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Seattle版 - [合集]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 (更新至十四)
相关主题
你们批评我吧,真的很不健康[合集] 请推荐一个首都国际机场附近的旅馆 (转载)
BSO之大叔牌韩式海鲜饼[合集] 暑假想让闺女空中托管自己回北京,请给点建议,鞠躬!
[合集] 推荐一个古典音乐入门系列音乐会[合集] 请教大叔,神户牛肉咋做才好吃?
[合集] 好,最后一个查版务也不查掉入[合集] 讀帖雜記 (不定期更新)
[合集] 赞一下骑士和几位板板[合集] [重要提示]关于西版版主竞选进展的更新和决定!!!
[合集] 为什么大叔不能直接上位?[合集] 以后去北大华,要带称了~~~~
[合集] 这不是我和政委的竞选怕死的,要医用口罩的开声啊
[合集] 竞选结果预测Pal do里面新开的台湾馆子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十四话题: 大叔话题: 系列
1 (共1页)
s*******n
发帖数: 12995
1
☆─────────────────────────────────────☆
FERN2007 (拂茵) 于 (Thu Jun 28 14:02:29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一)
没有大叔的西版,是百无聊赖的。
就像吃惯了酱牛肉的人,有一天突然要面对蚝油牛肉。
虽然都是牛肉,弄不好是同一头的,但味道却差了许多。
大叔其实没有走远。
作为一个多情的人,大叔又一次无可救药地网恋了。
所以他走得匆忙。
这次的起源很简单。
大叔在网上晒配方,被一女ID拿50个包子买了去。做了以后惊喜不已,又惦记
着要套更多的方子。
大叔也有弱点。就是禁不住女孩子的苦劝。
为这事儿过去没少吃亏。
大叔说,吃亏是福。
那些尘封的往事且听我以后慢慢道来。
女孩叫雨。
雨在聊天室里给大叔送邀请。
大叔本来正忙着帮政委搞政变,一看是那个要方子的女孩,就把政变的事儿放在了
一边。
对于生活,大叔从来不马虎。
大叔本来不想搞网恋的。
女孩告诉大叔,三十三了。
大叔有点放松,又有点小小的遗憾。
大叔说,我有博客的。
雨看了。然后说,我看了你那个《二十五岁停留》。
我没有对你讲真话。
其实我才二十五岁。
大叔紧张。
打字的手有点抖。
雨在南加。
雨对大叔说,我叫“雨”。
南加却很少有雨。我喜欢西雅致图。
06-28-2012
雨想见大叔。
大叔说不方便,孩子还小,公司也一大摊子事儿。
雨说,正好我放春假。
大叔说,这几天天气不太好,三月了,居然飘了几天的雪花儿。
雨说,好多年没有看到雪了。
住台北的时候,有一次听说观音山上下雪了。几个朋友一起爬上去,却什么也没有
看到。
大叔说,西雅图的雪本来就少,要被你赶上了。
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一次Crystal Mountain滑雪。本来Whistler雪质更好,但你还要
签证。
对了,大叔问,你会滑雪吗?
雨说,小时候父亲在瑞士做过代表。
还考起了大叔。电话里说了一分钟的外国话。
大叔说,是德语。我在德国呆过十六个月。你这个有点法语口音。德语本身很生硬
的。
雨说,不过现在忘得差不多了。
你教我。
Crystal Mountain。
大叔没想到,雨不太会滑,或者说根本不会。
基本上是搂着她一路下来的。
雨在前面两手张开,嘎嘎地笑。雪钎张开,随着笑声颤抖着。
大叔的心也跟着颤抖。
下了山,雨说,请你喝咖啡。
雨自己喝Diet Coke。她怕胖。
大叔说,你这一百磅都不到。
雨说,女孩子过了二十五就得小心了。据说眼角的纹就是这时候开始有的。
大叔故意盯着她看。
雨也盯着大叔看。
大叔一边解着鞋带,一边说,你真累死我了。哪有什么皱纹?
雨笑着说,我刚才骗你的。我滑雪是double diamond水准。
然后捂着嘴,眼睛笑着看大叔,然后“扑”地一下。
大叔没脾气,想了十五秒说,现在有皱纹了。
06-28-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三)
三天就这么过去了。
西雅图机场。
还是咖啡。
整个西雅图就是一个巨大的咖啡炉。
雨拿出个大相机,让大叔给照一张像,背影是Starbucks。
大叔调好焦距、光圈。快门按下的瞬间,雨突然把舌头伸出来。
雨说,刚才那张照坏了,你水平不行。然后让邻桌上正喝冰咖啡看着他们傻笑的印
度人说,你来。
雨让大叔坐好,然后站在他身后。
小鸟依人状。
大叔收到雨的email。
觉得照片有点虚。显然阿三的手上功夫不行。这光线,为了自然就不能打闪光灯。
十五分之一秒的快门。只有大叔这种长年练过打靶的手才不会抖。
大叔说,有点遗憾,怪我,应该把曝光调一下再给那哥们。
雨没有回消息。
又过了两个小时,大叔又收到一张照片。
和刚才的是同一张。但是非常清晰。
大叔大吃一惊。
你怎么弄的,连你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
雨不高兴,没理他。
又过了十几分钟,在聊天室敲他。
说,PS了一个多小时。
大叔哄着她。
雨说,大叔要唱支歌才能哄高兴。
大叔想了想说,你们这个年代的歌我也不会几首啊。
雨说,那就唱你们那个年代的。然后说,你随便点一首我都会的。
台北的时候,我经常一个人K一下午的歌。
大叔想了想,说了两个台湾的。
《外婆的澎湖湾》。
小雨唱了个开头。声音很柔很甜。
大叔心里痒痒地。
雨说,再来个难些的。
大叔说了个周华健的。
雨居然也会唱。开了个头,有模有样。
大叔童心未泯,说等一下。
这是大叔的强项。
当初一曲“其实不想走”,弄得台下的女同学疯狂得到处打听这个家伙哪个系的。
两个人把《花心》唱完了,都没有作声。
雨说,下周你来Las Vegas吧,有个演唱会。
票我已经买了。
06-28-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四)
其实大叔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年龄差了十几岁。
虽然大叔在网上号称大叔,年龄其实并不很大。
雨走那天晚上,开车送她回Kirkland的Woodmark。
本来雨想住Bellevue的Hytte。但大叔说,那个太商业化了。
“商业化”,翻译过来就是“大路货”。
这个在湖上,本地很少有这么有味道的所在。
叔说,回头我让秘书给你安排就是了,可以打入公司业务成本的。
大叔这么其实是不想让她觉得为难。大叔每年世界各地跑,酒店的价位从来都是最
后考虑的。一般都是固定的那几个的。
在他看来,如果一个生意人选酒店还把精力还放在比价购物上,那真的是舍本逐末
了。
雨说,这儿也挺好的,离你住的地方近。
那晚酒店门口。
Valet Parking的小弟走过来。
雨示意他慢点。
小弟点点头,知趣地去向后面的车走去。
高兴吗?大叔问。
嗯,雨答。
现在看到雨了吧?
大叔伸出手把雨额上粘着的一绺头发拨开。
大叔喜欢长头发的女孩。
雨是长头发。
大叔问,你好像烫过头发?
雨说,没有,我天生就有点卷。
大叔忍了忍,没有忍住,吻了雨一下。
雨没有反应。
大叔胆子大起来,一不做二不休,把雨搂过来。
狠狠地长吻了雨。
雨的唇软而潮湿。
好像还有点厚。
大叔白天没有太注意。
叔看人只看腿。
据说,小男孩看脸,中男孩看胸,大男孩看腰,老男孩看腿。
小弟又走过来。
大叔的窗子是tinted,外面看不到里面。
小弟像个盲人一样头贴在窗子上向里面看。
雨推开大叔,说,有点快了。
06-29-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五)
早晨的阳光泛着金色,从舷窗的折进来。
大叔戴上墨镜,盯着火舌一样的半个太阳。
机身一转,大叔眼前的咖啡杯子倒了。白色的小纸杯在硬硬的小桌上跳了三下,声
音很空。
空姐过来。还没有说话,大叔示意明白。把小桌收起,把本子递给空姐。然后收起
穿着拖鞋的脚,直起椅背。
机身一抖,转了半个圈。窗子里第一次出现了那个叫Vegas的小城。
灰灰的一个长条。依稀可以辨认出那个塔。
叔不知来过多少次了。墨镜戴上之前,他在数着那些年轻的名字,和那些年。
他的名字伴随着那些刻度,从年轻走向中年。
而那些好听的名字,却一直停在每一个降落的眺望中和每一个起飞的尾气里,永远
停在小城,从而永远年轻着。
头等舱的先下。摘下墨镜后的眼睛有些许曾经的湿润。
等待,似乎写满了每一块积木。寻找,似乎永远是Vegas的主题。
Victor——雨跑上前来。
“水灵”是V叔的第一感觉。仔细看了看,唇不厚,也并不宽。
雨先坐到车里,拉门的瞬间,大叔注意到她穿着裙子,小腿上面还露了一截。脚上
一双白坡跟儿,不是名牌。
一边把小行李放到后厢里,叔一边想,白,真白。
07-02-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六)
酒店的电梯在楼外。
先是直达十八层,然后几乎每一层都停。
上来或者下去各色人等。
有的穿着猫王的行头,有的几乎什么也没穿。
二十二楼上来一泳装少女,和他们一直升到顶楼四十五楼。
V叔脖子直挺,脸对着电梯门。硕大的墨镜里反射着电梯楼层的数字。
雨拉着V叔的手热热的,有点潮。
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
三十八楼的时候,雨笑喷了,道,想看就看吧,看你脖子都要撑断了。我觉得这个
女孩从后面看还不错。
V叔说,还是你的好看。
然后又改口道,我是说,你好看。
两个人的房间居然不是同一层的。
雨说,是故意的。
V叔没有作声。
酒店条件一般。但住好酒店不是这次的目的。
先进了雨的房间。V叔走到窗前。Strip尽收眼底。因为是白天,略显苍白。远处
平坦的灰色外有隐隐的山。
似曾相识燕归来。
V叔转过身来,见雨正拉着内衣的吊带。
雨说,热。
V叔要拉她过来。
雨推开,又说,热——。这回是长音。
两人又下楼梯。
雨拥在V叔左边。两只手拉着V叔的臂弯。
叔笑着问,现在不热了?
一种无名的伤感突然不知从哪里涌出来,落到叔的胸前。
右胸。
墨镜后面,雨的眼睛向上斜睨着V叔。
怎么,想你老婆了?
07-20-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七)
楼下的餐厅里随便吃了点东西,V叔和雨去Excalibur拿明晚演出的票。
要穿过半个Strip。
置身Vegas的楼群,就像进了大人国。看上去近在咫尺的大楼,却总是走不到。
这一走就是一下午。
两个人边走边玩。
雨也来过无数次了。她告诉V叔,这里是LA人外出的首选,因为实在是太近了。
V叔耐心地听她说完,补充道,我去西雅图前在LA住了许多年。
雨说,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V叔揽过雨的肩说,没事儿,你说什么我都喜欢听。
对了,你为什么在台湾长大却是一口北京口音啊?
雨说,爷爷是北京人。
雨肩上的手若无其事地滑着。有的时候滑到背,有的时候滑到脖子。
滑到腰的时候,不再滑了。
雨也若无其事。
V叔的手一直就这么贴着雨的腰。雨每走一步,髋骨就向上顶一下V叔的无名指和
小拇指。
大概从十几岁开始,V叔有了个奇怪的体验:每次有冲动的时候,如果小拇指被顶
着的话,两只脚心都会痒。
痒着脚心走在Vegas九十度的太阳下,能坚持一下午,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来到Bellagio,雨说,我很喜欢这里的花园。
V叔也喜欢,不过他不是第一次听女孩子这样说。
其实V叔是觉得,好看是好看,但这里的花有些花里胡哨。
在他看来,Vegas就是个山寨之城。
据说,2011年,美国邮政局印了三十亿张自由女神像的纪念邮票后,被人发现用的
是 New York-New York的版本——皇冠上比原装的多了块长方形的布条。
雨在几乎每一块花圃里都要驻足流连。每一种花都能说出英文和德文的名字。
V叔心里惦记着关于这三天雨到底有什么打算——还是根本就没有打算。
他能用英文和德文还有法语说出所有他所期冀的安排。
我的意思是说,所有安排需要的动词。
07-21-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八)
到了“威尼斯”,两个人都有点累。
雨站在拱桥上,望着波光上的匆匆人影,听着灯影下的喁喁人声。
V叔说,这里和真的还真有五分相似。
雨道,我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永远是黄昏里的柔和。
V叔看着河里走过的船,想起这些年东奔西走经过的路。
雨站在桥上,一身洁白,亭亭玉立。
从后面拥着雨,手插在雨裤子前面的口袋里。
向上可以摸到髋骨端,向前可以摸到内裤边缘。
V叔的食指只在边缘外来回感觉着。
雨注视着前方。
食指和拇指捏着边缘,拉起来,弹一下。
V叔问,这是什么?
雨抿嘴笑道,明知故问。
手拔口袋,V叔从后面搂着雨的腰。
雨身子柔软得像水一般。
V叔又问,感觉到我了没有?
雨说,嗯。
07-22-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九)
从威尼斯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黄昏。
取了票回到酒店,天已经全暗下来了。
先来到雨的房门口。
雨摸了半天,没有找到门卡。
问叔说,你看到没?
叔说,没有。
雨又说,你刚才不是上上下下摸了一遍?
