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WaterWorld版 - 凌迟孙维 ——莫言《檀香刑》改编 转自天涯
相关主题
[合集] 这事儿指定是集体作案,所以孙维从不承认请问刀能寄回国吗?
[合集] 凌迟孙维 ——莫言《檀香刑》改编 转自天涯当别人为民主流血的时候, 你们站到了刽子手那边
对于美国惩治暴力犯罪的新建议 (转载)人与人相处应该是互相欣赏
鱼吃鱼,人吃人听说优衣库女主角自杀,真的假的
六四拦坦克的图片实际上在为中国军队做免费广告 (转载)今年工作真的不好找,两周了一个offer也没有
结婚14年了,还经常被老婆打一个绿帽男眼里的海藻 zt
韩三篇发表后两个星期代笔门尾随而至为祖国出谋划策
既然大家讨论小费,那去理发是否应该给理发师傅小费?为争房产,孙子把爷爷眼睛打瞎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孙维话题: 赵甲话题: 师傅话题: 刽子手话题: 凌迟
1 (共1页)
l**s
发帖数: 20567
1
凌迟孙维
——莫言《檀香刑》改编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孙维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得罪了!”
孙维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孙维的掩饰不住的恐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孙维的心窝一掌,打得孙维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孙维般大小的肉,从孙维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刀恰好旋掉了孙维的乳粒,留下的伤口酷似盲人的眼窝。
赵甲按照他们行当里不成文的规矩,用刀尖扎住那片肉,高高地举起来,向背后的
孙大人和众军官展示。然后又展示给操场上的五千士兵。他的徒弟在一旁高声报数:
“第一刀!”
他将手腕一抖,小刀子银光闪烁,那片扎在刀尖上的肉,便如一粒弹丸,嗖地飞起
,飞到很高处,然后下落,如一粒沉重的鸟屎,啪唧一声,落在了一个黑脸士兵的头上
。那士兵怪叫一声,脑袋上仿佛落上了一块砖头,身体摇晃不止。
按照行里的说法,这第一片肉是谢天。
一线鲜红的血,从孙维胸脯上挖出的凹处,串珠般地跳出来。部分血珠溅落在地,
部分血珠沿着刀口的边缘下流,濡红了副乳发达的孙维胸。
第二刀从左胸动手,还是那样子干净利落,还是那样子准确无误,一下子就旋掉了
左边的乳粒。现在孙维的胸脯上,出现了两个铜孙维般大小的窟窿,流血,但很少。
原因是开刀前那猛然的一掌,把孙维的心脏打得已经紧缩起来,这就让血液循环的
速度大大地减缓了。这是刑部大堂狱押司多少代刽子手在漫长的执刑过程中,积累摸索
出来的经验,可谓屡试不爽。
孙维的脸还保持着临刑不惧的高贵姿态,但几声细微得只有赵甲才能听到的呻吟,
仿佛是从她的耳朵眼里冒了出来。赵甲尽量地不去看孙维的脸,他听惯了被宰割的犯人
们发出的凄惨号叫,在那样的声音背景下他能够保持着高度的冷静,但遇到了孙维这样
能够咬紧牙关不出声的,耳边的清净,反而让他感到心神不安,仿佛会有什么突然的变
故出现。他聚精会神地把这片肉扎在刀尖上,一丝不苟地举起来示众,先大人,后军官
,然后是面如土色、形同木偶的士兵。他的助手在一旁高声报数:
“第二刀”
据他自己分析,刽子手向监刑官员和看刑的群众展示从犯人身上脔割下来的东西,
这个规矩产生的法律和心理的基础是:一,显示法律的严酷无情和刽子手执行法律的一
丝不苟。二,让观刑的群众受到心灵的震撼,从而收束恶念,不去犯罪,这是历朝历代
公开执刑并鼓励人们前来观看的原因。三,满足人们的心理需要。无论多么精彩的戏,
也比不上凌迟活人精彩,这也是京城大狱里的高级刽子手根本瞧不起那些在宫廷里受宠
的戏子们的根本原因。
赵甲在向众人展示挑在刀尖上的第二片孙维肉时想到了多年前跟随着师傅学艺时的
情景。为了练出一手凌迟绝活,狱押司的刽子手与祟文门外的一家大肉铺建立了密切的
联系,遇到执刑的淡季,师傅就带着他们,到肉铺里义务帮工。他们将不知多少头肥猪
,片成了包子馅儿,最后都练出了秤一样淮确的手眼功夫,说割一斤,一刀下来,决不
会是十五两。在余姥姥执掌狱押司刽子班帅印时,他们曾经在西四小拐棍胡同开办过一
家屠宰连锁店,前店卖肉,后院屠杀,生意一度十分兴隆。但后来不知是什么人透了他
们的底儿,使他们的生意一落千丈,人们不但不再来这里买肉,连路过这里时都避避影
影,生怕被他们抓进去杀了。
0
?
他记得在师傅的床头匣子里,有一本纸张发黄变脆的秘迹,那上边绘着笨拙的图画
,旁边加注着假代字很多的文字。这本书的题目叫做《秋官秘集》,据师傅说是明朝的
一个姥姥传下来的。书上记载了各种各样的刑罚及施行时的具体方法和注意事项,图文
并茂,实在是这一行当的经典著作。师傅指点着书上的图画和文字,向他和他的师兄弟
们详细地解说着凌迟刑。书上说凌迟分为三等,第一等的,要割三千三百五十七刀;第
二等的,要割二千八百九十六刀;第三等的,割一千五百八十五刀。他记得师傅说,不
管割多少刀,最后一刀下去,应该正是罪犯毙命之时。
所以,从何处下刀,每刀之间的间隔,都要根据犯人的性别、体质来精确设计。如
果没割足刀数犯人已经毙命或是割足了刀数犯人未死,都算刽子手的失误。师傅说,完
美的凌迟刑的最起码的标准,是割下来的肉大小必须相等,即便放在戥子上称,也不应
该有太大的误差。这就要求刽子手在执刑时必须平心静气,既要心细如发,又要下手果
断;既如大闺女绣花,又似屠夫杀驴。任何的优柔寡断、任何的心浮气躁,都会使手上
的动作变形。要做到这一点,非常的不容易。因为人体的肌肉,各个部位的紧密程度和
纹理走向都不相同,下刀的方向与用力的大小,全凭着一种下意识的把握。师傅说,天
才的刽子手,如皋陶爷,如张汤爷,是用心用眼切割,而不是用刀、用手。所以古往今
来,执行了凌迟大刑千万例,真正称得上是完美杰作的,几乎没有。其大概也就是把人
碎割致死而已。所以愈到近代,凌迟的刀数愈少。
延至本朝,五百刀就是最高刀数了。但能把这五百刀做完的,也是凤毛麟角。刑部
大堂的刽子手,出于对这个古老而神圣的职业的敬重,还在一丝不苟地按照古老的规矩
办事,到了省、府、州。县,鱼龙混杂,从事此职业者多是一些地痞流氓,他们偷工减
力,明明判了五百刀凌迟,能割上二三百刀已是不错,更多的是把人大卸八块,戳死拉
倒。
赵甲把从孙维身上旋下来的第二片肉摔在地上,按照行里的说法,这是谢地。
当赵甲用刀尖扎着孙维肉转圈示众时,他感到自已是绝对的中心,而他的刀尖和刀
尖上的孙维肉是中心里的中心。上至气焰熏天的孙大人,下至操场上的大兵,目光都随
着他的刀尖转,更准确地说是随着刀尖上的孙维肉转。孙维肉上天,众人的眼光上天;
孙维肉落地,众人的眼光落地。据师傅说,古代的凌迟刑,要将切下来的肉,一片片摆
在案头,执刑完毕,监刑官要会同罪犯家属上前点数,多一片或是少一片,都算刽子手
违旨。师傅说,宋朝时一个粗心大意的刽子手执凌迟刑时多割了一刀,被罪犯家属上告
,丢了宝贵的性命。所以这个活儿并不好干,干不好还会有性命之忧。你想想吧,既要
割得均匀,又要让他在最后一刀时停止呼吸,还要牢牢地记住切割的刀数,三千三百五
十七刀啊,要割整整的一天,有时还要按照上边的吩咐,将执刑的时间拖延三五天,这
就使执刑的难度更加巨大,一个铁打的刽子手,执完一个凌迟刑,也要累倒在地。师傅
说,后来的刽子手们学精了,不再把割下来的肉摆放在案子上,而是随手扔掉。老刑场
的周围,总是有大群的野狗、乌鸦和老鹰,所以每逢执凌迟刑,就成了这些畜生们的盛
大节日。
他用一块干净的羊肚子毛巾,蘸着盐水,擦干了孙维胸上的血,让刀口犹如树上的
崭新的砍痕。他在孙维的胸脯上切了第三刀。这片肉还是如铜孙维大小,鱼鳞形状。
新刀口与旧刀口边缘相接而又界限分明。师傅说这凌迟刑别名又叫“鱼鳞割”,的
确是十分地形象贴切。第三刀下去,露出的肉茬儿白生生的,只跳出了几个血珍珠,预
示着这活儿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令他十分满意。师傅说,成功的凌迟,是流血很少
的,据师傅说,开刀前,突然地一掌拍去,就封闭了犯人的大血脉。他的血此时都集中
到腹部和腿肚子里。这样才能如切割萝卜一样,切够刀数,而犯人不死。
否则血流如注,腥气逼人,血污肉体,影响观察,下刀无凭,势必搞得一塌糊涂。
当然他们久干这行,无论出现什么样子的情况,都不至于手足无措。他们总有一些
办法对付特殊情况。如果碰到血流如注、无法下刀的情况,应急的办法是劈头盖脸地浇
犯人一桶冷水,让他突然受惊,闭住血道。如果凉水闭不住,就浇上一桶酸醋。
《本草纲目》认为醋有收敛之功,劈头浇醋,盖取其收敛之意也。如果此法也无效
,那就先在犯人的腿肚子上切下两块肉放血。但这种方法往往会使犯人在执刑未完时就
因血竭而死。孙维的血道看来是闭住了。赵甲的心中比较轻松,看来今天这个活儿已经
有了五分成功的把握,那桶准备在执刑柱前的山西老陈醋,看样子是省下了。
省了一桶陈醋,按照刽子行当里不成文的规矩,刽子手们可以向提供酸醋的店家索
要一笔“省醋费”。醋是店家无偿提供的,省下了醋,还得店家提供 “省醋费”,这
规矩实在是既霸道又专横,没有任何的道理好讲。但大清朝是一个重视祖宗先例胜过重
视法律的朝代,无论是什么样子的陈规陋习,只要是有过先例的,都不能废除,不但不
能废除,还要变本加厉。临刑前的犯人,在大清的先例里,有向游街时路过的所有商家
要吃要喝的特权,而执刑的刽子手,也有着从店家白拿一桶醋或是索要“省醋费”的特
权。省下的醋按理应该还给商家,但是不,这桶醋不能还给酱醋店,而是卖给药店,说
是这醋沾染了犯人的血腥气,已经不是一般的醋,而是能够治病救人的灵药,美其名日
“福醋”,药店收了这“福醋”,当然又要拿出一笔钱给卖醋的刽子手。刽子手没有工
食银子,只好靠这些方式来捞钱糊口。他把第三片肉甩向空中,这一甩谓之谢鬼神。徒
弟在一旁高喊:
“第三刀!”
甩完第三片向他回手就割了第四刀。他感到孙维的肉很脆,很好割。这是身体健康
、副乳发达的犯人才会有的好肉。如果凌迟一个胖如猪或是瘦如猴的犯人,刽子手就会
很累。累是次要的,关键是干不出俊活。他们如同厨房里的大师傅,如果没有一等的材
料,纵有精湛的厨艺,也办不出精美的宴席。他们如同雕花木匠,如果没有软硬适中的
木材,纵有鬼斧神般的技巧,也雕不出传神的佳构。师傅说,他在道光年间做过一个伙
同奸夫谋杀亲夫的女人。那女人一身肥肉,像一包凉粉,一戳颤颤巍巍,根本无法下刀
。从她的身上切下来的,都是些泡沫鼻涕状的东西,连狗都不吃。更何况那个女人最能
叫唤,鬼哭狼嚎,弄得人心烦意乱,没心思精雕细琢。师傅说女人中也有好样的,也有
肌肤华泽如同凝脂的,切起来的感觉美妙无比。
这可以说是下刀无碍,如切秋水。刀随意走,不错分毫。师傅说他在咸丰年间做过
一个这样的美妙女子。那是一个据说是因为图财害了嫖客性命的妓女。师傅说那女子真
是天香国色,娇柔温顺的模样人见人怜,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杀人犯。师傅说刽子手
对犯人最大的怜悯就是把活儿做好,你如果尊敬她,或者是爱她,就应该让她成为一个
受刑的典范。你可怜她就应该把活儿干得一丝不苟,把该在她的身上表现出来的技艺表
现出来。这同名角演戏是一样的。师傅说凌迟美丽妓女那天,北京城万人空巷,菜市口
刑场那儿,被踩死、挤死的看客就有二十多个。师傅说面对着这样美好的肉体,如果不
全心全意地认真工作,就是造孽,就是犯罪。你如果活儿干得不好,愤怒的看客就会把
你活活咬死,北京的看客那可是世界上最难伺候的看客。那天的活儿,师傅干得漂亮,
那女人配合得也好。这实际上就是一场大戏,刽子手和犯人联袂演出。在演出的过程中
,罪犯过分地喊叫自然不好,但一声不吭也不好。最好是适度地、节奏分明的哀号,既
能刺激看客的虚伪的同情心,又能满足看客邪恶的审美心。师傅说他执刑数十年,杀人
数千,才悟出一个道理:所有的人,都是两面兽,一面是仁义道德、三纲五常;一面是
男盗女娼、嗜血纵欲。面对着被刀脔割着的美人身体,前来观刑的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
节妇淑女,都被邪恶的趣味激动着。凌迟美女,是人间最惨烈凄美的表演。师傅说,观
赏这表演的,其实比我们执刀的还要凶狠。师傅说他常常用整夜的时间,翻来覆去的回
忆那次执刑的经过,就像一个高明的棋手,回忆一盘为他赢来了巨大声誉的精彩棋局。
在师傅的心中,那个美妙无比的美人,先是被一片片地分割,然后再一片片地复原。在
周而复始的过程中,师傅的耳边,一刻也不间断地缭绕着那女子亦歌亦哭的吟唤和惨叫

