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WaterWorld版 - [合集] 朱令案的另一个要点是:清华的铊到底少了没有
相关主题
[合集] 清华文艺社团的“集中班”和朱令案侦办的巨大漏洞从清华著名小将虎肉将军的行为可以理解我师兄薛刚等人
[合集] 转: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合集] 看方舟子造谣的胆子有多大!要点开他提供的链接看啊!
[合集] 朱令案的要点[合集] 2013年一月中国各地房价
其实我也算是半个千老。。。[合集] 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应该选哪个?
在朱令案调查里, 技术上如何区别不同的铊源 (转载)[合集] 告诉你,我们为什么愤怒 来源:清华大学 高祺(我觉得写得很
国外讨论的热闹,国内除了天涯,真没多大动静[合集] 真正的大骗子是 方舟子,你敢揭发胡温吗?
朱令案说明清华不如北大[合集] 请转清华大学建筑系在读博士翁帆
Re: 关于朱令案 (转载)[合集] 94清华投毒的嫌犯孙维是在米国吗?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要点话题: 朱令话题: 清华
1 (共1页)
c***t
发帖数: 383
1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02:25:04 2013, 美东) 提到:
这个应该不难查。剧毒物铊盐,清华号称得两人同时开锁才能拿出来,那么每次配溶液
都有记录,一次取了多少,还剩多少,配制溶液量多少,浓度多少,一查便知。而且本
科生配剧毒溶液,边上没个老师或研究生监督?所以这问题应该很好弄清啊。
☆─────────────────────────────────────☆
modeling (hehe) 于 (Sun Apr 21 02:45:54 2013, 美东) 提到:
反证法,如果没少,清华一定会发表声明。反之,没见这样的声明,either少了,or清
华没有办法判断少没少,实际药品管理如果没有它说的那么严格。
☆─────────────────────────────────────☆
qiushuict (依稀) 于 (Sun Apr 21 02:54:16 2013, 美东) 提到:
多半是无法判定少没少
☆─────────────────────────────────────☆
walkingtree (低烈度折腾) 于 (Sun Apr 21 03:13:36 2013, 美东) 提到:
清华抠了孙铊的毕业证,态度很明显了。
因为下毒剂量很大,很容易查。如果不是来自清华实验室,清华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公告
出来,既保护了自己的学生免受不白之冤,又可以撇清清华管理不当的责任,还为侦查
减少误导可能。有白利而无一害的好事为什么不做呢?
清华可不是没有发声意愿或能力的,在事发之初说过没有铊盐导致医疗延误。
清华烂就一个字
☆─────────────────────────────────────☆
dearbornp (dearbornp) 于 (Sun Apr 21 03:55:22 2013, 美东) 提到:
根据孙维声明,她从来没有配制过铊盐溶液,只是在实验中使用过。
☆─────────────────────────────────────☆
feifeifeifei (feiafei) 于 (Sun Apr 21 11:54:39 2013, 美东) 提到:
这个是谣言。孙维澄清过,她的毕业证根本就没扣。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1:56:53 2013, 美东) 提到:
孙维昨天的声明中提到,清华实验室的铊并没少,而且有调查记录。
:)
☆─────────────────────────────────────☆
sealight (我挺艾未未,谭作人,赵连海等等维权人士) 于 (Sun Apr 21 12:06:44 2013, 美东) 提到:
清华官僚为了泄愤,报复孙维哥哥录像取证实验室管理不善,
扣住了孙维的毕业证不发, 说是公安不让发, 孙家找到
公安, 公安说学籍有关的事情跟他们无关。 他们没有让
学校扣住毕业证, 然后清华没办法,没有正当理由继续扣压,
又不能出具官方盖章的据发文书, 就只好发了毕业证。
☆─────────────────────────────────────☆
ShiyiJin (金似衣;今世遗) 于 (Sun Apr 21 12:30:21 2013, 美东) 提到:
那是号称。
直到98、99年,化学实验室管理都稀松平常,KCN都是放在柜台上的,根本没上锁,也
没人监督。
学校方面推脱责任的本事第一,没办法,官僚主义么。
☆─────────────────────────────────────☆
Sophiaa (索菲呀) 于 (Sun Apr 21 12:57:59 2013, 美东) 提到:
孙维现在已经是清华指定发言人了阿?孙维还说自己啥都没干过呢。
☆─────────────────────────────────────☆
Sophiaa (索菲呀) 于 (Sun Apr 21 13:01:48 2013, 美东) 提到:
孙维还派她哥跟她里应外合成功从清华实验室偷出铊,来证明清华实验室对铊管制松懈。
按照你的说法, 孙维一会说铊有管理记录,一会又证明铊管理松懈,自己到底要闹哪
般先搞清楚。
☆─────────────────────────────────────☆
Sophiaa (索菲呀) 于 (Sun Apr 21 13:04:08 2013, 美东) 提到:
孙维只是说她最终拿到了,并没说没有被扣过。这是两回事。最终,是多久以后,她自
己都没说。
☆─────────────────────────────────────☆
dearbornp (dearbornp) 于 (Sun Apr 21 13:04:47 2013, 美东) 提到:
曾经被扣了一段时间。
☆─────────────────────────────────────☆
Acartia (深水鱼) 于 (Sun Apr 21 13:07:09 2013, 美东) 提到:
多半是笔糊涂账,不然学生不会下手了
☆─────────────────────────────────────☆
dearbornp (dearbornp) 于 (Sun Apr 21 13:26:52 2013, 美东) 提到:
她哥哥拿的不是固体铊盐,是实验室桌子上放着的有毒试剂。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3:27:47 2013, 美东) 提到:
如果当时案件调查记录说清华实验室没丢,那就是没丢。你悲愤没用。
:)
☆─────────────────────────────────────☆
dearbornp (dearbornp) 于 (Sun Apr 21 13:40:06 2013, 美东) 提到:
这个能记录吗?每次取药的时候都量一下取了多少克/毫克?
