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WaterWorld版 - (ZT) 精彩段子:被同事骗去老鼠会的经历
相关主题
为啥那么多人都在做传销中国人工作场合容易犯的几个禁忌
站队了,站队了,支持现行计划生育政策的出来冒个泡了。 (转载)极品同事(转载)
最近都是传销的故事啊几个老美同事不还钱,这正常吗?
当传销遇到马哲哥们被传销组织囚禁洗脑后,制定了神一样的逃跑计划(转载)
在美国碰到传销。。。通稿:梁光烈访西点军校向学员讲解三十六计走为上zz
直销不就是传销吗?说说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男性
64与我的绿卡《南方人物周刊》: 南平·杀童事件 (转载)
我的64 经历美刀的质量很不错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同事话题: 传销话题: 下线话题: 发展话题: 女人
1 (共1页)
z**c
发帖数: 7595
1
超级火炮 于 2013/1/23 4:42:0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今天是2013年1月23日。前天被以前的同事骗到武汉,引诱我参加“老鼠会”的传
销。昨天安全坐车回来。心里烦闷,把这趟遭遇写出来,算是发泄一下吧。
研究生毕业3年了,到大学工作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理由当然很多,比如第一学
历,比如年龄等等,但是这都是借口,因为我看到有老师靠搞关系把假造学历的家属在
领导的帮助下进了大学,还是因为我没有门路,没有钱送而已。
打了2年工,本来辞职想自己做点事业,可惜碰上去年经济不好,眼看还没到底,
暂时不动。准备去再找工作。听说以前中学的一个同事在广东办学校,于是让人带个话
,看他那里有没有合适的教学或管理职位。
一个多月没有消息,我也没抱什么指望。突然6天前这个同事打电话过来,说他和
高中同学在武汉开了家公司,肯定有事情给我做,工资大约5-6千,让我年前去看看,
过年后好做打算。
一切都那么合乎情理,5K-6K的工资对于异地小公司工作的高级经理职务以上的人
员很正常,特别是年前为年后做准备的话很符合社会求职的时间。更主要是他以前是一
个印象中很老实本分的一个中学老师,交道虽然不太多,但是人还是很熟悉的。我也就
没多心,反正去看看,如果工作合适,凭我这几年的工作经历及工作能力,做个高级管
理人员完全没问题,而且还可以趁机看看武汉有什么别的发展机会,为以后的事业做打
算,如果可以争取高点待遇,还是可以考虑去的。于是决定坐高铁去看看。
我告诉他,我准备去武汉呆2天看看。他很热心的告诉我会用到车站接我。我想,
当了老板还开车接我,真是讲同事情谊。他还告诉我,他公司经常订火车票,不用考虑
回程票的问题,来就多呆几天,呆个4-5天,就当玩玩也可以啊。话说的真让人心里暖
和。
我简单的带上剃须刀、牙膏、牙刷、充电器,带好身份证及2000块路费就出发了。
当然一把折叠小刀也放在裤袋里,二十多年来每次出门我都要准备万一的情况的。
出门晚了,汽车到长沙要2点半,而我是3点零八分的高铁。要命的是,汽车站到高
铁站坐公交还要60分钟。我下车给了的士司机70元,长沙的哥好功夫,一路猛加油门,
见车就超,风驰电掣,还闯了一个红灯,硬是20分钟把我送到高铁站。离开车还有15分
钟,我赶紧冲进车站,居然碰上火车晚点2小,白费劲了。我赶紧直接改坐4点的另外一
辆高铁,只比预定晚了一个小时到了武汉。
到了武汉,同事已经在出口等我。热烈的寒暄之后,他招手叫了一部的士。我心里
咯噔的寒了一下,看来他的公司不怎么样,否则开公司的老板怎么能没车呢?我同学在
长沙跑销售都买了车,脖子上的金项链老粗了。不过这些我都只是在心里想,等看了他
公司再说吧。
到达武汉已经晚了,所以他直接带我去他租的住所。他介绍说那是汉口一个比较高
档的小区。我看到沿街道路比较宽,小区环境也很干净。不过道路显然是新修的,附近
商店少,只有一个商场。像是新开发2年左右的小区。他租的房子在6楼,是顶楼,复式
结构,里面2层各有4个房间,只有下面住人。房间里面设备齐全,干净整洁。我想,毕
竟当老板的,这住的地方还是很客气嘛。
屋里有4个人,他向我介绍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是他儿子;另外一个20多岁的是他
儿子的同学;一个20来岁的小女孩子,是他侄女;还有一个40岁的女人,姓曾,没有介
绍身份。我猜想,或者是他请的女佣,或者是他公司做杂务的员工吧。他告诉我他老婆
回家了,今晚我们两个睡一起吧。
晚饭在我进门的时候就快准备好了。所以等我放下东西,跟他们寒暄几句,饭菜就
端上桌了。一个红辣椒炒肉,一条武昌鱼,一个炒莴苣,还有一个什么菜忘记了。无论
菜式还是味道,那色香味可以比上餐馆,很不错。同事是喜欢喝酒的人,但是没有上酒。
饭吃的还轻松愉快。我了解到,他儿子刚刚部队退伍,带安置卡等候分配工作;他
儿子的朋友在北京装备研究所工作,哇,看来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他侄女很活泼
单纯,但是没有介绍职业。姓曾的女人,一直没有介绍自己,言谈中知道她是邵东人,
家在农村,口齿还比较伶俐。我这时候猜测,或许是同事从老家带来的杂务人员。
晚饭后,大家一顿闲聊,同事没有谈公司和工作,我心里有些奇怪,不太合常理;