叔说,没有摸到硬的东西。
雨又倒了一遍手袋。
一下子掉出来两张。
V叔说,小糊涂。这样吧,我们把自己的卡给对方一张。这样就不容易丢了。
V叔又说,先到我房间,我有件东西送你。
叔的房间对着Strip。不远的地方就是那个狮身人面像。楼下是淡蓝色的游泳池。
从包里拿出个礼盒来。
是件皮裙,MISSONI的。
雨高兴地在身上比量着。淡紫色的柔光顿时让一个少女平添几分高贵。
V叔说,下次你再来西雅图玩,应该还不太热,也许还能穿得上。
玩的时候穿?雨呼到——两千多块呢。
雨又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肯定有过许多女朋友。
V叔答,不多。
其实V叔很欣慰。雨毕竟见过世面的。一般一提牌子,女孩们就知道LV, Prada,
Gucci, Armani。这些在“圈子”里通通被归为“消耗低值品”。
而真正重要的不是牌子,而是设计师。
就好比雨,未必长得沉鱼落雁,但却很合他的口味。
在雨面前,他感到轻松,感到不经意的呵护。他觉得不需要说很多的话。
两人来到楼下的酒吧。
这酒店虽然一般,但酒吧V叔却很有印象。
两个人都是懂酒的人。一看吧里用的酒具就都明白来对地方了。
懂喝酒的简单来说就是先醒酒,然后闻,然后尝。味蕾在舌头上的分布让我们感受
到酒的前段,中段和后段,这个和香水是同样的道理,也类似于烹饪。
难得灯红酒绿的地方有这么一个安静所在。
窗外就是霓虹灯里熙攘的罪恶之都。人们如世界末日般醉生梦死。
马路上,一个黑人吹着萨克管。前面放着个倒置的礼帽。
一帮墨西哥人向经过的人们手里塞着妓院的广告。
来不及缩回手的人们把这些小卡片随手丢掉。
雪片般,卡片顷刻间就盖住了礼帽里的几张钞票。
透过雪片,能看到窗子后的两个东方人。
安静的两个东方人。
07-23-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
出得酒吧,两个人都有些累了。
V叔说,你先回房睡。晚上我来叫你。我们出去看夜景。
又加上句,可能你都看了几百次了。不过和我去还是第一次。
雨说,好啊。
也加了句,每个女朋友的感觉都不一样吧?
叔没有作声。
回到房间,叔打开手机和儿子聊了会儿。屏幕有些小,儿子在视频像是动画。
叔是文科男,喜欢用手机。打开就能聊,比电脑可以少按两个按钮。
叔说,let me talk to your Mom。
儿子说,妈说了,她忙着,让你注意安全,还说,“你明白的”。
又上网看了看公司报表,一下子七点就到了。
电梯里突然又没有了人。
每经过一个楼层,都能听见楼道里的人声。就是没有人进来。好像大家都在绕着V
叔。
雨的房间安静着。
叔轻轻地敲了敲门。
又重重地敲了敲。
没有动静。
用雨给的房卡打开门。
房间里很暗。
床很大,没有看到雨,只有一缕头发散在枕头边。
床头灯开到低档。
窗外的霓虹灯在屋顶闪烁着,拍打着墙上的镜子,也拍打着V叔的眼睛和起伏的胸。
叔来到窗前,把装着相机的背包放到椅子上。
向外一眼望去,是整个的Strip。尽头是那个几个红红的大字——TRUMP。
这个家伙真是高调,V叔在心里笑着。
叔坐到另一把椅子里,面对着床,静静地等着。
过了十分钟左右,雨还没有动静。
V叔走到床前。
雨眼睛闭着,一只手在被子外面,攥着小拳头。V叔在注意到,雨的那只手腕上多
了一只精美的玉镯。
叔俯下身子,亲吻着雨的耳鬓。体温和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抬过头来要去吻雨的额头,却在黑暗里迎到了雨的两只闪亮的眸子。
叔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卸光了衣服,马永一,马永二和马永三纷纷解甲归田了。
V叔隔着被子,手让雨的头枕着,拥吻着雨。
雨从被子里伸出另一只手。两只手挂在叔的后背。
一只手凉,一只手热。
V叔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不知道是天堂的梯子,还是地狱的门。
叔掀开被子。
雨着一件深色睡衣,体态婀娜。
叔的衣服和短裤都丢在地上。
手伸到床头柜,摸到了台灯。
拧亮了一档。
雨的手又伸过去,又拧暗了两档。
叔抓了半天,不得要领。
雨推开叔。叔一只手拄着床沿。被子隆起一块,又平复下去。
带着绿镯子的手拉出一件小小的深蓝色的软软的小衣,丢到枕头边。
叔不知道是上衣还是下衣,就伸手进去研究。
上衣还在。
雨说,疼。
08-06-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一)
叔突然觉得肩膀痛。
是雨的指甲。叔腾出一只手去掰。
掰不动。
叔直起上身,看雨的脸。
雨向后扬着头,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
V叔有些发毛。
中学的时候有过一个老美同学,有癫痫。一次打篮球的时候就突然来过这么一下子。
几个人过去把他从地上竖起来的时候,人还像一根棍子。两眼向天。
叔翻躺下来。雨的手才分开。
叔也盯着屋顶。才发现正对着床的上方,是一面硕大的镜子。
戴上眼镜,打开床头灯,他看到了黑黑的长发里埋着的雨。
那张白里透红的俏脸和一双乌黑的眸子。
“你在偷看我?”V叔问。
雨醒过神来,还是一句“嗯”。
这时候,雨才注意到,V叔的脖子上卷着一个项链。上面垂着个小照片盒子。
“给我看看”,雨说。
V叔说,是我儿子送的,父亲节礼物。
雨拿在手里把玩,问:“怎么打开啊?”
“怎么打开?”
“是啊,我要看里面的照片。”
“不用打,上面那张就是。”
“啊,你老婆……再婚的?”
“说什么呢?”V叔笑道。
“这是个外国小孩啊。要不是你们领养的?”
“什么啊——就是我儿子。”V叔正色,拿回来扣回去。
“啊,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外F?”
“她们是外F。我这是‘F外’。”V更正道。
V叔又加道,“我在买卖提上还有个俱乐部呢。”
“有多少人?”
“目前暂时有三个,算我。”
“还真有人呢”,雨说,一边拉回被V叔卷走的被角。
“不过另两个是我的马甲。”
雨笑着伸过手来要打V叔。小手腕被半空里俘虏了。
接着脖子也被俘虏了过去。
雨说,现在我没有mood。
于是,V叔给雨讲了两个笑话。一边看着雨的脸色。
两个笑话过后,趁着雨高兴,叔起身,跪在雨腿间,掀开雨身上的被角。问
雨软了。
叔的手机突然在相机包里振动起来。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心事重重之下,没有几招就不行了。犹豫中就送了外卖。
得了手的V叔,讲话放肆起来。问雨,有了怎么办啊?
雨说,不会那么容易吧?
然后又说,我有一个表姐,结婚了几年都怀不上。好不容易怀上了,欢天喜地要生
。结果生的时候突然说孩子没了。也没有人敢问。
V叔正要插话,有人敲门。
雨裹紧被子,让叔去开门。
是保安,对从门后面伸出来的V叔的眼镜说,刚才从这儿路过,发现你们门没关。
就是想提醒你们一下,be safe。
V叔回来对雨说,刚才进来的时候怕把你弄醒。现在完了,说不定这小子一直在门
口呢。你的山呼海啸都给听了去。
雨说,才没呢,我只叫了一声。
叔说,不只。
08-09-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二)
雨说,你转过头去,我要去冲澡。
叔说,都坦诚相见了,还要转头?
雨推着他,“转嘛——”。叔说,闭上眼睛就可以了吧?
想了想,雨说,得把眼镜给我拿着。
然后把项链递还给叔,趁他挂回脖子的时候,爬过他的上身,按着肩膀,把灯关了。
V叔就势又抓了一把豆腐。
洗手间里传来沙沙的水声。这声音随即被时时响起,现在又不合时宜再次响起的空
调声淹没了。
突然,V叔听到一声比空调更响的叫声“啊——”。
叔一个跟头跳起来,光着奔向洗手间。
门是锁着的。
“你没事吧?”,叔问。
“没事”,里面答道。
叔等了等,没有声音,除了沙沙响。
回到床上躺好,V叔看着天棚的镜子,想着刚才的一幕幕。
觉得心有不甘。
一直都是正面对着雨。
或者说,是对着雨的正面。
浪费了小姑娘的好身材。
“啊——”
洗手间又响了一声。
V叔又光着下了床。只套上一只拖鞋,一跳一跳跑向洗手间。
“真没事”。雨还是这样说。
没有两分钟,雨出来了。长发贴在额前。这个“发型”V叔还是第一次见雨有过。
V叔一下子又来了劲。
人们说,女人爱男人是因为心动,男人爱女人是因为新洞。
是不是“洞房”就是这样来的,我没有Google过。你们去查查看。我有包子。
雨说,你又来了。今天没有了。
V叔欲言又止。
雨说,明天也没有。
V叔问,怎么这么快就洗完了?
雨说,还好意思问,都给你咬破了,水一冲就痛。不要感染了。
08-10-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三)
叔说,今晚就睡这儿了。
雨说,不行,我从来都是一个人睡。
叔说,还得穿衣服,穿鞋,开门,关门,上电梯……
雨道,我睡觉磨牙的。我妈说,磨起来整个床都动。怕把你吓着。
V叔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我磨牙旁边那个床都会振动。
雨说,see?
V叔下电梯,开门,关门,拖鞋,脱衣服,冲澡。
一夜无话。
第二天V叔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没有打电话给雨,坐在床上,翻着电视里的频道。除了赌场,就是成人台。
看别人的不如自己演。
两点多,门锁响了。雨走了进来。
房间内按下不表。同学们脖子可以暂时缩回腔里。
预告一下,想看情色的,请快放至V叔亲临指导的第十四章。
二人衣冠整洁地下了楼。
V叔一身西装,雨一套暗蓝色晚装。
叔说,早就想说,你的腿真漂亮。
雨笑道,现在说也不晚啊。
到了演唱会才发现,别人最正式的也就是个打领结的衬衫。
偌大个演出厅,全是中国人。
雨选的座位是下面中间靠前的。
然而,向前看,除了光头,就是白发。
来看的都是三十五到四十五的。
除了雨。
灯暗下来。两边的梯形看台上,杂乱的荧光棒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突然,台上的两个大屏幕伴着超大功率的音响跳将起来。
V叔问,奇怪啊,这《纵贯线》不是解散了吗?
雨说,为了你的到来,又搞了个专场。
先是一小孩儿跳出来,唱啊跳地。
V叔问,这哥们谁啊?
雨说,张震嶽。
又加了句,我不喜欢他。
小孩儿边跳,边吼一首歌,意思是什么爸爸不给钱。
V叔是歌词控,所以听词有一套。
不过这首歌不费力:
就是因为认识了一个新的女生
所以我买了一顶新的帽子
她说她礼拜三愿意跟我出去逛逛街
可是口袋里剩下两张五十元
V叔震惊,转头问雨,这也是歌儿?
雨答道,台湾还挺红的呢。
张震嶽把帽子抬起来。V叔说,这小子我认识,《赤壁》里演孙权的,眼神挺犀利
的。
雨问,里面那个林志玲怎么样?
叔答,怎么女士都喜欢问这个问题。这问题有标准答案的,就是还行,但假。
雨满意。
周华健,李宗盛,罗大佑一起出来了。
几支熟悉的歌飘过。
V叔突然觉得一阵困,瞟了一眼雨。
雨紧拉了他一下。
手又小又软。还有点潮湿。
V叔突然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
是罗大佑的《恋曲一九九零》。
叔听过不下一百遍。
不知不觉,却已泪流满面。
雨的手抓得更紧了。
V叔突然觉得口袋里电话又振动了。
伸进手去按掉。
休息的时候,雨说,你打个电话给家里吧。
V叔说,你怎么知道我有电话?
雨说,刚才收了你一个短信。
又轻描淡写地加了一句,没有内容。
08-11-2012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四)
叔说,算了,不打了。今晚就陪你一个。
想了想,目光暧昧起来。
雨说,心领了,现在还疼呢;咱们进去吧。
因为“疼”这个问题,Vegas剩下的一天,就这么荒芜了。
第四天早上,两个人把退房的手续办好,在楼下的餐厅作别。
所谓“早餐”,其实就是简单的自助。
空旷的餐厅。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自己在吃什么。
刀叉在瓷盘里划着,响声格外刺耳。
雨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再过两个月就要去大陆帮父亲打点生意了。
“你爸爸不是外交官吗?”,V叔问。
“早退了”,雨说,“现在凭着以前的关系,帮人联系陆、台、美的医疗器械生意
。”
雨走向停车场。
目送着袅娜的背影,叔的心里有点慌张。
刚刚回到LA的住处,雨就接到V叔的电话。
“怎么还没有上飞机?”,雨问。
“想我吗?”,V叔以问号作答。
“嗯”,雨还是一个字。
“那看看楼下有什么?”
雨拉开窗帘子。
手机随即从手里滑落。
两个小时后,LA近郊的一个酒店。
总统套房。
冲浪浴缸里融着死海的盐。
飘起的玫瑰花的干花瓣,把雨的脸和露出的上身映得如梦里走出的少女。
凝香袭人的波纹里荡漾着的是来自保加利亚玫瑰谷的玫瑰精油。
据V叔后来对我说,这种精油要30朵里才能提炼出来一滴。
雨咯咯笑着,说“有点痒”。
又过了一会儿,雨不笑了。抿起嘴浑身紧绷。蒸汽和汗珠早已分辨不清。
随着她上下的节奏,胸前的花瓣被打得四处奔散。
臂弯如凝脂,随着节奏,在V叔的脸上摩挲。
V叔试图掐住雨的腰,但是没有能够。
一片花瓣被打在V叔的眼睛上,连鼻孔也盖住了。
雨弯下头,双手搂住叔的后颈。花瓣在V叔呼着粗气的嘴和雨隆起的胸前一边游弋
着,一边拼命逃生。
V叔慢慢被压到了水里。突然觉得后背被盐水蛰得一阵火辣。
是前天晚上被雨抓的地方。有三条烙铁一样清晰地灼烧着。
突然,雨不作声,开始向后仰去。
慢镜头一般。
V叔有点慌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雨乌黑的长发铺在后面火红的花瓣里。
V叔也一紧。
用拂茵的话讲,又送了外卖。
08-14-2012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hu Jun 28 14:07:19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是不是属于不可能解释的故事?
