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Memory版 - 笑熬糨糊
相关主题
廊桥遗梦烙饼传奇—和爸爸的秘密 (转载)
校园·民谣烙饼传奇—和爸爸的秘密 (转载)
接钻风密电笑话书
独立日的烟花、心情及其他-2010友情提醒一下各位男士 (转载)
如梦令--Single Day哪天的春节?
他他4看我的化骨绵掌2
大年三十晚上的梦鸭蛋和众板斧出现youtube
望月14乐乐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糨糊话题: 对联话题: 乐趣话题: 因为话题: 一副
1 (共1页)
M*****a
发帖数: 892
1
小时候过年,比较喜欢做的一件事是帮着爸贴春联。 我们家的春联一般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有的时候是从商店里买现成的春联,更多的时候是到集市上找摆摊卖春联的人现写,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年年字不同。
写好的对联,等墨干了后,就可以往墙上贴了。 在门口架好梯子,第一件事当然是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我家大门边的墙上抹了一层豌豆大的沙石,不是很平,所以对联用胶水是很难粘上去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乐趣。
最有趣的还是熬糨糊了。 把炉子里的火烧起来,锅里装上水,米粉倒进去,一边烧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再大些,上了中学,又请战,
c*********p
发帖数: 540
2
哈哈,金庸要是看到你的title肯定会气晕的。。。

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
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
,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
年年字不同。
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
乐趣。
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
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感觉。 不过高兴得过了头,再加上手忙脚乱,到水快开了才好好搅拌,结果米粉结成
了好多疙瘩,没法用,只好重新熬。 第二锅有了经验,没出什么差错,熬完了看着那
白白的、粘乎乎的糨糊,不禁有些成就感。
家做着其他的准备工作。 这时候,一不留神,我家的一只老母鸡悄悄跑到锅边吃起来
,我们看到后,马上去赶,没想到它一扑腾,把锅弄翻了,糨糊

【在 M*****a 的大作中提到】
: 小时候过年,比较喜欢做的一件事是帮着爸贴春联。 我们家的春联一般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 有的时候是从商店里买现成的春联,更多的时候是到集市上找摆摊卖春联的人现写,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年年字不同。
: 写好的对联,等墨干了后,就可以往墙上贴了。 在门口架好梯子,第一件事当然是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 我家大门边的墙上抹了一层豌豆大的沙石,不是很平,所以对联用胶水是很难粘上去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乐趣。
: 最有趣的还是熬糨糊了。 把炉子里的火烧起来,锅里装上水,米粉倒进去,一边烧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 再大些,上了中学,又请战,

p******e
发帖数: 5174
3
还是自己家熬得健康,呵呵。。

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
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
,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
年年字不同。
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
乐趣。
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
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感觉。 不过高兴得过了头,再加上手忙脚乱,到水快开了才好好搅拌,结果米粉结成
了好多疙瘩,没法用,只好重新熬。 第二锅有了经验,没出什么差错,熬完了看着那
白白的、粘乎乎的糨糊,不禁有些成就感。
家做着其他的准备工作。 这时候,一不留神,我家的一只老母鸡悄悄跑到锅边吃起来
,我们看到后,马上去赶,没想到它一扑腾,把锅弄翻了,糨糊都洒到了地上。 没办

【在 M*****a 的大作中提到】
: 小时候过年,比较喜欢做的一件事是帮着爸贴春联。 我们家的春联一般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 有的时候是从商店里买现成的春联,更多的时候是到集市上找摆摊卖春联的人现写,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年年字不同。
: 写好的对联,等墨干了后,就可以往墙上贴了。 在门口架好梯子,第一件事当然是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 我家大门边的墙上抹了一层豌豆大的沙石,不是很平,所以对联用胶水是很难粘上去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乐趣。
: 最有趣的还是熬糨糊了。 把炉子里的火烧起来,锅里装上水,米粉倒进去,一边烧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 再大些,上了中学,又请战,

a****l
发帖数: 6431
4
哈哈哈,很幽默!
虽然都已经在糨糊上熬过了,过完年还是得回到学校去慢慢熬。 不经意间,在几幅春
联后,熬完了中学,去了上海,又四副后,熬完了大学,去了北京,再五副后,熬完了
研究生和接下来的第一份工作,去了异国他乡,之后十几副春联来了又去了,我却既没
有动手贴过也没有见过它们,就更不知道那些糨糊是谁熬的了。
p*****e
发帖数: 16417
5
zan~
要是我,熬坏了第一锅,打翻了第二锅,肯定不会再熬第三锅的。
小地方过年真喜庆。

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
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
,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
年年字不同。
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
乐趣。
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
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感觉。 不过高兴得过了头,再加上手忙脚乱,到水快开了才好好搅拌,结果米粉结成
了好多疙瘩,没法用,只好重新熬。 第二锅有了经验,没出什么差错,熬完了看着那
白白的、粘乎乎的糨糊,不禁有些成就感。
家做着其他的准备工作。 这时候,一不留神,我家的一只老母鸡悄悄跑到锅边吃起来
,我们看到后,马上

