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RisingChina版 - 11·15上海大火--伤城不眠夜:每一分钟都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
相关主题
11·15上海大火--伤城不眠夜:每一分钟都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ZT“110”来电让男子转账 骗局露馅破口大骂(图)
11·15上海大火--伤城不眠夜:每一分钟都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被骗42万沈阳大爷发长文 为啥谁也拦不住我汇款?(图)
11·15上海大火--伤城不眠夜:每一分钟都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ZT)沈阳大爷7000字长文详述被骗42万过程 (ZT)
11月16日上海市政府关于火灾事故新闻发布会实录妈妈国内被骗100万 (转载)
上海高楼火灾仍有40余人未和家人取得联系被骗42万沈阳大爷发长文 为啥谁也拦不住我汇款?(图)
香港“对话”记录给这闷热的周末来点清凉的感觉
香港立法会审议政改方案 反对派议员一度离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中国女记者讲述赴日采访地震历程 处处有希望(图)被骗42万沈阳大爷发长文 为啥谁也拦不住我汇款?(图) (转载)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张女士话题: 大楼话题: 工作人员话题: 名单话题: 医院
1 (共1页)
n*****t
发帖数: 22014
1
【 以下文字转载自 Shanghai 讨论区 】
发信人: mklb (wisher_washer), 信区: Shanghai
标 题: 11·15上海大火--伤城不眠夜:每一分钟都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Z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Nov 17 13:19:30 2010, 美东)
“黄俊文、杨扬……”2010年11月16日凌晨1点,昌平路728号第二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
佩剑房内,近百名胶州路728号居民都竖着双耳,听工作人员大声念着一份名单。名单
来自上海各大医院,记录着入院接受抢救者的名字。对于在场的每一个居民而言,这份
名单意味着生的希望,意味着家人的团聚,意味着一辈子的幸福。
名单念完后,很多人再次垂下头,他们牵挂的名字没有记录在名单中。亲人生死未卜,
这个夜晚注定难眠。
11月15日 19:00 领取劫后余生第一餐
11月15日19时许,胶州路728号楼仍然滚着浓烈的黑烟。大楼西南侧,大楼的住户宋绮
辰仰望着火光,哭成泪人。
宋绮辰戴一副眼镜,头发灰白。她一边抽泣,一边不停地喃喃自语:“为什么你不出来
,为什么你要在家里,为什么?”身边的亲友轻拍她的后背,不停安慰说:“没事的,
肯定出来了,在医院联系不上。”
火灾发生时,宋绮辰的丈夫正好在家,火情持续近5个小时,宋绮辰怎么也联系不上丈
夫。身边一个男子悄悄感叹:“会不会真的没出来?”旁边的女子迅速朝他胸口捶打一
拳,然后偷偷看了宋绮辰一眼,宋绮辰好像没听见,继续哭泣。
宋绮辰的身后,就是火灾善后处理接待组。前日晚,学校大楼灯火通明,一楼大厅不时
走进走出神色哀伤、流着眼泪的居民。记者在大厅内看到,很多静安区的工作人员和戴
着红袖章的火灾处置志愿者正在接待起火大楼及周边大楼的疏散市民。底楼大厅的一块
黑板上写有“728”、“718”、“999”,即胶州路728 号、718弄2号、常德路999号,
工作人员以此区分,为三幢大楼居民核实身份、进行善后安置。
近门口的一个信息核对点,不少市民正围着现场工作人员在核对自己的信息。工作人员
