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Military版 - 所谓的王一风说的这个事情到底靠不靠谱?
相关主题
84人、不是84封信,有名有姓,自己看从污蔑小贝基本上就看出铊们已经彻底乱了
这些信件都是怎么流出来的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 (zf 贝至诚)
孙铊粉们是不是要喷朱同班同学王一凤的脏水了。这有一个帮助朱令基金会,有人知道这个么
转载羊城晚报和文学城:清华朱令"铊"中毒案悬疑重重 缘何不了了(转载)看了清华物化2班的事迹,真服了这些班干部了
Re: 朱令捐款的组织是否都把捐款给朱令家了?从这个描述看朱令案协和医院表现很恶劣
外国医生也加入声讨孙维的队伍中了。石毓智:贝志诚不敢说出的真相 (转载)
方舟子:《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何清:听说孙维每次被拒签回去都哭哭啼啼。
[2006-01-04] 『天涯杂谈』贝志诚,收起你的尾巴!——替孙维声辩朱令案有没有可能是这样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朱令话题: 事情话题: 没有话题: 中毒话题: 王一
1 (共1页)
b***y
发帖数: 14281
1
觉得这个所谓的王一风也是个不靠谱的主。但是万一他/她说的是真
事,那么似乎对案情提供了一个重大的信息:
王一風還向羊城晚報記者提供了一個細節:清華大學1994年9月開學一個月后,朱令的
眼睛突然出現暫時性失明,隨后幾天視力都模糊不清,為此朱令曾到校醫院做眼科檢查
,當時未查出原因,后來慢慢好轉﹔隔了一段時間,又同樣發作一次﹔這回引起了朱令
的重視,她特意到清華大學指定醫院北醫三院的眼科做檢查,但專業眼科醫生仍然沒有
查明任何原因。王一風認為,之前的視力變化,現在分析起來很可能是有人在朱令的隱
形眼鏡消毒液裡面下了毒。
如果这是真的,两次投毒说就必须被推翻了。说明凶手最早在94年9月,即新学年刚
开始的时候就尝试对朱令投毒了,只是剂量比较小而已。之前一般都认为朱最早中毒
是在当年11月生日前的一两天内。现在这样看,投毒的次数远远不止两次。
那么,孙维最早是什么时候接触到铊的?9月刚开学,孙有多少进实验室的机会?而且
为什么刚一开学就开始下手?这里面有不少问题可以研究啊。
i*****s
发帖数: 4596
2
王一风是化名,据说就是童宇锋。
b***y
发帖数: 14281
3
这个听说了,关键是他说的这个事情到底有没有,其他知情的人出来说明一下就好了。

【在 i*****s 的大作中提到】
: 王一风是化名,据说就是童宇锋。
c**********u
发帖数: 7276
4
孙铊粉面前一切都是假的。 只有铊公主是真的。

【在 b***y 的大作中提到】
: 觉得这个所谓的王一风也是个不靠谱的主。但是万一他/她说的是真
: 事,那么似乎对案情提供了一个重大的信息:
: 王一風還向羊城晚報記者提供了一個細節:清華大學1994年9月開學一個月后,朱令的
: 眼睛突然出現暫時性失明,隨后幾天視力都模糊不清,為此朱令曾到校醫院做眼科檢查
: ,當時未查出原因,后來慢慢好轉﹔隔了一段時間,又同樣發作一次﹔這回引起了朱令
: 的重視,她特意到清華大學指定醫院北醫三院的眼科做檢查,但專業眼科醫生仍然沒有
: 查明任何原因。王一風認為,之前的視力變化,現在分析起來很可能是有人在朱令的隱
: 形眼鏡消毒液裡面下了毒。
: 如果这是真的,两次投毒说就必须被推翻了。说明凶手最早在94年9月,即新学年刚
: 开始的时候就尝试对朱令投毒了,只是剂量比较小而已。之前一般都认为朱最早中毒

t****v
发帖数: 9235
5
要看是不是铊外用中毒症状
先失明然后模糊然后清晰,没有其他全身症状
失明是怎么引起的
模糊是怎么引起的
症状是不是可逆
b***y
发帖数: 14281
6
不知道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我个人的希望是这个是真的,因为这对破案有很大的帮助。