☆─────────────────────────────────────☆
hsr (hsr) 于 (Sun Apr 21 13:58:17 2013, 美东) 提到:
我比较赞成这个推论,我觉得校方不但对药品管理差,对学生关心也很少。就事论事,
校方的做法对朱和孙都非常不负责。
☆─────────────────────────────────────☆
eagletiger (eagletiger) 于 (Sun Apr 21 14:15:36 2013, 美东) 提到:
你老倒是态度鲜明的挺孙啊,是个人都知道清华把孙维的毕业证,学位证扣了,之后好
多年不停的找人沟通,送算拿到了毕业证,不过听说还是没有学位证,你老搅浑水也要
敬业点好不好,真把大家当小孩子哄啊,很有意思吗.
☆─────────────────────────────────────☆
eagletiger (eagletiger) 于 (Sun Apr 21 14:16:56 2013, 美东) 提到:
你丫这个ID早就臭大街了,还要意思在这里秀智商,赶快换ID了,当水军也要敬业不是.
☆─────────────────────────────────────☆
eagletiger (eagletiger) 于 (Sun Apr 21 14:18:24 2013, 美东) 提到:
你丫能不能不用三个ID发一个东西,发贴指南大家都看到了,还这么尊照执行,很Out
了哈.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4:22:00 2013, 美东) 提到:
给个link?
☆─────────────────────────────────────☆
sealight (我挺艾未未,谭作人,赵连海等等维权人士) 于 (Sun Apr 21 14:26:00 2013, 美东) 提到:
我只有一个id. 清华扣押孙维毕业证的唯一合理解释, 就是我说的那个。
☆─────────────────────────────────────☆
anywhere (早已经习惯一个人难过) 于 (Sun Apr 21 14:30:21 2013, 美东) 提到:
孙维先说清华管理不善,现在又说有记录,自扇耳光?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4:39:27 2013, 美东) 提到:
19年前的中国没现在这种动不动就发声明的习惯。不过据孙维的说法,清华出过it实验
室管理没问题的证明文件,是在孙维她哥摸进去拿毒药录像以后的事,哪位给个link或
转一下吧,看看到底是怎么说的。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4:41:43 2013, 美东) 提到:
有个屁记录啊。这种事实在是太好糊弄了,取出1.5克记录1.5克,1.2克拿去做实验,
扣了0.3克
,多做几次有了下毒的量,记录又可以很完整。小孩子的把戏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
你当别人都跟你一样的智商么?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4:44:58 2013, 美东) 提到: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由此想到前几天某脑残人士说it们曾经劝朱令父母在清华校庆时抬
着朱去示威,要真这么做了,朱家和清华可就算公开结仇了。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4:45:58 2013, 美东) 提到:
你以为公安都和你一样傻嘛?
:)
☆─────────────────────────────────────☆
sealight (我挺艾未未,谭作人,赵连海等等维权人士) 于 (Sun Apr 21 14:46:53 2013, 美东) 提到:
可不是么。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4:50:03 2013, 美东) 提到:
大金是清华的?要是这样,清华还真差。再乱,剧毒物和贵重物品也必须得上几道锁吧
。当年俺用一下铂金坩埚,还得实验室老师开2道锁取出来先称量再给,还回去也得先
称量再入库,每次都有记录。
☆─────────────────────────────────────☆
sealight (我挺艾未未,谭作人,赵连海等等维权人士) 于 (Sun Apr 21 14:51:50 2013, 美东) 提到:
这是因为这东西值钱吧。 值钱的东西要是被人偷走一点, 老师也赔不起啊。
毒药不值钱, 就不会那么关心。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4:52:41 2013, 美东) 提到:
公安很聪明啊,你倒是说说看公安如何来抓我提出的可能?你说的出来,我就shut up.
说不出来你shut up!
你做没做过同位素实验?妈的,经常是谁用了也不签名,到时候补签的都多的是。还记
录呢,你以为是生化实验室做埃博拉病毒么?实验室的chemical一半以上都是毒物,每
个都盯着要有证人要当场核对签名?那简直是笑话。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4:54:10 2013, 美东) 提到:
这是任何一个化学实验室的基本要求,否则怎么配溶液?剧毒物和贵重物品遗留多少也
应该有记录。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4:54:46 2013, 美东) 提到:
毒药不值钱?你拿称要重量呢?那机密文件值多少钱?
