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Military版 - 关键技术的封锁,意义实在重大
相关主题
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何新:西方史学掩盖伪造的希腊罗马史
所谓西方文明的真面目 一西方伪造拜占庭历史
瑞士考虑废除"乱伦罪" 直系血亲性行为将合法化今天的美帝很像查士丁尼时代的东罗马帝国 (转载)
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连载讨论: 米国, 日本, 中国,英国, 加拿大,德国, 俄罗斯,
以史为镜:西罗马帝国的崩溃 美国还远么?[转载] 古罗马的灭亡与同性恋、淫乱...... (转载)
何新 : 子虚乌有的“拜占庭帝国”性解放、人口异化与古罗马灭亡对当代中国的警示
故宫是比较落后除了地方大点水平确实不行记得20几年前读历史的时候
老邱体转载:中国当代是最崇洋媚外的时代(一)当年灭了罗马的蛮族是德国雅利安人吗?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欧洲话题: china话题: 罗马话题: 中国话题: 英国
1 (共1页)
h******1
发帖数: 16295
1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e**o
发帖数: 6038
2
大家都是相互偷
防是防不住的
不如研究研究怎么偷,哈哈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d*******r
发帖数: 3875
3
漏了一个,马镫
w*********g
发帖数: 30882
4
互联网兴盛的今天,这种技术封锁很难了。古时候能封锁那么久,主要是交通不便,往
来的人员很少。
而且新科技的发展,使得突破某项技术变得不一定非成功不可了。比如说,中国可能在
柴油发动机、汽油发动机技术方面永远赶不上德国,但是将来可能汽车都用混合动力或
者是氢氧电池驱动了,中国只需要在后者的技术上超过德国就可以了,这样突破柴油、
汽油发动机技术变得不那么必要了
w*********g
发帖数: 30882
5

还有诸葛弩
以前总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西方人对中国弩这么印象深刻。
后来读了影响世界的一百场战争,才明白,西方人在中国弩上面吃老亏了。
当年萨拉丁用中国弩和复合弓武装起来的部队在耶路撒冷决战欧洲十字军团,射击欧洲
骑士军简直就是重机枪扫射土人,欧洲骑士军团生还者不到一成。
欧洲试图仿制诸葛弩,很少能做到中国弩那种水平,具体原因不知道。
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秦朝就已经实现标准化生产可更换部件(replacable parts)了
,流水作业。那时候工艺制造的箭簇,公差居然能做到0.5%以内。只要图纸的尺寸对,
不同地方生产出来的机弩部件彼此都是可以更换的。
中国古人真不是盖的。

【在 d*******r 的大作中提到】
: 漏了一个,马镫
h******1
发帖数: 16295
6
由于地理的阻隔,中国古代一直没有和欧洲国家兵戎相见,军事技术不好比较。
好像秦军和古罗马军队都有使用超长长矛的方阵。
h********y
发帖数: 2092
7
所以秦始皇有可能是穿越过去的。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有诸葛弩
: 以前总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西方人对中国弩这么印象深刻。
: 后来读了影响世界的一百场战争,才明白,西方人在中国弩上面吃老亏了。
: 当年萨拉丁用中国弩和复合弓武装起来的部队在耶路撒冷决战欧洲十字军团,射击欧洲
: 骑士军简直就是重机枪扫射土人,欧洲骑士军团生还者不到一成。
: 欧洲试图仿制诸葛弩,很少能做到中国弩那种水平,具体原因不知道。
: 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秦朝就已经实现标准化生产可更换部件(replacable parts)了
: ,流水作业。那时候工艺制造的箭簇,公差居然能做到0.5%以内。只要图纸的尺寸对,
: 不同地方生产出来的机弩部件彼此都是可以更换的。

L*****G
发帖数: 12375
8
玻璃是中国先造的,还是第一次听说,看来清朝也有牛人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h******1
发帖数: 16295
9

我是说因为技术封锁,比人家晚了至少两千多年。就这个也不是自己发明的。

【在 L*****G 的大作中提到】
: 玻璃是中国先造的,还是第一次听说,看来清朝也有牛人
L*****G
发帖数: 12375
10
哦,谢谢。你混到一起说,的确容易误解。应该是中国发明的和西方发明的分段说。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说因为技术封锁,比人家晚了至少两千多年。就这个也不是自己发明的。

相关主题
何新 : 子虚乌有的“拜占庭帝国”何新:西方史学掩盖伪造的希腊罗马史
故宫是比较落后除了地方大点水平确实不行西方伪造拜占庭历史
老邱体转载:中国当代是最崇洋媚外的时代(一)今天的美帝很像查士丁尼时代的东罗马帝国 (转载)
w*********g
发帖数: 30882
11

春秋晚期中国就有炼钢厂生产钢刀 http://www.yj-z.com/news/d32532.html
500 B.C. Steel
500 B.C. Military Scence
300 B.C. Military Tradition
221 B.C. Replacable Parts
124 B.C. Education
600 A.D Gunpowder
1040 A.D. Printing Press
。。。。。。
跟中国凑在一起的文明,基本是打得是deity难度。
难怪中国唐朝就能打下那么一大片疆域了
Gunpowder + Military Tradition + Horse Archer = Cuirassier胸甲骑兵海,哈哈

【在 L*****G 的大作中提到】
: 玻璃是中国先造的,还是第一次听说,看来清朝也有牛人
h********n
发帖数: 4079
12
上次看了一篇东西, 说知识越来越便宜了. 现在, 一般的技术其实不容易封锁.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z****e
发帖数: 1162
13
G点:“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r******t
发帖数: 8967
14
Military Tradition 从来没出过吧。一直是文官制度。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 春秋晚期中国就有炼钢厂生产钢刀 http://www.yj-z.com/news/d32532.html
: 500 B.C. Steel
: 500 B.C. Military Scence
: 300 B.C. Military Tradition
: 221 B.C. Replacable Parts
: 124 B.C. Education
: 600 A.D Gunpowder
: 1040 A.D. Printing Press
: 。。。。。。

M*****8
发帖数: 17722
15

.........................
正确的做法如你所说的。
另外用米元挖掘精通关键技术的外国专家。‘
那么多的外汇让墙街代管和挥霍还不如挖掘人才。
此外还有一个关键考虑,那就是要把对手搞穷。
人穷志短,一旦穷了,什么都变成可以贱价卖了。
墙街的财富和其指挥的天文现金才是最大的威胁。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互联网兴盛的今天,这种技术封锁很难了。古时候能封锁那么久,主要是交通不便,往
: 来的人员很少。
: 而且新科技的发展,使得突破某项技术变得不一定非成功不可了。比如说,中国可能在
: 柴油发动机、汽油发动机技术方面永远赶不上德国,但是将来可能汽车都用混合动力或
: 者是氢氧电池驱动了,中国只需要在后者的技术上超过德国就可以了,这样突破柴油、
: 汽油发动机技术变得不那么必要了

b*****t
发帖数: 9671
16
玻璃没差那么多年吧,从应用到窗户上来说,也就几百年差距
关于中国为什么玻璃器皿少,这个记得看过一个节目讲这个
是因为以前的玻璃强度不如瓷器,容易损坏
所以中国的玻璃器皿都是达官贵人们用来观赏的,甚至作为宝石来保有。而没有用到日
常生活中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M*******c
发帖数: 4371
17
"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 Isn't that belongs to the
mediterrianians?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T********e
发帖数: 1193
18
井底之蛙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w*********g
发帖数: 30882
19

你说的应该是nationhood

【在 r******t 的大作中提到】
: Military Tradition 从来没出过吧。一直是文官制度。
b*****n
发帖数: 685
20
好牛的英语

【在 M*******c 的大作中提到】
: "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 Isn't that belongs to the
: mediterrianians?

相关主题
讨论: 米国, 日本, 中国,英国, 加拿大,德国, 俄罗斯,记得20几年前读历史的时候
[转载] 古罗马的灭亡与同性恋、淫乱...... (转载)当年灭了罗马的蛮族是德国雅利安人吗?
性解放、人口异化与古罗马灭亡对当代中国的警示TPP是人类历史上一次实验
c********g
发帖数: 15629
21
中国最早的玻璃是什么时候制出来的?
我在洛杉矶的博物馆里看到过古罗马时代的玻璃杯。

【在 b*****t 的大作中提到】
: 玻璃没差那么多年吧,从应用到窗户上来说,也就几百年差距
: 关于中国为什么玻璃器皿少,这个记得看过一个节目讲这个
: 是因为以前的玻璃强度不如瓷器,容易损坏
: 所以中国的玻璃器皿都是达官贵人们用来观赏的,甚至作为宝石来保有。而没有用到日
: 常生活中

c**i
发帖数: 6973
22
(1) Please excuse me for being blunt. China is hopeless.
Ancient China was creative, leading the world in numerous inventions. But
nothing from China in the past five centuries has shaken the world.
China has only itself to blame. In the period,
(a) China has not encouraged its citizenry to invent. Imagine a Chinese
developed something novel, he would not receive a penny. Why should he
brainstorm?
(b) Infringemen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 is no news in China,
scaring off domestic and foreign investors.
(c) Chinese have been hostile to foreigners, particularly so after Opium War
and forced opening to the world--ranging from Europeans, Japanese (after
the First Sino-Japanese War of 1894-95) and Americans (after communists took
over).
Who is willing to transfer technology to an unappreciative person, not to
mention one who will bite the hand that feeds you? Japan and US hold
critical technology. But Chinese see red in everything about Japan and day-
dream about sinking a US aircraft carrier.
Look at
(a) how Taiwanese and Japanese genuinely love one another, work together--in
item 1 (Sony TV) of
Sony TV + HTC 3D + Liugong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0/Hardware/31571005.html
(b) how Taiwanese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world in incremental manufacturing
progress in disparate fields (since around 1980) AND recent technological
advances.
(2)
(3) Back when I was in Taiwan (I left in 1984), Taiwan could not make motors
for refrigerator, cars and everything. First of all, we could not make
quality steel. We felt inadequate at times.
Times change, man.
Refrigerator no longer make profit, so we do not care about its engine.
Nowadays we make motors for motorcycle [1], as well as mechanical [2] and
electric [3] engines for car.
Note:
[1] Besides producing its own motorcycle engines, Kymco makes for others.
Guido Ebert, BMW Taps Kymco. Dealer News, Jan 2, 2008.
http://www.dealernews.com/dealernews/LATEST+NEWS/BMW-Taps-KYMCO
* Kymco
http://en.wikipedia.org/wiki/Kymco
(trade name for the Kwang Yang Motor Co, Ltd 光陽工業; f Founded 1963;
Headquarters Kaohsiung, Taiwan)
[2] Jim Wang, A Drive for Profit. Taiwan Review (published by Taiwan
government), Aug 1, 2002
http://taiwanreview.nat.gov.tw/site/Tr/ct.asp?xItem=753&ctNode=
("In 1995, Yulon, China Motor 中華汽車, San Yang 三陽工業, and th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Bureau 經濟部工業局 invested NT$600 million (US$17.6
million) to establish China Engine Corp. in an attempt to develop a common
engine that could be used by all local manufacturers. After a few years,
China Engine came up with a 1.2-liter engine, but the effort was in vain as
none of the foreign carmakers would permit their Taiwan counterparts to
shift to the locally developed engine")
For car makers do not use the indigenous car engines. That is fine. domestic
car makers of Taiwan both use and export them (engines).
[3] from the get-go, California-based Tesla Motor builds electronic car
motor (different models for different car models) in Taiwan.
(4) Dudes, nothing falls from the sky.
Hoping to steal from others? It amounts to 守株待兔.
I will reply TOMORROW to other postings in this series.

* * *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w*********g
发帖数: 30882
23

War
原来你的历史知识仅限于过去500年?开眼了。
真不知道400A.D. ~1400 A.D. 的时候,西方人都在干什么?有谁愿意跟那时候的西方人做朋友?中国人发明指南针、造纸、冶铁、炼钢、标准化器件、火药、京剧、音乐、书法、印刷、教育、兵法、中医、武术、文官制度、中央集权、机器人、机械、行会、纸币、运河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问西方人的creativity在哪里?
而这1000年的落后,这阻碍后来的西方人发明蒸汽机、物理、化学、生物学、医药、来复线、内燃机、流水线、铁路、电力、飞机、火箭、核能、计算机、塑料、聚合物、超导、光纤、激光、波分复用了么?
西方1000年都没搞出什么东西来,你不说west is hopeless 中国才只不过是这500
年里面出的东西少了些,你就说china is hopeless了?就说上面这些西方发明,你可
以查查光纤、波分复用,都是中国人搞出来的,只不过是跑到西方去的中国人罢了。中
国人当年发明繁荣的时期,西方人跑到中国来发明什么东西过没有?

【在 c**i 的大作中提到】
: (1) Please excuse me for being blunt. China is hopeless.
: Ancient China was creative, leading the world in numerous inventions. But
: nothing from China in the past five centuries has shaken the world.
: China has only itself to blame. In the period,
: (a) China has not encouraged its citizenry to invent. Imagine a Chinese
: developed something novel, he would not receive a penny. Why should he
: brainstorm?
: (b) Infringemen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 is no news in China,
: scaring off domestic and foreign investors.
: (c) Chinese have been hostile to foreigners, particularly so after Opium War

e****n
发帖数: 224
24
中国的古代是一个传说。。。:)

【在 h********y 的大作中提到】
: 所以秦始皇有可能是穿越过去的。
h***o
发帖数: 5030
25
加拿大也没有轮子
可怜啊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M*******c
发帖数: 4371
26
LOL. I wrote it in a hurry. The mistake made myself laugh.
I love Chinlish.

【在 M*******c 的大作中提到】
: "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 Isn't that belongs to the
: mediterrianians?

w*********g
发帖数: 30882
27

再过上200年,我们也可以回过头来说,西方的工业化仅仅是一个传说,谁都不知道那
些所谓的发明,有多少是从宋代兴盛的机械技术那里学来的。

【在 e****n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的古代是一个传说。。。:)
m***6
发帖数: 8479
28
人家说得是中国被封锁了2000年。
瓷器丝绸香料啥的是我们封锁人家。

【在 M*******c 的大作中提到】
: "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 Isn't that belongs to the
: mediterrianians?

c**i
发帖数: 6973
29
I did not hacve time to add (2) in my first posting. Here it is.
-----------------------
(2) Your first sentence states,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
,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岭土.
Well, it is untrue.
Florian Knothe, East Meets West: Cross-Cultural Influences in Glassmaking in
the 18th and 19th Centuries. Corning Museum of Glass, undated (the
exhibition lasts November 18, 2010 - October 30, 2011, at Corning, New York
state)
http://www.cmog.org/dynamic.aspx?id=11857
(a) Quote:
"East Influences West * * * Western scientists did not know porcelain was a
clay-based substance and mistakenly assumed it must be a vitreous one.
Therefore, their efforts to reproduce porcelain resulted in the production
of a variety of opaque white “milk glass” objects, as well as the
discovery of production methods for hard-paste porcelain—supplying a market
that had previously relied on East-Asian imports and glazed European
earthenware.
"West Influences East * * * By contrast [to China's splendid bronze and
porcelain work], the East Asian tradition of glassmaking, which dates back
at least to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 (475–227 BC), was less inventive and
more dependent on Western techniques and styles. * * * European Christian
missionaries brought to Asia glassmaking formulas and skills that
revolutionized the local manufacturing practices in China. One such
missionary and scientist, Kilian Stumpf, organized a glassworks in Beijing
in the 1680s.
(b) Note:
(i) chinoiserie (n; French, from chinois Chinese, from Chine China; First
Known Use: 1883):
"a style in art (as in decoration) reflecting Chinese qualities or motifs;
also : an object or decoration in this style"
(ii) Bakumatsu 幕末 (n): "closing days of the Tokugawa shogunate; end of Edo
era"
Jim Breen's online Japanese dictionary
(iii) Japonisme is French word for the English noun Japonism
http://en.wikipedia.org/wiki/Japonism
(Japonism, or Japonisme, the original French term, was first used in 1872 by
Jules Claretie in his book L'Art Francais en 1872 (published in that year)
and by Philippe Burty. (1830-1890) in Japanisme III. La Renaissance
Literaire et Artistique in the same year. Japanism might be considered a
general term for the influence of the arts of Japan on those of the West,
whereas in France Japanisme is applied to such influence and is in addition
the name of a specfic French style)
(iv) Kilian Stumpf (born in 1665 at ; died in 1720 at Beijing)
* Würzburg
http://en.wikipedia.org/wiki/W%C3%BCrzburg
(a city in the northern tiop of Bavaria, germany)
* Glass of the Alchemists: Lead Crystal–Gold Ruby, 1650–1750 Corning
Museum of Glass, June 27, 2008 – January 4, 2009.
http://www.cmog.org/dynamic.aspx?id=8472
(Jesuit priest Christoph Diem (born 1636) "may have influenced the Jesuit
Kilian Stumpf (1655–1720), who studied theology in Mainz and became a
member of the religious order’s mission to China in 1688. Stumpf, who
organized the palace glassworks in Beijing and produced telescope lenses for
the imperial observatories, displayed a thorough knowledge of glassmaking
technology. Through his efforts, the alchemically inspired advances in
European Baroque glassmaking reached the other side of the world in less
than two decades")
Mainz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inz
(Although the city [Mainz] is situated opposite the mouth of the Main river,
the name of Mainz is not from Main * * * Linguistic analysis of the many
forms that the name "Mainz" has taken on make it clear that it is a
simplification of Mogontiacum. The name appears to be Celtic and ultimately
it is.)
(v) Ancient Chinese glass
http://en.wikipedia.org/wiki/Ancient_Chinese_glass
(Chinese learned to manufacture glass comparably later than the
Mesopotamians and Egyptians.[3] Imported glass objects first reached China
during the late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 – early Warring States period (
early 5th century BC), in the form of polychrome ‘eye beads’. These
imports created the impetus for the production of indigenous glass beads)
* For "eye beads," see
2010年12月中旬玻璃工房將吳美國洛杉磯Brea Mall 與您相見; Brea Mall, Space #
1102A, Brea, CA 92821 (First Floor Nordstrom Wing). 透明思考, Nov/Dec 2010
http://www.liuli.com/event/TMSK29_1119s.pdf
(page 10/20: "(二)有眼的珠飾(eye beads) 戰國(475~221B.C) 在珠飾的表面
,裝飾出同心圓或七圓相繞的各種圖案,在西方泛稱之為「eye beads(眼形珠)」。
在戰國的一些文獻記錄中, 經常出現「隨侯珠」和「和氏壁」並列為「隨和之寶」之
說。這裡所提到的隨侯之珠,是否確定為有眼的琉璃珠,證據並不充分,但王充所謂「
隨侯以藥作珠」所指為人造之物,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上個世紀70年代末期,湖北隨縣
曾候乙墓中出土數量頗巨的有眼琉璃珠,其中有來自西亞的貴重進口物資,也有本土燒
結的鉛鋇琉璃產品。隨縣即周王氏賜封的隨侯故址,由這些蛛絲馬跡看來,離李斯在《
諫逐客令》中
所稱「隨和之寶」的隨侯珠也不至於太遠了。古人所稱的隨侯珠或許就是西方人統稱為
e y e
beads的有眼琉璃珠,但近人卻又流行稱之為「蜻蜓珠」。「蜻蜓珠」的命名源起於日
本大正年代(1912~1916),日本學界稱這類有眼的琉璃珠為「トンボ玉」(音為
TOMBOTAMA),而TOMBO又和日文漢字“蜻蛉”同音,因之也有書寫為「蜻蛉玉」者。")
The Liuli file is a huge one, taking tome to download.

【在 c**i 的大作中提到】
: (1) Please excuse me for being blunt. China is hopeless.
: Ancient China was creative, leading the world in numerous inventions. But
: nothing from China in the past five centuries has shaken the world.
: China has only itself to blame. In the period,
: (a) China has not encouraged its citizenry to invent. Imagine a Chinese
: developed something novel, he would not receive a penny. Why should he
: brainstorm?
: (b) Infringemen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 is no news in China,
: scaring off domestic and foreign investors.
: (c) Chinese have been hostile to foreigners, particularly so after Opium War

c**i
发帖数: 6973
30
(1) You are one of teh reason China is, and will be hopeless.
(2) If you do not know, check and LEARN.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 再过上200年,我们也可以回过头来说,西方的工业化仅仅是一个传说,谁都不知道那
: 些所谓的发明,有多少是从宋代兴盛的机械技术那里学来的。

相关主题
BBC谈中国:看“毛泽东旗帜网”被关闭整顿所谓西方文明的真面目 一
感觉本版急需走出误区:西方民主不是状态,而是结果瑞士考虑废除"乱伦罪" 直系血亲性行为将合法化
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连载
s********i
发帖数: 17328
31
其实从小到大自己看到的都是自己好的东西,值得吹嘘的东西,如果看不到事物的两面
的话,或者不同声音的话,你永远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或者不足。当然,屁股决定脑
袋,有些人是睁眼说瞎话的。
c**i
发帖数: 6973
32
Wrong.
(1) pike (weap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Pike_(weapon)
(sections 3 Ancient use; 4 Medieval revival)
What China had was
pole weap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le_weapon
, which is definitely not 超长长矛.

(2) pike square
http://en.wikipedia.org/wiki/Pike_square
(The pike square was used to devastating effect at the Battle of Nancy
against Charles the Bold of Burgundy in 1477, when the Swiss defeated a
smaller but more powerful armored cavalry force. The battle is generally
seen as one of the turning points that established the infantry as the
primary fighting arm in European warfare from the 16th century onwards)
(a) Battle of Nancy
http://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Nancy
(fought outside the walls of Nancy on 5 January 1477 between Charles the
Bold, Duke of Burgundy, and René II, Duke of Lorraine. René's forces won
the battle, and Charles' mutilated body was found three days later)
* Nancy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ncy
(b) Charles the Bold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the_Bold
(1433-1477; French)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由于地理的阻隔,中国古代一直没有和欧洲国家兵戎相见,军事技术不好比较。
: 好像秦军和古罗马军队都有使用超长长矛的方阵。

b*****t
发帖数: 9671
33
玻璃发现和使用目前从考古发现来说中国是差2k年左右
但是古罗马长达1k多年,你看到的是哪个年代的?
是不是这个公元前200年的?
大概同时期中国自己搞的玻璃器皿如下:
西汉的:
东汉的:
所以中国在玻璃应用上差距没2k年那么大吧,顶多几百年

【在 c********g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最早的玻璃是什么时候制出来的?
: 我在洛杉矶的博物馆里看到过古罗马时代的玻璃杯。

x*****u
发帖数: 3419
34
Please forgive me asking: are you Chinese?

【在 c**i 的大作中提到】
: (1) You are one of teh reason China is, and will be hopeless.
: (2) If you do not know, check and LEARN.

c**i
发帖数: 6973
35
(1) Silk History. Demure Look, undated.
http://www.demurelook.com/about-silk/silk-history.html
(2) Sarah Rose, For All the Tea in China: Espionage, empire and the secret
formula for the world's favourite drink. Hutchinson, 2009.
(3) In "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you imply, as judged from
teh context, that Westerners came first. It is the other way around, though
Chinese might have forgotten the technology in the intervening two
millennia.
Terracotta Warriors (Terracotta Army). ChinaTourGuide.com, undated.
http://www.chinatourguide.com/xian/terracotta_warriors_details.
("Scientific testing reveals that the surface of the sword contains chromium
, with a thickness of 10 to 15 micron, which acted as a protected coating
against corrosion. The chrome-plating technolgoy was invented by the Germans
, Americans in 1937 and 1950, but it had emerged in China 2200 years before.
")
This web page is cited as reference 31 in
Terracotta Army
http://en.wikipedia.org/wiki/Terracotta_Army

* * *

【在 h******1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古代的瓷器,西方无论怎么努力也造不出来,炉温就差那么200-300度,又没有高
: 岭土。这个技术封锁,大概有一千年吧。
: 养蚕的技术被偷了去,西亚地区就自己生产丝绸了。 茶叶在印度种植之后,英国人就
: 不依赖中国的茶叶了。更古老的例子还有玻璃,封锁了两千年吧,雍正皇帝是第一个用
: 玻璃窗的中国人。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 联想到当今社会,别说落后两千年,就是20年也不得了。回想印加人没有文字,一个巴
: 掌数不过来,连轮子都没有,不亡国还等什么?
: 不知道中国的发动机还需要多长时间赶上来。

c**i
发帖数: 6973
36
Originally from Taiwan, I have lived in US for more than a quarter century.
If you want to know if I am "Chinese," a question that may cause many
Taiwanese to squirm. I will say: Taiwan has many names, one of which is
China (it has been the Free China). That does not mean I favor unification,
though. Not at all.

【在 x*****u 的大作中提到】
: Please forgive me asking: are you Chinese?
x*****u
发帖数: 3419
37

from
though
If that is what he implied, where is the 两千年 from?

【在 c**i 的大作中提到】
: (1) Silk History. Demure Look, undated.
: http://www.demurelook.com/about-silk/silk-history.html
: (2) Sarah Rose, For All the Tea in China: Espionage, empire and the secret
: formula for the world's favourite drink. Hutchinson, 2009.
: (3) In "金属表面加铬处理防锈,时间跨度也有两千年," you imply, as judged from
: teh context, that Westerners came first. It is the other way around, though
: Chinese might have forgotten the technology in the intervening two
: millennia.
: Terracotta Warriors (Terracotta Army). ChinaTourGuide.com, undated.
: http://www.chinatourguide.com/xian/terracotta_warriors_details.

x*****u
发帖数: 3419
38
The reason that I was asking this question is that I am afraid that you are
actually a "Chinese", because "misfortunes springing from ourselves are the
hardest to bear". If on the contrary, then I would like to listen carefully
and understand why "Chinese" are and will be hopeless.


