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Military版 - 穆斯林路线图 (转载)
相关主题
穆斯林路线图 (转载)新疆的问题靠经济解决
穆斯林路线图 (转载)新华社:北京穆斯林群众欢度开斋节
感觉俄罗斯20年内闹解体是天要下雨的事情 我兔can't help应该多鼓励缠头去上海北京这种地方,人口达到20%以上
欧巴马支持建清真寺是不是跟老黑穆斯林比较多有关系?瞭望东方周刊》先前采访遇害的喀什大毛拉
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打上万缠头占领义乌 当地媒体卖国腔让人痛心
英国纵火案很可能是白人对穆斯林的反报复东南沿海穆斯林流动人口激增——挑战与应对
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推荐 “我的伊斯兰,你怎么了 ?”
《欧洲的沦陷:穆斯林用女人的子宫征服世界》。“绿色”义乌-- 阿拉伯殖民者喜迎在华第一片殖民地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穆斯林话题: 清真寺话题: 欧洲话题: 伊斯兰话题: 法国
1 (共1页)
h*h
发帖数: 27852
1
【 以下文字转载自 USANews 讨论区 】
发信人: xykkkk (asdf), 信区: USANews
标 题: 穆斯林路线图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10 21:25:11 2015, 美东)
雅可夫先生有著名的关于“穆斯林路线图”的论断:
1、他们首先宣称自己是“和平的宗教”,通过经商、避难的方式零星迁徙到一个新地
方,很低调,很和善,很遵纪守法——除了对吃某种食物有点神经过敏,除了干涉婚姻
自由之外(不过我们总是想,哎,不吃什么食物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内婚虽然很讨厌,
但不跟他们接触不就行了嘛)——谁能拒绝这么一群可怜巴巴的外来人呢?于是,他们
站住了脚。
2、既然站住了脚,那么第二步就是形成社区了。这个进程会持续几十年,他们的繁殖
速度异常迅速,几十年之后人们会发现,周围已经到处是“他们”。“他们”游走于我
们的开放社会中,而“我们”却对“他们”的圈子针插不进——除非“我们”也皈依了
“他们”。
3、第三步,你会发现身边的暴力和犯罪现象突然增加,就象1995年前后人们惊讶地发
现周围突然到处是某族小偷一样。即便是犯罪,也是在不断地发展:1995年我抓住第一
个某族小偷,在把他扭送警察局时他用刀片自残了;2000你年我抓住第二个某族小偷,
立刻围上来几个人跟我对峙,尽管我没能把他扭送警察局,但他们也没敢对我暴力相向
;而现在,据说这些家伙已经动不动就砍人了。
4、第四步,犯罪行为会升级到群体性暴力,“他们”十分善于结为一体对付单个的“
我们”,侵占财产,强占耕地,让“我们”生活在威胁的阴影中。
5、第五步,群体性暴力会变得越来越频繁,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动不动就出动几十
、几百殴打、骚扰“我们”。在这种情形下,“我们”面临选择:如果有可去的地方,
“我们”就得背井离乡;如果没有可去的地方,“我们”要么继续在惊恐中度日,要么
不如皈依“他们”,以免遭迫害。
6、OK,至此,某个特定地域的绿化已经接近完成,其标志是,“他们”占了局部人口
的简单多数,或者是相对多数(即成为多民族中最大的族群)。这时,“他们”就要闹
独立、闹分裂了,“他们”闹独立时既有“温和派”(文的),也有“激进派”(武的
),还有“犯罪派”(无间道)。你兴兵围剿,“温和派”就来宣扬和平;你罢兵休战
,“激进派”就来杀人防火;而“无间道”是不管文武,片刻不歇。
7、此时的“我们”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屈膝投降,看着那块地方分裂出去,眼睁睁