☆─────────────────────────────────────☆
sonofagun (止戈为武) 于 (Thu Jun 28 14:15:01 2012, 美东) 提到:
想起了那个内裤广告: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梦想。。。
☆─────────────────────────────────────☆
FERN2007 (拂茵) 于 (Thu Jun 28 14:16:35 2012, 美东) 提到:
雨想见大叔。
大叔说不方便,孩子还小,公司也一大摊子事儿。
雨说,正好我放春假。
大叔说,这几天天气不太好,三月了,居然飘了几天的雪花儿。
雨说,好多年没有看到雪了。
住台北的时候,有一次听说观音山上下雪了。几个朋友一起爬上去,却什么也没有
看到。
大叔说,西雅图的雪本来就少,要被你赶上了。
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一次Crystal Mountain滑雪。本来Whistler雪质更好,但你还要
签证。
对了,大叔问,你会滑雪吗?
雨说,小时候父亲在瑞士做过代表。
还考起了大叔。电话里说了一分钟的外国话。
大叔说,是德语。我在德国呆过十六个月。你这个有点法语口音。德语本身很生硬
的。
雨说,不过现在忘得差不多了。
你教我。
Crystal Mountain。
大叔没想到,雨不太会滑,或者说根本不会。
基本上是搂着她一路下来的。
雨在前面两手张开,嘎嘎地笑。雪钎张开,随着笑声颤抖着。
大叔的心也跟着颤抖。
下了山,雨说,请你喝咖啡。
雨自己喝Diet Coke。她怕胖。
大叔说,你这一百磅都不到。
雨说,女孩子过了二十五就得小心了。据说眼角的纹就是这时候开始有的。
大叔故意盯着她看。
雨也盯着大叔看。
大叔一边解着鞋带,一边说,你真累死我了。哪有什么皱纹?
雨笑着说,我刚才骗你的。我滑雪是double diamond水准。
然后捂着嘴,眼睛笑着看大叔,然后“扑”地一下。
大叔没脾气,想了十五秒说,现在有皱纹了。
06-28-2012
☆─────────────────────────────────────☆
elsevier (夏花) 于 (Thu Jun 28 15:34:48 2012, 美东) 提到:
最喜欢读福蜀黍的paper了,赞!
上摘要
------
古来凡客多绮梦,
奈何网络有情殇。
大叔久旱逢甘霖,
迤逦双拥滑雪场。
佳人假媚博一笑,
男儿真情难掩藏。
华灯初上夜未央,
咖啡馆里诉衷肠。
你侬我侬情深处,
有心人儿去何方?

☆─────────────────────────────────────☆
ilrainbow (Helen) 于 (Thu Jun 28 16:15:14 2012, 美东) 提到:
太油菜了!可以开言情小说专栏了!
☆─────────────────────────────────────☆
zzyzzy (恍若隔世) 于 (Thu Jun 28 17:12:02 2012, 美东) 提到:
等看续集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hu Jun 28 19:06:03 2012, 美东) 提到:
我也在等
☆─────────────────────────────────────☆
graceWA (graceWA) 于 (Thu Jun 28 22:36:18 2012, 美东) 提到:
等了好久了
今夜无眠·············
☆─────────────────────────────────────☆
sdzrx (睡到自然醒) 于 (Thu Jun 28 23:39:07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不错。
☆─────────────────────────────────────☆
FERN2007 (拂茵) 于 (Fri Jun 29 02:43:43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三)
三天就这么过去了。
西雅图机场。
还是咖啡。
整个西雅图就是一个巨大的咖啡炉。
雨拿出个大相机,让大叔给照一张像,背影是Starbucks。
大叔调好焦距、光圈。快门按下的瞬间,雨突然把舌头伸出来。
雨说,刚才那张照坏了,你水平不行。然后让邻桌上正喝冰咖啡看着他们傻笑的印
度人说,你来。
雨让大叔坐好,然后站在他身后。
小鸟依人状。
大叔收到雨的email。
觉得照片有点虚。显然阿三的手上功夫不行。这光线,为了自然就不能打闪光灯。
十五分之一秒的快门。只有大叔这种长年练过打靶的手才不会抖。
大叔说,有点遗憾,怪我,应该把曝光调一下再给那哥们。
雨没有回消息。
又过了两个小时,大叔又收到一张照片。
和刚才的是同一张。但是非常清晰。
大叔大吃一惊。
你怎么弄的,连你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
雨不高兴,没理他。
又过了十几分钟,在聊天室敲他。
说,PS了一个多小时。
大叔哄着她。
雨说,大叔要唱支歌才能哄高兴。
大叔想了想说,你们这个年代的歌我也不会几首啊。
雨说,那就唱你们那个年代的。然后说,你随便点一首我都会的。
台北的时候,我经常一个人K一下午的歌。
大叔想了想,说了两个台湾的。
《外婆的澎湖湾》。
小雨唱了个开头。声音很柔很甜。
大叔心里痒痒地。
雨说,再来个难些的。
大叔说了个周华健的。
雨居然也会唱。开了个头,有模有样。
大叔童心未泯,说等一下。
这是大叔的强项。
当初一曲“其实不想走”,弄得台下的女同学疯狂得到处打听这个家伙哪个系的。
两个人把《花心》唱完了,都没有作声。
雨说,下周你来Las Vegas吧,有个演唱会。
票我已经买了。
06-28-2012
☆─────────────────────────────────────☆
aplets (跟我走有肉吃) 于 (Fri Jun 29 02:52:13 2012, 美东) 提到:
这大概是米可喜欢的大叔类型
☆─────────────────────────────────────☆
graceWA (graceWA) 于 (Fri Jun 29 02:54:19 2012, 美东) 提到:
啊偶~~~~~~~~~~~~~
可以
.-"''-. _
.' `( \
@/ ') ,--,__,-"
/ / \ / / _/
__| , |/ /
.~ `\ / \ , | /
.~ `\ ` / _/ _/
.~ `\ ~~`__/ /
~ `--'/
/ / /
/ /' /
☆─────────────────────────────────────☆
thinkingant (john) 于 (Fri Jun 29 07:42:16 2012, 美东) 提到:
还有呢?
☆─────────────────────────────────────☆
sdzrx (睡到自然醒) 于 (Fri Jun 29 12:25:34 2012, 美东) 提到:
继续
☆─────────────────────────────────────☆
elsevier (夏花) 于 (Fri Jun 29 15:09:27 2012, 美东) 提到:
福蜀黍真是太了解大叔了,简直活灵活现啊,尤其这句
“大叔大吃一惊。怎么弄的,连你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
--------
点出了大叔文科男电脑盲加上不解风情的诚实做人的优良品质
☆─────────────────────────────────────☆
zzyzzy (恍若隔世) 于 (Fri Jun 29 17:13:29 2012, 美东) 提到:
“雨让大叔坐好,然后站在他身后。”
以前很多父女是这样照相吧
☆─────────────────────────────────────☆
sky (天) 于 (Fri Jun 29 17:18:56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自认风流倜傥,估计会对不解风情这句有意见,换成欲擒故纵吧,哈哈哈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Fri Jun 29 19:11:11 2012, 美东) 提到:
优良品质!你笨的。
☆─────────────────────────────────────☆
elsevier (夏花) 于 (Fri Jun 29 19:13:50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要小心。。越看越觉得你可能被setup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雨’, 会不会是婶
婶故意放的饵调你的?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Fri Jun 29 19:15:54 2012, 美东) 提到:
我哪知道,要看佛兄的安排了
☆─────────────────────────────────────☆
FERN2007 (拂茵) 于 (Sat Jun 30 01:34:46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四)
其实大叔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年龄差了十几岁。
虽然大叔在网上号称大叔,年龄其实并不很大。
雨走那天晚上,开车送她回Kirkland的Woodmark。
本来雨想住Bellevue的Hytte。但大叔说,那个太商业化了。
“商业化”,翻译过来就是“大路货”。
这个在湖上,本地很少有这么有味道的所在。
叔说,回头我让秘书给你安排就是了,可以打入公司业务成本的。
大叔这么其实是不想让她觉得为难。大叔每年世界各地跑,酒店的价位从来都是最
后考虑的。一般都是固定的那几个的。
在他看来,如果一个生意人选酒店还把精力还放在比价购物上,那真的是舍本逐末
了。
雨说,这儿也挺好的,离你住的地方近。
那晚酒店门口。
Valet Parking的小弟走过来。
雨示意他慢点。
小弟点点头,知趣地去向后面的车走去。
高兴吗?大叔问。
嗯,雨答。
现在看到雨了吧?
大叔伸出手把雨额上粘着的一绺头发拨开。
大叔喜欢长头发的女孩。
雨是长头发。
大叔问,你好像烫过头发?
雨说,没有,我天生就有点卷。
大叔忍了忍,没有忍住,吻了雨一下。
雨没有反应。
大叔胆子大起来,一不做二不休,把雨搂过来。
狠狠地长吻了雨。
雨的唇软而潮湿。
好像还有点厚。
大叔白天没有太注意。
叔看人只看腿。
据说,小男孩看脸,中男孩看胸,大男孩看腰,老男孩看腿。
小弟又走过来。
大叔的窗子是tinted,外面看不到里面。
小弟像个盲人一样头贴在窗子上向里面看。
雨推开大叔,说,有点快了。
06-29-2012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Sat Jun 30 01:39:57 2012, 美东) 提到:
快啥,这都慢了
☆─────────────────────────────────────☆
aplets (跟我走有肉吃) 于 (Sat Jun 30 03:19:50 2012, 美东) 提到:
有个版,有人总看脚
☆─────────────────────────────────────☆
sonofagun (止戈为武) 于 (Sat Jun 30 03:37:05 2012, 美东) 提到:
那得是杨爷爷那一级的。。。
☆─────────────────────────────────────☆
forgetthem (宛芝) 于 (Sun Jul 1 23:50:04 2012, 美东) 提到:
走宝了
★ Sent from iPhone App: iReader Mitbbs Lite 7.56
☆─────────────────────────────────────☆
lansin (喜宝) 于 (Mon Jul 2 13:57:55 2012, 美东) 提到:
很好看呀~继续继续~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Jul 2 15:27:28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五)
早晨的阳光泛着金色,从舷窗的折进来。
大叔戴上墨镜,盯着火舌一样的半个太阳。
机身一转,大叔眼前的咖啡杯子倒了。白色的小纸杯在硬硬的小桌上跳了三下,声
音很空。
空姐过来。还没有说话,大叔示意明白。把小桌收起,把本子递给空姐。然后收起
穿着拖鞋的脚,直起椅背。
机身一抖,转了半个圈。窗子里第一次出现了那个叫Vegas的小城。
灰灰的一个长条。依稀可以辨认出那个塔。
叔不知来过多少次了。墨镜戴上之前,他在数着那些年轻的名字,和那些年。
他的名字伴随着那些刻度,从年轻走向中年。
而那些好听的名字,却一直停在每一个降落的眺望中和每一个起飞的尾气里,永远
停在小城,从而永远年轻着。
头等舱的先下。摘下墨镜后的眼睛有些许曾经的湿润。
等待,似乎写满了每一块积木。寻找,似乎永远是Vegas的主题。
Victor——雨跑上前来。
“水灵”是V叔的第一感觉。仔细看了看,唇不厚,也并不宽。
雨先坐到车里,拉门的瞬间,大叔注意到她穿着裙子,小腿上面还露了一截。脚上
一双白坡跟儿,不是名牌。
一边把小行李放到后厢里,叔一边想,白,真白。
07-02-2012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Mon Jul 2 15:30:22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哈哈,我注重细节,你居然了解到这么透彻
☆─────────────────────────────────────☆
zzyzzy (恍若隔世) 于 (Mon Jul 2 15:38:58 2012, 美东) 提到:
继续排队等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Jul 2 15:43:48 2012, 美东) 提到:
你们听的是谁的演唱会?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Mon Jul 2 15:50:59 2012, 美东) 提到:
Andrea
☆─────────────────────────────────────☆
IMM (小蛮) 于 (Mon Jul 2 22:06:46 2012, 美东) 提到:
不错,瘦了点
往后多加点料
☆─────────────────────────────────────☆
lansin (喜宝) 于 (Mon Jul 2 23:13:14 2012, 美东) 提到:
话说这是真事儿还是半虚构小说?
男猪脚是Vestforever1?
☆─────────────────────────────────────☆
graceWA (graceWA) 于 (Tue Jul 3 00:06:21 2012, 美东) 提到:
吻了几次了
也太慢性子了
飞机到了吧
酒店住了吧
继续
☆─────────────────────────────────────☆
er (月光--每月钱花光光) 于 (Tue Jul 3 00:17:14 2012, 美东) 提到:
既然这么写了,福音是不是也采用一下当下最流行的方式,请读者投票表决决定一下男
女主人公的命运。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0:18:05 2012, 美东) 提到:
我还没吱声呢,你咋就要投票呢?
☆─────────────────────────────────────☆
FERN2007 (拂茵) 于 (Tue Jul 3 00:19:56 2012, 美东) 提到:
不用了,命已经被注定了,呵呵。过程、结尾都想好了。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0:21:44 2012, 美东) 提到:
艾,我的命被你注定鸟
☆─────────────────────────────────────☆
er (月光--每月钱花光光) 于 (Tue Jul 3 00:25:40 2012, 美东) 提到:
你要紧跟潮流。现在的电视剧都是剧本没写好就开播。然后应观众的要求写结尾。当然
了广告商要多投点钱也可以左右的。
我怎么看着小说直乐呢。你的形象跟这小说里的人物不太搭嘎呀。就像让冯巩去演言情
戏一样。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0:27:03 2012, 美东) 提到:
玛雅,我在你眼里啥形象?