也有些着急不安或许,难道他城府变深了,从另外方面了解我?不过先联络一下感情,
也不错,对谈待遇有好处。
睡觉前,我对他说,明天去你公司参观一下啊。他平淡的说“好啊”,其中透出的
一丝难以觉察的犹豫气息让我心里产生一点稍逊即逝的奇怪感。不过我并没有多想,明
天看看就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起来,洗漱后吃早饭,他依然闭口不提公司的事情,吃完饭慢慢吞吞的
换鞋。我还想,哇,以后跟着他这个老板做事就爽死了,这个样子起码是9点上班。

好容易出了门,我忍不住追问他:“去公司?”,他这才不紧不慢的跟我说:“
最近我看到一桩新的生意,你起码要看给一个星期才能懂,否则你肯定云里雾里的。我
当初也是看了5-6天才看明白。”
我有点发呆了,不是说来打工吗?怎么邀我做生意?我可没这个准备啊!或许是
某种培训之类需要招生的业务?这个我可不在行。何况,他是脱离他的合伙人和公司,
自己另外开展业务?脱离了公司,那业务肯定也不大,这种工我可不想打。
于是我追问:“你做这个生意和你原来的公司没有关系?”他不动声色地说:“没
有。”
我很失望,但是既然来了,就不妨看看,所以我也不做声了,跟着他走。 离开租
住的小区,拐了个弯,走了百来米,他带我到了临近的一个显得更高档的小区,小区特
意建造的大门更有气势,也还有警卫守在岗亭。
他带我上了几层楼,来到一家门口按门铃。开门的是一个20多岁不到30岁的女人,
姿色倒也过得去。我以为是他的生意合伙人,所以按照职场的礼节和她打招呼。她安排
我们2个就座,然后热情的给我倒茶。她告诉我,她丈夫出门去了,她带着孩子在家里
。里面的房间传来一个几岁小女孩撒娇的声音,她抱歉的说孩子比较娇惯,老是玩游戏
玩不过去就叫她,不过不要紧,大家先谈正事。
同事袖着手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说让她跟你讲吧。那个女人(忘记姓什么了)开始
问:我们做的这个生意,跟国家政策相关,你同事有没有跟你介绍一些情况啊?”我说
:“没有,我昨晚刚刚来,没来得及谈。”
女人继续说:“我们这个生意,是跟国家政策相关的,是得到国家政策大力支持的
。”我想,难道是环保或者新能源产业?去年政府批准8万亿,有40%就是关于这些的。
不对啊,这种项目投资巨大,技术要求高,我这同事应该没有这个实力单独去搞。
女人继续说:“你听说过中西部大开发吧,国家决定吧武汉打造成中部的XXX城市
,你来的路上是不是看到了很多的高楼?是不”我有点迷惑:“难道是房地产?”她接
着说“是的,这些高楼建起来了,就要很多人住进去。住进去的人要买得起,要生活,
要消费是吧?”我有点纳闷了,你们难道是搞百货商业?这个我倒是懂。你们到底做什
么生意呀?
女人接着说:“你知道老百姓没有多少钱买房子,所以国家领导人非常关心老百姓
,为了让大家有钱住进来,所以要培养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所以我们这个生意就叫`
自愿合作`项目,就是把大家的力量集中起来,一起搞经营,国家领导人非常体谅我们
,说门槛不能太高,否则最后就只有有钱的人才能进来获益,所以每个人只要一张公民
身份证就可以了,当然,参加的人不可以是国家公职人员,他们有工作要上班;也不可
以是刑事犯罪人员,有案底的。只有自由职业的普通老百姓才可以参加。”
打住,打住,不对劲,国家领导人,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们小屁民了?国家领导人
,好熟悉的说辞,我脑袋里面闪现一些词“广西。。。。。玉林。。。。。”
但是还不能确定,我决定耐心的听下去。她看我有点心不在焉,问:“是不是我说
的不清楚?”我假装迷糊的说:“说实话,我没听怎么听懂,国家的宏图大略跟我小老
百姓没啥关系,你跟我扯国家领导人干嘛,我又不认识他们,你就说你们到底做什么生
意?”
她有点不好意思:“我只有初中水平,可能说的不够清楚。是这样。。。。”她把
刚才的话大意又说了一遍,然后说:“每个人只要3800元,就可以获得参加项目的资格
。而且还可以发一套衣服,这套衣服只可以穿,如果不合适,可以送给家人穿,但是就
是不可以拿来卖。。。。。”
完了,完了,是传销!这浓浓的江湖气话语,老子一听就知道是传销。老子跑这
么远来,你她妈的就是骗我去传销。我瞟一眼同事,他事不关己的坐在那边,像在等待
分一份猎物的肉。
女人继续采用问答式介绍:“下面我拿张纸来,向你介绍下我们新式的合作方式—
—三层五阶式”
我心里涌起一股厌恶:你他妈的一个初中水平的,想给老子一个国家公费统招的硕
士洗脑,本炮表示你的智商还很不够用!本炮教了13年书,在企业打工讲企业文化,讲
的全场职员个个涨红了脸鼓掌,讲的职员天天清早按时出操周周写总结,本来就是洗脑
的大师。你她妈的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丫头,也想给我洗脑!简直是侮辱我的智商。
我假装要吸烟,伸手往裤袋里面掏打火机,按到裤袋里面的不锈钢小刀还在,心理
有了些底气。打量一下同事,个头不比我小,但是年龄比我大8岁。旁边的女人太瘦,
捏她跟捏一只鸡似的。屋内确实有一个小孩的叫唤,听声音不超过4岁。连续叫了3次妈
妈,都是女人拜托我同事进去照看。看来她男人确实不在家。情况安全,看来这只是最
初的引诱阶段,没有准备暴力招待我。
我决定单刀直入,直接摊牌,一是不耐烦听她洗脑,二是没必要逗留。于是我手一
挥:“不用说了,你们要说什么我已经很清楚了。我对此没有兴趣!”
