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_Half_Male_literator版 - 我第一次做爱是17岁
相关主题
母亲延安整风时上了邓力群的床长征时期红军伙食一窥 (转载)
王近山几个部下的疑点写给那些旅行中装逼的人 -- ZZ from tianya, very funny (转载)
千老的的中年危机 (转载)【转】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病 (转载)
ZT【暂完】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 (转载)Re: 给创业版的忠告 (转载)
中年离异妇女的再婚童话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做爱(ZT)
亲历:印度人是怎样用非暴力的抗争改变种族地位的 (转载)转塞班文章一篇,超长慎入,但是在是写的好,特此推荐。
个人站长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做爱
该选择老公还是他? (转载)[FIFA14] TOTW week 4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女人话题: 他妈话题: 喜欢话题: 时候话题: 知道
1 (共1页)
q****i
发帖数: 1395
1
我第一次做爱是17岁的时候,和一个阿姨。我叫她阿姨是因为她是我爸公司的女会计。
那时候大我19岁……
来源: 我是小纯洁的日志
20 岁出头,我就买了拍立得,每一个和我做过,和我爱过的女人,都心甘情愿的让我
拍裸照。她们有扭捏做作的,半推半就的,总之在我说出“那随便,你不喜欢就不 拍
吧”之后从了我。我有一个lv方形旅行箱,都是妞们的照片。每走到一个城市我都带着
它们,去年我刚把密码锁换成了我那位完美的情人的生日,我把银行密码 也给换了,
我想我爱上她了。她是第一个主动要我给她拍照的女人,我看她在镜头前那么风骚的样
子,有种diao丝捡到宝的感觉。她的照片我贴在卧室墙上,没 有和其他女人的放在一
起。
我现在在北美度假。她曾经喜欢看断背山,我答应带她来加拿大看那些山和湖,还没来
得及呢。我带着她的一点骨灰,现在就坐在那片山那里。
我 第一次做爱是17岁的时候,和一个阿姨。我叫她阿姨是因为她是我爸公司的女会计
。那时候大我19岁。我从小特有礼貌,她来我家送材料,天热,她衣服后边湿 透了。
我给她拿汽水喝。我看着她就硬了。我觉得自己当时算是美少年。我跪在她面前,问她
要不要再喝一瓶,然后我们就做了,没两下就出来了。完了以后我快两 个月没见他。
不知道其他男同胞有没有这种感觉。第一次做了之后就会有很强烈的需求。可是见不到
她,我只好撸两下凑合着。俩月之后再见到她,是在商场看见她 和老公孩子买东西。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她辞职了。
我承认当时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晴天霹雳。老子当年年少,以为干了一下就是爱了。我
怀念她胸罩上的汗味,我第一次知道女人的汗都是香的。
我 那时候骑单车上学。我的单车轮毂大,因为长得高,腿一蹬就能把车停下来,所以
我自己捣鼓了两下,把刹车给拆了。我傻逼,觉得刹车把手特别丑。我每天骑这两 当
时觉得是全世界最他妈帅的单车上学,学校的姑娘都站在楼道上等着看我进校门。可是
我是有志青年,看不上一切喜欢我的妞。当时我就喜欢那种,追求一个本来 不喜欢我
的姑娘,一直到最后她爱我爱的发狂的感觉。我也就是喜欢那种成就感而已。每当这时
候我就会想起在商场里,那个会计阿姨一看到我就转身拉住老公走掉 的画面。我又觉
得挫败了,于是又去追求另外的姑娘。高三的时候,我每天用一个小时泡妹子,其他时
候都看书学习,教语文的女班主任喜欢我,因为我永远考全年 级前三。我只庆幸她长
得不漂亮,要不然我真不能保证我不对她有想法
那 时候我有一个高一的女朋友。胸大,脸美,眼睛水汪汪,内向文静。她作文比赛得
一等奖,我在校报上看到她的作文。讲她妈做饭的事,她妈每次下厨,每道菜她都 写
的让我流口水。还需要考虑吗?这样的姑娘能不泡吗?而且老子要泡,还轮得到学校其
他男生吗?她每天走路回家,我骑着那辆没刹车的单车慢悠悠跟她屁股后 面,背她写
的文章。我也不知道,怎么看了几眼就背下来了。她脸红,轻悄悄的说,你是不是变态
啊?我说我喜欢你。几个礼拜后,她就坐在我后车座上,我载她回 家了。我喜欢她写