☆─────────────────────────────────────☆
sky (天) 于 (Tue Jul 3 00:30:18 2012, 美东) 提到:
冯巩
别怕,葛优都演过言情片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0:30:50 2012, 美东) 提到:
为啥不能是牛群?
☆─────────────────────────────────────☆
sonofagun (止戈为武) 于 (Tue Jul 3 00:31:28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都是名人呀!
☆─────────────────────────────────────☆
sky (天) 于 (Tue Jul 3 00:31:47 2012, 美东) 提到:
人牛群是村干部,你像么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0:32:25 2012, 美东) 提到:
我觉得自己就是Celebrity,嗯,梦想成真
☆─────────────────────────────────────☆
sky (天) 于 (Tue Jul 3 00:33:50 2012, 美东) 提到:
上次那餐馆不接celebrity啊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0:35:52 2012, 美东) 提到:
我戴了帽子墨镜,没有手持当天报纸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ue Jul 3 00:39:56 2012, 美东) 提到:
可以演吉叔最爱的romantic comedy
☆─────────────────────────────────────☆
er (月光--每月钱花光光) 于 (Tue Jul 3 00:44:26 2012, 美东) 提到:
你太瘦了,所以小说形象比较靠近卖白粉的。 这样福音在写小说的时候能把你会打枪
的长处融合进去。 来个跟黑帮火并,英雄救美的情节不错。而且在小说里照样能吃香
的喝辣的,身边漂亮女孩也不少。 一样也很酷的。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0:45:52 2012, 美东) 提到:
白粉现在不行了,基本靠卖花龙还能维持生活
☆─────────────────────────────────────☆
sky (天) 于 (Tue Jul 3 00:51:40 2012, 美东) 提到:
花龙是神马?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1:03:40 2012, 美东) 提到:
南美洲的一种好东西
☆─────────────────────────────────────☆
valentino (♠♠♥♥) 于 (Tue Jul 3 01:27:16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形象合适他,连undercover都给他想好了,一边做小饭馆的厨子,低调的身份作掩
护,一边早操纵别人贩卖白粉做黑社会老大,呵呵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01:27:52 2012, 美东) 提到:
有模有搞错啊???!!!
☆─────────────────────────────────────☆
er (月光--每月钱花光光) 于 (Tue Jul 3 02:48:39 2012, 美东) 提到:
看在大叔愿意给大家娱乐的份上,给他安排一个无间道角色吧。就是被警察局清扫出门
的主,后来在餐馆谋了个厨子的位子。这餐馆其实是黑社会的一个窝点。老板就是一贩
毒头领,警察抓了N年都抓不到。底下的厨师小二什么的都是他手下。后面的剧情就大
体照搬一下无间道就好了。要有血有肉一点就穿插点什么老板的情妇和一清纯女子同时
喜欢上了大叔。该清纯女子就大叔一次枪战中救下的。 让大叔爱过,错过,恨过,痛
过,伤过,吃香的,喝辣的,多挣钱,还得一勋章什么的。 最后别让大叔牺牲就行。
西班这么多人还等着他给做吃的呢。
恩,大叔嫌卖白粉没档次,那给他花龙卖,还北美独家代理
☆─────────────────────────────────────☆
Vestforever1 (手起菜刀落,馥郁满厅堂) 于 (Tue Jul 3 12:48:20 2012, 美东) 提到:
我哪天发财了,就去拍电影,你绝对是我的编剧,恩
☆─────────────────────────────────────☆
FERN2007 (拂茵) 于 (Sat Jul 21 02:13:09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六)
酒店的电梯在楼外。
先是直达十八层,然后几乎每一层都停。
上来或者下去各色人等。
有的穿着猫王的行头,有的几乎什么也没穿。
二十二楼上来一泳装少女,和他们一直升到顶楼四十五楼。
V叔脖子直挺,脸对着电梯门。硕大的墨镜里反射着电梯楼层的数字。
雨拉着V叔的手热热的,有点潮。
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
三十八楼的时候,雨笑喷了,道,想看就看吧,看你脖子都要撑断了。我觉得这个
女孩从后面看还不错。
V叔说,还是你的好看。
然后又改口道,我是说,你好看。
两个人的房间居然不是同一层的。
雨说,是故意的。
V叔没有作声。
酒店条件一般。但住好酒店不是这次的目的。
先进了雨的房间。V叔走到窗前。Strip尽收眼底。因为是白天,略显苍白。远处
平坦的灰色外有隐隐的山。
似曾相识燕归来。
V叔转过身来,见雨正拉着内衣的吊带。
雨说,热。
V叔要拉她过来。
雨推开,又说,热——。这回是长音。
两人又下楼梯。
雨拥在V叔左边。两只手拉着V叔的臂弯。
叔笑着问,现在不热了?
一种无名的伤感突然不知从哪里涌出来,落到叔的胸前。
右胸。
墨镜后面,雨的眼睛向上斜睨着V叔。
怎么,想你老婆了?
07-20-2012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Sat Jul 21 02:37:36 2012, 美东) 提到:
不天天来西版,才看到这个,就一气看完了。fern太有才了, 把大叔写的太活生生
了。 夏花的小结诗也是惟妙惟肖。
很关心故事的结局。。。
☆─────────────────────────────────────☆
Meeker (米可) 于 (Sat Jul 21 02:43:44 2012, 美东) 提到:
忍不住了。。。哇哈哈哈哈。。。er姐要笑死我了
☆─────────────────────────────────────☆
sky (天) 于 (Sat Jul 21 02:45:18 2012, 美东) 提到:
看到电梯里那段想起一件好笑的事。某年在夏威夷某旅馆的电梯里,进来两半裸帅哥,
其中一位背后被圆珠笔写着“I love my pen*s”,旁边还画了一个,大家忍笑忍的万分
辛苦
☆─────────────────────────────────────☆
elsevier (夏花) 于 (Sat Jul 21 13:23:16 2012, 美东) 提到:
赞,越来越好看,象小说了。。。结尾很点睛。
☆─────────────────────────────────────☆
Meeker (米可) 于 (Sat Jul 21 14:02:50 2012, 美东) 提到:
有没有打小三情节?
强烈要求围观打小三!
☆─────────────────────────────────────☆
elsevier (夏花) 于 (Sun Jul 22 00:55:08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哈。。。。看不出妹子这么老土啊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Sun Jul 22 01:02:57 2012, 美东) 提到:
热和不热中间的细节呢?
☆─────────────────────────────────────☆
FERN2007 (拂茵) 于 (Sun Jul 22 03:06:58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七)
楼下的餐厅里随便吃了点东西,V叔和雨去Excalibur拿明晚演出的票。
要穿过半个Strip。
置身Vegas的楼群,就像进了大人国。看上去近在咫尺的大楼,却总是走不到。
这一走就是一下午。
两个人边走边玩。
雨也来过无数次了。她告诉V叔,这里是LA人外出的首选,因为实在是太近了。
V叔耐心地听她说完,补充道,我去西雅图前在LA住了许多年。
雨说,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V叔揽过雨的肩说,没事儿,你说什么我都喜欢听。
对了,你为什么在台湾长大却是一口北京口音啊?
雨说,爷爷是北京人。
雨肩上的手若无其事地滑着。有的时候滑到背,有的时候滑到脖子。
滑到腰的时候,不再滑了。
雨也若无其事。
V叔的手一直就这么贴着雨的腰。雨每走一步,髋骨就向上顶一下V叔的无名指和
小拇指。
大概从十几岁开始,V叔有了个奇怪的体验:每次有冲动的时候,如果小拇指被顶
着的话,两只脚心都会痒。
痒着脚心走在Vegas九十度的太阳下,能坚持一下午,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来到Bellagio,雨说,我很喜欢这里的花园。
V叔也喜欢,不过他不是第一次听女孩子这样说。
其实V叔是觉得,好看是好看,但这里的花有些花里胡哨。
在他看来,Vegas就是个山寨之城。
据说,2011年,美国邮政局印了三十亿张自由女神像的纪念邮票后,被人发现用的
是 New York-New York的版本——皇冠上比原装的多了块长方形的布条。
雨在几乎每一块花圃里都要驻足流连。每一种花都能说出英文和德文的名字。
V叔心里惦记着关于这三天雨到底有什么打算——还是根本就没有打算。
他能用英文和德文还有法语说出所有他所期冀的安排。
我的意思是说,所有安排需要的动词。
07-21-2012
☆─────────────────────────────────────☆
FERN2007 (拂茵) 于 (Sun Jul 22 03:08:26 2012, 美东) 提到:
中间没有细节。
雨换了衣服,两人就下楼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Sun Jul 22 19:44:14 2012, 美东) 提到:
就换了衣服。。。。。。哎
☆─────────────────────────────────────☆
Meeker (米可) 于 (Sun Jul 22 22:30:40 2012, 美东) 提到:
那句你说什么我都爱听,挺像的。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Sun Jul 22 22:48:43 2012, 美东) 提到:
你说吧,我都爱听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Jul 23 01:54:16 2012, 美东) 提到:
太含蓄点了,我猜的那叫一个累。一个问题和大叔的差不多,另一个问题是拉内衣的带
子干嘛呢?穿哪?脱哪?还是就表现个性感呢?还有这雨是不是美女呢?木有正面描写
啊。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Jul 23 01:55:01 2012, 美东) 提到:
其实我和你一样着急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Jul 23 02:53:51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八)
到了“威尼斯”,两个人都有点累。
雨站在拱桥上,望着波光上的匆匆人影,听着灯影下的喁喁人声。
V叔说,这里和真的还真有五分相似。
雨道,我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永远是黄昏里的柔和。
V叔看着河里走过的船,想起这些年东奔西走经过的路。
雨站在桥上,一身洁白,亭亭玉立。
从后面拥着雨,手插在雨裤子前面的口袋里。
向上可以摸到髋骨端,向前可以摸到内裤边缘。
V叔的食指只在边缘外来回感觉着。
雨注视着前方。
食指和拇指捏着边缘,拉起来,弹一下。
V叔问,这是什么?
雨抿嘴笑道,明知故问。
手拔口袋,V叔从后面搂着雨的腰。
雨身子柔软得像水一般。
V叔又问,感觉到我了没有?
雨说,嗯。
07-22-2012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Jul 23 02:55:43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一段我喜欢
☆─────────────────────────────────────☆
zzyzzy (恍若隔世) 于 (Mon Jul 23 02:59:03 2012, 美东) 提到:
佛印多写一些再发吧,这一段段的太短了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Jul 23 03:03:43 2012, 美东) 提到:
看时间和情节需要。今天下午两点才起床,时间紧任务重,呵呵。再说了,我写的段都
短。尽量满足读者要求,加入一些细点的描写也不难。
我发现啊,写故事比写事故容易多了。
☆─────────────────────────────────────☆
zzyzzy (恍若隔世) 于 (Mon Jul 23 03:07:16 2012, 美东) 提到:
呵呵,那就多攒攒再发,看着过瘾
我咋感觉这个雨是板上某名人的化身呢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Jul 23 03:10:32 2012, 美东) 提到:
那成,接受!
后面的问题,你还挺敏锐的,呵呵。
☆─────────────────────────────────────☆
Meeker (米可) 于 (Mon Jul 23 11:24:08 2012, 美东) 提到:
太含蓄了,要我就直接上脏字了。
V叔现在看着像装纯情。。。
☆─────────────────────────────────────☆
Meeker (米可) 于 (Mon Jul 23 11:25:43 2012, 美东) 提到:
我咋觉得我滴老土清新得跟朵花似的。。。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Jul 23 11:29:08 2012, 美东) 提到:
这第八不算清纯了吧,还没kiss就互相感觉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Jul 23 11:30:35 2012, 美东) 提到:
那得看啥花了
☆─────────────────────────────────────☆
Meeker (米可) 于 (Mon Jul 23 11:41:03 2012, 美东) 提到:
嗯。。。年龄,地理位置,气质,大叔滴态度,都很像是夏花。。。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Jul 23 12:01:31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不太厚道,大叔你可以随便来,把夏花扯进来不太好吧
☆─────────────────────────────────────☆
Meeker (米可) 于 (Mon Jul 23 12:18:12 2012, 美东) 提到:
你再来这么欲盖弥彰一下,更像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Jul 23 12:21:00 2012, 美东) 提到:
孩纸,八卦就是这么产生的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Jul 23 15:35:40 2012, 美东) 提到:
嘿嘿,介孩纸,就乱讲。你姐姐我一项发乎情,止于礼,没理想,有道德,最多是自个
yy,可从没主动出击过呢。。
---
不过要是为了增加福蜀黍的票房,牺牲客串一下,我也忍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Jul 23 15:36:59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不行,止于礼
我怎么着都行,你不可以
☆─────────────────────────────────────☆
silknight (卿卿) 于 (Mon Jul 23 22:44:11 2012, 美东) 提到:
本来要睡了,看到这个,登陆一下。。。你写得很好
☆─────────────────────────────────────☆
Meeker (米可) 于 (Mon Jul 23 22:50:54 2012, 美东) 提到:
有夏花妹纸友情加入,福蜀黍票房一定会大涨!
☆─────────────────────────────────────☆
FERN2007 (拂茵) 于 (Tue Jul 24 03:03:22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九)
从威尼斯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黄昏。
取了票回到酒店,天已经全暗下来了。
先来到雨的房门口。
雨摸了半天,没有找到门卡。
问叔说,你看到没?
叔说,没有。
雨又说,你刚才不是上上下下摸了一遍?