地看着留在那里的“我们”的同胞被迫害、被驱赶、被屠杀、被同化(无论在车臣还是
科索沃,当“他们”控制了该地之后立即都对当地其他民族实行了抢劫、屠杀、迫害和
清洗);要么,奋起反抗。
8、同意他们分裂出去就能乞求来和平吗?就能结束这绿化步骤吗?谁要相信这个,那
他的智商不会高于60。这个分裂过程永远不会停止,过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现在的进程
重新进入了“步骤一”,另有人这样说:
一、初期,非穆斯林占绝对多数,有少数的穆斯林殖民者,他们人数很少,和周围邻居
都能和睦相处,由于人口较少,也会和本地人通婚,只是对婚姻的要求很严格,必须让
非穆斯林入教才与之通婚。通过通婚和较高的生育率以及传教,穆斯林人口渐渐增加。
二、发展期,穆斯林殖民者进一步增加,但是在当地还是少数,围绕着清真寺出现了一
定的聚居人口,依然通过通婚和高生育率以及传教传播。和周围邻居还是能够和平相处
,但偶尔会有些小摩擦。
三、扩散期,穆斯林繁殖民人口已经大量增加,虽然占总人口的比例还是少数,但是在
局部,穆斯林人口已经能够占到多数了。围绕着清真寺成为一个团结的群体,和当地的
非穆斯林人口经常发生冲突。原因当然是非穆斯林不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没有组织的
当地非穆斯林往往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时候他们会试图让当地的元首信仰伊斯兰教。如
果成功,就通过税收等行政手段迫使非穆斯林入教。如果不成功,就等待时机起事,夺
取政权。
四、晚期,已经夺取了当地的政权,通过政权对顽固不肯入教的非穆斯林予以打击,部
分就直接给予消灭,通过回教法,也采用税收等其他行政手段,压力和暴力并用,非穆
斯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一个新的伊斯兰化地区就诞生了。
结合这两年我在欧洲的经验来看,这个路线图的前四步,已经证明是完全正确的。这里
再插一个例子:
2004年11月2日,在荷兰发生了一个意外的事件,使欧洲人感到震惊,他们好像突然觉
醒。
欧洲著名画家的孙子特奥·梵高(Theo van Gogh)是一位著名的电影导演,出身书香
门第,因为对穆斯林的生活方式非常不满,制作了一部纪录片电影《屈服》。
电影中汇集了许多穆斯林国家妇女不自由的落后画面,并且借用电影中的角色谩骂伊斯
兰是人类的文化“垃圾”。
导演梵高在这部本来应当是具有客观学术性的纪录片中,表现了个人过分的情绪,例如
他在一个穆斯林妇女的肉体上显现《古兰经》的经文,这个举动也许对于其它宗教不算
过份,可以被容忍,但对于穆斯林绝对不可能宽容。
电影播放后,激起了穆斯林的广泛愤怒。11月2日,两名年轻的枪手在商场附近打死了
电影导演梵高。
更可悲的是事情处理的结局:
杀害梵高的凶手对两位议员发出死亡威胁,令当局惊恐万状。当局自认为无力保护他们
,只好把其中一位女议员送到美国去了6个月,把另一个议员送进牢房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在荷兰的土地上,梵高的孙子被白杀,自己的议员都要去坐牢,就是因为穆
斯林觉得他们的主受到了侮辱。
另外再加一些数字和例子:
1、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三分之一的人口如今是外国裔。
2、土耳其裔青少年的犯罪率比地地道道的荷兰年轻人高2到3倍,而摩洛哥裔青少年的
犯罪率要高出5到6倍。
3、在游泳池或海滩上,少女或少妇被阿拉伯男青年掐屁股或乱摸一阵的事并不罕见。
莱德市中心一周延长一天商店打烊措施以失败告终。因为一到晚上,顾客再也不敢出门
,成帮结伙的摩洛哥青年把他们吓坏了。
4、在梵高遇害周年日前几天,他的好友叹息道:“恐怖分子赢了。他们杀害言论自由