【在 c**********u 的大作中提到】
: 孙铊粉面前一切都是假的。 只有铊公主是真的。
b***y
发帖数: 14281
7
我比较关心的是不是真的象王所说的,早在9月就开始投毒了。时间上比以前公认的上
推了两个月,这关系到很多事情。

【在 t****v 的大作中提到】
: 要看是不是铊外用中毒症状
: 先失明然后模糊然后清晰,没有其他全身症状
: 失明是怎么引起的
: 模糊是怎么引起的
: 症状是不是可逆

d*******p
发帖数: 1559
8
如果这个王一风就是童宇峰的话,那么他的这些消息和看法恐怕是从朱令父母那里听来
的。因为就在2004年,童宇峰在《广陵一曲从此散》里,还表示对这件事了解的不多。
实际上我不是写朱令的最佳人选。虽然是同学,但是在那些青涩的大学岁月中,我是一
个过分沉迷于自己世界的毛头小孩,对于朱令就像对班上很多其他女生一样,并没有留
下关于她的很多记忆。甚至她中毒这件事情,在我的印象里色彩都一直很淡。一开始我
只是知道她得了一种连协和也医不好的怪病。后来突然知道了是铊中毒,说来惭愧,可
能是自己的淡漠,我却从来没有想去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情。大家都避而不谈,一些有意无意的回避,所以也就渐渐忘了很多事情。直到2002年
春天,又在网上看到一些讨论,我才开始再次关心起她的事情来。但是往事却已经开始
渐渐淡出自己的记忆了。
……
这大概就是她没有中毒之前留给我的印象,多才多艺,全面发展。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
,同学之间关系也比较纯朴,没有什么绯闻。
然后就是她第一次中毒,起得很突然,大概有一两个月没有见到她来上课。中间我和班
上同学去当时她住院的同仁医院看望过她。然后是新学期,一个上午我们在三教上物理
化学课,她带着疲惫的身躯从门外进来,戴着一顶帽子,大病初愈的样子。后来我听她
父母说是因为她要强,不愿意拉下课,物理化学又是比较难的课程,所以病没有完全好
她就急着回学校。然而这次她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又病倒了,送了协和。此后就是协和
的误诊以及朱令在北大的高中同学贝志城等人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求助并得到铊中毒的
诊断。最后的治疗只是用了几十块钱的普鲁士蓝。
b***y
发帖数: 14281
9
确实。这么看来,这个故事也多办是瞎掰,至少在时间点是是错误的。因为如果真的把
第一次投毒时间上推到9月的话,整个案情的性质就可能发生极大的变化。

【在 d*******p 的大作中提到】
: 如果这个王一风就是童宇峰的话,那么他的这些消息和看法恐怕是从朱令父母那里听来
: 的。因为就在2004年,童宇峰在《广陵一曲从此散》里,还表示对这件事了解的不多。
: 实际上我不是写朱令的最佳人选。虽然是同学,但是在那些青涩的大学岁月中,我是一
: 个过分沉迷于自己世界的毛头小孩,对于朱令就像对班上很多其他女生一样,并没有留
: 下关于她的很多记忆。甚至她中毒这件事情,在我的印象里色彩都一直很淡。一开始我
: 只是知道她得了一种连协和也医不好的怪病。后来突然知道了是铊中毒,说来惭愧,可
: 能是自己的淡漠,我却从来没有想去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 情。大家都避而不谈,一些有意无意的回避,所以也就渐渐忘了很多事情。直到2002年
: 春天,又在网上看到一些讨论,我才开始再次关心起她的事情来。但是往事却已经开始
: 渐渐淡出自己的记忆了。

