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Military版 - 南京1937——动物西迁 (转载)
相关主题
南京抗战有很多真实感人的故事,不需要捏造一个假故事这次阅兵,老江小胡还上天安门城楼么?
这下俺成要彻底甩开武汉南京了对付诈骗犯们应该用站笼
有人知道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到底啥关系啊日本地震以后那些流浪狗都吃些啥
任土共建国以来如何打击南京屌丝接盘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毛泽东谈北大往事:大多数人不把我当人类看待看完肘子辩护,发现还是孙维嫌疑最大
重庆部分地区实行交通管制审薄太不给力
“海归”硕士情侣兰州街头卖酿皮现在我们努力的方向,请大家进来讨论下
江主席会出席抗日阅兵吗?你们说 271 会不会被拿下?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罗家伦话题: 中央大学话题: 动物话题: 南京话题: 南京大学
1 (共1页)
j****c
发帖数: 19908
1
【 以下文字转载自 History 讨论区 】
发信人: jjjstc (买买提就是一个垃圾处理站), 信区: History
标 题: 南京1937——动物西迁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Nov 3 16:28:48 2011, 美东)
嘉宾
夏祖灼 原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学生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洪银兴 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孟丹青 南京大学历史系 学者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赵晓玲 作家
张 生 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副教授
1937年,古城南京炮火连天。人人自危,弃家逃难,中央大学惊现特殊难民。历时两年
,过千山万水,上演“长江动物园”。
1938年11月一个晴朗的下午,重庆沙坪坝码头,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地奔向从远处赶来
的一队牲畜,他摸摸牛,又看看羊,还有那些牛背上笼子里的鸡鸭,像见到了久别的亲
人,激动地热泪盈眶。
主持人
这个如此激动的中年人叫罗家伦,是当时中央大学校长。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那个动荡
的年代,几个赶着牲口逃难的庄稼人,应该是再普通不过了。但这几个看上去衣衫褴褛
,蓬头垢面的人却不是普通的庄稼人,他们是当时中央大学农学院的校工。而这些看上
去普普通通的动物,也并不普通,因为它们全都是中央大学花高价购买的,来自世界各
地的优良动物品种。只是罗家伦见到它们的时候,这些“高贵”的牛羊们也显得风尘仆
仆,失去了往日的风采。那么,这些动物和几个工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又为什么会出现
在远离南京的重庆码头?这一切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8月14日,20架轰炸机从日本本土长崎基地起飞,袭击当时的国民政府所在地——南京。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南京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是中国的四大古都之一。自
公元三世纪以来,先后有东吴、东晋和南朝的宋、齐、梁、陈,以及南唐、明、太平天
国、中华民国10个朝代和政权在此建都立国,有着近2500年的建城史。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认为轰炸南京,将比轰炸其他城市对中国政府和人民都将起到更
明显的震慑和威胁作用。
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经盛鸿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他不仅轰炸南京的军事目标,还轰炸南京的和平居民住宅区。尤其惨无人道的是轰炸我
们南京的文化教育基地,这是国际公法所绝不允许的。
国立中央大学
国立中央大学是南京最早的国立综合性大学,为东南的学术重镇,素有「北北大、南中
大」之称。在建校之初,设有文学院、理学院、法学院、农学院等八大学院,其中的农
学院最为出名,拥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良家禽物种。
原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学生 夏祖灼