这智商。
:)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5:00:13 2013, 美东) 提到:
一般物品好糊弄,贵重物品和剧毒物没这么好糊弄。
☆─────────────────────────────────────☆
Xiaotan98 (笑谈) 于 (Sun Apr 21 15:04:07 2013, 美东) 提到:
不知化学实验室如何,我们生化的还是一个老师专管的。我们用KCN也是找她要。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5:05:00 2013, 美东) 提到:
那是你们实验室吧。任何做过实验的人,都知道对外人来讲,保管的不错的物品可能不
好弄,但是对本实验室的人来讲,偷点毒物的机会大把大把的。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5:08:18 2013, 美东) 提到:
要成克的偷不容易。0.0x微克肯定容易,把用过的称量纸偷走就行了。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5:16:46 2013, 美东) 提到:
罪犯有不是傻子,干嘛一下子偷那么多?每次0.2克,偷他五次。你别跟我讲每次称样
品都有人看着的,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哪个实验室是这样的。
我随便举个例子吧,做生物的都知道以前都是要自己做跑电泳的胶,那里面好多
chemical都是剧毒而且无色无味(我就不一一点名了,省得别人认为我教唆犯罪),
bench上随便拿。
下毒者用铊很可能是发现有顺手牵羊的机会。
☆─────────────────────────────────────☆
seventeam (粉猪) 于 (Sun Apr 21 15:21:19 2013, 美东) 提到:
你原来是F2来美国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5:31:25 2013, 美东) 提到:
童靴,无机化合物粉末,0,2克好大一堆呢。
☆─────────────────────────────────────☆
biooo (逍遥游) 于 (Sun Apr 21 15:50:05 2013, 美东) 提到:
没 他造谣
清华自己把孙供出来的
会这么打自己脸
孙昨天也没这么说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5:50:11 2013, 美东) 提到:
重金属盐,0.2克一大堆不太可能吧。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6:43:30 2013, 美东) 提到:
打脸的来啦,哈哈。孙黑不仅没文明法制常识,连一点research都不做就信口开河。
:)
☆─────────────────────────────────────☆
biooo (逍遥游) 于 (Sun Apr 21 17:13:12 2013, 美东) 提到:
这智商,老子昨天就看过了
不然也不敢跳出来说
你让这里所有人读读,
你贴的和你说的是一回事?
自己扇自己嘴巴这么欢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7:18:40 2013, 美东) 提到:
你给指出一下,哪一点不一样?
考验你智商的时间到了。
:)
☆─────────────────────────────────────☆
biooo (逍遥游) 于 (Sun Apr 21 17:23:54 2013, 美东) 提到:
书记你给个调查记录,证明清华实验室的铊并没少?
24小时炖点,考验下你这马甲的智商咯
不要用律师的话咯 用孙自己的证据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7:28:26 2013, 美东) 提到:
“外人无法获得铊盐“不就正好证明是内部人干的么?就是说有机会进入实验室接触铊
盐又和ZL在同一寝室的人有最大嫌疑么?SW也不能”合法“取得铊,是不是就意味着”
非法“取得铊的不算?
昨天就已经反驳过你了,你除了顾左右而言他还会什么?
哇,某些人皮还挺厚的。谎言撒到前后矛盾不能再圆,而且被打了脸还不知道痛。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7:33:12 2013, 美东) 提到:
1.没有铊盐被盗,
2.“证据”“证明外人无法取得”。
你给另外一个特殊情况铊盐丢失(少了)的可能性?
你需要恶补脑黄金。
另外不敢当你们家的书记。
:)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7:35:02 2013, 美东) 提到:
喂,看我上面的回帖,不要回避关键问题。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7:38:52 2013, 美东) 提到:
你也需要恶补鱼油啊,
外人无法取得,是指管理人员以外的人。学生当然也是外人了。
如果SW算内人, 她吃饱撑得,拿这一条给自己撇清?
为孙黑着急啊。
:)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7:53:11 2013, 美东) 提到:
你有没在实验室做过?理论和现实的区别知道么?实验室要是都这么run,早破产了。
这些管理条款
也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常识也没有。我倒是为孙维着急,她要雇你做他律师的话,
估计就只有坐牢的分了。
孙维当然就是内人了。她自己一会说清华管理不严,一会要说她也没可能接触到铊盐。
你让人相信那个?
孙维如果偷了毒的话,她当时只想着这事天衣无缝,有怎能预见后来会有人查出来是铊
中毒的?她(或者真凶;小概率啦)如果有预知能力的话,直接用老鼠药好了,天下谁
都能搞到的东西就没人会怀疑她了不是?她显然以为这事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要
是没有姓贝的,天下人就以为是ZL得了怪病不是么?
你的常识和智商都是10岁前的水平,心理学上叫concrete thinking,拐个弯就不会了。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18:39:53 2013, 美东) 提到:
“她自己一会说清华管理不严,一会要说她也没可能接触到铊盐。你让人相信那个?”
这个倒不矛盾。她的意思是正常情况下她也不能接触到铊盐;管理混乱的情况下,她不
是唯一一个能非法从实验室拿走有毒物品的人(是否包含铊?)。后一点她哥帮她证实
是真的。当时还没小DV吧,他哥能扛一摄像机摸进去拎着毒物串出来,应该可以证明清
华对实验室和化学品安全的管理极其糟糕。
☆─────────────────────────────────────☆
biooo (逍遥游) 于 (Sun Apr 21 18:55:39 2013, 美东) 提到:
你应该补铊阿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8:59:27 2013, 美东) 提到:
“学校实验室管理证据”+“证明”,是说什么呢?
你摸一下脸肿多厚了?
:)
☆─────────────────────────────────────☆
nova888 (nova) 于 (Sun Apr 21 19:00:17 2013, 美东) 提到:
突然想到,你是日本人吧,汉语6级过了没有?