女的很意外的瞪着我:“我还没说完,你怎么就知道了?”我的同事也惊讶的从沙
发上刷地坐直了身体。我直截了当地说:“你的所谓三层五阶制,无非就是一种分钱的
方案。世界上的生意有很多,但是无非两种类型,要么为社会提供产品,要么为社会提
供服务。你提供什么服务及或产品?怎么赚钱都没说,就开始说怎么分钱。这跟传销是
一回事。”
女的脸红了,有些慌张:“我还没说完,你还没听明白。”同事也来劝:“我当初
也是听了几天才搞清楚的。”我笑一下:“做什么生意很难说吗?不用十分钟就说清楚
了,我好歹读过那么多书,还真没碰到人家说十分钟我没听明白的时候。扯什么国家领
导人,他又不是我亲戚。凡是云山雾罩的说话,基本就是故意不让人听懂。你们不是还
没说,而是故意不想说。”
女的脸上挂不住了,涨红了脸请求我:“你让我说完嘛,说完你会明白的,我文化
程度不高可能说的不好。来,喝点水。” 同事也在旁边恳求我再听听。看在同事招待
我那一晚上的份上,当然也是想彻底的看看他们这个名堂是怎么玩的,我决定给同事个
面子:“好,你说把,最好说清楚你提供什么产品╤服务。”
女的像得到大赦一样,似乎得到一个翻本的机会,开始拿出笔来,跟我介绍她的“
三层五阶”制。大概被我打乱了阵脚,这次她没有心思再跟我来什么问答式的谈话,就
自己拿着笔自说自话的计算:“每个人有三个机会,一个留给自己,一个留给朋友,一
个留给同事或者生意伙伴,只要发展3个人,每人人交3800元,这叫三层。。。。。。
你发展到3份,是实习业务员,发展到100份是主任。。。。发展到600份是老总。。。
。。。。每发展一个人,你可以得到XX元,每个月发给你50元当买鞋费。。。。。。”
本炮数学一向不好,在中学一般期中考试就是59-63之间,属于数学盲那种,听到
数字就头晕。那么多的数据本炮表示记不住,算不清。本炮倒是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个女
人在那里慌乱的算着,已经顾不上对我进行互动了。我怜悯的看着她,小妹妹,难为你
了,这点文化给本炮洗脑,咱俩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啊。
女人还在那里一五一十的给我算着,我是早就心不在焉了。果然和传说中的老鼠会一样
,就是简单的发展下线,交会费,然后上线从会费里面提成拿钱。不过连仿安利的保健
品传销都比不上,因为人家毕竟还有产品作幌子,没这么赤裸裸的。
不过呢,倒是有两点创新。一个是规定“每个人只有三个机会”,也就是只要发展
3个下线,剩下的就是等待你那3个下线发展他们各自的那3个下线,当然为了尽快完成
任务,你最好帮助你的下线发展。另外一个新看点,就是当你的下面发展到600个会员
,你就成了“老总”级别,按规矩你要退出,也就是不再享受提成,也就是说这个传销
就没你的份了,你可以拿钱走人了。当然女人也强调,“根据记录”,完成从实习业务
员到老总的蜕变,最短的是9个月,最长的是18个月。
那女人好容易算完了,满怀希望的看着我.没等她说话,我立刻来了句喝彩:“好
,讲的好,这么多数字这么多内容这么复杂的算法,要我背一个星期我都背不下来。你
看你背的多熟啊,了不起!”她显然没有听出我话中的嘲讽,兴奋地涨红了脸:“谢谢
你的表扬,我只有初中文化,讲的不好。”同事也没反应过来,看到我说了正面的话,
立刻坐了过来。
我话锋一转,说:“可是我还是没听到,你提供什么产品,为客户提供什么服务,
靠什么赚钱啊,你说做到老总可以拿到387万,你这钱从哪里来的?”
女人着急了:“我这不是算出来的吗?”
“那我怎么在纸上算,口袋里面就不生钱呢?”我开始挑逗她。
我接着说:“钱,靠算是算不出来的。总有个出处吧,要么是靠劳动挣来的,要么
是抢银行抢来的。如果我没理解错,你的客户就是你的下线,你不需要为你的下线提供
任何服务,只要让他把钱从口袋里面掏出来,然后就一起把这钱分了,是吧?”
女人顿时满脸黑线:“我们不是还有衣服吗?”
我说:“我有钱可以自己买啊,1000块买套自己喜欢的,何必给你3800拿一套我自
己都没看过的衣服?”。
我接着说:“你的这个游戏里面,没有价值的产生,就只有资金的流动。这跟打麻
将一样,本身不是什么生产活动,本身不会产生钱。如果摸几个大碰对,你就赢几百块
几千块,赢的是参加打牌的人口袋里的钱。如果你输了,你输的是自己在外面辛辛苦苦
打工赚来的钱,是吧。搞来搞去,反正是几个局内人口袋里面原来有的钱在打转转。而
且打麻将还要抽水钱,你搞这传销还要吃饭、穿衣、坐车、打电话,总之是钱越玩越少
。所以这个游戏必然是不可持续性的。”
家喻户晓的打麻将中夹着的几个稍微深奥点的词,显然把这个初中文化的女人弄的
似懂非懂,她一下被我给噎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跟我辩,只能反复着急的说:“不是
的,你没弄明白。。。。。。我们这个不是传销。。。。。。反正不是你说的那样。。
。。。。”
同事在一边看情况不好,于是对那女人点点头,然后说:“今天大家就谈到这里吧
。”女人愣了一下,同意了。我也赶紧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一出门,我在前面一边下楼梯一边对同事说:“老O啊,我没想到你居然也能去搞
传销。你一个老师,怎么说也算知识分子,怎么会陷进这里面呢?”
同事有点着急的跟我争辩:“这不是传销,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听了5天才
听明白,你不要一开始就下结论嘛。”
我嘴巴一撇:“瞎扯!我以前给学生改作文,只要10秒到20秒就可以看完一篇文章给他
打分下评语,我根本不要看清楚他的每个字,就可以知道他的主题、结构和布局某篇。
我考研看的文学作品选垒起来起码2尺高,她一个初中生说什么还能让我5天才听明白?
切!对了,你以前是教什么科?”
同事说:“数学啊。”
我乐了,理工科的,只晓得傻算数字,对自己的本业盲目充满信心,不知道看事情
的整体、现象后的本质、事情的关键,哈哈,怪不得被人家算的387万给迷住了。不过
这话我是不会对他说的,我做人还不至于那么二,是不。
z**c
发帖数: 7595
2
从女人住的楼出来,同事掏出电话打了起来:“嗯、嗯,我带个同事到你这里来坐坐,
嗯,嗯,就来。”

我脑袋一下警惕起来:不回家啊,还要去另外一家?这家就一女人,算是安全出来
了,万一下一下是男的,而且是一屋子男的,一进门就把我按地上,把手机收了,把人
关起来,那就不好玩了,当我傻冒是不是?我还跟着去?你开什么玩笑!就算不动武,
这家说了一个小时,我都坐不住了,还跟你去听一个小时的洗脑课,烦都被你们烦死!