夏祖灼 原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学生
我们这个猪场啊,真正像个动物园一样。什么品种的猪都有,白的、黑的、黄的花的什
么都有,而且就是当时来讲是最有名的品种,猪最多。
罗家伦
1932年8月,年仅35岁的罗家伦被任命为中央大学校长。
罗家伦出任中央大学校长可以说是“受命于动乱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在此之前的
1927年至1928年的10个多月的时间内,学校四易其名;1931年至1932年8月之个间,已
经七易校长。此时,正值国家内忧外患,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的虎视眈眈。
罗家伦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因而他除了主张在国防建设各方面积极备战外,对中央大学
的师生,他提出了当时让人耳目一新的校训。
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 洪银兴
洪银兴 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首先是诚,必须是诚心诚意的诚,必须是诚恳的诚,必须是忠诚的诚。第二个是朴,就
是朴素。第三个是雄,雄壮的雄。最后一个是伟,伟大的伟,这是追求的目标要伟大。
所以当时罗家伦时期,对中央大学时期,对南京大学的校训,这四个字体现了我们中央
大学时期的中央大学的精神。
抗战爆发后,面对敌机的一次次轰炸,罗家伦对中央大学师生庄严宣示:我们的抗战是
武力对武力、教育对教育、大学对大学;中央大学所对着的是东京帝国大学。在罗家伦
的努力下,全校师生团结一致,使战时的中央大学成为当时全国学生人数最多、学科最
齐全、师资最雄厚、教育研究水平最高的学府。
国立中央大学图书馆
1937年8月19日傍晚,中央大学图书馆里罗家伦和中央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三校
合组的考试委员正在这里吃晚饭,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此时,敌机来袭。
南京大学历史系学者 孟丹青
孟丹青 南京大学历史系 学者
这个时候日军的飞机就在上空盘旋,当时的保卫队长就上来,就是要求他们搬到图书馆
地下书库里去。所以他们一百多个人就是刚刚走到图书馆地下书库,要坐下来的时候,
这个时候飞机就轰炸了。
国立中央大学实验室
坐落在南京市中心的中央大学成为日军飞机轰炸的重点,曾四次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
其中图书馆大楼、教育大楼的北闸都造成5名建筑工人和两名校工死亡,男女生宿舍均
被炸,幸好之前罗家伦让学生搬离,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
经历了这次日军轰炸,使罗家伦意识到,非军事目标也不是安全的地方,中央大学必须
尽快搬迁。但在当时,罗家伦的这一提议,引起一片哗然。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很多人看不到这一点,说战争炮声还听不到,还在上海呢。说你们中央大学就要迁,就
要跑,你跑得蛮快嘛。
作家赵晓玲
赵晓玲 作家
中央大学准备得比较早,就准备内迁,准备撤退的很早。所以,后来就有人就开玩笑,
管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叫他是德国大使陶德曼的兄弟你逃得快。
罗家伦
罗家伦,浙江绍兴人,1897年出生于江西南昌一个旧式读书家庭,我们或许可以用这样
几个字符勾勒出罗家伦的一生:“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31岁的清华大学校长,中央
大学的10年掌门人。
对于中央大学是否搬迁问题,平素性格温和的罗家伦表现出了少有的坚决。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罗家伦从来没这么强硬过,他也是接受西方的思想、民主管理,认为这个事情非常严重
,而且事态会越来越严重,就是必须搬迁。
主持人
早在“七七事变”前,罗家伦料到中日必有一战,因而他对战时的中央大学的发展便有
了安排。1935年5月,他利用到成都晋见蒋介石的机会来到了重庆,他认为中日战争中
敌人的空袭一定很多,而重庆多山的地形正是学校的理想地点。
中央大学实验室
1936年深秋的一天,南京中央大学总务处的员工得到罗家伦校长的指示,让他们尽快购
买大量的木板、铁钉、铁皮,东西买来了,但大家都不知道这些东西要用来干什么。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他就下令中央大学的后勤部门打造很多的木箱、木板条的箱子,造了几十个,几百个放
在那里。有人说有达到上千个堆在库房里,中央大学的很多教师、学生都感到莫名其妙
,造这么多的木条箱干什么呢?