叔说,没有摸到硬的东西。
雨又倒了一遍手袋。
一下子掉出来两张。
V叔说,小糊涂。这样吧,我们把自己的卡给对方一张。这样就不容易丢了。
V叔又说,先到我房间,我有件东西送你。
叔的房间对着Strip。不远的地方就是那个狮身人面像。楼下是淡蓝色的游泳池。
从包里拿出个礼盒来。
是件皮裙,MISSONI的。
雨高兴地在身上比量着。淡紫色的柔光顿时让一个少女平添几分高贵。
V叔说,下次你再来西雅图玩,应该还不太热,也许还能穿得上。
玩的时候穿?雨呼到——两千多块呢。
雨又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肯定有过许多女朋友。
V叔答,不多。
其实V叔很欣慰。雨毕竟见过世面的。一般一提牌子,女孩们就知道LV, Prada,
Gucci, Armani。这些在“圈子”里通通被归为“消耗低值品”。
而真正重要的不是牌子,而是设计师。
就好比雨,未必长得沉鱼落雁,但却很合他的口味。
在雨面前,他感到轻松,感到不经意的呵护。他觉得不需要说很多的话。
两人来到楼下的酒吧。
这酒店虽然一般,但酒吧V叔却很有印象。
两个人都是懂酒的人。一看吧里用的酒具就都明白来对地方了。
懂喝酒的简单来说就是先醒酒,然后闻,然后尝。味蕾在舌头上的分布让我们感受
到酒的前段,中段和后段,这个和香水是同样的道理,也类似于烹饪。
难得灯红酒绿的地方有这么一个安静所在。
窗外就是霓虹灯里熙攘的罪恶之都。人们如世界末日般醉生梦死。
马路上,一个黑人吹着萨克管。前面放着个倒置的礼帽。
一帮墨西哥人向经过的人们手里塞着妓院的广告。
来不及缩回手的人们把这些小卡片随手丢掉。
雪片般,卡片顷刻间就盖住了礼帽里的几张钞票。
透过雪片,能看到窗子后的两个东方人。
安静的两个东方人。
07-23-2012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ue Jul 24 03:11:22 2012, 美东) 提到:
越写越精彩了。这个调调挺好的,不用上黄色了。
☆─────────────────────────────────────☆
sky (天) 于 (Tue Jul 24 04:41:52 2012, 美东) 提到:
太谦谦,越来越觉得这是福叔不是V叔了
☆─────────────────────────────────────☆
vestforever2 (我哥是马永一) 于 (Tue Jul 24 11:18:10 2012, 美东) 提到:
原来你们本来都想看有颜色的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ue Jul 24 11:38:30 2012, 美东) 提到:
V叔应该怎样?先直奔主题,然后利用这三天充分表现主题。
☆─────────────────────────────────────☆
vestforever2 (我哥是马永一) 于 (Tue Jul 24 12:00:06 2012, 美东) 提到:
你这人,说的我那么猴急
☆─────────────────────────────────────☆
silknight (卿卿) 于 (Tue Jul 24 14:42:06 2012, 美东) 提到:
我不想看有颜色的,我会嫉妒。
就这样纯纯净净的写,写出一个让我痛哭一场的结局吧。
☆─────────────────────────────────────☆
sky (天) 于 (Tue Jul 24 14:52:42 2012, 美东) 提到:
没有标志性的BSO,看着真不习惯。 另外我现在一看到missoni就想到靶子店
☆─────────────────────────────────────☆
seattle888 (路) 于 (Tue Jul 24 14:56:33 2012, 美东) 提到:
嗯 猴急是年轻人的事。
☆─────────────────────────────────────☆
vestforever2 (我哥是马永一) 于 (Tue Jul 24 14:58:23 2012, 美东) 提到:
就是,怎么也得先前戏不是
☆─────────────────────────────────────☆
seattle888 (路) 于 (Tue Jul 24 15:06:10 2012, 美东) 提到:
你这是精神占有
这样下去
小雨不能保证你后院不会起火的哦
顺赞下佛因 写得太好了
☆─────────────────────────────────────☆
elsevier (夏花) 于 (Tue Jul 24 15:27:06 2012, 美东) 提到:
最后一节意境真好。。赞
☆─────────────────────────────────────☆
vestforever2 (我哥是马永一) 于 (Tue Jul 24 19:20:20 2012, 美东) 提到:
男人没有占有欲还叫男人吗?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ue Jul 24 19:23:32 2012, 美东) 提到:
又来了,overcompensate masculinity insecurity
很多东西欣赏就好,不用占有。
☆─────────────────────────────────────☆
vestforever2 (我哥是马永一) 于 (Tue Jul 24 19:28:10 2012, 美东) 提到:
我喜欢欣赏完,占有
run//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ue Jul 24 19:33:27 2012, 美东) 提到:
然后呢?始乱终弃?
拂叔,看看男主的内心世界,给你提供素材。呵呵。
☆─────────────────────────────────────☆
vestforever2 (我哥是马永一) 于 (Tue Jul 24 19:45:17 2012, 美东) 提到:
为啥不能坐拥群美?抛弃干吗?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Aug 6 15:01:21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
出得酒吧,两个人都有些累了。
V叔说,你先回房睡。晚上我来叫你。我们出去看夜景。
又加上句,可能你都看了几百次了。不过和我去还是第一次。
雨说,好啊。
也加了句,每个女朋友的感觉都不一样吧?
叔没有作声。
回到房间,叔打开手机和儿子聊了会儿。屏幕有些小,儿子在视频像是动画。
叔是文科男,喜欢用手机。打开就能聊,比电脑可以少按两个按钮。
叔说,let me talk to your Mom。
儿子说,妈说了,她忙着,让你注意安全,还说,“你明白的”。
又上网看了看公司报表,一下子七点就到了。
电梯里突然又没有了人。
每经过一个楼层,都能听见楼道里的人声。就是没有人进来。好像大家都在绕着V
叔。
雨的房间安静着。
叔轻轻地敲了敲门。
又重重地敲了敲。
没有动静。
用雨给的房卡打开门。
房间里很暗。
床很大,没有看到雨,只有一缕头发散在枕头边。
床头灯开到低档。
窗外的霓虹灯在屋顶闪烁着,拍打着墙上的镜子,也拍打着V叔的眼睛和起伏的胸。
叔来到窗前,把装着相机的背包放到椅子上。
向外一眼望去,是整个的Strip。尽头是那个几个红红的大字——TRUMP。
这个家伙真是高调,V叔在心里笑着。
叔坐到另一把椅子里,面对着床,静静地等着。
过了十分钟左右,雨还没有动静。
V叔走到床前。
雨眼睛闭着,一只手在被子外面,攥着小拳头。V叔在注意到,雨的那只手腕上多
了一只精美的玉镯。
叔俯下身子,亲吻着雨的耳鬓。体温和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抬过头来要去吻雨的额头,却在黑暗里迎到了雨的两只闪亮的眸子。
叔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卸光了衣服,马永一,马永二和马永三纷纷解甲归田了。
V叔隔着被子,手让雨的头枕着,拥吻着雨。
雨从被子里伸出另一只手。两只手挂在叔的后背。
一只手凉,一只手热。
V叔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不知道是天堂的梯子,还是地狱的门。
叔掀开被子。
雨着一件深色睡衣,体态婀娜。
叔的衣服和短裤都丢在地上。
手伸到床头柜,摸到了台灯。
拧亮了一档。
雨的手又伸过去,又拧暗了两档。
叔抓了半天,不得要领。
雨推开叔。叔一只手拄着床沿。被子隆起一块,又平复下去。
带着绿镯子的手拉出一件小小的深蓝色的软软的小衣,丢到枕头边。
叔不知道是上衣还是下衣,就伸手进去研究。
上衣还在。
雨说,疼。
08-06-2012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6 15:40:00 2012, 美东) 提到:
哇,大叔在第十章终于失足了。。。
☆─────────────────────────────────────☆
sky (天) 于 (Mon Aug 6 16:05:24 2012, 美东) 提到:
失足大叔欢乐多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6 16:35:04 2012, 美东) 提到:
这章还要赞婶婶境界高。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6 16:41:02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
☆─────────────────────────────────────☆
zzyzzy (恍若隔世) 于 (Mon Aug 6 16:49:13 2012, 美东) 提到:
顶一个,又出新的了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6 16:53:45 2012, 美东) 提到:
蜀黍们还是有cn情节嘛。
☆─────────────────────────────────────☆
Meeker (米可) 于 (Mon Aug 6 16:59:08 2012, 美东) 提到:
为啥这么快就疼了。。。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6 17:01:57 2012, 美东) 提到:
怎么研究是关键。
---------
叔不知道是上衣还是下衣,就伸手进去研究。
上衣还在。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Aug 6 17:02:39 2012, 美东) 提到:
因为后面再有几十集,疼以后大叔任重道远啊。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6 17:07:50 2012, 美东) 提到:
就这三天能写几十集?还是跨时代长篇?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Aug 6 17:13:53 2012, 美东) 提到:
呵呵,猜。
☆─────────────────────────────────────☆
Meeker (米可) 于 (Mon Aug 6 17:35:20 2012, 美东) 提到:
看到疼这个字,我就觉得蛋疼了。。。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Aug 6 17:40:27 2012, 美东) 提到:
嘿嘿嘿,没说哪儿疼啊。
☆─────────────────────────────────────☆
sky (天) 于 (Mon Aug 6 17:42:02 2012, 美东) 提到:
难道又是个Adriana?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6 17:43:29 2012, 美东) 提到:
天哪,太邪恶了。我都没想到。
☆─────────────────────────────────────☆
Meeker (米可) 于 (Mon Aug 6 17:48:08 2012, 美东) 提到:
小鬼附身了你------吉他叔。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Aug 6 17:48:39 2012, 美东) 提到:
嗯,够邪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要不写续集的时候加上?
☆─────────────────────────────────────☆
sky (天) 于 (Mon Aug 6 17:51:04 2012, 美东) 提到:
我已经吃过五仁驱鬼包了
☆─────────────────────────────────────☆
sky (天) 于 (Mon Aug 6 17:53:08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桥段吉他叔已经用过了,你要想个更邪恶的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6 17:57:34 2012, 美东) 提到:
哪疼?肚肚疼,要去bb
☆─────────────────────────────────────☆
Meeker (米可) 于 (Mon Aug 6 17:58:17 2012, 美东) 提到:
要是年龄差再大点就好了。
就可以超级无敌狗血!!!!!
☆─────────────────────────────────────☆
sky (天) 于 (Mon Aug 6 18:00:24 2012, 美东) 提到:
拉完了还可以继续啊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Aug 6 18:00:51 2012, 美东) 提到:
吉他叔已经无法超越了,要弄就得弄长两个的了。
不过呢,生活往往比小说更戏剧。
☆─────────────────────────────────────☆
sky (天) 于 (Mon Aug 6 18:09:03 2012, 美东) 提到:
最后一句很八卦啊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6 18:10:48 2012, 美东) 提到:
这也太破坏气氛了,福树改写相声了。笑抽了,sky歪楼欢乐多。
☆─────────────────────────────────────☆
sky (天) 于 (Mon Aug 6 18:24:01 2012, 美东) 提到:
常备谢霆锋,V叔表示毫无压力
☆─────────────────────────────────────☆
Meeker (米可) 于 (Mon Aug 6 18:24:50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比较现实。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6 18:28:37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哈,上广告词
☆─────────────────────────────────────☆
FERN2007 (拂茵) 于 (Mon Aug 6 18:29:53 2012, 美东) 提到:
这帮大妈。本来挺黄的小说,楞给整成金黄的了。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6 18:30:30 2012, 美东) 提到:
讲究的是气氛,气氛。。。这么阳春白雪的两个人,哪能介莫不讲究撒?
☆─────────────────────────────────────☆
Meeker (米可) 于 (Mon Aug 6 18:37:51 2012, 美东) 提到:
再阳春白雪也是一定要bb和pp的。。。不然会生病。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Mon Aug 6 18:38:58 2012, 美东) 提到:
其实假如故事就在这里结束了,也挺有意思的,给大家无限想象的空间。。。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6 18:42:47 2012, 美东) 提到:
福叔苦心经营的,婉约的,清新的,脱俗的,高品位的耐情故事,
就这么被大家恶俗地给蹂躏了。。歪楼V5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Mon Aug 6 18:50:12 2012, 美东) 提到:
lol. 给人无限遐想,yy的故事也许更有吸引力,什么都写明了,在精彩也就那么回事
了。。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6 18:56:44 2012, 美东) 提到:
那倒是的~
☆─────────────────────────────────────☆
sky (天) 于 (Mon Aug 6 19:02:40 2012, 美东) 提到:
福蜀黍说了,这只是个开头,好戏还在后面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Aug 6 20:07:20 2012, 美东) 提到:
怎么会弄疼?不可能的事儿
☆─────────────────────────────────────☆
Meeker (米可) 于 (Mon Aug 6 20:11:26 2012, 美东) 提到:
bso技术好?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Mon Aug 6 20:14:57 2012, 美东) 提到:
lol 这孩纸越来越那啥了。。。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6 20:16:21 2012, 美东) 提到:
好容易把一黄贴歪成一e贴,他们又拐回来了。。。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6 20:29:28 2012, 美东) 提到:
那是,要那么明白直接看a片得了。
接着往回拐。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Aug 6 20:44:17 2012, 美东) 提到:
然后你又给歪楼成A片帖了
☆─────────────────────────────────────☆
graceWA (graceWA) 于 (Tue Aug 7 13:01:25 2012, 美东) 提到:
舒服
☆─────────────────────────────────────☆
er (月光--每月钱花光光) 于 (Tue Aug 7 13:29:57 2012, 美东) 提到:
说实在的,你这小说太韩剧了。
昨天看见大叔,我差点没笑出来。 想着这家伙不知又去哪里鬼混了一天。哈哈哈。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ue Aug 7 13:37:07 2012, 美东) 提到:
不要破坏偶像大叔在粉丝心目中的形象嘛。
☆─────────────────────────────────────☆
sky (天) 于 (Tue Aug 7 13:39:00 2012, 美东) 提到:
帮着把楼歪回来,剧情预测一下。雨的名字叫张晓雨,有个姐姐叫晓晴,晓雨这次是戴
着晓晴的玉镯来替姐姐报仇的
☆─────────────────────────────────────☆
Meeker (米可) 于 (Tue Aug 7 14:19:51 2012, 美东) 提到:
小鬼刚走,琼瑶大妈就附上身了。。。
私改妹纸的肉体太抢手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ue Aug 7 14:30:22 2012, 美东) 提到:
更正,那叫肉身
肉体,基本木有人抢
☆─────────────────────────────────────☆
FERN2007 (拂茵) 于 (Thu Aug 9 04:20:10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一)
叔突然觉得肩膀痛。
是雨的指甲。叔腾出一只手去掰。
掰不动。
叔直起上身,看雨的脸。
雨向后扬着头,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
V叔有些发毛。
中学的时候有过一个老美同学,有癫痫。一次打篮球的时候就突然来过这么一下子。
几个人过去把他从地上竖起来的时候,人还像一根棍子。两眼向天。
叔翻躺下来。雨的手才分开。
叔也盯着屋顶。才发现正对着床的上方,是一面硕大的镜子。
戴上眼镜,打开床头灯,他看到了黑黑的长发里埋着的雨。
那张白里透红的俏脸和一双乌黑的眸子。
“你在偷看我?”V叔问。
雨醒过神来,还是一句“嗯”。
这时候,雨才注意到,V叔的脖子上卷着一个项链。上面垂着个小照片盒子。
“给我看看”,雨说。
V叔说,是我儿子送的,父亲节礼物。
雨拿在手里把玩,问:“怎么打开啊?”
