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Love版 - [合集]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
相关主题
[合集] 大叔手机里存着ex或者ex们的text msgs (转载)很慢热怎么办
做了个梦女友和Ex的问题。。纠结中
"对不起,我的爱只能到这里......" (ZT)问男友:如果我跟别人跑了怎么办?
我喜欢这样的女生是不是陷进去太深如何不爱一个人呢?
[合集] 难受地终于无力承受蚝油捞小豆苗 & 清蒸盲鲷鱼 (转载)
交友网的一段网恋想追一个妹子,求分析
我的几个情人节西红柿、牛肉、土豆——汤
爱的太深?萝莉与大叔俱乐部邀请您的加入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大叔话题: 系列话题: 地方
1 (共1页)
m**y
发帖数: 18546
1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47:10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一)
没有大叔的西版,是百无聊赖的。
就像吃惯了酱牛肉的人,有一天突然要面对蚝油牛肉。
虽然都是牛肉,弄不好是同一头的,但味道却差了许多。
大叔其实没有走远。
作为一个多情的人,大叔又一次无可救药地网恋了。
所以他走得匆忙。
这次的起源很简单。
大叔在网上晒配方,被一女ID拿50个包子买了去。做了以后惊喜不已,又惦记
着要套更多的方子。
大叔也有弱点。就是禁不住女孩子的苦劝。
为这事儿过去没少吃亏。
大叔说,吃亏是福。
那些尘封的往事且听我以后慢慢道来。
女孩叫雨。
雨在聊天室里给大叔送邀请。
大叔本来正忙着帮政委搞政变,一看是那个要方子的女孩,就把政变的事儿放在了
一边。
对于生活,大叔从来不马虎。
大叔本来不想搞网恋的。
女孩告诉大叔,三十三了。
大叔有点放松,又有点小小的遗憾。
大叔说,我有博客的。
雨看了。然后说,我看了你那个《二十五岁停留》。
我没有对你讲真话。
其实我才二十五岁。
大叔紧张。
打字的手有点抖。
雨在南加。
雨对大叔说,我叫“雨”。
南加却很少有雨。我喜欢西雅致图。
06-28-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47:46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二)
雨想见大叔。
大叔说不方便,孩子还小,公司也一大摊子事儿。
雨说,正好我放春假。
大叔说,这几天天气不太好,三月了,居然飘了几天的雪花儿。
雨说,好多年没有看到雪了。
住台北的时候,有一次听说观音山上下雪了。几个朋友一起爬上去,却什么也没有
看到。
大叔说,西雅图的雪本来就少,要被你赶上了。
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一次Crystal Mountain滑雪。本来Whistler雪质更好,但你还要
签证。
对了,大叔问,你会滑雪吗?
雨说,小时候父亲在瑞士做过代表。
还考起了大叔。电话里说了一分钟的外国话。
大叔说,是德语。我在德国呆过十六个月。你这个有点法语口音。德语本身很生硬
的。
雨说,不过现在忘得差不多了。
你教我。
Crystal Mountain。
大叔没想到,雨不太会滑,或者说根本不会。
基本上是搂着她一路下来的。
雨在前面两手张开,嘎嘎地笑。雪钎张开,随着笑声颤抖着。
大叔的心也跟着颤抖。
下了山,雨说,请你喝咖啡。
雨自己喝Diet Coke。她怕胖。
大叔说,你这一百磅都不到。
雨说,女孩子过了二十五就得小心了。据说眼角的纹就是这时候开始有的。
大叔故意盯着她看。
雨也盯着大叔看。
大叔一边解着鞋带,一边说,你真累死我了。哪有什么皱纹?