,

【在 c**i 的大作中提到】
: Originally from Taiwan, I have lived in US for more than a quarter century.
: If you want to know if I am "Chinese," a question that may cause many
: Taiwanese to squirm. I will say: Taiwan has many names, one of which is
: China (it has been the Free China). That does not mean I favor unification,
: though. Not at all.

c**i
发帖数: 6973
39
Now that you mention it, I do a brief research to learn something that has
not crossed my mind.
(1) stirrup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irrup
Quote:
"The use of paired stirrups is credited to the Chinese Jin Dynasty 晉朝 and
came to Europe during the Middle Ages. Some argue that the stirrup was one
of the basic tools used to create and spread modern civilization, possibly
as important as the wheel or printing press.
"As a tool allowing expanded use of horses in warfare, the stirrup is often
called the third revolutionary step in equipment, after the chariot and the
saddle. The basic tactics of mounted warfare were significantly altered by
the stirrup. A rider supported by stirrups was less likely to fall off while
fighting, and could deliver a blow with a weapon that more fully employed
the weight and momentum of horse and rider. Among other advantages, stirrups
provided greater balance and support to the rider, which allowed the knight
to use a sword more efficiently without falling, especially against
infantry adversaries.
"The invention of the stirrup occurred relatively late in history,
considering that horses were domesticated in approximately 4500 BC [in
present-day Ukraine], and the earliest forms of the saddle—a simple blanket
with light padding and a surcingle appeared about 800 BC.
"The earliest manifestation of the stirrup was a toe loop that held the big
toe and was used in India, possibly as early as 500 BC.
"The first dependable representation of a rider with paired stirrups was
found in China in a Jin Dynasty tomb of about AD 322. The stirrup appeared
to be in widespread use across China by AD 477.
Note:
(a) domestication of the horse
http://en.wikipedia.org/wiki/Domestication_of_the_horse
(Horse "bones first appeared in multiple sites and in significant numbers in
sites of the Qijia and Siba [at 四欛] cultures, 2000-1600 BCE, in Gansu and
the northwestern provinces of China. The Qijia culture [at 齊家坪] was in
contact with cultures of the Eurasian steppes, as shown through similarities
between Qijia and Late Bronze Age steppe metallurgy, so it was probably
through these contacts that domesticated horses first became frequent in
northwestern China")
(b) The Wiki page states, "Buddhist carvings in the temples of Sanchi,
Mathura and the Bhaja caves dating back between the 1st and 2nd century BC
figure horsemen riding with elaborate saddles with feet slipped under girths
. In this regard Sir John Marshall described the Sanchi relief as "the
earliest example by some five centuries of the use of stirrups in any part
of the world".
See photos 1 and 4 in
http://forums.bharat-rakshak.com/viewtopic.php?f=3&t=3788&start
(c) Also in this Wiki page, a photo has the following caption: "Depiction of
a Kushan divinity using an early platform-style stirrup, circa AD 150.
British Museum."
Kushan Empire
http://en.wikipedia.org/wiki/Kushan_Empire
(d) This Wiki page repeatedly talks about "treed saddle" and "saddle tree."
What is the latter?
(i) Your ""Oh No!" Moments ... Horse Junkies United, July 10, 2011.
http://horsejunkiesunited.com/2011/07/your-oh-no-moments/
(graphic)
(ii) It takes seven years for a forse to reach adulthood and stop growing.
So saddle (with its saddle tree) has to change size in that growth peiord.
Besides, horses are all different in size. Thus each horse must fit manually
with a saddle at different age, up to 7. It is not one-size-for-all.
(iii) Introduction. Joёlle Steyt Veterinary Physiotherapy, undated.
http://www.equiphys.com/en-GB/saddle-fitting.php
("Saddle tree too narrow for the horse: The saddle tree point should be
parallel behind the scapula, transferring an even pressure on the bearing
area. If the tree is too narrow it can cause pinching behind the scapulae
that can lead to a short, choppy stride with the front legs. (This picture
shows a narrow tree)")

【在 d*******r 的大作中提到】
: 漏了一个,马镫
c**i
发帖数: 6973
40
As I say, "Chinese" have various meanings in Taiwan. Taiwan has a great
future, as all can attest.

are
the
carefully

【在 x*****u 的大作中提到】
: The reason that I was asking this question is that I am afraid that you are
: actually a "Chinese", because "misfortunes springing from ourselves are the
: hardest to bear". If on the contrary, then I would like to listen carefully
: and understand why "Chinese" are and will be hopeless.
:
:
: ,

相关主题
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连载故宫是比较落后除了地方大点水平确实不行
以史为镜:西罗马帝国的崩溃 美国还远么?老邱体转载:中国当代是最崇洋媚外的时代(一)
何新 : 子虚乌有的“拜占庭帝国”何新:西方史学掩盖伪造的希腊罗马史
t******t
发帖数: 15246
41
我冷,大文明出身的?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 再过上200年,我们也可以回过头来说,西方的工业化仅仅是一个传说,谁都不知道那
: 些所谓的发明,有多少是从宋代兴盛的机械技术那里学来的。

w*********g
发帖数: 30882
42

learn what? LEARN 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
1、谁在编织谎言
近些年来,由于一些“历史学家”、“文化学者”等专家的偏执与偏心,国内出现
了一个怪现象:某些中国学者撰写的欧洲史,比欧美学者编写的要光鲜照人,中国专家
的评价,比欧美学者的高出N倍。
古罗马,在欧洲专家笔下,美好的东西自然不会遗漏,而屠杀、战乱、夺权、饥荒
、无视科学等等,也无一漏网;到了我们的专家手中,罗马只有法律、强大、艺术,锦
上添花尚嫌不足,似乎如果没有从天而降的祸患,罗马帝国不知会创造出怎样一个伟大
的未来。甚至,专家们一再不无遗憾地感叹:丝绸之路没能直接连通“伟大的”罗马,
因而使中国与“民主科学”失之交臂。
中世纪是欧洲人正宗后裔公认的“黑暗时期”。贵族多是文盲武夫,百姓多为无人
身权利的农奴。整个欧洲杀伐不断,关卡林立,动辄饥荒,城乡贫困,臭气熏天,瘟疫
蔓延,道路坎坷,商旅不行。这些事实,在欧美专家的著作中,俯拾皆是,而国内竟有
专家一再声称:中世纪的欧洲,也比中国“科学”。
某些专家对于发现新大陆、“蓝色文明”津津乐道,至于为什么是西班牙、葡萄牙首先
走向大海,始终一声不吭;为何英国“海军”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西班牙便一蹶
不振,“专家们”也是一言不发。有专家说,英国因为战胜了西班牙无敌舰队,一跃成
为海洋大国;为了自圆其说,不惜隐瞒英国战前无海军、战后长期无人关心海军建设的
事实。
如此等等,在西方是历史常识的东西,成为了有些专家坚决不谈的“禁区”。
这些禁区,是专家们自己设置的,不存在任何政治上的问题和其它敏感原因。他们
只有一个目的:大造“西方自古就比中国强”的舆论,将国人“闭关锁国”在谎言中。
为了这个目的,尽管西方学者认定17世纪以前世界的大多数发明由中国创造,但是
他们要么不承认“四大发明”,要么说这是“技术”而不是“科学”,至于欧洲为何有
科学而无技术,他们是不屑于回答的;他们声称张衡的地动仪不存在,不惜将唐宋元明
商人的商船改挂它国国旗,恨不得注销大批旅居海外的古代中国商人的中国国籍。如此
等等,不一而足。
经过若干年的积累,他们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谎言“体系”:
欧洲是海洋文明(即所谓蓝色文明),中国的大陆文明(即所谓黄色文明);
欧洲是科技文明,中国是“经验”文明,换个说法,便是中国只有技术没有科学,
欧洲才是充满科学的地方;
欧洲是城市和商业文明,自古重视商业;中国是农耕文明,自古重农抑商;
欧洲自古重视民主开放,有民主开放基因;中国自古专制封闭,只有专制保守文化。
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会变成真话。当谎言从一个个专家嘴中,一遍又一遍地说出来
,似乎就变成真理了。
我不是学者,只是针对某些专家“著作”中的一些疑问,在西方人的一些著作中,
找到了反面答案,证明这些专家正在精心地散布谎言。
我不排外,而且对闭关锁国深恶痛绝。西方的崛起,源于启蒙运动。启蒙运动,并
非西方独立的思维成果,而是东西方文化交汇、发酵的产物。我国汉唐的至强至盛,宋
朝的富庶繁荣,无不是以博大的胸襟吸纳外来文明的结果。因此,即便再次成就汉唐盛
世,我们仍要有汉唐气概,自觉吸纳世界上一切有益的东西。
学习,是当学生,而不是当奴才做小妾。不管学习世界任何先进的东西,我们都必
须好好传承汉唐的阳刚之气,挺直腰板、不卑不亢地学习,绝不能跪着、奴颜婢膝地模
仿。
自轻自贱、猥琐下流心态的人,即便泡在学习的酒缸里一百年,也是不能成长为大
写的人的;奴性十足、无钙无骨的民族,即便学会了人类全部的科学技术,也是无法逃
脱任人宰割命运的。
固守中国传统文化,排斥西方文化,闭关锁国,是行不通的。
盲目崇拜西方文化,排斥中国传统文化,则是另一种闭关锁国行为。而且,这样一
种闭关锁国,危害性更大。费希特在《论学者的使命》中说:学者的使命主要是为社会
服务,学者就是人类的教师、人类的教养员。在这些教师、教养员的培育下,全民将失
去自我,失去自信,失去独立自主、奋发图强的精神,彻底成为他人精神上的奴隶,最
终导致全民族不战而亡。
2、臆想症
近些年来,一些专家学者们不断发表奇文怪论,不妨随手罗列几条:
一说:中华文明来源于古埃及,或者古巴比伦,或者古印度;二说:周人(即周朝
创立者)甚至商人(即商朝创立者)来自于西亚,也就是如今的伊拉克、伊朗一带,汉
字、法律典章等等是他们带来的;三说:中国传统文化没有发展科技的基因;四说:中
国传统文化没有发展商业的基因;……
这些 高论,没有一条是当今的专家学者创造发明的,他们至多是拾洋人牙慧而已
,甚至是从五四时期作品中淘来的。
国人有一个传统,一旦有所成就,便认为“光宗耀祖”了,又是修祖坟,又是建祠
堂。在中国,无论谁当上了皇帝,首先想到的,是将自己的祖宗搬出来,追封五代八代
的祖先为皇帝,不管他们是聋子还是哑巴。唐朝皇帝本来家世显赫,为了证明自己生来
该做皇帝,硬是请出“同姓”的太上老君李耳认作祖宗。
天下人性是相通的,人一阔脸就变,欧洲人也不例外。在17、18世纪,欧洲人仍把
中国当天堂一样供着,大有全盘“中”化的势头,莱布尼茨这样的大科学家,还提出要
以汉语为世界语。到19世纪上半叶,在完成对中国、日本的征服后,欧洲人成了名副其
实的世界霸主。欧洲人发达后,很为自己祖宗在世界历史上隐姓埋名不爽,于是,想方
设法为自己的祖宗增光添彩。
兹从由欧美学者撰写的严肃的学术著作中随意挑出几例:
一说:印刷术是德国人发明的。法国学者安田朴在《中国文化西传欧洲史》说:“
在我离开之前,有人送给我一本40页的小册子,即古登堡博物馆馆长阿洛伊斯·鲁佩尔
教授向观众推出的《世界印刷术博物馆和国际古登堡学会的形成与发展》一文。由于我
抱有从中发现展览向我掩饰的内容之希望,所以绝不会放弃机会拜读全文:‘......在
这里,1400年前,作为当地贵族世家的后代,印刷术的伟大发明家诞生了……美因茨是
印刷术的故乡。’”
印刷术诞生于中国,是世人皆知的常识。这种闹剧让同是欧洲人的安田朴先生也看
不过去。于是,安田朴先生将印刷术是通过什么样的路径传入欧洲都作了详细描述,并
且证明古登堡不过是西欧较早从东欧学到印刷术的人罢了。
二说:阿拉伯数字是古希腊人发明的。英国科学史家W·C·丹皮尔教授撰写的严肃
的学术著作《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说:“ 印度的算术是惊人的,因为有
证据说明,早在公元前三世纪,印度就采用了一种数码。而我们今天的数码就是由那种
数码脱胎而来的。”尽管“在拉丁语中最早使用这个新数字体系的例子,似乎是976年
间在西班牙写成的一部手稿”,但是,“印度的数字也许是先由希腊人发明,然后传入
印度,再以早期的形式传给阿拉伯人,他们又修改为所谓古巴尔(Ghubar)字体,与我
们现今所用的字体更为相近”。
至于古希腊人发明后是如何将这发明好的“数码”是空运、还是飞鸽传书送到遥远
的印度,而希腊本土和各“希腊化”王国没有使用,这些问题自然无关紧要。重要的是
,作为曾经的英国殖民地上的印度人是没有资格发明阿拉伯数字的。
三说:古罗马帝国衰落和西欧进入黑暗的中世纪,是东方文化惹的祸。古罗马帝国
为什么衰落?丹皮尔教授分析道:“希腊化时期包括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政治、文
学、哲学和科学方面的扩展和创造阶段;第二个阶段是创造冲动消耗殆尽,在物质和精
神方面都表现了东方对西方的反动的阶段。……希腊化的希腊时期在罗马内战中结束了
,罗马帝国所建立的文化虽然属于希腊----罗马性质,终究也无力长期排斥亚洲的影响
。甚至在比较早的时期,即在亚历山大的时代之后不久,东方的思想就已经开始传布。
”丹皮尔教授认为,“东方的思想”无非是巫术、祭仪宗教之类的东西,就是这些东西
,使得西欧人失去了创造冲动。
有趣的是,丹皮尔教授也承认:“早期希腊哲学家所搜集的事实大部分是从外来的
来源得到的----他们的天文学是从巴比伦尼亚得来的,他们的医学和几何学是从埃及得
来的,可能一部分是通过克里特岛。”这些东西是否属于“东方的思想”?丹皮尔教授
没有解释。既然亚历山大之后几百年是“希腊化”时代,那么,东方文化又如何“影响
”希腊文化?希腊文化怎么会如此弱不禁风,“影响”一下便从欧洲销声匿迹?丹皮尔
教授同样没有解释。
四说:阿拉伯人的辉煌,全靠沾古希腊的光。正当西欧人“创造冲动消耗殆尽”、
经历千年黑暗的时候,生活在“巫术”、“祭仪宗教”大地上的阿拉伯人正在如火如荼
地创造着辉煌的科技、教育、文化成果,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丹皮尔教授说:“波斯与
阿拉伯学派的学说原来都是以希腊古籍的译本为依据,”“阿拉伯人和处在阿拉伯人势
力下的民族的任务,与中世纪后期欧洲学术复兴时代一样,第一是要发现隐藏起来且被
忘记的希腊知识宝藏;第二要把他们所发现的宝藏融合在他们自己的语言与文化里面,
最后再加上他们自己的贡献。”“到了9世纪时,阿拉伯的医学学校因为研究盖仑著作
的译本而得到进步……”
不知道丹皮尔教授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否联想到:阿拉伯帝国正是建立在原“希腊
化”国家的地盘上,这里的“东方文化”,能让欧洲人“创造冲动消耗殆尽”,对阿拉
伯人难道就没有坏影响?
五说:黑死病是从中国传入的。美国著名教授詹姆斯·W·汤普逊撰写的《中世纪
晚期欧洲经济社会史》说:“1333年,……第二年……在中国的赤镇,水灾之后,接踵
而来的是一场瘟疫,使500万人死亡,数目之大,令人难以置信,这种瘟疫沿着商路从
中国传入西方。……传染病菌有可能在包装丝绸的包捆中被从东方带到西方。……这场
灾祸在蒙古帝国中也非常严重。”
中国历史记载不同于西方。自公元前841年起,每年发生的大事,史书皆有记载,
后人难以随意编造。1333年,是元顺帝即位的那一年。根据1290年、1393年(明初)政
府组织的两次人口统计,全国人口分别为58834711人、60545812人,那么,1333年全国
人口应在6000万人左右。汤普逊之所谓 “500万人死亡”,也就是说,这灾祸造成了元
帝国人口的1/12死亡。如此恐怖的灾祸,在《元史》中竟然不见记载。相反,1333、
1334年,看起来基本上属于国泰民安的两年,一度中止的全国性科举考试恢复并正常进
行,多次小的水灾旱灾之类,政府组织救济后即恢复正常。
不知这位教授自称的“精确的材料”从何而来。由欧美专家编写的《剑桥中国辽西
夏金元史》之中,也没有找到有关这场重大灾祸的一文半字,倒是有关这几年发生的其
它事情说了不少。也许汤普逊教授也发现了自己“精确的材料”不太靠谱,首先“必须
承认,(欧洲)14世纪的天气条件是不利的”,接着承认当时的欧洲人还是比较无知、
比较不讲卫生的,所以后面又承认“黑死病还有一个前兆,这就是在黑死病之前蔓延整
个西欧的鼠疫,从远古以来,老鼠就是瘟疫的前兆。”
在某些欧美人的眼中,四大文明古国对人类文明进步与发展,不仅无贡献可言,反
而祸害连连,值得一提的仅仅是“古”一点而已。人类历史上所有可圈可点的东西,都
是欧洲人创造的;欧洲人的一切不幸,都是别人惹的祸。对于这样的一种心态,同样是
欧洲人的安田朴先生有一个评价:“对于基督徒来说,最重要的是使人坚定不移地相信
亚洲诸民族远远地不及他们自己先进发达,这是为了归化他们或奴役他们的最好理由。”
因为种种难以启齿的原因,洋人适当地贬低一下别人的文化,再适当美化一下自家
的历史,这完全可以理解,我们不必过于较真。但是,作为中国的学者,明知对方在说
假话,还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以此作为进一步丑化中国历史文化的武器,那就不好理解
了。
3、自卑、自贱与自残
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由中央帝国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国人的心情很不好,想骂人
。清朝政府尽管打不过洋人,但对付国人还是绰绰有余。精英们只好躲到外国骂清政府
的娘,宣称要搞反清复明。辛亥革命后,精英们回国了,可以随便骂人了,便从清朝骂
起,一代一代往上追着骂。到五四运动前后,一直骂到中华民族的远祖,骂祖宗成了时
尚。古圣先贤成了垃圾,远祖骂完了,一时间没了对手,怎么办?精英们突然调转枪口
,与亲生父母为敌,父母和家庭成了最后的“封建”堡垒。五四旗手之一的吴虞,第一
个将枪口对准自己的父亲,施以恶口称父亲为“老贼”,施以拳脚对父亲实行武力征服
,施以法律在财产上与父母划清界限。在精英们示范下,离家出走一度成为时尚。
在精英们的心目中,中国没搞好,是父母的错、祖宗的错,反正自己是无辜的、
伟大的;只要将包括父母在内的“老东西”打扫干净了,中国就现代化了。
数十上百年来,经掌握话语权的精英们的不懈努力,彻底摧毁了国人的民族自信心
,使国人,包括精英们自己,以极端卑微和自贱的心态看待这个世界。他们将中国几千
年历史涂画得一团漆黑无可取之处,对古圣先贤极尽人身攻击之能事,中国几千年历史
上没有一个好人了;两千年来理解一致的儒家经典,被他们刻意曲解得一塌糊涂、面目
全非了;人类公认的孝慈仁爱等做人基本准则,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了。至于西方
,在他们的笔下,古希腊罗马自不必说,中世纪化作田园牧歌,惨绝人寰的屠杀掠夺新
大陆也成了人类历史的巨大进步。乃至列强侵略中国,包括强卖鸦片,包括火烧圆明园
,包括强索天文数字般的战争赔款,包括掠夺数百万平公里的国土,精英们也忘却了利
用自由、民主、科学、博爱等武器做任何评价,只是一个劲地辱骂清廷,整个地“做不
了正宗洋人,做个租界公民也好”的心态。
对于这些缺乏起码的是非观念的精英,西方人的《剑桥中华民国史》评价道:“新
文化的领袖们过去一直主要关注中国国内的弊病。他们思想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使他们基
本上对帝国主义的行为不做道德评价,也不把中国的种种弊病主要归因于外国。”
在某些精英的笔下,中国5000年历史,就是八股文、小脚、辫子、太监、贞节牌坊
、姨太太等等,一谈到西方,就是科学民主呢,似乎欧洲人从来就是神不是人。
八股文,仅是科举考试中规定的一种文体,如同当今高考时,规定作文只允许做一
定字数的议论文,不许用高等数学解答某些数学题。如果一定要说与当今议论文有什么
不同,仅仅是在写作格式上有严格要求,如同律诗讲究音韵,有平仄、对仗等要求,不
如现代诗天马行空。八股文写起来是不太容易,而唐朝人写律诗所受限制更多,但没有
人敢骂律诗有什么罪过,因为热衷并擅长写诗填词的唐宋士人,始终头脑清醒、思维活
跃。只有脑袋出了问题的人,才坚信八股文限制人的思想,造就了“头脑僵化”。
裹脚,无疑是应当禁止的丑恶的东西,但它源于古人不健康的审美观。倘若将之作
为妇女被压迫的证据,则是有失公允的。陈后主之类的男人固然发挥了推波逐浪的作用
,然而,如果平心静气地看,这更多地是古代妇女求美的自觉自愿的自残行为,与当今
妇女们热衷的“隆胸”、“拉皮”、挂耳环、纹身等毁身以求美行为差不多。当初禁止
裹脚时,就曾有不少家长甚至孩子们依然偷偷缠足。
辫子,更没有必要过多的关注。有人喜光头,有人爱平头,有人乐于长发飘飘。
放在今天,如果哪个国家派军队强行剪百姓的辫子,这个政府没准会遭到全世界封杀;
而将辫子当作保守、愚昧的人,无疑会成为他人的笑柄。
太监,确属反人道的产物,应予铲除。稍懂一点历史都会知道,古埃及、古罗马、
西亚都曾存在这么一个特殊的群体,并不是中国的特产。就在不久前,欧洲还存在由被
阉割的男歌手组成的“花腔男高音”艺术群体。
贞节牌坊,确是束缚妇女的一大精神绳索,属于应予革除的东西。在人类历史上,
大多数民族都高度重视妇女贞节,只不过各民族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至于姨太太,更不是中国男人的专利了。关于这点,我们后面再谈。
时代在变,社会潮流必然会变,变是永恒的。今人与古人之间,总会有很多观念不
和之处,我们与父母与子女之间也存在着代沟。代沟,未必非通过恶语相向来解决不可
。如果我们能够对父母、子女以宽容的态度实现和解,又何必去辱骂古人?古人,也就
是父母的父母。认为古人说的不好、不愿意按照他说的去做,自己说自己的、自己做自
己的,不就得了!
五四时期的学者们,不少人确实是很不理性的。大有明末文坛之遗风,凡是你们肯
定的,我就要否定;只要我肯定的,无论如何我都要坚持。意气用事,以及某些大师过
于偏执,使得无论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面肯定,还是全盘否定,并没有做多少认真细
致的论证。
我们没有必要苛求百年前的学者,那毕竟是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去一趟欧洲须坐几
个月的海轮。 在这样的时代,介绍西方先进的东西,让全民睁眼看世界,是非常必要
的。
令人不解的是,直到今天,仍有著名学者撰文,称万里长城由古人的屎堆砌而成,
千里黄河之水不过是祖先的尿。
靠辱骂祖先博取名利者,必将为后人所唾弃。
4、子虚乌有的“古希腊文明”(上)
村庄联合体
毫无疑问,古希腊文明是客观存在的,因为有那么多遗存摆在那里。不过,古希腊
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了不得。
古希腊文明,主要是指在西元前8世纪----前323年间,被称为希腊人的人们 “创
造”的文明。此前的几个世纪,称为荷马时期,又称“英雄时期”;此后数百年,甚至
整个古罗马,据说是希腊文明传遍世界、影响世界的时期,故称之为“希腊化”时期。
专家们说到古希腊文明,往往包含“希腊化”时期。
希腊人主要生活在爱琴海两岸的诸“半岛”或者岛屿上,分成大大小小若干个独立
的“城邦”,从来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他们没有国家概念,更谈不上国家意识。
这些“城邦”----也不知道为什么称之为“城邦”,是一个村庄或几个村庄的联合体,
人口一般万儿八千的。大家或农耕或渔猎或商贸,多以农业为主。为了利益,相互间的
战争,从来没有间断过。
希腊有两个“超级大国”,谈到古希腊,90%是拿这两个“超级大国”说事。
斯巴达,是四个或五个村庄、两大家族的联合体。称霸希腊时有9000户人家,衰
落时仅700户,根据“国际惯例”,按平均每户5人计算,巅峰时人口4.5万人左右。因
土地相对肥沃,故以农业为生。斯巴达是2名国王加上长老会议的政治模式。两个国王
分别由两个家族推选产生,权利相等。国王只负责处理日常事务,除非领兵在外,大权
始终在长老们手中。斯巴达人“以军事立国”,男孩长到6、7岁,便被城邦收养到军营
接受训练,每天给极少的食物,鼓励他们偷盗提高生存能力。“如果偷盗被抓,他们会
受到惩罚,不是因为偷盗,而是因为失手”。斯巴达人文化水平低下,公民基本上是文
盲。
雅典是4个部落(后改组为10个部落)的联合体。综合西方专家的数据,巅峰时期
人口在6.7----17万人之间,取中间值则是11万左右。因土地相对贫瘠,故手工业和贸
易较为发达。雅典是9名执政官(起初是1名,后来是3名,最终为9名)、贵族会议的政
治模式。9名执政官由公民会议选举产生,轮流执政处理日常事务。军事上选出10名司
令官,每个部落推举1人。大事由400人议事会或者后来的500人议事会议决。雅典人文
化程度最高,人口最多,古希腊名人多与它有关联,有关古希腊的文字依据基本来源于
雅典。
愚昧、野蛮而封闭
来到古希腊,你会看到,人们光着脚板满街跑,斯巴达人更是光着屁股到处晃悠。
文明一点的雅典人,也就是将一块布裹在或披在身上。部落内部,大事小事商量着办,
共同祭祖,共同对敌,夺得战利品人人有份。虽有贫富之分,但总体来看,一幅原始共
产主义风貌。
说它原始,最典型的,反映在婚姻问题上。
有人以雅典一夫一妻制作为文明的象征,殊不知,这源于雅典禁止它的成员与外界
通婚。在小小的雅典,男男女女只能内部消化,要想确保阴阳平衡,惟有强制推行一个
萝卜一个坑,认可亲兄弟姐妹结婚。
希腊人的婚姻,自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结果。雅典的女人,青春期过后,14岁
左右必须嫁人,一般是嫁给30岁左右的男人。同父异母的男女结合、堂兄弟娶堂姐妹、
亲侄女嫁给亲叔伯,统统被社会广泛认可。在斯巴达,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一样可以
结婚成家。因为畸形儿太多了,斯巴达有了一个规矩:消灭畸形儿合情合理合法。
这种婚姻制度广泛存在于希腊人的王室。以最为人所炫耀的“希腊化”国家托勒密
王室为例:
托勒密一世的女儿阿尔西诺埃二世,先是嫁给她的在马其顿的同父异母兄弟“雷电
”托勒密,双方翻脸后,跑到埃及,嫁给她的另一个同父异母兄弟托勒密二世,当上了
埃及王后,后来这对国王王后被尊为“姐弟神”,她死后,还被托勒密王国奉为女神。
托勒密三世的女儿阿尔西诺埃三世,嫁给了她同父同母的哥哥托勒密四世,成为埃
及王后。
托勒密五世的女儿克莱奥帕特拉二世,先与她同父同母的哥哥托勒密六世结婚,接
着又嫁给她同父同母的弟弟托勒密八世,再接着,她的弟弟老公托勒密八世又娶了她的
女儿克莱奥帕特拉三世。
......
马其顿王国也是如此。马其顿王德莫特里乌斯二世娶他的亲妹妹为妻;“父贵者”
密特里达泰斯六世先杀兄,再杀母,迎娶他的亲姐姐。
如此繁衍出来的希腊人,智商能够高到哪里去,只能去问动物学家了。
这是同时期世界各国的普遍现象吗?至少中国不是这样。《礼记》说:“系之以姓
而弗别……虽百世而昏姻不相通者,周道然也。”“取妻不取同姓,以厚别也。”诸如
此类的法律法规民风民俗,充斥中国古代各种文献。
文明程度最高的雅典,公民文化素质也低得一塌糊涂。在雅典,工匠是奴隶,画师
是奴隶,医生是奴隶,连教书育人的老师也是奴隶!所有需要文化的工作,离开了奴隶
玩不转。“学校的出现始于西元前6世纪末。男童6、7岁开始上学,学费相当低,因为
教师工资低。大多数教师是奴隶,有时为自由人,教长通常为自由人。”奴隶所从事的
,无疑是最下贱的工作,因此,到了“希腊化”时代,希腊人建立了真正的国家,政府
也没有举办任何教育机构,教育活动纯属个人行为。
希腊人最关心的是宗教。雅典到处是宗教祭祀场所,古希腊宏伟建筑遗迹无不是各
种“神庙”。雅典的部落,也是按照中国的“家族祠堂”来设置的,每个部落都有世袭
的专职祭司,并属于当然的“政府”官员。雅典最基层组织是德莫,其负责人主要职责
就是抓好宗教事务。举行任何重要活动之前,诸如发动战争、召开公民大会,事先必须
举行净化仪式,屠杀动物甚至活人献祭、沐浴、香薰一番,并禁止分娩者、接触过分娩
者和死尸的、吃过某种事物的、近期有过性行为的等人员进入。
雅典宗教势力到底有多大?古希腊的“三贤”,苏格拉底因为“引进新神”、“腐
化青年”,被以最民主的方式判处死刑;柏拉图不得不长期流浪异乡避难;亚里士多德
因为被控“亵渎神灵”,吓得连夜逃离雅典。“三贤”被定为罪人,显然,他们的学说
在古希腊是没有市场的,与古希腊的发展没有多大关联。以“三贤”及其学说作为古希
腊“繁荣”的象征,的确有点勉为其难。
希腊十分封闭保守。他们不读书,拒绝与外族通婚,禁止外来者成为他们中间的一
员。雅典规定,只有父母都是雅典公民的人,才算雅典公民。今天的美国,热烈欢迎智
力投资、钞票投资者,如果美国人认为你够分量,便可以加入美国国籍。雅典不是这样
,只要不是雅典公民,即便你再有钱、再有名,也不能在雅典买房子买地。德谟克利特
、亚里士多德一辈子也只能以游客身份生活在雅典。今天有人说亚里士多德是雅典学者
,而雅典人从没认他是同类。
5、子虚乌有的“古希腊文明”(下)
先进的来自外国
这样的“城邦”,能够独创出多大个文明,无异于天方夜谭。众所周知,封闭状态
下,任何一种文明是很难持续发展进步的。正如在其它野生动物消失后,狼群必定会退
化;一种文明一旦定型,就会产生惰性,只有与另一种文明交流碰撞,才会激发出新的
活力。美洲印第安人早在几千年前就创造辉煌的文明,但到欧洲人抵达时,这里甚至还
有退步。中国春秋战国的辉煌,正是中原文化与南方楚文化、东方齐鲁文化交融促进的
结果。中国唐朝文化的博大,也源于与中亚、西亚和南亚地区文化的相互交流促进。
古希腊运气不错。四大文明古国,古埃及、古巴比伦就诞生在希腊的旁边。特别是
以两河流域为中心的西亚,古巴比伦消亡了,亚述帝国兴起;继而新巴比伦诞生,接着
出现波斯帝国。这里与南方的埃及、东边的的印度、东北面的中国之间,经济、文化、
政治、军事交流频繁,始终经贸繁荣、科技文化发达。
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告诉我们:希腊文字是希腊人模仿西亚腓尼基字母的结果
,这大约发生于西元前8世纪。而腓尼基文字,又是模仿埃及文字而成。和日文来源于
汉字一样,今天我们熟悉的英国、法国、德国文字,源头就是腓尼基人的字母。
希罗多德还告诉我们:流行于希腊的奥菲教义是从埃及传来的。就和基督教的上帝
、耶稣来自于中东一样,宙斯、阿波罗、普罗米修斯等,原本是古埃及人创造的神灵。
希腊最大的遗存是建筑。雅典人自称从埃及人那里学来测量技术,而留名至今的两
位希腊城市建筑规划大师,都是亚洲籍人士。希波达姆斯来自于小亚细亚的米都利,据
亚里士多德说,雅典的皮拉埃乌斯就是他设计的。另一位,是亚历山大城的设计建造者
德伊诺克拉泰斯,来自于小亚细亚的罗德斯。
至于雕塑,据欧洲专家研究,希腊原本没有石雕,在神庙里也只有木雕神像。西元
前7世纪中叶起,小亚细亚的萨摩斯、纳克索斯等岛屿开始采用大理石雕刻人体大小的
雕像;前7世纪晚期,传入希腊本土。流传至今的希腊时期的绘画精美的陶器,据欧洲
专家研究发现,在已知的40位艺术家名字中,“多数并非雅典人名”。
至于希腊人的科学技术,科学史家W·C·丹皮尔《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
》说:“当希腊各城邦发展起来,越出先前的界线的时候,希腊的地理位置和经济需要
就迫使希腊人民同更古老的文明发生接触。早期希腊哲学家所搜集到的事实大部分是从
外来的来源得到的----他们的天文学是从巴比伦尼亚得来的,他们的医学和几何学是从
埃及得来的,可能一部分是通过克里特岛。在这些事实之上,他们又加上一些事实,然
后,在历史上第一次对他们加以理性的考察。这种观念的混合过程是逐渐向西推移的。
效果最初是在爱琴海的爱奥尼亚海岸出现的。当时希腊人大概还保持着过去的米诺文化
的传统并且同巴比伦和埃及的学术保持着接触,因而对演绎几何学和自然界的系统研究
提出一些见解。”
古希腊人自己也承认:“光明来自东方”。《荷马史诗》的编著者荷马,古代记载
肯定他出生于希俄斯岛或 小亚细亚的士麦那。而希腊的哲学家、科学家也大多来自于
“东方”。可以说,古希腊的知识界,是海归的天下。
有人说,在西亚、北非有不少地方是希腊人的“殖民地”,这里的人所创造的,仍
属于希腊文明的成果。
“殖民地”有其专门的内涵,只能派出“三百勇士”对抗波斯“百万大军”的古希
腊,是否有能力跑到海外建立“殖民地”,我们也不作讨论。假设“殖民地”理论能够
成立,那么,遍布于欧美大地的“唐人街”,岂不成了中华的“殖民地”?诺贝尔奖获
得者杨振宁等,岂不成了欧美“中国化”的代表人物?
别相信瞎忽悠
希腊的军事十分原始。希腊没有正规军,始终是一种原始状态的“全民皆兵”。巅
峰时期,斯巴达紧急动员时拥有6个师,每个师576人,即全部兵力3456人;雅典集合全
部17--59岁男子,约有3万人,一半出征,另一半老弱看家护院。武器装备由士兵根据
家庭经济条件自行配备。由于马匹昂贵,马上功夫来自于长期训练,所以希腊没有骑兵
和战车部队,这就是“马拉松”长跑运动的来历。到了后期,斯巴达才拼凑起60人的马
队,因不熟悉骑战,只能作为辅助部队。希腊的主战力量是步兵,但是,他们始终都没
有弓箭手。其精锐部队便是所谓的重装步兵,即身披铠甲,一手握着沉重的金属盾牌,
一手握着刀剑的士兵;辅助部队是所谓轻装步兵,即手握藤盾的士兵。
雅典水兵也是采取摊派的形式,要求每个三一区提供一艘战船和士兵,选出一位舰
长,由舰长承担这艘船的运行维护及其船员的全部费用。因战斗力每况愈下,后来不得
不废除这一荒唐的制度。此时的海军作战,和陆战没啥本质的区别,不过是士兵之间的
打斗,由陆地转到了船上。希腊舰队是否战胜波斯海军,不妨打个问号,因为希罗多德
的《希波战争史》一会儿说鬼神托梦,一会儿说埃及男人蹲着小便女人站着小便,印度
男人的精子是黑色的。正如神仙主导的《水浒传》、《说岳全传》,说宋军战胜辽金那
是瞎忽悠。
“希腊化”是让人觉得怪诞的名词。亚历山大大帝从希腊人瞧不起的蛮荒之地进入
繁荣发达的波斯后,所作所为与北魏孝文帝推行汉化如出一辙。亚历山大带头匍匐于波
斯文明面前,娶波斯贵族女子为妻,穿戴波斯君主服饰,模仿波斯宫廷礼仪,征召波斯
人才为其幕僚,鼓励甚至强制官兵与波斯女子通婚,甚至为他们举行集体婚礼。整个地
地道道的波斯化,说亚历山大搞出来了希腊化,也是瞎忽悠。
发达地区战争多建设也频繁,偏远地区战争少建设也不多。正如在北京很难找到清
朝城墙,而在敦煌能够看到一千多年前的壁画,今天的人们不易发现早期尼罗河流域和
两河流域的文字记载。古埃及人、西亚人是地地道道的老师,希腊人是学生。老师的作
品或希腊化或销毁了,而来自穷乡僻壤的学生的作业保存下来,故而学生为后世所传颂。
科学史专家乔治·萨顿说:“希腊科学的基础完全是东方的,不论希腊的天才多么
深刻,没有这些基础,它并不一定能够创立任何可与其实际成就相比的东西。----我们
没有权利无视希腊天才的埃及父亲和美索不达米亚母亲。”
我们记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古训,不排除仿制品的水平高于正品的可能性。因此
,我无意否定欧洲人引以为傲的古希腊文明。今天的人们读一读苏格拉底、柏拉图的著
作,一定会大有收获。但是,那种为尊者讳、言必称希腊的做法,显然是不科学的。
说说奥运会。奥运会本是希腊四大宗教节庆之一:奥林匹亚赛会、内美亚赛会纪念
宙斯,皮提亚赛会纪念阿波罗,地峡赛会纪念波塞冬。这类似于我国诸如赛龙舟、舞狮
、赛马、摔跤等的民俗活动,一个乡村主办、多个乡村参与。若干年前,在中国大地类
似活动多如牛毛。因此,没有必要神化。当然,奥运会发展到今天,其内涵有了质的变
化,须另当别论了。
由希腊女巫点燃的那把火,被我们称为奥运圣火,宝贝得不得了。试想,在言必称
希腊的今天,如果我国举办一个体育赛事,由武当道士或者少林和尚点一把火,在全国
传递一下,不知某些评论家会发表什么高论?