手中的这张信息表上,清晰地打出了起火大楼及周边大楼每家每户的登记人名、性别、
联系方式等。现场还设置了临时的医疗点、物资供应点,业主经过登记后都可以领取一
份晚餐:两瓶水和一袋餐包。
一些已经得到安置的市民则拿着签单,行色匆匆地赶往指定宾馆住宿。
20时,夜渐黑。武定路上的朗格酒店内,刘海哨买了盒饭,和家人在酒店一起吃上了劫
后余生的第一顿饭。刘海哨一家四口住在胶州路728号的1504室,回忆起火灾的场景他
还是感慨“太突然了”。
“我本来傍晚就要走的,行李都打包了。”刘海哨说,自己目前在澳大利亚工作,这次
是回沪探亲,在这之前他已经在胶州路大楼住了十年了。
突如其来的大火打乱了刘的计划。“什么都没带出来。”刘海哨说,刚在朗格酒店洗了
热水澡的他说自己洗澡的白毛巾都变黑了,不过他表示,虽然一家人很狼狈,但是也很
幸运,因为从老岳母到一岁的儿子都安然无恙,只要人出来就好,“希望邻居们也能够
平安。”刘海哨说。
所有人都抱着这份希望。
11月15日 22:00 失踪人员家属奔至接待处
15 日22时,静安区委、区政府紧急召开党政负责干部会议,通报火灾情况,并对所有
工作组和全体党政负责干部提出工作要求。在此之前,江宁路街道的工作人员已经组成
了安置接待工作组,负责录入受灾居民的信息。“实际上,在火灾发生后不久,街道的
工作人员便已经按每组6人的编制,组成了6个小组。”街道党工委书记诸旖介绍,大家
分头到涉事大楼临近的两幢高层住宅楼中劝说提醒居民及时疏散。
按照当时的统计,街道录入千余名居民的信息。静安区告知,15日晚,该区在12家宾馆
预订了700间客房用于安置受灾居民。一些寻遍所有医院未见亲人的失踪人员家属陆续
赶到接待处,希望获得亲人行踪的最新信息。
15日23时40分,久久等候不到亲人消息的一些家属心情开始焦躁起来,向工作人员提出
“公开医院伤亡人员名单及人数”、“及时公布受灾楼搜救进度情况”等4项要求,对
此,静安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对家属的几项要求都会尽力协调和满足。
安置点内,连失踪的亲人是否已经去世都不清楚的部分家属坐立不安,焦急万分,不停
地向工作人员询问有没有医院收治伤者或者遇难者的最新名单。
11月16日 0:00 区委区政府探望伤员
“刘老师来消息了,他们一家平安。”昨日零时05分,消息一经传开,留守在市一中学
近十名师生高兴地抱在了一起。
刘老师一年前退休,前日下午,在得知刘老师住的房子起火后,谢苗苗便不停地拨打刘
老师家的电话,“刘老师以前对我们都很好,毕业以后我们还有联系。晚上的时候,我
们几个同学就到这来了,看能不能找到刘老师。等了差不多3个小时,不过知道刘老师
一家平安,我们也就放心了。”
在一些静安区初中和高中的校园网上,各种寻找老师消息的帖子布满了整个论坛。 “
我们学校还好,火烧得最旺的时候,有火星落在我们学校附近,但都还好。”失火点附
近一所学校的老师告诉记者,他们学校有一名老师就住在失火大楼,好在一家平安。
16日零时30分,静安区委书记龚德庆率区委、区政府领导等走访了各大医院,探望伤员
。静安区教育局透露,该区已按指挥中心要求,全面排摸各学校师生受灾情况。部分学
校捐助已自发举行。
11月16日 1:00 期盼又恐惧的死伤名单
凌晨1时许,从各个医院汇总而来的第一批伤者名单公布,拿着名单的工作人员从外面
径直走来,所有人将其包围起来,原本喧闹嘈杂的佩剑房立刻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等待
着名单上的名字。对于在场的每一个居民而言,这份名单意味着生的希望,意味着家人
的团聚,意味着一辈子的幸福。
开始念名字了,一个、两个、三个……工作人员将其中的名字大声读出来,周围的2号
楼居民边擦眼泪,边竖起耳朵听。
大多数人并没有听到自己期待中的那个名字,很多人垂下了头,有人甚至哭出了声来。
工作人员立刻劝慰大家,名单只是部分,还有很多伤者的名录将陆续送来。
于是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继续等待。
凌晨2时许,第一批遇难者的照片被送到接待处二楼,佩剑房内一阵躁动。
住在2号楼13层的李学菲一脸艰难,他联系不上自己的妻子,但似乎又不大敢上楼去辨