雨笑着说,我刚才骗你的。我滑雪是double diamond水准。
然后捂着嘴,眼睛笑着看大叔,然后“扑”地一下。
大叔没脾气,想了十五秒说,现在有皱纹了。
06-28-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48:12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三)
三天就这么过去了。
西雅图机场。
还是咖啡。
整个西雅图就是一个巨大的咖啡炉。
雨拿出个大相机,让大叔给照一张像,背影是Starbucks。
大叔调好焦距、光圈。快门按下的瞬间,雨突然把舌头伸出来。
雨说,刚才那张照坏了,你水平不行。然后让邻桌上正喝冰咖啡看着他们傻笑的印
度人说,你来。
雨让大叔坐好,然后站在他身后。
小鸟依人状。
大叔收到雨的email。
觉得照片有点虚。显然阿三的手上功夫不行。这光线,为了自然就不能打闪光灯。
十五分之一秒的快门。只有大叔这种长年练过打靶的手才不会抖。
大叔说,有点遗憾,怪我,应该把曝光调一下再给那哥们。
雨没有回消息。
又过了两个小时,大叔又收到一张照片。
和刚才的是同一张。但是非常清晰。
大叔大吃一惊。
你怎么弄的,连你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
雨不高兴,没理他。
又过了十几分钟,在聊天室敲他。
说,PS了一个多小时。
大叔哄着她。
雨说,大叔要唱支歌才能哄高兴。
大叔想了想说,你们这个年代的歌我也不会几首啊。
雨说,那就唱你们那个年代的。然后说,你随便点一首我都会的。
台北的时候,我经常一个人K一下午的歌。
大叔想了想,说了两个台湾的。
《外婆的澎湖湾》。
小雨唱了个开头。声音很柔很甜。
大叔心里痒痒地。
雨说,再来个难些的。
大叔说了个周华健的。
雨居然也会唱。开了个头,有模有样。
大叔童心未泯,说等一下。
这是大叔的强项。
当初一曲“其实不想走”,弄得台下的女同学疯狂得到处打听这个家伙哪个系的。
两个人把《花心》唱完了,都没有作声。
雨说,下周你来Las Vegas吧,有个演唱会。
票我已经买了。
06-28-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48:28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四)
其实大叔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年龄差了十几岁。
虽然大叔在网上号称大叔,年龄其实并不很大。
雨走那天晚上,开车送她回Kirkland的Woodmark。
本来雨想住Bellevue的Hytte。但大叔说,那个太商业化了。
“商业化”,翻译过来就是“大路货”。
这个在湖上,本地很少有这么有味道的所在。
叔说,回头我让秘书给你安排就是了,可以打入公司业务成本的。
大叔这么其实是不想让她觉得为难。大叔每年世界各地跑,酒店的价位从来都是最
后考虑的。一般都是固定的那几个的。
在他看来,如果一个生意人选酒店还把精力还放在比价购物上,那真的是舍本逐末
了。
雨说,这儿也挺好的,离你住的地方近。
那晚酒店门口。
Valet Parking的小弟走过来。
雨示意他慢点。
小弟点点头,知趣地去向后面的车走去。
高兴吗?大叔问。
嗯,雨答。
现在看到雨了吧?
大叔伸出手把雨额上粘着的一绺头发拨开。
大叔喜欢长头发的女孩。
雨是长头发。
大叔问,你好像烫过头发?
雨说,没有,我天生就有点卷。
大叔忍了忍,没有忍住,吻了雨一下。
雨没有反应。
大叔胆子大起来,一不做二不休,把雨搂过来。
狠狠地长吻了雨。
雨的唇软而潮湿。
好像还有点厚。
大叔白天没有太注意。
叔看人只看腿。
据说,小男孩看脸,中男孩看胸,大男孩看腰,老男孩看腿。
小弟又走过来。
大叔的窗子是tinted,外面看不到里面。
小弟像个盲人一样头贴在窗子上向里面看。
雨推开大叔,说,有点快了。
06-29-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52:38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五)
早晨的阳光泛着金色,从舷窗的折进来。
大叔戴上墨镜,盯着火舌一样的半个太阳。
机身一转,大叔眼前的咖啡杯子倒了。白色的小纸杯在硬硬的小桌上跳了三下,声
音很空。
空姐过来。还没有说话,大叔示意明白。把小桌收起,把本子递给空姐。然后收起
穿着拖鞋的脚,直起椅背。
机身一抖,转了半个圈。窗子里第一次出现了那个叫Vegas的小城。
灰灰的一个长条。依稀可以辨认出那个塔。
叔不知来过多少次了。墨镜戴上之前,他在数着那些年轻的名字,和那些年。
他的名字伴随着那些刻度,从年轻走向中年。
而那些好听的名字,却一直停在每一个降落的眺望中和每一个起飞的尾气里,永远
停在小城,从而永远年轻着。
头等舱的先下。摘下墨镜后的眼睛有些许曾经的湿润。
等待,似乎写满了每一块积木。寻找,似乎永远是Vegas的主题。
Victor——雨跑上前来。
“水灵”是V叔的第一感觉。仔细看了看,唇不厚,也并不宽。
雨先坐到车里,拉门的瞬间,大叔注意到她穿着裙子,小腿上面还露了一截。脚上
一双白坡跟儿,不是名牌。
一边把小行李放到后厢里,叔一边想,白,真白。
07-02-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52:57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六)
酒店的电梯在楼外。
先是直达十八层,然后几乎每一层都停。
上来或者下去各色人等。
有的穿着猫王的行头,有的几乎什么也没穿。
二十二楼上来一泳装少女,和他们一直升到顶楼四十五楼。
V叔脖子直挺,脸对着电梯门。硕大的墨镜里反射着电梯楼层的数字。
雨拉着V叔的手热热的,有点潮。
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
三十八楼的时候,雨笑喷了,道,想看就看吧,看你脖子都要撑断了。我觉得这个
女孩从后面看还不错。
V叔说,还是你的好看。
然后又改口道,我是说,你好看。
两个人的房间居然不是同一层的。
雨说,是故意的。
V叔没有作声。
酒店条件一般。但住好酒店不是这次的目的。
先进了雨的房间。V叔走到窗前。Strip尽收眼底。因为是白天,略显苍白。远处
平坦的灰色外有隐隐的山。
似曾相识燕归来。
V叔转过身来,见雨正拉着内衣的吊带。
雨说,热。
V叔要拉她过来。
雨推开,又说,热——。这回是长音。
两人又下楼梯。
雨拥在V叔左边。两只手拉着V叔的臂弯。
叔笑着问,现在不热了?