【在 M*****a 的大作中提到】
: 小时候过年,比较喜欢做的一件事是帮着爸贴春联。 我们家的春联一般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 有的时候是从商店里买现成的春联,更多的时候是到集市上找摆摊卖春联的人现写,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年年字不同。
: 写好的对联,等墨干了后,就可以往墙上贴了。 在门口架好梯子,第一件事当然是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 我家大门边的墙上抹了一层豌豆大的沙石,不是很平,所以对联用胶水是很难粘上去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乐趣。
: 最有趣的还是熬糨糊了。 把炉子里的火烧起来,锅里装上水,米粉倒进去,一边烧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 再大些,上了中学,又请战,

c**m
发帖数: 1632
6
细心品味,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欢乐。儿时的快乐总是很简单,长大以后,思绪繁多,也
越来越难以满足。
小时候看《四世同堂》,里面小英子吃浆糊的情节,一直记忆犹新。那时候北方吃面茶
,总算满足了吃浆糊的好奇心。赫赫。:)

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
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
,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
年年字不同。
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
乐趣。
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
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感觉。 不过高兴得过了头,再加上手忙脚乱,到水快开了才好好搅拌,结果米粉结成
了好多疙瘩,没法用,只好重新熬。 第二锅有了经验,没出什么差错,熬完了看着那
白白的、粘乎

【在 M*****a 的大作中提到】
: 小时候过年,比较喜欢做的一件事是帮着爸贴春联。 我们家的春联一般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 有的时候是从商店里买现成的春联,更多的时候是到集市上找摆摊卖春联的人现写,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年年字不同。
: 写好的对联,等墨干了后,就可以往墙上贴了。 在门口架好梯子,第一件事当然是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 我家大门边的墙上抹了一层豌豆大的沙石,不是很平,所以对联用胶水是很难粘上去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乐趣。
: 最有趣的还是熬糨糊了。 把炉子里的火烧起来,锅里装上水,米粉倒进去,一边烧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 再大些,上了中学,又请战,

p******e
发帖数: 5174
7
小时候不论吃什么,总是特别香。。

【在 c**m 的大作中提到】
: 细心品味,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欢乐。儿时的快乐总是很简单,长大以后,思绪繁多,也
: 越来越难以满足。
: 小时候看《四世同堂》,里面小英子吃浆糊的情节,一直记忆犹新。那时候北方吃面茶
: ,总算满足了吃浆糊的好奇心。赫赫。:)
:
: 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
: 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 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
: ,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
: 年年字不同。

c**m
发帖数: 1632
8
And, whatever one eats, it will not make him grow along the horizontal
direction... :)

【在 p******e 的大作中提到】
: 小时候不论吃什么,总是特别香。。
s******0
发帖数: 13782
9
没熬过糨糊,但记得看到买来的小玻璃瓶糨糊,总有尝一口的冲动,
可能还真尝过,不记得了

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
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在 M*****a 的大作中提到】
: 小时候过年,比较喜欢做的一件事是帮着爸贴春联。 我们家的春联一般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才会贴出来,因为都是爸买回家,我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小镇上,而他在县城工作,要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或前一天的晚上才会回到家。
: 有的时候是从商店里买现成的春联,更多的时候是到集市上找摆摊卖春联的人现写,等到我二哥大了,因为他练过毛笔字,有时爸也会叫他写。 每年都是一副不同的对子,不过到现在我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副写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年年岁岁对联红,岁岁年年字不同。
: 写好的对联,等墨干了后,就可以往墙上贴了。 在门口架好梯子,第一件事当然是爬上去近距离瞧瞧屋檐下的燕子窝,几乎每年都有,这是帮着贴对联能带来的乐趣之一。
: 我家大门边的墙上抹了一层豌豆大的沙石,不是很平,所以对联用胶水是很难粘上去的,都是用自己家熬的糨糊。 拿着刷子,哗啦哗啦往墙上抹糨糊,是贴对联的另一种乐趣。
: 最有趣的还是熬糨糊了。 把炉子里的火烧起来,锅里装上水,米粉倒进去,一边烧着,一边搅拌,水开了后,眼看着气泡冒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米糊变得越来越稠,那时觉得即简单有好玩,心痒痒的总想一试身手,因为小,一直没有机会。
: 再大些,上了中学,又请战,

1 (共1页)
相关主题
乐乐如梦令--Single Day
过年风俗-大年三十他他4
过年风俗-大年三十 (转载)大年三十晚上的梦
我们的龙年望月14
廊桥遗梦烙饼传奇—和爸爸的秘密 (转载)
校园·民谣烙饼传奇—和爸爸的秘密 (转载)
接钻风密电笑话书
独立日的烟花、心情及其他-2010友情提醒一下各位男士 (转载)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糨糊话题: 对联话题: 乐趣话题: 因为话题: 一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