我坚决地对同事说:“老O,没必要去了,该听的我都听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
们干什么我很清楚。本来以为你这里有工作可以做,结果白来一趟。如果没什么事情,
我准备就坐火车回家了。”
同事说:“你看你急什么呢,就算不做这个生意,既然出来了就别急着回去,就当
出来玩几天嘛!”
我心想,我不急着回去,还在这里等你们想办法来对付我啊,操。
同事又:“你看,现在都10点45了,就要吃中饭了,就是要回家,也先在我这里吃
了中饭在走嘛。”
我一想,我出门的东西还在他家里呢,虽然咱没啥钱,但是用的东西也不算差,光
那飞利浦的三头剃须刀就是700多,还有OPPO手机的充电器,300多元配的眼镜等等,值
不少钱,我得拿走。
我又盘算一下,刚才事情谈崩了,同事一直在我的身边,没来得及打电话通信息,
他家里的那几个人或者不在家,就是在家也不会想到事情这么快就谈崩了,应该没有别
的准备。再说,真动武,那同事大我8岁,肯定不是我对手;他儿子的同学才1.6几的瘦
小个子,不是威胁,他侄女瘦的跟个小鸡似的,无视;那老女人得小心她抓我裤裆;他
儿子当过兵有点难缠,不过他们不知道咱身上有刀子,想动我,不死也起码得残一个。
不锈钢的小折叠刀,刀锋不过1、5寸,扎身上不起作用,如果奔颈动脉去还是够劲的,
划拉脸皮挑眼睛还是够用了。本炮14岁练拳,20几练气功,学了几年体育,学校足球队
长,我手上有刀,我不怕他们吃了我。
于是我说,好吧,先回去。
不用十几分钟,就回到他租住的房子。他儿子、他侄女、他儿子的同学还有那个姓曾的
女人都在,看来似乎正在炒菜。我们一进门,同事的小侄女就迎上来问:“怎呢样?”
其他几个人都放下手里的事情,从厨房出来,全是满脸期待的神情。
我顿时明白了,操你大爷的,早上我出门前,你们一个个都打电话,然后急匆匆的
出去说有事,好像业务很忙的样子,原来全是装的。你们一大家子原来全都加入进来搞
传销了!
同事颓丧的闷声回答:“什么怎么样,他一去才听了一下,就说这是传销!”然后
一屁股窝在阳台边的沙发上不作声了。
整个屋子顿时没了声音。房间里面每个人的脸顿时晴转多云,全都黑线了,让我想
起来叶圣陶那篇《多收了三五斗》里面的船工问米行老板的情景。
我知道,这些人不会甘心就这么简单的把我这只“肥鸭”放走,“工作谈心”还会
继续下去。果然,短暂的沉默后,轮番的攻心轰炸开始了。
首先上来的,是他儿子:“叔叔,你看哈,我都25岁了,我也要找女朋友,买房子
、买车子。开始我爸爸叫我来的时候,我也想不通,我也觉得不靠谱,但是后来我听了
4-5天,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其实国家领导人啥的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小老百姓出来
就是为了赚钱。你昨天说,你也想做生意,就留下来好好考察一下吧。”
我不想把气氛弄僵了,好歹我还在他家里,不能太不给人家面子,也不想激化现场
的矛盾,何况心底总有一丝同事之情,我不加入,也不想当着他的面给他难堪。于是我
用比较委婉的说法:“我年轻的时候,就没有你这么有志气啊,要我早出来闯荡,也不
会今天这么困窘了。”看到他儿子点点头,我说:“我都40岁了,见得多了,早就不用
什么官方道德来评价商业活动。政府说不好的,未必对咱老百姓不好,政府说好的,未
必对我们老百姓就好。比如国家说打麻将要不得,我们喜欢他也禁止不了,比如国家说
股票前途很好,咱们也不傻,不给他白送钱。只要对咱有好处,咱能干得了,咱就可以
干,你说是不是?”小伙子信服的点点头。
我接着说:“你们现在这个事情,我没有说它不是生意。如果能够按制定的规矩,
能够按设想的理想状态发展,确实能赚到钱,他怎么就不是一门生意呢?就说打麻将吧
,大家按规矩打,一下午多摸几个大碰对,确实就可以赢他个几千块啊。谁说打麻将不
赚钱,世界不还有发财的赌王嘛。不过呢,世界上做任何事情,都要喜欢做,才能做得
好。我家有亲戚在南宁卖服装,当年拿3万去,现在进货都上百万了,他叫我去,我都
没去,因为我对时尚不敏感,我不太喜欢研究衣服,我去做肯定亏本。打麻将也一样,
你爸爸喜欢打麻将,常常看到他打,但是我不喜欢打牌赌博,所以我从来也不到麻将桌
边去。为什么?我不喜欢嘛。我说过我想做生意,但是你们这个事情我是真不喜欢,我
不喜欢的事情肯定也做不好,你说是不是?如果以后你回到我们邵阳了,看到有什么实
体可以做,开工厂、开店都可以随时叫我来,我要喜欢,到时候我们一起做,好不好?”