:)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19:08:29 2013, 美东) 提到:
这还不矛盾?什么是正常情况,什么是管理混乱的情况?有一个社区,一个礼拜有6天
是正常情况,没有抢劫发生,但是有一天会有点混乱比如发生抢劫之类的,你不会因此
说这个社区是安全的吧?所以这两者就是相互排斥的。
她老哥能自由出入,是SW为了证明除了她其他人也能取到铊,那样的话,她自己没有机
会取到铊就是不正确的声明。她就是别人说啥,只要对自己有利就用。事实上,她老哥
能自由出入并不等于任何人能自由出入。就好比银行看门人的朋友能抢劫银行,并不表
示任何人都能抢劫银行。内线很重要。
总结下来,SW的申明什么也没撇清。倒是她翻手是云,复手是雨让人很不解。
☆─────────────────────────────────────☆
Sophiaa (索菲呀) 于 (Sun Apr 21 21:01:00 2013, 美东) 提到:
她哥能进去,那不是有她指点吗,有她内应吗,什么时候能去,往哪去, 往哪走, 去
哪拿东西,她哥能代表外来无辜无关人员吗? 好几天前就有人说了,她能偷东西,然
后再找她哥偷一遍,就能证明她清白啦?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21:31:52 2013, 美东) 提到:
一个社区,大家都没枪,通过正常渠道也搞不到枪。有一天发生了持枪抢劫案,匪兵甲
成了嫌疑最大的人,因为他在靶场上班,而靶场枪械库里有枪。匪兵甲说他在靶场只负
责捡弹壳,按规定他不能进枪械库(匪兵甲自称遵纪守法不乱来)。众匪兵说那也一定
是你干的,因为就你有机会拿枪,别人想拿也拿不了,同时靶场给警察叔叔出证明,表
示靶场很规范,非工作人员进不了靶场。于是匪兵甲让开相机店的他哥路人甲(不排除
匪兵甲给路人甲指示了路径)扛一摄像机全程录像串进靶场并抓了把20响插腰上出大门
,完了再原物送回,以证明靶场安检很差,象周克华这样的路人也有机会混进去偷枪作
案,以此表示他匪兵甲不是唯一有机会偷枪的人。我解释清楚了吗?
☆─────────────────────────────────────☆
water123 (字符串) 于 (Sun Apr 21 21:45:55 2013, 美东) 提到:
罪犯不是傻子,所以用只有自己在用的特异性毒物给自己寝室的人下毒。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21:47:48 2013, 美东) 提到:
不能证明她清白,但能证明清华实验室安全管理极差,外人能进去偷东西这一事实吧?
能偷东西的,可能是外来人员或内部人员,可能有内应也可能没内应,但肯定不是无辜
无关人员,对吧?
有关偷东西的事,北京部委大楼里没少发生外来小偷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地翻钱包偷
钱的事,刚发生的时候大家也都以为是内部出问题,直到后来当场抓到一个,一问,还
真啥内线没有,连北京人都不是,人还一天几个部委的串,发现没人就进屋搞钱,发现
有人就谎问啥啥局啥啥处在哪,一路畅通,这事记得当时报纸还发过长报道。
☆─────────────────────────────────────☆
water123 (字符串) 于 (Sun Apr 21 21:50:58 2013, 美东) 提到:
这个内部人士就多了,全化学系都是。
还不包括也用到铊的其他系。
以前"合法"是她,现在"非法"了,还是只有她,孙唯也够霉的。
☆─────────────────────────────────────☆
water123 (字符串) 于 (Sun Apr 21 21:55:00 2013, 美东) 提到:
这个太好解释了,当初孙唯也以为对她的怀疑是她能弄到铊溶剂。
朱令的律师要早出来说不可能是溶剂投毒,估计他家也不需要拍这个录像了。
这个是不是侧面说明孙唯不是真凶?因为显然她开始也以为是溶剂投毒。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22:35:30 2013, 美东) 提到:
这不能说明孙维就不是真凶,但可以说明她不是能拿到铊的唯一人选。
☆─────────────────────────────────────☆
l63 (l63) 于 (Sun Apr 21 22:37:13 2013, 美东) 提到:
孙铊的话能信?
你要是信的话, 干脆就听她的, 说她不是凶手好了.
☆─────────────────────────────────────☆
Hilary99 (故乡的臭豆腐) 于 (Sun Apr 21 22:43:28 2013, 美东) 提到:
估计没有记录,在事件发生前,谁能想到会发生?