【在 c**i 的大作中提到】
: (1) You are one of teh reason China is, and will be hopeless.
: (2) If you do not know, check and LEARN.

w*********g
发帖数: 30882
43
6、独裁与野蛮的古罗马(上)
除了野蛮啥都缺
国内专家们不断夸耀古罗马科技、文化如何了得,然而,严肃的西方学者不仅不领
情,而且还爱抽这些中国专家的嘴巴。
丹皮尔教授指出:“罗马人似乎只是为了完成医学、农业、建筑或工程方面的实际
工作,才对科学关心。他们只用知识之流,而不培其源----为学术而学术的源泉,结果
,不到几代,源与流就一起枯竭了。除了3世纪后半叶亚历山大里亚的第奥放达斯是希
腊最伟大的代数学著作家以外,没有一个第一流的人物。在罗马帝国头300年间,罗马
法的伟大成就登峰造极,但是,罗马政权还没有衰微,科学就显然已经和哲学思想的其
他部门一起差不多停滞不前了。知识没有进步,人们唯一的工作只是写些注释和撮要,
主要是希腊哲学家的注释和撮要。”丹皮尔教授是一位欧洲中心论专家,此时是很谦虚
的。
罗马帝国经济建设也是乏善可陈。帝国早期以战养战,当在西亚遇上强劲对手、支
撑扩张的资源枯竭后,主要靠榨取亚平宁半岛之外的产出实现骄奢淫逸。稍懂罗马历史
的人都知道,在罗马帝国,社会经济文化最发达的是西亚和埃及一带。英国著名学者爱
德华·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说:“东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已掌握了各种技艺
,享受着奢侈的生活;而西部却仍居住着粗野、好战的野蛮人,他们或者讨厌农业,或
者对农业还全然一无所知。只是在一个已建立起来的政府的保护之下,气候条件较好地
区的农产品和更为开化的民族手工业才慢慢传入欧洲的西部诸国;在公开的有利可图的
商业活动的鼓舞下,这才大力发展农业,改进工业。从亚洲和埃及进口到欧洲的不论是
动物类还是植物类的产品,其种类之多不胜枚举。”亚洲和埃及,成了帝国的钱包和粮
仓,而庞大的罗马城仅仅是一个挥霍场所,“最遥远的国土也常被掳掠一空以满足罗马
的排场和高雅生活”。当局践踏工商业,榨取农业,没有任何可供外贸的产品。“由于
阿拉伯人和印度人完全满足于使用本国的产品和各种手工制品,在罗马方面可以拿来进
行贸易的便只有,或者至少主要依靠,白银”。罗马皇帝们一再下令,逼迫北非、西亚
等地铲除葡萄种粮食,使得罗马公民连葡萄酒也没有喝的。
古罗马是奴隶社会,是一个人性缺失的时代,这一点不假。
古罗马是从多瑙河沿岸迁到亚平宁半岛上的几个小部落的联合体,通过发动无数次
战争,逐步发展成以地中海为中心、地跨欧亚非的大帝国。他们发动战争的目的,就是
夺取土地、地面上所有财物,将百姓统统掳做奴隶。罗马大军所到之处,百姓要么被杀
,要么掳做奴隶。一次杀死数万人、掳数万人为奴,这样的事件不胜枚举,其血腥与残
忍,无以言表。
欧洲有买卖奴隶的传统,这一传统,从古希腊一直传到美国南北战争方才作罢。罗
马到底有多少奴隶?有人估计在6000万左右,是否准确无法断定。吉本说:“有人发现
曾有过如此悲惨的情况:在罗马的一间大厅里工生活着400个奴隶。这400个奴隶原属于
非洲的一个极为普通的寡妇,她把他们赠给了她的儿子,而自己还保留着更大一部分财
产。”尽管罗马人以奴隶劳动果实为生,但在罗马时代,一次又一次颁布奴隶主可以随
时处死奴隶的法律。公元57年,罗马元老院通过法案,奴隶主在家被杀,不仅在这家所
有奴隶要被处死,而且连已被释放尚未离开这家的获释奴隶也要被处死。罗马人以观赏
一个奴隶杀死另一个奴隶为乐,他们观看两名奴隶持剑生死相搏,仿佛当时中国人看斗
鸡、斗蛐蛐一样兴高采烈,与当今人们看篮球赛一样的感觉。
洋八旗子弟
罗马帝国与大清帝国一样,也有一帮八旗子弟---罗马公民。吉本说:“从阿尔卑
斯山山脚下,直到卡拉布里亚最边远的地区的一切土生土长的意大利人,全都是罗马的
公民。”正是他们的祖宗流血流汗,一刀一枪地打出了庞大的罗马帝国。作为功臣的后
裔,他们得到历任罗马皇帝殷切关怀,扎扎实实地享受了坐天下的滋味。从出生到死亡
,可以不干任何事,帝国按时给他们放粮食衣物零花钱。他们一辈子只有当兵打仗一个
义务。打胜了立功了,还有土地和金银珠宝等奖赏。混得好的,日子自然安逸得不得了
。对混得不好的,帝国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至,不仅管吃饭穿衣,而且一再扩建澡堂、竞
技场等休闲设施,免费提供洗澡、看戏等各种服务。罗马城等罗马公民聚集处,澡堂、
剧场等娱乐业十分发达。这帮洋八旗子弟觉得领粮油做饭太麻烦,帝国干脆改为每天发
放一次面包、熏猪肉之类的熟食,管保一家人够吃。吉本说:吃饱喝足后,“他们整天
在大街上或者竞技场上四处闲逛,听听有什么新闻,彼此胡乱争吵;他们把妻子儿女少
得可怜的一点生活费用拿来豪赌中输个一干二净;夜晚,他们跑到阴暗的小酒馆或妓院
去,在下流无耻的肉欲中消磨时光。”
统治阶级给自己和后人确定高人一等的待遇,并不奇怪。中国的周朝建立后,也实
施了乡遂制度,将国民分成“国人”、“野人”两个等级。国人,主要是参与打天下的
那部分人。和罗马公民一样,参军打仗是国人的事情,国人对政治有很大的发言权,甚
至左右国君的废立。周朝按人口平分的分配土地给国人,国人们不仅要自己种地,而且
必须负担军赋和力役。野人也获得国家按人口平分的土地,同样要出钱,还要义务劳动
。当然,上缴税赋的比例是有差别的。正因为广大国人是自食其力者,所以,从西周到
东周,没有“八旗子弟”阶层,而且人才辈出。
清朝建立后,给从龙入关的八旗子弟们待遇优厚。但是,比起罗马公民,满清八旗
子弟的福利待遇差远了。旗兵的祖宗也就获得30亩田产,后世当兵者每月一二两银子,
没当上旗兵的“余丁”一无所有,这算哪门子特殊化!满清八旗子弟被批判被嘲笑,真
是冤得慌。
不久,洋八旗子弟们大多花光家产成为混吃混喝的流浪汉,不仅上不了战场,而且
大批人因为高层争权夺利成为冤死鬼。到了后来,罗马帝国不得不通过赐予“罗马公民
”身份,征集“蛮族”男子上战场。蛮族汉子自然不会那么无用,他们大多是这山望着
那山高,一有机会就想当皇帝,于是政变更加频繁,终于,龙椅上坐着的变成了蛮族人。
罗马公民无用,根子在于他们的主子比满清皇帝混蛋。罗马皇帝多靠阴谋与屠杀起
家,一旦坐上龙椅,便无恶不作。康茂德终日不干正事,热衷于和狮子老虎打架,搞女
人,杀不听话的人,这也就罢了。他干得更离奇的事情是:专门找来300个英俊的小伙
子,300个秀色可餐的姑娘,强迫小伙子们分别诱奸一个姑娘,若不成功,就会严惩。
主子如此,奴才们会好到哪里去!无怪乎伏尔泰在《风俗论》中说:“历朝皇帝软弱无
能,大臣官宦党同伐异,旧宗教对新宗教的仇恨,基督教的血腥内讧,神学论证代替了
军事操练,颓唐怠惰取代了勇猛精神,成群僧侣代替了农夫和兵士;所有这一切,招致
了蛮族入侵。”
比大清八旗子弟更甚,罗马公民沦为彻底废物。打天下时,罗马军团的战斗力也许
还行,坐天下后纯属垃圾。百万罗马公民聚居的罗马城,在被哥特人阿拉里克的乌合之
众围困后,洋八旗子弟们第一反应是“一个下贱的野蛮民族竟然敢于干犯世界的首都,
贵族和人民一开始不免感到惊诧和愤怒;然而他们的这种傲慢情绪由于不幸的遭遇很快
就收敛起来,而他们缺乏男子气概的愤怒也没有转化为对武装敌人的反击”,却是残杀
所谓的“通敌分子”。罗马城的卫队长建议以巫术退敌,打算“借助咒语和牺牲的神秘
力量从云中呼唤雷电,并让这天火指向野蛮人的营地,将它烧毁。”待到数以千计的罗
马人饿死街头,罗马人派使节求和,阿拉里克“在对方立即支付5000磅金子、3万磅银
子、4000件丝绸袍子、3000件质地上乘的红衣和3000磅胡椒后,就立即解除了包围。”
阿拉里克又提出了政治、地盘等方面的要求,还在元老院“一致拥护”下扶植了一个傀
儡皇帝。这个傀儡实在是一个扶不起的刘阿斗,阿拉里克索性在罗马城随意屠杀、强奸
、洗劫了六天之后,满载财宝拜拜。伏尔泰感叹道:“当时罗马帝国已堕落到这种地步
,以至这个哥特人不屑于当罗马的国王”。
7、独裁与野蛮的古罗马(下)
武夫肆虐血腥飞
罗马帝国,是典型的军人当道的时代。“罗马军队的将军,对士兵、对敌人和对共
和国的臣民,几乎都可以占有并行使任何属于一个专制帝王的权利,而毫无违背宪法原
则之嫌。”罗马帝国的皇帝,基本是军人出身,因此放纵军人,相信只有在军人们心情
舒畅的条件下,他们才做得稳天下。久而久之,罗马军队变成了肆无忌惮的悍兵。稍有
不满,武夫们便杀进皇宫割皇帝的脑袋,以致每个新皇帝登基时,必须先花一大笔钱向
禁卫军卖平安。
古今中外,龙椅的诱惑都是巨大的。按照中国的习惯,所谓罗马帝国,可以分为N
个朝代。大家为了争夺这把椅子,你刚唱来我登场。有脑袋进水花钱买椅子的;有认干
爹继承椅子的;有干脆领兵杀进皇宫直奔椅子的;也有前线将领阵前黄袍加身的;有老
子杀儿子的;有兄弟相残的;有天上掉馅饼,稀里糊涂当上皇帝的;有被士兵们“拥戴
”被迫登基的。无数人为此掉了脑袋,不少人坐上椅子后被人割了脑袋。
说个有趣的故事。192年,禁卫军杀死暴君康茂德,推举龙钟老迈佩提那克斯即位
。迂腐的佩提那克斯竟想搞改革,才坐了86天龙椅,便被他的卫士们割掉了脑袋。禁卫
军官兵们突发奇想,宣称向富人们拍卖龙椅,谁出钱多,就将龙椅送给谁。有钱又想过
皇帝瘾的人还真不缺,几个人跑去和禁卫军谈判。经过角逐,元老尤利安努斯以许诺给
每个士兵6250德拉克马的钞票,名列第一,立即被拥上皇帝宝座。不过,这傻老头在龙
椅上没坐几天,被另外一支军队拥戴的人赶下台,还掉了脑袋。
孟德斯鸠说:“当帝国后来在瓦列里安统治末期和他的儿子伽利安统治时期所发生
的可怕的混乱到达极点的时候,人们可以看到三十个不同的争夺王位的人,他们大部分
是相互残杀而死的,他们每个人的统治都十分短暂,而且他们都是被称为暴君的”。中
国历史上争夺皇位的大戏,罗马帝国无一例外地,全部上演过;不过,军队拍卖龙椅,
中国历史上确实没有。
军人横行如斯,动嘴皮子的议员自然不如草芥,动辄数以百计元老被处死。帝国的
贵族们无论谁当皇帝都点头哈腰,但仍然逃不脱被屠杀的命运。过不了多久,元老院就
换成全新的面孔。公元前43年,渥大维和安东尼、雷比达联合夺取政权后,大肆追杀政
敌,一次性杀死300名元老。屋大维一上任便逼迫200名元老自动请退。哈德良刚即位便
处死四大功臣元老。据美国教授罗斯托夫采夫《罗马帝国经济社会史》:“皇帝们与元
老院议员阶级贵族之间的激烈斗争在芮罗统治时期告一结束,其结果是最富有的和最悠
久的元老院议员家族几乎被杀尽斩绝,残留下来的只有极少一部分家族,而且是那些势
力最小的家族。”好在元老们家产都在“一万镑”,他们便倾尽家产,活一天算一天,
今朝有酒今朝醉,连后代也懒得要不敢要,许多高贵家族就此灭绝。帝国首都迁到君士
坦丁堡之后,元老院被皇帝遗忘,扔在罗马自个儿民主议政去了。
罗马军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即便是罗马蒸蒸日上地对外扩张那一会儿,仅是在
遇上“希腊化”国家的军队时,还算是一支“劲旅”;一旦与其他国家军队交手,纯属
窝囊废一个。前53年,著名的克拉苏率10万大军杀向安息,结果逃回者不足1万,他自
己的小命也留在那里。前36年,著名的安敦尼攻打安息,亦遭惨败。260年,皇帝瓦勒
良帅数万大军远征波斯,一战而败,全军被围,瓦勒良主动上门当俘虏,受尽羞辱死去
后,他的皮囊被塞进草料做成人形,保存在波斯博物馆中。363年,皇帝尤利安率军征
讨波斯身受重伤死去,中级军官约维安竟然被陷入绝境、六神无主罗马军队推选为皇帝
,约维安立即照单全收了波斯提出的割让5个省的条件,签字画押、交出地盘后,波斯
人让开通道,罗马军团落荒而逃。
罗马军人连一群无组织无纪律的野蛮人也打不过。皇帝德基乌斯亲率帝国精锐征讨
蛮族哥特人,结果他和他的儿子的脑袋一块儿被哥特人砍下。帝国索性在北部筑上了长
城。用兵40年,罗马也没能搞定蛮荒的弹丸之地不列颠岛,也筑上长城了事。
可怜又可嫌的东罗马
5世纪中叶,匈奴人在今天的匈牙利一带崛起,四面出击,驱赶得北欧的日耳曼人
鸡飞狗跳。匈奴人,原来呆在蒙古高原,被汉朝打得满地找牙后,大部归顺汉朝融入主
流,小部一路西行,如入无人之境,最后占据当今东欧一带,继续向西向南扩张。在匈
奴大军多次践踏、大面积掳掠之后,随着日耳曼人向南方蜂拥推进, 476年,稀里糊涂
中,蛮族们将西罗马帝国搅和得灰飞烟灭,西欧就此进入了所谓的“中世纪”。
西罗马帝国完蛋了,但是以君士坦丁堡为都城的东罗马帝国,仍一如既往地生活着
,吉本说:“它从阿尔卡狄乌斯的统治,直至土耳其人攻陷君士坦丁堡为止,在一种早
熟的、永远处于不断腐败的状态中,存在了1058年。”
东罗马帝国完整地继承希腊文明、罗马文明、基督教文明,皇帝是基督教教主,也
是国家政权的主宰;皇帝豢养的八旗子弟是帝国的公民。东罗马人读的书,一半是基督
教经典,另一半则是古希腊圣贤的著作;帝国官方语言则是拉丁语、希腊语并行。当然
,东罗马同样继承了罗马帝国热衷于“篡党夺权”的优良传统,几经折腾,7世纪后,
东罗马皇帝也是血统纯正的希腊人。按照吉本的说法,叫做“荷马和德谟斯提尼、亚里
士多德和柏拉图的天才的光辉,照亮了君士坦丁堡”。长期以来,西欧人称之为“希腊
帝国”。
遗憾的是,东罗马始终没有闪耀出任何光辉,在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科学技术上
,完全是一塌糊涂。
一部东罗马历史,除查士丁尼统治时(527 ----565 年在位)有过短暂的辉煌,剩
下的就是一部挨打史、屈辱史。
5世纪,为了少受匈奴人攻击,一次给匈奴首领阿提拉送去14000镑黄金,同时割让
了大片领土,以后每年缴纳贡金2100镑。
6世纪,在北方的蛮族们的侵略、蚕食下,帝国在欧洲地区仅剩下沿海的一些据点。
7世纪之后,就一直处于阿拉伯人的没完没了的欺负之中,在亚、非的领土丧失殆
尽,沦落为龟缩于小亚、巴尔干半岛部分地区的袖珍帝国。帝国原本指望西欧十字军能
够教训一下阿拉伯异教徒,以出口恶气,结果,拜占庭被十字军一再洗劫,大片领土被
瓜分。
1461年,一隅之地的东罗马被奥斯曼帝国消灭,拜占庭成了穆斯林国家的都城,基
督教堂变作清真寺。当然,东罗马帝国几乎全部曾经的地盘被穆斯林全面接管了。
孟德斯鸠颇为不屑地说:“希腊帝国的历史(以后我们就是这样称呼罗马帝国的)不外
是一连串叛乱、骚乱和背信弃义的行为而已。”
意味深长的是,在文化传承上,这个窝囊的东罗马帝国,是最有资格的代表西方文
化的----由正宗的希腊人推行正宗嫡传的古希腊文化、古罗马文化和基督教文化。“在
西部君主国败落之后,皇权的威严便全部体现在君士坦丁堡的亲王们身上,在他们中查
士丁尼是第一个,在60年的分离之后,重新获得古罗马的统治权,并通过征服得到的权
利,使用了罗马人的皇帝的庄严的头衔。”但是,它实在是窝囊得过头了,西方历史学
家们宁愿在黑暗的西欧中世纪上多做点文章,也不愿提到它,让人有一种东罗马与欧洲
文明无关的感觉。
8、中世纪:文盲武夫的时代
日耳曼人的源头
将西欧带进中世纪的是日耳曼人。此前,日耳曼人主要居住于北欧地区,处于原始
蒙昧的状态。罗马帝国曾经试图征服这一地区,但刚从树上下来的日耳曼人反让罗马人
筑起了篱笆。大约在我国的西汉末年到东汉中期,日耳曼人开始建立村庄,过上定居生
活,从事农业生产。汤普逊教授说:“古代日耳曼人逐渐从畜牧阶段过渡到一个较多定
居性质的阶段,因而发展了一种简陋的农业,也许是从一个早期的零星耕种成长为经常
的生产。这种转变似乎是在凯撒(公元前50年)和斯特累波(公元1年)时期与塔西佗
(公元100年)时期之间发生的。”
伏尔泰说,这一时期,“在日耳曼,所有这些蛮族人家庭的唯一居处就是一些窝棚
;那里面,一边是父亲、母亲、姊妹、兄弟、小孩,赤身卧于干草上,另一边是他们的
家畜。……同一个塔西佗在称颂日耳曼人时,又承认所有的人都知道日耳曼人宁愿靠抢
劫为生,而不愿耕耘土地,他们在抢夺邻人之后,回到家中吃饱酣睡。”
正当他们开始走出原始状态的时候,在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匈奴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关于匈奴闯入欧洲,欧洲教会人士编写的历史最有趣:魔鬼化作一只鹿,吸引匈奴
人追赶;匈奴人尾随魔鬼渡过了亚速海。
据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在中国汉朝大军的猛烈打击下,“从公元前35年前
起,我们就不再见到西匈奴的踪迹。持异议的郅支单于带着外蒙古的一些匈奴部落,来
到咸海和巴尔喀什湖以北草原后,就是在此时被一支中国远征军打败和杀死的。他带到
这一地区来的匈奴部落的后裔们,在此停留几个世纪。但是他们周围没有文化较高的邻
邦把他们的活动和冒险记录下来,我们对他们的历史一无所知。直到公元4世纪,他们
进入欧洲,与罗马世界发生联系时,我们才又听人说起他们。”
汤普逊说:“公元375年时,匈奴人冲过‘乌拉尔大门’出现于欧洲地区;他们猛
扑住在南俄罗斯和近代罗马尼亚的哥特人;当时,他们的进攻,使日耳曼人和罗马人都
充满了惊惶情绪。我们还可以看到同时代人描写他们的生动记载”。
孟德斯鸠说:“阿提拉的势力从多瑙河一直扩张到莱茵河,他摧毁了人们在这些河
流沿岸所修筑的一切堡垒和工事,并且使两个帝国向他纳贡。”
441年,匈奴首领阿提拉出动强大的马队,攻击与之毗邻的东罗马帝国,在饱尝匈
奴人的威力之后,东罗马423年开始年年上贡,448年又和匈奴签订了割地协议。阿提拉
几乎彻底榨干了东罗马的油水。伏尔泰说,为了筹集上贡给阿提拉的财宝,“每个元老
被课某个数额的款子,往往大大地超过他的实际财产;但凡是列在他名下的数目,不管
他有与没有,是必须缴付的……在有些情况下,高贵妇女的家藏珠宝,或者那些一生过
惯豪华生活的人们的家庭用具,就在市场上陈列出售。”东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二世通过
横征暴敛,从423年到447年,连续15年奉送巨款,买得了平安。到了后来,实在拿不出
真金白银,还可怜兮兮地给阿提拉打了一张欠条。
国王被匈奴人杀死的东哥特人,集体投靠匈奴,当上了二鬼子,跟着阿提拉东征西
讨混饭吃。451年,阿提拉率军进攻西罗马的高卢;次年,他进军西罗马的心脏意大利
,将意大利蹂躏的一塌糊涂,西罗马皇帝闻风逃窜。幸好罗马教皇出来说情,承诺立即
上贡钞票和公主,阿提拉才收兵回府。第二年,阿提拉死了,否则不知道欧洲会被他整
成一个什么局面。他的几个儿子自相残杀,将自家的领地和周边地区搅得天翻地覆。
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日耳曼人唯有拖家带口、赶着牛羊抱着鸡鸭,向着罗马帝国的地
盘,举村迁徙、逃亡。一些类似于水泊梁山好汉的冒险家,为了生计,拉帮结伙地组成
冒险团队,一路打家劫舍。
逃命乞丐变贵族
正所谓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这逃亡迁徙大军,竟然折腾出了欧洲的中世纪。
据西方专家估计,闯入西罗马并定居下来的蛮族总数不过数十万,其中,西哥特人约15
万,东哥特人20万,勃艮第人8万,高卢法兰克人3万。就这么一点人,通过砍砍杀杀,
却在数千万人口的西罗马大地上,当国王做贵族,迫使无数人为奴,不能不说是一个奇
迹。
野蛮人不断地逃亡、迁徙,最终定居,这一过程是辛酸的、残忍的、丑陋的、漫长
的。
法国历史学家、哲学家丹纳,以形象生动的笔墨描绘了这次大迁徙,他说:“蛮族
的洪流也就决破堤岸,滚滚而来,一批来了又是一批,前后相继,不下五百年之久。他
们造成的灾祸非笔墨所能形容:多少人民被消灭,胜迹被摧毁,田园荒芜,城镇夷为平
地;工艺、美术、科学,都被损坏,糟蹋,遗忘;到处是恐惧,愚昧,强暴。来的全是
野人,等于休隆人与伊罗夸人突然之间驻扎在我们这样有文化有思想的社会上。当时的
情形有如宫殿的帐帷桌椅之间放进一群野牛,一群过后又是一群,前面一群留下的残破
的东西,再由第二群的铁蹄破坏干净;一批野兽在混乱中喘息未定,就得起来同狂号怒
吼,兽性勃勃的第二批野兽搏斗。”
法国著名史学家基佐的描述,可以作为印证:“那些创立王国的最强大的部队,例
如克罗维率领的这一支队伍,仅有五千至六千人。整个勃艮第民族不超过六万人。它迅
速蹂躏了一块面积不大的地方;劫掠了某一地区;进攻了某一城市,有时携带战利品而
撤退,有时在某处定居下来,总是小心翼翼地不使自己分散过甚。先生们,我们知道,
这种事情都是十分轻易地完成,又是十分迅速地消失的。房屋被烧了,田地被搞得荒芜
了,农作物被拿走了,人被杀了或是被带去做了俘虏:所有的这一切祸害都过去了,几
天之后,海浪停止澎湃,涟漪也平静下来,个人的苦难也被忘却,社会至少表面上恢复
它原来的状态。这就是四世纪时高卢发生的事情的实际情况。”
在南迁的过程中,流民们开始是三五成群地打家劫舍,逐渐形成几个大的团伙,变
成有组织的力量。于是,逃命流浪变成了抢占地盘,流民变成了战士,团伙头子当上了
王公。接着,王公之间为了地盘大打出手。
丹纳接着叙述了下一个阶段:“到第十世纪,最后一群蛮子找到了栖身之处,胡乱
安顿下来的时候,人民的生活也不见得好转。野蛮的首领变为封建的宫堡主人,互相厮
杀,抢掠农民,焚烧庄稼,拦截商人,任意盘剥和虐待他们穷苦的农奴。田地荒废,粮
食缺乏。十一世纪时,七十年中有四十年饥荒。一个叫做拉乌·葛拉贝的修士说他已经
吃惯人肉;一个屠夫因为把人肉挂在架上,被活活烧死。到处疮痍满目,肮脏不堪,连
最简单的卫生都不知道;鼠疫,麻风,传染病,成为土生土长的东西。人性澌灭,甚至
养成像新西兰一样吃人的风俗,象加莱陶尼人和巴波斯人一样野蛮愚蠢;卑劣下贱,无
以复加。”
基佐也是这样描述这个时代:“在这个时代,到处都有战争,也到处都必然有战争
的遗迹、发动战争和抵抗战争的手段。不但建筑了坚强的城堡,而且一切东西都被变成
防御工事、巢穴和防御性的住处。……修道院、教堂也为自己设防;它们周围都设有塔
楼、防御土墙和护城河;它们都被专著地防卫着,并能支撑住长期的围困。自治市的自
由民也像贵族们一样行动;城市和乡镇都设防了。战争经常威胁着它们,以致其中许多
城镇里都派有一个儿童,在教堂的钟楼里作为哨兵、躲在一个固定的岗位上瞭望远处发
生了什么事,并在敌人逼近时发出警报。此外,敌人往往就在城墙之内,就在临街,就
在中间的房屋内;战争可能而且事实上的确就在此处与彼处之间、这座门与那座门之间
爆发,而防御工事像战争一样,到处都是。14世纪时,每条街有它的街垒,每座房屋有
它的塔楼、它的枪眼、它的炮台。”
伏尔泰描绘道:“从阿尔卑斯山至莱茵河各省,不知道应当听谁的命令。城市每天
改换暴君,乡村被各派的人轮番洗劫。……极目欧洲,一片混乱,最强者在最弱者倒台
的废墟上崛起,然后又被别人摔下来。整个这部分历史,只是几个蛮族将领同一些主教
争夺对愚昧农奴的统治。”直到13、14世纪,“在法国、德国、英国的城市里,几乎所
有房屋均以茅草覆盖。甚至意大利的一些不那么富庶的城市,如‘稻草盖的亚历山大城
’,‘稻草盖的尼斯’等等,也是如此。……巴黎的街道几乎都没有铺砌路面,遍地泥
泞,坐着牲口拖拉的大车便是一种奢侈,美男子菲利普还禁止市民享受。”
这是一个只有暴力、战争与掠夺,没有建设与创造的时代。整个西欧,满目瓦砾,
城镇荒芜,文盲遍地,武夫横行,商旅不行,这样一种混乱不堪,恰好成就了基督教统
领西欧的局面。基佐说,当罗马政权瓦解、蛮族兵士横行、百姓无依无靠的时候,“主
教们是城镇里的天然首脑;他们管理每个城市的人民,他们在蛮族面前代表人民,他们
在城里是人民的行政长官,在外面又是人民的保护人。因此教士都是深深扎根于地方自
治制度的,就是说扎根于罗马社会的一切残余物之中。但不久,他们又把根伸到其他方
面;主教们都变成了蛮族君王的顾问,他们向后者建议,对被征服人民应如何行事,为
了成为罗马皇帝的继承人又应采取什么方针。他们远比刚从日尔曼来的蛮族经验丰富,
政治上也远为聪明。他们酷爱权利,他们已习惯于靠权力来办事来获利。”通过文化水
平和政治经验远高于蛮族君王的教士们的不断努力,西欧就此转变为教会一股独大、神
权高于一切的社会。
500年前的欧洲绅士
直到“大航海”时代,欧洲依然是一个苦难的社会,绅士依然是野蛮人。丹纳说:
“到一五五〇年,英国只有猎人,农夫,大兵和粗汉。一个内地的城镇统共只有两三个
烟囱。乡下绅士住的是草屋,涂着最粗糙的粘土,取光的窗洞只有格子没有窗子。中等
阶级睡的是草垫,枕的是木柴,枕头好像只有产妇才用,杯盘碗盏还不是锡的,而是木
头的。
“至于法国,到十五世纪末,国内的优秀人士,所谓贵族只是粗野的蛮子。威尼斯
的大使们说,法国绅士的腿都像弓一样弯曲,因为老是在马上过生活。拉伯雷告诉我们
,歌德人的蛮俗,下流的兽性,在十六世纪中叶还根深蒂固。一五二二年,巴大萨·卡
斯蒂里奥纳伯爵写道:‘法国人只重武艺,看不起别的事情;他们非但轻视文学,而且
深恶痛绝,认为文人最下贱,所以把一个人叫做学者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意大利情况稍好一点。丹纳说:“野蛮人在意大利没有久居,或者没有生根。西歌
德人,法兰克人,赫硫来人,东歌德人,不是自动离开意大利,便是很快被赶走。伦巴
人固然留下来了,但不久就被拉丁文化征服。”
丹纳总结道:“总之,整个欧洲还处在封建制度之下,人象凶悍有力的野兽一般只
知道吃喝打架,活动筋骨。相反,意大利差不多已经成为近代国家了。”
伏尔泰证实:15、16世纪,“法国各地高等法院有时还下令举行决斗。查理六世统
治期间,勒格里和卡鲁日的决斗就是证明。后来许多决斗都具有相当合法的形式。在德
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同样的陋习按某些被视为必不可少的程式进行。在准备决斗之前
,必须先忏悔、领圣体。优秀骑士贝亚尔决斗前总要作弥撒。决斗者选定一位教父,由
教父给他们同样的武器,特别注意他们是否施行魔法,因为没有比骑士更相信魔法的了
。这些骑士中有时有人离开本国去别国寻求决斗,原因无他,无非为了出风头而已。波
旁家族的约翰公爵声明,他将率领16名骑士前往英国参加拼死决斗,免得终日无所事事
,并以此证明他值得他为之效力的绝代美人的青睐。……有100多名骑士在这种竞赛中
丧生,但是,这种竞赛却因此更加流行。”“工业还没有把巴黎街道上用木头和石灰建
造的小屋改变为宏伟的宫殿。伦敦城的建筑更差,那里的生活更苦。最大的领主骑马下
乡,让妻子坐在马屁股上,公主们出游也都是这样。若在雨季,就披上涂蜡的粗布披肩
。国王们过的生活不过如此。这种生活方式一直保存到17世纪中叶。”
伏尔泰白描中世纪:“当我们从罗马帝国的历史转向把罗马帝国在西部弄得四分五
裂的各个民族的历史时,我们犹如一个旅行者走出一座美丽的城市,进入荆棘丛生的不
毛之地。从伊利里亚的穷乡僻壤直至阿特拉斯山,优美的拉丁语被20种蛮族土语所取代
。治理东半球一半土地的那些明智的法律荡然无存,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些风俗习惯。各
行省的竞技场、圆形剧场换成了茅屋。从卡皮托利山脚到托罗斯山的美丽而坚实的大道
上,到处是一洼洼死水。人的精神也起了同样的变化。图尔的格雷戈里、圣高尔修道院
的僧侣弗莱德盖尔成为我们的波里比阿和我们的提特斯·李维。人们失去了理性,沉迷
于最卑怯、最荒唐的迷信行为。这些迷信行为愈演愈烈,以至于僧侣成为领主与王公。
他们蓄养奴隶,这些奴隶甚至不敢有任何怨言。整个欧洲直至16世纪以前,一直处于这
种腐化堕落状态中,只是经历了可怕的动乱,才得到解脱。”
借用基佐的一段话:“先生们,我想介绍给你们看的,就是这种不断变化的情况;
史学家不会谈到它;不变的废话把它隐藏起来;它是一种内部的作品,一种极为秘密的
景观,人们只有透过好多重围墙,并防止了由于形式的相似和名称的相似而造成的幻觉
之后,才能看到这种景观”。
9、说说欧洲人的“奴性”
奴性学说之基因
今天无论多么了不得的民族,她的始祖一定是文盲,而且一定是靠刀耕火种、茹毛
饮血过日子。经过成千上万年野蛮之后,发明文字、创造工具、穿上衣服、步入文明--
--人类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每说“民主”、“人权”、“科学”,有人便将之与西方的文化和历史联系起来,
似乎欧洲从来就是民主、科学的社会。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我们知道,西方哲学主要来源于古希腊文化和基督教教义。
古希腊头号圣贤苏格拉底说:“我要对公民们说:你们彼此虽是兄弟,但是神还是
用不同的东西把你们造出来的。你们之中有些人具有统治的能力而适于统治人,在创造
这些人的时候神用了金子,因此这些人也就是最珍贵的。另一些人是神用银子作成的,
这些人就成为统治者的辅助者。再有一些人是农夫和手艺人,这些人是神用铜和铁做成
的。……统治者应当把这个神谶引以为戒,即:一旦铜铁做成的人掌握了政权,国家便
要倾覆。”在他看来,每个人出生前,就已经确定好属于哪一个等级。苏格拉底还说,
金子做的人会生出金子做的儿子,银子和铜铁做的人会生相应的儿子。至于他经常提到
的奴隶,自然是等外品,只不知他认为奴隶是用什么做的。
第二号圣贤柏拉图认为,国家是个人的放大,个人是国家的缩小,他据此勾划出了
自己的“理想国”。柏拉图也是一个以精神力量----智慧、勇敢、节制和正义这“四德
”治天下的倡导者。他这种以“文化治国”的理念,与中国儒家“以德治国”思想颇为
一致。所不同的是,孔子强调的是仁政,希望官员们以琴声感化百姓,少用、尽量不用
刑法;而柏拉图却是更注重暴力,对不认同他的文化的予以严厉打击,对死硬分子予以
人身消灭。柏拉图的理想国是以神的名义设计并实施管理的,“我们制定有关不敬神的
法律如下:如果一个人在语言上或行动上犯了不敬神的罪,任何人见到了就应该起来维
护法律向地方官报告。地方官接到报告之后,就应该立刻依法把这个人送到法庭。如果
地方官接到报告之后拒绝这样做,一经有人揭发,他就要以不敬神的罪名受到审判。国
家里面要设三个监狱:第一个是在市场附近的普通监狱;第二个是在午夜法庭附近,将
称为‘感化所’;第三个要设在国土中心的某个荒野山区,要用某种果报惩罚的名字来
称呼。当他们监禁期满后,如果其中有人思想健全,就让它恢复正常生活;但是如其不
改,再度被定罪,就应该把他处死”。
第三号圣贤亚里士多德似乎更接近儒家学说,他主张以“善”治国,但是他还是严
格遵守老师和师祖的等级制学说,认为“有些人生来就注定应该服从别人,另有些人生
来就注定应该统治别人。”将人类划分为主人和奴隶是天经地义的,是上天安排、非人
力所能更改的。
有欧洲学者以为:基督教教义是古希腊文化的最高成就、最后成就。《圣经》罗马
书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
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凡人所当得的,
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
恭敬他。”《圣经》之中,诸如此类的话还有很多。谁比你官大,你就必须听谁的话;
他叫你交税就给他钱,他要你纳粮就给他粮食,因为上帝授予他指挥控制你的权利,不
听他的话就是不听上帝的话,“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圣贤们这么说,《圣经》也这么说,谁敢不从!
奴性学说的治国实践
也许希腊人善于活学活用圣贤们的教诲,在促进罗马走向独裁的道路上,最成功地
展示了他们的聪明才干。爱德华·吉本写道:“让人把皇帝神化是他们的行为中唯一脱
离惯常的谦虚谨慎的态度的一个例证。这种下流的、亵渎神灵的献媚方式的创始者是亚
洲的希腊人,而第一批被神化的对象则是亚历山大的继承人。这种做法是很容易从帝王
转移到亚洲的总督们身上的,罗马的行政官便常被通过一连串的建坛、建庙、举行庆典
、供奉牺牲的闹剧而被封为地方神灵。”于是, “任何一个生前死后不曾被视为暴君
的帝王死去以后,元老院一定严肃宣告他已跻身神灵之列,这早已成为一种习惯了;被
尊为神的仪式总是和葬礼同时进行。”
对于罗马皇帝,“由于罗马人天生的奴性,一些行政官、元老和一些骑士都自愿对
他宣誓效忠,一直到这种原不过是一种个人讨好的行为,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变成了一
年一度的宣誓效忠的严肃仪式。”这,也就是欧洲人动不动就搞宣誓的来源。
感觉最过瘾的,莫过于罗马帝国皇帝的尊贵体验。“人们出于虔诚加之于最高神灵
的最崇高的称号和最恭顺的姿态,一直被为了谄媚或出于恐惧应用于和我们自己秉性相
同的生物。俯伏在地亲吻皇帝的脚的表示尊敬的方式,是戴克里先从波斯的奴役制度中
借来的;但它却一直延续下来,并愈演愈烈,一直延续到希腊王国的最后一代。除了星
期天出于宗教上的考虑暂不使用外,其他日子凡是朝见皇帝的人,不管你是已授予王冕
或紫袍的亲王,是出使代表他们的独立的君主的使臣,是亚洲、埃及或西班牙的哈里发
、是法兰西和意大利的国王,还是古罗马的拉丁皇帝,都必须行这侮辱性的礼节。”有
些人经常拿中国臣子给皇帝下跪说事,拿大清皇帝要求英国使臣下跪说事,殊不知,不
久前,英国使臣、法国使臣到了君士坦丁堡,必须趴在地上,亲口舔一舔希腊皇帝的脚
丫子。
东罗马的希腊皇帝偶尔出行一趟----一般是去教堂,“每逢有这种活动前夕,便有
传令官向全城宣告君王的这恩惠的或虔诚的意图。然后有人打扫、清洗街道;在路上铺
上鲜花;在阳台和窗口都陈列着最名贵的家具、金银器皿和丝绸帷幔;并且严令禁止有
人吵闹喧哗。队伍最前面部分是带领他们部队的军官:在他们后面是一长串的政府的行
政官员:皇帝四周由他的太监和奴仆护围着,到了教堂门口,他会受到主教和教士们的
庄重地迎接。……从观众中、宴会上和教堂里也同时发出同样的欢呼声;为了表示皇帝
的权力无边,这欢呼还由或真或假充作某些特定民族的雇来的民众,分别用拉丁、哥特
、波斯、法兰西,甚至英吉利语重复叫出。”谁敢说希腊王国的大臣们的拍马技巧不是
空前绝后?
至于西欧,从前打家劫舍的日耳曼士兵,在从他的老大那里获得封地时,马仔们必
须作如下宣誓:
“1、敬畏上帝、崇敬上帝、并虔诚地为上帝服务,全力为信仰而战,宁愿死一千
次也不愿放弃基督教徒身份;2、忠实地为他们至高无上的君主服务,并英勇地为他和
他们的国家而战斗;……”
占尽便宜的贵族们对国王的忠诚之心溢于言表,还创作出“民歌”道:作为马仔,
“他应真诚地全心全意地爱自己的封建领主,并首先保卫自己的封建领主;它必须是一
个开明的真正爱正义的人;他必须和正直的人做伴,倾听他们的话并从中获益;他必须
学习应用展示的本领,使自己仿照亚历山大国王的榜样,成就伟大事业;骑士都必须根
据这条规则来律己。”
国王们也不会傻到相信宣誓的口头表态,下属到底忠不忠,关键是看上级能否控制
住他的行动。老大们要求小封建主除了定期向主子交钱交物、亲自带兵为主子看家护院
,还要将他们的年幼的儿子送到主子那里“接受教育”、“伺候主人”,实际上就是当
人质,以表忠贞不二、绝不反叛之心。
在欧洲,身上没有王室的血液,想当上国王,比做梦还要假。17世纪中叶,英国贵
族们犯上作乱,发动了 “资产阶级革命”的运动。议会原本指望吓唬一下查理,希望
他知难而退后,双方议和也就罢了。岂料开战以后,仗打得个没完没了。查理被活捉后
,也不肯做起码的妥协,搞得议员们下不来台,加之克伦威尔等人又动了邪心思,只好
决定处死这昏君。国王一死,克伦威尔便不知天高地厚地坐上了龙椅。尽管克伦威尔让
英国迅速成为欧洲强国,但是,克伦威尔死后,英国贵族们死活不肯相信他的儿子属于
龙种,于是将他的儿子赶下台,迎请与昏君有血缘关系的查理二世回来当国王。克伦威
尔的尸体也被从棺材中拖出枭首示众。尽管查理二世混蛋,他的继承者詹姆士二世更混
蛋,还是无人敢取而代之。最后还是詹姆士二世的女儿玛丽、女婿威廉回国,借机发动
政变夺取王位。
翻开中世纪历史,英国国王原本是法国人,西班牙国王原本是奥地利人,本国国王
不会说本国语言,为了谁当甲国国王,乙、丙两国军队打得稀里哗啦,这样的例子不胜
枚举。原因何在?因为这些国家的王室相互通婚,全是亲戚关系,当某国国君无后,惟
有按照血缘关系的远近,从别的国家找人来当国王。如果有几个国家认为自家的王子有
资格坐上这把龙椅,便只好用战争来解决问题了。最有趣的是,尽管英国国王不会说英
语,西班牙国王听不懂西班牙话,但是,王公大臣和平头百姓,没一人想到要推翻他。
爱吃“人血馒头”的农奴
在古希腊圣贤和神父们的谆谆教导下,中世纪以后的西欧百姓,无不遵纪守法。西
欧人民普遍认为:完全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农奴儿混蛋,国王的后人才能当国王--
--哪怕他是外国人,贵族的后人永远是贵族,农奴的儿子只能是农奴。
有什么样的观念,就会有什么样的行动。从罗马帝国到1789年的法国革命,1800年
的时间里,欧洲人民就没有起来造过反,更没有一个国家和王朝是人民群众推翻的。整
个中世纪,尽管欧洲大陆战争不断,天灾连连,但是,欧洲的老百姓直到全家、全村饿
死,也想不到搞一次起义。其间几次有点动静的闹事,还是为了宗教教义之争惹出来的
,绝无犯上作乱的意思。
都说封建时代的欧洲农奴受尽压迫与剥削,但是,当面对“革命”的时候,欧洲百
姓迸发出的对国王的忠诚度,让人惊叹不已。
法国学者基佐在《一六四〇年英国革命史》中详细记载了这样一段历史:议会抓住
国王查理后,为了显示“公正”,议会便公审国王。议员们怎么也没想到,审判时,广
大伦敦市民竟然站在昏庸无耻的国王一边,齐声呼吁“要秉公审判”、“上帝拯救国王
陛下”,议会命令军队弹压也无济于事。几次公开审判,都是如此。议会索性直接宣判
,结果数十名审判员中,没几个肯在判决书上签字。还是克伦威尔威逼利诱,生拉硬拽
,“最后得了五十九人的签名,也许是由于内心态震动了,不然就是有意如此,胡乱涂
鸦,几乎辨认不出来。”议会强行砍下查理的头后,“群众浩叹了一声,声音深而且长
,有许多人向斩首的砧板跑来,用手巾蘸国王的血……”真正的人血馒头在英国,而不
是中国。
同样,法国大革命期间,誓死保卫国王的,恰恰是受国王压榨最深最苦、占全国人
口绝大多数的法国农民。法国大作家雨果的《九三年》精彩讲述了这样的历史:整个旺
代地区全民皆兵,与“共和军”展开殊死搏杀。“为了保卫这尊大炮,六百个农民曾经
毫不畏缩地在大炮周围倒下了”,“军火缺乏的时候,他们数着念珠念经,冲到共和军
的炮队里,去抢他们弹药箱里的火药”;抓到共和军俘虏,他们毫不手软,或活埋或锯
掉双手。
西欧的等级意识是如此之强,对血统是如此之留恋,以至于发展出来了一门学科--
--人类学。直到今天,不少欧美人士还在为获得国王敕封“爵士”而奋斗不已。
中国不一样,自古以来,谁造反成功,谁就当皇帝。朱元璋是要饭的和尚出身,刘
邦原来是乡镇派出所长,他们打下天下后便坐天下,没有人认为不合适。文盲李逵一直
认为,皇帝的龙椅,他的宋江哥哥也是可以坐的。翻开中国历史,秦、汉、唐、元、明
、清,无不是百姓武装起义摧毁的;唯有宋朝亡于外部力量。
国人总在谈“奴性”,比起奴性十足的欧洲人,中国人差远了。
中国的精英缺什么?
精英,是当今“普世价值”人士的代名词,在很多时候,也是一个贬义词。
精英为什么不受大众欢迎?窃以为,他们缺少以下几样东西:
一是缺乏起码爱国心。任何一个中国人,你可以持不同政见,但不得出卖国家利益
。每当中国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之间发生矛盾时,精英们总是站在他国的立场上。比如,
当年中美撞机事件、大使馆被炸事件,他们也主动跳出来,为美国讲话,数落中国的不
是。这多少有点汪精卫的味道。汪精卫投靠倭寇,主要理由之一就是为了反对蒋介石独
裁。
二是缺乏起码的民主意识。真正热爱民主的人,即便是面对愚民,也要给予十分的
尊重,尊重大家的人格与智商,尊重大家的民主权利。精英们不是这样的,只要民众的
意见稍与他们不和,他们便爆以粗口。比如,最近的利比亚被攻击、拉登被杀,有不少
网友站在美国的对立面,精英们便以人间最为污秽的语言,大肆谩骂侮辱。连言论自由
都不肯给别人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专制分子,倘若他们掌权,比希特勒还可怕。
第三,是缺乏起码的人间温情。真正重视人权的人,即便是对弱智乞丐,也会关爱
有加。精英们也是相反的,他们对中国的弱势群体,对中国的老少边穷地区,整个地视
若无物。当初的汶川地震、云南旱灾等,他们中有的人不仅不肯施以任何援手,反而大
肆攻击政府组织的任何救援行动,甚至污蔑电视台的现场直播为“煽情”。无疑,这些
人,才是最为践踏人权的,倘若他们掌权,屁民还有活路!
第四,是缺乏起码的诚信。诚信是做人的根本,但精英们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一点,
他们满口谎言,甚至睁着眼睛说瞎话。为了证明西方好,即便是西方人屠杀印第安人、
向中国武力推销鸦片,他们也要说成是值得尊敬的行为;为了证明中国不好,他们一再
声称中国的汉唐盛世,也远比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更黑暗,更不要说今天中国的一切了。
在他们的嘴里和笔下,他们的祖先,不是猪狗,就是弱智。这样的人,我们还能指望他
们什么呢!
“普世价值”喊得山响,做出来的,恰恰是卖国并且践踏民主自由博爱精神的动作
,能招人喜欢吗?
人人都热爱民主自由博爱,但是,大家更热爱忠实地践行民主自由博爱精神的人。
10、欧洲的家族制度---族权
德谟克利特很伤心
五四时期的 “旗手”们,对中国家族制度深恶痛绝,认定儒家学说为祸首。被誉
为“只手打倒孔家店的老英雄”吴虞在《家族制度为专制主义之根据论》中表示:儒家
的忠孝学说导致家族制度形成;家族制度催生专制政治;专制政治致使全社会“偏重尊
贵长上,压抑卑贱,”“共和之国民,而不学无术,不求知识于世界,而甘为孔氏奴隶
之孝子顺孙”。为了与家族划清界限,他辱骂自己的父亲是“老贼”,亲手痛揍自己的
父亲,与父母分割家产,而且宁可将自己的钱拿出来娶小老婆、逛妓院,也不给自己的
儿女用于上学。
家族制度有其严重的弊端,所以,自古就有坚决反对家族制度,有虐待长辈的忤逆
之徒。
古希腊圣贤德谟克利特说:“照我看来,生儿育女是不必要的,因为我看到有儿有
女的人,有很多而且很大的危险和麻烦,至于他的好处则是很少、很不足道而且很微弱
的。”“凡是觉得想要一个孩子的人,照我看来,还是在他的朋友的孩子中间去挑一个
的好。这样一来,他将能够有一个如他所希望的那样的孩子,因为他的选择是完全自由
的。”
德谟克利特真的不想要孩子吗?也不是。他说:“当人碰到运气好,有个好女婿时
,就使他得了一个儿子,但是如果碰到运气不好,那就外加把女儿也失掉了。”显然,
德谟克利特不仅想要儿子,而且希望嫁出去的女儿给他带一个好女婿回来。
德谟克利特说不想生孩子,一定是儿子打老子之类的事情看多了,受到了严重刺激
,才说出这样的气话、伤心话。
中国的四世同堂
什么是家族?一个男人成家后,生了五个儿子,这五个儿子又各生了五个儿子,这
二十五个孙子也先后成家有孩子了。后来,这位男人和他的夫人去世了,他们的长子便
理所当然地担当起领袖的角色来。这个有血缘关系凝结成的社会团体,便是家族。
家族的存在,来源于亲情。共同的血缘关系,使人们尊老爱幼、长幼有序、相互扶
持,实乃最大的人性。
我国古代家族制度确实很发达。汉光武帝在地方豪强家族势力的鼎力支持下,恢复
了刘家的天下,随即造就了功臣之后邓、窦等外戚世族轮流掌权,多个家族掌控朝野的
局面。六朝更是退化为“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士族社会,以致隋唐时期,豪门
大族的势力仍然极其强大。唐人柳芳列举道:“过江则为侨姓(注:在西晋灭亡时,跟
随晋室逃奔江南定居的世家大族,被认为是侨居者),王(琅邪王氏)、谢(陈郡谢氏
)、袁(汝南袁氏)、萧(兰陵萧氏)为大;东南则为吴姓(注:主要指今江浙地区的
本地人,这里古属吴国),朱、张、顾、陆为大;山东则为郡姓,王(太原王氏)、崔
(清河崔氏和博陵崔氏)、卢(范阳卢氏)、李(赵郡李氏)、郑(荥阳郑氏)为大;
关中亦号郡姓,韦(京兆韦氏)、裴(河东裴氏)、柳(河东柳氏)、薛(河东薛氏)
、杨(弘农杨氏)、杜(京兆杜氏)首之。”唐太宗命大臣编写《大唐氏族志》,顺带
将天下家族排个座次,没想到,在初稿中,任朝廷黄门侍郎的山东崔幹竟然位居第一等
。在唐太宗明确“深表遗憾”并提出“严正抗议”之后,皇族才被列居第一等,外戚也
跃居第二等,崔幹列第三。家族势力之强,由此可见一斑。武则天嫁女儿前,以为女儿
未来的两个妯娌不是出身名门,准备下令亲家休掉这两个儿媳,得知其中一人娘家还是
“国亲”后才作罢。
直到唐末,家族势力才全面退出中国政治舞台。但是,人类天然的亲情是无法割舍
的,忠于家族回报家族依然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的自然举动。据《资治通鉴》,“寿张
人张公艺九世同居,齐、隋、唐皆旌表其门。”范仲淹幼年多受家族成员欺负,但是,
他成年后,无时不思念着苏州的家族。他省吃俭用捐献巨资,为家族购置田产兴办义庄
,专门资助家族贫困成员。他在《告诸子书》中说:“吾吴中宗族甚众,于吾固有亲疏
,然吾祖宗视之,则均是子孙,固无亲疏也。苟祖宗之意无亲疏,则饥寒者吾安得不恤
也?自祖宗来,积德百余年,而始发于吾,得至大官。吾独享富贵而不恤宗族,异日何
以见祖宗于地下,今何颜入家庙乎?”颇有影响的江西义门陈,陈姓子孙300余年同吃
同住同耕耘家族田产,自办学校教育家族少年,家族包办婚丧嫁娶,鼎盛时期家族成员
多达四五千人。
直到今天,在中国广大的农村,一个村子甚至附近几个村子同属一个家族,这样的
现象极为普遍。所不同的是,解放前的四世同堂、五世同堂,也就是一大家子几代人共
居,共同劳动创造财富,共同生活分享财富,如今为一个个三口之家所取代。
欧洲的兄弟会
欧洲也不例外,因为欧洲人也是人。
古希腊的一个个城邦,实际上就是一个个的家族或者几个家族的联盟。古罗马,就
是起家于血缘关系上的部落联盟。帝国前的古罗马,始终是若干个大家族组成的元老院
手中的工具;罗马帝国,更是皇帝和他信任的几个家族的私有财产。
到了中世纪,据法国大学者马克·布洛赫《封建社会》:“在整个封建欧洲,当时
存在着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群体。在法国,当人们谈到亲属成员时,通常直接称之为
amis(朋友);在德国则称之为Freunde(朋友)。一份写自11世纪法兰西岛的法律文
献这样列数家族成员:‘他们的朋友们,即他们的母亲、兄弟们、姐妹们以及以血缘和
婚姻维系的亲属’。”
中世纪是贵族的天下。所谓贵族,首先是显贵的家族。也就是说,贵族是家族制度
的产物。中世纪,大小领主的后人共同继承、共同使用公共遗产,共同居住在祖传的城
堡里。马克·布洛赫说:“大贵族本身并非总是这些群体性活动的局外人。博骚家族几
代人均控制着普罗旺斯地区的各个伯爵领,虽然这个家族的每一分支都有自己的势力范
围,但都认为整个采邑的统治权是统一不可分的,并且所有人都采用同一普罗旺斯‘伯
爵’或‘诸侯’的称号。”大贵族如此,小贵族也一样。“许多小领主,特别是法国中
部和托斯坎尼地区的小领主,像农民一样共同继承、共同使用公共遗产,共同居住在祖
传的城堡里,至少共同保卫其城堡。这些人是‘衣衫褴褛的共同继承人’。”
身为弱势群体的平民百姓,更是重视血缘关系了。马克·布洛赫说:“在整个乡村
,到处都是为数众多的 ‘兄弟会’。这些‘兄弟会’由若干个有亲属关系的家庭组成
,他们共用一个炉灶、同桌进餐,耕种同一块共有地。”
由于个人命运与家族的发展捆绑在一起,不可避免的,家族会干预个人和每个小家
庭的生活。为了保持家族的地位,长辈会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干预孩子的婚姻,会
为了家庭利益干预孩子的个人兴趣和发展愿望;为了维护家族的财产,家族会干预其成
员的财产继承。
家族制度的是与非
欧洲的家族制度及其危害性,一点也不比中国差。
和中国人一样,欧洲人的婚姻大事,也是由家族长辈决定。古希腊人的婚姻,也是
通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完成的,他们的从达成婚约到迎娶新娘的程序、礼仪,还与中国
传统婚俗颇为相似。马克·布洛赫说:“在一个个人十分渺小,难以主宰自己命运的社
会里,婚姻(我们知道,婚姻与众多形形色色的利益联系在一起)远远不被视为个人选
择的行为。是否缔结婚姻首先是由父亲决定的事情。……亲属们可以干预这类事情,有
时候是与父亲联合加以干预,尤其是他父亲不在世时,就更是如此。” 所以,中国有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欧洲有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悲剧。
家族财产虽然为某一家庭直接占有,但是家族成员认为它属于家族利益,所以个人
财产所有权,往往最终为家族所掌握。某人想将属于自己的财产卖掉,必须首先卖给家
族成员。否则,即便是已经卖给家族之外的人,在规定的范围按照约定的顺序,家族成
员在偿还已付价钱之后,仍然可以取代买主的地位----这就是曾盛行于欧洲的家族成员
享受赎回权的制度。马克·布洛赫说:“即使在个人财产明显居于主导地位的时候,也
不意味着个人对财物的所有权能够完全摆脱家族的羁绊。……起初规定,每一份土地以
可以接受的价格转让之前,应首先售给亲属----前提是土地已通过继承关系获得。这是
一个重要且保留下来的限制条件。最后,大约从13世纪初开始,家族对土地买卖的控制
简化为对亲属权力的简单承认:一旦土地出售,在规定的范围按照约定的顺序,亲属在
偿还已付地价的基础上,可以取代买主的地位。中世纪社会有家族成员享受赎回权的制
度,这种制度的普遍性,其他制度几乎无出其右。英国是唯一的例外。但即使在英国,
某些城市习惯法中,也有这种制度。这种赎回权制度盛行于从瑞典到意大利的各个地区
,任何一种习惯制度都不会更为根深蒂固;在法国,只有大革命才将它废除。”
中世纪欧洲,是一个彻底的世袭社会。一个伯爵有五个儿子,谁来继承这爵位?谁
都想继承,五兄弟之间的矛盾势不可免,兵戎相见也不为怪。莎士比亚的《王子复仇记
》就是一个争夺继承权的故事。为了继承权,欧洲大地一度硝烟四起,欧洲人称之为“
私战”。后来,欧洲人统一规定:只有长子能够继承老爸的位置,这就是所谓“长子继
承制”。长子继承制,并非欧洲的特产,中国的周朝也立下了这么一个规矩。随着社会
的发展和人们认识的提高,中国官方又出现了“立贤不立长”新思路,谁德才兼备谁当
继承人。在中国民间,长子始终是接任家长的第一顺序继承人。
家族间复仇,是严重困扰中世纪西欧的“私战”的另一主要因素。大家关心、看重
家族利益,当家族利益受到外力伤害时,全体家族成员必然鼎力维护。每个家族都有一
个族长,全体成员听从他一个人的指挥。只要家族成员受到外人的伤害,在族长的带领
之下,家族全体成员将拿起武器来,惩罚杀害或者虐待其家族成员的行为。《法国文明
史》说:“一种十分有害的战争习俗在法兰西王国内流行;如果某个人杀了另一个人或
使他残废,或受重伤,则受到伤害的人,或者他的朋友们(假如他死了),可以对冒犯
者的亲属进行报复,虽然他们住在很远的地方,并且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于是他们白天
黑夜地寻找他们,一找到其中的一个,便立刻杀死他,或使他残废,或打伤他,无需警
告他或使他防备,虽然他毫不知道他族中的那个人犯的是什么罪。”11世纪,勃艮第两
个贵族家族在葡萄收获季节的发生了纠纷,双方的械斗搏杀持续了30年,其中一方就有
11人死于非命。
这种家族之间的复仇行为,为西欧不少地区的法律所认可。在卡斯蒂尔的塞普尔维
达,地方法律规定,复仇者只要与原来的受害人拥有同一个太祖父,就可以向杀害亲属
的凶手复仇而不认为犯罪。这样的法律,今人看来会感到很奇怪,其实,在中国历史上
,这样的判例也不少。据《资治通鉴》,唐玄宗时期有一个著名的案子:杨汪冤杀张审
素,若干年后,张审素的两个儿子杀死了杨汪,正当他们追杀杨汪的同谋时,被官府抓
获。对于此案,朝廷产生完全对立的两派,张九龄认为为父报仇理当从宽;裴耀卿和李
林甫认为依法应处死。还是唐玄宗出来给张九龄做工作道:“孝子之情,义不顾死;然
杀人而赦之,此途不可启也”,最终依法处死了这两个孩子。
d*****r
发帖数: 1635
44
re.Good point