的东西,我让她给我写情书。她就每周写一封,挑好信纸,挑好信封,给我。一开始我
还看,后来快高考了,积了好多没看。当然,还有其他女生 塞给我的小纸条,情书,
我真没空
一 早就想到我会考上想考的大学。完全没有悬念。考完试我爸带我去澳门出差。也算
是庆祝我成年。我觉得我和女会计做完之后就算成年了。我爸当然不知道。我和高 一
女友说,我要去澳门玩几天,她说澳门是什么样的,我说我带照片回来给你。后来在澳
门的时候,我真的认真拍照片,回去的时候也给她带了蛋挞。一下飞机我就 去了她家
楼下,她之前没吃过蛋挞,蛋挞还有点温乎,我能感觉到她的开心。我问,你家有人么
?她家没人。然后我们就去了她家。她满屋子都是奖状,还有一架钢 琴。我让她弹两
首曲子听。于是她弹了一首很好听的曲子。几年后我才知道那首曲子他妈叫卡农。
我 和她一起坐在椅子上,她弹完了以后我握住她的手,她又转而握住我的手,去按琴
键,do do so so la la so......我吻了她,然后我们就在钢琴旁边的地板上做了。她
是我第二个女人。因为血流了一地,她也觉得疼,流着眼泪把我胳膊抓青了。我把她抱
到琴凳 上,然后跪在地上把血擦干净。当时我们都很满足。
那 整个暑假,我们都用来做爱了。我发现,和她做爱,跟和女会计做爱,真的不一样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女会计做的时候,是她把我裤子脱了,还用手握住了我阴茎。 可
是我的高一小女友,永远都是害羞的样子,等着我把她的内衣脱了,内裤脱了。她胸真
大,真软,我每次都把头埋在她胸口听她心跳。我觉得很有意思。我问她会 不会一只
手解开内衣,她说女生都是这样的呀。于是我就和她练习,后来我也会一只手解开女人
的内衣了。
女人们,你们一定也遇到过会娴熟的一只手解开你内衣的男人,相信我,他一定在女人
身上练过。
我 和她做爱,到最后越做越娴熟,姿势也慢慢多了起来,我刚开始觉得渐入佳境的时
候,她怀孕了。她哭得死去活来,我也大脑空白一整晚。后来我说,你跟你妈说要 和
同学去周庄玩一周。然后我带她在很好的酒店开了一周的房,带她做了手术。我没想到
做手术的时候她大出血。医生跑过来和我说她大出血,要输血,有可能会 死,问我她
的监护人在哪。我知道必须要把她妈妈找来了。如果她就死在手术台上怎么办?我在出
租车上,很害怕她随时就有可能死了,第一次觉得我舍不得她,如 果她康复的话,我
想我会娶她。我在车上浑身发抖,在她家门口和她妈妈说了这一切,她妈什么话也没说
就去了医院。
后 来当然是,她没死。我爸带我去她家请罪。我没想到我爸会和她妈说我们给你钱。
我当时觉得他简直就他妈的不可理喻,我说我以后要和她结婚。她妈妈冷冷瞪了我 一
眼说你别想了。我不再被允许见她。一直到上大学。我没见过她。大一过后,我和爸爸
说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于是出了国。
刚 出国的时候,人生地不熟,觉得人生简直他妈低落到了极点。住在一间离市中心学
校有点远的house里,房东酗酒,没钱买酒的时候就喝两美金一大瓶的料酒。 我很可怜
他。那时候我对女人没有任何心思,一心看书,我发现对相机感兴趣,就研究相机;对
电子产品感兴趣,就研究电子产品;喜欢听黑胶,就开始研究唱机; 喝咖啡上了瘾,
就研究咖啡,抽烟上了瘾,就研究烟;喝酒喝得开心,就研究酒。只要不是女人。后来
我买了太多的东西,屋子里装不下了,就搬去了市中心,买了 一间公寓,装修成喜欢
的样子。装修的时候买了拍立得,一开始是为了提醒自己装修的时候的进程。那时候真
你妹的开心。慢慢的,又开始发现,身边那么多女人, 还是像高中的时候的那些姑娘
们一样喜欢我。只不过我忽视了她们那么久。是时候过回正常的日子了
我不得不说一句实话,物质到了一定程度,把妹就不再是问题,可是问题是,傻逼要在
女人身上砸很多钱才能泡上妹子,而牛逼的呢,就不需要花什么钱了。
我 看上一个学艺术史的姑娘,腰细头发长,男人看了就想上的样子。为了泡妹子,我
去图书馆借了一些A history of art一类的书,试着读了一下,每每读完一页就会睡着
。可是过目不忘是天生的。我跑去她上课的教室,坐她身后,给她写了张纸条,问她是
否觉得 perspective抑制了画家的想象力。她回了我的纸条,问我,什么是
perspective?老子傻了,以为妞一副清高的样子,一定很牛逼,结果竟 然没什么意思
,于是就换了个策略,直接告诉她,我想带你去湖边吃饭,下课来停车场找我。我知道
她一定会去找我,也知道她今晚就会睡在我床上。吃完饭我带她 回家,她说你家真好
看。鞋柜顶上我贴了周旋的海报,她说画上的女人好美啊。我说她唱歌的时候更美,她
