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Military版 - 穆斯林问题和中国未来的民族问题
相关主题
穆斯林问题和中国未来的民族问题令计划在《求是》发文谈民族工作8个必须
毛的民族政策更糟糕朱维群开三剂药方 民族区域存废埋变数
从昆明事件反思民族区域自治政策中国民族区域自治法鼓励在自治区域内用少数民族语言
民族自治是共产理论的基础 除非TG下台深入学习习总书记关于民族团结的重要论述
纽时的这篇文章不错伊力哈木:当前新疆民族问题的现状及建议
王力雄: 取消民族划分 少数民族将被汉人冲刷无痕家宝的文章什么意思
韩特金炳镐: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理论政策中国的伊斯兰化
家族成员被查 令计划撰文16次引用习讲话取消民族区域自治,代以普遍的地方自治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问题话题: 民族话题: 社会话题: 汉人话题: 不是
1 (共1页)
w*********g
发帖数: 30882
1
穆斯林问题和中国未来的民族问题
2009年5月18日评论发表评论
目前世界范围内的穆斯林问题,本质上,它并不是一个信仰问题,而是一个法制问题。
这是由于伊斯兰教的特点:它不仅仅是一种信仰,而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有
一个特别之处在于,这种“社会制度”,它不是以政权的形式存在,而是以宗教和生活
方式的形式存在。这样就形成了它的隐敝性。它在任何其它文化环境中,都很难真正溶
入主流文化形成“多元一体”的互动,而是自己在一个封闭社区内形成一套游离于主体
法制之外另外一个“平行社会”和自成一体的“社会制度”,
而我们知道,一个社会之所以称为“一个社会”,它必须有一套唯一的价值平台和法制
体系的最后唯一解释权。如果一个社会两个政府,两套法院,这个社会将会崩溃。
马来西亚搞出一套一个国家两套法律的制度,世俗事务适用世俗法律,宗教事务适用伊
斯兰“沙里亚”法,虽然绞尽脑汁想出了各种办法避免其中的冲突。但还是一样会有很
多案件,宗教法院不想管,世俗法院又管不了,判了等于没有判,没判的却给执行了等
等的笑话,内部矛盾不断。
如果这种东西可以被当成“信仰自由”进行尊重的话,那我们还应该多搞几套法律,多
设些法院才够用,以后出门就会看到“伊斯兰法庭”、“基督教法庭”、“佛教法庭”
、“儒教法庭”等等,大家都是信仰自由,你不尊重谁也不好呀,问题是这样之后,大
家有了分歧就会象马来西亚一样,没地方说理了。
西方所以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是,西方文艺复兴是以世俗和基督教之间的妥协而形成了
,基督教之前也跟伊斯兰是类似的东西,只不过改革之后,它逐步变成了纯信仰,不再
干涉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部分。
但是由于这种妥协导致了西方的“民主教义”里,从来没有把信仰自由这种事情讲清楚
,它的教义里,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理论依据和标准。
于是,天真欧洲人,真搞起了什么“多元社会”,弄得骚乱不断,才开始反思,并认识
到欧洲所推行的这种“多元社会”论的民族融合是完全失败的,反思之后开始提出了“
合众为一”,以补充“多元”社会理论的不足,并逐步推出“头巾法”案,“归化法案
”等等,试图从法制上进行修正。
美国的情况好很多,美国虽然跟欧洲同样是民主国家,鼓吹的东西也差不多,但由于美
国本身是移民国家,而且它的民主灵活性比欧洲大很多,并不完全按宣传的教义办事,
而是针对具体问题,什么标准有效,它就用什么标准。政治手段上不需要考虑”学术正
确”,而学术上也不需要考虑“政治正确”,它是分开的。
美国早就建立了一套移民归化办法,并有强大的法制系统和情报系统对社会各种问题进