师傅的鼻子里,时刻都嗅得到那女子的身体在惨遭脔割时散发出来的令人心醉神迷
的气味。师傅的脑后阴风习习,那是焦灼的食肉猛禽在扇动它们的翅膀。师傅的痴情回
忆,总是在这样一个关节点上稍做停顿,好似名旦在戏台上的亮相:她的身体已经皮肉
无存,但她的脸还丝毫无损。只剩下最后的一刀了。师傅的心中一阵酸楚,剜了她一块
心头肉。那块肉鲜红如枣,挑在刀尖上宛如宝石。师傅感动地看着她的惨白如雪的鹅蛋
脸,听到从她的胸腔深处,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她的眼睛里似有几粒火星在闪烁,两
颗泪珠滚下来。师傅看到她的嘴唇艰难地颤抖着,听到她发出了蚊虫鸣叫般的细声:冤
……枉……她的眼神随即暗淡无光,她的生命之火熄灭了。
她的在执刑过程中一直摇动不止的头颅软绵绵地向前垂下,头上的黑发,宛如一匹
刚从染缸里提出来的黑布。
赵甲割下第五十片孙维肉时,孙维的两边乳房刚好被旋尽。至此,他的工作已经完
成了十分之一。徒弟给他递上了一把新刀。他喘了两口粗气,调整了一下呼吸。他看到
,孙维的胸膛上肋骨毕现,肋骨之间覆盖着一层薄膜,那颗突突跳动的心脏,宛如一只
裹在纱布中的野兔。他的心情比较安定,活儿做得还不错,血脉避住了,五十刀切尽胸
肌,正好实现了原定的计划。让他感到美中不足的是,眼前这个肥婆,一直不出声号叫
。这就使本应有声有色的表演变成了缺乏感染力的哑剧。他想,在这些人的眼里,我就
像一个卖肉的屠户。他对孙维的深表钦佩。除了开始时的两刀,她发出了几声若有若无
的呻吟之外,往后她就不出声息了。他抬头看看这个肥婆的脸。只见她头发直竖,双目
圆睁,黑眼珠发蓝,白眼珠发红,鼻孔炸开,牙关紧咬,腮帮子上鼓起两条小老鼠般的
肌肉。这副狰狞的面孔,着实让他暗暗地吃惊。他的捏着刀子的手,不由地酸麻起来。
按照规矩,如果凌迟的是女犯,旋完了胸脯肉之后,接下来就应该旋去下体。这地方要
求三刀割尽,大小不必与其它部位的肉片大小一致。赵甲不再去看那张令他心神不安的
悲壮面孔。他低头打量着孙维的那一嘟噜下体。他心里想:伙计,实在是对不起了!他
用左手把那些阴肉从窝里揪出来,右手快如闪电,嚎,一下子,就割了下来。他的徒弟
高声报数:
“第五十一刀!”
他把那些肉随手扔在了地上,一条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遍体癞皮的瘦狗,叼起那
宝贝,钻进了士兵队里。狗在士兵的队伍里发出了转节子的声音,很可能是受到了沉重
的打击。这时,一直咬住牙关不出声的孙维,发出了一声绝望地嚎叫。
l**s
发帖数: 20567
2
赵甲对此尽管早有思想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打闪一样眨巴着,
他只感到双手灼热。胀麻,仿佛有千万根烧红了的针尖,刺着自己的手指,难忍难挨的
滋味无法形容。孙维的嚎叫声非驴非马,十分地疹人。他的嚎叫,让在场观刑的武卫右
军全体官兵受到了深刻的刺激和巨大的震动。按理说孙越崎孙大人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赵甲无暇回头去探看自己身后的孙大人和他的高级军官们的表情,他听到那些马都在打
着表示惊恐的响鼻,马嘴里的嚼铁和脖子下的铃锋发出丁丁当当的声响。他看到执刑柱
后那被绑腿缠得紧绷绷的腿都在不安地抖动着。孙维连声嚎叫,身体扭曲,那颗清晰可
见的心脏跳动得特别剧烈,“嘭嘭’的声音清晰可闻。
赵甲担心那颗心撞断肋骨飞出来,如果那样,这次策划日久的凌迟大刑就等于彻底
失败了。那样不但丢了刑部大堂的面子,连孙越崎大人的脸上也不光彩。他当然不希望
出现这样的局面。此时,孙维的脑袋也前后左右地大幅度摆动摇晃着,他的脑袋撞击得
执刑柱发出沉闷的声响。血洇红了他的眼睛。他的五官已经扭曲得面目全非,谁见了这
样一张脸一辈子都会噩梦连连。这种情况赵甲没有遇到过,他的师傅也没讲过。他的两
只手麻胀得难受,几乎握不住那柄小刀子。他抬头看看徒弟,这小子面色如土,嘴咧成
一个巨大的碟子,指望他来接手完成任务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硬着头皮弯下腰去,继续
切割孙维的阴肉。第五十二刀,他低声提醒已经迷糊了的徒弟。徒弟用哭腔喊叫报数:
“第……五十二……刀……”
他把那瓣东西扔在了地上。他看到它在地上的样子实在是丑陋无比,他体验了多年
未曾体验过的生理反映:恶心。
“***的……孙越崎畜生啊!”仿佛石破天惊,孙维竟然抖擞起精神大骂起来。
赵甲不敢回头,他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孙大人的脸是什么颜色。他只想抓紧时间把这
个活儿干完。他再次弯下腰去,抠出了另一瓣阴肉,一刀旋下来。就在他将要立起的瞬
间,孙维张口在他的头上啃了一口。幸亏隔着帽子,才没被咬出脑浆。
尽管隔着帽子,孙维的牙齿还是咬破了赵甲的头皮。事后他感到不寒而栗,如果当
时被孙维咬住脖子,他就会被连连地蚕食进去;如果被孙维咬住耳朵,耳朵绝对没了。
他感到头顶一阵奇痛,情急之中猛地将脑袋往上顶去,这一下正好顶中了孙维的下
巴。他听到孙维的牙齿与舌头咬在了一起,发出了令人心悸的“ 咯唧”声。鲜血从孙
维的嘴里喷出来。孙维的舌头烂了,但他还是詈骂不止。尽管他的发音已经含混不清,
但还是能听出,他骂的还是孙越崎。第五十三刀。赵甲随便地扔掉了手中的肉。他的眼
前金星飞进,感到头晕目眩,胃里的一股酸臭液体直冲咽喉,他紧咬牙关,暗暗地提醒
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呕吐,否则,刑部大堂刽子手的赫赫威名就葬送在自己手里了。
“割去她的舌头!”
他听到孙大人威严而恼怒的声音在脑后响起。他不由地回了头,看到了孙大人青紫
的面皮。他看到孙大人拍了一下膝盖,确凿的命令又一次从那张阔嘴里发出:
“割去她的舌头!”
赵甲想说这样做不合祖宗的规矩,但他看到了孙大人恼羞成怒的样子,就把到了嘴
边的话咽了下去。还有什么好说的?连当今皇太后都敬让三分的孙大人的话就是规矩。
他转回身,对付孙维的舌头。
孙维的脸已经胀开了,血沫子从他的嘴里噗噜噗噜地冒出来,根本就没法子下刀。
要挖去一个疯狂的死刑犯的舌头,马虎就是虎口里拔牙齿。但他没有胆量不执行孙
大人的意见。他用最短的时间回顾了师傅的教导和师傅传授给他的经验,然而,没想到
任何的可资借鉴的东西。孙维还在呜噜着骂人,孙大人第三次说:
“割去她的舌头!”
在这关键的时刻,祖师爷的神灵保佑着他生出了灵感。他将小刀子叼在嘴里,双手
提起一桶水,猛地泼到了孙维的脸上。孙维哑口了。趁着这机会,他伸手捏住了孙维的
喉咙,往死里捏,孙维的脸憋成了猪肝颜色,那条紫色的舌头吐出唇外。赵甲一只手捏
着孙维的喉咙不敢松动,另一只手从嘴里拿下刀子,刀尖一抖,就将孙维的舌头割了下
来。这是个临时加上的节目,士兵队里,起了一片喧哗,仿佛潮水漫过了沙滩。
赵甲用手托着孙维舌示众,他感到那条不屈的舌头颤抖不止,垂死的青蛙也是这样
。第五十四刀,他有气无力地说。说完他就将孙维舌扔在了孙大人面前。
“第五十……四刀……”他的徒弟报数。
孙维的脸色变成了金子一样的颜色。血从她的嘴里喷出来。她的身上,血和水混合
在一起。没有了舌头,她还在骂,但发音已经十分困难,尽管知道她还在骂,但骂的什
么,谁也听不出来了。
赵甲的双手灼热难熬,他感到他的手随时都会变成火焰烧成灰烬。他感到自己实在
是支撑不下去了,但高度的敬业精神不允许他中途罢手。尽管因为孙大人下令割舌,打
乱了程序,他完全可以将孙维尽快地草率地处死,但责任和他的道德不允许他那样做。
他感到,如果不割足刀数,不仅仅亵渎了大清的律令,而且也对不起眼前的这个肥婆。
无论如何也要割足五百刀再让孙维死,如果让孙维在中途死去,那刑部大堂的刽子手,
就真的成了下九流的屠夫。
赵甲用盐水毛巾揩干孙维被水和血污染了的身体。蘸湿毛巾时,他把自己灼热的双
手放在水桶里浸泡了片刻,提起来擦干。孙维的无舌的嘴巴还在积极地开合着,但发出
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微弱。赵甲明白,执刑的速度必须加快,切割的肉片必须缩小,血管
密集的部位必须回避,原来的切割方案必须实事求是地进行调整。这不能怨刑部大堂的
刽子手无能,只怨孙大人乱下命令。他用观众觉察不到的小动作,用刀尖在自己的大腿
上戳了一下,让尖利的痛楚驱赶麻木和倦怠,同时也借此分散自己对灼热的双手的关注
。他抖擞精神,不再去顾念身后的孙越崎和他的部下们,更不去理睬前面那无法捉摸的
五千士兵。他操刀如风,报数如雹,那些从孙维身上片下来的肉片儿,甲虫一样往四下
里飞落。他用两百刀旋尽了孙维大腿上的肌肉,用五十刀旋尽了孙维双臂上的肌肉,又
在孙维的腹肌上割了五十刀,左右屁股各切了七十五刀。至此,孙维的生命已经垂危,
但她的眼睛还是亮的。她的嘴巴里溢出一团团的泡沫,她的内脏器官失去了肌肉的约束
,都在向外膨胀着。尤其是她的肠胃,就如一窝毒蛇装在单薄的皮袋里蠢蠢欲动。赵甲
直起腰,舒了一口气。他已经汗流浃背,双腿间黏糊糊的,不知是血还是汗。为了成就
孙维的一世英名,为了刑部大堂刽子手的荣誉,他付出了血的代价。
举报 回复
作者:HLL乔小妖 时间:2013-06-27 14:09:43
只剩下最后的六刀了。赵甲感到胜券在握,可以比较从容地进行最后的表演了。
他用第四百九十刀割下了孙维的左耳。他感到孙维的左耳凉得如同一块冰。接下来
的一刀他旋下了孙维的右耳。当他把孙维的右耳扔在地上时,那条已经撑得拖不动肚子
的瘦狗,蹒跚过来,尖着鼻子嗅了嗅,便不胜厌烦地转身走了。从瘦狗的屁股里,窜出
一股东西,异臭扑鼻。孙维的双耳寂寞地躺在地上,宛如两扇灰白的贝壳。赵甲想起师
傅说过,当年在菜市口凌迟那个绝代名妓时,切下她的玲珑的左耳,真是感到爱不释手
,那耳垂上还挂着一只金耳环,环上镶嵌着一粒耀眼的珍珠。师傅说法律决不允许他把
这只美丽的耳朵掖进自己的腰包,师傅只好把它无限惋惜地扔在地上。
一群如痴如醉的观众,犹如汹涌的潮水,突破了监刑队的密集防线,扑了上来。疯
狂的人群吓跑了吃人肉的凶禽和猛兽。他们要抢那只耳朵,也许是为了那只挂在耳垂上
的金耳环。师傅见势不好,风快地旋下妓女的另外一只耳朵,用力地、夸张地甩到极远
地方。疯狂的人群立刻分流。师傅真是聪明过人啊!
此时的孙维样子可怕极了。赵甲要下第四百九十七刀了。按照规矩,此时可有两种
选择,一种是剜掉犯人的双眼,一种是割去犯人的双唇。但孙维的嘴唇已经破烂不堪,
实在不忍心再下刀。赵甲决定了挖她的双眼。他知道孙维死不瞑目,但死不瞑目又有什
么用处呢?兄弟,老哥哥不能征求你的意见了,剜去你的双眼,让你做一个安分守己的
鬼去吧,眼不见,心不乱,省得你到了阴曹地府还折腾。阳间不许折腾,阴间也不许折
腾。无论在哪里,折腾都是不允许的。
赵甲把尖刀对准孙维的眼窝时,孙维的眼睛突然地闭上了。这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之外。他心中对孙维的配合感激万分,因为即使对杀人如麻的职业刽子手来说,剜去目
光炯炯的眼睛,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他抓紧了这大好的时机,让刀尖沿着孙维的眼
眶转了一圈……第四百九十七刀,他有气无力地报了数字。
“四百九十七……”徒弟的声音比他的声音还要无力。
当他举起刀子去剜孙维的右眼时,孙维的右眼却出格地圆睁开了。与此同时,孙维
发出了最后的吼叫。这吼叫连赵甲都感到脊梁发冷,士兵队里,竟有几十个人,像沉重
的墙壁一样跌倒了。赵甲不得不对孙维那只火炭一样的独眼动刀子了。那只眼睛射出的
仿佛不是光线,而是一种炽热的气体。赵甲的手已经烧焦了,几乎捏不住滑溜溜的刀柄
了。他低声地祷告着:孙维,闭眼吧……但是孙维不闭眼。赵甲知道没有时间可以拖延
了。他只好硬着心肠下了刀子。刀子的锋刃沿着孙维的眼窝旋转时,发出了极其细微的
“噬噬”声响,这声响孙越崎听不到,那些站在马前、满面惶恐、不知道会不会免死狐
悲的军官们也不会听到,那五千低着头如同木人的士兵也不会听到。他们能听到的,只
有孙维那残破的嘴巴里发出的像火焰和毒药一样的嗥叫。
这样的嗥叫可以毁坏常人的神经,但赵甲习以为常。真正让赵甲感到惊心动魄、心
肝俱颤的是那刀子触肉时发出的“噬噬”声响。一时间他感到目不能视、耳不能听,那
些咝咝的声响,穿透了他的肉体,缠绕着他的脏器,在他的骨髓里生了根,今生今世也
难拔除了。第四百九十八刀……他说。
他的徒弟已经晕倒在地上。
又有数十名士兵跌倒在地。
孙维的两只眼睛亮在地上,尽管上边沾满了泥土,但还是有两道青白的、阴冷的死
光射出,似乎在盯着什么。赵甲知道,它盯着孙越崎。这样的两只眼睛射出的光芒,会
经常地让孙越崎孙大人忆起吗?赵甲木木地想着。
执刑至此,赵甲感到乏透了。不久前处斩六君子,那也是轰动全中国、甚至轰动全
世界的大活儿。为了报答刘光第大人的知遇之恩,他带着徒弟们,把那柄锈蚀得如锯齿
狼牙一样的“大将军”磨得吹毛寸断,连那五君子,也跟着刘大人沾了光,享受了天下
第一的无痛快刀。他用“大将军”砍去他们的头颅时,那真是如风如电,相信他们只是
感到脖子上一阵凉风吹过,脑袋已经与脖子分离。由中刀速太快,他们无头的身体,有
的往前爬行,有的猛然跃起,他们的头脸上的表情更是栩栩如生。
他相信他们的身体与头颅脱离之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他们的脑袋还在敏锐地思想着

