象生活里也是一个restless的人。不过文笔好想法有趣也不是全部,有能力精确
: 构思全局可能更重要,这种天才看看西方小说史,恐怕只有托尔斯泰和妥斯妥耶夫斯基
: 这两位伟大的人才有。难以想象两位伟人差不多出生于同时代和同一个国家,这可能说
: 明了一些关于俄罗斯的问题。。。扯远了呀扯远了。

l*****l
发帖数: 5909
33
我请你别进我的贴。
看见你就犯恶心。

【在 B*********e 的大作中提到】
: 俄罗斯作家能大时空驾驭历史题材,是不是跟其剧烈的历史动荡有关?
: 加上情绪上有比较热血? 而不是温不论吞的那种?

1 (共1页)
相关主题
Any recommendation of places for desert/restaurant/ lounge in NYC斗胆贴一篇旧作 因为有新的感悟
汪洋亲笔信荐两本书 称幸福是人类共同追求(图)周末看笑话快乐!
阿里·巴巴洞穴历险记silver lining: 米国一对二逼的爱情故事
Re: 中国农民的生活水平 willams三进三出
酥酥!zz“彪叔”萨拉马戈和他的《失明症漫记》(长,慎入)
小学生作文(四)【零剧透】看了《杀生》的同学,说说对自杀和死刑的态度吧
【书与影】《荆棘之城》:出路顾城是不是经常以他lp为原型写些比较情色的东西
如果韩国拍唐山大地震肯定是这样的要疯了要疯了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索郁话题: 崔去话题: 姬连圣话题: 克妒话题: 胡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