d*******p
发帖数: 1559
10
再答Daisy小友
童宇峰 2004年3月13日
我并不想回应未名空间(MITBBS)上众多帖子,这趟混水只能是越
搅越混。而且网络上众人只是一个个帐号,没有人敢用真实身份在
上面讨论。我们并不是站在一个公平对等的地位上。在网络上骂人
可以痛快淋漓,却不必负任何法律责任;还可以用若干“马甲”,演
出一些双簧。平日闲来无聊,开心开心可以。讨论严肃的事情,我
认为BBS不是一个合适的地方。
未名空间清华大学版这么多天这么多人在热烈讨论朱令事件,真正
想到问物化2,并且发信的仅Daisy Yang 一人而已。我在清华校友
网上留言算是一答。她的回信以及我看到有人对我原文作英文转述
时的曲解,让我觉得有必要再澄清一些事情。
我的回答仅代表我自己的意见。但是大家也没有必要指责我的同学,
早先,我和一部分同学交换过意见。沉默并不代表大家没有想法。
但是网络并不是一个发表这种要负法律责任的言论的地方。
1. 朱令事件前后
所有关心这件事的人,都应该先把下面几个网站看了。
英文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
http://wwwradsci.ucla.edu/telemed/zhuling/index.html
法文
http://www.bmlweb.org/sommaire.html
中文的大概新语丝(http://www.xys.org/)上还有一些文章可以
作为补充。现在还没有朱令的正式中文网站。
很多基本的事实在上面这些网站可以找到。当然,相关人员的评论
是否带上各自的感情色彩,各人可以各作判断。
朱令事件开始时,互联网刚刚开始进入清华校园,普通学生并没有
多少机会接触网络。我承认在朱令事件中,是朱令在北大的高中同
学贝志诚他们做了更多的事情。但信件的翻译,我知道物化2也参与
了。只是工作量以及和贝志诚他们的沟通方面,我不清楚细节。
朱令病重期间,所有女生曾去轮流过夜陪护,班上同学去看望。这
都是不容否认的事实。毕业时,若干班上同学也曾去朱令家看望,
但是那次我并未在场。
物化2班、化学系、清华大学、协和医院还有朱令原来就医的同仁
医院,为朱令都是做了不少实事的。说这些单位合起来谋杀一个人
完全是没有根据的指责。事情开始,没有人知道朱令是铊中毒,也
没有人往那里去想。人们都是在尽力帮助朱令的。当然,是否能用
另外一种方式做得更好,那是另外一回事情。
朱令的确很优秀,但并不是说每一方面都是第一,也没有优秀到让
别人感到自卑。音乐方面我不好评论,论学习、容貌,都有比她好
的人存在。朱令和班上的同学并非合不来。只是她活动比较多,比
较少和同学在一起而已。
2. 中毒原因和嫌疑人
认识到朱令中毒是有人蓄意为之是后来的事情。公安局有调查。至
于谁是最大的嫌疑人,他们心里有数。但是嫌疑人终归是嫌疑人,
并不就是认定的凶手。
引用John W. Aldis 在helpzhuling上的一段话:
Of course, assuming that the victim was a jealous female is
not “proof.” There was one particularly likely suspect, but
the authorities were not able to prove the case. Even the
family knows that the evidence was not sound enough to
convict the suspect. From what I learned about the case,
the government actually tried quite hard to get hard evidence,
but it was not possible.
The tragedy was (and continues to be) very great indeed.
But without a confession or some other hard evidence, the
legal case has reached its end. Sad.
John W. Aldis, M.D.
AAFP, MPH & Tropical Medicine
j*****[email protected]
(原文第一句的victim也许应该是suspect)
要物化2的人站出来指认谁谁谁是凶手,真是幼稚的想法。连警方都
没有找到过硬的证据,你让朱令的同学出来说:“啊,好像谁很可能
是凶手”?至于网上有人胡乱猜测,甚至去骚扰UC Davis一位和朱令
的同学同名同姓的女生,更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至于我在一答中说的:”女生因为心理上的阴影不愿提起。男生因为
不了解情况不愿多言。这是我的判断。”被未名空间的网友yumyum说
成:”All this guy said is: male students have no insider info,
female students know but don’t wanna say.”也是曲解。我没有
说女生知道详情,我只是说女生因为心理上的阴影和巨大的压力,
不愿意提起朱令中毒这件事情。大家不必把道德的指责加到物化2的
女生头上,设身处地为别人想想,你处在那样的环境你会怎么做?
古话说”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又说”三人成市虎”。如果你是一个负
责任的人,不要以讹传讹,要多动动自己的脑子,联系事情的前因后
过多想想。如果你关心朱令事件,就为她做一些具体的事情。不要再
去骚扰不相干的人,也不要没有真凭实据就在那里胡乱指认说谁谁谁
可能是凶手。在网络世界里,你们都是作为一个符号存在,但是朱令
事件里的人却在现实生活中存在,各种指责,如果没有真实根据,对
于现实生活中的人来说都是不公正的。除非你也象贝志诚那样真名实
姓站出来说一些你知道的事实。
至于警方的调查以及相关的一些细节,以我对于事件的牵涉程度,我
无法评判。也不要指望当事人能出来说什么。不象孙志刚事件那样,
并没有那样一种现实的力量存在,使得他们非说些什么不可。而且就
算他们说能说什么?所有直接物证都已经消失了。没有证据,道义上
胡乱的指责有任何意义么?
十年,到下半年秋冬之际就是朱令中毒十年。是否会有新的证据出现,
或者有新的变数,或者警方想重新调查恐怕是天知道的事情。尽管我
内心里并不希望真实的凶手是我同学中的任何一个。
十年来缺的,除了没有找到凶手,是对于这件事情深刻的反思。没有
任何深刻的反思。所以,91年有北大毕业生卢刚枪杀山林华,94年有
清华朱令被投毒,97年再有北大学生被投毒。没有人能说以后这样的
事情不会再发生。
至于朱令中毒和她姐姐吴今的意外,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两者是相关的。
3. 能为朱令做的事
我拜访朱令父母时她母亲提到她余生的两个心愿,一是能找到足够的
经济资助维持朱令的生存和生活,二是尽可能接近事情的真相。这大
概也是我们能帮他们做的两个基本方向。后者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可
能。前者大概还是可以的。以非营利性机构的形式,因为有免税一说,
在海外华人这边也许是更好的方式。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朱令多活
下去一天,更健康一点,她不幸的家庭多一点渺茫的希望。
朱令家庭的联系方式在helpzhuling雅虎讨论组上有。
Ms. ZHU Ling c/o Ms.ZHU Mingxin
Fang Zhuang, Fang Cheng Yuan 1-5A-1009 ,
Feng Tai Qu, Beijing (100078) ,China.
北京芳庄方城园一区5号楼甲门1009 朱明新/朱令
有时间,有能力的人可以建一个中文网站,作为一种记录。有法律经
验的人可以考虑(帮助)成立那样一个非营利性机构。另外一种可能
就是把朱令送到国外康复,其中的问题一是她的病历档案都在协和,
协和因为吃了官司,可能不放档案;二是经济上如何负担,没有保险,
美国的医疗费之高大家都很清楚;三是国外是否有针对朱令病情更好
的康复机构。
只是,真到要实际行动的时候,又有多少人愿意站出来说”我来做”?
借用鲁迅的一句话来做结语,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
看”。
朱令事件就是一场悲剧。
相关主题
外国医生也加入声讨孙维的队伍中了。从污蔑小贝基本上就看出铊们已经彻底乱了
方舟子:《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 (zf 贝至诚)
[2006-01-04] 『天涯杂谈』贝志诚,收起你的尾巴!——替孙维声辩这有一个帮助朱令基金会,有人知道这个么
b***y
发帖数: 14281
11
是个好心人,不过知道的不多。但是此文和王一风对记者的发言似乎立场和观点都有矛
盾啊。