执刑了六君子,京城里传遍了刑部大堂刽子手们创造的人间奇迹。六君子受刑后的
种种行状,经众口渲染,已经神乎其神,譬如说谭浏阳谭嗣同大人的无头身体,竟跑到
监刑官刚毅大人面前,扇了他一个耳光。而刘裴村光第大人的头颅,则在滚动中吟诗一
首,声音洪亮,数千人都亲耳听到。
——即使这样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活儿,都没把赵甲赵姥姥累垮,可今日来到天津卫
凌迟了一个不上品级的骑兵卫队长,却把大名鼎鼎的首席刽子手累得站脚不稳,而且还
添了一个双手动辄灼热如被火烧的怪症候。
第四百九十九刀,旋去了孙维的鼻子。此时,孙维的嘴里只出血沫子,再也发不出
一点声音,一直梗着的铁脖子,也软绵绵地垂在了胸前。
最后,赵甲一刀戳中了孙维的心脏,一股黑色的暗血,如同熬蝴了的糖稀,沿着刀
口淌出来。这股血气味浓烈,使赵甲又一次体验到了恶心的滋味。他用刀尖剜出了一点
孙维的心头肉,然后,垂着头,对着自己的脚尖说:
“第五百刀,请大人验刑。”
H******9
发帖数: 8087
3
太血腥了,儿童莫入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凌迟孙维
: ——莫言《檀香刑》改编
: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孙维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 “得罪了!”
: 孙维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孙维的掩饰不住的恐
: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 孙维的心窝一掌,打得孙维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孙维般大小的肉,从孙维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f**d
发帖数: 168
4
凌迟朱令
——莫言《檀香刑》改编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朱令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得罪了!”
朱令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朱令的掩饰不住的恐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朱令的心窝一掌,打得朱令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朱令般大小的肉,从朱令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刀恰好旋掉了朱令的乳粒,留下的伤口酷似盲人的眼窝。
赵甲按照他们行当里不成文的规矩,用刀尖扎住那片肉,高高地举起来,向背后的
孙大人和众军官展示。然后又展示给操场上的五千士兵。他的徒弟在一旁高声报数:
“第一刀!”
他将手腕一抖,小刀子银光闪烁,那片扎在刀尖上的肉,便如一粒弹丸,嗖地飞起
,飞到很高处,然后下落,如一粒沉重的鸟屎,啪唧一声,落在了一个黑脸士兵的头上
。那士兵怪叫一声,脑袋上仿佛落上了一块砖头,身体摇晃不止。
按照行里的说法,这第一片肉是谢天。
一线鲜红的血,从朱令胸脯上挖出的凹处,串珠般地跳出来。部分血珠溅落在地,
部分血珠沿着刀口的边缘下流,濡红了副乳发达的朱令胸。
第二刀从左胸动手,还是那样子干净利落,还是那样子准确无误,一下子就旋掉了
左边的乳粒。现在朱令的胸脯上,出现了两个铜朱令般大小的窟窿,流血,但很少。
原因是开刀前那猛然的一掌,把朱令的心脏打得已经紧缩起来,这就让血液循环的
速度大大地减缓了。这是刑部大堂狱押司多少代刽子手在漫长的执刑过程中,积累摸索
出来的经验,可谓屡试不爽。
朱令的脸还保持着临刑不惧的高贵姿态,但几声细微得只有赵甲才能听到的呻吟,
仿佛是从她的耳朵眼里冒了出来。赵甲尽量地不去看朱令的脸,他听惯了被宰割的犯人
们发出的凄惨号叫,在那样的声音背景下他能够保持着高度的冷静,但遇到了朱令这样
能够咬紧牙关不出声的,耳边的清净,反而让他感到心神不安,仿佛会有什么突然的变
故出现。他聚精会神地把这片肉扎在刀尖上,一丝不苟地举起来示众,先大人,后军官
,然后是面如土色、形同木偶的士兵。他的助手在一旁高声报数:
“第二刀”
据他自己分析,刽子手向监刑官员和看刑的群众展示从犯人身上脔割下来的东西,
这个规矩产生的法律和心理的基础是:一,显示法律的严酷无情和刽子手执行法律的一
丝不苟。二,让观刑的群众受到心灵的震撼,从而收束恶念,不去犯罪,这是历朝历代
公开执刑并鼓励人们前来观看的原因。三,满足人们的心理需要。无论多么精彩的戏,
也比不上凌迟活人精彩,这也是京城大狱里的高级刽子手根本瞧不起那些在宫廷里受宠
的戏子们的根本原因。
赵甲在向众人展示挑在刀尖上的第二片朱令肉时想到了多年前跟随着师傅学艺时的
情景。为了练出一手凌迟绝活,狱押司的刽子手与祟文门外的一家大肉铺建立了密切的
联系,遇到执刑的淡季,师傅就带着他们,到肉铺里义务帮工。他们将不知多少头肥猪
,片成了包子馅儿,最后都练出了秤一样淮确的手眼功夫,说割一斤,一刀下来,决不
会是十五两。在余姥姥执掌狱押司刽子班帅印时,他们曾经在西四小拐棍胡同开办过一
家屠宰连锁店,前店卖肉,后院屠杀,生意一度十分兴隆。但后来不知是什么人透了他
们的底儿,使他们的生意一落千丈,人们不但不再来这里买肉,连路过这里时都避避影
影,生怕被他们抓进去杀了。
0
?
他记得在师傅的床头匣子里,有一本纸张发黄变脆的秘迹,那上边绘着笨拙的图画
,旁边加注着假代字很多的文字。这本书的题目叫做《秋官秘集》,据师傅说是明朝的
一个姥姥传下来的。书上记载了各种各样的刑罚及施行时的具体方法和注意事项,图文
并茂,实在是这一行当的经典著作。师傅指点着书上的图画和文字,向他和他的师兄弟
们详细地解说着凌迟刑。书上说凌迟分为三等,第一等的,要割三千三百五十七刀;第
二等的,要割二千八百九十六刀;第三等的,割一千五百八十五刀。他记得师傅说,不
管割多少刀,最后一刀下去,应该正是罪犯毙命之时。
所以,从何处下刀,每刀之间的间隔,都要根据犯人的性别、体质来精确设计。如
果没割足刀数犯人已经毙命或是割足了刀数犯人未死,都算刽子手的失误。师傅说,完
美的凌迟刑的最起码的标准,是割下来的肉大小必须相等,即便放在戥子上称,也不应
该有太大的误差。这就要求刽子手在执刑时必须平心静气,既要心细如发,又要下手果
断;既如大闺女绣花,又似屠夫杀驴。任何的优柔寡断、任何的心浮气躁,都会使手上
的动作变形。要做到这一点,非常的不容易。因为人体的肌肉,各个部位的紧密程度和
纹理走向都不相同,下刀的方向与用力的大小,全凭着一种下意识的把握。师傅说,天
才的刽子手,如皋陶爷,如张汤爷,是用心用眼切割,而不是用刀、用手。所以古往今
来,执行了凌迟大刑千万例,真正称得上是完美杰作的,几乎没有。其大概也就是把人
碎割致死而已。所以愈到近代,凌迟的刀数愈少。
延至本朝,五百刀就是最高刀数了。但能把这五百刀做完的,也是凤毛麟角。刑部
大堂的刽子手,出于对这个古老而神圣的职业的敬重,还在一丝不苟地按照古老的规矩
办事,到了省、府、州。县,鱼龙混杂,从事此职业者多是一些地痞流氓,他们偷工减
力,明明判了五百刀凌迟,能割上二三百刀已是不错,更多的是把人大卸八块,戳死拉
倒。
赵甲把从朱令身上旋下来的第二片肉摔在地上,按照行里的说法,这是谢地。
当赵甲用刀尖扎着朱令肉转圈示众时,他感到自已是绝对的中心,而他的刀尖和刀
尖上的朱令肉是中心里的中心。上至气焰熏天的孙大人,下至操场上的大兵,目光都随
着他的刀尖转,更准确地说是随着刀尖上的朱令肉转。朱令肉上天,众人的眼光上天;
朱令肉落地,众人的眼光落地。据师傅说,古代的凌迟刑,要将切下来的肉,一片片摆
在案头,执刑完毕,监刑官要会同罪犯家属上前点数,多一片或是少一片,都算刽子手
违旨。师傅说,宋朝时一个粗心大意的刽子手执凌迟刑时多割了一刀,被罪犯家属上告
,丢了宝贵的性命。所以这个活儿并不好干,干不好还会有性命之忧。你想想吧,既要
割得均匀,又要让他在最后一刀时停止呼吸,还要牢牢地记住切割的刀数,三千三百五
十七刀啊,要割整整的一天,有时还要按照上边的吩咐,将执刑的时间拖延三五天,这
就使执刑的难度更加巨大,一个铁打的刽子手,执完一个凌迟刑,也要累倒在地。师傅
说,后来的刽子手们学精了,不再把割下来的肉摆放在案子上,而是随手扔掉。老刑场
的周围,总是有大群的野狗、乌鸦和老鹰,所以每逢执凌迟刑,就成了这些畜生们的盛
大节日。
他用一块干净的羊肚子毛巾,蘸着盐水,擦干了朱令胸上的血,让刀口犹如树上的
崭新的砍痕。他在朱令的胸脯上切了第三刀。这片肉还是如铜朱令大小,鱼鳞形状。
新刀口与旧刀口边缘相接而又界限分明。师傅说这凌迟刑别名又叫“鱼鳞割”,的
确是十分地形象贴切。第三刀下去,露出的肉茬儿白生生的,只跳出了几个血珍珠,预
示着这活儿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令他十分满意。师傅说,成功的凌迟,是流血很少
的,据师傅说,开刀前,突然地一掌拍去,就封闭了犯人的大血脉。他的血此时都集中
到腹部和腿肚子里。这样才能如切割萝卜一样,切够刀数,而犯人不死。
否则血流如注,腥气逼人,血污肉体,影响观察,下刀无凭,势必搞得一塌糊涂。
当然他们久干这行,无论出现什么样子的情况,都不至于手足无措。他们总有一些
办法对付特殊情况。如果碰到血流如注、无法下刀的情况,应急的办法是劈头盖脸地浇
犯人一桶冷水,让他突然受惊,闭住血道。如果凉水闭不住,就浇上一桶酸醋。
《本草纲目》认为醋有收敛之功,劈头浇醋,盖取其收敛之意也。如果此法也无效
,那就先在犯人的腿肚子上切下两块肉放血。但这种方法往往会使犯人在执刑未完时就
因血竭而死。朱令的血道看来是闭住了。赵甲的心中比较轻松,看来今天这个活儿已经
有了五分成功的把握,那桶准备在执刑柱前的山西老陈醋,看样子是省下了。
省了一桶陈醋,按照刽子行当里不成文的规矩,刽子手们可以向提供酸醋的店家索
要一笔“省醋费”。醋是店家无偿提供的,省下了醋,还得店家提供 “省醋费”,这
规矩实在是既霸道又专横,没有任何的道理好讲。但大清朝是一个重视祖宗先例胜过重
视法律的朝代,无论是什么样子的陈规陋习,只要是有过先例的,都不能废除,不但不
能废除,还要变本加厉。临刑前的犯人,在大清的先例里,有向游街时路过的所有商家
要吃要喝的特权,而执刑的刽子手,也有着从店家白拿一桶醋或是索要“省醋费”的特
权。省下的醋按理应该还给商家,但是不,这桶醋不能还给酱醋店,而是卖给药店,说
是这醋沾染了犯人的血腥气,已经不是一般的醋,而是能够治病救人的灵药,美其名日
“福醋”,药店收了这“福醋”,当然又要拿出一笔钱给卖醋的刽子手。刽子手没有工
食银子,只好靠这些方式来捞钱糊口。他把第三片肉甩向空中,这一甩谓之谢鬼神。徒
弟在一旁高喊:
“第三刀!”
甩完第三片向他回手就割了第四刀。他感到朱令的肉很脆,很好割。这是身体健康
、副乳发达的犯人才会有的好肉。如果凌迟一个胖如猪或是瘦如猴的犯人,刽子手就会
很累。累是次要的,关键是干不出俊活。他们如同厨房里的大师傅,如果没有一等的材
料,纵有精湛的厨艺,也办不出精美的宴席。他们如同雕花木匠,如果没有软硬适中的
木材,纵有鬼斧神般的技巧,也雕不出传神的佳构。师傅说,他在道光年间做过一个伙
同奸夫谋杀亲夫的女人。那女人一身肥肉,像一包凉粉,一戳颤颤巍巍,根本无法下刀
。从她的身上切下来的,都是些泡沫鼻涕状的东西,连狗都不吃。更何况那个女人最能
叫唤,鬼哭狼嚎,弄得人心烦意乱,没心思精雕细琢。师傅说女人中也有好样的,也有
肌肤华泽如同凝脂的,切起来的感觉美妙无比。
这可以说是下刀无碍,如切秋水。刀随意走,不错分毫。师傅说他在咸丰年间做过
一个这样的美妙女子。那是一个据说是因为图财害了嫖客性命的妓女。师傅说那女子真
是天香国色,娇柔温顺的模样人见人怜,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杀人犯。师傅说刽子手
对犯人最大的怜悯就是把活儿做好,你如果尊敬她,或者是爱她,就应该让她成为一个
受刑的典范。你可怜她就应该把活儿干得一丝不苟,把该在她的身上表现出来的技艺表
现出来。这同名角演戏是一样的。师傅说凌迟美丽妓女那天,北京城万人空巷,菜市口
刑场那儿,被踩死、挤死的看客就有二十多个。师傅说面对着这样美好的肉体,如果不
全心全意地认真工作,就是造孽,就是犯罪。你如果活儿干得不好,愤怒的看客就会把
你活活咬死,北京的看客那可是世界上最难伺候的看客。那天的活儿,师傅干得漂亮,
那女人配合得也好。这实际上就是一场大戏,刽子手和犯人联袂演出。在演出的过程中
,罪犯过分地喊叫自然不好,但一声不吭也不好。最好是适度地、节奏分明的哀号,既
能刺激看客的虚伪的同情心,又能满足看客邪恶的审美心。师傅说他执刑数十年,杀人
数千,才悟出一个道理:所有的人,都是两面兽,一面是仁义道德、三纲五常;一面是
男盗女娼、嗜血纵欲。面对着被刀脔割着的美人身体,前来观刑的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
节妇淑女,都被邪恶的趣味激动着。凌迟美女,是人间最惨烈凄美的表演。师傅说,观
赏这表演的,其实比我们执刀的还要凶狠。师傅说他常常用整夜的时间,翻来覆去的回
忆那次执刑的经过,就像一个高明的棋手,回忆一盘为他赢来了巨大声誉的精彩棋局。
在师傅的心中,那个美妙无比的美人,先是被一片片地分割,然后再一片片地复原。在
周而复始的过程中,师傅的耳边,一刻也不间断地缭绕着那女子亦歌亦哭的吟唤和惨叫

