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Military版 - 骇人的"血浆经济"——走访河南"艾滋病村",
相关主题
给邓产党记上一笔高耀洁公开遗嘱:李克强没报复我 习已承认艾滋血灾
骇人的"血浆经济"——走访河南"艾滋病村"中国艾滋病疫情80 90年代由卖血 90和00年代由输血导致
国内血慌,邓先富人口政策开始大力逼宫!高耀洁:我的耄耋时光
卫生部:乙肝携带者不能从事采血员特警等职《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中国的公共卫生危机
温州血站站长称许多市民主动献血正采血建议中国政府为三千万下岗工人修建一座纪念碑
温州血浆告急 请网友献血中国的公务员队伍
甘肃武威血站强迫未成年人卖血老方说贝志诚是红三代,他爹若是部长级别,那他爷呢?
输血染艾滋女童家长质疑调查慢 官方:那你来吧本中将讲了个副省部级医疗待遇的故事,各位小将自干五还不服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血站话题: 艾滋病话题: 河南话题: 卖血话题: 血浆
1 (共1页)
a*******m
发帖数: 14194
1
现任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河南的主要政绩
http://www.cctv.com/special/289/2/25967.html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国内开始大规模引进国外资金、技术和设备,兴建血液制品生
产企业。即使在今天看来,这也是一桩一本万利的好买卖。血液制品在全世界范围内都
属于稀缺商品,中国直到80年代末白蛋白的产量也不过十多吨,根本供不应求,由于进
口受限,价格高企。而中国是人口大国,像河南这样9000万的人口大省,80%是低收入
的农民,哪怕这7000万人有百分之一二愿意卖血,哪怕每年只卖一两次,也能创造上亿
的价值。与此同时,可以带动大批采血人员就业——于国、于民、于商都是只赚不赔的
好事。偏远贫困的内地农村因此成为便宜而干净的血浆的理想采集地。这其中关键的中
间环节是主要由卫生医疗部门开设的血站。事实上,这些被卖血者称为官办的血站始终
是“血浆经济”最积极的开拓者、鼓吹者和组织者。“在医院门口的广告栏里,贴着献
血光荣,救死扶伤。”同样属于文楼艾滋病人一员的程建中告诉记者,“血站总是宣传
采血的好处,单采比全采好处多,说血跟井水一样,抽几桶还是那么多,经常把老水抽
出来换新水,去旧血,换新血,有利于新陈代谢。对身体有益无害。你不去卖血,说明
你身体不健康,有病。”每次单采都需要先从卖血者抽出800cc满满两大袋的“全血”
,经过离心机和净化室分离后,再将下层的400cc红细胞回输,卖血者得到40元到50元
,根据地点和时间的不同略有差别。这种方法的一个妙处是由于负责运输氧气和养料的
红细胞并不减少,所以卖血者抽掉400cc不会觉得明显的虚弱和精神不振。但灾难就在
这不知不觉的回输和皆大欢喜的赚钱中降临了。至少有三个环节被认为存在着致命的漏
洞。
首先是抽完血后剪断输血管的消毒剪和掐血袋口的消毒钳,这两个器械都与抽出来
的全血接触,但原上蔡县人民医院血站的一位护士承认,这些总是沾满鲜血的剪子和钳
子都只是在晚上泡一夜,白天肯定是刚沾过这个人的血又去碰另一个人的。然后是离心
机,境外有报道称是将几个同一血型人的全血混在一起离心,然后再把已经充分混合的
红细胞回输。但记者在河南采访时,没有听到有哪个血站是这么操作的。
事实上,普遍采用的离心机里面被分成12个小锅,每个小锅里放两袋血。但即使是
这样分隔离心,也非常容易出现血袋被甩破的情况,离心机里鲜血淋漓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血站分离员一般只是把破损严重的血袋扔掉,如果血细胞流失不太严重则照常操作
——这种情况下,同样会有沾有别人血液的红细胞被回输。由于回输这种特殊的操作过
程,无论是消毒剪、消毒钳还是离心机,尤其是前两种器械,为病毒的可能传播大开其
门。不知什么原因,单采浆中存在的这么普遍的大漏洞,一直没有得到机构庞大的医院
、防疫等卫生系统的察觉和关注。
农民在拼命地卖,血站在拼命地采,而卫生主管部门,则在拼命地办血站和发采血许可
证。1993年到1994年,血浆经济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由于国家“适时”开放血液制品
出口,更大调动了采血收浆的积极性。不仅是防疫站、卫生局和医院,乡镇企业局、公