1937年11月5日,日军第10军在杭州湾实施登陆作战。一周后,上海失陷。上海的陷落
使相距300多公里外的中国首都南京处于日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日本侵略者立即从上海,按照他们的固有的计划兵分三路,沿着太湖的两岸向南京包抄
过来。一路是沿着太湖的南边,从杭州湾沿着太湖的南边,进入湖州、宜兴,包抄到南
京的南部,一直到了西昌。直临安徽的马鞍山、芜湖一带就断了南京的退路。另外一路
主力部队沿着上海到南京的沪宁线铁路,沿着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句容、镇江打
过来,还有一路日本的海军沿着长江西上,包围了南京。
随着日军向南京方向快速推进,1937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被迫宣布迁都重庆。
1937年12月初,日军已从东、南、西三面逼近南京。
战火离南京越来越近,此时,罗家伦果断地下了西迁的命令,师生们才知道罗校长原来
是未雨绸缪,这些木箱是为撤离提前做好了准备。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他立即下令中央大学的师生,把他们各个系的仪器、设备、图书、资料等等都装到那些
早就打造好的木板箱里。到这时候中央大学的师生才知道他们的校长罗家伦先生为什么
在一年多前造这么多的木条箱。
在这之前罗家伦早已找过当时民生公司的老板卢作孚,希望能够请他帮忙。
赵晓玲 作家
罗家伦就希望把他们农学院的进口的牲畜家禽都运到内地去发展农业。
学校动物
当战火日益向南京逼近时,罗家伦立即组织全校师生员工将装有图书资料、仪器设备大
木箱,甚至包括一些进口的良种动物等都送上民生公司的轮船,顺长江水路撤往重庆。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把底舱打通,全部就是专门临时改成临时的家禽栖居地。优良品种的每一对、每一种选
一对放在底层,底层是动物。上面客舱里面打通放飞机,还一个就是二十多具尸体。
主持人
中央大学这次西迁,可以说是彻底搬家,能搬的几乎全部都搬了。学生们都坐船离开了
南京,全校的图书仪器也都搬出来了。不仅如此,就连航空工程系为教学用的三架飞机
、医学院供解剖之用的24具尸体和一部分进口的动物的优良品种都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
行了转移。
罗家伦夫妇
罗家伦校长是中央大学最后一批撤离南京的人员之一。在撤离南京前,罗家伦最后一次
来到各处作巡视检查。他见全校人员与财物都已撤之一空,但农学院牧场还是留下了大
部分良种家禽家畜和牲畜。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全是进口的荷兰、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于说他们国家最有名的动物作为优良品种
全部引进到中央大学来。
农学院的动物
如此不宜得来的动物平日里大家都小心喂养,就怕它们出意外。而现在战争在即,无奈
之下,罗家伦只好就对养护这些动物的老职工王酉亭说了以下这番话——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说这些动物啊,你们送人也好,卖掉也好,你们自己吃掉也好。只要不留给日本人,怎
么样处理都可以。
王酉亭,江苏涟水人,南京中央大学农学院的老职工,平时主要负责家禽家畜的饲养工
作。他知道罗校长之所以放弃这些珍贵的动物,也是万不得已,便当即向罗家伦校长表
示,所有的动物他们会妥善保管,绝不留给日军。
主持人
1937年冬季的南京,一寸山河一寸血,南京城里到处是四散逃亡的老百姓。此时恐怕没
有一个人会为了金银细软、牛羊猪鹅而让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在这种时候没有什么比
生命更重要,保住性命,成了战火中的人们最大的愿望。然而,此时王酉亭和他的工友
们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想办法把这些宝贝护送到重庆,交还迁到那
里的中央大学。
南京和重庆之间不仅远隔万水千山,而且又是战火纷飞的战争时期,怎样才能把这1000
多只动物安全转移呢?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他们立即不分日夜,用木板条做了好多木条小箱子,小的木笼。然后就把鸡、鸭、猪装
进了木笼,然后把木笼再架在牛身上、马身上。
12月9日深夜,王酉亭和他的几位工友赶着各种牲畜离开中央大学农学院,穿过挹江门
向城外长江边早已等在那里的四艘木船走去。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当时,王酉亭他们用中央大学发给他们的遣散费,买了四艘大的木船,一共四个。人不
是很多,主要是动物,主要是牛羊,四艘木船的话能带不少动物。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当时已经没有轮船了,南京已经基本上四面都被日军包围了。东边、南边、西边都有日
军包围着。炮火连天,天上还有飞机炸,只有长江北岸日军还没到达。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他们走的时候是(1937年)12月9日,当时南京城已经被日军团团围住。战争非常激烈,
枪炮声昼夜不断。
12月10日午后1点,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下令向南京发起总攻。此时,南京
城炮声隆隆,人们四散奔逃。第二天,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南京守军撤退。三天后
的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已经沉没于血海之中。
城内大屠杀开始,城外王酉亭和其他工人们冒着天上的敌机,地面上的轰炸赶着牲畜正
艰难的前行在路上,开始了万里征程的第一步。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破,12月9日他们才开始走。那这个时候战争已经打响了,南京
保卫战已经打起来了,非常惨烈,所以他们过了江北之后分成三路往合肥方向进发。所
以说为了确保安全,日夜兼程不能停,除非是要给这些动物上饲料,人吃不吃,他们都
认为不是主要的了。人可以边走边吃啊,动物不行,除了让动物进食之外,基本上是马
上就上路,继续前进。不管黑天白夜,最后还好在12月13日南京城破的时候,他们已经
赶出了一百多里路,相对安全一些。
一路上,到处是逃难的人群,而刚刚逃出了敌人魔爪的王酉亭他们,更是小心翼翼,但
出发不久之后还是出现了问题,首先他们要面对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如何解决这些动物的
伙食问题。
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副教授 张生
张生 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副教授
这些东西本身是在和平环境之下,吃的东西比较讲究。那以前这个中央大学对这些像荷
兰的奶牛、良种猪都有专门的研究人员来配制这些饲料,来给它们吃。
然而,此时在战火纷飞的逃亡路上,怎么料理这些金贵的动物呢?