“怎么打开?”
“是啊,我要看里面的照片。”
“不用打,上面那张就是。”
“啊,你老婆……再婚的?”
“说什么呢?”V叔笑道。
“这是个外国小孩啊。要不是你们领养的?”
“什么啊——就是我儿子。”V叔正色,拿回来扣回去。
“啊,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外F?”
“她们是外F。我这是‘F外’。”V更正道。
V叔又加道,“我在买卖提上还有个俱乐部呢。”
“有多少人?”
“目前暂时有三个,算我。”
“还真有人呢”,雨说,一边拉回被V叔卷走的被角。
“不过另两个是我的马甲。”
雨笑着伸过手来要打V叔。小手腕被半空里俘虏了。
接着脖子也被俘虏了过去。
雨说,现在我没有mood。
于是,V叔给雨讲了两个笑话。一边看着雨的脸色。
两个笑话过后,趁着雨高兴,叔起身,跪在雨腿间,掀开雨身上的被角。问
雨软了。
叔的手机突然在相机包里振动起来。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心事重重之下,没有几招就不行了。犹豫中就送了外卖。
得了手的V叔,讲话放肆起来。问雨,有了怎么办啊?
雨说,不会那么容易吧?
然后又说,我有一个表姐,结婚了几年都怀不上。好不容易怀上了,欢天喜地要生
。结果生的时候突然说孩子没了。也没有人敢问。
V叔正要插话,有人敲门。
雨裹紧被子,让叔去开门。
是保安,对从门后面伸出来的V叔的眼镜说,刚才从这儿路过,发现你们门没关。
就是想提醒你们一下,be safe。
V叔回来对雨说,刚才进来的时候怕把你弄醒。现在完了,说不定这小子一直在门
口呢。你的山呼海啸都给听了去。
雨说,才没呢,我只叫了一声。
叔说,不只。
08-09-2012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0:56:16 2012, 美东) 提到:
居然连尺寸都没看到就完了。。。
扒了重来一遍!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11:35:05 2012, 美东) 提到:
太偷工减料了,大叔肯定觉得很没面子。
子。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1:48:21 2012, 美东) 提到:
看来这个亲身经历还是本人写的好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1:51:37 2012, 美东) 提到:
或许这是福蜀黍的亲身经历说不好啊。。。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1:52:11 2012, 美东) 提到:
此言甚善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1:54:11 2012, 美东) 提到:
那也好歹要瞄一眼mm有多大吧!!!!!!!!!!!!!!!!!
福蜀黍太不敬业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1:55:25 2012, 美东) 提到:
这你就不懂了,这种细节必须要让观众去YY的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1:57:07 2012, 美东) 提到:
除了枪太快之外,神马细节都木有,yy个鸟啊。。。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1:58:05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不得不同意,也许福蜀黍不在状态?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1:59:29 2012, 美东) 提到:
我要是故事里的v叔,听到电话响,都不会ying起来了。。。
既然y了,那就是没有顾虑了,没有顾虑怎么还是快抢?
难道是习惯性的?
年纪大了果然不中用啊。。。
以上是我yy到的。。。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00:15 2012, 美东) 提到:
又是技术讨论?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01:27 2012, 美东) 提到:
要被屏蔽吗?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12:03:39 2012, 美东) 提到:
这快枪手的头衔,v叔拂叔开始互相推让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03:59 2012, 美东) 提到:
戏班就是技术性很强的一个地方,嗯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04:24 2012, 美东) 提到:
他俩谁都跑不掉,早晚的事儿。。。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05:23 2012, 美东) 提到:
靠,你们这些个,。。。。。。。
好了好了,我认了,表再拖福蜀黍下水了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06:29 2012, 美东) 提到:
你。。。你是个高级黑。。。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12:07:03 2012, 美东) 提到:
v叔真义气。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07:46 2012, 美东) 提到:
搞得好像你真的知道一样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08:09 2012, 美东) 提到:
他这么说了之后,更让人觉得是福蜀黍了。。。
他就是个高级黑。。。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12:09:04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不是第一次嘛,兴奋紧张,拂叔后面还有大戏的。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10:02 2012, 美东) 提到:
你也开始技术讨论了。。。。。。哎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12:06 2012, 美东) 提到:
一夜七次郎。。。?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12:12:19 2012, 美东) 提到:
我一般也就是个歪楼的follower.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12:49 2012, 美东) 提到:
BSO你经历过的传说?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12:13:49 2012, 美东) 提到:
拂叔设计的情节跌宕起伏,深不可测,我们表瞎猜了,拭目以待吧。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14:38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一点太明显了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15:47 2012, 美东) 提到:
没有,也不期待。。。
不睡觉一夜也就8,9个小时。。。还要分成7次。。。
就算中间不休息,每次除去开头和结尾,主体部分就剩不下几分钟了。。。悲催啊。。。
谁碰上谁倒霉。。。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17:15 2012, 美东) 提到:
难怪我以前那么倒霉呢
。。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19:18 2012, 美东) 提到:
你。。。是基男大叔啊。。。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20:46 2012, 美东) 提到:
跳跃型思维,华丽丽的转型到基男话题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21:32 2012, 美东) 提到:
你不是倒霉得遇到过一夜七次郎嘛。。。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22:55 2012, 美东) 提到:
遇到和被遇到,懂不?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12:24:31 2012, 美东) 提到:
真心是习惯性快枪手啊!
没事。。。准就行。。。百发百中。。。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25:18 2012, 美东) 提到:
哪壶不开提哪壶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12:29:57 2012, 美东) 提到:
快枪手大家都推,一夜七次郎就都抢了,咋都那么虚荣呢?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31:18 2012, 美东) 提到:
虚荣,人类的原罪
☆─────────────────────────────────────☆
sky (天) 于 (Thu Aug 9 12:31:50 2012, 美东) 提到:
这是在BSO一夜七次不中郎么?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33:02 2012, 美东) 提到:
不中才好啊
☆─────────────────────────────────────☆
sky (天) 于 (Thu Aug 9 12:34:41 2012, 美东) 提到:
哦,是在BSO一夜七次七中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36:46 2012, 美东) 提到:
中一次不就够了?为啥要7次?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12:37:39 2012, 美东) 提到:
要不出来7胞胎。。。。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2:38:22 2012, 美东) 提到:
大洋瑞福
☆─────────────────────────────────────☆
graceWA (graceWA) 于 (Thu Aug 9 13:08:54 2012, 美东) 提到:
十二该有孩子了吧?
描写的那么细腻!!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Thu Aug 9 16:08:58 2012, 美东) 提到:
米可小盆友快成戏班三毛了。。。。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Thu Aug 9 16:19:06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这么专业的人士,一点安全措施都没有准备?
从来没结过婚,更没机会搞婚外恋, 不过真做的时候,会不会像偷东西一样,有
一点
恐惧和guilty 的感觉?
子。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16:25:07 2012, 美东) 提到:
勇猛版的三毛
☆─────────────────────────────────────☆
FERN2007 (拂茵) 于 (Thu Aug 9 16:38:48 2012, 美东) 提到:
应该是四毛。比三毛还毛。
☆─────────────────────────────────────☆
elsevier (夏花) 于 (Thu Aug 9 16:41:09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原来5毛党是这个意思啊。。。。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Thu Aug 9 17:23:23 2012, 美东) 提到:
你说你年纪这么小
怎么这么黄啊
。。
☆─────────────────────────────────────☆
sky (天) 于 (Thu Aug 9 17:34:25 2012, 美东) 提到:
我觉得是故意的,米可说老男人都精的恨不得戴2只套
☆─────────────────────────────────────☆
zzyzzy (恍若隔世) 于 (Thu Aug 9 17:38:38 2012, 美东) 提到:
每个上面都有一个洞?
☆─────────────────────────────────────☆
FERN2007 (拂茵) 于 (Thu Aug 9 17:41:26 2012, 美东) 提到:
那是因为对手过度开发,一只显然已经无法贴切。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20:54:47 2012, 美东) 提到:
我勒个去。。。
我觉得我看懂了这一句。。。要么就是我太邪恶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20:55:47 2012, 美东) 提到:
你就是邪恶天时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20:57:53 2012, 美东) 提到:
话说技术上可行吗?2只tt?
外面那只会不会滑到里面去。。。拿不出来就坏了。。。
小盆友自带雨衣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21:03:38 2012, 美东) 提到:
你这孩纸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21:05:30 2012, 美东) 提到:
你羞涩呢。。。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21:43:41 2012, 美东) 提到:
毫无廉耻的说,但比不上戏班2神
☆─────────────────────────────────────☆
Meeker (米可) 于 (Thu Aug 9 21:44:45 2012, 美东) 提到:
谁是戏班2神?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Thu Aug 9 21:45:38 2012, 美东) 提到:
你的旧相好,那两个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Thu Aug 9 23:59:44 2012, 美东) 提到:
其实好多人看的懂,但都憋着不说。没有米克妹纸大家楼都歪不下去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Fri Aug 10 00:11:59 2012, 美东) 提到:
憋着,是中国人的“美德”之一
☆─────────────────────────────────────☆
Meeker (米可) 于 (Fri Aug 10 00:22:37 2012, 美东) 提到:
好伤心。。。
我又一次高估了自己的理解能力。。。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Fri Aug 10 00:27:15 2012, 美东) 提到:
表伤心,其实你的理解能力灰常强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Fri Aug 10 00:33:06 2012, 美东) 提到:
能看懂的也没有那么多其实。。。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Fri Aug 10 00:38:52 2012, 美东) 提到:
靠,到底是多还是不多,都被你搞晕了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Fri Aug 10 00:47:46 2012, 美东) 提到:
其实我就是想说我的理解能力也不比米克妹纸差而已。。。。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Fri Aug 10 00:48:47 2012, 美东) 提到:
你已经是高手了好不好? 还好意思跟论家小朋友争
☆─────────────────────────────────────☆
FERN2007 (拂茵) 于 (Fri Aug 10 19:41:01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二)
雨说,你转过头去,我要去冲澡。
叔说,都坦诚相见了,还要转头?
雨推着他,“转嘛——”。叔说,闭上眼睛就可以了吧?
想了想,雨说,得把眼镜给我拿着。
然后把项链递还给叔,趁他挂回脖子的时候,爬过他的上身,按着肩膀,把灯关了。
V叔就势又抓了一把豆腐。
洗手间里传来沙沙的水声。这声音随即被时时响起,现在又不合时宜再次响起的空
调声淹没了。
突然,V叔听到一声比空调更响的叫声“啊——”。
叔一个跟头跳起来,光着奔向洗手间。
门是锁着的。
“你没事吧?”,叔问。
“没事”,里面答道。
叔等了等,没有声音,除了沙沙响。
回到床上躺好,V叔看着天棚的镜子,想着刚才的一幕幕。
觉得心有不甘。
一直都是正面对着雨。
或者说,是对着雨的正面。
浪费了小姑娘的好身材。
“啊——”
洗手间又响了一声。
V叔又光着下了床。只套上一只拖鞋,一跳一跳跑向洗手间。
“真没事”。雨还是这样说。
没有两分钟,雨出来了。长发贴在额前。这个“发型”V叔还是第一次见雨有过。
V叔一下子又来了劲。
人们说,女人爱男人是因为心动,男人爱女人是因为新洞。
是不是“洞房”就是这样来的,我没有Google过。你们去查查看。我有包子。
雨说,你又来了。今天没有了。
V叔欲言又止。
雨说,明天也没有。
V叔问,怎么这么快就洗完了?