的领袖人物梵高,比引爆几列火车还要有效。如今没有一个幽默家再敢对古兰经开一句
玩笑。然而,放弃一点点言论自由,就等于放弃了整个民主。
这个是很可怕的。刚来的时候,我住在穆斯林社区有半年,虽然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可
还是零零星星受到过小孩子的骚扰。让我逐渐开始对这些人有厌恶感的问题是,他们觉
得自己骚扰别人,是天经地义的。小孩子随便去砸人家的玻璃,拿雪球扔路上的行人,
大街上调戏个姑娘,在他们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这在白人小孩中,是非常
非常罕见的事情。即使发生了,家长也一定会教育。
记得在民主湖灌水时候,印象中有这么一回事:
是说在A区中门那里,有一伙穆斯林的小孩,专门偷人东西,大家都深恶痛绝,一天一
个女同学特意把手机放在明显的地方,引诱小孩小偷上手。果不其然,手机被偷了,埋
伏在周围的男同学一拥而上,准备将小孩带到警察局。可是牛逼的是,周围的店铺里,
出来十几个拿着砍刀的维族人……
这个其实是很严重的一个问题,虽然汉族人口占了绝对多数,但是发生冲突的时候,你
会发现其实你是绝对少数,或者说你没有对方更狠。你不敢杀人,对方敢,并且杀了人
,他们会振振有词,不会觉得内心有愧。
在欧洲,你会发现有大片的穆斯林聚集区,经常出现包着黑头巾,穿着黑长袍,身材便
便的穆斯林大妈,带着一帮看着就很凶狠的小孩,在大街上招摇过市。穆斯林绝对不会
让自己融入当地社会,也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在大学尤其是研究生和博士生,你
会发现几乎是没有穆斯林的。对于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他们是没有一点正面贡献
的。相反,他们的繁殖速度,是相当惊人的,而在欧洲这种高福利的地方,孩子多就意
味着你可以从政府领导更多的抚养费,于是他们拿着别人的纳税,心安理得的偷窃,抢
劫,甚至杀人。最后归结的理由就是,我们有宗教信仰。
我始终无法理解这种蛋疼的解释。一方面,你自己是用宗教信仰的,你需要别人的承认
,那么另一方面,别人也是有信仰和言论自由的,当别人对你的信仰提出异议,穆斯林
会群起而攻之,这算不算侵犯别人的信仰呢;第二,穆斯林不融入当地的文化,习俗,
反而强迫别人接受他们,有消息说一个华裔女曾经拒绝在上班时间佩戴穆斯林特有的面
罩,而后便收到死亡威胁;第三,暴力在穆斯林的文化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甚至穆斯
林将他们的信仰凌驾于法律之上。你胆敢侮辱我的主,我就要杀你,而警察在面对这种
局面时,通常会感到很棘手,因为一般这个时候,穆斯林的人口已经占有了相当的比例
。如果处罚不当,会立即招致更大规模的极端行为。
或者“步骤二”,只不过换了个地方……
还听说过一个故事,在德国一个穆斯林女孩在公交车上打了一个当地德国女孩,警察闻
讯之,穆斯林女孩给出的解释是:我讨厌她的样子。
极端,不尊重别人的利益,甚至生命,只重视自己的信仰。拿着别人的纳税可以心安理
得,回报社会更是天方夜谭。我猜或许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特点,基地组织大部分都是穆
斯林吧。
最后说一下,这只是这两年来我在欧洲的经历,让我产生对穆斯林的态度变化。以后怎
么样,我不知道。而且我说的只针对于欧洲和有这些特点的穆斯林,国内的同学请不要
对号入座。PS:回族好像很少有这样的穆斯林,俺娘……
最后转自某论坛:
历史和事实证明:
当穆斯林在一个国家的人口——
达到2%,该国穆斯林聚居区发生小骚乱;
达倒5%,该国穆斯林聚居区发生大骚乱,全国发生穆斯林引起的小骚乱;
达到10%,该国发生全国性的穆斯林骚乱;
达到20%,该国必然会发生穆斯林引发的战争,要么该国其他人口被杀而改信穆斯林,
要么被穆斯林杀掉;
警惕,中国的穆斯林人口目前在2%~5%之间!!