一种无名的伤感突然不知从哪里涌出来,落到叔的胸前。
右胸。
墨镜后面,雨的眼睛向上斜睨着V叔。
怎么,想你老婆了?
07-20-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53:16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七)
楼下的餐厅里随便吃了点东西,V叔和雨去Excalibur拿明晚演出的票。
要穿过半个Strip。
置身Vegas的楼群,就像进了大人国。看上去近在咫尺的大楼,却总是走不到。
这一走就是一下午。
两个人边走边玩。
雨也来过无数次了。她告诉V叔,这里是LA人外出的首选,因为实在是太近了。
V叔耐心地听她说完,补充道,我去西雅图前在LA住了许多年。
雨说,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V叔揽过雨的肩说,没事儿,你说什么我都喜欢听。
对了,你为什么在台湾长大却是一口北京口音啊?
雨说,爷爷是北京人。
雨肩上的手若无其事地滑着。有的时候滑到背,有的时候滑到脖子。
滑到腰的时候,不再滑了。
雨也若无其事。
V叔的手一直就这么贴着雨的腰。雨每走一步,髋骨就向上顶一下V叔的无名指和
小拇指。
大概从十几岁开始,V叔有了个奇怪的体验:每次有冲动的时候,如果小拇指被顶
着的话,两只脚心都会痒。
痒着脚心走在Vegas九十度的太阳下,能坚持一下午,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来到Bellagio,雨说,我很喜欢这里的花园。
V叔也喜欢,不过他不是第一次听女孩子这样说。
其实V叔是觉得,好看是好看,但这里的花有些花里胡哨。
在他看来,Vegas就是个山寨之城。
据说,2011年,美国邮政局印了三十亿张自由女神像的纪念邮票后,被人发现用的
是 New York-New York的版本——皇冠上比原装的多了块长方形的布条。
雨在几乎每一块花圃里都要驻足流连。每一种花都能说出英文和德文的名字。
V叔心里惦记着关于这三天雨到底有什么打算——还是根本就没有打算。
他能用英文和德文还有法语说出所有他所期冀的安排。
我的意思是说,所有安排需要的动词。
07-21-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53:31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八)
到了“威尼斯”,两个人都有点累。
雨站在拱桥上,望着波光上的匆匆人影,听着灯影下的喁喁人声。
V叔说,这里和真的还真有五分相似。
雨道,我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永远是黄昏里的柔和。
V叔看着河里走过的船,想起这些年东奔西走经过的路。
雨站在桥上,一身洁白,亭亭玉立。
从后面拥着雨,手插在雨裤子前面的口袋里。
向上可以摸到髋骨端,向前可以摸到内裤边缘。
V叔的食指只在边缘外来回感觉着。
雨注视着前方。
食指和拇指捏着边缘,拉起来,弹一下。
V叔问,这是什么?
雨抿嘴笑道,明知故问。
手拔口袋,V叔从后面搂着雨的腰。
雨身子柔软得像水一般。
V叔又问,感觉到我了没有?
雨说,嗯。
07-22-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53:49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九)
从威尼斯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黄昏。
取了票回到酒店,天已经全暗下来了。
先来到雨的房门口。
雨摸了半天,没有找到门卡。
问叔说,你看到没?
叔说,没有。
雨又说,你刚才不是上上下下摸了一遍?