行处理,因此20-30年代早期移民美国的中东人,七成以上已经被归化成基督徒,虽然
他们还是阿拉伯人,但他们不是穆斯林,而是基督徒。象在英国和巴黎的穆斯林集会,
公然鼓吹支持拉登,并被视为是言论自由这种情况,在美国强大的法制和情报系统的威
摄下,是不可能出现的。欧洲整体偏左,而美国整体偏右,真有了事,它是不会理会你
什么教义性正义的,它会先发制人,先解决问题再说。,欧洲显然教条和僵化很多,这
显示出欧洲的民主比较衰老。需要更新它的理论了。当然由于穆斯林问题越来越严重,
欧洲社会整体开始向右转,看得出它们开始了反思,如果它们不能用法制手段,用和平
的方式解决问题,最终就只能用冲突,用血腥的方式解决问题了,欧洲的新纳粹和极右
势力正在抬头,它们能不能死灰复燃,这就看欧洲人的法制改造能不能成功了,如果它
们失败了,就轮到这些极右势力上台了。
这是别人的事情,我们不去管。
中国的穆斯林问题成因,跟西方有所不同,中国历来的集权体制决定了,在民族问题上
,始终是用“民族平衡”来解决问题的。也就是把不同民族圈定在一个圈子里,通过平
衡之间的利益来解决问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顶不住了就杀一次。这样不是在解决
问题,而是在积累问题。矛盾越积越重,虽然在集权下能压制住,但是一旦民主,各方
矛盾就会暴发出来。
历史上汉回之间无数次的冲突和屠杀,现如今,沧州冲突,捉汉人,撤汉官了事,河南
冲突,也一样,西北冲突,更是一样。,于云南的苗族朋友聊天,他们说:你问问西南
的少数民族,有哪个不烦回族的“欺行霸市,蛮不讲理”。。。到海南同黎族朋友聊天
,听他们讲他们村和回民村的冲突,简直是血债累累,面对这些积累下来的世仇,如何
去化解,就需要考验人们智慧了。
有人说,这是穆斯林的天性,没有办法,这个比较扯淡,人都是惯出来的。当年红卫兵
破四旧,拉着回民吃猪肉的时候,也没见谁说抗议一下呀,都挺合作的。
穆斯林之所以抱团,是因为他们有组织,宗教实质上形成一种社团组织,保护组织成员
的利益,而汉人的社团组织在集权社会中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否则构成对集权的危胁
,那样他们睡不好觉。
二战后,犹太复国主义者说:“放眼世界,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支武装力量是为我们而战
的”,他们很无奈。
其实汉人有同样的无奈,放眼世界“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是为了保护汉人的利益而存在的
”。汉人很无奈。那些集权的即得利益者,是不会维护汉人利益的。
“大一统”的集权社会跟儒家的千年污染形成汉人无奈的民族性。
所谓“大一统”的核心部分是维护整体利益,完全忽视和践踏个体公平和个体利益,要
求个体不断的做出牺牲。因此汉人社会中,因个体利益受损伤是没有人理会的。这种文
化形成汉人每一个个体在心理上都是孤立无援的,只能忍受。
由于这种孤立感和无奈感,形成汉人社会的两个基本属性,
一,个体懦弱,缺少血性。
二,整体血腥,缺少人性。
长期的儒家奴化教育不仅没有认识到这种“一统”所谓大局观的邪恶本质,反而常常不
以为耻反以为荣,认为是一种高尚的文化。
这本不是汉人的本来面目,但是只能等大一统破除后才能恢复和重建华夏文明。
新中国成立之后,不仅没有想到解决民族问题,进行文化融合和民族融合的方案。
反而跟着前苏联搞起了什么“民族区域自治”,,把民族问题政治化。一些本来不是民
族的民族也被划分出来,一些没有文字的民族,去帮助人家发明一种文字。并用各种法
规强化各自的民族认同,再通过计划生育等政策,不断降低主体民族的比例,增加少数
民族的比例,以便人数达到制造问题的足够数量。,这不是制造分裂是什么?没有的问
题被制造出来,小问题被搞成大问题。
所谓“民族区域自治”“和所谓”民族平等”这种概念,它只是针对具体问题时的不得
已解决方案,从理论上讲,都是极其荒谬的东西。
什么叫民族区域自治?由某个单一民族在某一特定区域内说了算,那该区域内的其它民
族还有平等权吗?凭什么它自治而不是我们自治?