认。大部分的人都和李学菲一样,犹犹豫豫中才慢慢走上二楼。
很快,二楼的办公室外挤满了728号大楼的居民。和刚才听名单相比,此时的办公室更
加安静,气氛更为紧张。
然而,由于照片中部分遇难者的部分身体部位被烧焦,面目有些辨不清楚。李学菲拿着
照片看了又看,但因为实在难以辨认,他选择继续等待。
夜色越来越深。部分家属返回现场寻找,部分家属继续在原地等待最新名单的到来。位
于一楼的安置点内,工人们开始用隔板搭建一间间临时小办公场所,供工作人员设咨询
台为居民提供最新信息。
昨日凌晨2时,家住2703室的老先生刚从瑞金医院赶到朗格酒店,一边在工作人员的指
引下停放自行车,一边喃喃自语“就剩下一辆自行车了”,不过,老先生事实上还是幸
运的,因为虽然家住27楼的高楼层,但是他和老伴还是成功脱险。
“在美国的女儿知道消息后,在电话里都哭了,还怪我怎么不带手机。”昨天半夜坐在
朗格酒店安置客房里的老先生感慨地说,能成功脱险就是胜利,昨天傍晚在静安区中心
医院,他见到了自己隔壁邻居,也就是老朋友施老先生,火灾时施老先生执意不肯撤离
,这让他和老伴非常担心,没想到能在静安区中心医院相遇,两位老人百感交集。
11月16日 3:00 一只在“流泪”的狗
凌晨3时许,夜已经很深了,外面也开始飘起了小雨。然而,正在焦急等待中的家属依
然毫无睡意,依然焦虑地走动,或者相互讲述找寻亲人的痛苦经历。“我妈妈下午在家
睡觉,2时半我打她电话就怎么都打不通,联系不上了,找遍了各个医院都没有,这边
也没有任何消息……”张先生非常难过地说。
还有一些家属则瘫坐在椅子上,有些沉默不语,有些默默地用纸巾擦着泪水。当工作人
员劝他们去安置的宾馆休息时,他们都表示自己现在根本睡不着,晚上一定要在这里守
到亲人安全的消息才安心。二楼的室内体育馆内,记者看到一些市民或坐或躺地在一些
锻炼用的软垫上休息。
凌晨3时半,在胶州路余姚路口,一只白色拉布拉多犬趴在地上,身上的毛湿湿的,头
颈部的毛有烧焦的痕迹。虽然身上盖了一块布,但还是瑟瑟发抖。它的头对着起火大楼
,眼睛一会睁开,一会闭上,鼻子一抽一抽,眼角有些湿润,似乎有泪水流出。
狗的面前有蓝色的饭盒,里面有米饭、菜和水,但是这只狗丝毫没有吃的意思。据附近
的居民表示,这只狗,从下午起火不久就在附近不停走来走去,很焦急的样子,几个小
时后,它就累得躺在路口不动了,并不停地发抖。大家猜测狗主人肯定是着火大楼里的
居民,但是现在却无法帮它找到主人。
好心的消防员帮它找了块布盖上,并给它拿来米饭、菜、面包、水等,但是这只狗一直
不吃不喝,就是不停地流泪。有居民想暂时收留它,但是一碰到它,它就龇牙表示愤怒。
过了一会儿,这只狗咳嗽了几声,并呕吐,看起来体力不支的样子,这让旁边的居民非
常紧张,以为它要不行了。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这只狗站起来,又开始在着火大楼
附近溜达,不肯离去。
后来,这只狗的恐惧情绪稍微舒缓,温顺地任由消防静安中队的一名消防员抱起。该消
防员表示,他会暂时收留这只狗,并帮它寻找主人,也希望有知道线索的人能主动联系
他。
11月16日 4:00 一遍遍辨认却难觅亲人
凌晨4时许,第二批来自医院的打印照片被紧急送了过来,与第一批遇难者照片不同,
这一批8张照片都是正在长海医院抢救的伤者照片,其中最小的3岁,也有60 多岁的老
人。听到有幸存者的照片送来,在场的失踪者家属都重新燃起了希望:“这批是活着的
,还在救治的,我们赶紧去看看。”
然而,当家属分批进入二楼办公室辨认后,出来依然都是沉重的表情,显然这8张幸存
者照片和在场的家属并没有关系。一位伤心的家属将8张照片翻了一遍又一遍,希望能
找出亲人的模样来,然而最终无奈地放手了。
4时58分,冷空气肆虐的深夜,即使是户内也飘荡着一股寒意。此时,工作人员将许多
麻袋拖进了大厅,取出一床床棉被分发给坐着等消息的家属,温暖的棉被让人们感觉暖
和了许多。随后,工作人员又给大家分发了矿泉水和饼干、面包补充体力。
而在大厅内,工作人员也连夜搭起了17个白色的简易办公棚,以作为今天进一步处理善
后之用。
11月16日 7:00 天亮了心更需要抚慰
清晨6时,天边已经泛出鱼肚白,工作人员跑过来告诉大家,又有10张幸存者照片被送