穆斯林的规则就是:
我绝对不尊重你的习惯,但你必须尊重我的习惯;
我绝对不考虑你的想法,但你必须尊重我的想法;
我可以诅咒你死后下火狱,但你不能说我不讲理;
我们穆斯林占人口多数时,就可以随便处置卡菲勒;
卡菲勒占多数时,必须善待我们。
极端分子甚至放话说早晚要用民主手段在唐宁街10号悬挂伊斯兰旗帜。其实现在英国已
经不知道该挂什么旗了。2005年英国监狱已经禁止悬挂英国国旗,国旗可能会令穆斯林
联想到十字军。驾照与车辆注册局,以及Heathrow机场,也都禁止悬挂国旗。恐怖分子
如果只是爆炸建筑物和交通设施的话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让你一点一点感觉不舒服,然
后慢慢妥协。
欧洲大陆的9·11是2004年3月11日的马德里。正好在西班牙大选之前,系列火车爆炸案
杀死了至少200人。前政府是Popular Party,支持美国的伊拉克战争,而竞争者社会工
人党则要求撤出西班牙在伊拉克的军队。恐怖分子显然是想通过爆炸事件吓唬西班牙选
民。
结果怎么样?西班人人还真把社会工人党选上台了。
“We apologize for catching your eye.”
国家打仗都是为了未来,一个生育率只有1.1的国家有什么未来啊。
美国反恐战争是在外面打仗,欧洲也有一系列的恐怖活动,但欧洲的反恐战争是内战。
谁能赢?在奥地利的Linz,穆斯林要求所有女教师上课必须戴面纱。英国穆斯林要求取
消大屠杀纪念日,因为这个纪念日只纪念被屠杀的犹太人,而不纪念被以色列屠杀的巴
勒斯坦人。面对穆斯林的咄咄逼人,各国政府却只是一味退让。泰国10%的佛教徒受不
了穆斯林干脆搬家了。
根据英国一项全国性调查,26%的穆斯林表示,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忠于英国;40%支持
用伊斯兰宗教法代替英国的法律;13%支持盖达(AL-Qaeda)恐怖活动。在有些英国城
镇,穆斯林甚至讨论建立“伊斯兰议会”,为将来在英国境内建立“穆斯林省”做准备
。英国的红十字会甚至把圣诞树等标志从他们办的“慈善中心”拿掉,怕冒犯当地的穆
斯林。
六十年代的法国是安全的,但随着穆斯林移民的涌入,犯罪率直线上升。据“国家统计
研究所”(INS)的数字,1960年法国犯罪率是12%,到2000年时增长70%;警方说,法
国境内的60%罪犯,90%以上的犯罪活动主谋,都是移民。
即使在一向平静的瑞典,其第三大城市马尔摩(Malmo)因穆斯林移民涌入,强奸、抢
劫、烧毁学校、反犹、伊斯兰私刑(Honor Killing)等,简直无法控制;很多当地的
白人被迫搬离。
信奉真主的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曾宣称:“已有很多迹象显示,真主将引领伊斯兰在欧
洲获得胜利——不是用刀,也不是用枪,也不用征伐;在未来几十年,五千万穆斯林进
入欧洲,会把它变成伊斯兰的洲际大陆。”
2010年巴黎有一名23岁犹太人被穆斯林帮派绑架后殴打、虐待,最后被身上喷汽油烧死
。几年前一个穆斯林青年打死一个犹太人后兴奋地说,“我杀了个犹太人,可以上天堂
了。”
2001年的9·11事件之后,整个欧洲都开始讨论穆斯林移民与当地社会的融合问题,荷
兰开始出现限制移民的呼声;2002年,荷兰右翼领袖福图恩公开宣称“荷兰已经满员”
,不久他就遭到暗杀;2004年,著名电影导演特奥·凡高在街头被一名摩洛哥裔的穆斯
林枪击后又割断了喉咙,而他被害的原因是拍摄了一部反映穆斯林妇女遭遇家庭暴力的
影片《屈服》;2005年11月,移民大臣费尔东克在办公室遭到枪击。这一系列事件加剧
了荷兰人对多元化社会的疑虑和不安,曾经受到欢迎和保护的移民如今却成了国家的危
险和负担。
这就是穆斯林路线图

关于这个问题五十年后穆斯林在地球上的状态会是怎样 ,在我看来这个推断本身是没
有什么问题的。
伊斯兰教实际是一个拥有完整的自有社会管理体系与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规定的没有传
统边界的国家,清真寺具有管理国家一切事物所需的政府功能。为何这么说?