☆─────────────────────────────────────☆
water123 (字符串) 于 (Sun Apr 21 22:54:25 2013, 美东) 提到:
我的意思是,如果孙唯是真凶,她当初没有使用方便的溶剂去投毒,而是选择盗取比较
难的铊盐,只能是因为她意识到了这个量的问题,那么,在她的潜意识里,会让哥哥去
盗取固体毒品来证清白,而不是大家默认的溶液。
因为凶手是意识不到大家不会去计算量而都以为是溶液下毒,她一定以为大家也会想到
浓度和量的问题而排除溶液,因此她会本能的要哥哥偷她用过的类似的东西。
而她让哥哥偷的是比较易偷的溶液,就说明她并不知道朱令被下的其实是固体毒。因为
如果铊盐和溶液是分别管理的话,这次偷盗什么也证明不了。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22:57:43 2013, 美东) 提到:
如果真是这样,那太无语了。
俺本科的时候剧毒物和贵重物品比如氰化物都是锁起来的,要用得登记称重,归还也要
登记称重。后来剧毒物没接触过,但实验中要用金,每次用前称重,用后称重,消耗量
还要老板、室主任以及保卫处签字。
☆─────────────────────────────────────☆
Sophiaa (索菲呀) 于 (Sun Apr 21 23:03:41 2013, 美东) 提到:
清华大学药品管理混乱不混乱,孙铊她哥亲自上阵都不能证明什么,铊哥表面上是外人
,但有孙铊在,铊哥就不是外人。 有人把银行保险库的门打开监守自盗,证明银行保
险不靠谱,银行保险系统可能不行,但是你这样证明是不行的。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23:04:24 2013, 美东) 提到:
你们家整栋楼的住户都能进入你住的那栋楼(好比你说的化学系),但是你们整栋楼的
人都知道你家金戒指放在哪儿么?恐怕只有你家的亲戚(好比是孙的实验室)才知道吧。
孙只有“合法”地用铊溶液,但是也可以“合法”地踩点观察如果取得铊盐。然后就有
机会可以”非法“地取得铊盐。不是说100%是她拿得,但是几率比别人大得多你不否认
吧。
说她嫌疑大,是加上她是同寝室,又有前后古怪的行为(藏杯子,吃面包,只顾撇清自
己从未怀疑过任何可能的真凶,一伙人极力互挺)而得出的。
☆─────────────────────────────────────☆
sealight (我挺艾未未,谭作人,赵连海等等维权人士) 于 (Sun Apr 21 23:05:11 2013, 美东) 提到:
藏杯子, 吃面包都是莫须有的事情。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23:09:24 2013, 美东) 提到:
well, 什么都可以是莫须有的。咱们还讨论个啥?有人说有两次中毒,有人说医生胡扯
。那就没的说了。
☆─────────────────────────────────────☆
Acat001 (阿猫) 于 (Sun Apr 21 23:10:47 2013, 美东) 提到:
在保卫处通知了宿舍猪苓是被人投毒之后神秘失窃,猪苓的个人用品丢失是不是莫须有?
这能不能证明有很大可能投毒者就是同宿舍或相邻宿舍的少数人之间?否则怎么知道哪
些是猪苓的东西?
嫌疑人圈子这么小,而之间又有人有相对方便的条件获取毒物,了解毒性,有作案时间
,这些证据不说宣判,你觉得够不够刑事拘留突击审查?但95年-97年警察啥都没做,
觉得是因为”调查取证困难“么?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23:12:13 2013, 美东) 提到:
氰化物是知名毒物,当然会锁起来。你用过同位素没?锁不锁?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23:16:17 2013, 美东) 提到:
假设我去抢了一个富豪,警察追赃的时候如果他不提钻石项链,我是不是只要争辩说没
拿过金戒指就可以了?我没事提钻石项链有病啊?
☆─────────────────────────────────────☆
feifeifeifei (feiafei) 于 (Sun Apr 21 23:20:12 2013, 美东) 提到:
1997年9月20日。她在第一次声明里就说了。
☆─────────────────────────────────────☆
Sophiaa (索菲呀) 于 (Sun Apr 21 23:23:06 2013, 美东) 提到:
说什么啦?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23:27:51 2013, 美东) 提到:
放射性同位素不但要锁,而且还要在容器外贴有毒和有反射性的醒目标识,还必须要有
专人管理。难道你们那里不是这样?稳定同位素不要求锁,但因为价格奇高,老板会关
照好的。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23:31:36 2013, 美东) 提到:
规矩是哪都一样的,不过执行起来嘛。。。我们显然不是在同一个实验室啦。那就只有
看清华是怎样管理的咯。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23:31:47 2013, 美东) 提到:
例子举错了。银行保险库的门一个人打不开,可能俩人都打不开。就算开了一层门,里
面还有N层门要开。你先复习一下《纽约大劫案》这部电影。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23:34:49 2013, 美东) 提到:
这例子举得不好。家里进贼金戒子被偷了,难道家贼的几率就一定大于外贼?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23:35:48 2013, 美东) 提到:
未必一定要打开银行保险库的。银行出纳照样可以借职务之便雁过拔毛。我看下毒者以
趁人疏忽(比如拿出物品后被叫开五分钟之类的),顺手牵羊的可能居多。
☆─────────────────────────────────────☆
ffjump (看热闹的) 于 (Sun Apr 21 23:36:19 2013, 美东) 提到:
☆─────────────────────────────────────☆
water123 (字符串) 于 (Sun Apr 21 23:37:19 2013, 美东) 提到:
你可以那么说,但是大部份人是选择什么都不说。
孙唯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但是她要是真凶,一定想去证明她真正用来投毒的东西是别
人也可以拿到的,而不是证明个错的。
话说用这种只有自己在用的东西投毒,还是投身边人,脚趾头都能想到将来案发第一个
被请去喝茶的肯定是自己,也太脑残了,简直像是利用家族势力来跟公安示威啊。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23:37:27 2013, 美东) 提到:
被偷了又没有撬门迹象的时候当然就是家贼可能居多了。12罗汉的可能不是没有,只是
几率上嘛。。。
☆─────────────────────────────────────☆
luminb (Gooder) 于 (Sun Apr 21 23:41:10 2013, 美东) 提到:
拜托,下毒者是没指望铊中毒被发现的。事实上,她/他也差点成功了不是吗?如果能
预知铊中毒会被发现,没人会蠢到去用铊的,用老鼠药好了。下毒者显然是聪明反被聪
明误了。
☆─────────────────────────────────────☆
dearbornp (dearbornp) 于 (Sun Apr 21 23:41:34 2013, 美东) 提到:
杯子的问题,孙维金亚都说并无此事,朱令律师说找不到了,小贝说从孙维箱子里搜出
来了,也有说在床底下找到了,完全没有一个可靠地说法,警方没有公开表态。
面包问题,孙维金亚说没有此事,王琪给童宇峰写了一封奇怪的邮件提到了这件事。我
仔细看过物化2的同学包括娘子们的发贴或邮件。只有王琪写的东西让人觉得奇怪,大
胆假设,突破口就在王琪,她不是真正的知情者就是凶手!