同事在一边闷声闷气的插话:“你喜欢做实体,你以为我不想做实体?我前几年在
广东,就做实体,为了学习,我特意到工厂打了2年工,学习工厂的生产流程。结果呢
,实体好难做,本钱小了,除去开支,交了税,根本就挣不了钱!我搞了一年都做不下
去了,后来听朋友介绍这个生意,觉得还赚钱,才开始搞这个。”
我说不喜欢做,他儿子总没办法一句话就让我喜欢,所以没话可说了,只能一边想词去
了。
刚打发了他儿子,他儿子的同学又凑过来了:“叔叔,你看,你读过那么多书,见
过那么多世面,我也是重点大学本科毕业的。”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估计想了想自己的
本科跟我还差一截,底气不足,想了想,顿了下又说:“按说我也不笨嘛,我在北京装
备研究所工作,我都看好这个生意,工作都不干了,来这里,肯定也是有道理的。”
我同情的看他一眼,你也晓得你一小本在我前面拿不上台面啊,哈哈。你不笨,就
你那鹌鹑脑袋大小的脑容量要够用,就不至于被人家给忽悠来做传销了,神马智商!大
学扩招害死人啊,重点大学的毕业生都这水平了,还牛XX的嚷着要打造世界一流大学,
我倒。
不管怎么说,对重点本科的毕业生,我倒还是心有同情的,想提示他一下:“我知
道你想赚钱,我也想赚钱。我说了,我不会用官方道德来评价一项商业活动,只要能赚
钱不违法被打击,我也愿意干。不过说到做生意,目的就是赚钱,不能赔本吧。任何生
意都是有风险的,但是传销的套路就是故意放大收益,故意不说风险。你这生意的风险
你有没有想过啊?”
显然我的说法比较出他意外,他瞪着眼睛问:“什么风险?”
同事在旁边没好气的说:“还能有什么风险,你以为我没想过,不就是怕我招不到
人呗。”
“你说的没错,但是不止这个。还有一个效率的问题。”我说,“表面上看,你
只要招到3个人就满足了要求,钱就滚滚来。但是这里面有很多假设条件,就是你顺利
的招到3个人,还要假设你的下线跟你一样厉害,也能顺利的招到三个人。你下线的下
线也要同样厉害,如此才能让下线成几何级成长,外面的钱才能滚滚进来,游戏才玩的
下去。你学语文学过归谬法,就是假设一种情况到极端的情形,往往就能看到事情是否
正确(归谬法定义非如此,但也差不多,这里忽悠,就不讲究那么准确啦,嘿嘿)。是
吧?”
看来重本的同学就是学习习惯好,听我讲话的时候身体不动,他双手交叉在大腿上
,神情很专注,表扬一下哈。
“你看你同班那么多同学,怎么就只有你这几个考上重本呢?十个手指还不一样长
呢,你能保证你下线及你下线的下线都同样胜任这个生意?。我们来个极端假设,你发
展的下线能力不行,没有发展到一个人。那么游戏是不是就中断了,你做一份要付3800
块,同时做21份,除去返还的部分你就要出5万块。那你那5万块是不是就掉水里面连个
泡泡都不起啦?为了不让这5万的投资打水漂,你就必须亲自出马,发展第四个人进来
,假设你发展的每个人都能力不行,无法发展到下线,为了达到老总级别出局领那380
万,是不是那600份都得你一个人做?显然,现在就不是原来设想的发展3个人就够了。
你认为你有本事独自发展到600个人吗?当然,虽然发展不到一个人的情况从概率理论
上是有可能的,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倒霉到你的下线及下线的下线每个人都发展不到一
个人,但是会有多少发展不到,你心中怕也没底吧,你要多久才能完成那600份,你也
没底吧。如果他们完不成,你能帮他们都完成?”
同事在边上插话:“今天不是说了,最短9个月,最长18个月啊。”
我瞟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还不是人家说的,你看到了?你统计过?”同事不
作声了。
我接着说:“说到效率,还有一个速度问题。当你做实习业务员及主管到主任的3
级,也就是100份以内,除了提成,你是没有任何收入的。比如你做实习业务员,吃自
己的住自己的,跑路把鞋子跑烂了都自己买。就算你有点积蓄,总算熬过去了,发展了
3个人才提成给你6400元。这6400元,现在物价这么高,手下3个人跟着你吃饭,你能熬
几天?要是6400元都花光了你还没招到人,用商业话语来说,就是资金链断裂,你就破
产了,玩不下去了。100块钱做百货商业,一天把货卖出去,纯利润13%不到,你才赚1.
3元,一天吃饭都不够。假若你进货马上卖掉又进货,一天周转100次,你一天就赚了
130元,就可以做下去了。所以商业上讲周转速度比价格更重要就是这个道理。你觉得
你,你的下线,你下线的下线都能以这种高速度去发展到成员吗?如果心中没底,这是
不是很大的风险?”
那个北京装备研究院工作的小伙子不说话了,不知道是没想明白还是没想好词。同
事眼看说服我不成,这情况怕是会把他发展的人都给弄跑了,赶紧喊:“不谈生意了,
我们先吃饭啊,先吃饭!”
z**c
发帖数: 7595
3
中午的菜不错,大红菜辣椒炒鸡,这鸡肉比较紧,看来是土鸡,还有四季豆切丝炒肉丝
,还有个什么菜忘记了,前一天晚上吃剩的武昌鱼也摆在桌子另外坐着的曾姓妇女一边
,好菜都摆在我这边,我对这种无微不至的细节表示非常敬佩!这女人绝对是农村妇女
中的杰出代表,这种细节上的注意,要在职场上大有作为,本炮表示自愧不如。
说实话,菜做的非常不错,色相上绝对不输于餐馆,味道上绝对可以开饭店。我毫
不吝啬的搜肠刮肚,把肚子里面的好词语都抖了出来,献给我们的女大厨,讲的她心花
怒放。气氛活跃起来,本炮学中文的,啥都不精但是啥都懂点,要瞎扯你尽管放马过来
,从农村说到城市,从天文说到地理,从医学说到经济,我一个人说三天三夜都没问题
。大概没有想好说服我的词语,反正大家有意避开“生意”话题,这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这鸡炒的真的好吃,我拣最好最大的肉吃,不吃白不吃,吃了等会好坐车,我白花钱
坐车来武汉一趟,得吃点回去哈。不过毕竟心情不好了,表面上欢笑满堂,但是胃口却
瞒不过自己,吃了一晚饭我就放下了筷子,心里烦,吃不下啊!