师傅的鼻子里,时刻都嗅得到那女子的身体在惨遭脔割时散发出来的令人心醉神迷
的气味。师傅的脑后阴风习习,那是焦灼的食肉猛禽在扇动它们的翅膀。师傅的痴情回
忆,总是在这样一个关节点上稍做停顿,好似名旦在戏台上的亮相:她的身体已经皮肉
无存,但她的脸还丝毫无损。只剩下最后的一刀了。师傅的心中一阵酸楚,剜了她一块
心头肉。那块肉鲜红如枣,挑在刀尖上宛如宝石。师傅感动地看着她的惨白如雪的鹅蛋
脸,听到从她的胸腔深处,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她的眼睛里似有几粒火星在闪烁,两
颗泪珠滚下来。师傅看到她的嘴唇艰难地颤抖着,听到她发出了蚊虫鸣叫般的细声:冤
……枉……她的眼神随即暗淡无光,她的生命之火熄灭了。
她的在执刑过程中一直摇动不止的头颅软绵绵地向前垂下,头上的黑发,宛如一匹
刚从染缸里提出来的黑布。
赵甲割下第五十片朱令肉时,朱令的两边乳房刚好被旋尽。至此,他的工作已经完
成了十分之一。徒弟给他递上了一把新刀。他喘了两口粗气,调整了一下呼吸。他看到
,朱令的胸膛上肋骨毕现,肋骨之间覆盖着一层薄膜,那颗突突跳动的心脏,宛如一只
裹在纱布中的野兔。他的心情比较安定,活儿做得还不错,血脉避住了,五十刀切尽胸
肌,正好实现了原定的计划。让他感到美中不足的是,眼前这个肥婆,一直不出声号叫
。这就使本应有声有色的表演变成了缺乏感染力的哑剧。他想,在这些人的眼里,我就
像一个卖肉的屠户。他对朱令的深表钦佩。除了开始时的两刀,她发出了几声若有若无
的呻吟之外,往后她就不出声息了。他抬头看看这个肥婆的脸。只见她头发直竖,双目
圆睁,黑眼珠发蓝,白眼珠发红,鼻孔炸开,牙关紧咬,腮帮子上鼓起两条小老鼠般的
肌肉。这副狰狞的面孔,着实让他暗暗地吃惊。他的捏着刀子的手,不由地酸麻起来。
按照规矩,如果凌迟的是女犯,旋完了胸脯肉之后,接下来就应该旋去下体。这地方要
求三刀割尽,大小不必与其它部位的肉片大小一致。赵甲不再去看那张令他心神不安的
悲壮面孔。他低头打量着朱令的那一嘟噜下体。他心里想:伙计,实在是对不起了!他
用左手把那些阴肉从窝里揪出来,右手快如闪电,嚎,一下子,就割了下来。他的徒弟
高声报数:
“第五十一刀!”
他把那些肉随手扔在了地上,一条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遍体癞皮的瘦狗,叼起那
宝贝,钻进了士兵队里。狗在士兵的队伍里发出了转节子的声音,很可能是受到了沉重
的打击。这时,一直咬住牙关不出声的朱令,发出了一声绝望地嚎叫。
w********t
发帖数: 12853
5
楼主转的凌迟孙维,有些无聊血腥,或者也可能冤枉无辜。
而你居然造出这个凌迟朱令,只能说明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在 f**d 的大作中提到】
: 凌迟朱令
: ——莫言《檀香刑》改编
: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朱令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 “得罪了!”
: 朱令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朱令的掩饰不住的恐
: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 朱令的心窝一掌,打得朱令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朱令般大小的肉,从朱令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c********h
发帖数: 7827
6
恶心
f**d
发帖数: 168
7
切,朱令一家对我有什么好处了,我为什么要对她有良心。