雨说,还好意思问,都给你咬破了,水一冲就痛。不要感染了。
08-10-2012
☆─────────────────────────────────────☆
Meeker (米可) 于 (Fri Aug 10 20:02:08 2012, 美东) 提到:
天。。。
v叔坏毛病太多了。。。
不关灯,吃人豆腐,爱裸奔,还咬人。。。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Fri Aug 10 21:55:00 2012, 美东) 提到:
对此章节我不表态
在 Meeker (米可) 的大作中提到: 】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Sat Aug 11 01:28:42 2012, 美东) 提到:
估计也是到了你的承受极限了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Sat Aug 11 01:29:06 2012, 美东) 提到:
完全可以去写情色小说了
了。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Sat Aug 11 01:41:18 2012, 美东) 提到:
这情色小说男猪脚快枪+凌虐,这这。。八知道下一章还有神马桥段。
还有我有点想问作者这雨那么年轻的未婚妹纸和一个毫不隐瞒的已婚大叔在一起偷情是
何必呢?有点不合理啊。
☆─────────────────────────────────────☆
Meeker (米可) 于 (Sat Aug 11 01:52:30 2012, 美东) 提到:
这姑娘重口味。。。
下一章要上小皮鞭高跟鞋滴蜡了吧。。。
☆─────────────────────────────────────☆
elsevier (夏花) 于 (Sat Aug 11 01:55:31 2012, 美东) 提到:
有隐情。。。女主估计非善类。我猜福叔正磨刀霍霍呢。。一通狗血狂泼中,男女主角
灿烂倒下,带走了我等俗人难以理解的耐情。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Sat Aug 11 02:15:01 2012, 美东) 提到:
福蜀黍的跌宕起伏岂是尔等能理解的?
☆─────────────────────────────────────☆
elsevier (夏花) 于 (Sat Aug 11 02:16:44 2012, 美东) 提到:
越来越觉得,男主最多肉体和大叔形似,其实精神上是福叔附体。。。
--
run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Sat Aug 11 02:24:01 2012, 美东) 提到:
我说嘛,这么。。。。。那个的
☆─────────────────────────────────────☆
er (月光--每月钱花光光) 于 (Sat Aug 11 02:56:32 2012, 美东) 提到:
nod nod, 要不描述不会那么深入
☆─────────────────────────────────────☆
sky (天) 于 (Sat Aug 11 03:00:21 2012, 美东) 提到:
还没上床的时候我就说过了!
☆─────────────────────────────────────☆
FERN2007 (拂茵) 于 (Sat Aug 11 03:06:38 2012, 美东) 提到:
现在的局面是,西村的妇女都发动起来了,男士们却三缄其口,笑而不语。
最后,所以的手指头都指向蛋背后那只公鸡,说就是他下的。
☆─────────────────────────────────────☆
sky (天) 于 (Sat Aug 11 03:08:51 2012, 美东) 提到:
你想说谁是母鸡?
☆─────────────────────────────────────☆
FERN2007 (拂茵) 于 (Sat Aug 11 03:08:53 2012, 美东) 提到:
细节描写,渲染和烘托都是我的强项,呵呵。
原来以为写自传容易,写小说难。现在发现,写小说真是比写自传容易十倍。
☆─────────────────────────────────────☆
FERN2007 (拂茵) 于 (Sat Aug 11 03:10:31 2012, 美东) 提到:
还好,没把肉也说成是福蜀黍的。
☆─────────────────────────────────────☆
sky (天) 于 (Sat Aug 11 03:10:55 2012, 美东) 提到:
那就赶快写吧,今天再来一段!
☆─────────────────────────────────────☆
FERN2007 (拂茵) 于 (Sat Aug 11 03:18:59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怕你们有疑问,第一章就交待了,以后还会再呼应的。
☆─────────────────────────────────────☆
FERN2007 (拂茵) 于 (Sat Aug 11 03:20:05 2012, 美东) 提到:
不写了。要读主播的提纲,下周要轮到我上节目呢。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Sat Aug 11 10:09:33 2012, 美东) 提到:
以前一个作家和我说写长篇小说最容易,流汗就行了。
我支持你,其实小说真的不能当自传看。我觉得写作来说天赋比生活经历更重要。很多
人都可以在没有经历爱情的时候把爱情写的淋漓至尽,没有经历人生的时候把人生写的
荡气回肠,等什么都经历了,反而写不出那么好的了,YY最美。天赋和红颜一样,都是
上天给的,而会经过岁月磨灭的,消逝的,所以越发的宝贵。
我看了看第一章还是不明白,就是因为大叔会做饭?人家有老婆有孩子的,啥时候能轮
到给你做饭啊。到了第十二章还一顿饭没吃上呢,倒是给搞的惨兮兮的。
k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Sat Aug 11 10:16:56 2012, 美东) 提到:
关键是不知道快枪神马的算肉体还是算精神的范畴,八怜香惜玉呢?看雨也不象好这口
?蜀黍们技术细分一下。
☆─────────────────────────────────────☆
FERN2007 (拂茵) 于 (Sun Aug 12 03:24:59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三)
叔说,今晚就睡这儿了。
雨说,不行,我从来都是一个人睡。
叔说,还得穿衣服,穿鞋,开门,关门,上电梯……
雨道,我睡觉磨牙的。我妈说,磨起来整个床都动。怕把你吓着。
V叔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我磨牙旁边那个床都会振动。
雨说,see?
V叔下电梯,开门,关门,拖鞋,脱衣服,冲澡。
一夜无话。
第二天V叔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没有打电话给雨,坐在床上,翻着电视里的频道。除了赌场,就是成人台。
看别人的不如自己演。
两点多,门锁响了。雨走了进来。
房间内按下不表。同学们脖子可以暂时缩回腔里。
预告一下,想看情色的,请快放至V叔亲临指导的第十四章。
二人衣冠整洁地下了楼。
V叔一身西装,雨一套暗蓝色晚装。
叔说,早就想说,你的腿真漂亮。
雨笑道,现在说也不晚啊。
到了演唱会才发现,别人最正式的也就是个打领结的衬衫。
偌大个演出厅,全是中国人。
雨选的座位是下面中间靠前的。
然而,向前看,除了光头,就是白发。
来看的都是三十五到四十五的。
除了雨。
灯暗下来。两边的梯形看台上,杂乱的荧光棒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突然,台上的两个大屏幕伴着超大功率的音响跳将起来。
V叔问,奇怪啊,这《纵贯线》不是解散了吗?
雨说,为了你的到来,又搞了个专场。
先是一小孩儿跳出来,唱啊跳地。
V叔问,这哥们谁啊?
雨说,张震嶽。
又加了句,我不喜欢他。
小孩儿边跳,边吼一首歌,意思是什么爸爸不给钱。
V叔是歌词控,所以听词有一套。
不过这首歌不费力:
就是因为认识了一个新的女生
所以我买了一顶新的帽子
她说她礼拜三愿意跟我出去逛逛街
可是口袋里剩下两张五十元
V叔震惊,转头问雨,这也是歌儿?
雨答道,台湾还挺红的呢。
张震嶽把帽子抬起来。V叔说,这小子我认识,《赤壁》里演孙权的,眼神挺犀利
的。
雨问,里面那个林志玲怎么样?
叔答,怎么女士都喜欢问这个问题。这问题有标准答案的,就是还行,但假。
雨满意。
周华健,李宗盛,罗大佑一起出来了。
几支熟悉的歌飘过。
V叔突然觉得一阵困,瞟了一眼雨。
雨紧拉了他一下。
手又小又软。还有点潮湿。
V叔突然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
是罗大佑的《恋曲一九九零》。
叔听过不下一百遍。
不知不觉,却已泪流满面。
雨的手抓得更紧了。
V叔突然觉得口袋里电话又振动了。
伸进手去按掉。
休息的时候,雨说,你打个电话给家里吧。
V叔说,你怎么知道我有电话?
雨说,刚才收了你一个短信。
又轻描淡写地加了一句,没有内容。
08-11-2012
☆─────────────────────────────────────☆
sky (天) 于 (Sun Aug 12 03:29:32 2012, 美东) 提到:
啊。。。当年我好想去看纵贯线啊。。。。
☆─────────────────────────────────────☆
Meeker (米可) 于 (Sun Aug 12 18:15:34 2012, 美东) 提到:
有张震岳居然木有热狗。。。
居然木有我爱台妹。。。木有侯佩岑。。。。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Sun Aug 12 21:23:00 2012, 美东) 提到:
林志玲挺好的
☆─────────────────────────────────────☆
graceWA (graceWA) 于 (Sun Aug 12 22:57:36 2012, 美东) 提到:
这·········

在这里边最过瘾的是作者自己!!
也许对过往的回忆吧!!
楼很高没有人看见我说的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Sun Aug 12 23:55:50 2012, 美东) 提到:
以前一写自传,就有人说,LZ又八了。
现在从良写小说了,又有人说,LZ自传了。
做作家难,做男作家更难啊。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13 01:21:20 2012, 美东) 提到:
做身体写作的男作家最难。
☆─────────────────────────────────────☆
elsevier (夏花) 于 (Mon Aug 13 14:59:50 2012, 美东) 提到:
很好很好,情色部分终于过去了。。。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13 16:26:59 2012, 美东) 提到:
就是中场休息下。。。。stay tuned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Aug 13 16:28:40 2012, 美东) 提到:
为啥不期待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
summerftime (summer) 于 (Mon Aug 13 16:28:54 2012, 美东) 提到:
有吗?怎么都木看到呢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13 16:31:36 2012, 美东) 提到:
不矛盾,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寂静。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Aug 13 16:32:33 2012, 美东) 提到:
大家看看,这才是宠辱不惊呢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13 16:34:09 2012, 美东) 提到:
相由心生,思想纯洁。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Mon Aug 13 16:34:46 2012, 美东) 提到:
原来是纯洁的大妈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Mon Aug 13 16:38:21 2012, 美东) 提到:
心里没有情色,眼里就看不到情色。
☆─────────────────────────────────────☆
summerftime (summer) 于 (Mon Aug 13 16:48:10 2012, 美东) 提到:
不是大妈,是奶奶
☆─────────────────────────────────────☆
summerftime (summer) 于 (Mon Aug 13 16:49:10 2012, 美东) 提到:
Re
☆─────────────────────────────────────☆
summerftime (summer) 于 (Mon Aug 13 16:52:15 2012, 美东) 提到:
第十四章还没到呢,福恩叔啥时更新啊
☆─────────────────────────────────────☆
FERN2007 (拂茵) 于 (Wed Aug 15 03:34:41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十四)
叔说,算了,不打了。今晚就陪你一个。
想了想,目光暧昧起来。
雨说,心领了,现在还疼呢;咱们进去吧。
因为“疼”这个问题,Vegas剩下的一天,就这么荒芜了。
第四天早上,两个人把退房的手续办好,在楼下的餐厅作别。
所谓“早餐”,其实就是简单的自助。
空旷的餐厅。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自己在吃什么。
刀叉在瓷盘里划着,响声格外刺耳。
雨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再过两个月就要去大陆帮父亲打点生意了。
“你爸爸不是外交官吗?”,V叔问。
“早退了”,雨说,“现在凭着以前的关系,帮人联系陆、台、美的医疗器械生意
。”
雨走向停车场。
目送着袅娜的背影,叔的心里有点慌张。
刚刚回到LA的住处,雨就接到V叔的电话。
“怎么还没有上飞机?”,雨问。
“想我吗?”,V叔以问号作答。
“嗯”,雨还是一个字。
“那看看楼下有什么?”
雨拉开窗帘子。
手机随即从手里滑落。
两个小时后,LA近郊的一个酒店。
总统套房。
冲浪浴缸里融着死海的盐。
飘起的玫瑰花的干花瓣,把雨的脸和露出的上身映得如梦里走出的少女。
凝香袭人的波纹里荡漾着的是来自保加利亚玫瑰谷的玫瑰精油。
据V叔后来对我说,这种精油要30朵里才能提炼出来一滴。
雨咯咯笑着,说“有点痒”。
又过了一会儿,雨不笑了。抿起嘴浑身紧绷。蒸汽和汗珠早已分辨不清。
随着她上下的节奏,胸前的花瓣被打得四处奔散。
臂弯如凝脂,随着节奏,在V叔的脸上摩挲。
V叔试图掐住雨的腰,但是没有能够。
一片花瓣被打在V叔的眼睛上,连鼻孔也盖住了。
雨弯下头,双手搂住叔的后颈。花瓣在V叔呼着粗气的嘴和雨隆起的胸前一边游弋
着,一边拼命逃生。
V叔慢慢被压到了水里。突然觉得后背被盐水蛰得一阵火辣。
是前天晚上被雨抓的地方。有三条烙铁一样清晰地灼烧着。
突然,雨不作声,开始向后仰去。
慢镜头一般。
V叔有点慌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雨乌黑的长发铺在后面火红的花瓣里。
V叔也一紧。
用拂茵的话讲,又送了外卖。
08-14-2012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12:47:04 2012, 美东) 提到:
木有想到一早来竟然做了这一章的沙发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2:52:23 2012, 美东) 提到:
送外卖=交公粮?
☆─────────────────────────────────────☆
graceWA (graceWA) 于 (Wed Aug 15 12:56:29 2012, 美东) 提到:
没有生活体验的人是不能把细节描写的如此细腻!!