了过来。然而,由于其中大部分照片跟上一批幸存者照片是重复的,因此,家属们刚刚
点燃的希望火苗又一次被浇灭,部分家属承受不住反复的希望、失望,终于失声痛哭,
泪水让清晨的接待处变得格外哀伤。
6时许,两位颤颤巍巍、眼含泪水的老夫妇走进接待处,“到现在还没找到,这可怎么
办。周一正好玮玮休息在家,就她一个人,我们知道着火后,就打她手机让她赶紧捂着
湿毛巾跑出来,她一开始还说烟好大,后来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6 时30分,天色变得更亮了,很多家属走出大厅,眺望晨光中仿佛一根黑色烟囱的大楼
。“太惨了!怎么会这么惨!我看到这个楼就觉得难过啊!”没有了夜色的掩盖,漆黑
大楼仿佛是人们心中一个巨大的疮疤再次被揭开,血淋淋一片。张老先生一家面朝大楼
双膝跪下,子女们悲痛地呼喊着“妈妈”,工作人员也忍不住流下眼泪。
7时许,工作人员拎着一袋袋热腾腾的包子走进接待处,挨个分发给守候了一夜的家属
。区政府各委办局的负责人纷纷出现在昌平路728号的现场受理点。“我们现在的工作
是对那些情况比较特殊、心理状态不稳定的群众接访和抚慰。”静安区负责市政工程配
套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和普通政府工作人员一样,24小时待命。
而在接待处,家属们仍在等待……
消防队员的无眠夜 搜救14小时:想找更多奇迹
傍晚,火已灭。“里面有没有人”的呼唤声回荡在空洞洞的楼内。搜救人员从15日下午
接警开始,一直持续工作到第二天早上。
11月15日18点30分以后,全面搜查开始。几乎每一轮的搜查,遍及每一处角落,总会有
一些发现——或是遗体,或是得救后的惊泣。
但在关闭紧锁的防盗门内,消防战士们开始破拆每一间单元房,甚至在初期,在一打开
房门后,就会立即涌出温度高达150多摄氏度的热浪。
进入房间后,他们就发现了让人感到伤心的事实。2楼一处公司模样的房屋内,3名年轻
女子被发现在卫生间,但均窒息而亡。外面的桌椅和数台电脑已经被焚毁。
在24楼,战士们又找到了一具遗体,位置仍是房间内的卫生间。他(她)应该能逃出去
的,但楼内的火点较快引燃居民房,然后蔓延。
19点,楼内几乎都是消防队员,他们来自不同的中队,或喊,或破拆,或查看燃烧物品
是否还留有火星。“连夜搜人有奇迹,容易找到生还者。”一名消防队员说。
时间指向23点,负责清查任务的消防员全身泥水地走出大楼。后勤人员送来了盒饭、干
衣服,刚刚参与救火的队员抓紧时间吃饭、换衣服。
上海消防特勤支队支队长陈永胜刚从火场出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的他,在寒风中瑟瑟
发抖,这已经是湿透的第三套衣服了。
火虽然灭了,但是危险依然存在,就在消防队员检查大楼时,一根脚手架钢管从高处掉
下来,一阵噼里啪啦声在深夜显得特别刺耳。消防指挥人员一阵紧张,立刻用对讲机叮
嘱楼上的队员注意安全。
11月16日8点半,每个房间,每个角落,进行的轮番搜索将近不下10轮,人员搜索工作
全部结束。
“这是一个永生难忘的夜晚。我们想多找人,然后带出去,跟家人团聚。”消防队员说。
******
21小时的苦苦寻找:今天,这座城市名叫牵挂
无论生还是死,只愿能再见你一面。这便是灾劫之中,人们最深最深的牵挂。
活着的人们,死去的人们,仍然未知下落的人们,都在这张名为“牵挂”的网中央。这
张网以情感为纽带,无限延展覆盖这座哀伤的城市。这场灾劫,并不独属于那 53位死
难者,那156户家庭,而属于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身处灾劫中心的人,都有自己的亲
人、朋友。他们为了生命的留存而欣慰,为了生命的逝去而哀悼。
废墟前,悲伤的逝者亲人与原本陌生的路人选择用鲜花祭奠。而那些仍未找到亲人的家
属们,也许还抱着万一的希望,也许只期待能够尽快见到亲人的最后一面——他们的牵
挂让人揪心。从安置点到收治伤员的各家医院,甚至是殡仪馆,许多人都度过了不眠的
日夜。他们奔波来去,只为了看到自己亲人的名字与面容,在某处出现。
在记者的行走与观察中,我们看到他们从无法识别脸庞的遗体上发现熟悉的戒指,泣不