☆─────────────────────────────────────☆
Sophiaa (索菲呀) 于 (Sun Apr 21 23:41:37 2013, 美东) 提到:
行了,你喜欢可以自己慢慢看。问题清楚了,再说下去就是浪费时间了。要真关心这事
情,就该关注它的全面的信息和最新的发展。
☆─────────────────────────────────────☆
aaddoo (nothing) 于 (Sun Apr 21 23:41:45 2013, 美东) 提到:
孙维被问讯,获知公安局提讯她的理由是她说唯一能接触到铊盐的学生。(实际上老公
安当然不一定会轻易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孙维)显然说孙维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盐的学生
还是有一定根据的。结果孙维为了洗白自己,让自己的哥哥去录像。录像的作用是直接
暴露了清华大学药品管理的混乱,同时将朱令中毒的责任推到清华校方。清华校方震怒
,一度扣发孙维的毕业证(和学位证?)。
其实证明其他人能接触到铊盐,本身并不能排除孙维的嫌疑。律师的证据--二次中毒且
第二次剂量巨大,实际上让孙维哥哥的录像的作用变得没有意义,加大了孙维的嫌疑。
虽然铊盐溶液会放在实验台上让人使用,但是固体铊盐并不是一个外人能轻易接触到或
者找到偷走而不引起怀疑的。
比较合理的解释是第一次投毒是报复或者一时冲动,第二次是为了掩盖第一次冲动行为
的理性的细致的谋杀行为。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Sun Apr 21 23:46:13 2013, 美东) 提到:
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但不能把可能性推定为必然性。
☆─────────────────────────────────────☆
sealight (我挺艾未未,谭作人,赵连海等等维权人士) 于 (Sun Apr 21 23:48:04 2013, 美东) 提到:
失窃也是王琪报案的。 不过我不去推断谁是凶手, 那是警方的工作。
我只能按照现在能够获得的信息做一些判断。 孙维嫌疑最大, 其他人
也有一定嫌疑。 但是集体作案不太可能, 现存证据不能证明任何
一个人就是铁定的凶手。
☆─────────────────────────────────────☆
water123 (字符串) 于 (Sun Apr 21 23:48:57 2013, 美东) 提到:
不指望被发现,就应该一次大剂量直接弄死。看起来象急病的样子。
而不是一点点来,在治疗,就容易最终发现原因。
应该是觉得即使发现也无所谓,怀疑不到他。
☆─────────────────────────────────────☆
Acat001 (阿猫) 于 (Sun Apr 21 23:56:02 2013, 美东) 提到:
孙维及其宿舍的人嫌疑这么大,居然95-97从未提审分头突击,只可能是干涉司法
每个人都有嫌疑,孙维嫌疑最大,这个宿舍每个人都清楚,居然可以20年紧密团结在孙
维周围,听从指挥。是你,你不是投毒的,有个偷毒嫌疑很大的人在你身边,警察没有
怀疑你,你会贴上去死保对方,把自己拖下水么?真是伟大的友谊阿
☆─────────────────────────────────────☆
Visitation (地沟油一喝,好事自然来) 于 (Mon Apr 22 00:00:06 2013, 美东) 提到:
你的逻辑真是奇怪,她的话如果不能信,那还叫进警察局去审问干吗?
☆─────────────────────────────────────☆
aaddoo (nothing) 于 (Mon Apr 22 00:05:05 2013, 美东) 提到:
有别的目的。
☆─────────────────────────────────────☆
water123 (字符串) 于 (Mon Apr 22 00:06:33 2013, 美东) 提到:
所以我说现在资料不全啊,大家都在瞎判断。
这个固体铊盐到底有多难,只有清华知道,可是清华是不可能承认自己管理混乱的。
孙唯只需要证明自己没有接触过铊盐,她自己的声明中说了,希望有人举证反驳。
其实我想说一个不利于孙唯的矛盾,那个律师说投毒是少量多次,如果真的如此,是不
需要非得是铊盐了,液体这时候也可以,次数足够多的话。但是我还是倾向于两次投毒
,一次是试毒,一次准备要人命,研究过铊的凶手应该很清楚重金属不会被代谢掉,第
二次的会跟第一次累积。那个量就是要质人于死地的。
☆─────────────────────────────────────☆
Visitation (地沟油一喝,好事自然来) 于 (Mon Apr 22 00:10:55 2013, 美东) 提到:
贝至诚对朱令不也是伟大的友谊吗?伟大的友谊有什么奇怪的?
大学里有些寝室之间的关系比亲兄弟还亲,数十年不变,你没见过?
☆─────────────────────────────────────☆
gregory (肥鸡) 于 (Mon Apr 22 00:14:38 2013, 美东) 提到:
当年不可能。要就一硫酸亚铊都这么麻烦,还干不干活了。我老当年在P大作合成实验
,第一步安息香缩合,KCN几十克地加料,这么个剧毒品就扔楼道地上一破塑料袋里。
估计T大也好不到哪去。
☆─────────────────────────────────────☆
aaddoo (nothing) 于 (Mon Apr 22 00:15:14 2013, 美东) 提到:
第二次的量太多了,以致于根据实验室铊盐的溶液的浓度,朱令要每天喝几升(打个比
方)才能达到那种效果。这种情况下,显然更可能是固体的铊盐直接下毒(高浓度的加
入饮料,中药,汤中)。
☆─────────────────────────────────────☆
latiaowu (latiaowu) 于 (Mon Apr 22 00:28:52 2013, 美东) 提到:
男人对女人的伟大友谊是存在的, 女人和女人没有什么伟大的友谊。大学女生宿舍4年
, 是对人心理的极强考验。
☆─────────────────────────────────────☆
aaddoo (nothing) 于 (Mon Apr 22 00:33:31 2013, 美东) 提到:
就不怕水解放出点HCN?