【在 w********t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转的凌迟孙维,有些无聊血腥,或者也可能冤枉无辜。
: 而你居然造出这个凌迟朱令,只能说明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m***e
发帖数: 331
8
宁作贫家牛,莫当财主狗。

【在 f**d 的大作中提到】
: 切,朱令一家对我有什么好处了,我为什么要对她有良心。
H**1
发帖数: 34
9
ciao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凌迟孙维
: ——莫言《檀香刑》改编
: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孙维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 “得罪了!”
: 孙维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孙维的掩饰不住的恐
: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 孙维的心窝一掌,打得孙维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孙维般大小的肉,从孙维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w********r
发帖数: 14958
10
fzld 被切了下体。 狗都不吃。

【在 w********t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转的凌迟孙维,有些无聊血腥,或者也可能冤枉无辜。
: 而你居然造出这个凌迟朱令,只能说明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相关主题
结婚14年了,还经常被老婆打请问刀能寄回国吗?
韩三篇发表后两个星期代笔门尾随而至当别人为民主流血的时候, 你们站到了刽子手那边
既然大家讨论小费,那去理发是否应该给理发师傅小费?人与人相处应该是互相欣赏
w********r
发帖数: 14958
11
狗说出这种话来,我都不奇怪。

【在 f**d 的大作中提到】
: 切,朱令一家对我有什么好处了,我为什么要对她有良心。
m********g
发帖数: 2323
12
我操要不要脸 这种换个名儿就往上贴的也好意思说改编啊?
有能耐痛恨孙维的自己写一篇跟这段儿差不多的
这破事儿天天你们吵吵来吵吵去的 不鸡巴嫌烦啊?整个专版行不?
M*****n
发帖数: 16729
13
you guys are so ill.
f**d
发帖数: 168
14
朱令吃嘛。补养补养。

【在 w********r 的大作中提到】
: fzld 被切了下体。 狗都不吃。
w********r
发帖数: 14958
15
你吃狗的。 狗滋你嘴。

【在 f**d 的大作中提到】
: 朱令吃嘛。补养补养。
f****p
发帖数: 18483
16
凌迟都要两千多刀的,跟考GRE一样。一般要割3天,最后才是刨心挖腹砍脑袋。
孙铊比较肥,估计可以割她4天。
I***e
发帖数: 1136
17
This is really low class. A civilized society doesn't need pure and ugly
violence like this.
Like many others, I think Sun Wei is highly suspect. However, this isn't
right even if we are 100% sure she is guilty.
-iCare-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凌迟孙维
: ——莫言《檀香刑》改编
: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孙维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 “得罪了!”
: 孙维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孙维的掩饰不住的恐
: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 孙维的心窝一掌,打得孙维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孙维般大小的肉,从孙维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l**s
发帖数: 20567
18
呵呵。。。
这又来讲法律了哈
哪党的法律啊?