成声哭成泪人;也看到他们在网上见到昔日师长受伤住院,急忙赶来探望时的紧张与欣
慰。
他们,就是我们。牵挂,属于每一个人。
从11月15日14时得知火灾消息,到11月16日11时找到家人的遗体,张女士一家经历了21
小时不眠不休的寻找。焦急、忧伤、哀悼的情绪反复折磨着他们。
生离死别之际,哀伤如此令人动容。对他们而言,心碎以后,唯一剩下的安慰也许就是
,母亲走得“很安详”。
每家医院跑两三遍
11月15日22时30分,张女士来到静安区中心医院,在每个有火灾伤者病房的楼层,仔细
查询伤者名单。她在寻找,其中是否有她母亲宋学斌的名字。而这,已经是当晚她第三
次来到这家医院。
从14时得到消息赶到火灾现场开始,她和家人一直在寻找母亲的下落。所有收治伤者的
医院,他们每家都已经至少跑了两遍。
静安区中心医院,没有。
华山医院,没有。
华东医院,没有。
瑞金医院,仍然没有。
一遍、两遍、三遍……从火灾现场开始寻找的张女士和她的父亲、哥哥、弟弟等亲人,
始终没有见到独自一人在家的母亲。随后,他们开始分头前往各家收治伤员的医院,每
家每家仔细询问、查名单,并走进每个病房,仔细寻找。
住院部10楼,张女士和弟媳一边查询伤者名单,一边向医生询问是否有昏迷的病人仍在
抢救。“如果昏迷了,也无法说出自己的名字,那么,即使不在伤者名单内,也有可能
是生还的。”怀着这样的希望,一家又一家,一遍又一遍,这个夜晚注定不眠。
在得到医院工作人员否定的回答后,张女士两人便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准备在医院等
待最新的消息。
起火大楼的1106室是宋学斌的大女儿今年才买下的房屋,10月31日刚刚装修完还没来得
及入住。事发当天,宋学斌去1106室收拾屋子准备过几天搬进去照顾外孙女,不料却遇
到了大火。由于11楼的楼层相对28层的大楼并不算高,而张女士在一间间病房问询时,
也发现很多住在更高楼层却成功逃生的伤者,因此她相信母亲应该能出来。
23时许,一位值班医生过来询问张女士家的具体情况,并不断帮她们分析,安慰她们。
随后,医生建议她再去急诊大厅,看看是否有新的伤者送来医院。听了医生的话,两人
立即前往急诊大厅,并在查询台问到了所有收治火灾伤者的医院与联系电话。
两人坐了下来,开始一家一家给医院打电话,询问最新的情况。
天亮了,煎熬仍在继续
在得知长征医院有些伤者仍在抢救,而这些伤者只有编号没有名字的消息后,他们又立
即赶往长征医院,希望能在那里找到自己的母亲。23时45分,张女士两人赶到长征医院
,但并没有找到母亲的身影。医院工作人员告诉她,正在抢救的伤者分散在不同科室,
很难寻找,而他们也没有具体名单。
无奈之下,张女士两人决定前往位于昌平路728号的火灾善后处理接待处,与父亲、兄
妹等其他亲人会合,守候在那里。午夜零点,这里已经聚满了正焦急等待亲人消息的居
民,他们中的大多数,连亲人是否依然幸存都无法确知。事实上,他们也和张女士一家
一样,此前的10个小时中,他们都在寻找各自的亲人。
16日凌晨1时左右,来自各个医院的第一批伤者名单汇总到了这里。工作人员大声读出
名单中的每个名字,但其中并没有张女士的母亲。凌晨2时许,第一批8张遇难者照片送
到了位于2楼的接待室。
张女士一家和其他等待着的人们开始辨认照片中的遇难者。然而,由于遇难者的部分肢
体已经被烧焦,仅通过照片并无法确认。
只有继续等待了。
凌晨4时左右,一位失踪者家属从医院赶到这里,向工作人员询问是否有其亲人的名字
。工作人员拿出的一份名单让张女士和很多其他失踪者家属误以为是最新的被救治者名
单。众人立即围了上来。当发现这份名单仍是早先的版本时,众人的失望溢于言表。而
名单中显示,尚有4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让他们特别揪心。
4时33分,第二批医院救治者照片被紧急送到了安置点。张女士一家立即在第一时间冲
了进去。
这批照片来自长海医院,共有8张。照片的主人中,最小的仅有3岁,年纪最大的是一位
60多位的老太,都插着氧气管,正在抢救之中。然而,在仔细翻看了8张照片后,张女
士一家还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不用急,这并不是全部照片,还会来下一批照片的,