吃完饭,同事拿了根牙签躺沙发上,招呼我过去烤火。我知道还有人没上场不算完
,刚刚吃过饭,要赶车买票也得先歇一下。我坐过去,有什么还没说的话你们尽管放马
过来吧。
这次上场的是曾姓的农村妇女,她一屁股坐在我身边。人家说,中国年轻姑娘很可
爱,变成女人就变坏,成了老女人就变妖怪。此言看来不虚。你一农村妇女,不在家好
好呆着,不利用自己的细心和口齿的伶俐好好找份工作,跑来忽悠人,浪费啊。
曾姓女人说:“X老师啊,这个真的不是传销啊,你听一下就下结论,太早了。跟
你说,这个项目,是国家领导人大力支持的,他们为了让我们普通老百姓有一个翻身的
机会,所以特别支持搞这个项目。。。。。。”
听到这里,我心里简直一阵狂笑,拜托,幸亏本炮不是毛粪,要不还不被你家“国
家领导人”的亲切关怀给感动得尿一裤裆啊!要早个什么10来年,本炮还在中华军事论
坛喊“毛主席万岁”的时候,你干嘛去了,那个时候你可以忽悠我嘛,成功率可能还大
一点点。可后来被拉到凯迪,硬是被抓去喝茶的香港凤凰台特约评论员、广西师大讲师
西北狼,还有老牧等一干人忽悠成了右右了,要洗我的脑,不是谁都能干得来的,起码
得西北狼、老牧那些人才行,他们才是是洗脑的高手,搞传销的材料,就老牧那深不可
测的道行,一保准把我忽悠去了,干什么都成。范学德虽然是教授,但还差点,俺硬是
还没皈依他的基督教,呵呵,老牧不搞传销,浪费了啊。不扯远了,说正题啊。
我忍不住笑,对这农村女人说:“呵呵,国家领导人,国家领导人跟你什么亲戚啊
,你认识其中哪一个啊?你爸是李刚还是李双江啊,共产党什么货色难道大家不知道,
他会为你个小老百姓的生活操心?口口口口口口(此处省略200个字)政府只对对他有
用有利的事情才感兴趣,而且一点点小钱人家还不看眼睛里。”我转头看着那个重本毕
业的年轻人,“政府垄断只搞石油、通讯、银行、矿山等等行业,那他才操心呢。就重
庆王利军打黑,打的是什么人,身家没有几个亿人家都不爱瞧你。你看政府管的起劲的
也是交警罚款什么的,那个有钱进,抓贼没钱人家就没劲干了。你一小老百姓人家吃饱
了会对你关心?你们干这个是给政府交了大笔的税钱呢,还是政府从里面抽了大头,政
府要大力支持你?你说是不是啊?”
说到这里,很奇怪,在座的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点头。我就纳闷了,我说的虽然对
,但是根本就是在驳斥你们的说法,把你们的说辞都否定了,你们傻不拉唧的点个什么
劲的头呢?低智商就是低智商,把你们的谎言揭穿了都点头,被人家忽悠死了都活该!
我接着说:“我读研的时候写论文,讲究凡事要有出处。我还没跟你们较真呢,你
说有国家政策支持,你拿红头文件出来,几号文件,我拿去上网查查政府网站就清楚的
很了,你拿得出,我就相信你们。”
老女人顿时没了话,估计她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轮到同事的小侄女了,一看这小姑娘,就是眼神单纯,心地简单的样,果然她说不
出什么道道,只是劝我再看几天。多好个小姑娘,就这么让你叔叔给害了啊。
谈话崩了,大家没了新的说辞了,我肚子也不胀了,于是趁势起身说:“我在这里
找工作也没戏了,那就没什么事情了,我家里还有事情等着我回去,我这次出来老婆很
有意见,我得赶紧回去。”
尽管他们再三挽留我,但是我表现的态度坚决。同事没了办法,只好让他儿子陪我
去买票。我让他儿子带我去网吧订票,他儿子问我有没有网银。我真没网银,就是有我
也不会告诉他,万一他起了歹心,扣留我逼我说密码那就不好玩了。我说没有,你如果
有就先帮我预付,我给钱给你。他儿子说他也没有,我说等我预定后,打电话回家让家
里人用网银支付。他见留我不住,就只好说带我先去售票代办处看看。出门的时候是一
点,我订了三点的火车票。这是最快出发的一次车了。从他的住处到火车站大约1个小
时的公共汽车,赶得及,早走免生是非。
买了票,我拿了东西,马上就要出门。只有2个小时,路上坐车要一个小时,必须马上
出门,这是明显的,所以大家也没多话说。同事说他送我去车站,否则我肯定连方向都
搞不清楚。这倒是真话,虽然我有嘴巴可以问,但是能不能及时赶到火车就很难说了。
我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或许这同事虽然把我骗到武汉来拉我搞传销,也就是身不由己
了,只是想发展我当下线而已,应该没起什么歹心。
出门前,那个北京装备部的小伙子再一次挽留我多看几天。我用怜悯的心情看着他
,我说的那么明白你还没醒悟,你这小子看来鬼迷心窍,已经没救了。你说这么一个小
伙子,家里辛苦送他上了一个好大学,在北京找了个好单位好工作,怎么就被忽悠瘸了
呢?可怜他的父母煞费苦心啊,你说这大学教育啥质量呀。罢了,随你自生自灭,本炮
可没心情管你了。
下楼,我朝左边走,那边是我来的路,不过10米就可以出小区岗亭,来到大街。但