叔说,没有摸到硬的东西。
雨又倒了一遍手袋。
一下子掉出来两张。
V叔说,小糊涂。这样吧,我们把自己的卡给对方一张。这样就不容易丢了。
V叔又说,先到我房间,我有件东西送你。
叔的房间对着Strip。不远的地方就是那个狮身人面像。楼下是淡蓝色的游泳池。
从包里拿出个礼盒来。
是件皮裙,MISSONI的。
雨高兴地在身上比量着。淡紫色的柔光顿时让一个少女平添几分高贵。
V叔说,下次你再来西雅图玩,应该还不太热,也许还能穿得上。
玩的时候穿?雨呼到——两千多块呢。
雨又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肯定有过许多女朋友。
V叔答,不多。
其实V叔很欣慰。雨毕竟见过世面的。一般一提牌子,女孩们就知道LV, Prada,
Gucci, Armani。这些在“圈子”里通通被归为“消耗低值品”。
而真正重要的不是牌子,而是设计师。
就好比雨,未必长得沉鱼落雁,但却很合他的口味。
在雨面前,他感到轻松,感到不经意的呵护。他觉得不需要说很多的话。
两人来到楼下的酒吧。
这酒店虽然一般,但酒吧V叔却很有印象。
两个人都是懂酒的人。一看吧里用的酒具就都明白来对地方了。
懂喝酒的简单来说就是先醒酒,然后闻,然后尝。味蕾在舌头上的分布让我们感受
到酒的前段,中段和后段,这个和香水是同样的道理,也类似于烹饪。
难得灯红酒绿的地方有这么一个安静所在。
窗外就是霓虹灯里熙攘的罪恶之都。人们如世界末日般醉生梦死。
马路上,一个黑人吹着萨克管。前面放着个倒置的礼帽。
一帮墨西哥人向经过的人们手里塞着妓院的广告。
来不及缩回手的人们把这些小卡片随手丢掉。
雪片般,卡片顷刻间就盖住了礼帽里的几张钞票。
透过雪片,能看到窗子后的两个东方人。
安静的两个东方人。
07-23-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8 12:54:06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
出得酒吧,两个人都有些累了。
V叔说,你先回房睡。晚上我来叫你。我们出去看夜景。
又加上句,可能你都看了几百次了。不过和我去还是第一次。
雨说,好啊。
也加了句,每个女朋友的感觉都不一样吧?
叔没有作声。
回到房间,叔打开手机和儿子聊了会儿。屏幕有些小,儿子在视频像是动画。
叔是文科男,喜欢用手机。打开就能聊,比电脑可以少按两个按钮。
叔说,let me talk to your Mom。
儿子说,妈说了,她忙着,让你注意安全,还说,“你明白的”。
又上网看了看公司报表,一下子七点就到了。
电梯里突然又没有了人。
每经过一个楼层,都能听见楼道里的人声。就是没有人进来。好像大家都在绕着V
叔。
雨的房间安静着。
叔轻轻地敲了敲门。
又重重地敲了敲。
没有动静。
用雨给的房卡打开门。
房间里很暗。
床很大,没有看到雨,只有一缕头发散在枕头边。
床头灯开到低档。
窗外的霓虹灯在屋顶闪烁着,拍打着墙上的镜子,也拍打着V叔的眼睛和起伏的胸。
叔来到窗前,把装着相机的背包放到椅子上。
向外一眼望去,是整个的Strip。尽头是那个几个红红的大字——TRUMP。
这个家伙真是高调,V叔在心里笑着。
叔坐到另一把椅子里,面对着床,静静地等着。
过了十分钟左右,雨还没有动静。
V叔走到床前。
雨眼睛闭着,一只手在被子外面,攥着小拳头。V叔在注意到,雨的那只手腕上多
了一只精美的玉镯。
叔俯下身子,亲吻着雨的耳鬓。体温和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抬过头来要去吻雨的额头,却在黑暗里迎到了雨的两只闪亮的眸子。
叔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卸光了衣服,马永一,马永二和马永三纷纷解甲归田了。
V叔隔着被子,手让雨的头枕着,拥吻着雨。
雨从被子里伸出另一只手。两只手挂在叔的后背。
一只手凉,一只手热。
V叔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不知道是天堂的梯子,还是地狱的门。
叔掀开被子。
雨着一件深色睡衣,体态婀娜。
叔的衣服和短裤都丢在地上。
手伸到床头柜,摸到了台灯。
拧亮了一档。
雨的手又伸过去,又拧暗了两档。
叔抓了半天,不得要领。
雨推开叔。叔一只手拄着床沿。被子隆起一块,又平复下去。
带着绿镯子的手拉出一件小小的深蓝色的软软的小衣,丢到枕头边。
叔不知道是上衣还是下衣,就伸手进去研究。
上衣还在。
雨说,疼。
08-06-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Thu Aug 9 04:20:50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一)
叔突然觉得肩膀痛。
是雨的指甲。叔腾出一只手去掰。
掰不动。
叔直起上身,看雨的脸。
雨向后扬着头,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
V叔有些发毛。
中学的时候有过一个老美同学,有癫痫。一次打篮球的时候就突然来过这么一下子。
几个人过去把他从地上竖起来的时候,人还像一根棍子。两眼向天。
叔翻躺下来。雨的手才分开。
叔也盯着屋顶。才发现正对着床的上方,是一面硕大的镜子。
戴上眼镜,打开床头灯,他看到了黑黑的长发里埋着的雨。
那张白里透红的俏脸和一双乌黑的眸子。
“你在偷看我?”V叔问。
雨醒过神来,还是一句“嗯”。
这时候,雨才注意到,V叔的脖子上卷着一个项链。上面垂着个小照片盒子。
“给我看看”,雨说。
V叔说,是我儿子送的,父亲节礼物。
雨拿在手里把玩,问:“怎么打开啊?”