安局、人武部、物资局,各种相干不相干的部门、单位都纷纷上马血站。而给血站发许
可证也被认为是有利可图的权力,由于采血许可证需要省级卫生厅发放,在全国范围内
,几乎都出现了卫生部门中医政、疾病控制和爱卫会三家争管的局面——最终医政夺走
了这块肥肉。几乎可想而知,争夺意味着权力寻租在血站批建中发生的可能性。由于时
过境迁,寻找到某种确凿的证据是困难的。但河南省的一位前防疫官员一针见血:“我
1993年曾经到下面几个血站看过,一看就害怕,离心机一离血袋就破,还有消毒钳,血
站工作人员有很多连融血反应这样的基本知识都不懂。
现在卫生厅的官员都至少是医科院校大学毕业,他们不会连这些都看不出来吧——
要么是装作没看见,要么就根本没看。这不仅仅是官僚主义,这根本就是腐败。”但发
财心切的人们已经顾不得许多了。最颠峰的时期,整个河南省血站超过230家,仅驻马
店就有39家——这些都是由政府部门主办,经过省卫生厅批准的。“我们这里很多人都
是上午到县城卖血,一扭脸又跑到开封卖去了。”开封尉氏县屈楼村的丁军对记者说。
血站的遍地开花固然为农民献血提供了方便,但同时也进一步加剧了艾滋病的交叉感染
和异地传播。
a*******m
发帖数: 14194
2
李长春同志简历
河南大范围,大规模卖血,并且监督不力,导致艾滋病大范围传播,
就是1990-1996的期间。看看李长春的简历吧,他根本推脱不掉。
新华社北京10月22日电
李长春同志简历
李长春,男,汉族,1944年2月生,辽宁大连人,1965年9月入党,1966年9月参加
工作,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机工程系工业企业自动化专业毕业,大学学历,工程师。
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
1961-1966年 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机工程系工业企业自动化专业学习
1966-1968年 留校待分配
1968-1975年 辽宁省沈阳市开关厂技术员
1975-1980年 辽宁省沈阳市电器工业公司革委会副主任、党委常委,沈阳市电器
控制设备工业公司副经理、经理、党委副书记
1980-1981年 辽宁省沈阳市机电工业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
1981-1982年 辽宁省沈阳市委副秘书长
1982-1983年 辽宁省沈阳市副市长兼市经委主任
1983-1985年 辽宁省沈阳市委书记、市长
1985-1986年 辽宁省委副书记兼沈阳市委书记
1986-1987年 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1987-1990年 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
1990-1991年 河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1991-1992年 河南省委副书记、省长
1992-1993年 河南省委书记
1993-1997年 河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1997-1998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河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1998-2002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
2002- 中央政治局常委
第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
a*******m
发帖数: 14194
3
河南艾滋病事件的总根子
【博讯12月13日消息】
这笔“血债”谁来还
今年8月4日,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率领的中央艾滋病防治工作组来到了著名的“艾
滋村”——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
据中央艾滋病防治工作组的一位同志讲,在去“艾滋村”的头天晚上,殷大奎副部
长在驻马店向陪同的省、市、县官员们指出:河南省的艾滋病疫情不同于云南、广东等
省。中央决定让我们来河南,是因为河南省的艾滋病流行完全属政府行为,责任在政府