是我突然发现同事往右边走,那边是小区内的路,弯曲不知通向何方。我立刻叫住他:
“不是往这边走么?你那是去哪里啊?”他愣了一下,说:“两边都可以走的,随便。
”既然随便,那就随我的便吧,这边的路我知道,那边去哪我可不知道,上午你带我就
在一个小区里面拜访2家人,可见你们传销的团伙都集中住在这2个小区内,万一到了偏
僻地方,你一招呼冲上几个人围住我,那就不妙了。虽然一直观察觉得同事的神色不像
有预谋,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好事别做毛了,眼看要脱离虎口,我可不想一不小心栽
了。
同事看我不动,于是好像是为了让我放心,说:“既然两边都可以走,那就走来的
路吧。”
出门来到大街,走了百把米两人都没说话,就默默的走。突然他开口了:“其实呢
,你今天真的太匆忙太性急了,都没听明白就不肯听了。我也是听了几天才听明白的,
有好些东西你还没听到。本来规定,我是不能直接跟你介绍情况的,要由别人来说,但
是既然你要走了,我就简单跟你介绍一下。”
我心想,不由你说让别人说,无非就是游戏安排你作为同事身份负责以感情拉拢我
,而人家来下刀子嘛。一软一硬的配合着割我的肉,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嘿嘿。原来
以为每个人都过了堂了,原来最后还有你这背后的巨头亲自出马给我最后一关啊,好吧
,不耽误走路,闲着也是闲着,看你招待我一天一晚,我就陪你唠嗑唠嗑,看几年同事
情分上劝你一把。
同事慢慢的说:“这个真的不是传销,你看所有的人上到了主任级别,都要退出,传销
就没有退出的事情。传销加入以后,上线的人就老是靠下面的人的成绩提成,老是吸血
。这个有退出,我的上线总会出局,我总可以升上去到老总。”
我反驳他:“传销的本质不在于如何提成、提成多少及提成的时间长短,而在于是
仅仅否依靠会费或者在名不副实的虚高价格掩饰下的会费来完成运作。你这游戏里面,
没有任何一点价值的产生,就完全是依靠下线从家里拿钱来分,迟早玩完。这就是传销
,而且还是最老式的传销,也称老鼠会。人家卖保健品的还知道拿个东西来装门面。”
同事没有反驳我,而是接着说:“我一个人可以一次最多做21份,交6万9千,返还
我1万9千,我可以用这1万9租房子,是不是可以挨一年?我再发展3个下线,把我老婆
、我儿子、我侄女叫过就完成了,上线就会返还6400块给我。如果我老婆他们每个人也
做21份。这样带我自己的21份,我名下就有100多份了。我就直接上到主任级别。我下
线还在发展人,很快等我到600份,我就到老总级别了,是不是就可以拿到那380万了?”
没等我说话,他继续陶醉的展望:“等我到了老总级别,我就出局了,我拿了这笔
钱,就不准做了,我就要被安排去旅游。不是我一个人去,是很多老总一起去,我是武
汉XX区的老总吧?武汉这么大,还有别的区的老总,还有长沙的老总,还有广州的老总
等等,反正是全国各地的达到老总级别的,都会被安排一起去旅游。去北京、上海,去
全国各地。去干什么呢,去考察全国的项目,看看中国的发展那些地方要开发,国家会
推荐给我们项目,我们就用拿到的几百万投资这些项目,当企业家。。。。。。”
我都快忍不住笑了:“大哥,你都有几百万了,还要国家介绍什么项目啊,你拿去
随便做点别的生意不行啊,共产党的腐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点钱交给政府人员,还
不够人家吃喝找小姐的啦,还不全给你折腾光啊。想你当老师的时候一年才3万,再干
20年退休也不过60万,算你再活20年,退休工资一点不减少,也不过120万,你就是什
么都不做,天天在家里吃现成的也够了。当然,这都是远景啦,有没有项目,是什么项
目,多久可以投产,多久可以正式竣工生产,一切都是未知数。这就是给你画个大饼啦
。”
他没作声,我继续说:“你还是先想想眼下,你选择了一个人做21份,那自己交的
钱除了返还,还去了5万吧?你把儿子、老婆都叫来,每个人又是5万吧?你侄女那份就
算人家的钱,那你家人的钱总是你交的吧?你这一交就是15万,你上线那些人才还你6
千4百块啊。人家向你借高利贷,还要连本带息的还你呢。你这里倒好,白送人家15万
,人家退给你6千4百。平日我要说你给我一根金项链,我给你一根牙签,你干不干?”
“你的上线给了你什么啊?什么也没给你啊,给你的钱原来都是你自己的啊。他们
拿走你的钱,让你自己再去找人以填补你付出的钱,在没有发展到一定级别前,每个月
是没有收入的,要有钱就只能靠自己拉人来,我怎么觉得就像放羊自己去寻草吃,没找
到不给吃的,让你自生自灭了。就算你将来拉到3个跟你没关系的人,钱是人家的,怎
么看你也不就是一个打工的吗?就好比你帮人家筹集资金,人家不用还本,你筹到了15
万,人家给你6千4的酬劳。你的提成才千分之四,别说跟高利贷比,代收电话费都比这
个高。是吧,你什么时候才能弄回你交的那15万啊?”