清真寺与穆斯林一生的生活息息相关,其职能表现在以下各方面:
(1)宗教活动中心:每日“五时拜”,每周的聚礼,每年两次“ 会礼”,都到清真寺举
行。宗教节日,如先知诞辰,都在清真寺庆祝。婴儿初生时命名和亡人的殡礼也要到寺
内请阿訇主持举行。
(2)宜教中心:自从先知穆罕默德在麦地那清真寺第一次“聚礼”时发表宣教演说后,
清真寺就成为宜教的场所。此后在每周“聚礼”日和每年两次“会礼”中,通过“呼图
白”(讲演)方式宣教成为定制。
(3)宗教教育中心:在伍麦叶王朝时期,各地清真寺开始附设学校,教读《古兰经》。
阿拔斯王朝时期,许多著名清真寺同时也是著名的同名大学所在地,如埃及的爱资哈尔
大学,摩洛哥非斯的卡拉维因大学,突尼斯的栽突那大学等。
(4)文化中心:清真寺多附设有图书馆,也附设有医疗机构。如也门萨那清真大寺图书
馆是阿拉伯世界清真寺最大的图书馆之一。
(5)处理穆斯林民事的中心:一般穆斯林间有关婚姻、遗产、商业等纠纷,都在清真寺
内按教法规定解决或调处。
(6)穆斯林联系交往的中心:平时忙于自身事务,礼拜时聚会一起,特别是每周的聚礼
和每年的会礼时,共同礼拜,互致色兰,清真寺起到了凝聚和团结的作用。
清真寺的用途这一段来自百度百科,我想这是我们所能查到的用途。恐怕在现实生活中
,清真寺的作用不止于此。清真寺的范畴早就不限于作为一个宗教场所,它是集宗教,
政治,文化以及日常生活的一个载体。可以这么说,教徒身在哪国哪地无所谓。只要有
清真寺便有一切。看过国土安全的朋友应该印象很深。主角Brody在最后时刻走投无路
,四面楚歌,最后找到了一处清真寺获得了短暂的庇护。虽说是影视作品,可其中带给
我的震撼十分巨大。再加之平时听到的各种新闻以及事件。你不得不感叹,穆斯林作为
一个团体在一致对外的时候多么团结。当各种他们称之为侮辱的行为发生时(比如查理
事件),个别人开始打算诉诸暴力的时候,穆斯林内部的反响诸位也是能猜到的。如果
不是全民对于这种所谓圣战行为持有肯定态度的话,怎么会在经历了全世界这么多一致
谴责和声讨后还会有这么多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的发生。
五十年后的会怎样,确实难以预测。不过这有些数据可以给大家参考一下。先说说欧洲
。欧洲穆斯林社群的存在,是很多年前就存在的。早在欧洲中世纪,欧洲一些地区就已
有穆斯林的存在。二战结束以后,美帝大手一挥,欧洲的钱包就开始鼓了起来。大家都
明白水往低处流,人往钞票走,穆斯林也不例外。
以英国为例,1951年英国只有21000名穆斯林,而二十年后这一数据就飙升至
369000。而与英国隔海相望的法国,仅1962年就有10万左右来自阿尔及利亚的穆斯林移
居法国。通过近半个世纪的大量涌入,目前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有穆斯林的存在,其中
尤以法国、德国、英国、荷兰为多。
特别突出的是被称为“伊斯兰化程度最高”的法国。由于法国奉行严格的政教分离
的世俗主义立国原则,不调查宗教信仰,穆斯林人数不详。但最保守的估计为350万,
最高估计为600万,即占人口总数的1/10。伊斯兰教成为仅次于天主教的第二大宗教。
他们多来自法国前殖民地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等,一半人取得法国国籍,是移
民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