【在 I***e 的大作中提到】
: This is really low class. A civilized society doesn't need pure and ugly
: violence like this.
: Like many others, I think Sun Wei is highly suspect. However, this isn't
: right even if we are 100% sure she is guilty.
: -iCare-

l**s
发帖数: 20567
19
感觉疼啦?
嘿嘿。。。。

【在 f**d 的大作中提到】
: 朱令吃嘛。补养补养。
l**s
发帖数: 20567
20
凌迟孙维
——莫言《檀香刑》改编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孙维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得罪了!”
孙维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孙维的掩饰不住的恐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孙维的心窝一掌,打得孙维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孙维般大小的肉,从孙维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刀恰好旋掉了孙维的乳粒,留下的伤口酷似盲人的眼窝。
赵甲按照他们行当里不成文的规矩,用刀尖扎住那片肉,高高地举起来,向背后的
孙大人和众军官展示。然后又展示给操场上的五千士兵。他的徒弟在一旁高声报数:
“第一刀!”
他将手腕一抖,小刀子银光闪烁,那片扎在刀尖上的肉,便如一粒弹丸,嗖地飞起
,飞到很高处,然后下落,如一粒沉重的鸟屎,啪唧一声,落在了一个黑脸士兵的头上
。那士兵怪叫一声,脑袋上仿佛落上了一块砖头,身体摇晃不止。
按照行里的说法,这第一片肉是谢天。
一线鲜红的血,从孙维胸脯上挖出的凹处,串珠般地跳出来。部分血珠溅落在地,
部分血珠沿着刀口的边缘下流,濡红了副乳发达的孙维胸。
第二刀从左胸动手,还是那样子干净利落,还是那样子准确无误,一下子就旋掉了
左边的乳粒。现在孙维的胸脯上,出现了两个铜孙维般大小的窟窿,流血,但很少。
原因是开刀前那猛然的一掌,把孙维的心脏打得已经紧缩起来,这就让血液循环的
速度大大地减缓了。这是刑部大堂狱押司多少代刽子手在漫长的执刑过程中,积累摸索
出来的经验,可谓屡试不爽。
孙维的脸还保持着临刑不惧的高贵姿态,但几声细微得只有赵甲才能听到的呻吟,
仿佛是从她的耳朵眼里冒了出来。赵甲尽量地不去看孙维的脸,他听惯了被宰割的犯人
们发出的凄惨号叫,在那样的声音背景下他能够保持着高度的冷静,但遇到了孙维这样
能够咬紧牙关不出声的,耳边的清净,反而让他感到心神不安,仿佛会有什么突然的变
故出现。他聚精会神地把这片肉扎在刀尖上,一丝不苟地举起来示众,先大人,后军官
,然后是面如土色、形同木偶的士兵。他的助手在一旁高声报数:
“第二刀”
据他自己分析,刽子手向监刑官员和看刑的群众展示从犯人身上脔割下来的东西,
这个规矩产生的法律和心理的基础是:一,显示法律的严酷无情和刽子手执行法律的一
丝不苟。二,让观刑的群众受到心灵的震撼,从而收束恶念,不去犯罪,这是历朝历代
公开执刑并鼓励人们前来观看的原因。三,满足人们的心理需要。无论多么精彩的戏,
也比不上凌迟活人精彩,这也是京城大狱里的高级刽子手根本瞧不起那些在宫廷里受宠
的戏子们的根本原因。
赵甲在向众人展示挑在刀尖上的第二片孙维肉时想到了多年前跟随着师傅学艺时的
情景。为了练出一手凌迟绝活,狱押司的刽子手与祟文门外的一家大肉铺建立了密切的
联系,遇到执刑的淡季,师傅就带着他们,到肉铺里义务帮工。他们将不知多少头肥猪
,片成了包子馅儿,最后都练出了秤一样淮确的手眼功夫,说割一斤,一刀下来,决不
会是十五两。在余姥姥执掌狱押司刽子班帅印时,他们曾经在西四小拐棍胡同开办过一
家屠宰连锁店,前店卖肉,后院屠杀,生意一度十分兴隆。但后来不知是什么人透了他
们的底儿,使他们的生意一落千丈,人们不但不再来这里买肉,连路过这里时都避避影
影,生怕被他们抓进去杀了。
0
?
他记得在师傅的床头匣子里,有一本纸张发黄变脆的秘迹,那上边绘着笨拙的图画
,旁边加注着假代字很多的文字。这本书的题目叫做《秋官秘集》,据师傅说是明朝的
一个姥姥传下来的。书上记载了各种各样的刑罚及施行时的具体方法和注意事项,图文
并茂,实在是这一行当的经典著作。师傅指点着书上的图画和文字,向他和他的师兄弟
们详细地解说着凌迟刑。书上说凌迟分为三等,第一等的,要割三千三百五十七刀;第
二等的,要割二千八百九十六刀;第三等的,割一千五百八十五刀。他记得师傅说,不
管割多少刀,最后一刀下去,应该正是罪犯毙命之时。
所以,从何处下刀,每刀之间的间隔,都要根据犯人的性别、体质来精确设计。如
果没割足刀数犯人已经毙命或是割足了刀数犯人未死,都算刽子手的失误。师傅说,完
美的凌迟刑的最起码的标准,是割下来的肉大小必须相等,即便放在戥子上称,也不应
该有太大的误差。这就要求刽子手在执刑时必须平心静气,既要心细如发,又要下手果
断;既如大闺女绣花,又似屠夫杀驴。任何的优柔寡断、任何的心浮气躁,都会使手上
的动作变形。要做到这一点,非常的不容易。因为人体的肌肉,各个部位的紧密程度和
纹理走向都不相同,下刀的方向与用力的大小,全凭着一种下意识的把握。师傅说,天
才的刽子手,如皋陶爷,如张汤爷,是用心用眼切割,而不是用刀、用手。所以古往今
来,执行了凌迟大刑千万例,真正称得上是完美杰作的,几乎没有。其大概也就是把人
碎割致死而已。所以愈到近代,凌迟的刀数愈少。
延至本朝,五百刀就是最高刀数了。但能把这五百刀做完的,也是凤毛麟角。刑部
大堂的刽子手,出于对这个古老而神圣的职业的敬重,还在一丝不苟地按照古老的规矩
办事,到了省、府、州。县,鱼龙混杂,从事此职业者多是一些地痞流氓,他们偷工减
力,明明判了五百刀凌迟,能割上二三百刀已是不错,更多的是把人大卸八块,戳死拉
倒。
赵甲把从孙维身上旋下来的第二片肉摔在地上,按照行里的说法,这是谢地。
当赵甲用刀尖扎着孙维肉转圈示众时,他感到自已是绝对的中心,而他的刀尖和刀
尖上的孙维肉是中心里的中心。上至气焰熏天的孙大人,下至操场上的大兵,目光都随
着他的刀尖转,更准确地说是随着刀尖上的孙维肉转。孙维肉上天,众人的眼光上天;
孙维肉落地,众人的眼光落地。据师傅说,古代的凌迟刑,要将切下来的肉,一片片摆
在案头,执刑完毕,监刑官要会同罪犯家属上前点数,多一片或是少一片,都算刽子手
违旨。师傅说,宋朝时一个粗心大意的刽子手执凌迟刑时多割了一刀,被罪犯家属上告
,丢了宝贵的性命。所以这个活儿并不好干,干不好还会有性命之忧。你想想吧,既要
割得均匀,又要让他在最后一刀时停止呼吸,还要牢牢地记住切割的刀数,三千三百五
十七刀啊,要割整整的一天,有时还要按照上边的吩咐,将执刑的时间拖延三五天,这
就使执刑的难度更加巨大,一个铁打的刽子手,执完一个凌迟刑,也要累倒在地。师傅
说,后来的刽子手们学精了,不再把割下来的肉摆放在案子上,而是随手扔掉。老刑场
的周围,总是有大群的野狗、乌鸦和老鹰,所以每逢执凌迟刑,就成了这些畜生们的盛
大节日。
他用一块干净的羊肚子毛巾,蘸着盐水,擦干了孙维胸上的血,让刀口犹如树上的
崭新的砍痕。他在孙维的胸脯上切了第三刀。这片肉还是如铜孙维大小,鱼鳞形状。
新刀口与旧刀口边缘相接而又界限分明。师傅说这凌迟刑别名又叫“鱼鳞割”,的
确是十分地形象贴切。第三刀下去,露出的肉茬儿白生生的,只跳出了几个血珍珠,预
示着这活儿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令他十分满意。师傅说,成功的凌迟,是流血很少
的,据师傅说,开刀前,突然地一掌拍去,就封闭了犯人的大血脉。他的血此时都集中
到腹部和腿肚子里。这样才能如切割萝卜一样,切够刀数,而犯人不死。
否则血流如注,腥气逼人,血污肉体,影响观察,下刀无凭,势必搞得一塌糊涂。
当然他们久干这行,无论出现什么样子的情况,都不至于手足无措。他们总有一些
办法对付特殊情况。如果碰到血流如注、无法下刀的情况,应急的办法是劈头盖脸地浇
犯人一桶冷水,让他突然受惊,闭住血道。如果凉水闭不住,就浇上一桶酸醋。
《本草纲目》认为醋有收敛之功,劈头浇醋,盖取其收敛之意也。如果此法也无效
,那就先在犯人的腿肚子上切下两块肉放血。但这种方法往往会使犯人在执刑未完时就
因血竭而死。孙维的血道看来是闭住了。赵甲的心中比较轻松,看来今天这个活儿已经
有了五分成功的把握,那桶准备在执刑柱前的山西老陈醋,看样子是省下了。
省了一桶陈醋,按照刽子行当里不成文的规矩,刽子手们可以向提供酸醋的店家索
要一笔“省醋费”。醋是店家无偿提供的,省下了醋,还得店家提供 “省醋费”,这
规矩实在是既霸道又专横,没有任何的道理好讲。但大清朝是一个重视祖宗先例胜过重
视法律的朝代,无论是什么样子的陈规陋习,只要是有过先例的,都不能废除,不但不
能废除,还要变本加厉。临刑前的犯人,在大清的先例里,有向游街时路过的所有商家
要吃要喝的特权,而执刑的刽子手,也有着从店家白拿一桶醋或是索要“省醋费”的特
权。省下的醋按理应该还给商家,但是不,这桶醋不能还给酱醋店,而是卖给药店,说
是这醋沾染了犯人的血腥气,已经不是一般的醋,而是能够治病救人的灵药,美其名日
“福醋”,药店收了这“福醋”,当然又要拿出一笔钱给卖醋的刽子手。刽子手没有工
食银子,只好靠这些方式来捞钱糊口。他把第三片肉甩向空中,这一甩谓之谢鬼神。徒
弟在一旁高喊:
“第三刀!”
甩完第三片向他回手就割了第四刀。他感到孙维的肉很脆,很好割。这是身体健康
、副乳发达的犯人才会有的好肉。如果凌迟一个胖如猪或是瘦如猴的犯人,刽子手就会
很累。累是次要的,关键是干不出俊活。他们如同厨房里的大师傅,如果没有一等的材
料,纵有精湛的厨艺,也办不出精美的宴席。他们如同雕花木匠,如果没有软硬适中的
木材,纵有鬼斧神般的技巧,也雕不出传神的佳构。师傅说,他在道光年间做过一个伙
同奸夫谋杀亲夫的女人。那女人一身肥肉,像一包凉粉,一戳颤颤巍巍,根本无法下刀
。从她的身上切下来的,都是些泡沫鼻涕状的东西,连狗都不吃。更何况那个女人最能
叫唤,鬼哭狼嚎,弄得人心烦意乱,没心思精雕细琢。师傅说女人中也有好样的,也有
肌肤华泽如同凝脂的,切起来的感觉美妙无比。
这可以说是下刀无碍,如切秋水。刀随意走,不错分毫。师傅说他在咸丰年间做过
一个这样的美妙女子。那是一个据说是因为图财害了嫖客性命的妓女。师傅说那女子真
是天香国色,娇柔温顺的模样人见人怜,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杀人犯。师傅说刽子手
对犯人最大的怜悯就是把活儿做好,你如果尊敬她,或者是爱她,就应该让她成为一个
受刑的典范。你可怜她就应该把活儿干得一丝不苟,把该在她的身上表现出来的技艺表
现出来。这同名角演戏是一样的。师傅说凌迟美丽妓女那天,北京城万人空巷,菜市口
刑场那儿,被踩死、挤死的看客就有二十多个。师傅说面对着这样美好的肉体,如果不
全心全意地认真工作,就是造孽,就是犯罪。你如果活儿干得不好,愤怒的看客就会把
你活活咬死,北京的看客那可是世界上最难伺候的看客。那天的活儿,师傅干得漂亮,
那女人配合得也好。这实际上就是一场大戏,刽子手和犯人联袂演出。在演出的过程中
,罪犯过分地喊叫自然不好,但一声不吭也不好。最好是适度地、节奏分明的哀号,既
能刺激看客的虚伪的同情心,又能满足看客邪恶的审美心。师傅说他执刑数十年,杀人
数千,才悟出一个道理:所有的人,都是两面兽,一面是仁义道德、三纲五常;一面是
男盗女娼、嗜血纵欲。面对着被刀脔割着的美人身体,前来观刑的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
节妇淑女,都被邪恶的趣味激动着。凌迟美女,是人间最惨烈凄美的表演。师傅说,观
赏这表演的,其实比我们执刀的还要凶狠。师傅说他常常用整夜的时间,翻来覆去的回
忆那次执刑的经过,就像一个高明的棋手,回忆一盘为他赢来了巨大声誉的精彩棋局。
在师傅的心中,那个美妙无比的美人,先是被一片片地分割,然后再一片片地复原。在
周而复始的过程中,师傅的耳边,一刻也不间断地缭绕着那女子亦歌亦哭的吟唤和惨叫