张生 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副教授
这些人说句老实话也不是研究人员,主要是从事后勤保障工作的人员。所以这些良种应
该吃什么东西,应该怎么样保证它们这个伙食,没有什么大的把握,是完全凭着他们在
学校里面的这个观察。
张生 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副教授
有一些良种,这个应该说是不是很适应,因为这些东西它要吃一些比较讲究的饲料才行
。所以他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发现就是说,刚开始一些动物还是受到了影响。
很快,有些动物病倒了,为了让这些好不容易逃出战火的动物活下去,王酉亭和他的工
友想了各种办法。
张生 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副教授
一路上要花钱,跟所经过地区的这些农民们买饲料、买粮食。农民在可能的情况下,都
把这些饲料、青菜这样一些东西就卖给中央大学的这些员工们。他们就按照自己的理解
饲养这些动物。
就这样王酉亭他们走走停停,一路西行。
张生 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副教授
这些动物本身在中央大学饲养场是娇生惯养,所以它们走得非常慢。在有条件的情况下
,那就是雇佣农民的板车、毛驴车就拉着这些动物走。那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就把这些
小的动物,鸡啊,鸭啊,鹅啊放在笼子里面,放在这个大的动物背上驮着走,所以这一
行队伍就是非常的奇特。
尽管是战乱时期,几个中年人还有珍贵的荷兰牛、澳洲羊、美国猪的身上背着装有鸡、
鸭、兔的小笼子,这支奇怪的队伍还是引来了路人的瞩目。
张生 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副教授
但是赶着这么多动物,而且是很多动物,是这个朴实的农民都没见过。就有很多地方的
农民也会来围观,说为什么这些人赶着这些动物在这。
主持人
从1937年12月初从南京出发,这一路上他们牵着牲畜,吆喝着牛羊,昼行夜宿,还要躲
避敌人的封锁线。一天只能走十几里路,眼看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形势也越来越严峻。
战乱时期,物价奇贵,他们的遣散费很快就要用光了。除了保障动物的草料以外,人,
以不倒下为原则,能省就省。这一天,他们来到位于安徽和河南交界的叶家集,此时正
值隆冬季节,天寒地冻,人困马乏,动物断料人断粮,想要继续前行是不可能的了。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这个镇上是比较大,当时还有电报局,所以他们就在叶家集给中央大学发了一封电报。
就首先报告校长,就是我们已经把农场所有的牛羊马这些动物安全、完整地带了出来。
现在已经到了安全地带,我们正在往重庆赶,希望能交回学校,但是现在费用不够,就
报告了校长。
接到电报的罗家伦惊喜交集,他没有想到,这些良种动物,还有希望失而复得,即刻命
人汇款到叶家集。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动物大军很快又整装出发了。不久后,他们到
达许昌。
采访
走到许昌的时候,已经到了冬天。到了冬天,冬天那时候还下了大雪,下大雪路上就更
难行走。因为天寒地冻,有一些小的动物它不耐寒,你比如说兔子,很多兔子就被冻死
了。
在这里,王酉亭他们虽然失去了许多小动物,但也迎来了新的希望——两只小牛犊在这
个时候出生了!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因为走了几个月了,老牛还生了小牛,这也是很可喜的事情。当时这个很振奋,就是有
一种生命,有一种希望,大家对这个两个小牛犊非常珍爱,非常珍爱。说既然这样,我
们一定要保护好这两个小牛犊,就像保护幼小的生命一样。
春暖花开时节,他们来到湖北武汉,本想休整一下再走,此时这里正值形势吃紧,只能