☆─────────────────────────────────────☆
Acat001 (阿猫) 于 (Mon Apr 22 00:37:04 2013, 美东) 提到:
何况一个的友谊同时因为受害者惨状由于同情而加强
而另一个的伟大友谊却丝毫不受重大投毒嫌疑的影响,
☆─────────────────────────────────────☆
Visitation (地沟油一喝,好事自然来) 于 (Mon Apr 22 00:37:21 2013, 美东) 提到:
直接说孙维的话不可信,她说什么都不能听。
那还要调查什么?直接拉去枪毙就是了。还要调查、庭审干吗?
“无罪推定”和“疑点利益归于被告”你听说过没?
☆─────────────────────────────────────☆
Acat001 (阿猫) 于 (Mon Apr 22 00:38:57 2013, 美东) 提到:
问题是现在不光没有庭审,97年前连刑事拘留突审都没有
面对这么重大的投毒嫌疑,这个无法原谅
☆─────────────────────────────────────☆
gregory (肥鸡) 于 (Mon Apr 22 00:40:45 2013, 美东) 提到:
多包几层塑料袋,倒是有点受潮,还记得老得用锤子敲。
☆─────────────────────────────────────☆
aaddoo (nothing) 于 (Mon Apr 22 00:43:00 2013, 美东) 提到:
我都是放在通风橱里面敲。不过称玩后,要记录用量,然后把袋子封好锁起来。
☆─────────────────────────────────────☆
gregory (肥鸡) 于 (Mon Apr 22 00:46:53 2013, 美东) 提到:
分析的作实验,还算小心,要是孙说拿不到铊盐,只有溶液,量小,不算离谱。有机的
拿铊盐当反应试剂那用着才猛呢。
☆─────────────────────────────────────☆
gregory (肥鸡) 于 (Mon Apr 22 00:50:12 2013, 美东) 提到:
幸好不是重氮盐。:-)
☆─────────────────────────────────────☆
Acat001 (阿猫) 于 (Mon Apr 22 00:52:56 2013, 美东) 提到:
不过孙维比起别的的能近距离接触到朱令,有机会精准投毒的人有大的多大的多得机会
能更方便的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搞到铊盐,了解铊盐的存放位置,日常管理情况等等
☆─────────────────────────────────────☆
aaddoo (nothing) 于 (Mon Apr 22 01:02:27 2013, 美东) 提到:
我以前重氮化合物都是现制备现用的溶液。
☆─────────────────────────────────────☆
seaer (悟空) 于 (Mon Apr 22 01:14:30 2013, 美东) 提到:
如果真有这么严格,那清华的剧毒物质的管理就不会受到指责了。
做化学的都知道,实际上很不严格,我就用过剧毒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
seaer (悟空) 于 (Mon Apr 22 01:16:38 2013, 美东) 提到:
嗯,分析的用量一般小
做合成的,无论有机无机,都是大把大把的用,那还记得清啊
☆─────────────────────────────────────☆
seaer (悟空) 于 (Mon Apr 22 01:21:22 2013, 美东) 提到:
哈哈,同感同感,估计全国高校都差不多,开始还挺紧张,后来也就习惯了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Mon Apr 22 01:34:14 2013, 美东) 提到:
要掩盖最好的方式是住手,因为第一次没被查出来,人人都以为是啥怪病,好了就算了。
☆─────────────────────────────────────☆
walkingtree (低烈度折腾) 于 (Mon Apr 22 01:41:41 2013, 美东) 提到:
你如果真的是看到过孙铊的路人,就绝不会说是谣言了。
孙铊不过是隔了几个月以后要回了被扣的毕业证。请问你的根本没扣一说哪来的?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Mon Apr 22 01:43:12 2013, 美东) 提到:
如果真是这样,我想这就是为啥破不了案的原因吧。不过,按照你楼下的说法,做合成
的料猛没法查,做分析用来作试剂还是可能有记录的。
☆─────────────────────────────────────☆
gregory (肥鸡) 于 (Mon Apr 22 01:43:14 2013, 美东) 提到:
突然想到一个美国铊案和清华铊案的结合点。bms李天乐当年入学可是八九级的,和朱
令姐姐吴今是同学,后来休学毕业晚了一年多,也是学分析的。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Mon Apr 22 01:47:50 2013, 美东) 提到:
貌似吴今应该是87级的吧,89年春读大2。
☆─────────────────────────────────────☆
gregory (肥鸡) 于 (Mon Apr 22 01:54:36 2013, 美东) 提到:
嗯,那可能记错了。
☆─────────────────────────────────────☆
bookhen (book) 于 (Mon Apr 22 03:09:59 2013, 美东) 提到:
少没有少,谁拿得到,很简单的亊,化学系的教授心里有数的,但是都被下了封口令,
什么也不能说了。
这个事儿本来就没有那么复杂,但其中的黑暗,足以让人怀疑中国社会制度的合理性。
☆─────────────────────────────────────☆
biooo (逍遥游) 于 (Mon Apr 22 05:15:57 2013, 美东) 提到:
你学会说人话没,
听不懂人话 想着日本语我可以理解
☆─────────────────────────────────────☆
biooo (逍遥游) 于 (Mon Apr 22 05:20:27 2013, 美东) 提到:
铊没少? 配溶液不需要铊?