有很多正在救治中的照片会陆续拿过来。”工作人员注意到他们的表情,连声安慰道。
5时左右,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张女士一家的表情也越来越严峻,尽管工作人员送来
了面包和水,但他们一口都没有动,也没有一丝睡意,脸上写满了焦急和不安。
早晨6时,天色已经发白。此时,工作人员跑过来告诉仍在等待的家属们,又有一批新
照片被送过来了。于是,张女士一家又燃起了希望,他们快速地从楼道爬上二楼,然而
迎接他们的是又一次打击。“大部分都是原来看过的老照片,没有新照片,都不是,都
不是……”张女士的父亲张传伟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
“她走得很安详”
6时30分,张传伟老先生支撑着虚弱的身体,走出厅外,朝西北角不远处的着火大楼眺
望。远处的大楼在晨光中显得格外漆黑,一片死寂。整个晚上都显得十分坚强镇定的张
老先生,终于抑制不住伤心和绝望,号啕大哭起来,张女士和她的兄妹们也哭得泣不成
声。
“老太婆,你是一个好人啊,我要喊你,宋学斌啊,你是大学讲师,现在也是桃李满天
下了,我们一辈子经历了那么多沟沟坎坎,不都过去了吗?结婚42年了,我们的 4个子
女,现在都这么大了。我们都在找你啊,你答应一声……”在张老先生的哭声中,现场
很多工作人员都流下了眼泪,试着安慰他们全家。
“来,我们来给你们妈妈磕个头,大声喊喊她,让她知道我们都在找她。”张老先生的
4个子女面朝受灾大楼,跪成一排,不断磕头:“妈妈、妈妈,你出来啊……”张老先
生还一度冲动地希望能进入大楼内自己的家,找寻妻子。但在工作人员的尽力劝导下,
早晨7时许,张老先生一家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至9时30分左右,已经在这里苦苦等候了10个小时的张女士一家,仍然没有从已确认的
名单中找到自己母亲的名字。此时,一家人做了一个最艰难的选择,那就是去龙华殡仪
馆认遗体。
到达龙华殡仪馆后,一家人已然疲惫不堪,两个子女搀扶着父亲在一边做短暂的休息,
另外两个子女则前去问询台登记,准备去三楼查看自己的母亲是否就躺在那里。
11时10分左右,记者致电正在楼上辨认尸体的张女士,询问是否找到了自己的母亲。“
找到了。”张女士的哭泣声通过电话传来。20分钟后,张女士一家人从龙华殡仪馆的大
厅走了出来。
张老先生一边走一边说:“下半辈子我都不会开心了!前两天我还看到她在那边整理衣
服。”此时,四个子女也都泣不成声。
“还算安慰的是,她走得很安详,全身上下包括头发、眉毛都很完好,除了脸上有一点
被灼伤。”这是唯一让全家人欣慰的地方。老伴张传伟说,宋学斌很坚强,他相信她一
定冲出了火场,只可惜最终没能赢得了死神。
家里摆起她微笑的遗照
16日18时,张传伟和膝下的儿女、媳妇来到事故现场献花悼念。“希望婆婆走得安心。
直到现在,公公和家里几个兄弟姐妹几乎滴水未进。”大儿媳李女士哀伤地说。
在一家人位于长寿路的家中大厅里,摆着宋学斌微笑的遗照。屋内淡淡的香烛味带着一
家人的悲痛和思念。张传伟坐在小房间里,双眼迷茫。
宋学斌1947年3月10日出生,四川宜宾人。从1963年起,宋学斌开始教书,是一位有40
多年教龄的老教师,早年间还自愿到新疆支边。直到现在,张传伟对宋学斌的称呼仍是
“宋老师”。
说起和妻子年轻时的艰苦岁月,张传伟微闭着双眼,露出两天未见的笑容,仿佛妻子就
在身边。
“宋老师绝对是个好人,那么多磨难都能忍受,还能把四个孩子带大多不容易。她在学
校里的人际关系非常好,学校里原来的问题班都是她教的,但不管再调皮的学生,在她
的教育之下都能够走正道,她真正做到了教书育人。当初在四川乡村教小学的时候,农
村里条件非常差,她都是背着学生过河上学的,还给没鞋穿的同学做鞋。我之所以会喜
欢上她,就是觉得她人品好啊。”张传伟说。
然而,残酷的现实让他无法维持笑容。“我们已经在苏州买好房子了,准备安享晚年,
没想到再也没有机会了……”
说起母亲,大儿子张敏几近崩溃:“我卖了房子贷款也想和母亲住在一起,老天爷太残
忍了。”张敏为了和母亲住在一起,购买了起火大楼2001室的房屋,而昨天本应是过户