他显得比较烦躁,闷声的回答:“这个不要你操心了。”
一路我们再没说这事,又走了十来分钟,就上车站了,车上总不能对我洗脑了吧,不方
便么。一路清静了,我俩有一句没一句的开始聊武汉,他对行政分区、武钢公司和公共
公车线路还比较熟,但是问到武汉的商品集散地及新开发的区域就一问三不知了。本来
想通过他了解一下看看武汉有什么好发展没有,看来也指望不上了,这路费是白花了。
到了车站门口,看时间还有50分钟,他显出想陪我进去坐坐,我可不想再听他忽悠
我了,心里都烦死了。于是我说:“你就送到这里吧,我知道你家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这时候,他顿了一下,似乎对我作最后的一次努力:“其实我跟你说,我看中这个
项目,就是因为9个月我就可以脱身了。。。。。。”
听了这句话,我真的是快气炸了。
你丫的并不是不明白,而是早就知道这是传销,不过是认为自己聪明,可以从中渔
利并顺利脱身啊!看来他以前爱打麻将决定了他就是这个性格:所有的赌徒都是这个心
理,包括买中国股票的那些家伙,总认为自己够聪明,亏本的永远是人家,赢的永远会
是自己,就自己聪明,人家都是傻子。
本炮做酒店筹备公司人力资源总监助理的时候,干的就是制定公司组织架构、分析
公司人员需求、厘定各个岗位职责、制定各种工作流程、制定各种问责奖惩制度的活,
说白了,就是把一个公司的架子搭起来,做到各个部门职责清晰不交叉,每个岗位上下
负责关系、事事要有人负责。这活不能光只会写,还要脑袋清楚,所以我从一开始他说
“我们没有传销那样的组织,我们都是自己负责,到了老总级别就出局”的时候,我就
发现了他们的组织结构和制度到处是漏洞:上线其实对下线没有任何的办法监督,下线
对于上线也完全没有了解的渠道。比如说,他说上线到了600份就成了老总,然后出局
。问题是你只知道自己发展了3个下线,你却不知道你的上线发展了几个人,只要他不
如实告诉你他有多少下线,在你自己发展到600人出局之前,你根本不可能确定你的上
线是否已经到了出局的时候。只要你自己没到出局的时候,你的上线永远也不要出局。
还有,他说他们没组织,那谁来通知你你的上线出局了?谁来安排你出局后到外面旅游
啊?你的钱上交给上线,你上线的钱交给谁,钱最后落谁家口袋啊?没组织,你骗鬼去
吧。
想当初我在商业公司主管策划部的时候,给地产商写宣传文案,什么“江南胜地”
,“背江而立”“商业航母”之类词语就往上堆,什么投资多少多少钱,如何把房子交
给老板经营,多少年可以回本,多少年可以获利多少,那是天花乱坠。老板那个房子卖
的好啊,不但建起来的33层住宅都卖掉了,连旁边还在图纸规划中的33层酒店都卖光了
,那些律师啊、老板啊、公务员啊抢着拿出一包包的红票子啊,什么叫忽悠,这才叫忽
悠!后来老板资金链断裂,酒店成了空投支票。员工发不出工资,我在培训部给大家大
讲企业文化、职业愿景和企业忠诚之类的狗屁,3月没发工资,员工硬是没几个人辞职
。什么叫忽悠,这就叫忽悠。等我跳槽后,跟一个律师朋友聊天,他知道是我写的文案
,开玩笑的指着我说:“我就是看了你们的广告说的那个好啊,能赚多少多少钱啊,才
买的房,钱都交了2年了还没看到砌一块砖,你老板是大骗子,你们是小骗子!”什么
叫忽悠,这才叫忽悠!又想我在XX集团当总经理助理那会儿,负责480亩土地的菜地清
苗工作(清除在规划的建筑土地上农民私自种的菜)。人家公司100亩地赔了10万,我
是连哄带骗,从家常谈到感情再谈到政策,480亩地清苗完了,才花了不到2万,乐得董
事长大会小会的表扬我,人家老太太被我说的天昏地暗,一分钱没赔被我把苗全拔了最
后还拉着我的手说“你是个好人啊,要活120岁”,什么叫忽悠,这才叫忽悠。算了,
不说了,为了一口饭,在企业无意中帮老板干过的缺德事情还真不少。这次被人家忽悠
一回,也算报应,哈哈。
就这漏洞百出的一套谎话,也想来忽悠我?我还没忽悠你呢!我也是没心情跟你玩
,否则看我不忽悠死你!
你不是升到老总能拿380万么?你想想,你发展600份,就得给上线600X5=3000万是
吧,你拿380万,其他的人拿的比你少多了,我懒得算,就算一共给了1000万,你上线
还赚了2000万。你给你上线卖什么命啊。俺们自己做,你给兄弟我当下线吧,以后就跟
我混,我给你双份,给你和你下线2000万,我只要赚那剩下的1000万就可以了。我不贪
心,保证兄弟你吃香的喝辣的,我对兄弟你好吧?
或者做的更绝一点,上线问你你就说没找到人,你发展的都是你自己的亲戚朋友,反
正他也不知道,你自己把钱全吞了,自己拿几千万不比上线给你380万强?还傻不拉唧
的把钱交上去干嘛,你SB啊!
当然这些话我是不会跟他说的,我正气头上,犯不着去点醒他,就让他烂在里面吧
。何况俺脑袋好使,也不能拿去害人,也不能拿去帮人害人是吧。这家伙,为了钱,明
知道是传销还要骗人,连老婆孩子都骗来了。老子跟你那么多年的同事,以为你是个老
实人,为了虚拟的380万就把现在陷入困窘的我骗到武汉来,卧槽!你也是没把我扣在
传销组织里,要真把我扣进去,就凭你们那见钱眼开的德行,几千万的利益,我在里面
一忽悠,不把你们忽悠得子背父,下叛上,妻卖夫,不把你们组织给忽悠瘸了我还就不
叫火炮呢。
我最后紧紧握住他的手,用充满真情的语调说:“谢谢了,这次其实你也是好意的
叫我来武汉发财,不过我觉得我的能力真的不能胜任这种生意。但是你叫我来我也真的
是感受到同事之间的关心啊。看这两天在你家里睡,在你家里吃,真对不住了。下次你
回邵阳,我一定请你喝一杯。要是将来你搞实业,开公司了,记得叫上我,我要有兴趣
,我们再一起合作啊!”
他勉强笑笑,嗫嚅的说:“你这次没有看清楚,所以你也不了解,回去后就不要跟人
家说这里的事情了。”
我几乎要拍着胸部向毛主席保证了,绝对不说,放心。心想,废话,你骗我我不告
诉同事,让你再去骗他们啊!不就是忽悠嘛,我也学得会啊。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恨恨地一脚将脚下的烟头踢飞,这一趟武汉之行害我白花
600多块钱,干!
(全文完)
z**c
发帖数: 7595
4
超级火炮及他提到的西北狼,老牧,范学德,都是猫眼的著名写手,老范还把段子集成
,出了书。 现在他在美国巡回布道,去猫眼的时间少了。 有幸聆听过老范布道。
1 (共1页)
相关主题
美刀的质量很不错在美国碰到传销。。。
现在国内的二类本科学校是不是都是骗人的?直销不就是传销吗?
我们为什么活的像个傻逼64与我的绿卡
钱包掉进公厕马桶里, 算是吉照吗? (转载)我的64 经历
为啥那么多人都在做传销中国人工作场合容易犯的几个禁忌
站队了,站队了,支持现行计划生育政策的出来冒个泡了。 (转载)极品同事(转载)
最近都是传销的故事啊几个老美同事不还钱,这正常吗?
当传销遇到马哲哥们被传销组织囚禁洗脑后,制定了神一样的逃跑计划(转载)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同事话题: 传销话题: 下线话题: 发展话题: 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