什么叫民族平等?其实所谓民族平等概念,它不是一种权力平等的概念,而是一种权益
平均的概念,类似大锅饭。人类社会永远是竞争的社会,在权力平等的情况下,竞争的
结果则永远是不平均的。如果你一定要让它平均,则只能让它不平等,你想让人口比例
对称,则只能让少数民族多生孩子,让汉人少生育,这不叫平等,而叫平均。
美国解决了这个问题,在美国和其它一些西方国家,民族是个纯属个人隐私的概念,根
本不构成政治权力的单独单位,身份证上也没有民族标识。而是基于公民个人的法律权
益平等,这才是真正的平等概念。
而所谓的民族平等,压根就是一种反人权的“不平等”概念。
当然,解决地域之间或民族之间的发展差异问题,是国家的责任。但是,这是需要通过
行政上的政策补贴,和资金支持来解决发展滞后问题的,把大家拉到一个平等的竞争平
台上来竞争的问题,而不是通过基于法律上的权力根本性不平等的反人权手段来强行进
行平均的。
再说所谓“民族区域自治”,在中国一些地区,比如新疆,如果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高
度民族自治,连傻子都看得出来,它必然会D立,就连文化差异极小的加拿大法语区和
比利时法语区居民都有D立要求,在一个差异如此之大的地区,搞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它可能不要求D立吗/?,于其这样,你还不如干脆大方点,直
接让人家D立算了。
一方面极力促进制造各种分裂的资源和能量,一方面又大喊不要分裂,真不知道这种鬼
政策是怎么想出来的。
有人说,主权并不是目的,重要的是人权和公民幸福,如果分开能过得更好,为什么一
定要在一起呢?。这个也有道理。
如果“民族区域自治”这种东西,是不利于主权而利于人权的,,那其实优先考虑人权
,实现公民幸福是更重要的,问题是“民族区域自治”这种东西,它不仅破坏主权,同
时压制人权。尤其在一些穆斯林地区,所谓“民族区域自治”,根本就是压制人权,扭
曲人性的借口。美国人推翻塔利班政权的结果是,阿富汗人通过选举,制定出了剥夺妇
女权力的法案,剥夺公民信仰权力的法案,使得践踏人权合法化。如果美国不干涉阿富
汗内政,那其实塔利班就不用打仗了,它可以直接通过选举上台,希特勒不是选上了吗
?哈马斯也选上了。
现行的“民族政策”不仅没有解决民族问题,反而加重了民族问题复杂性,危机变得更
加深重。
中国的民族问题和社会内部的深层矛盾,并不是几十年积累的问题,而是几百年,甚至
上千年积累的问题,严重程度其实比西方更大的多,只不过还没有暴发出来,而几十年
的民族政策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使问题更加严重。在现行体制下,谈解决民族问题
,没有意义,它解决不了。
那么,在民主化之后如何解决?
我们知道,一旦中国民主了,各种问题就会暴发出来。
而现在的各种民族主义或者民族问题,分析来看,它主要还是政策问题,而不是各民族
自身之间的矛盾。
比如满汉之争。
满汉之争集中在对历史的认同,一些历史问题的定位等方面。形成满汉之争的原因有几
种。
一,历史问题。由于各自民族属性不同,形成没的认同,这本来是很正常的。每个民族
都愿意多说自己的好话,。
二,现行民族政策引起汉人的反弹。,
三,由于种种原因,满族人平均受教育水平和平均撑握的社会资源等,实际上都高于汉
人,社会地位的平均水平也较高,尤其是在一些特定领域,这样,满人实际撑握了较大
的发言权,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引起汉人的烦感,而刚刚反弹的民族情绪刚好找到
一个发泄口。
可其实你仔细看这些争吵,多数是吵嘴架抬杠,并不存在多少真实的利益冲突和民族矛
盾。
历史和文化认同,在任何一个社会中都是长期存在的,它本身不构成利益冲突,在集权
制下,由于历史问题政治化,文化问题政治化,一切都要定个调子。可是一旦民主化之
后,这些非政治问题,完全可以自说自话解决,不需要达成什么统一观点。
当然之间的理论吵架还是会长期吵的,可是这种“吵”是一种社会常态的吵,它在民主
化之下不影响实际利益,不太可能造成真实的冲突。。。
另满人已经不是先前跟汉人打仗的满人,已经被完全汉化,其实思维结构和价值理念跟
汉人完全一样,只是文化立场不同而已。类似这种问题,在民主化之下,是完全可以通
过程序和统一平台来做话语权的竞争的。
换句话说,在民主体制下,它的本质是竞争问题,而不是斗争问题。
套句革命语言,这些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需要调整和平衡的是民族政策,
而不是民族关系,以实现自由竞争,并对滞后地区进行行政扶助,而不是用司法不平等
的办法剥夺公民的平等权力。
其它民族问题也基本类似。。
但是,长期的争吵,虽然没有利益上的根本冲突,还是会造成情绪上的对立。这个在民
主化之后是需要化解的。
但是穆斯林问题则不同,前面已经说过,它不是一个民族问题,而是一个法制平等的问
题。
由于它“不仅仅是一种信仰,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的特点,他要求的并不是
在同一价值平台,也就是同一套法制下的自由竞争,而是它要另搞一套,不归你管。
那只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
一,要么你强行改造它,让它只是一种纯粹的信仰,不拥有约束其它人,包括约束自己
孩子的任何权力。
二,要么干脆分开进行隔离,否则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就象德国人说的一样:一个社会,不可能允许另外一套“平行社会”的社会制度存在,
尽管它是以宗教形式存在的,它会构成永久性的矛盾和冲突,而且无法调合。换句话说
:它是敌我矛盾。
分离是不是可能接受,这个要由所有人来回答,就不讨论了。
改造的办法有很多种,美国的民族融合和归化是目前最成功的。美国的方式我们是不是
可能采纳呢?