“怎么打开?”
“是啊,我要看里面的照片。”
“不用打,上面那张就是。”
“啊,你老婆……再婚的?”
“说什么呢?”V叔笑道。
“这是个外国小孩啊。要不是你们领养的?”
“什么啊——就是我儿子。”V叔正色,拿回来扣回去。
“啊,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外F?”
“她们是外F。我这是‘F外’。”V更正道。
V叔又加道,“我在买卖提上还有个俱乐部呢。”
“有多少人?”
“目前暂时有三个,算我。”
“还真有人呢”,雨说,一边拉回被V叔卷走的被角。
“不过另两个是我的马甲。”
雨笑着伸过手来要打V叔。小手腕被半空里俘虏了。
接着脖子也被俘虏了过去。
雨说,现在我没有mood。
于是,V叔给雨讲了两个笑话。一边看着雨的脸色。
两个笑话过后,趁着雨高兴,叔起身,跪在雨腿间,掀开雨身上的被角。问
雨软了。
叔的手机突然在相机包里振动起来。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心事重重之下,没有几招就不行了。犹豫中就送了外卖。
得了手的V叔,讲话放肆起来。问雨,有了怎么办啊?
雨说,不会那么容易吧?
然后又说,我有一个表姐,结婚了几年都怀不上。好不容易怀上了,欢天喜地要生
。结果生的时候突然说孩子没了。也没有人敢问。
V叔正要插话,有人敲门。
雨裹紧被子,让叔去开门。
是保安,对从门后面伸出来的V叔的眼镜说,刚才从这儿路过,发现你们门没关。
就是想提醒你们一下,be safe。
V叔回来对雨说,刚才进来的时候怕把你弄醒。现在完了,说不定这小子一直在门
口呢。你的山呼海啸都给听了去。
雨说,才没呢,我只叫了一声。
叔说,不只。
08-09-2012
☆─────────────────────────────────────☆
Macaulish (son of the hero) 于 (Thu Aug 9 11:12:26 2012, 美东) 提到:
这啥呀,好矫情的大叔。小说?真事儿?能给个摘要么?
☆─────────────────────────────────────☆
ycnan (唉呀) 于 (Sat Aug 11 04:46:12 2012, 美东) 提到:
好像看自己写的回忆录,和女主的成长经历80%相似。只不过男主更大十岁。那时用情
太深以至于现在无力再爱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一)没有大叔的西版,是百无聊赖的。就像吃惯了酱牛肉
的人,有一天突然要面对蚝油牛肉。  虽然都是牛肉,弄不好是同一头的,但味道却
差了许多。大叔其实没有走........
★ Sent from iPhone App: iReader Mitbbs 7.56 - iPad Lite
1 (共1页)
相关主题
萝莉与大叔俱乐部邀请您的加入[合集] 难受地终于无力承受
大叔求指导:当地找不到合适的,LD开始 (转载)交友网的一段网恋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我的几个情人节
请问如何让双子座大叔痛苦? (转载)爱的太深?
[合集] 大叔手机里存着ex或者ex们的text msgs (转载)很慢热怎么办
做了个梦女友和Ex的问题。。纠结中
"对不起,我的爱只能到这里......" (ZT)问男友:如果我跟别人跑了怎么办?
我喜欢这样的女生是不是陷进去太深如何不爱一个人呢?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大叔话题: 系列话题: 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