方人做朋友?中国人发明指南针、造纸、冶铁、炼钢、标准化器件、火药、京剧、音乐
、书法、印刷、教育、兵法、中医、武术、文官制度、中央集权、机器人、机械、行会
、纸币、运河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问西方人的creativity在哪里?
来复线、内燃机、流水线、铁路、电力、飞机、火箭、核能、计算机、塑料、聚合物、
超导、光纤、激光、波分复用了么?
500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6、独裁与野蛮的古罗马(上)
: 除了野蛮啥都缺
: 国内专家们不断夸耀古罗马科技、文化如何了得,然而,严肃的西方学者不仅不领
: 情,而且还爱抽这些中国专家的嘴巴。
: 丹皮尔教授指出:“罗马人似乎只是为了完成医学、农业、建筑或工程方面的实际
: 工作,才对科学关心。他们只用知识之流,而不培其源----为学术而学术的源泉,结果
: ,不到几代,源与流就一起枯竭了。除了3世纪后半叶亚历山大里亚的第奥放达斯是希
: 腊最伟大的代数学著作家以外,没有一个第一流的人物。在罗马帝国头300年间,罗马
: 法的伟大成就登峰造极,但是,罗马政权还没有衰微,科学就显然已经和哲学思想的其
: 他部门一起差不多停滞不前了。知识没有进步,人们唯一的工作只是写些注释和撮要,