铊要真没少,学校sb阿,把孙推出来
学校也就说 铊官方证明里没被外人盗
这还是律师的话,关孙屁事,自己引用的都不看看
☆─────────────────────────────────────☆
feifeifeifei (feiafei) 于 (Mon Apr 22 10:36:48 2013, 美东) 提到:
1997年9月29日校领导打电话通知她去领取毕业证书。
☆─────────────────────────────────────☆
Mstars (Stars, like dust) 于 (Mon Apr 22 10:39:36 2013, 美东) 提到:
清华没有说孙又没有拿到毕业证。所以孙的毕业证的真假还不能确定。
☆─────────────────────────────────────☆
eau (Kshanti) 于 (Mon Apr 22 13:09:25 2013, 美东) 提到:
真悲哀啊,多年前的高材生就这么被孙维给活活拉进坑,成了脑残,怎么装中立客观,
遥相呼应,意图给孙猪头洗白,广大群众就是没有独立思考精神,就是智商有硬伤,怎
么都能找出漏洞来。
本来回国当大官的一条好好的后路就这么被堵上了,还要面对家庭孩子被人肉的可能性
,急得头发发白,双脚急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Mon Apr 22 13:10:53 2013, 美东) 提到:
毕业证书肯定是拿到了。因为清华没给孙处分,所以没有理由不给,即使给处分,只要
不是开除学籍,那也必须给,但可以等处分期满再给。
☆─────────────────────────────────────☆
luminb (Gooder) 于 (Mon Apr 22 17:50:59 2013, 美东) 提到:
你这脑子估计没有沟回的。想问题都不带拐弯。
你以为下毒者是小李飞铊么?这个世界上(至少在当时的中国)有多少例铊中毒可以让
你知道毒性剂量,体内代谢,和临床表现?如果下毒者是初犯,又不是很清楚怎样的事
会发生,她/他会不会刚开始会小心点(再说毒量大了也可能不太好偷)?就好比大多
数罪犯在抢银行前都是小偷小摸开始的?
正因为是第一次下毒剂量轻了点,又没被发现,才会有第二次的不是么?如果再想的深层
一点,弄成慢性的(同样是致死,如果没有姓贝的搅和的话),要比年轻人暴毙隐蔽的
多。只要胡扯一个诸如红斑狼疮之类的。所以说,一切都因铊中毒被发现开始,不然所
有人都以为是得了怪病。凶手这一点是万万没料到的。
SW有你等人替她辩护,真是堪忧啊。
☆─────────────────────────────────────☆
seaer (悟空) 于 (Mon Apr 22 20:33:24 2013, 美东) 提到:
请教一下,技术上,有无可能对朱令身上的铊做痕量元素或者其它什么化学分析,然后
和清华的铊对比(就算清华的铊找不到了,可以查到出产处)
我瞎问啊,呵呵,确定铊源对这个案子很重要
☆─────────────────────────────────────☆
seaer (悟空) 于 (Mon Apr 22 20:38:07 2013, 美东) 提到:
做分析用量比较小,但未必有记录
反正我在国内没看到那个记录过有毒化学物质的利用情况。实际使用比较混乱,比如孙
维说他去的时候就有铊溶液在那里,谁配的,大家也不知道,一般来说,老师是不会亲
自去做配溶液这种活。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Tue Apr 23 13:04:23 2013, 美东) 提到:
这基本不可能。朱令除了吃了(或者接触了)铊,还吃了大量别的东西,这背景可以抹
平所有的微量元素。而清华的铊至少是化学纯级别的,甚至可能是分析纯,单独富含某
一痕量元素的可能性很小。所以除非能找到遗留的施毒物或污染物,否则不可能。
倒是朱令指甲上超高的铊含量值得关注,不知道P大中毒的那个案子还有NJ李天乐下毒
案有没有做身体各部位含铊量的对比分析,如果有,可以比较一下,以此推断一下可能
的铊接触源。
☆─────────────────────────────────────☆
passover (Ahhh, potential customer~) 于 (Tue Apr 23 13:09:29 2013, 美东) 提到:
难道实验记录本上都不写?
孙维说她不知道很正常,就一帮忙的小本,不知道的事多了。但那个实验室的记录本上
应该会有,就是说老师肯定知道谁配的。
1 (共1页)
相关主题
[合集] 94清华投毒的嫌犯孙维是在米国吗?在朱令案调查里, 技术上如何区别不同的铊源 (转载)
[合集] 网络追击清华铊中毒案的同案犯国外讨论的热闹,国内除了天涯,真没多大动静
[合集] 转发:朱令案的证据朱令案说明清华不如北大
[合集] SW拿不到学位证,也侧面证实清华大学就认为SW是凶手吧Re: 关于朱令案 (转载)
[合集] 清华文艺社团的“集中班”和朱令案侦办的巨大漏洞从清华著名小将虎肉将军的行为可以理解我师兄薛刚等人
[合集] 转: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合集] 看方舟子造谣的胆子有多大!要点开他提供的链接看啊!
[合集] 朱令案的要点[合集] 2013年一月中国各地房价
其实我也算是半个千老。。。[合集] 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应该选哪个?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要点话题: 朱令话题: 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