继续跋涉前行,经桐柏山区,沿鄂西丘陵向宜昌进发。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那真是层峦叠嶂,道路崎岖。他们不怕艰难,不怕危险,冒着和敌人飞机周旋的危险,
冒着敌人的炮火,从敌人的追剿中穿插过去。
当他们抵达宜昌时,距离他们从南京出发,时间快要过去一年了。
在宜昌,当听说他们的事迹之后,当地的交通部门被他们这种爱国抗日的精神所感
动,特别安排王酉亭和他的动物大军优先免费登船,前往重庆。
主持人
1938年深秋,重庆沙坪坝码头一队风尘仆仆的牲畜从远处走来。牛羊脚步悠闲,鸡鸭啼
声嘹亮,而守护在它们身边的人却个个蓬头垢面,几乎衣不蔽体,这就是王酉亭他们的
动物大军。在经历了一年的长途跋涉之后,他们终于来到重庆,而前来迎接他们的中央
大学校长罗家伦,目睹这一场景不禁热泪长流。
在这本罗家伦所著的《罗家伦先生文存》中,罗家伦用这样的笔墨形容他当时的心情。
“我于一天傍晚的时候,由校进城,在路上遇见了它们,这些牲口长途跋涉,已经
是风尘仆仆了,赶牛的王酉亭先生和三个校工,更是鬓发蓬松,好象苏武塞外归来一般
,我的感情震动的不可言状,就是看见牛羊亦几乎和看见亲人一样,要向前去和它拥抱
……”。
经盛鸿 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
中央大学上万师生全部从教室里拥出来,排成队列,排成两行鼓掌,就像欢迎从前线出
征回来的将士一样。罗家伦校长亲自带队欢迎他们,欢迎这些千辛万苦的老师傅,也欢
迎那些千辛万苦回来的鸡鸭羊。
洪银兴 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看起来仅仅是一个西迁这么一个事情,这是一种不当亡国奴啊,人也不能当亡国奴,牛
也不能当亡国奴啊。
2007年6月,台湾著名导演杨德昌病逝,人们在整理他的遗物的时候发现了20多幅手绘
的漫画稿,这是他计划拍摄的电影《长江动物园》的手稿,而这部正在构思中的影片就
是取材于抗日战争时期,南京中央大学动物西迁的“鸡犬不留”的真实事件。
王运来 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院长
这么多大学当中有两个鸡犬不留,一个是南开大学受到日机轰炸,校舍被夷为平地,鸡
犬不留。另外一个中央大学把所有的东西就像我们后来坚壁清野一样,全部搬到了内地
四川,没给日本人留下一鸡一鸭一狗,所以这也是鸡犬不留。
主持人
直到拍摄结束,我们最终也没能找任何一张王酉亭或当时其他工友的照片,只知道他们
都是江苏涟水的老乡。据中央大学的老校友回忆,王酉亭是一个个头不高,性格倔强,
头发花白,说一口江苏涟水方言的中年人。七十多年前当民族危难的紧要关头,也许他
们并没有想到,他们所做的这件事情,会带给后代怎样的震撼。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是
做了一件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做的事情。让我们记住他们吧,王酉亭、吴谦、曹占庭、
袁为民。
1 (共1页)
相关主题
你们说 271 会不会被拿下?毛泽东谈北大往事:大多数人不把我当人类看待
李自成的所谓侦查地形被杀也是土共蒙人的说法重庆部分地区实行交通管制
蛤蟆思开创了以弱胜强的光荣战例吧?“海归”硕士情侣兰州街头卖酿皮
佢话斯文方法无用,武力抗争先系唯一出路 转江主席会出席抗日阅兵吗?
南京抗战有很多真实感人的故事,不需要捏造一个假故事这次阅兵,老江小胡还上天安门城楼么?
这下俺成要彻底甩开武汉南京了对付诈骗犯们应该用站笼
有人知道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到底啥关系啊日本地震以后那些流浪狗都吃些啥
任土共建国以来如何打击南京屌丝接盘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罗家伦话题: 中央大学话题: 动物话题: 南京话题: 南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