w*********g
发帖数: 30882
45
11、可悲可怜的古代欧洲妇女
五四以来,不少精英人物痛感中国妇女地位低下,在不断呼吁提高妇女地位的同时
,将中国妇女受虐待归因于中国传统文化,矛头直指儒家学说,并持续地进行深揭猛批。
殊不知,欧洲无数的文字记载证明,自古以来,欧洲妇女的地位一点儿也不比中国
女人高,可以说处境更糟糕。
欧洲圣贤谈女权
圣贤苏格拉底是这样教导雅典女人的:“一个女人的美德,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也
可以很容易地描述出来:她的责任是在管理她的家务,和看管屋里的东西,以及服从她
的丈夫”。
柏拉图认为,女人的智商和小孩、奴隶差不多,除了有各种欲望、痛苦和快乐,啥
也不知道。
德谟克利特说:“接受一个女人的命令,对一个男人来说是最大的侮辱”。德谟克
利特还谆谆告诫道:“女人不应该动口舌,因为这是很危险的,”“少说话对于女人是
一种装饰,而装饰简朴,在她也是一种美”。
欧洲文化的另一主要源头《圣经》之中,也有不少类似的言论。《马太福音》说
:“人若休妻,就当给她休书。只是我告诉你们,凡休妻的,若不是为淫乱的缘故,就
是叫她作淫妇了。人若娶这被休的妇人,也是犯奸淫了。”男人写封休书,便可休掉妻
子;被男人休掉了的女人,连再嫁人的机会也没有了。在欧洲,《圣经》是最高法律,
而教会是最高裁判所。
中国圣贤们,孔子孟子老子庄子等等,从来没有像苏格拉底、柏拉图那样蔑视妇
女;佛教、道教,也没有像基督教那样歧视妇女。
尽管如此,至今,欧美人也没有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古希腊圣贤和《圣经》。
道理很简单:只有善待古人,才能善待今人,并示范于后人。
欧洲法制下女权
在雅典,女人没有公民权,自然失去了财产继承权。雅典法律规定,没有兄弟的女
人,可继承自己父亲的财产,但是,她不能直接继承,必须通过她的丈夫转赠给她的儿
子。所以,对于雅典女人,生儿子是天大的事情。怀孕、生儿子固然有利于继承财产,
但也给女人套上另一枷锁,雅典规定:男人去世后流产遗腹子是犯罪;有孩子的寡妇必
须留在夫家抚养孩子。
罗马法规定:“让每个都知道,如果一个妇女过了法定时间之后,结第二次婚,而
在第一次婚姻中已有孩子,则她在活着的时候,可以对她在结婚时得到的财物保有用益
权,但全部财产应由他们的孩子继承,因为最神圣的法律已给这些孩子们保留了在其父
母死后继承全部财产的权利。”老公的财产不属于老婆,老公死后,老婆只配担当一个
看家人的角色。
进入中世纪后,蛮族国王们在依葫芦画瓢的基础上,创造出一些更直接的东西来。
勃艮第法律写道:“如果一个勃艮第妇女在她丈夫死后,再结第二次婚或第三次婚,如
果他每次结婚都生有儿子,则她生活着的时候,可以根据用益权占有婚姻的赠与;但他
死后,他的每个儿子都可以继承他的父亲给与他的母亲的财产;因此这位妇女无权把她
作为婚姻的赠与得到的任何财物给与、出卖或转让给他人。”
萨利克法律写道:“萨利克的土地不得落入妇女之手;继承权只可以移交给男子。”
1128年,法王胖子路易颁发给拉昂自治市特许状----拉昂自治市“基本法”说:“
如果此地的任何人在他女儿或孙女或亲属出嫁时,给了她土地或金钱的,如果她死时没
有后嗣,则应将她身后留下的别人给予她的土地或金钱归还给予的人或其后嗣。同样,
如果一个丈夫死时没有后嗣,则应让他的一切财产,除了它给予他妻子的妆奁以外,都
回到他亲属的手里;他妻子生时可以保持这笔妆奁,但她死后,这笔妆奁应回到他丈夫
的亲属手里。”
欧洲法律规定:女人与财产无缘。
贞操文化与初夜权
在雅典,男人只要与女人分居,便算作离婚;男人将女人赶出家门,便算作解除婚
约。为了确保女人的贞洁,女人们被隔离在一个外人基本看不到的地方,很少有外出的
时候,即便偶尔外出,也必须有女奴陪同。男人一旦发现妻子有不轨行为,可以随意处
置她,包括杀死或者致残。
日耳曼人有对偷情妇女严惩不贷的传统。据《日尔曼尼亚志》记载:“这个地区人
口虽然稠密,但通奸是难以听到的,一旦被发觉,立刻就会受到丈夫的惩罚。她铰掉他
妻子的头发,并把她的亲属集合起来,然后剥掉她的衣服把她逐出家门,穿行整个村子
,当着她的父母一边追她一边用鞭子抽打她。”进入中世纪后,西欧妇女的境况更为可
悲。男人们离家远行时,为了确保妻子独处时不红杏出墙,发明了将女人阴部套上铜铁
锁链的 “贞节带”。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贞节带还是畅销产品。据说,直到19世纪
上半叶,这玩意儿还在市面上流行。
欧洲社会绝不宽恕“有污点”的妇女,即便她是贵妇人。中世纪晚期的人描述这个
时代上流社会道:“这个时候,天下太平,常有盛大的宴会和马上比武,贵妇人和少女
们的各种保护者都集合在他们知道的宴会的地方,这种宴会是普通而常有的,当时的优
秀骑士都穿戴得十分体面地前来参加。但是如果偶然有一个名声不好或有污点的贵妇和
少女坐在一个好名声的贵妇和少女旁边,那不管她作为贵妇的地位有多高,她的丈夫多
么富有、多么高贵,有时那些本身品德良好的骑士,会毫不羞耻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
她们面前,让有好名声的妇女坐在有污点的妇女面前,并当众对她们说:‘夫人,对这
位夫人和姑娘坐在您的前面请勿生气;因为虽然她也许不像您那样高贵或富有,但她是
没有污点的,毋宁说是属于品德优良的行列;而人们并没有批评你这一点,对此,我是
很生气的;但总应该得到尊敬的人表示敬意,这是没有什么惊异的。’优秀的骑士这样
说了,就请那些有好名声的妇女坐在第一排,为此,她们在心里感谢上帝,因为她们被
认为纯洁,并由此而受到尊敬,而被邀请到第一排就座,其他的人则承认自己的错误,
耷拉着脸感到羞愧。通过这件事,一切贵妇都有了好的榜样。”
看起来,欧洲社会很重视女人的贞洁。其实,在过去的欧洲,广大的小家碧玉们,
很难将自己的第一夜交给自己的另一半。伏尔泰告诉我们:“领主们发明了一种特权,
名为初夜权,或称破瓜权、先占权,即与庶民的新娘睡第一夜的权利。一些主教、修道
院长也以大贵族的身份享有这种权利。甚至到上个世纪(生民无疆注:指17世纪),某
些领主放弃这个权利时,还要他们的臣民出钱。这种奇怪的权利遍及苏格兰、伦巴第、
德国以及法国各省。”
婚姻由长辈决定,出嫁后绝对服从丈夫,未经允许不迈出家门一步,这就是欧美妇
女婚后便辞职当家庭主妇的来历。
女权在中国
从《诗经》到唐诗宋词,爱情诗无数,多以女性的身份创作。这足以证明,中国古
代妇女地位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女子再嫁,直到宋朝,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宋朝法
律规定:夫亡百日(起初为六年)之后,便可改嫁。宋太祖、宋英宗都曾亲自劝大臣之
妻改嫁;宋真宗皇后刘氏、宋仁宗皇后曹氏,都是改嫁而来。著名词人李清照原为相府
儿媳,夫死之后便改嫁他人。直到明朝,再嫁才开始受到非议,但也就是不够光彩罢了。
在中国,妇女受教育,从来是不成问题的。自汉朝以来,有作品传世的才女,汉朝
如班昭,三国如蔡文姬,唐朝如上官婉儿,宋朝如李清照。《全宋词》作者中,女性多
达107人。岳母刺字、苏洵之妻管家、薛氏教子等证明,宋朝妇女识字率显然不低。宋
朝还一度开设女子科举。翻遍18世纪以前的欧洲历史,也找不出这样才女辈出的场面。
毋庸讳言,在古代中国,妇女地位低于男子,但也不是某些人说的那么不堪。即使在明
清文人的笔下,《杨家府演义》之“杨门女将”,《说岳全传》之“岳母刺字”,无不
是深明大义、文武兼备。
鸦片战争前的1793年,英国马戛尔访华使团随员爱尼斯·安德逊撰写的《英使访华
录》说:“认为中国妇女被关在屋子里不许与外人相见的见解,是无甚根据的。(在北
京城内)会集观看英国使团马车队的大量人群中至少有四分之一是妇女,这比例数字大
大超过在我们自己国内所遇到的观看新奇事物而聚集起来的人群中的妇女的数目……当
车子开始移动时,我轻轻地和这些殷勤的妇女们握手,她们报我以甚为文雅的亲热。从
在场的男子们中间也看不出他们对我的举动有什么不满意之处……因此,在这城市里,
女子,显然地,并未被剥夺她们所应享有的这部分自由”。显然,此时的中国男人并不
“封建”,而中国女人比英国女人更“自由”。
男权问题
在古希腊,雅典的妓院、妓女多不胜数,海港皮拉埃乌斯就是著名的红灯区。著名
的政治家伯里克利便是泡妓女的高手。和宋徽宗的李师师一样,雅典名妓阿斯帕西娅,
因为被伯里克利泡上了,也获得了流芳千古的荣耀。
罗马皇帝多淫乱不堪。埃拉伽巴卢斯到处找美媚,连神庙里的女尼也不放过,性交
姿势和春药研究成了他唯一支持的科研工作。罗马皇帝还将心比心地制定法律:被派担
任某省总督之类的官员,如果尚未结婚,政府将为他配备一名专门的姘妇,就跟配备骡
马车仗一样。中国也常有皇帝赏赐大臣美女,不过没有法制化。
一夫多妻,是古代社会最普遍的现象。伏尔泰说:在中世纪欧洲,“法兰克的几个
国王,贡特朗、卡里贝尔、希吉贝尔、希尔佩里克、达戈贝尔都同时有好几个妻子”。
勃艮第公爵好人腓力普有3个正式妻子和24个外室,15个私生子,甚至专门为一个他宠
信的外室组建了所谓的金羊毛骑士团。至于为了争风吃醋而打打杀杀的故事,那就没法
说了。法国学者马可·布洛赫说:“历史提供的证据更加明晰无误。我们知道,贵族的
婚姻常常是一宗平凡交易,贵族家族中私生子成群结队。”
食色性也。以高呼“打倒孔家店”而闻名的吴虞,本有妻有妾,59岁时又纳一个16
岁女孩做小妾。这足以说明,要想取缔这种丑恶的东西,是多么的不容易。
欧洲的贤妻良母
在11世纪,即中国北宋时期,西欧教士吉贝尔特·德·诺根特,是这样歌颂他母亲:
“我母亲的善良的表情,她的罕有的语言,她的始终宁静的面容,并不是生来鼓励
那些看到她的人的轻浮举止的。而在上流社会妇女中很罕见或者几乎从未见过的是,她
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持上帝赐予的纯洁,正像她被天意保留下来去谴责那些滥用上帝赐物
的妇女那样;而当一个妇女不论在她自己屋里或在自己屋外成为这种指责的对象时,她
总是避免参加进去,她一听到这种指责就感到苦恼,就好像这种指责是落在她头上的。”
“我刚诞生八个月,我父亲就活生生地逝世了。……我母亲那时虽然还很年轻而美
丽,但她决心守寡。而且她履行这个誓言是多么坚定啊!她做出的稳重的榜样是多么伟
大啊!”
“她生活在对上帝的深深的敬畏之中,并以一种平等的爱,对待她的邻居们,特别
是那些穷人。她谨慎地管理我们,管理我们和我们的财产。”
“我的母亲以无微不至的关怀抚育我成人。”
“我刚刚学会最初步的几个词,我母亲就急着让我受教育,把我托付给一位语法老
师。”
随便翻阅我国古代文学作品,就会发现,这位西欧的伟大母亲,与中国人心目中的
伟大母亲形象完全一样:恪守妇道,不事二夫,潜心持家,睦邻友好,善良仁爱,倾尽
全力抚育孩子,让孩子得到最好的教育。
将其中的上帝、贵族之类的洋名词换一换,不就是中国“贤妻良母”形象么!
十二、基督教是个啥?
1、毋庸讳言的伤疤
基督教与其他宗教一样,用老百姓的话来说,都是教人积善行德的。基督教早期组
织,便是以经济互助形式出现的。
基督教也给人类带来不少负面的东西。早期基督徒们为了传教,用基督徒的遗骨治
病之类的笑话,充斥了罗马帝国。整个中世纪,欧洲就是在基督教统治之下的政教合一
的社会,教会掌握着教育权,学校只培养教士,使得整个欧洲遍地文盲,大多数贵族乃
至国王也是大字不识一个。教会拥有收税权,什一税始终是压百姓头上的沉重负担。罗
马教廷还用种种形式敛财,成为欧洲最大的财主。教会拥有军队,与国王们大动干戈争
地盘,搞得欧洲更加支离破碎、民不聊生。欧洲人称中世纪为“黑暗”时期,教会至少
是祸首之一。
尽管《圣经》也教人积善行德,但其中糟粕多多,比如歧视妇女、宣传暴力等,使
得辨别力差的信徒们排斥其他学说,敌视其他宗教,干出了令人发指的勾当。基督徒毁
灭图书馆、杀害科学家的事情是众所周知的,而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敌对,更是基督徒
主动地一再挑起来的。伊斯兰教从兴起到基督徒发动十字军东征,穆斯林对生活在阿拉
伯地区的基督徒以及他们的基督教堂,都是十分宽容的。欧洲的基督徒到耶路撒冷“朝
圣”,也是畅通无阻的。罗马教廷为达到某种目的,编造、散布大量谎言,持续不断组
织十字军东征,欧洲饿死、冻死、病死、战死者达300万之众,也给中东的穆斯林带来
深重灾难。教会在这场战争中大发横财。在基督徒举家“东征”急需路费时,教会以超
低价收购他们的土地家产;十字军抢夺的穆斯林财宝,络绎不绝地运进了罗马教廷的仓
库;骑士国更成了教皇的私产。与此同时,基督徒们攻占了西班牙、葡萄牙后,12--15
世纪,将这里的穆斯林屠杀殆尽,尽管穆斯林统治西班牙葡萄牙时,对基督徒极其友好
。长期以来,欧洲人对犹太人极尽欺压、盘剥之能事,使犹太人成为欧洲事实上的永久
贱民,犹太人被任意袭击、掠夺,各国国君多次下令没收犹太人的产业。希特勒屠杀犹
太人,就不足为怪了。
对于不听命于自己的基督徒,罗马教廷也毫不留情。12世纪末13世纪初,罗马教皇
组织十字军消灭法国南部的基督徒异端----阿尔比教派。十字军所到之处,城乡化为焦
土,百姓屠杀殆尽。为了宗教上的纯洁,法国国王也在所不惜了。法国曾经最繁荣富庶
的地方,就此变成了野兔满地跑的所在。
2、基督教仅仅是宗教
任何宗教,都应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其它宗教和文化;否定、排斥、打压其它宗教,
无疑是愚蠢、无知的行为。实事求是地讲,在这方面,少数基督徒表现得很不好。我曾
经多次与几位基督徒讨论宗教问题,因为我不赞成他们的一些观点,便有人将我当作“
反基”恶魔,说我死后必下地狱。我笑答:即便将来真的下了地狱,我也是下佛教道教
的地狱,与基督教地狱无关,上帝管不着我。某基督徒坚持只存在基督教的地狱,根本
不存在其它的地狱,并声称基督教必将传遍世间每个角落,其它宗教都是邪教,都不值
得一提。如此态度,好比一个生意人,想赚尽天下所有的钱,岂非笑谈。
宗教是人类早期文化的产物。比如,《创世纪》中的许多东西,即便是原创,也构
不成垄断。稍有知识的中国人都知道,在中国有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三皇五帝等
大量传说。这些关于人类早期活动的故事,远比《创世纪》丰富、生动。不过是因为当
今教育体制的缺憾,许多人知之甚少罢了。
《圣经》,特别是旧约,原本是中东地区的先民们代代相传的一些神话故事和格言
、谚语的集合,故事范围也没有跨出中东地区一步。不管专家们研究得如何辛苦,即便
考证出伊甸园的具体位置,也只能证明先民们确曾在此生活过,而无法证明上帝来过这
里;即便证明确实存在亚当、夏娃,并确定了身高、体重,也没法解释四大洋五大洲的
多种肤色人类的来源。作为宗教,基督教的诞生晚于佛教数百年,假如上帝真是万能的
,是不会等到释迦牟尼传教数百年之后,才降生耶稣的。按照上帝的脾气,定会立即雷
霆般严惩杀死耶稣的人类;而基督徒们在美洲大陆胡作非为,上帝有一万个理由降下十
倍的大洪水来惩罚他们。
只要读者动点脑子,就会发现,《圣经》中的很多东西是不能当真的。创世纪说,
上帝造了亚当夏娃这两个人类始祖,以及豺狼虎豹等飞禽走兽的始祖。好在旧约将一代
代记载的还算清楚,从“亚当共活了九百三十岁就死了”,一直说到亚伯拉罕。到了新
约,也详细列出了耶稣的家谱,而耶稣出生的时间更是“公元”了。姑且算这都是真的
,而且耶稣的所有祖宗都以500岁计算寿命,人类的历史不过数万年。事实显然不是这
样,仅在中国大地的考古发掘证明,百万年前,这里就有人类在活动;恐龙化石证明,
N万年之前,地球上就有生灵在奔跑跳跃。而地球,至少在数亿年以前,就已经存在了。
3、基督教与中国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多种宗教和平共处的国度。据明确无误的史料,至少早在唐太
宗时期,基督徒就来到中国传教。霍华德·维克斯勒教授说,唐太宗“喜欢”基督教,
不知依据何在。这时传入中国的是景教,为聂斯脱里派,属于基督教的“歪门邪道”。
在唐朝,基督教和其他西来的宗教一样,基本局限于洋人圈,没能进入中国上流社会。
士绅只对佛教、道教感兴趣,中国有诗仙李白、诗佛王维、诗圣杜甫,没有诗基督。唐
朝中后期,景教不消自亡,只在西北边陲游牧地区流传了。
元朝统治疆域广大,钦察汗国、伊儿汗国都奉中国为宗主,故主要来自钦察汗国的
基督徒颇多。由于元朝高层大多信奉萨满教、佛教或伊斯兰教,道教也属于重点扶持对
象,所以,基督徒们相反纷纷改宗与基督教有姻缘关系的伊斯兰教,成为当今“回族”
成员。
明朝中后期,欧洲的传教士,再次接连不断地进入中国。此时,基督徒们正在大规
模地,屠杀西班牙的穆斯林,屠杀美洲、非洲、澳洲土著。中国皇帝向来宽容,只要不
胡闹,对任何宗教,即便不喜欢,也不排斥不打压。比如伊斯兰教,明朝皇帝还亲自撰
写牌匾,予以褒扬,有现今西安的清真大寺为证。明朝皇帝对基督教也一视同仁,还让
欧洲的传教士在朝廷做官。
到了清朝,传教士在中国有了几个固定的传教点,便向罗马教廷报功请赏。欧洲那
边开始头脑发胀,担当着法国“最高法庭”职责的巴黎大学,他们用西欧思维作出裁决
:中国必须绝对服从基督教,于是派出全权大使,找到康熙皇帝,语气强硬地要求中国
:禁止儒家学说、道教、佛教、伊斯兰教,不得追祭祖宗,如此等等。康熙帝岂能接受
这种条款?结果自然是,将西欧和尚赶出中国。清帝并不无端地排外,在北京,始终存
在着俄罗斯和尚创办的教堂,即东正教堂。
鸦片战争前,不止一位传教士锲而不舍鼓吹侵略中国;鸦片战争中,不止一位传教
士为侵略军当探子、做向导、出谋划策,并直接参与侵略中国的军事活动;鸦片战争前
后,也不止一位教士热衷于贩卖鸦片挣缺德银子。鸦片战争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我来叙
述了。(参见《督教传教士的罪恶行径---之一 》《基督教传教士的罪恶行径---之二
》《基督教传教士的罪恶行径---之三 》《基督教传教士的罪恶行径---之四 》《基督
教传教士的罪恶行径---之五 》)中国不是欧洲,中国人有敢于造反的传统。不管今天
的某些人如何美化洋教士的行为,事实终归是事实,因为不止一位八国联军的军官和外
交官承认:是洋人和洋教士的罪恶活动,导致了义和团运动的爆发。一次义和团运动,
把某些胆大妄为的传教士吓怕了。义和团运动失败后,许多传教士还是没敢回到曾经作
恶的地方去。
近代以来,有传教士在看病就医、教书育人方面,做了一些有益于中国人民的事情
。抗战时期,在拯救中国人性命上也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这一点,我们是不应该
忘记的。
4、宗教与“发达”
每个人都有信仰任何宗教的自由。但是,我十分反感某些基督徒无视历史事实,将
宗教与“发达”联系起来,说佛教、道教甚至儒家学说导致了中国的落后。
有基督徒说,信仰基督教的国家都发达、繁荣,这是典型的扯淡。
督教被君士坦丁确立为罗马的国教之后,罗马帝国不仅没有走上繁荣昌盛之路,而
且愈加衰落,国内动荡不已,民不聊生,并很快分裂为两个国家。西罗马在被匈奴蹂躏
得一塌糊涂之后,很快被蛮族三拳两脚打死,西罗马大地就此进入长达千年、没有白天
的中世纪;如果中世纪也叫发达,那么,普遍信奉基督教的拉丁美洲的居民,一定比上
帝的日子还要美满!一部东罗马历史,就是一部挨打史、屈辱史;如果说这也叫发达,
那么,战祸连绵的基督教非洲国家,也属于发达国家了。
如果说信仰基督教就发达,要么,这段历史与基督教无关,要么,昏暗的中世纪欧
洲和可怜的东罗马是因为信仰基督教造成的。倘若这落后与基督教无关,凭什么把今天
西方的“发达”的功劳归到基督教头上!
有基督徒说,信仰儒教、佛教的国家,没一个发达的。这又是典型的扯淡。
我只说中国的事情。儒教不用多说,单说佛教。佛教是汉朝时传入中国,到六朝时
,便成为中国占主导地位的宗教,此后痴迷佛教的皇帝不胜枚举,饱含禅意的名著数不
胜数。汉朝打败匈奴,匈奴的残余逃到西方,在今天的匈牙利定居后,一方面打得东罗
马年年纳贡,一方面驱赶着日耳曼人将西罗马帝国摧毁。唐朝打垮突厥,突厥建立奥斯
曼土耳其帝国,又打得欧洲的基督徒满地找牙,并且消灭了东罗马帝国。中国的两个手
下败将,分别消灭了一个基督教帝国,你说中国强大不强大?如果将今天西方国家发达
归功于基督教,那么,也应该将这接近1500年的辉煌历史归功于佛教了。
四大发明,都是佛教传入之后的事情。如果说宗教能够影响到国家的“发达”,那
么,这是不是佛教的功劳?反之,在15世纪末以前,欧洲对人类的科技进步基本无贡献
,是不是应该由基督教承担责任?
伊斯兰教起源于中东,信徒主要在西亚、北非、南亚。伊斯兰教兴起后,迅速建立
了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创造了高度繁荣、发达的政治、经济、科学文化。西方人能有
后来的科技文化知识,主要是继承了穆斯林的成果。
显然,三种宗教的信徒,都曾创造过辉煌,也都曾经历过昏暗时期。
如果仅仅看基督徒今天日子过得不错,就断定基督教有什么特异功能,必然得出极
其片面、可笑的结论。
除了邪教,任何宗教都是平等的。不同的宗教,教义会有所不同,但对于人类而言
,都属于精神食粮;而宗教本身,就好比吃饭的工具,有的是筷子,有的是刀叉,各有
所长,相互之间取长补短,才是正途。
5、宗教与国家
任何一种宗教,或者一门学说,倘若能够流传百年,必然有其过人之处,有其继续
流传下去的理由。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这些大教也好,道教、犹太教、印度教等教
民略少的宗教也罢,都有千年以上传教史,均应作为人类社会共同的精神财富,给予高
度尊重、充分保护。
必须强调的是,宗教是有国界的。欧洲宗教改革的主要成果,就是将听命于罗马教
廷的各国天主教会,转变为隶属于各国政府,服务于国家利益的国家教会,因此,鸦片
战争期间传教士在中国的所作所为,都是可以理解的。同样,不管什么宗教,只要在中
国大地上传教,首先必须忠于中华民族,永远无条件地服从于中华民族的利益。
十三、怕水的欧洲(1)
1、还原海洋文明
在人类不同的历史时期,海洋,对于人类的价值是大不一样的。独木舟时代,人类
除了在岸边打渔摸虾,就是煮盐。帆船时代,特别是拥有指南针的时代,海洋的价值,
提升到了颠簸坎坷、危机四伏的公共马路层次,利用它做生意,还是有利可图的。当汽
轮成为主动力的时候,海洋就沦为军人、商人的奴隶了:军人在这里主张海权,因为掌
握这里成为了军事要地;商人借这里赚钱,因为这里是最佳商业通道。
人类历史上,与海洋打交道的人永远是少数。滨海国家才会有渔船队、商船队和海
军舰队,即便这些国家,就业于船队与舰队的也只能是少数。绝大多数国民,还是依靠
本土资源和本土市场过日子的,比如种地,或者从事手工业,或者开个杂货店。
海洋的价值,是随着人类科技进步而不断提升的。当人类还呆在树上的时候,海洋
是遭人唾弃的。今天,我们知道,海洋不仅是廉价便利的马路,而且是巨大的聚宝盆。
海水本身便是一种可以利用的资源,海底更是蕴藏着不可计数的知名不知名的宝贝。维
护海洋权益的口号和实际行动,成为当今世界一个重要的热点、难点和武装冲突的爆发
点。
人类是为了打渔、煮盐、做生意,才与海洋打交道的。食盐还有井盐;打渔是少数
渔民的事情。海洋文明,主要是围绕海上商业活动展开的。
2、罗马人:自称是农民
欧洲人的正宗“航海史”,是从地中海开始的,尽管北欧尤其是斯堪的纳维亚人在
欧洲航海史上应该占有重要的一页。
作为“内海”性质的地中海,无论是传说,还是其它什么记录,都足以证明,很早
很早以前,地中海周边的先民,就在海上讨生活。毫无疑问,腓尼基人、埃及人、波斯
人、希腊人等等,都曾在这里留下航迹。毕竟年代久远,今人很难确定他们的活跃程度
。至今,我们只能知道,西亚的腓尼基人在地中海沿岸留下了足迹。
根据希腊人“神话”类的文字,根据“希波战争”和雅典拥有“舰队”,以及散布
于地中海岸上的希腊人定居点,希腊人也许曾为海上骄子。亚里士多德认为,经商是有
损个人修养的事情,“专门搞一批水手在那里是没有用处的,农夫就足够做这些事情了
”,由此,我们得出一个大致的结论,在希腊,在海上讨生活不是件体面的事情。
古希腊留下的多是神话传说,可信资料太少,因此,没有必要过多纠缠。
欧洲真正留下较为可信的文字依据的,是古罗马时期。地中海是帝国的内海,类似
于中国的洞庭湖、鄱阳湖,或者渤海。罗马起家的时候,罗马人对海洋是一无所知的。
孟德斯鸠说:“罗马人根本不懂得航海术;迦太基的一支舰船在他们的海岸上搁浅了,
于是他们便模仿着这只船修造了一支新船: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的水手受到了训练
,他们的舰队被修造和装备起来,并且被放到海里去,这支舰队遇到了迦太基的海军后
,便把它击败了”。尽管如此,在罗马统治者眼中,海洋是微不足道的,陆军才是正经
的军队,才是高贵的象征。精锐士卒被充任禁卫军,稍次的编入选军,最次的编入辅军
。海军士兵,都是免奴---摘掉奴隶帽子的下等人,当然海军司令由罗马武士来担任。
不用怀疑,罗马一定有一支舰队常年游弋于地中海,即便是出于治安需要。
罗马公民不重视海军,也许有一个客观原因----怕水。罗马是个“农民国家”,古
罗马有句经典的话:“我们祖先赞扬一个好人的时候,就称颂他是一个好种田人,一个
好农民。凡是受这样称颂的人,认为是获得了无上光荣。最强壮的人、最不畏缩的士兵
,就是来自农民间的。”因此,罗马公民们都是将全副精力投入到土地上,罗马皇帝带
头,当上了头号大地主。贵族们起而效尤,想方设法多捞土地,以致许多贵族所占地盘
太大,仿若国中之国,进而尾大不掉。
罗马法律禁止罗马贵族经商,孟德斯鸠告诉我们:“罗马的公民认为商业和手工业
是奴隶们才干的行业;他们是绝不做这些营生的。如果有几个例外的话,那不过是一些
被释放的奴隶继续干他们先前的行业而已。”在地中海穿梭往来的商船,属于西亚和埃
及商人所有。孟德斯鸠说:当罗马帝国分裂后,“西方的帝国处境特别惨:他根本没有
海军;海军都在东方的帝国、在埃及、在塞浦路斯、在腓尼基、在伊奥尼亚、在希腊这
些地方。只有这些地方当时是从事商业的。”这是罗马帝国海上军事力量和商业力量来
源的真实写照。
在红海,对东方的海外贸易逐步发展起来。据西方学者说,有希腊人到这里建立了
货栈,但是,船只主要是“印度和阿拉伯人的”。尽管帝国收取25%的高额关税,由于
没有可供出口的东西, “据普林尼记载,约值二千万美元的黄金,每年从罗马帝国支
出去,以平衡东方贸易差额。”
因此,罗马海军很不咋的。在罗马帝国颇为兴旺的瓦勒良和伽利埃努斯时代,一群
又一群的北方蛮子,驾驶着比独木舟稍微强一点的玩意,从黑海北岸出发,顺着海岸线
向南,一路肆意抢掠,无不满载而归。尽管“明智的斯特拉波明确告诉我们,本都和小
西徐亚的野蛮人所使用的海盗船最多只能容纳25或30人,那我们便可以有理由肯定,在
那次强大远征中船上所载的战士最多也不过15000人而已。”当这支海盗队伍推进到雅
典时,罗马皇帝所能做的,不过是派“机械师”来帮助加固雅典城墙。自始至终,罗马
海军没露面。待到海盗们侵袭到意大利一带了,罗马皇帝深感事态严重,与大臣们商议
的结果是:“招安”----委任蛮子中的老大为执政官(大约副总理级别吧)。这一招果
然灵验,通过以夷制夷,勉强搞定了这批西方倭寇。
孤悬欧洲大陆之外的英国,距离海洋文明何止万里。伏尔泰说:“凯撒进入英国时
,发现这个岛比日耳曼更加野蛮。居民赖以遮体的只是几张兽皮,一个村子的女人不分
彼此地属于当地全体男人所有。他们的住所是一些芦苇盖的窝棚,他们的装饰就是男男
女女纹身刺画,涂以草汁,跟今天美洲野人一样。”
一个大国,如果农业落后,商业必不发达。海盗难得一见,“海军”也就没有多大
的价值了。
十四、怕水的欧洲(2)
3、中世纪西欧:阿拉伯海盗的乐园
正当西欧大地上相互残杀、一片混乱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7世纪。几乎与中国唐
朝创立时间相同,伊斯兰教诞生了。穆斯林大军所向披靡,迅即占领大片东罗马领土。
汤普逊说:“他们在648年占领了塞浦路斯,在653年占领了罗得岛;在654—673年间多
次进攻了君士坦丁堡;在667年对它进行了第一次大围攻;在672—673年再度对它举行
了围困。……不久,这些新征服者也冒险出海,而大海遂变为他们进一步征服的通路了
。所有地中海沿岸各地都不能幸免他们的侵掠。他们对各岛屿进行侵犯,西西里遂被他
们占领。……在750年巴格达城建造的时候,默罕默德教已控制着阿拉伯半岛、旧波斯
帝国以及除小亚细亚各省以外所有原属拜占庭的亚非两洲领土。她拥有着非常富饶的地
区,全世界贸易的中心,并统治着千千万万最勤劳的农民、精巧的手艺者和狡猾的商人
。它是所知道的陆上海上最古老商路的主人翁。”
地中海,成了阿拉伯人的内海。马可·布洛赫说:“阿拉伯人从很早的时候起就是
水手,他们的海盗船从非洲、西班牙,特别是巴利阿里群岛的巢穴出发,袭击地中海西
部的目标。从842年开始,他们上溯罗纳河,远至阿尔附近,沿河两岸大肆抢劫。890年
左右,一艘来自西班牙的萨拉森人的小船被风吹到了普罗旺斯海岸(生民无疆注:属法
国),也就是今天的圣特罗波兹城郊。船上的人昼伏夜出,杀害邻近村庄里的居民。他
们隐蔽的这一地区多山岗,森林茂密,当时被称为梣树林堡,或叫弗莱内,是个易守难
攻的隐蔽地。此时,这伙阿拉伯人同坎帕尼亚地区阿根托山上的同胞一样,在高地的茂
密荆棘丛中建筑了堡垒,并召集同类入伙。于是就产生了一个极为危险的盗匪巢穴。
“维护阿尔卑斯山或普罗旺斯乡村的治安,为当时的各世俗政府的能力所不及。基
督教徒惟有希腊人是技术熟练的水手,然而希腊人有时也像萨拉森人那样参与海盗活动
,从中牟利。931年和942年,拜占庭船队两次出现在离梣树林堡不远的海岸,但两次进
军均一无所获。951年,东法兰克(生民无疆注:今德国)国王奥托大帝自立为伦巴第
国王,在962年加冕时就继承了查理大帝的皇冠。他相信自己的使命就是结束萨拉森人
的侵掠。他首先试图通过外交手段,劝服科尔多瓦的哈里发下令撤走在梣树林堡的属民
,然后又制定了一个御驾亲征的计划,但始终没有付诸实施。
“我们看到,甚至在11世纪,莱林斯的修士仍在为赎回被阿拉伯海盗捕获并运到西
班牙的基督教徒而奔忙;1178年阿拉伯人对马赛附近进行了一次袭击,捕获了许多俘虏
。”
一群阿拉伯海盗占据位于今天法国沿海地区一个高地,作为烧杀掳掠的据点长达百
年,西欧霸主奥托大帝也好,自诩为欧洲老大的东罗马帝国也罢,竟然束手无策,只能
靠神父教士们祈祷上帝排忧解愁。
这时候,罗马教皇也不再说上帝是万能的,而是主动向阿拉伯人交纳保护费。伏尔
泰讲述了这样的故事:
“穆斯林于846年用大批船只从西西里出发,由台伯河口进入意大利,所到之处荒
无人烟,于是便去保卫罗马。他们占领了外围,在掠夺了城外华丽的圣彼得教堂之后,
便撤围而去迎战钱来援救罗马的、由罗退尔皇帝的一个将军率领的法国军队。法国军队
被打败了……”
“教皇约翰八世不仅在罗马受到意大利人的迫害,而且他还在877年刚向占有西西
里和加里利亚诺的伊斯兰教徒缴付了25000利弗的银子:这就是秃子查理用来购买帝国
的钱,这笔钱很快就从教皇之手转到了萨拉森人手里;而且教皇根据一份正式条约,还
不得不每年付给他们同一数目的钱。”
此时的威尼斯、比萨、热那亚等“海洋共和国”在干嘛?汤普逊说:“在第十世纪
前的中世纪史上,几乎没有提到过利古里亚湾沿岸城市,热那亚、比萨和卢加,而在十
字军开始之前,它们没有什么经济重要性。比萨在860年遭受那些地中海上横行的北欧
人的劫掠;热那亚及其整个海岸在931年和935年两次惨遭北非穆罕默德教海盗的洗劫。
甚至972年,在萨拉森人被逐出布罗温斯之后,沿海城市还是继续遭难。因为科西嘉、
萨地尼亚和巴利阿利群岛还在穆罕默德教徒手里。比萨在1004年和1011年又两次被抢劫
。”
此时的英国,更是饱受海盗凌辱。伏尔泰告诉我们:“他们挣脱了罗马人的枷锁,
又落入撒克逊人的桎梏……这7个省份在撒克逊人国王爱格伯时期终于统一起来,这时
正是诺曼人前来侵扰英吉利和法兰西的时候。据说诺曼人于852年驾驶300艘船溯泰晤士
河而上。英国人并不比法兰克人抵御的出色些。他们像法兰克人一样向胜利者纳款。…
…有些时候,整个大地成了一片大屠场,而这样的时期又是屡见不鲜的。……不列颠民
族尽管自命不凡,却注定要受彝族人的统治。自从阿尔弗列德于900年去世以后,英国
又陷入混乱和野蛮状态。英国的早期征服者盎格鲁----撒克逊人和新的统治者丹麦人一
直为占有英国而你争我夺,而新的丹麦海盗还经常前来分享掠夺所得。这些海盗一直是
如此可怕,而英国人又始终如此衰弱,以至于在约公元1000年时,英国人不得不向他们
付出48000英镑的赎金。为筹集这笔钱,开征了一种捐税,这种捐税后来在英国存在很
长时间,就像大部分的其他捐税一样,到不再需要时仍照征不误。这笔丧权辱国的纳款
称为‘丹麦金’。人们称之为大王、而其所作所为无非是累累暴行的丹麦国王克努特,
把丹麦和英国合并起来置于自己统治之下(1017年)。英国本地人被当作奴隶对待。当
时的作者承认,一个英国人遇到一个丹麦人,要停步肃立,直至丹麦人走过。”
正当西欧沉沦于中世纪的时候,介于印度洋和地中海、大西洋的阿拉伯人,正在创
造、享受当时的最高文明。
和平与开放,是社会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基本环境。阿拉伯人与繁荣发达的印度、
东南亚乃至中国,展开了热闹非凡的贸易往来,持续不断地进行着科技文化交流。仅来
自于中国的,就有造纸术、印刷术、炼金术、瓷器、丝绸等等,直接促进阿拉伯人航海
水平提升的就有指南针、尾舵、三角帆等先进技术。和大唐首都长安、大宋的东京、临
安有一比的巴格达,设有众多的科研和教学机构,城市人口高达百万,中国人、印度人
在这里开工厂、设商铺,是地地道道的国际化大都市。欧洲的贵族们在城堡里打熬筋骨
的时候,这里的人们正在读书、写作、下棋、观测天文、革新技术。贸易的需要、雄厚
的经济技术实力,奠定了阿拉伯人在小小的地中海不可更改的地位。
要航海,得会造船,造海船,得充分地了解海洋。活跃于印度洋的阿拉伯人,自然
不存在这些问题;而对仍然是文盲的日耳曼国王和贵族,无异于登天揽月。北欧的诺曼
海盗,不过是流浪于海岸线罢了。在造船和航海上,真正代表欧洲大陆最高水平的,是
穆斯林控制下的西班牙。“据流传下来的记载所指出,地中海的船只,在大小方面远远
地胜过了北欧的船只。据说,西班牙人按照他们邻人的船只模型,曾建造大型船只并曾
以他们的大船闻名,直到他们在16世纪丧失了海权为止。”汤普逊承认,“西班牙最熟
练的工人一直不是基督教徒,而是摩尔人和犹太人。”
倘若不是西班牙建造的船,便只配称作小舢板。汤普逊说:“1066年,诺曼底人横
渡英吉利海峡时所乘的船,每只载重30吨,可搭乘50到60人。13世纪早期的英国船,据
说可载重8至15匹马,虽然这些船只在史籍上叫做‘军舰’。”就是这样一支舰队,竟
然彻底搞定英格兰,舰队的老大,便是当今英国国王的祖宗。
航海不是开汽车,而是一门技术活。阿拉伯人的常识,对于封闭于地中海北岸的欧
洲人来说也是天书。在欧洲,“出海商人的生活,从十到十五世纪,一般是一种很危险
的生活,即使不是比陆上旅行更困难的话。……对海洋的恐惧心理,在十字军运动开始
之后已经减少,可是那安全而习惯航行路线,还是在可以望见友好的海岸范围内。在这
整个时期中,所有满载乘客或货物的船舶,都不敢驶入公海上去。热那亚人、比萨人、
阿马斐人以及法国蒙特皮列与马赛的海员和加达鲁尼亚人,一般是沿意大利半岛西岸向
南航行;……在十三世纪,那些富有冒险心的船主,采取了从干地亚往叙利亚海岸直接
航线。罗盘针直到十四世纪,才应用于航海方面,此后水手们能横渡地中海而不迷失方
向了。”
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从事商业性海上活动,必须有数量很大、可供交换的产品。
埃及的尼罗河流域、西亚的两河流域都是著名的粮仓,阿拉伯地区不仅农业技术远远超
过西欧,而且通过与中国、印度之间的交流,引进种植了大批农作物,大大丰富了人们
的生活。衣食无忧不断牵引出新需求的的他们,大力发展工商业,将生意做到了已知的
世界。
欧洲大陆农业技术十分落后,农作物品种单一,粮食难以自给,不知棉花为何物,
人们以麻布或羊毛裹身,手工业更是无从说起。不做生意就难以活命的“威尼斯商人”
,做起了很是富有西欧特色的生意:“在日耳曼—斯拉夫边境不断进行战争时期所获的
大部分战利品和一半被俘获战俘,都被集中到威尼斯去了。威尼斯贩子在供应穆斯林世
界的闺房婢妾和奴隶方面,看来优越于所有竞争者。有人提及伊斯的里亚的波拉城是他
们的交易基地;我们还知道,在第十世纪,哥尔多华的哈里发有一队匈牙利奴隶的卫兵
。” “根据穆拉托里的话,在第八世纪中期,威尼斯商人曾在罗马城开设市场购买大
量奴隶,为得要把他们贩运到萨拉森人那边去。”然后,“把那里的丝绸、香料及其他
‘豪华东方’的奢侈品运回来。”送出去的是人口,请进来的是奢侈品,这就是西欧的
所谓对外贸易。
十五、怕水的欧洲(3)
4、扛着十字架学海盗
天上有时候真的会掉馅饼。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个偶然写成的。
9世纪以来,特别是10世纪以后,由于长期的内部纷争,阿拉伯世界分裂为内斗不
断的若干个政权,自顾不暇的阿拉伯人,给了欧洲人些许喘息之机。
汤普逊说:“读者应该注意下一个重要的历史事实:在十一世纪中,热那亚、比萨
和阿马斐在西地中海日益增长的海权,开始推翻了伊斯兰教在那里曾称雄二百五十年的
优势。欧洲从庄园状况和几乎完全农业的生活中觉醒过来的时期,恰恰正是它再向东方
开放商路和在地中海恢复海权的时期。” “1016年,当热那亚和比萨的联合舰队进攻
萨地尼亚的时侯,它们从历史的黑暗里一跃而进入光明的历史了。”
与世界隔离许久的西欧,完全不了解阿拉伯世界,包括教皇在内,他们根本不知道
阿拉伯世界的经济社会水平远远领先于西欧,不知道东方世界的普通基督徒的生活质量
远高于西欧的贵族。懵懵懂懂的西欧,在罗马教皇持续不断地蛊惑煽动和精心组织下,
以收复圣地耶路撒冷、解放中东基督徒为目标,1096至1270年间,组织了多次疯狂与愚
昧的十字军东征。
打仗,本来是军队的事情,可是在中世纪,作为海上军事力量的舰队,在欧洲国家
始终是空白。“当时,特殊的战舰,一般是没有的,船只被使用于战争或商业方面,须
看情况来决定的;他们往往是两用的,因为一只商船时常需要对付海盗船或其他敌对的
船只。在整个中世纪时代,战争的进行是依靠商船的,政府认为必要时就征发商船来使
用。把商船改为战船所需要的手续,只是充实船上的人员和军火配备而已。”“威尼斯
商人”的商船队走上历史舞台。欧洲出动的海上力量,从物资补给,到海上军事较量,
完全依赖意大利“城市共和国”的商船,没有一艘完全意义的军舰。
骑士们因为全是旱鸭子,没有海军,吃够了“威尼斯商人”的苦头,抢到物资要与
他们分享,地盘要与他们瓜分,还时时被他们要挟,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当十字军使
用他们的舰队,不论用在战斗象在进攻太尔城那样,或用在西欧的运输时,他们就要索
取大量报酬。意大利城市舰队曾给予很多极其有效的帮助。1101年4月25日,鲍尔文一
世曾和热那亚人缔结了条约,规定热那亚在每个由于他们援助而占领的港口城市里,可
获得一个‘居住区’和1/3的战利品。于是,十字军立即开始对叙利亚海岸港口的进攻
……”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1202至1204年)时,法国骑士组成的十字军进攻目标是埃及,
因为没有船只渡海,只好求助于威尼斯商人。威尼斯开价85000银马克,十字军无奈答
应。为确保钱款到手,威尼斯将十字军扔到一个荒岛上,要求先交钱再渡海。十字军想
尽办法才凑到2/5的现金,不得不同意威尼斯商人的条件:以攻打也是天主教徒的商业
对头扎达尔城作为补偿。攻下扎达尔城后,他们发现了更肥的拜占庭。东罗马海军司令
早已将手下的船只统统换钱揣入自己的腰包,陆军闻风而逃,这帮十字军闯入拜占庭之
后索要钞票不得,三次纵火焚烧城市,大肆奸淫抢掠,连罗马皇帝和“圣徒”们的陵墓
也被挖开掏空。
欧洲各国没有海军,战争又离不开海军,教皇也拿这帮认钱不认上帝的“威尼斯商
人”毫无办法。“威尼斯商人”一边参与圣战,一边与“异教徒”做生意赚钱。1215年
,正当教会召开拉特兰宗教会议禁止基督徒与穆斯林做生意时,威尼斯却同爱科尼安苏
丹签订条约反对狄奥多·拉斯卡利斯;1219年再签条约,威尼斯人在苏丹地盘上获得安
全保证。
长达200年的战争,使300万欧洲成年男子死于战火。一个意外的重大收获,便是使
欧洲人感受到了阿拉伯地区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大大促进了欧洲贵族观念的转