请注意,很多人已是移民的第二代和第三代,当部分少数民族迁移向一个新的文明体系
的时候,他们接触的是更为发达的文明。全新的社会体系,发达的工业,高出几个数量
级的知识文明。这些以往被我们看来是同化另一文明的重要因素,仿佛已经失效了。穆
斯林学会了这些东西,接触了新的技术和文化。他们不是被欧洲融为一体,而是一个反
向渗透。
法国是欧洲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大约有六百万,主要是也是外来移民,法国与
其他欧洲国家一样出现基督信仰流失现象,许多法国人自愿选择了伊斯兰。据法国人口
调查部门统计,从上世纪50年代迄今,至少有五万法国本地人成为穆斯林,目前则每年
至少有3000名法国人皈信伊斯兰。
谈到法国人皈信伊斯兰,2008年法国国家足球队“蓝衫军”(LesBleus)23名球员
中就有9名穆斯林,其中锋头健者当属效力于德国Bayern Munich队中场的Franck
Ribery,他是在某场与瑞士队比赛的发球前做了一个穆斯林捧手祈祷的动作,而被记者
发现这个白人球星竟然皈信了伊斯兰。
除了Ribery之外,Éric Abidal也是法国队的明星球员,这个Barcelona队的
后卫在5年前皈信伊斯兰,他给自己取了Bilal的穆斯林名。Abidal被认为是法国联赛中
的最佳后卫,他说伊斯兰的信仰激励他毫无保留为球队效力。
全法国有1500个穆斯林礼拜场所,大多空间狭小,被法国人戏称为“地下室清真寺
”,但所有礼拜场所在星期五都爆满,许多人站立在清真寺门外的街上礼拜,附近的商
家、居民都有意见,有些旅行社不放过商机,专门在星期五带领旅客观看“穆斯林满街
礼拜”的法国奇观。
你们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的移民啦,按常理你们就是欧洲人啊。连骆家辉都可以成为大
使为美国的利益说话的时候,你们还在搞出各种各样的恐怖袭击,你们在欧洲不仅没有
受到自由博爱精神的熏陶,反而成为中东极端势力的中转站,提供各种需要的便利。诸
位你们说说,欧洲人民如何不反对穆斯林,你们用着我们的钱,享受各种基础设施,结
果不念好你说,还要反过来倒杀一刀。这任谁也不答应啊。
那亚洲美洲呢,答主确实很忙。先放这,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查查资料哦
另外说穆斯林全球化就还要涉及另一个问题,伊斯兰教的内部派系。穆斯林世界四分五
裂,最明显的就是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分歧,几乎每个主要的欧洲国家都将来自伊斯兰世
界不同地区的穆斯林移民加以区分。来自巴基斯坦的英国穆斯林要和来自阿尔及利亚的
法国穆斯林交流很困难。居住在德国、来自土耳其的第二代穆斯林与新近来到比利时的
摩洛哥移民几乎没有共同之处。但这个问题涉及面实在太广。答主也不好意思在这里胡
说八道,先占个坑,求大神来答
总之穆斯林全球化这个问题,不要当做笑谈。它确实存在。

这文章里的理由与摆出的事实结合每个人自身经历,自己思考。
真诚的与穆斯林交朋友,亲身经历一下,从而得到自己的看法。 不要人云亦云。
我通过做煤炭贸易在新疆与宁夏部分地区的工作和生活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和看法是:
这文章的说法是对的!!!!