求科普~~~~~送外卖???????????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13:06:36 2012, 美东) 提到:
同求科普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3:07:44 2012, 美东) 提到:
而且女生的指甲真的能把人的皮肤抓破吗?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3:10:26 2012, 美东) 提到:
哎呀,真是虐啊,我要不要技术派一下呢?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3:12:20 2012, 美东) 提到:
取决于多长的指甲,多使劲。
以前地主婆不是常常把小丫头抓破嘛。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3:45:14 2012, 美东) 提到:
主要还是多细的指甲。太长没用,还得薄,最好还尖,能扎能划。
然后背扎被划的叔还得皮肤细嫩。这也得椒缘分啊。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3:52:32 2012, 美东) 提到:
也不能太薄了,太薄的太软,除非叔真的吹弹可破。嗯,也可能是贴的假指甲。不过雨
想来是清水出芙蓉派的,和形象不符。
从杠杆来说,长短代表力矩,所以还取决于角度,看力怎么分到平面和斜面。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3:56:48 2012, 美东) 提到:
开心是理科生吧。。。
这太技术了。。。
要是雨的指甲抓叔抓劈了就有意思了。。。
☆─────────────────────────────────────☆
er (月光--每月钱花光光) 于 (Wed Aug 15 13:56:53 2012, 美东) 提到:
看明白了,这是富一代碰上官2代,2人没事干,心心相吸玩暧昧来着。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3:58:47 2012, 美东) 提到:
一般都不是公粮,是私粮。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3:59:19 2012, 美东) 提到:
没有,前文科傻妞转码工。这基础物理中学毕业的都学过吧,还都得过会考呢。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3:59:22 2012, 美东) 提到:
这还暧昧?白写了。
☆─────────────────────────────────────☆
liusu (流苏) 于 (Wed Aug 15 14:01:58 2012, 美东) 提到:
这都坦诚相见两回了,还暧昧啊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4:02:36 2012, 美东) 提到:
你没看出来嘛,这两个是sm互虐派的。自得其乐呢。所以前边的也园上了。官二代了啦
,富二代啦,没有理想,精神空虚,追求刺激,吃饱了撑的。
叔好像还喜欢Erotic asphyxiation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4:03:41 2012, 美东) 提到:
以拇指为支点,食指入力点在90度,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在45-80度,费力杠
杆,晚饭摄取200大卡能量以上的话,技术上不难做到。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4:05:11 2012, 美东) 提到:
看来你挺有感想的,技术层面上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4:06:46 2012, 美东) 提到:
不是感想,是分析,都是知识太多闹得。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4:06:47 2012, 美东) 提到:
不结婚的,都是暧昧,都是耍流氓。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4:10:35 2012, 美东) 提到:
结了婚,你以自己的名义保证幸福?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4:11:01 2012, 美东) 提到:
暧昧的意思是朦胧,不点破。
这都点破了,就是明媚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4:12:11 2012, 美东) 提到:
我还是离知识远点好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4:12:52 2012, 美东) 提到:
这小说后面还有很多内容。其中一个就是想说你这个观点的严重错误。
☆─────────────────────────────────────☆
liusu (流苏) 于 (Wed Aug 15 14:15:52 2012, 美东) 提到:
你这个政治不正确啊,会教坏小盆友的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4:19:46 2012, 美东) 提到:
咦,这位是?
我们见过没?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4:20:44 2012, 美东) 提到:
经历太少,自然不明白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4:25:46 2012, 美东) 提到:
到底划了几条?力越集中,单位面积受力越大。
在薄冰上要趴着,不能站着,才不会破冰掉下去。
☆─────────────────────────────────────☆
liusu (流苏) 于 (Wed Aug 15 14:29:29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们的婚恋观跟恨嫁的姑娘们的婚恋观肯定是不一样的,没有对错优劣,就怕恨嫁的
姑娘碰上疲惫的大叔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4:29:51 2012, 美东) 提到:
哼!
我嫁给谁都会幸福!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4:30:49 2012, 美东) 提到:
也许应该说你嫁给谁谁都会幸福。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4:32:10 2012, 美东) 提到:
这次大叔们婚恋观全暴露。以前一个大叔说和我说,世界上最不合理的两个制度就是婚
姻和国籍,呵呵。
☆─────────────────────────────────────☆
liusu (流苏) 于 (Wed Aug 15 14:32:26 2012, 美东) 提到:
别人幸福没有自己幸福重要,当然,男人要幸福必须女人先幸福
☆─────────────────────────────────────☆
liusu (流苏) 于 (Wed Aug 15 14:33:38 2012, 美东) 提到:
他想说的是一夫一妻制吧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4:34:37 2012, 美东) 提到:
其实我的意思是,不论嫁给谁,我都会幸福,我的小盆友也会幸福。
至于他幸不幸福,是他自己的事情,不幸福可以去找小三,反正我只负责自己和小盆友
幸福。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14:50:18 2012, 美东) 提到:
那为何要嫁?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4:51:54 2012, 美东) 提到:
我可以没老公,小盆友不能没爸爸啊。。。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4:52:55 2012, 美东) 提到:
为生而生,为嫁而嫁
u're twisted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14:57:02 2012, 美东) 提到:
看你的帖子,我还以为小盆友有你就幸福了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5:01:43 2012, 美东) 提到:
太天真幼稚了。嫁前先想好。
还有啊,你养猫的事,叔还得跟你商量一下。要想清楚。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07:24 2012, 美东) 提到:
大叔们也别太悲观了,吓坏小朋友。幸福的婚姻还是有的是的,要有信仰,自己先不信
了,怎么还会找到呢?
这个题目太大,还是技术讨论吧。你是不是要写成虐恋情色百科全书啊。
还有要是雨怀孕了,别动不动就打掉好吧。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10:29 2012, 美东) 提到:
让雨当个幸福的单亲妈妈吧!!!!!!!!!!!
酱纸我就能看到人生的希望了!!!!!!!!!!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5:12:22 2012, 美东) 提到:
没有虐啊?
轻伤不下火线。
☆─────────────────────────────────────☆
liusu (流苏) 于 (Wed Aug 15 15:14:21 2012, 美东) 提到:
我劝你还是果断换人及时止损吧,我表妹也是跟一35岁的谈了几年,最后果断分手了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14:26 2012, 美东) 提到:
嗯。。。我幼稚。
我还在长个呢。。。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14:41 2012, 美东) 提到:
雨当单亲妈妈没问题,反正有老爹罩着呢。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17:42 2012, 美东) 提到:
好。
求接盘。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5:17:58 2012, 美东) 提到:
单亲妈妈的感觉你又知道了?不容易你又知道了?
忍不住了,你懂啥呢?人生艰辛不是你想象的好不好?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18:57 2012, 美东) 提到:
那也比亲人一个个离开之后,自己孤零零地活着强。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20:32 2012, 美东) 提到:
咋说呢,单亲妈妈好不好呢?就像问化疗放疗好不好一样。谁都知道不好,但是得癌症
了也没办法。要是不是癌症最好还是别化疗。
☆─────────────────────────────────────☆
XiBanXinMJ (变色龙) 于 (Wed Aug 15 15:21:34 2012, 美东) 提到:
深表同意。
那叔显然没有结婚的打算。逼着结婚了也没啥意思。人不对,别继续了。火柴这条件随
便到微软哪个cafe一抓一把senior,principal码工要结婚的。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5:21:42 2012, 美东) 提到:
啊,对,枕边的人必定是你最亲近的?assume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23:52 2012, 美东) 提到:
哎呀,怎么叫一物降一物呢?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25:21 2012, 美东) 提到:
小盆友是最亲近的。。。
不然将来没了爸妈,没老公,又没小孩,真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劲了。。。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15:27:50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叫雨的闺女是不是身体不太好啊?最后那几句怪吓人的。记得福叔前两章就埋下了
啥癫痫的伏笔。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28:56 2012, 美东) 提到:
小朋友有自己的生活,将来他最亲近的是他们自己的家庭。
每个人都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的。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29:39 2012, 美东) 提到:
哎呀。。。
情深不寿。。。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31:26 2012, 美东) 提到:
还是夏花妹妹看得仔细,我以为是其他生理现象。
难怪雨愿意飞蛾扑火呢?live like you're going to die tomorrow
难道结局是雨走之前给叔留了一个孩子?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15:31:54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我猜其实你家大树对你挺好的,你故意扮苦情灌水玩,对不对?
不好的话,还不一脚踢飞之。。。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15:34:34 2012, 美东) 提到:
sigh,雨咋这么命苦哇。。雨是个好孩纸,知道活不长了,于是啥事都敢做了。。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34:43 2012, 美东) 提到:
我觉得也是,meeker灌着玩呢。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36:31 2012, 美东) 提到:
嗯。。。
生平头一次搬家有人帮忙。比起单身的时候已经幸福很多了。。。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15:36:32 2012, 美东) 提到:
开心你家姐夫是不是对你特别好,言听计从那种??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15:37:55 2012, 美东) 提到:
你东西太多。我从来不敢攒很多身外物,担心搬家麻烦,扔了可惜。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38:21 2012, 美东) 提到:
看来夏花最近被爱情滋润得不错。。。
要不要也来bso一把?
☆─────────────────────────────────────☆
forgetthem (宛芝) 于 (Wed Aug 15 15:38:40 2012, 美东) 提到:
米可恋爱之后智商下降不少啊。。。。姐还是喜欢你单身时的巴辣劲。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15:39:56 2012, 美东) 提到:
呵呵,我没爱情的时候天天也还心情不错。。。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40:16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这个,好东西不能让人知道。晒幸福不吉利的。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5:42:09 2012, 美东) 提到:
滋润。。。。。。。。。。。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43:43 2012, 美东) 提到:
又思想不纯洁了。。。。。。。。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15:44:16 2012, 美东) 提到:
他是吃醋。。。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5:44:49 2012, 美东) 提到:
我又不是against mother nature那种
清洁自己靠这些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15:48:38 2012, 美东) 提到:
恩,说的对。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48:54 2012, 美东) 提到:
是油管吗?看不见啊。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15:49:58 2012, 美东) 提到:
火柴越来越温柔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5:54:11 2012, 美东) 提到:
对啊,怎么可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bosouX_d8Y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5:57:01 2012, 美东) 提到:
怕影响干活,资本家都给封了。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16:02:28 2012, 美东) 提到:
打倒资本家!!!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Wed Aug 15 16:04:42 2012, 美东) 提到:
整个vpn被。。。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16:16:18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一片全是几个恋爱中的女人在bso啊
一片幸福洋溢啊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18:35:47 2012, 美东) 提到:
这孩纸也是,她自己过把瘾就死了,留个烂摊子给叔叔婶婶爸爸妈妈收拾。
☆─────────────────────────────────────☆
Redmond2012 (来个猛的) 于 (Wed Aug 15 18:50:37 2012, 美东) 提到:
才多大个工夫,怎么就被你们给弄死了?
过来过来,谁先捅的第一刀?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19:37:45 2012, 美东) 提到:
木有办法
群众都喜欢悲情的
这样才能长久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20:05:02 2012, 美东) 提到:
雨一缕香魂散去,成了前世女鬼。大叔悲痛欲绝后,一甩啥‘卡地呀’还是‘卡天呀’
的钥匙链,跟着穿越了。他们回到了唐朝,大叔投胎成了张生,
雨转世当了崔莺莺,两人重新开始恋情,起名西厢记。(西厢想来是早年Seattle某处
的一房子。)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20:06:20 2012, 美东) 提到:
是呀,罗密欧若是和朱丽叶成了亲,谁还稀罕看小说啊。。。
☆─────────────────────────────────────☆
Meeker (米可) 于 (Wed Aug 15 20:06:35 2012, 美东) 提到:
原来是这么给搞丢的。。。
为情所困,不丢人。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20:07:25 2012, 美东) 提到:
所以大叔系列-梦开始的地方,又名西厢记前传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20:08:01 2012, 美东) 提到:
丢个钥匙都能扯到这儿!你俩都太。。。。了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Wed Aug 15 20:11:58 2012, 美东) 提到:
那第十五回就让俺夏花偶像写好了。。。
☆─────────────────────────────────────☆
Happyseattle (开心) 于 (Wed Aug 15 20:12:20 2012, 美东) 提到:
应该是带着卡地亚转世了,叼在嘴里出生,天天待在身上。
雨一日遇见,惊鸿一瞥,雷光电闪,前世今生的往事一起启封。。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20:12:29 2012, 美东) 提到:
cft,钥匙是信物,再好好找找。
☆─────────────────────────────────────☆
Vestforever1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 (Wed Aug 15 20:15:59 2012, 美东) 提到:
行行行,你们就扯吧;
告诉你们,正好断了我的念想,这个钥匙包也是我和pre life唯一的维系了
从今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20:16:51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恩,天上惊雷一霹,大叔叼在嘴里的钥匙接上了闪电,大叔浑身乱颤中,也想起
了尘封的往事。--对上了,两人。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Wed Aug 15 20:20:06 2012, 美东) 提到:
靠,一开始看成pre wife了,以为还有大叔的八卦看。。。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20:20:51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心中有8g,眼里才有8g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20:21:55 2012, 美东) 提到:
建议把福叔叔也穿越过去当红娘
☆─────────────────────────────────────☆
elsevier (夏花) 于 (Wed Aug 15 20:23:08 2012, 美东) 提到:
支持变性穿越!
☆─────────────────────────────────────☆
player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于 (Wed Aug 15 20:27:26 2012, 美东) 提到:
还是给小3作红娘,牛!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20:27:47 2012, 美东) 提到:
否则他也离不开他家的猫猫啊
☆─────────────────────────────────────☆
easily (简简单单) 于 (Wed Aug 15 20:28:24 2012, 美东) 提到:
今生是小3
穿越到前世就不是了
☆─────────────────────────────────────☆
sky (天) 于 (Thu Aug 16 00:02:14 2012, 美东) 提到:
还以为是富兰克林附身了呢
☆─────────────────────────────────────☆
monkeyface (春天花开会) 于 (Sun Aug 19 02:06:22 2012, 美东) 提到:
终于看完了,写得很好。
只是用大叔当主角,感觉怪怪的,他整天BSO给闺女做菜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呵呵
1 (共1页)
相关主题
Pal do里面新开的台湾馆子[合集] 赞一下骑士和几位板板
有月嫂推荐吗?[合集] 为什么大叔不能直接上位?
长周末了,人心散了。。。[合集] 这不是我和政委的竞选
Vicky 2010 中華小姐 (转载)[合集] 竞选结果预测
你们批评我吧,真的很不健康[合集] 请推荐一个首都国际机场附近的旅馆 (转载)
BSO之大叔牌韩式海鲜饼[合集] 暑假想让闺女空中托管自己回北京,请给点建议,鞠躬!
[合集] 推荐一个古典音乐入门系列音乐会[合集] 请教大叔,神户牛肉咋做才好吃?
[合集] 好,最后一个查版务也不查掉入[合集] 讀帖雜記 (不定期更新)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十四话题: 大叔话题: 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