。他还说:我从医一辈子,在卫生部门多个台阶都干过,体会最深的就是出了问题不能
捂,越捂越糟糕。殷大奎副部长这番话不仅指明了河南艾滋病流行的原因和责任,而且
还说明河南目前在捂艾滋病的盖子,同时也是对河南艾滋病历史的真实写照。
卫生部一位资历较深的官员讲,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卫生部就与国家物价局共同
颁发了《关于加强输血管理的若干规定》,并多次强调血源要实行“三统一”(统一采
血、统一供血、统一管理),1993年3月前后,卫生部还以部长令的形式再次向全国发
布了《采供血机构和血液管理办法》,对血源、采供血管理,乃至血站操作规程、质量
标准、供血者检查标准等都做出了具体规范。当时别的省、市都忙于进一步规范血源“
三统一”,可河南却不一样。
1992年春夏至交,攀上卫生厅一把手宝座的刘全喜,急于创造“改革创收”措施的
他一上台就提出了自己的新思路:内靠公章,外靠血浆。内靠公章就是充分利用卫生厅
审批办血站、单采浆站的权力,大肆发证,目的是收钱。外靠血浆就是大量单采血浆—
—采血后要血浆,把红血球分离出来还给卖血者,把采到的血浆买给制药公司。 开封
、周口首先积极响应号召,率先办起了血站。河南省卫生厅积极给予肯定并召开了现场
会,刘全喜亲自到会讲话、给予表扬和打气壮胆。全省躁动了,由于当时的防疫站和妇
幼保健站经济状况有些紧张,各县防疫站、妇幼保健站看到省里鼓动这个创收项目,立
即闻腥而动,齐刷刷地办起了创收血站,乡村血站建成了。武警、军队、物资、煤炭、
工厂等血站成立了,连有些县的政协,人大也加入办血站的队伍,一时间,河南成立了
230多家“合法血站”和数不清的非法血站,仅驻马店(“艾滋村”的所在市)就有39
家——这些都是由政府部门主办,经省卫生厅批准的。有些血站就是一台小拖拉机上放
一个离心机和几个反复使用的胶皮管子和针头。他们抽血进村,服务上门,现钱交易。
全国的生物制药公司都来河南收购血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抽吸老实巴交愚昧
的农民血液去弥补他们“钱欲”的亏空。事实上,这些被卖血者称为官办的血站始终是
“血浆经济”最积极的开拓者、鼓吹者和组织者。在医院门口的广告栏里,贴着“献血
光荣,救死扶伤”。文楼艾滋病人程建中告诉记者:“血站总是宣传采血的好处,单采
比全采好处多,说血跟井水一样,抽几桶还是那么多,经常把老水抽出来换新水,去旧
血,换新血,有利于新陈代谢。对身体有益无害。你不去卖血,说明你身体不健康,有
病。”每次单采都需要先从卖血者身上抽出800毫升全血,经过离心机和净化室分离后
,再将下层的400毫升红细胞回输,卖血者得到40元到50元,根据地点和时间的不同略
有差别。这种方法的一个妙处是由于负责运输氧气和养料的红细胞并不减少,所以卖血
者抽掉400毫升不会觉得明显的虚弱和精神不振。但灾难就在这不知不觉的回输和皆大
欢喜的赚钱中降临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驻马店、开封、周口、商丘的一些乡村,
卖血成了一种生存状态。“公路上站满了搭车去城里卖血的村民,像赶集一样成家成户
地去。走在路上还说着,这个胳臂是化肥(尿素),这个胳臂是磷肥。” 在河南省卫
生厅工作过大半辈子的两位老干部,对刘全喜在全省大办血站、单采浆站的问题,一针
见血的指出:“他一是为了创政绩,二是为了自己捞钱。” 刘全喜不仅是办血站的领
导者和倡导者,而且还是一个积极参与者。漯河市卫生局一位“要员”反映:刘全喜从
省直卫生系统单位“引进”资金20多万元和设备,指示自己的妹妹在自己的家乡郾城县
建立血站。在原漯河市卫生局局长刘学周(现为河南省卫生厅副厅长)的支持下,很快
发展了西平、上蔡、西华、许昌、太康、尉氏等6个采血点,每年创收高达数百万元。
1995年2月27日,国家卫生部紧急下发了“关于坚强血液管理的通知”,随后不久
,河南省统一部署对全省的采血(浆)站进行整顿,并对血头、血霸实施有力打击。就
在这种情况下,刘氏血站仍我行我素,继续发着“血财”。据亲身经历过的一位官员吐
露,1996年,分管卫生工作的副省长李志斌带领省卫生厅副厅长徐晖及省公安厅的领导
等一行,专程赶往西华县抓捕“血头”,行动十分保密,唯有当“血头”的刘全喜妹夫
驾救护车逃离现场。原因是随队的与刘全喜同乡的省卫生厅疾控处长张更荣通风报信。
1999年7月12日晚上,郑州警方在郑州通往开封的途中抓到一伙转移血浆的血贩子,一
辆车号为豫K-T3055的红色松花江面包车被查扣,车上是未经检测、已经长期污染的194