首先, 穆斯林信仰持有者有非常强烈的危机感,莫名其妙的受害妄想,我只是谈生意
和工作,我没有兴趣谈宗教,也没兴趣谈文化,我们谈电影?结果是只要是汉民族的不
好一定要拿出来说一通,大家有时候都这样无所谓,我有次谈周星驰的电影007里有没
有本地妞时立即发火。说不能拿回族女人开玩笑,汉族就可以玩笑?这就算了你打老婆
是个什么事? 家里孩子吃点同学家的零食(小包装辣鱼)之类的就一巴掌,我说小孩
不懂事别下手太重。这就是不尊重了? 北方风沙大,去洗浴中心的时候平时开玩笑说
湖南,东北贵州的妹子什么的,一说新疆妞就大叫?我是湖南人也没怎么样。
其次, 老觉得汉人占了便宜。 地下的煤,上面的地,都是你们自己的,没错,问题是
你如果能开发你就开发,不能开发你卖了钱让别人开发,开发完成后,你觉得别人赚钱
了,就心里不平衡,然后变着法让你把部分钱交出来,但是又不明说,拿宗教修清真寺
说事干什么? 我们不信教呀。
第三,对待下一代或者开明者的歧视简直泯灭人性! 在宁夏时,一个合作伙伴的女儿
读大学和一男友好上了,同乡告诉父母,父母把女儿叫回来关起来,打没打不知道,肯
定关了起来,不让回大学了,然后要她嫁给一个当地杀羊的农民,双方都不认识,就一
定要结婚。女的用手机报警,没用。 婚礼时那女生声嘶力竭的哭喊绝望的神情我这辈
子都记得。 杀羊的男人身上那种味道我也一辈子记得。
最后, 他们的那套思维存在是有价值的。因为这使得他们在漫长的历史中没有被同化
和失去传统。可是目前来看,这显然与世界格格不入。 宗教从来都是使人向善,友好
的,否则与邪教无异。 那么穆斯林如果开明化,友好化,推行平等友爱自由的穆斯林
是给世界带来美好的。 毕竟如果一个事物保持五百年不变的话被世界文明所抛弃也是
理所应当的。
b********n
发帖数: 38600
2
re
b********n
发帖数: 38600
3


【在 h*h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USANews 讨论区 】
: 发信人: xykkkk (asdf), 信区: USANews
: 标 题: 穆斯林路线图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10 21:25:11 2015, 美东)
: 雅可夫先生有著名的关于“穆斯林路线图”的论断:
: 1、他们首先宣称自己是“和平的宗教”,通过经商、避难的方式零星迁徙到一个新地
: 方,很低调,很和善,很遵纪守法——除了对吃某种食物有点神经过敏,除了干涉婚姻
: 自由之外(不过我们总是想,哎,不吃什么食物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内婚虽然很讨厌,
: 但不跟他们接触不就行了嘛)——谁能拒绝这么一群可怜巴巴的外来人呢?于是,他们
: 站住了脚。

s**********d
发帖数: 36899
4
tl;dr
有总结没
u***t
发帖数: 5899
5
re
1 (共1页)
相关主题
“绿色”义乌-- 阿拉伯殖民者喜迎在华第一片殖民地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打
1992年印度教暴民拆毁一座大清真寺英国纵火案很可能是白人对穆斯林的反报复
法国即将变成一个穆斯林国家 (zz)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
不是挑起争端,平心静气谈穆斯林史《欧洲的沦陷:穆斯林用女人的子宫征服世界》。
穆斯林路线图 (转载)新疆的问题靠经济解决
穆斯林路线图 (转载)新华社:北京穆斯林群众欢度开斋节
感觉俄罗斯20年内闹解体是天要下雨的事情 我兔can't help应该多鼓励缠头去上海北京这种地方,人口达到20%以上
欧巴马支持建清真寺是不是跟老黑穆斯林比较多有关系?瞭望东方周刊》先前采访遇害的喀什大毛拉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穆斯林话题: 清真寺话题: 欧洲话题: 伊斯兰话题: 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