变,刺激了欧洲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威尼斯、热那亚为代表的海上商业力量迅速发展起
来。“威尼斯商人”为骑士们运兵、运给养、运战利品,赚足了脚力钱;为骑士们开展
海上配合作战,分战利品,分地盘圈租界搞领事裁判权,大发了一把横财;为教皇理财
---来自于十字军的贡献和欧洲大陆教会的贡献,创办银行,当上了欧洲的金融中心。
十字军东征,让“威尼斯商人”感受到了“海洋文明”的可贵,成就了他们几个世纪的
辉煌。北海和波罗的海地区部分城市也结成了商业性的汉萨同盟,英国与葡萄牙签订了
航海通商条约。不过,直到14世纪末,欧洲仍维持着在大西洋欧洲大陆岸边、地中海沿
岸活动的水平,与中国、阿拉伯商船的远涉重洋的航行有质的差距。
欧洲国家无心创建海军,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传统:支持海盗。
有海运,便有海盗,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欧洲各国政府支持海盗,就和欧洲国
家政府支持贩卖鸦片、掠卖奴隶、抢掠屠杀世界各地土著一样。在中世纪,一旦两个国
家间有不愉快的事件发生,欧洲君主们往往会怂恿本国海盗攻击敌国的任何目标,以“
敌船捕拿许可状”,将海盗行为纳入国家保护范畴。在海上讨生活的威尼斯、热那亚、
比萨、汉撒同盟,也经常干一些以海盗行为报复对手的勾当。在波罗的海,汉撒同盟不
断遭到挪威海盗阿尔夫的掠夺,德国商人们联合起来专门搜剿他。阿尔夫逃回后,国王
不仅将他晋升为子爵,而且将德国商人的搜剿活动看作针对挪威的敌对行为。这样一种
“特殊的战争”,直到美国独立战争前后,还广泛存在于欧洲和他们出没的世界。以海
盗行为攻击敌国----“恐怖”活动,欧洲人是鼻祖。
欧洲国家还有一个传统:信奉发缺德财的“船难法”。
所谓船难法---这是欧洲所谓的习惯法,就是船只失事或者搁浅后,从难船上漂到
岸边的货物,搁浅船上的货物,全部或者部分属于海岸土地所有人的财产。因此,海岸
所有者----贵族们甚至专门安排手下,以种种手段诱使海船失事、搁浅。伏尔泰愤怒地
说:“当时人们喜欢把北美人称作‘野蛮人’,其实我们欧洲沿海地区的农夫长期以来
公然抢掠遇难的船只,杀戮航海的人,从这一点来说,北美人还不如这些人野蛮”。
靠抢掠夺得天下,又靠武力治天下,不以抢掠为耻,习惯使然也。欧洲各国宫廷常
常入不敷出,支持海盗甚至入股海盗公司,也就不奇怪了。
与极端基督徒金鑫的对话---聊博一笑
金鑫说:基督教与其他宗教有着重大区别!因为,唯有基督徒信仰的是,死里复活的基
督耶稣!“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
生。 ”其他任何一个宗教,都不相信耶稣基督是上帝差遣来的。
我笑:基督教内部,也有很多基督徒和教派不相信耶稣是上帝差遣来的。我说的对不对
?要不要我举例?显然,耶稣是胡说八道。
金鑫说:真正现代意义上的高等教育、大学的出现则是在十九世纪,并且最早的大学都
是由传教士开办的。
我笑:现代意义上的大学,都是启蒙运动---彻底的消除神权、驱逐基督教士之后的产
物。----不服的话,你到现代西方的大学中找一找,,,,把科技进步,贴到耶稣的脸
上,那就叫做不要脸。
金鑫:生民无疆说《圣经》歧视妇女,纯属胡说八道!在受到基督教影响之前,女人的
生命也是相当没有价值的。古老的文化中妻子始终是她丈夫的财产。在印度、中国、罗
马和希腊,一般人觉得女人不能也没有资格喊独立。印度寺庙今天还在蹂躏妇女,穷人
家的孩子沦为庙妓女。中国妇女几千年来,一直饱受历朝历代蹂躏、活人陪葬等悲惨命
运!中国妇女常常被作为礼品进贡,送来送去!皇帝拥有三宫六院,还经常选美女。王
公贵族、有钱、有势的哪个不是妻妾成群?中国的妻妾制一直持续到解放初。
我哈哈大笑:欧洲的主教搞什么“初夜权”----专门睡新娘子,这可是欧洲人的书上说
的哟,比如吧,欧洲大学者伏尔泰为此很生气,大骂基督教。------记住:伏尔泰是不
能骂的,欧美人极度崇拜他,呵呵呵
金鑫说: 生民无疆说要下佛教道教的地狱,真是无知到极点!佛教道教有天堂地狱吗
?我告诉你,天堂地狱只有一个。耶稣说:我拿著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我掩面而笑:1、你找出基督教的天堂给我看看;2、耶稣的话纯属扯淡,我也可以说:
我拿著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呵呵呵,您赶紧来拜我吧
金鑫说: “所有的人类都是来自共同的人类祖先亚当夏娃”,
我呵呵地笑:欧洲基督徒的画作告诉我们(这种画作好多好多,你再去仔细瞧瞧),亚
当夏娃是白皮肤、蓝眼珠子的。你愿意认白种人为自己的祖宗,那是你的事,但不知道
你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愿意不愿意。我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珠子的中国人,
正宗的华夏子孙,我只承认炎帝、黄帝为我的祖宗。
金鑫:生民无疆说:清帝并不无端地排外,在北京,始终存在着俄罗斯和尚创办的教堂
,即东正教堂。我想问问生民无疆,难道你不知道,与康熙发生礼仪之争的是罗马天主
教教廷吗?俄罗斯是东正教,东正教传教士不是罗马教廷派来的。
我仰天大笑:你知道三个罗马吗?罗马教廷,是伪军。。。
金鑫说:通过十年的经历,走了一圈,又回到原点,我才明白,只有耶和华才是创造宇
宙万有的真神!耶稣爱我,他没有丢弃我,当我受洗成为基督徒后,上帝使我明白很多
道理、问题。试问,有谁愿意生活在清王朝及之前的,那种牛马不若的环境下呢?你难
道还指望皇帝们,有一天能发善心,自己放弃封建专制吗?数千年里,皇位之争从未停
止。儿子杀亲爹的,亲爹杀儿子的,兄弟之间争夺皇位互相残杀的,屡见不鲜!想做皇
上的人太多了。到后来,袁世凯还想当皇上呢!中国人民几千年来,一直都是卑贱的人
,见到当官的、有钱、有势的,都要跪着说话。命薄如纸!受基督教文明的影响,我们
现在不管见到多大的大官都不用跪着说话了。
我笑得泪水往下流:你知道罗马帝国将基督教定为国教之后的情况吗?
1、谋杀、内战一天也没有停止过;皇帝天天换,全是谋杀者登基
2、屠杀百姓,是家常便饭
3、对外战争,几乎没有胜利过
4、文盲率持续上升
5、经济上更是一塌糊涂,百姓民不聊生
。。。。
是基督教使罗马帝国迅速走向衰亡------这,是西方专家一致的观点
另外告诉你:以前,西方的百姓见到官员、官员见到皇帝,都是要下跪的,而且必须用
舌头去舔皇帝的脚丫子-----呵呵呵,这些规矩,恰恰是你们基督教的恩人、神圣的君
士坦丁创造的。
呵呵呵,你的《神经》书,不会教你这些知识的。。。呵呵呵
w*********g
发帖数: 30882
46
16、冲出城堡做海盗(1)
1、寻找软柿子
到10世纪,曾经让欧洲人闻风丧胆的哈里发,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境况与中国春
秋战国时期的周天子差不离。偏偏在这时候,西欧出现了一呼百应的罗马教皇。欧洲人
立即抓住机遇搞十字军东征,过足了骑士瘾。欧洲人的好日子很快到头了,因为他们不
得不再次面对强大的伊斯兰世界了。
13世纪末、14世纪初,一个与中国颇有渊源的民族再次登上西亚的舞台。唐朝时,
突厥与大唐军队征战中落败,其中一支西迁至里海一带,经过若干年的发展,逐渐壮大
。土耳其,是突厥的另一译音;奥斯曼土耳其人,就是这支突厥人的后裔。
饱受中国和阿拉伯文化熏陶,继承了阿拉伯地区发达的教育和科技、繁荣的工农业
和商业成果的土耳其,迅速富强起来。经过卧薪尝胆般的苦心经营,土耳其士兵训练有
素,战斗力远超过欧洲人的所谓骑士。
1331年,土耳其人攻占尼西亚城,打伤拜占廷皇帝。
1337年,攻占君士坦丁堡眼皮底下的尼科米底亚,戴克里先当皇帝时,他将这里建
设成为罗马帝国的首都。
1365年,攻占亚得里亚堡,土耳其迁都于此。
1396年,彻底击败法国、德国和匈牙利三大欧洲强国联军。
1453年,土耳其300艘战船和20万大军将东罗马付之一炬,君士坦丁堡更名为伊斯
坦布尔,成为奥斯曼帝国的都城。
1521年,攻占贝尔格莱德,占领匈牙利。
1529年,土耳其大军围剿维也纳,若非土耳其军队的主帅私心太重,什么奥地利也
许就不存在了。
1525年,法国国王一再派使节向土耳其求援,帮助他们对付哈布斯堡王朝。1535年
,法国终于与土耳其结盟,赢得了这个强国作靠山。
土耳其人在北非开疆拓土也很成功,地中海变作土耳其人的内海。
面对穆斯林的强大,罗马教廷心急如焚,便拿出大把的银子,不屈不挠地张罗新的
十字军东征。功夫不负有心人,1571年,欧洲两大海洋强国西班牙、威尼斯联手,与土
耳其在地中海大打了一仗,这就是所谓的勒班陀海战。基督徒大胜,西班牙人还乘胜攻
下了突尼斯。
“可是勒班陀海战和占领突尼斯的结果怎样呢?威尼斯人并未对土耳其人占上风,
(土耳其)塞利姆二世的海军司令轻易地再度攻占突尼斯王国(1574年),那里的基督
徒全被杀死,好像是土耳其人打赢了勒班陀战役似的。”伏尔泰说。
“塞利姆二世死后(1585年),土耳其人在欧洲和亚洲仍然保持优势,他们在穆拉
德三世统治时期进一步扩大了疆土。他的将领在西边占领了匈牙利的吉厄尔,在东边攻
克了波斯的大不里士。土耳其近卫军使敌人闻风丧胆……”
1669年,土耳其大军攻占了威尼斯人控制的克里特岛,尽管多个欧洲强国轮番援助
威尼斯,欧洲人依然落荒而逃。
直至17世纪晚期,土耳其海军始终是地中海名副其实的巨无霸。威尼斯等城市采取
交纳保护费、行贿、拍马等各种手段,从土耳其那里获取经商资格,以讨碗饭吃。
土耳其逐渐失去优势,并非欧洲先进、强大,而是国内政局混乱,骄兵悍将胡作非
为、各行其是,权臣悍将们擅立国君,全国上下乌烟瘴气。
记住上述一件件事件,是有价值的。随着土耳其军队践踏欧洲和地中海,一度代表
欧洲海洋文明的威尼斯、热那亚舰队,一声不响地永远地消失了;西欧新兴的“海上强
国” 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纷纷抛弃“十字军东征”的精神,回避眼
皮底下的繁华的地中海,而发动“西征”、“南征” 远涉重洋,奔赴蛮荒的美洲、非
洲。
欧洲君主们的宗教狂热消失了吗?当然不是。此时,西班牙正在大肆屠杀国内的穆
斯林;法国正在残酷镇压非天主教的基督徒;英国正在为哪一种基督教派掌权而内讧;
德国更是爆发了牵涉整个欧洲的30年宗教战争,杀得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欧洲人西征
美洲、南征非洲、远征亚洲,无不携基督教传教士同行。
欧洲人放弃地中海,是因为土耳其太强大,而欧洲所谓的海上大国、强国,不过是
相对于欧洲其它国家而言罢了。一旦土耳其衰落,他们立即回到地中海。
1415年,葡萄牙的亨利王子率由阿拉伯人、犹太人水手组成的舰队,占领了直布罗
陀海峡对岸的休达城,他随即被任命为该城的总督。他以此为据点,派人沿着非洲的大
西洋海岸线,不断向南方探索,每到一地,在将那里洗劫一空之后,便建立据点。“由
于航海家亨利王子的倡导,他们在1419年发现了亚述尔岛。” 虽然这个群岛不过距离
伊比里亚半岛咫尺之遥,但毕竟是欧洲人第一次登上古罗马帝国地盘之外的海岛。
抢劫掠夺、贩卖奴隶,迅速给葡萄牙带来巨大财富。为了进一步扩大掠夺规模,亨
利王子创办了航海学校,利用阿拉伯技术人员和阿拉伯人留下的科学典籍,批量培养航
海人才,扩大抢掠队伍,继续“探险”之旅,先占加纳,再到刚果、安哥拉,将一船船
奴隶、象牙、金银珠宝不断运回欧洲。
西班牙人很快加入这无本万利的行当中来。更雄厚的工商业基础,使西班牙后来居
上。当葡萄牙人坚持不懈地沿着非洲西海岸向南探索时,西班牙人在参与非洲“探索”
的基础上,开始另辟蹊径。1492年,哥伦布出现了,西班牙国王为他准备了三艘船和一
些兵士。哥伦布带着国王封他为新发现地终身总督的承诺,成功横渡大西洋,“发现”
了美洲,并且带回了一批被掳为奴隶的印第安人。
5年后,一路屠杀抢掠商人平民的达·伽马一行,完成了环球航行。
随后,除巴西被葡萄牙“发现”、占领,西班牙国王占领了整个中美洲、南美洲。
通过屠杀土著,实施占领和移民,这广袤大地变成了“拉丁美洲”。
这就是“大航海”时代的序曲。
17、冲出城堡做海盗(2)
2、阿拉伯人:欧洲海盗的师傅
有人说,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使西欧就迅速繁荣富裕,因此走上了大航海之路。
这种说法是有悖常理的。在没有互联网、火车汽车、电力、杂交水稻、化肥的时代,教
育普及、科技进步、经济和国力增长是一个十分缓慢的过程,仅仅一种新的农作物的推
广种植,就得百年功夫。“在1500年以前的很多个世纪里,由于其更为发达的农业和更
为先进的技术,大部分亚洲国家都要比欧洲更为富有。据说13世纪来到中国的威尼斯商
人马可·波罗,就曾为中国巨大的内河航运量所震惊。直到1750年时,欧洲人仍然惊奇
于东方的财富、技术以及手工艺品等方面的成就。”杰克·戈德斯通说:“欧洲航海家
们的航程原本主要限于欧洲和周边的海域,在1400年以前,欧洲的船只基本上都只是围
着欧洲的海岸线航行,向东最远不会超过黑海,向南最远到达地中海,向西不会超过英
吉利海峡和北海,向北则止于波罗的海。直至1492年之前,欧洲的船只仍然没能超越欧
亚贸易线路的最西端。”
唱响大航海序曲的,不是“威尼斯商人”,不是大型商业集团汉萨同盟,而是葡萄
牙、西班牙,就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711年,阿拉伯人渡过直布罗陀海峡,通过多年征战,占领伊比里亚半岛。750年,
阿拉伯倭马亚王朝被推翻后,唯一活下来的王室成员阿卜杜·拉曼潜入西班牙,于756
年取得政权,建立科尔多瓦埃米尔国。中国历史上称之为西大食。他们兴修水利工程,
将大米、蔗糖等农作物引进来,改良了西班牙的农业。他们带来了玻璃、纸张、皮革的
制造方法,以及刀剑甲胄制造的新技术;他们探采金银等各种矿产;他们发展丝织和毛
纺手工业,仅科尔多瓦便有纺织工13000多人。他们热衷于海外贸易,建立了强大的海
军。前面谈到的袭击西欧的海盗,正是这一时期的西班牙人。到10世纪中叶,西班牙已
经发展成西欧的经济、科技文化中心,首都科尔多瓦居民50万人,而西欧其它国家最大
的城市不超过5万人。他们容纳各种文化,实行宽容的宗教政策,与阿拉伯世界保持密
切的经济文化交流关系,办有许多学校和研究机构,公共图书馆70多个,这里藏书丰富
,不仅有大量阿拉伯人的作品,而且有古希腊罗马人的著作,甚至有来自中国的书籍。
11世纪中期,由于内部分裂成几个相互战争的小国,不久,大部国土被基督徒夺回。
穆斯林跨海经商的传统,也带到这里来。汤普逊承认:“在默罕默德教征服北非和
西班牙后的三百年期间,阿拉伯文明在西欧是属于最优秀的文化。……但西班牙摩尔人
的对外贸易的大部分,当然是和默罕默德的世界部分,而非和基督教国家进行的。……
在十二世纪,据说,有多到千艘船只经营这项利凡得贸易。在十二世纪之前,地中海地
区的萨拉森人的商业,比基督徒的商业要大得多。……亚尔美里亚位于格拉那达王国内
,是西班牙的主要港口;在那里云集着从叙利亚和埃及、热那亚和比萨来的船只;它以
千所接待旅客的旅舍和四千所织造厂为自豪,此外还有铜、铁和玻璃制造工场。”在西
班牙被基督徒“克复”之后,“城市商业的繁荣大多依靠摩尔居民的企业,而大部分的
税款,也是由他们缴付的。”
知识不会从天而降,长期呆在农庄和城堡中的欧洲人,不可能凭空登上帆船、跨进
航海时代。基督教的葡萄牙、西班牙能够成为西欧最早的海上霸主,正是继承了阿拉伯
人的遗产。丹皮尔承认,这一时期,“由阿拉伯语到拉丁语的翻译工作,在西班牙最是
活跃。……葡萄牙人在阿拉伯和犹太天文学家的指导下,首先开始(航海)探险。”
汤普逊说:“随着伊斯兰教的兴起,出现了一类新的探险家……他们寻找新的商业
航路。现在,我们所要讲的,就是关于这批探险家及其商业冒险活动的奇异成绩。在海
上主人翁甚至陆上主人翁中,所有曾经指挥各民族命运的海陆军优势,再也没有像阿拉
伯人的优势那样,在地理探险领域中,如此遍布着的。全世界就是他们所探险的全世界
。他们的船只远涉重洋来寻找新航路,甚至像他们的哈里发在陆上开辟新通路一样;而
他们所有这些活动的根源,在于闪族的商业本能……在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阿拉伯人在
亚洲、非洲、西欧迅速展开的征服,更可令人惊异的事件了。我们的‘海军司令’(
Admiral)这一字,除了阿拉伯字‘海上司令’‘Al-mir-ul-bahr’的来源以外,或者
我们的‘船舶’(Barge)这一字,除了阿拉伯字‘战舰’(Barija)的来源外,还有
什么来源呢?”
尾舵、水密隔舱、三角帆、航海图、指南针等等,阿拉伯人都已传给徒弟。阿·符
·叶菲莫夫在《美国史纲》说:“手工业的发展,手工工场的零星出现,商品农业和贸
易的增长,航海技术的改进和航海的成功,最后,印刷机之类的惊人的文化联系工具的
发明,以及军事技术方面的革新如枪炮的出现,----所有这些因素,都是地理大发现的
先决条件”。阿拉伯政权虽已灰飞烟灭,但留下了航海的传统,留下了大批精于造船和
航海、擅长制造枪炮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留下了图书馆、学校和大量的科学文化典籍
。他们生产先进的大炮、火枪等武器,不仅满足本地区使用,还畅销法国等国家。阿拉
伯人和犹太人靠航海致富,不断刺激着基督徒们的神经。终于,眼热的骑士们,尤其是
被排除在长子继承制之外的贵族们,走出所在的农庄,加入到航海队伍中来。
欧洲的造船、航海技术先进吗?郑和船队的航程,远大于哥伦布横跨大西洋的航程
。而哥伦布的圣玛利亚号长度不过20米120吨排水量,不及200多年期宋朝普通商船,与
郑和舰队135米长的旗舰相比更是相形见拙。
18、冲出城堡做海盗(3)
3、暴富暴穷的黑老大
哥伦布之流之所以声名远播,影响深远,在于他们与阿拉伯人、中国人、印度人的
和平经商大不一样,与郑和发现新国家建立“朝贡”的外交关系也不一样,哥伦布之流
传播出了一种全新海洋文明:屠杀、掠夺、占领。
哥伦布出发前,便获得了国王的许诺:发现地的终身总督。哥伦布的后继者们登上
任何一地之后,无不是洗劫财宝,屠杀土著,占领土地。西班牙人屠杀墨西哥土著,残
杀秘鲁的皇帝,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据时人估计,西班牙人消灭了1200万土著人,
夸张与否已无从知晓,但是“金子银子每天不断地运进西班牙营地”,这一定是真的。
短短一两百年时间,欧洲人的地盘扩大了数十倍,如此丰功伟绩,怎不让欧美白人念念
不忘!
占领、掠夺美洲大陆以及其他地区之后,西班牙确实曾经非常富裕。据统计,在
1556----1650年这大约100年间,仅仅秘鲁的波多西矿区,就贡献出2750281公斤白银。
另据统计,16世纪,从西印度群岛输入欧洲黄金181234.9公斤,白银16632648.2公斤,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算一算,这相当于多少亿美元,而当时的西班牙、欧洲才多少人口。
乔治·勒费弗尔说,“拉丁美洲提供世界四分之三的金砂开采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银矿
。随着波托西矿的枯竭,白银主要来自墨西哥。”而这些,主要属于西班牙。西班牙王
室是如此的有钱,据伏尔泰说:“当他(生民无疆注:指查理五世)把他的儿子菲利普
二世送往伦敦去同玛丽女王结婚,并取得英国国王称号时,这位王子把27大箱银条和用
100匹马驮运的白银和金币交给了英国宫廷。”
不到100年之后,西班牙无敌舰队远征英国,遭遇风暴损失惨重,被临时拼凑起来
的英国舰队摧毁,西班牙竟然从此一蹶不振。
有专家将西班牙、葡萄牙当海盗致富称为崛起;又将无敌舰队作为西班牙衰落、英
国在海上崛起的标志。这是一个很好玩的说法。
买空卖空,一夜暴富了,便可以称之为崛起吗?回答是:未必。
钱刚好够用,它才是最有价值的,人们会想方设法让它发挥出最大的作用。钱突然
多到用不完,很容易变成鸦片,让人飘飘欲仙,走上邪恶的不归路。一个人靠当黑老大
一夜暴富后,便高烧的不行,醉心于雇保镖、买地盖房子、抽鸦片、养小三,而不办实
业以图长远,继续打打杀杀的勾当,再回到赤贫甚至死于非命,是早晚的事。大航海时
期的欧洲,便有大批这样的海盗。
从天而降的无数金银进入西班牙人口袋之时,恰逢西班牙国王身兼奥地利国王,大
有复兴神圣罗马帝国、一统欧洲的气象。精神错乱的国王们,为了答谢自己兴奋的神经
,将美洲的金银大把地投入到欧洲争霸战。然而,在没完没了的穷兵黩武中,除了不断
增加冤死鬼,连一个法国也没有战胜。与此同时,为了显示霸主尊严,国王们竭力铺张
排场,追求金碧辉煌,从亚洲换来无尽的奢侈品肆意挥霍,整个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在内政上,更是荒唐昏庸。阿拉伯人的工商业天才成就了西班牙的强大,而头脑发昏的
西班牙国王斐迪南、腓力二世、腓力三世,持之以恒地建设“纯粹的基督教国家”,成
批的穆斯林被烧死,剩下的被驱逐。汤普逊教授指出:“在西班牙,除了摩尔人的王国
以外,生产相当落后,随着1492年摩尔人的被驱逐,西班牙王国的国民中,丧失了最勤
勉的能工巧匠。”“西班牙的贫困、它人口的减少,和它建筑术的衰落,都是从1492年
逐出摩尔人和犹太人开始的。在这以后,卡斯提尔不再能继续这种繁荣状态了。”伏尔
泰证实:“(1609年)驱逐摩尔人给西班牙君主国带来了更多的危害。菲利普三世对付
不了为数甚少的荷兰人,却不幸有能力把六七十万摩尔人从国内赶走。从前征服西班牙
剩留下来的摩尔人,大多数已经手无寸铁,从前经商和种地,他们在西班牙远不如新教
徒在法国那样可怕,却有用得多。因为在这个怠惰的国家里,他们是勤劳的。……人们
把这些居民送出国境,整整忙了两年。国内人口也减少了。菲利浦就这样弃绝了自己的
庶民中最勤劳的人……大部分西班牙籍摩尔人逃至他们与哪来的居住地----非洲。有些
人跑到玛丽·德·美第奇摄政的法国。……法国利用了西班牙的错误”。“赶走了摩尔
人之后,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贫乏更加严重,结果在西班牙旅行就犹如出身于阿拉伯
沙漠中。城市里找不到多少东西。……全国各要塞成了废墟,港口里没有军舰,军队由
于有指挥才能的将领被撤换而军纪荡然。”
从美洲抢来的第一桶金,没有拉动西班牙的工业发展,没有促进西班牙的教育和科
技进步,反而成了加速腐蚀西班牙的催化剂。美洲的金银,对于西班牙人,等同于免费
的鸦片烟。
西班牙的造血功能丧失了,将带血的钞票漂白、由黑老大变身为“实业家”的机会
溜走了。
无敌舰队覆亡,就如同杜月笙有几个马仔被杀,对于西班牙不值得一提,南美和其
他地区的大片的殖民地,主权仍然是西班牙的,金矿银矿依然源源不断地向主子上供。
地盘犹在,钞票多多,想要恢复海军,再建设一支就是了----事实上,西班牙很快便重
建了自己的舰队,不久又收拾过英国海盗船队。倘若一支舰队被消灭,就会导致一个国
家衰落,那么,二战时期,日本袭击珍珠港之后,美国岂不衰落下去了!在大西洋、太
平洋两线作战的美国海军,照样彻底消灭日本海军、空军,甚至造出了原子弹,因为美
国造血功能是正常的。
西班牙的发家史,无非是打打杀杀。当西班牙有点钱便瞎折腾的时候,新一代黑老
大,带领一帮手持先进武器的马仔闯入了江湖。英国、法国这些后起之秀,一边掠夺银
子,一边源源不断地造出更新更先进的武器。西班牙挨打,进而衰落的时间就不远了。
后来,在蛮荒中长大的“农业国”美国,尽管不敢向英国叫板,却从美洲一直追到东南
亚,不断地侵蚀西班牙的地盘。
伏尔泰的另一段话,说明了另一航海大国葡萄牙衰落的原因:“葡萄牙政府在将近
50年里毫不重视本国商人在巴西定居的事,最后,到1559年,才在那里建立了稳固的殖
民地,从此葡萄牙的国王们同时从新旧大陆获取贡品。……结果怎样呢?这么多的财富
使葡萄牙变穷了。葡萄牙大量居民移居到亚洲和巴西的殖民地,剩下的人寄希望于金子
和钻石,停止经营真正的宝藏:农业和工业。他们的钻石和金子勉强可以支付英国向他
们提供的必需品。”
钞票与国力是两码事,钱多,不等于国力强。一个人钱多,不等于智慧多武功高;
一个国家的石油煤炭、金银铜铁再多,也不等于经济繁荣军事强大。
一个国家,一旦有了钱,得抓紧培育自己深厚的内涵,大办教育增强国家的智慧,
大办科技丰富国家的营养,大办工农业壮实国家的筋骨,大办军事为国家筑起坚实的篱
笆。
后来居上的黑老大英国的所作所为,也许是西班牙失败原因的最好的答案。
十九、血洗海洋一夜暴富(1)
1、英国:由民间海盗向国家海盗
中世纪西欧各国没有海军,却有不少海盗。西班牙、葡萄牙两国瞬间致富的捷径,
吊起了荷兰人、英国人、法国人的胃口。欧洲各国海盗们纷纷加入到掠买奴隶、打劫非
洲美洲土著的行列中来。亨利王子进军非洲以来的三百余年里,活跃于非洲、美洲、亚
洲的,主力就是这群亡命之徒。
荷兰土地不适宜耕种,成为一个渔业国。因为16世纪隶属于西班牙,加之这里长期
是西班牙、法国、奥地利等国的战场,流离失所的百姓索性加入海盗队伍。对外掠夺,
没有相当的国力做后盾是不行的。国小民少的荷兰曾在海外建立过若干殖民地,要么被
当地人驱逐(如台湾),要么被其他“大国”赶跑(如北美、印度)。所以,海盗王国
荷兰虽然起了个大早,闹腾得很欢,却只能赶上个晚集,最终没有捞到多少殖民地。
英国国王亨利七世曾嘲笑并拒绝哥伦布提出的航海计划。得到哥伦布成功的消息后
,他于1494年派遣卡波特乘一条仅18名船员的小船,进行横渡大西洋的探险。次年,卡
波特再次横渡并到达北美。由于卡波特一行所到之处,偏偏人烟稀少,所获有限,得不
偿失,英国的海上行动就此沉寂。
西班牙海盗海上冒险活动的丰厚回报,激起了英国海盗们的热情,“民间”航海在
英国迅速火爆起来。亡命之徒们跑到西班牙的非洲地盘上抢掠奴隶,再低价倾销到西班
牙在美洲的殖民地上。他们甚至抢劫西班牙人的商站,掠夺西班牙满载财宝的商船。海
盗们将部分财物孝敬英国女王,女王凤颜大悦。在亲切会见海盗后,女王直接入股海盗
组织,当上了海盗股东,成为海盗们后台老板。女王果然获得丰厚的投资收益,欣喜之
余授予海盗头子勋章直至爵士桂冠。英国如此荒谬的举动,西班牙在采取多种外交手段
无效之后,决意予以征讨。
西班牙与英国之间的矛盾,纷繁复杂,由来已久。仅仅在困扰欧洲国际关系的宗教
问题上,双方矛盾就很深。德国著名诗人席勒在《三十年战争史》中就说:“宗教改革
使尼德兰人感到难以忍受西班牙的奴役,唤醒了该民族砸碎这种桎梏的愿望和勇气,宗
教改革也极大地给予了这个民族这方面的力量。腓力浦二世决定对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所
干的一切恶事进行报复,因为女王把反对他的新教臣民至于保护之下,且担任了他想取
缔的宗教派别的首领”。英国海盗抢劫商船,不过是两国战争的导火索罢了。
这时的英国,仅拥有英格兰一隅之地,唯一值得称道的工商业,就是向欧洲大陆出
口羊毛,属于欧洲“老少边穷”之地。这一时期英国人撰写的《论英国本土的公共福利
》,详细描述了当时英国的工商业能力:
“我们从海外购买的其他一切商品,如丝绸、酒类、油类、木材、染料、钢铁、蜂
蜡、亚麻布、粗斜纹布、毛线、床罩、地毯及各种壁毯和挂毯、各种香料,以及白色和
棕色纸张、喝酒和陈设用的玻璃器皿、窗用玻璃、别针、缝针、小刀、匕首、礼帽、提
花织物、钮扣、花边等杂货”。“盐和铁,这两样东西虽在国内生产,却只够供应一半
,至于石油、焦油、柏油和松香,我们国内根本不生产这些东西”。
作者伤心地指出:“外国人用我们的羊毛制成织物、便帽和粗绒裤;他们用我们的
生皮制成西班牙皮制品、手套、腰带;用我们的锡制成盐碟、汤匙和盘子,用我们的碎
麻破布制成白纸和棕色纸。你们想,为了购买这些东西的每一项,我们要运出多少钱财
呢?合并起来的款数超出我们的估计。对于手套,除了在法国和西班牙制造的以外,谁
也不会满意;或者说粗绒裤,那就必须是在佛兰德染色的;要买呢绒,就必须是在法国
印染的;要说提花织物或服饰上的金线,那就必须是威尼斯或米兰的产品;……还要为
他(生民无疆注:指国王)的战争购买设备,这是绝对省不了的,例如盔甲,以及各种
大炮、铁锚、钢丝绳、沥青、柏油、钢铁、手枪、黑色火药和不胜枚举的其他许多东西
,这些东西他必须从海外买来,其价格由外国人规定。……我不知道这是否由于我们长
期疏懒,还是由于付出较高的伙食费用,或者由于我们英国人比其他任何国家的人民更
习惯于游手好闲……”
一个岛国却需要进口食盐,贫穷落后可见一斑。一个枪炮、火药、盔甲依赖进口的
国家,说它是军事强国,不是昏话便是酒话。
穷国无教育。关于英国此时的教育水平,罗伯特·金·默顿的《十七世纪英格兰的
科学、技术与社会》说:“大致地说,在1600年前后两个半世纪中,上层阶级送儿子到
国外留学作为他们教育的一部分,这种实践相继地从试验变成习惯,最后变成一种制度
。到17世纪中叶,这种制度彻底的建立起来,而‘大旅行’成了雇佣作家的一个主题。”
直到1588年与西班牙无敌舰队开战前,英国依然保持中世纪国家本色,根本就没有
正儿八经的海军,仅有的34艘可以充作战船的玩意,那是伊丽莎白女王的宫廷船队。大
敌当前,说女王不害怕不后悔那绝对是鬼话。在一个人关在王宫想了几天之后,终于明
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着头皮迎战。英国政府不得不沿袭中世纪的一套,征集全国
商船,求助于海盗帮忙,以高官厚禄鼓励他们为国效力。这支由乌合之众拼凑起来的舰
队,在一名临时委任的“海军司令”的率领下,一不小心,“许文强” 竟然打败了“
黄金荣”。
侥幸取胜后,从女王到广大绅士,首先想到的是感谢上帝。烧香拜佛之后,绅士们
仍然与从前一样过日子,爱钞票的女王立即下令削减海军预算。
基佐在《一六四〇年英国革命史》中说:“英国贸易发达,商船数量及其活动日益
增多,这就更加要求海军的保护。查理很有自信地答应给予保护,且屡次做出严肃的努
力来实现自己的诺言,但是商船仍旧缺乏保护,因为国王的舰只年久失修,水手们又久
未领到饷银。巴巴里的海盗(生民无疆注:指阿拉伯海盗)竟敢来到英吉利海峡,到了
多佛海湾。海盗们骚扰大不列颠海岸,登岸劫掠乡村,掳去几千人(1637年事)。后来
雷恩斯巴勒船长奉命赴摩洛哥捣毁了海盗的一个大巢穴,发现其中有三百七十个奴隶,
有英吉利人,也有爱尔兰人。政府十分懦弱无能,苟且偷安,仅顾目前,因此,斯德拉
福德不得不自解私囊,为一条船装备军械,以保护都柏林港口,使其免遭海盗的蹂躏”。
罗伯特·金·默顿说:“惠勒在十七世纪初期写道,在大约六十年间,航行于泰晤
士河上的运载能力超过120吨的轮船不到4艘。威廉·芒逊爵士写道,到伊丽莎白去世时
,在英格兰400吨级的商船或许也不超过4艘。……1607年,皇家海军50吨级以上的舰只
仅有40艘。”
从伊丽莎白到克伦威尔之前的英国国君,无不是一脑袋浆糊,除了专制集权地作威
作福,想方设法搞钱花,便是关心宗教上的纯正性。指望无知昏庸之辈领路于海洋文明
,无疑是梦想。
这个时代的任何一块陆地,不管这里是否有居民与君主,都是西方人跑马圈地的天
堂,谁先到达,甚至谁先看到,这块地盘就是谁的。直到今天,论证天下土地主权归属
的依据,依然是这个“习惯法”。海盗规则成为“普世价值”的“国际法”,是对文明
一词的最大嘲弄。
新大陆上的金银珠宝,自然是谁抢到就是谁的。至于这里的土著印第安人,由于过
于倔强不肯屈服当奴隶,欧洲人就一个字:杀。印第安人几乎灭绝,广袤的美洲大陆需
要人来耕种,于是,西方人喜欢上了非洲的青壮年男女。新的国际法诞生了:谁先看到
非洲的黑人,他们就是谁的奴隶。
此时,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合一,在人口上英国算是欧洲大国。岛国自有岛国
的特点,大批海盗在海上打打杀杀、亦匪亦商讨生活,打得赢就抢,打不赢才坐下来谈
生意。
经常闯荡江湖的冒险家们,远比英国国王见多识广。其中少数人,花钱找国王买下
了创建殖民地的特许状,从事更大的冒险活动----到北美去圈地淘金。冒险家们弄张特
许状到手,不是他们有多么爱国或者有多强的法律意识,而是为了一旦在外惹出泼天大
祸,可以化民间纠纷为国家间的矛盾,从而获得国王的保护。英国国王出卖特许状,也
不是真想开拓海外殖民地或者发展海外贸易,仅仅是为了捞几个零花钱。詹姆斯一世(
1603----1625年在位),一辈子只关心钞票和宗教。为了搞钱,他把肥皂、纸张等百姓
日用品的销售权“收归国有”,然后作为“专卖权”出售换回真金白银;为了建立一个
宗教纯粹的国家,拚命发展国教和迫害清教徒。1606年,伦敦公司、普利茅斯公司获得
在北美殖民的特许状,就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1607年----距离西班牙人1496年建立圣
多明各100多年,伦敦公司将120来名卖身为契约奴的英国农民送到大洋彼岸,建立了第
一个英国殖民点詹姆斯城。在随后的半个世纪中,卖身为奴的英国农民、避难的清教徒
等,不断涌入北美。这些人利用枪杆子,不断屠杀、驱逐当地土著,地盘越来越大。等
到殖民地折腾到有点眉目了, 1624年,英王便开始取缔“特许状”,先后将一个个殖
民地收为国王领地,由国王直接派官员管理。
正所谓无意插柳柳成荫,另一批海盗为英国建立圈占殖民地立下了汗马功劳。著名
的摩尔根,手下有千余名海盗,他们袭击美洲的城镇乡村,到处烧杀抢掠,搅得西班牙
殖民地不得安宁。这些家伙们建立的一个又一个巢穴,无意中,圈占了不小的领土,形
成了可观的势力范围。没有国家力量的做后盾的英国海盗,吃尽了苦头,一再遭到西班
牙海军屠杀。
将海盗占领的地盘变为国家的领地,站在国家利益来看,无疑是必要的、有益的。
但是,长远的事业,必须由具备长远眼光的主政者来经营;克伦威尔以前的英国君主是
办不好,也不会关心这件大事的。英国海盗们在海外各自为政地死打乱拼一两百年之后
,机遇终于来了。
克伦威尔既是商人,又是政客,还是军阀,因此,他既爱权利,又爱地盘,也爱钱
。靠自己组织军队拼杀成护国公的人,当然比世袭国王多一点进取精神。他混成英国的
老大之后,各种欲望极度膨胀,爆发出填不满的征服欲。他1649年出兵爱尔兰,1650年
出兵苏格兰,1654年将爱尔兰、苏格兰并于英国。控制英伦三岛后,大战荷兰,并于
1654年赢得胜利,同时 “不战而屈人之兵”,迫使葡萄牙允许英国商人在其殖民地经
商;1655年又打败西班牙,占领敦刻尔克,又出兵远航攻占了牙买加。与此同时,他还
制定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重商政策,充分利用殖民地资源发展英国本土的工商业,将殖
民地牢牢挂在本国长远的战略利益的战车上,彻底摆脱了西班牙式的简单掠夺模式。
克伦威尔的称霸欧洲的战争欲望,以及孤悬欧洲大陆之外的岛国特征,大大刺激了
英国的海军建设。罗伯特·金·默顿说:“在共和政体时期,轮船,特别是大吨位轮船
的数目迅速地增加,这部分是因为受到荷兰战争的刺激。亚当·安德森注意到,1688年
英格兰轮船的总吨位比1666年增加了一倍;斯普拉特也指出,在以前的20年间,轮船吨
位同样翻了一番。……到了1695年,相应的数字分别为舰船200多艘、总吨位超过
112400吨,人员45000多人。正如索巴特所指出的,造船速度加快和船只规模加大的实
际原因是军事上的需要。”
到1658年克伦威尔告别人世时,英国海军已甚为强大。1664年,英国舰队远航来到
北美,一枪未发占领了荷兰人的新阿姆斯特丹,也就是今天的纽约。至此,英国的军事
力量正式投入到全球性殖民活动。这距离英国与西班牙之间的海战,已经80年了。
克伦威尔之后,一群以发财为中心的绅士组成的英国议会掌握了朝廷,建立了服务
于他们的理性的政治体制,海上“贸易”成为英国国政的永恒的中心。
随着国家机器转变为少数人的发财工具,杀人越货的民间海盗行为,正式转变为国
家海盗行为。英国军队紧跟在商人后面,深入世界各个角落。英国全球殖民活动的序幕
拉开,英国的疆土滚雪球一般扩展。
二十、血洗海洋一夜暴富(2)
2、法国:醒得晚动作快的海盗
欧洲另一个强国法国,同样曾对哥伦布提出的航海计划毫无兴趣。尽管法国也有许
多海盗闯荡江湖,甚至比英国还早一年在北美建立殖民点,路易十四也建立了东印度公
司等海外贸易机构,但是,历任法王向来最关心的,是与陆上强国之间玩华山论剑。由
于政治制度黑暗,即使有些人想去当海盗也不行。叶菲莫夫说:由于“法国在十七至十
八世纪时,还受着封建专制制度统治,农民为封建义务网所缠累,事实上被固定在土地
上面。法国殖民地的人口增加得很慢,仅在加拿大的几个地区,集中了相当大量的法国
人口。大部分属于法国的北美土地中,并没有农业殖民地。法国人在那里建立不大的移
民区----贸易站。他们以不值分文的东西向印第安人购买毛皮,并因他们极其醉心于一
本万利的毛皮贸易,所以没有把印第安人从久居之地赶走。”直到1789年革命前夕,农
业经济占国民总收入的四分之三,2500万居民中只有200万人住在城市里。
伏尔泰《风俗论》中说:“当时路易十三(生民无疆注:1610—1643年在位)有一
位海军司令而没有舰队。枢机主教刚出任枢密大臣,王国百废待举,一年之内还不能建
立起一支海军,可以武装起来的小战船几乎不到10艘至12艘。当时的海军司令蒙莫朗西
公爵(后来死得很惨)只得登上联省共和国的旗舰,并且只能同荷兰和英国的军舰一起
与拉罗舍尔的舰队对战。”
伏尔泰《路易十四时代》说:“正当葡萄牙人在一为人所知的世界的东方和西方发
现和征服新世界的时候,法国人还经常在比武场上耍枪弄剑”。直到17世纪初,“在一
个虽然濒大西洋和地中海都有港口,但却无船队。路易十三登位时,法国连一艘大船也
没有”,“法国海军久已消亡,黎世留(生民无疆注:路易十三的首相)红衣主教曾使
之稍加恢复,但在马扎然(生民无疆注:1643----1661年任路易十四首相)统治下,它
又复败落。”
法国海盗的“无意插柳”也惠及法国。伏尔泰说:“此时路易十四内外交困,眼看
着旧的法兰西日益衰微,也就无暇顾及新的法兰西。当国家人力、财力都已告枯竭,可
是值得注意的有两个人却趁着国家贫困之机,每个人都赚了将近4000万利弗。一个人就
在柯尔贝尔所创办的东印度公司陷于破产之时,通过对东印度公司的大宗贸易发了财;
另一个人则是通过与困难重重、负债累累而又孤陋寡闻的政府打交道,取得了成功。后
者就是那个名叫克罗扎的商人。此人既有钱又有胆量,敢于拿出一部分财产数来碰运气
,他请国王把路易斯安那特许给他,条件是他和他的合伙人在每艘船上带男女少年各6
人,到那儿去繁育后代。路易斯安那当时不仅商业不振,人丁也很稀少。路易十四死后
,一个不寻常的人(他的想法有些是有益的,有些是有害的),让法国人相信路易斯安
那出产同秘鲁一样多的金子,而且会提供同中国一样多的丝绸。于是在有名的拉斯计划
实施的第一阶段,法国向密西西比大量移民(1717----1718年),人们订出计划,要建
造一座美丽而整齐的城市,名为新奥尔良。”后来,北美宽广肥沃的路易斯安那成为法
国殖民地。
打家劫舍的法国海盗也为祖国抢占了一些美洲海岛。伏尔泰承认:“法国能够和西
班牙在圣多明各岛平分秋色,是靠了一帮铤而走险的、剽悍的新人,这是一些偶然聚合
在一起的英国人、布列塔尼人、诺曼底人,其中主要是诺曼底人。人们称他们为海盗或
美洲海盗。……法国人能在岛上立足,靠的也是他们的海上行劫的武力。”
路易十四之后的法国,一直是昏君当道,连本土都治理不好,更不会放眼全球和未
来,毕竟,如何占领、利用殖民地这样的问题太复杂了。海盗们在海外打拼出的一些地
盘,在若干年后的“七年战争”中,大量拱手奉献英国。即便在辉煌的拿破仑时代,也
只是大陆的霸主,没有一支足以抗衡英国的海军。
法国毕竟是欧洲文化底蕴最深厚、经济基础最雄厚、始终保持强大的常备军的国家
。相对民主和清明的政府诞生后,依托强大的科技、经济、军事实力,以令人眼花缭乱
的速度,法国大踏步走向海洋。
就此,英法两国主导的“海洋文明”开始了,西欧 “大国崛起”了。
w*********g
发帖数: 30882
47
看完了这些数据,又看了一些人类历史以后,简直怒了,合着中国人过去一百年都被忽
悠了。过去5000年里面,一共领先了246年的日耳曼尼人成了人类最杰出的代表?领先
了2400年的中国人成了hopeless?
涮傻小子阿?
e**o
发帖数: 6038
48
人嘛,只看眼前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看完了这些数据,又看了一些人类历史以后,简直怒了,合着中国人过去一百年都被忽
: 悠了。过去5000年里面,一共领先了246年的日耳曼尼人成了人类最杰出的代表?领先
: 了2400年的中国人成了hopeless?
: 涮傻小子阿?