袋非法采集的原料。当记者闻讯赶到时,一位警官告诉记者说:昨晚这几个人开车全跑
了。真的是跑了吗?后经密访,一位警官悄悄告诉:是一位省公安厅的“要员”打电话
叫秘密放人。这伙血贩子共4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位就是刘全喜的妹妹。记者立即来
到血贩子曾经盘踞的窝点,已经是人去楼空。转移速度之快不是一般蟊贼能够办到的。
记者再次赶到处理此事的派出所,警察告诉说:没有来得及审讯,他们就都跑了,一点
“痕迹”也没留下,此事后被《郑州晚报》披露。刘氏血站的所作所为在同道中起到了
示范作用,使得河南省地下非法采集血浆屡禁不止。
前不久,卫生部传出惊人的信息,新疆有3-5吨血浆被HIV病毒污染,提供血源的是
河南人,组织者也是河南人,这些河南人中有的是卖血者,有的是过去的血站站长,还
有的是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干部。如果这3-5吨血浆未被查出而用于人体,它带来的危
害不亚于一次相当规模的战争所造成的损失。消息传来,河南省委书记陈奎元拍案而起
,怒斥这是天下第一案。 一个人犯了罪或犯了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认识不到或一
意孤行,刘全喜就是这样。据省卫生防疫站一位专家说:至少在1994年,河南的卫生部
门已经获知卖血者中有艾滋病患者或HIV携带者。当时一批由兰州生物所出口南韩的血
制品中被发现含有艾滋病毒,原浆就采自河南。也就在这一年,上蔡县人民医院血站收
到上海生物制品所的通知,它们售往上海的血浆中被抽检出有2例携带艾滋病毒。于是
他找来一批原血样抽检,这一抽检不得了,旁边的学生说,老师,我们可以申报科研成
果了。但这位专家的腿都吓软了,他希望这种“东西”永远不出现才好。 如果以上疫
情报告不能使刘全喜确信的话,那么,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该是认定无疑了吧!1994
年,他亲自率团两次飞抵美国、与美国百特公司谈判,要求该公司在河南投资建厂加工
血液制品,但最后没有办成,其原因是因为河南省送给美国百特公司的15份血清样本中
发现了3份带有HIV病毒,其阳性率达到30%,美国百特公司拒绝了与河南省卫生厅的合
作。
河南省血源管理失控,这么危险的单采回输法,这么随意的卫生条件,这么踊跃的
多次卖血者,一旦出现一个艾滋病,后果会是怎样的?对一个有着医疗专业本科学历、
有着大医院科主任、副院长、院长、河医大副校长资历的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来说,应
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然而,刘全喜害怕自己承担责任和暴露刘家血站的内幕,采取
捂盖子、欺上瞒下、说假话、拖延战术到打击报复举报人等手段,这是一个渐进的由量
变到质变的过程,也是一个血浆后面藏有腐败怕自我暴露的行为。自95,96年以来,河
南省艾滋病的流行一直是引起国内卫生界有关专家人士警惕和关注的焦点,包括中国科
学院院士我国最著名的艾滋病专家曾毅在内的许多专家,在不同场合以不同方式表达着
这样的警报:河南艾滋病流行情况是真实的、是严重的,有可能演变成国难。可是,河
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当时拍着胸脯说:河南没有艾滋病。专家们说:他这是不见棺材
不掉泪,艾滋病是有5-10年潜伏期的,到时候大量死人他还能捂住吗?专家的预言尽管
是不幸的,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是进入2000年后它开始兑现了:据专家介绍,河南
目前有50—70万艾滋病病人或病毒携带者,主要集中在驻马店、周口、商丘、开封等市
,且呈灶型分布,出现了几十个艾滋病村。上蔡县卫生局一位官员说:上蔡县不只一个
文楼村,还有后阳村、南大吴村等12个村。另外据河南省卫生防疫站一位专家说:新蔡
县西河村、沈丘尹庄村、大滩村、后李庄、和尚庄、西华县龙池头村、喜岗村、柘城县
双庙村、尉氏县屈楼等十几个村也非常严重。 在河南艾滋病如此严重的今天,刘全喜
还在做着发财梦。据河南省卫生系统部分医务人员反映:前段时间,河南省卫生厅做出
决定:对全省卫生系统人员进行艾滋病知识培训并进行考试,每人交培训考务费40元(
下发有文件)。河南卫生系统目前至少有30万人,每人40元,就是1200万元。那么请问
:收费依据是什么?收费标准是否经过省有关部门审批?收的钱都干什么了?