【在 d*******p 的大作中提到】
: 再答Daisy小友
: 童宇峰 2004年3月13日
: 我并不想回应未名空间(MITBBS)上众多帖子,这趟混水只能是越
: 搅越混。而且网络上众人只是一个个帐号,没有人敢用真实身份在
: 上面讨论。我们并不是站在一个公平对等的地位上。在网络上骂人
: 可以痛快淋漓,却不必负任何法律责任;还可以用若干“马甲”,演
: 出一些双簧。平日闲来无聊,开心开心可以。讨论严肃的事情,我
: 认为BBS不是一个合适的地方。
: 未名空间清华大学版这么多天这么多人在热烈讨论朱令事件,真正
: 想到问物化2,并且发信的仅Daisy Yang 一人而已。我在清华校友

b***y
发帖数: 14281
12
为什么说如果真的是9月就开始投毒对案情关系重大呢?因为这说明凶手对朱令恨之入
骨,处心积虑,必欲除之。基本可以排除集体作案和临时起意恶作剧的可能。一般同学
间有些矛盾,经过漫长的暑假,大多数都淡忘了,寝室室友间的摩擦刚开学不久通常也
不会激化到很严重的程度。
如果凶手真的9月就开始小剂量投毒,同时考虑后两次的中毒的状况,让人怀疑这个凶
手对施毒过程有一个严密的计划表,从最小剂量下手,然后逐步加大。这个计划应该已
经被筹划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所以才会故意挑选在新学年伊始的时候启动实施。那么
这个人必须变态到一定的程度才行,直觉上更符合男性杀手的作风,因为疯女人杀人一
般比较冲动,没有这么强的计划性。