的日子。
“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妈妈更善良……”张敏没说完这句话,已经泪如雨下,泣不成
声。
*******
牵挂全城的伤
1 接完家人电话,她静静离开了这个世界
“寻人!该大楼2403室,一名25岁女孩今天独自在家,身高1.67米,名叫李惟玮。她的
父母现在还在昌平路焦急万分地等消息,同事朋友在各大医院和安置点寻找无果。求助
!”昨日凌晨1时09分,早报记者在微博上看到了这样一条寻人启事。截至15时,此条
微博已被转发3834次,评论则超过661条。然而,转发微博的人中或许还有很多人不知
道,李惟玮的亲朋已于昨日上午在龙华殡仪馆找到了她。
从15日14时至16日9时,19个小时的寻找和等待,让每一个关心她的人心神不宁。李惟
玮的同事徐寅杰说,他和李惟玮都是做保险工作的。根据班次,李惟玮15日正好休息。
“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徐寅杰表示,前日21时,赶到位于昌平路安置点时,已有10多个李惟玮的同事和朋友在
现场。他回忆,一开始,大家都在安置点等消息,可第一批受伤名单中却没有她的名字
,第二批名单迟迟不来。
凌晨2时许,他们把所有医院跑了个遍,却依旧没有找到李惟玮的下落。
昨日5时许,早报记者在安置点中见到了被众人搀扶着的李惟玮家人。“我们睡不着,
真的睡不着。”心系李惟玮的安危,亲人含泪说道。李惟玮的外公坐定后不断回忆着火
时的情景。“如果她胆子大一点,(下午)2点多接到电话时,应该能冲出来的。”“
如果能冲出来,消防队员就应该可以看到她。”……短短的几句话不断闪现“如果”。
“下午3点时,她还打电话出来说很烫,让我们去救她,可说着说着声音就轻下去了。
”一边的外婆话未说完就忍不住抽泣起来。这也是外婆最后一次听到外孙女的声音。
徐寅杰说,李惟玮并没有太多烧伤的痕迹,但浓烟将她的身体熏黑。
而李惟玮的开心网页面上,仍有着“类似于《穿prada的魔鬼》的电影我都爱、只要是
好看的美剧、港剧、日剧、韩剧我都爱”的自我介绍。不难看出,她是一个可爱、时尚
又活泼的女孩。她的最后一次更新定格在11月14日18时42分。
“没事吧?回电啊!”“凯利~~打个电话给我们哪”……朋友、同事都在殷切期盼她的
回复。在得知噩耗后,朋友们陆续在她的页面上留言祝福,“妞,一路走好!天堂没有
火灾!”
2 失散老夫妇安置点偶遇,喜极而泣
昨日13时左右,一幕情景让人不禁落泪。居民张阿姨与同事拥抱在一起,同事口中连连
喊着:“大幸、大幸啊!”张阿姨眼里满含泪水。
张阿姨是胶州路728号楼27层的住户,今年66岁。从昨晚开始,她与丈夫在火灾中失散
,在朋友和同事整夜不眠不休的帮助下,昨天中午,她终于找到了丈夫。
张阿姨的丈夫介绍,火灾发生时,他正在午睡,14时30分起床时发现外面一片漆黑:“
刚开始以为附近楼房在装修或者烧垃圾,往外一看,有火苗从下面楼蹿上来,我赶紧关
了窗户。过了10分钟,周围的竹篱笆也全部起火,当时我心里感到一阵恐惧,以为死路
一条,马上叫爱人早点走,一开门,门口全黑了。”
张阿姨的丈夫稍懂一些消防常识,事发时,他立即冲进厨房,将毛巾弄湿,裹在身上,
然后从楼梯一路走下来,“一路上碰到很多老人跑不动,一直在喊救命。”
下楼时,由于两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伤,在接受救助的过程中彼此失散。之后,张阿姨的
同事与朋友们彻夜在各家医院寻找,而张阿姨的先生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赶回了安置点,
两人这才团圆,这令夫妻俩和同事们都兴奋不已。于是,才有了上文开头的一幕。
3 打麻将会老友,母亲一去不复返
已经一夜未眠的张女士站在少体校安置点的角落里默默流泪,她很想把自己母亲沈文娟
的名字写在布告栏里,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母亲的姓名和年龄,一旦有了消息可以通知
自己。“但是那个布告栏列的都是728号居民的信息,要写上住在哪一室,可是我母亲
不是这幢楼的居民啊!”