去年6月28日,中科院院士、艾滋病研究专家曾毅教授在中科院院士大会上发出了这
样的警告:如果真的是采血——至少在象河南这样的区域——是采血把数以千百计老实
本分的农民制造成艾滋病患者,那么,人类历史上这一罕见的公共卫生事故,该到了揭
开盖子追问责任的时候了。 河南大地在经受着一场艾滋病的浩劫,50多万HIV感染者正
在按照潜伏期的图线谱涌向地府,该走的走了,没有走的,正在挣扎着、呻吟着,静静
的等待死神的召唤。他们都是因采供血走上了绝路,据专家预测,河南省在近十年内将
有几十万艾滋病病人离开人世,个别村庄将从地球上消失,这不亚于一场大的“战争”。
这个空前绝后的血债,理应由谁来偿还呢?多行不义必自毙,人们拭目以待……
a*******m
发帖数: 14194
4
驻马店地区的人民,真他妈的多灾多难。
58-60年,吴芝圃在河南当省委书记,自己煞笔虚报粮食产量太离谱,饿死驻马店地区
一堆人。
75年8月,天灾+人祸,板桥水库垮坝,驻马店地区方圆上百里一片汪洋,死了几十万。
1990-1996,李长春主政河南,力推血浆经济,官办血站,鼓励老百姓卖血致富,又在驻
马店地区搞出50-70万艾滋病患者。
现在,还到处受歧视。
十亿人民九亿骗, 河南人民是教练, 总部设在驻马店, 全国都有连锁店
l*******n
发帖数: 1867
5
我就是驻马店人

在驻

【在 a*******m 的大作中提到】
: 驻马店地区的人民,真他妈的多灾多难。
: 58-60年,吴芝圃在河南当省委书记,自己煞笔虚报粮食产量太离谱,饿死驻马店地区
: 一堆人。
: 75年8月,天灾+人祸,板桥水库垮坝,驻马店地区方圆上百里一片汪洋,死了几十万。
: 1990-1996,李长春主政河南,力推血浆经济,官办血站,鼓励老百姓卖血致富,又在驻
: 马店地区搞出50-70万艾滋病患者。
: 现在,还到处受歧视。
: 十亿人民九亿骗, 河南人民是教练, 总部设在驻马店, 全国都有连锁店

a*******m
发帖数: 14194
6
你们那破地方真他妈的惨,是不是考虑改个名字,搞个吉利点的名字,
比如泰安(国泰民安)之类的。
发信人: laonanren (男人不爱,女人不坏.),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骇人的"血浆经济"——走访河南"艾滋病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19 12:50:26 2011, 美东)
我就是驻马店人
l*******n
发帖数: 1867
7
我们以前叫天中
后来清朝了,北京不高兴, 操,我不过是北京,你反而是天中!?
改.

【在 a*******m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们那破地方真他妈的惨,是不是考虑改个名字,搞个吉利点的名字,
: 比如泰安(国泰民安)之类的。
: 发信人: laonanren (男人不爱,女人不坏.),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Re: 骇人的"血浆经济"——走访河南"艾滋病村",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19 12:50:26 2011, 美东)
: 我就是驻马店人

a*******m
发帖数: 14194
8
从天中降到驻马店,降的也忒狠了。
你们还是自己多努力吧,出个国家主席,就可以改回天中了。
不管出不出,我支持你们改。
发信人: laonanren (男人不爱,女人不坏.),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骇人的"血浆经济"——走访河南"艾滋病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19 12:57:22 2011, 美东)
我们以前叫天中
后来清朝了,北京不高兴, 操,我不过是北京,你反而是天中!?
改.
l*******n
发帖数: 1867
9
我们很出名了
不用再炒作了.

【在 a*******m 的大作中提到】
: 从天中降到驻马店,降的也忒狠了。
: 你们还是自己多努力吧,出个国家主席,就可以改回天中了。
: 不管出不出,我支持你们改。
: 发信人: laonanren (男人不爱,女人不坏.),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Re: 骇人的"血浆经济"——走访河南"艾滋病村",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19 12:57:22 2011, 美东)
: 我们以前叫天中
: 后来清朝了,北京不高兴, 操,我不过是北京,你反而是天中!?
: 改.

1 (共1页)
相关主题
本中将讲了个副省部级医疗待遇的故事,各位小将自干五还不服温州血站站长称许多市民主动献血正采血
老干部病房算不算官办的妓院?温州血浆告急 请网友献血
党妈一记又一记地连续抽小将耳光,小将愣是痴心不改甘肃武威血站强迫未成年人卖血
人人网上普世雄文:关于日本地震,只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输血染艾滋女童家长质疑调查慢 官方:那你来吧
给邓产党记上一笔高耀洁公开遗嘱:李克强没报复我 习已承认艾滋血灾
骇人的"血浆经济"——走访河南"艾滋病村"中国艾滋病疫情80 90年代由卖血 90和00年代由输血导致
国内血慌,邓先富人口政策开始大力逼宫!高耀洁:我的耄耋时光
卫生部:乙肝携带者不能从事采血员特警等职《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中国的公共卫生危机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血站话题: 艾滋病话题: 河南话题: 卖血话题: 血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