w*********g
发帖数: 30882
49
看完了这些数据,又看了一些人类历史以后,简直怒了,合着中国人过去一百年都被忽
悠了。过去5000年里面,一共领先了246年的日耳曼尼人成了人类最杰出的代表?领先
了2400年的中国人成了hopeless?
涮傻小子阿?
w*********g
发帖数: 30882
50
看完了这些数据,又看了一些人类历史以后,简直怒了,合着中国人过去一百年都被忽
悠了。过去5000年里面,一共领先了246年的日耳曼尼人成了人类最杰出的代表?领先
了2400年的中国人成了hopeless?
涮傻小子阿?
相关主题
西方伪造拜占庭历史[转载] 古罗马的灭亡与同性恋、淫乱...... (转载)
今天的美帝很像查士丁尼时代的东罗马帝国 (转载)性解放、人口异化与古罗马灭亡对当代中国的警示
讨论: 米国, 日本, 中国,英国, 加拿大,德国, 俄罗斯,记得20几年前读历史的时候
x*****u
发帖数: 3419
51
这个文章好像有很多问题。。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看完了这些数据,又看了一些人类历史以后,简直怒了,合着中国人过去一百年都被忽
: 悠了。过去5000年里面,一共领先了246年的日耳曼尼人成了人类最杰出的代表?领先
: 了2400年的中国人成了hopeless?
: 涮傻小子阿?