【在 b***y 的大作中提到】
: 觉得这个所谓的王一风也是个不靠谱的主。但是万一他/她说的是真
: 事,那么似乎对案情提供了一个重大的信息:
: 王一風還向羊城晚報記者提供了一個細節:清華大學1994年9月開學一個月后,朱令的
: 眼睛突然出現暫時性失明,隨后幾天視力都模糊不清,為此朱令曾到校醫院做眼科檢查
: ,當時未查出原因,后來慢慢好轉﹔隔了一段時間,又同樣發作一次﹔這回引起了朱令
: 的重視,她特意到清華大學指定醫院北醫三院的眼科做檢查,但專業眼科醫生仍然沒有
: 查明任何原因。王一風認為,之前的視力變化,現在分析起來很可能是有人在朱令的隱
: 形眼鏡消毒液裡面下了毒。
: 如果这是真的,两次投毒说就必须被推翻了。说明凶手最早在94年9月,即新学年刚
: 开始的时候就尝试对朱令投毒了,只是剂量比较小而已。之前一般都认为朱最早中毒

d*******p
发帖数: 1559
13
清华还有夏季小学期的,有时和秋季学期挨着。

【在 b***y 的大作中提到】
: 为什么说如果真的是9月就开始投毒对案情关系重大呢?因为这说明凶手对朱令恨之入
: 骨,处心积虑,必欲除之。基本可以排除集体作案和临时起意恶作剧的可能。一般同学
: 间有些矛盾,经过漫长的暑假,大多数都淡忘了,寝室室友间的摩擦刚开学不久通常也
: 不会激化到很严重的程度。
: 如果凶手真的9月就开始小剂量投毒,同时考虑后两次的中毒的状况,让人怀疑这个凶
: 手对施毒过程有一个严密的计划表,从最小剂量下手,然后逐步加大。这个计划应该已
: 经被筹划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所以才会故意挑选在新学年伊始的时候启动实施。那么
: 这个人必须变态到一定的程度才行,直觉上更符合男性杀手的作风,因为疯女人杀人一
: 般比较冲动,没有这么强的计划性。

j****c
发帖数: 19908
14
这个不一定是铊

【在 t****v 的大作中提到】
: 要看是不是铊外用中毒症状
: 先失明然后模糊然后清晰,没有其他全身症状
: 失明是怎么引起的
: 模糊是怎么引起的
: 症状是不是可逆

b***y
发帖数: 14281
15
虽然有但上课的人并不多吧,朱寝室的同学上课了么? 总之,时间上如果上推两个月
,对案情的分析影响重大,如果连这个基本事实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破案。

【在 d*******p 的大作中提到】
: 清华还有夏季小学期的,有时和秋季学期挨着。
d*******p
发帖数: 1559
16
大二的暑假,也有可能是校园劳动什么的。

【在 b***y 的大作中提到】
: 虽然有但上课的人并不多吧,朱寝室的同学上课了么? 总之,时间上如果上推两个月
: ,对案情的分析影响重大,如果连这个基本事实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破案。

1 (共1页)
相关主题
朱令案有没有可能是这样Re: 朱令捐款的组织是否都把捐款给朱令家了?
站在投毒者的角度思考外国医生也加入声讨孙维的队伍中了。
请教孙维, 李寒林, 金亚, 薛刚等人 -- 站在朱令室友的角度逻辑推理方舟子:《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
说是合伙干的的,都是侦探小说看多了[2006-01-04] 『天涯杂谈』贝志诚,收起你的尾巴!——替孙维声辩
84人、不是84封信,有名有姓,自己看从污蔑小贝基本上就看出铊们已经彻底乱了
这些信件都是怎么流出来的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 (zf 贝至诚)
孙铊粉们是不是要喷朱同班同学王一凤的脏水了。这有一个帮助朱令基金会,有人知道这个么
转载羊城晚报和文学城:清华朱令"铊"中毒案悬疑重重 缘何不了了(转载)看了清华物化2班的事迹,真服了这些班干部了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朱令话题: 事情话题: 没有话题: 中毒话题: 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