就是通常所说的:把民族问题,文化化,然后通过,对移民的文化引导和社会融合方案
,良性的扶助其融入主流社会,自然而然的达到“合众为一”呢?
实际上是我们是不具备条件的。
一,美国的强大的法制和文化归化系统,不是短期内能够建立起来的。它需要的资金和
时间都不是中国具备的。中国一旦民主化,民族问题的暴发立刻发生,绝不会给充足的
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
二,美国是在工业化,城市化的基础之上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新移民全部集中在城市,
在一个激烈竞争的多元文化城市环境中,文化融合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很难形成孤立对
外封闭的文化,封闭文化会自然解体,而在农业社会信息的交流稀少封闭的环境下,是
孤立封闭文化的天然土壤,,中国还是一个农业人口聚居为主的社会,即使在城市里缓
解了冲突,还是同样会在农村暴发出来。
三,最根本的决定性因素在于,美国有民族问题,但是它没有分裂问题,有的是时间来
解决,美国的分裂危机,并不是靠“多元交融”来解决的,它同样是靠镇压,奴役和屠
杀解决的。印弟安人被赶进保留地,黑奴经过压制已经彻底在文化上同化,其它移民也
没有自己独立的聚居区,而是混居在城市里,他们没有办法分裂。。。即使是当年闹分
裂的南方各洲,美国也并没有给他们所谓“自决权”,而是由林肯总统捍然发动对南方
各州民选政府的战争,用军事力量强行镇压,并对南方各州实行了12年的军管,以使其
彻底屈服。
而中国穆斯林大多都是在独立的农业聚居区,有独立的环境,区域和文化,对外封闭,
这样,中国没有条件按美国的办法解决。欧洲目前荒唐的“多元社会论”,跟中国的“
民族政策”大同小异,那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问题。
其实,一旦中国民主化之后,对穆斯林问题,除了高压和镇压,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改造需要达到几个目的:
一,打乱其民族聚居状况,形成混居。
二,肢解并拆离其宗教组织,使之无法形成互相监督的潜“社会制度”,而成为真正个
人自由选择的信仰。
三,把宗教习惯严格限制在“个人”范围之内,严历打击以宗教形式进行的组织串联活
动。
在一两代人之间,使之完全成为一种可自由争论的纯神学信仰,而不是一种互相监督的
社团组织。
如果达不到这种力度,羞羞答答的象欧洲人一样,搞出什么“法律只限制其行为”,不
得限制其“思想和言论”,把其组织串联煽动视为“信仰自由”,等造成后果了再找人
,早不知道哪去了这种逻辑,那还不如早点分离,各自图个清静。
但是,这里有一个理论问题就是。
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则必须突破西方民主鼓吹的“信仰自由”的理论框架,否则没办法
解决问题,就会象欧洲人一样闹笑话。
有没有勇气,靠谁来突破这个框架,那就要看中国人,主要是汉人的勇气了。
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看得出来,只要中国民主化,穆斯林问题和其它民族问题必然会暴
发出来。
研究新疆问题的王力雄说:中国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民族冲突之时的看法,是很有道
理的。
疆D分子,有相同的看法,他们同时认为“中国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血流成河之时”。
其实,中国的穆斯林问题早就没有了和平的解决方案,血是一定要流的,只有流多少的
问题,没有流不流的问题,就算你不去找对方麻烦,对方也会来找你麻烦,躲是躲不了
的。
疆D有一个不知算聪明,还是算笨的想法,经常把新疆的科索沃进行类比,其实他们这
种类比是很准确的。新疆问题,是科索沃的一处翻版,各种问题非常类似。
只不过,他们可能忽略了一点:中国不是南联盟。
问题是一样的,结果未必一样。
1 (共1页)
相关主题
取消民族区域自治,代以普遍的地方自治纽时的这篇文章不错
耀邦的量少一款是对主席民族自治理论的继承和发展王力雄: 取消民族划分 少数民族将被汉人冲刷无痕
治疆之本,就是要强化贯彻主席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韩特金炳镐: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理论政策
少数民族先富开始反击家族成员被查 令计划撰文16次引用习讲话
穆斯林问题和中国未来的民族问题令计划在《求是》发文谈民族工作8个必须
毛的民族政策更糟糕朱维群开三剂药方 民族区域存废埋变数
从昆明事件反思民族区域自治政策中国民族区域自治法鼓励在自治区域内用少数民族语言
民族自治是共产理论的基础 除非TG下台深入学习习总书记关于民族团结的重要论述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问题话题: 民族话题: 社会话题: 汉人话题: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