说到这里,张女士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她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母亲并不是728号的住
户,原本应该能够避免这场灾难的。然而,不幸却来得如此突然。
张女士说,母亲沈文娟与起火大楼1201室的老夫妇相熟,那天下午,母亲与其他2位并
非728号住户的老太太一起到1201室打麻将。这原本只是老人间再平常不过的日常娱乐
,没想到母亲却从此音信全无。
“最后看到我母亲和另外4个老人的是住在1203室的居民,他们说,当时5个老人手拉着
手一起逃生一起求救。”张女士声音哽咽,1203室的居民带给她的是母亲最后的线索,
在逃生过程中分散后,1203室的居民遇到了消防员,最终逃离火场,而沈文娟和另外4
位老人却再也没有了消息。
昨天,张女士和家人已找遍所有医院,依然没有沈文娟的下落。“我会再去龙华殡仪馆
找,如果再没有消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4 相识46年的知青老友下落不明
5位鬓发已经有些斑白的老人在看到布告栏上的名单后,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他们要
寻找的谭志源、贾凤之夫妇俩的名字就清清楚楚地印在那张尚不知下落的人员名单中。
“1964 年,我们几个和谭志源一起来到新疆,都是奎屯一二六团的上海知青。已经是
大半辈子的好朋友了。”5人中一位名叫闵元光的老太太回忆,大家和谭志源一起在新
疆生活了25年,“谭志源是我们中最小的一个,当年只有15岁,我们还记得他特别擅长
画画,画得非常非常好。”
在回到上海之后,虽然奎屯一二六团上海知青中的不少人已经分散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但一群好友依然保持着频繁的联系。“我们5个人都在上海,每年都会见面。今年10月
15日,我们在桂林公园聚会时,谭志源还亲口邀请我们:‘等我们家外立面整修完以后
,请你们到家里来玩。’”但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月前一句再温馨不过的许
诺,却成为了朋友之间永远的遗憾,“他说那句话到出事那天整整一个月啊!”
11月15日下午,闵元光就从电视新闻中得知了胶州路大厦火灾的事,她的第一反应就是
好友谭志源就住在大楼里。“那天晚上,我们所有还在上海的知青朋友都得知了这个消
息,整整一个晚上,我们都在打谭志源家里的电话,但一直没有人接。”闵元光说,几
个朋友当晚一直守在电视机前,希望看到谭志源的画面。
然而,好友们期望看到的画面始终没有出现。在联系了谭志源家中亲人,并得知好友确
实下落不明之后,5位好友再也坐不住了。昨天一早,5人就约定前往静安区中心医院找
谭志源,但没有找到。闵元光说,大家原本想过找到接纳伤员的每一家医院,逐一寻找
谭志源,但后来有人建议可以前往位于静安区第二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的安置点,因为
这里有每一家医院公布的伤员信息。可惜的是,谭志源、贾凤之夫妇二人的姓名却出现
在了未知下落者的名单中。
在5位老友心中,谭志源这个相处了46年的好友不该也不能就这么忽然消失了,他们会
一直努力寻找,直到找到一个结果。
□ 东方早报
1 (共1页)
相关主题
被骗42万沈阳大爷发长文 为啥谁也拦不住我汇款?(图) (转载)上海高楼火灾仍有40余人未和家人取得联系
借宝地问下清华园内的手机办理地点香港“对话”记录
A Chinese student in UAMS need help香港立法会审议政改方案 反对派议员一度离场
转个 old 的中国女记者讲述赴日采访地震历程 处处有希望(图)
11·15上海大火--伤城不眠夜:每一分钟都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ZT“110”来电让男子转账 骗局露馅破口大骂(图)
11·15上海大火--伤城不眠夜:每一分钟都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被骗42万沈阳大爷发长文 为啥谁也拦不住我汇款?(图)
11·15上海大火--伤城不眠夜:每一分钟都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ZT)沈阳大爷7000字长文详述被骗42万过程 (ZT)
11月16日上海市政府关于火灾事故新闻发布会实录妈妈国内被骗100万 (转载)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张女士话题: 大楼话题: 工作人员话题: 名单话题: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