x*****u
发帖数: 3419
52
This I agree; Taiwan has a great future, as all will see.

【在 c**i 的大作中提到】
: As I say, "Chinese" have various meanings in Taiwan. Taiwan has a great
: future, as all can attest.
:
: are
: the
: carefully

w*********g
发帖数: 30882
53

Bright future! Very very BRIGHT! Make it hard for you to open eyes.

【在 x*****u 的大作中提到】
: This I agree; Taiwan has a great future, as all will see.
s********i
发帖数: 17328
54
解释解释中国人这么牛,干嘛只许生一个?不应该是越多越好么?

【在 w*********g 的大作中提到】
: 看完了这些数据,又看了一些人类历史以后,简直怒了,合着中国人过去一百年都被忽
: 悠了。过去5000年里面,一共领先了246年的日耳曼尼人成了人类最杰出的代表?领先
: 了2400年的中国人成了hopeless?
: 涮傻小子阿?

g***j
发帖数: 40861
55
床子弩也很牛逼
w*********g
发帖数: 30882
56

civilization 4

【在 t******t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冷,大文明出身的?
1 (共1页)
相关主题
当年灭了罗马的蛮族是德国雅利安人吗?以史为镜:西罗马帝国的崩溃 美国还远么?
TPP是人类历史上一次实验何新 : 子虚乌有的“拜占庭帝国”
BBC谈中国:看“毛泽东旗帜网”被关闭整顿故宫是比较落后除了地方大点水平确实不行
感觉本版急需走出误区:西方民主不是状态,而是结果老邱体转载:中国当代是最崇洋媚外的时代(一)
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何新:西方史学掩盖伪造的希腊罗马史
所谓西方文明的真面目 一西方伪造拜占庭历史
瑞士考虑废除"乱伦罪" 直系血亲性行为将合法化今天的美帝很像查士丁尼时代的东罗马帝国 (转载)
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连载讨论: 米国, 日本, 中国,英国, 加拿大,德国, 俄罗斯,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欧洲话题: china话题: 罗马话题: 中国话题: 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