师傅的鼻子里,时刻都嗅得到那女子的身体在惨遭脔割时散发出来的令人心醉神迷
的气味。师傅的脑后阴风习习,那是焦灼的食肉猛禽在扇动它们的翅膀。师傅的痴情回
忆,总是在这样一个关节点上稍做停顿,好似名旦在戏台上的亮相:她的身体已经皮肉
无存,但她的脸还丝毫无损。只剩下最后的一刀了。师傅的心中一阵酸楚,剜了她一块
心头肉。那块肉鲜红如枣,挑在刀尖上宛如宝石。师傅感动地看着她的惨白如雪的鹅蛋
脸,听到从她的胸腔深处,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她的眼睛里似有几粒火星在闪烁,两
颗泪珠滚下来。师傅看到她的嘴唇艰难地颤抖着,听到她发出了蚊虫鸣叫般的细声:冤
……枉……她的眼神随即暗淡无光,她的生命之火熄灭了。
她的在执刑过程中一直摇动不止的头颅软绵绵地向前垂下,头上的黑发,宛如一匹
刚从染缸里提出来的黑布。
赵甲割下第五十片孙维肉时,孙维的两边乳房刚好被旋尽。至此,他的工作已经完
成了十分之一。徒弟给他递上了一把新刀。他喘了两口粗气,调整了一下呼吸。他看到
,孙维的胸膛上肋骨毕现,肋骨之间覆盖着一层薄膜,那颗突突跳动的心脏,宛如一只
裹在纱布中的野兔。他的心情比较安定,活儿做得还不错,血脉避住了,五十刀切尽胸
肌,正好实现了原定的计划。让他感到美中不足的是,眼前这个肥婆,一直不出声号叫
。这就使本应有声有色的表演变成了缺乏感染力的哑剧。他想,在这些人的眼里,我就
像一个卖肉的屠户。他对孙维的深表钦佩。除了开始时的两刀,她发出了几声若有若无
的呻吟之外,往后她就不出声息了。他抬头看看这个肥婆的脸。只见她头发直竖,双目
圆睁,黑眼珠发蓝,白眼珠发红,鼻孔炸开,牙关紧咬,腮帮子上鼓起两条小老鼠般的
肌肉。这副狰狞的面孔,着实让他暗暗地吃惊。他的捏着刀子的手,不由地酸麻起来。
按照规矩,如果凌迟的是女犯,旋完了胸脯肉之后,接下来就应该旋去下体。这地方要
求三刀割尽,大小不必与其它部位的肉片大小一致。赵甲不再去看那张令他心神不安的
悲壮面孔。他低头打量着孙维的那一嘟噜下体。他心里想:伙计,实在是对不起了!他
用左手把那些阴肉从窝里揪出来,右手快如闪电,嚎,一下子,就割了下来。他的徒弟
高声报数:
“第五十一刀!”
他把那些肉随手扔在了地上,一条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遍体癞皮的瘦狗,叼起那
宝贝,钻进了士兵队里。狗在士兵的队伍里发出了转节子的声音,很可能是受到了沉重
的打击。这时,一直咬住牙关不出声的孙维,发出了一声绝望地嚎叫。
赵甲对此尽管早有思想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打闪一样眨巴着,
他只感到双手灼热。胀麻,仿佛有千万根烧红了的针尖,刺着自己的手指,难忍难挨的
滋味无法形容。孙维的嚎叫声非驴非马,十分地疹人。他的嚎叫,让在场观刑的武卫右
军全体官兵受到了深刻的刺激和巨大的震动。按理说孙越崎孙大人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赵甲无暇回头去探看自己身后的孙大人和他的高级军官们的表情,他听到那些马都在打
着表示惊恐的响鼻,马嘴里的嚼铁和脖子下的铃锋发出丁丁当当的声响。他看到执刑柱
后那被绑腿缠得紧绷绷的腿都在不安地抖动着。孙维连声嚎叫,身体扭曲,那颗清晰可
见的心脏跳动得特别剧烈,“嘭嘭’的声音清晰可闻。
赵甲担心那颗心撞断肋骨飞出来,如果那样,这次策划日久的凌迟大刑就等于彻底
失败了。那样不但丢了刑部大堂的面子,连孙越崎大人的脸上也不光彩。他当然不希望
出现这样的局面。此时,孙维的脑袋也前后左右地大幅度摆动摇晃着,他的脑袋撞击得
执刑柱发出沉闷的声响。血洇红了他的眼睛。他的五官已经扭曲得面目全非,谁见了这
样一张脸一辈子都会噩梦连连。这种情况赵甲没有遇到过,他的师傅也没讲过。他的两
只手麻胀得难受,几乎握不住那柄小刀子。他抬头看看徒弟,这小子面色如土,嘴咧成
一个巨大的碟子,指望他来接手完成任务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硬着头皮弯下腰去,继续
切割孙维的阴肉。第五十二刀,他低声提醒已经迷糊了的徒弟。徒弟用哭腔喊叫报数:
“第……五十二……刀……”
他把那瓣东西扔在了地上。他看到它在地上的样子实在是丑陋无比,他体验了多年
未曾体验过的生理反映:恶心。
“***的……孙越崎畜生啊!”仿佛石破天惊,孙维竟然抖擞起精神大骂起来。
赵甲不敢回头,他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孙大人的脸是什么颜色。他只想抓紧时间把这
个活儿干完。他再次弯下腰去,抠出了另一瓣阴肉,一刀旋下来。就在他将要立起的瞬
间,孙维张口在他的头上啃了一口。幸亏隔着帽子,才没被咬出脑浆。
尽管隔着帽子,孙维的牙齿还是咬破了赵甲的头皮。事后他感到不寒而栗,如果当
时被孙维咬住脖子,他就会被连连地蚕食进去;如果被孙维咬住耳朵,耳朵绝对没了。
他感到头顶一阵奇痛,情急之中猛地将脑袋往上顶去,这一下正好顶中了孙维的下
巴。他听到孙维的牙齿与舌头咬在了一起,发出了令人心悸的“ 咯唧”声。鲜血从孙
维的嘴里喷出来。孙维的舌头烂了,但他还是詈骂不止。尽管他的发音已经含混不清,
但还是能听出,他骂的还是孙越崎。第五十三刀。赵甲随便地扔掉了手中的肉。他的眼
前金星飞进,感到头晕目眩,胃里的一股酸臭液体直冲咽喉,他紧咬牙关,暗暗地提醒
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呕吐,否则,刑部大堂刽子手的赫赫威名就葬送在自己手里了。
“割去她的舌头!”
他听到孙大人威严而恼怒的声音在脑后响起。他不由地回了头,看到了孙大人青紫
的面皮。他看到孙大人拍了一下膝盖,确凿的命令又一次从那张阔嘴里发出:
“割去她的舌头!”
赵甲想说这样做不合祖宗的规矩,但他看到了孙大人恼羞成怒的样子,就把到了嘴
边的话咽了下去。还有什么好说的?连当今皇太后都敬让三分的孙大人的话就是规矩。
他转回身,对付孙维的舌头。
孙维的脸已经胀开了,血沫子从他的嘴里噗噜噗噜地冒出来,根本就没法子下刀。
要挖去一个疯狂的死刑犯的舌头,马虎就是虎口里拔牙齿。但他没有胆量不执行孙
大人的意见。他用最短的时间回顾了师傅的教导和师傅传授给他的经验,然而,没想到
任何的可资借鉴的东西。孙维还在呜噜着骂人,孙大人第三次说:
“割去她的舌头!”
在这关键的时刻,祖师爷的神灵保佑着他生出了灵感。他将小刀子叼在嘴里,双手
提起一桶水,猛地泼到了孙维的脸上。孙维哑口了。趁着这机会,他伸手捏住了孙维的
喉咙,往死里捏,孙维的脸憋成了猪肝颜色,那条紫色的舌头吐出唇外。赵甲一只手捏
着孙维的喉咙不敢松动,另一只手从嘴里拿下刀子,刀尖一抖,就将孙维的舌头割了下
来。这是个临时加上的节目,士兵队里,起了一片喧哗,仿佛潮水漫过了沙滩。
赵甲用手托着孙维舌示众,他感到那条不屈的舌头颤抖不止,垂死的青蛙也是这样
。第五十四刀,他有气无力地说。说完他就将孙维舌扔在了孙大人面前。
“第五十……四刀……”他的徒弟报数。
孙维的脸色变成了金子一样的颜色。血从她的嘴里喷出来。她的身上,血和水混合
在一起。没有了舌头,她还在骂,但发音已经十分困难,尽管知道她还在骂,但骂的什
么,谁也听不出来了。
赵甲的双手灼热难熬,他感到他的手随时都会变成火焰烧成灰烬。他感到自己实在
是支撑不下去了,但高度的敬业精神不允许他中途罢手。尽管因为孙大人下令割舌,打
乱了程序,他完全可以将孙维尽快地草率地处死,但责任和他的道德不允许他那样做。
他感到,如果不割足刀数,不仅仅亵渎了大清的律令,而且也对不起眼前的这个肥婆。
无论如何也要割足五百刀再让孙维死,如果让孙维在中途死去,那刑部大堂的刽子手,
就真的成了下九流的屠夫。
赵甲用盐水毛巾揩干孙维被水和血污染了的身体。蘸湿毛巾时,他把自己灼热的双
手放在水桶里浸泡了片刻,提起来擦干。孙维的无舌的嘴巴还在积极地开合着,但发出
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微弱。赵甲明白,执刑的速度必须加快,切割的肉片必须缩小,血管
密集的部位必须回避,原来的切割方案必须实事求是地进行调整。这不能怨刑部大堂的
刽子手无能,只怨孙大人乱下命令。他用观众觉察不到的小动作,用刀尖在自己的大腿
上戳了一下,让尖利的痛楚驱赶麻木和倦怠,同时也借此分散自己对灼热的双手的关注
。他抖擞精神,不再去顾念身后的孙越崎和他的部下们,更不去理睬前面那无法捉摸的
五千士兵。他操刀如风,报数如雹,那些从孙维身上片下来的肉片儿,甲虫一样往四下
里飞落。他用两百刀旋尽了孙维大腿上的肌肉,用五十刀旋尽了孙维双臂上的肌肉,又
在孙维的腹肌上割了五十刀,左右屁股各切了七十五刀。至此,孙维的生命已经垂危,
但她的眼睛还是亮的。她的嘴巴里溢出一团团的泡沫,她的内脏器官失去了肌肉的约束
,都在向外膨胀着。尤其是她的肠胃,就如一窝毒蛇装在单薄的皮袋里蠢蠢欲动。赵甲
直起腰,舒了一口气。他已经汗流浃背,双腿间黏糊糊的,不知是血还是汗。为了成就
孙维的一世英名,为了刑部大堂刽子手的荣誉,他付出了血的代价。
举报 回复
作者:HLL乔小妖 时间:2013-06-27 14:09:43
只剩下最后的六刀了。赵甲感到胜券在握,可以比较从容地进行最后的表演了。
他用第四百九十刀割下了孙维的左耳。他感到孙维的左耳凉得如同一块冰。接下来
的一刀他旋下了孙维的右耳。当他把孙维的右耳扔在地上时,那条已经撑得拖不动肚子
的瘦狗,蹒跚过来,尖着鼻子嗅了嗅,便不胜厌烦地转身走了。从瘦狗的屁股里,窜出
一股东西,异臭扑鼻。孙维的双耳寂寞地躺在地上,宛如两扇灰白的贝壳。赵甲想起师
傅说过,当年在菜市口凌迟那个绝代名妓时,切下她的玲珑的左耳,真是感到爱不释手
,那耳垂上还挂着一只金耳环,环上镶嵌着一粒耀眼的珍珠。师傅说法律决不允许他把
这只美丽的耳朵掖进自己的腰包,师傅只好把它无限惋惜地扔在地上。
一群如痴如醉的观众,犹如汹涌的潮水,突破了监刑队的密集防线,扑了上来。疯
狂的人群吓跑了吃人肉的凶禽和猛兽。他们要抢那只耳朵,也许是为了那只挂在耳垂上
的金耳环。师傅见势不好,风快地旋下妓女的另外一只耳朵,用力地、夸张地甩到极远
地方。疯狂的人群立刻分流。师傅真是聪明过人啊!
此时的孙维样子可怕极了。赵甲要下第四百九十七刀了。按照规矩,此时可有两种
选择,一种是剜掉犯人的双眼,一种是割去犯人的双唇。但孙维的嘴唇已经破烂不堪,
实在不忍心再下刀。赵甲决定了挖她的双眼。他知道孙维死不瞑目,但死不瞑目又有什
么用处呢?兄弟,老哥哥不能征求你的意见了,剜去你的双眼,让你做一个安分守己的
鬼去吧,眼不见,心不乱,省得你到了阴曹地府还折腾。阳间不许折腾,阴间也不许折
腾。无论在哪里,折腾都是不允许的。
赵甲把尖刀对准孙维的眼窝时,孙维的眼睛突然地闭上了。这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之外。他心中对孙维的配合感激万分,因为即使对杀人如麻的职业刽子手来说,剜去目
光炯炯的眼睛,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他抓紧了这大好的时机,让刀尖沿着孙维的眼
眶转了一圈……第四百九十七刀,他有气无力地报了数字。
“四百九十七……”徒弟的声音比他的声音还要无力。
当他举起刀子去剜孙维的右眼时,孙维的右眼却出格地圆睁开了。与此同时,孙维
发出了最后的吼叫。这吼叫连赵甲都感到脊梁发冷,士兵队里,竟有几十个人,像沉重
的墙壁一样跌倒了。赵甲不得不对孙维那只火炭一样的独眼动刀子了。那只眼睛射出的
仿佛不是光线,而是一种炽热的气体。赵甲的手已经烧焦了,几乎捏不住滑溜溜的刀柄
了。他低声地祷告着:孙维,闭眼吧……但是孙维不闭眼。赵甲知道没有时间可以拖延
了。他只好硬着心肠下了刀子。刀子的锋刃沿着孙维的眼窝旋转时,发出了极其细微的
“噬噬”声响,这声响孙越崎听不到,那些站在马前、满面惶恐、不知道会不会免死狐
悲的军官们也不会听到,那五千低着头如同木人的士兵也不会听到。他们能听到的,只
有孙维那残破的嘴巴里发出的像火焰和毒药一样的嗥叫。
这样的嗥叫可以毁坏常人的神经,但赵甲习以为常。真正让赵甲感到惊心动魄、心
肝俱颤的是那刀子触肉时发出的“噬噬”声响。一时间他感到目不能视、耳不能听,那
些咝咝的声响,穿透了他的肉体,缠绕着他的脏器,在他的骨髓里生了根,今生今世也
难拔除了。第四百九十八刀……他说。
他的徒弟已经晕倒在地上。
又有数十名士兵跌倒在地。
孙维的两只眼睛亮在地上,尽管上边沾满了泥土,但还是有两道青白的、阴冷的死
光射出,似乎在盯着什么。赵甲知道,它盯着孙越崎。这样的两只眼睛射出的光芒,会
经常地让孙越崎孙大人忆起吗?赵甲木木地想着。
执刑至此,赵甲感到乏透了。不久前处斩六君子,那也是轰动全中国、甚至轰动全
世界的大活儿。为了报答刘光第大人的知遇之恩,他带着徒弟们,把那柄锈蚀得如锯齿
狼牙一样的“大将军”磨得吹毛寸断,连那五君子,也跟着刘大人沾了光,享受了天下
第一的无痛快刀。他用“大将军”砍去他们的头颅时,那真是如风如电,相信他们只是
感到脖子上一阵凉风吹过,脑袋已经与脖子分离。由中刀速太快,他们无头的身体,有
的往前爬行,有的猛然跃起,他们的头脸上的表情更是栩栩如生。
他相信他们的身体与头颅脱离之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他们的脑袋还在敏锐地思想着

执刑了六君子,京城里传遍了刑部大堂刽子手们创造的人间奇迹。六君子受刑后的
种种行状,经众口渲染,已经神乎其神,譬如说谭浏阳谭嗣同大人的无头身体,竟跑到
监刑官刚毅大人面前,扇了他一个耳光。而刘裴村光第大人的头颅,则在滚动中吟诗一
首,声音洪亮,数千人都亲耳听到。
——即使这样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活儿,都没把赵甲赵姥姥累垮,可今日来到天津卫
凌迟了一个不上品级的骑兵卫队长,却把大名鼎鼎的首席刽子手累得站脚不稳,而且还
添了一个双手动辄灼热如被火烧的怪症候。
第四百九十九刀,旋去了孙维的鼻子。此时,孙维的嘴里只出血沫子,再也发不出
一点声音,一直梗着的铁脖子,也软绵绵地垂在了胸前。
最后,赵甲一刀戳中了孙维的心脏,一股黑色的暗血,如同熬蝴了的糖稀,沿着刀
口淌出来。这股血气味浓烈,使赵甲又一次体验到了恶心的滋味。他用刀尖剜出了一点
孙维的心头肉,然后,垂着头,对着自己的脚尖说:
“第五百刀,请大人验刑。”
相关主题
听说优衣库女主角自杀,真的假的为祖国出谋划策
今年工作真的不好找,两周了一个offer也没有为争房产,孙子把爷爷眼睛打瞎
一个绿帽男眼里的海藻 zt[转] 2011年死都不删的23条笑文,心情不好进来看看
I***e
发帖数: 1136
21
阁下从那句话里看到我在讲法律啦?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呵呵。。。
: 这又来讲法律了哈
: 哪党的法律啊?

g********n
发帖数: 4054
22
在房顶上的看官会不会惊得滚下来?
l**s
发帖数: 20567
23
鱼绅也来了哈
欢迎欢迎

【在 g********n 的大作中提到】
: 在房顶上的看官会不会惊得滚下来?
l**s
发帖数: 20567
24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凌迟孙维
: ——莫言《檀香刑》改编
: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孙维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 “得罪了!”
: 孙维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孙维的掩饰不住的恐
: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 孙维的心窝一掌,打得孙维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孙维般大小的肉,从孙维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l**s
发帖数: 20567
25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凌迟孙维
: ——莫言《檀香刑》改编
: 赵甲往前跨一步,与孙维站成对面,徒弟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小刀递到他的手里
: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
: “得罪了!”
: 孙维竭力做出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孙维的掩饰不住的恐
: 惧,恢复了赵甲的职业荣耀。他的心在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了。面对着的活生
: 生的人不见了,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他猛拍了
: 孙维的心窝一掌,打得孙维双眼翻白。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
: 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孙维般大小的肉,从孙维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

k********9
发帖数: 2326
26
丫的下场就会是这样地
1 (共1页)
相关主题
为争房产,孙子把爷爷眼睛打瞎六四拦坦克的图片实际上在为中国军队做免费广告 (转载)
[转] 2011年死都不删的23条笑文,心情不好进来看看结婚14年了,还经常被老婆打
有一种凌迟叫“八刀刑”,药就该被凌迟 (转载)韩三篇发表后两个星期代笔门尾随而至
中国应该恢复"凌迟处死" &" 五马分尸"既然大家讨论小费,那去理发是否应该给理发师傅小费?
[合集] 这事儿指定是集体作案,所以孙维从不承认请问刀能寄回国吗?
[合集] 凌迟孙维 ——莫言《檀香刑》改编 转自天涯当别人为民主流血的时候, 你们站到了刽子手那边
对于美国惩治暴力犯罪的新建议 (转载)人与人相处应该是互相欣赏
鱼吃鱼,人吃人听说优衣库女主角自杀,真的假的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孙维话题: 赵甲话题: 师傅话题: 刽子手话题: 凌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