说,她是唱歌的啊?老子又傻了。妞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我在酒柜里选来选去,实在
不想和她浪费一瓶好酒,就开了瓶冰酒。冰酒太甜,一次买了两瓶,还苦于不知道如何
处理另外一瓶,女人一般都喜欢甜的酒,正好适合 今晚。喝得差不多,我靠在沙发上
,她站在落地窗前看夜景,我说,把衣服脱了,她说不要,我说,那我送你回家吧,天
晚了。她以为我生气了,就走到我身边开始 吻我。我转身去倒酒,又让她把衣服脱了
。这次她乖乖的脱了衣服。不得不承认,她的长头发搭在胸前的样子很美。于是我给她
拍了照。
但是妹子没脑子,大家玩着没意思。没两次我就不再对她感兴趣了。
后 来大学的几年里,又经历了不少妹子。有些眨眼就忘了长相,有些做了短期的炮友
,有两个长期的炮友,到最后都要求恋爱,搬到我家来住。我问她们,是不是愿意 给
我洗内裤和袜子,她们愿意;是不是愿意给我做饭,她们愿意;是不是愿意代替钟点工
清洁屋子,她们愿意;是不是愿意在我忙别的的时候不打扰我,她们愿意; 是不是愿
意分享屎尿屁,她们愿意;是不是愿意忍受时间久了以后变的没新意而且很有可能一个
月才两三次的性爱,她们说不介意,只要和我在一起。可是重点是, 如果我爱你,我
不会忍心让你为我洗内裤袜子刷完做饭打扫屋子,如果我爱你,我不会对你的身体失去
兴趣。
不是我不乐意给你们承诺一段关系,可能妹子不懂,这种不负责任就是我能对你做的最
负责的一件事。
老 早就想吃foie gras,除了担担面,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提前好久在一家餐厅订
到了A级的全肝,鹅肝被烹调前chef会先拿上来给你检查一下它的状况,我看到那只鹅
肝就想到了杨玉环,丰腴美好,通体见不到血丝,完美无缺。真他妈完美。因为不需要
特殊的烹饪,要用比较低的温度保持它的风味,不一会它就上了桌。还没下 口,就收
到一条短信,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女人发来的。她说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
得了性病。
靠。
靠。
靠!
还好经过高中女友怀孕的事情以后,老子永远带套
不 得不说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她短信里没告诉我,究竟
是哪种性病,我问她,什么病,她没回短信。我想,HIV也是有可能的。等体检 结果那
阵子我又开始了对女人失去兴趣的迹象,甚至对整个人生都有了全新的思考。我当时觉
得这算是我的惩罚吧。我开始去健身房,注意饮食,不再吃会有很多防 腐剂和色素还
有不新鲜的食品,好比说罐头和饮料。曾经我很喜欢吃鱼罐头的,也很喜欢各种饮料。
我总觉得自己养活了很多家饮料厂。真是傻逼一个。于是我开始 自己做可乐,自己做
各种曾经喜欢喝的饮料。我甚至觉得应该自己种菜,自己养牛羊鸡。于是后来在乡下买
了一个农场,不过最后还是没能养牛羊,因为执照的问 题,实在是复杂。我曾经喜欢
抽草,从那阵子开始,也不再抽草了。开始抽雪茄,总安慰自己这样就拯救了肺。
最后结果出来了,很安全。看完结果那瞬间,真他妈感谢人生。然后我定了回国的机票
,觉得应该陪一下自己的老爸。
出 国以后,那是我第一次回国。6年有了吧。回家的路上我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个城市了
。一切都变得莫名其妙。其实两年前我爸中了一次风,没告诉我。我一直觉得我 还在
为他当年想用钱解决那件事情而生气,可是进家门一看到他,满头灰白相间的头发,松
弛了的皮肤,甚至还拄了个拐杖,我真想哭。我跪在地上哭的起不来。我 知道他也一
定老泪纵横。
我 从来没想过自己在国外觉得自己很凄惨,放纵自己和烟酒叶子女人作伴,fuck my
life的时候,我爸在干什么。更没想过,自己一掷千金装修买车吃喝玩乐的时候,他为
这些钱付出了怎样的劳动,消耗了多少的心力和体力。从小到大,我没见 过母亲,只
见过他无数的女友,虽说家里只有我们两个男人,但是却说不上相依为命,因为他并不
会照顾我,我永远自己照顾自己。我打碎过他珍藏很久的一瓶威士 忌,他把我从楼上
打到楼下。可是当初中班主任和他说我在课上反驳老师很没礼貌的时候,他却和班主任
说他觉得我完全有道理去反驳那个老师。
我扶他站起来,才发现他在家里的楼梯上安了升降椅。原来他连楼梯都走不动了。
他带我出去吃饭,我知道他是要给我介绍对象。很烦,但是看见他对着对方家长努力挺
直胸板一手拍打着我后背,说这是我儿子,十分骄傲的样子,我又没了脾气。这个女人
,在美国读大学,回来放暑假。
我看女人,先看脸,再看腰,然后看腿,胸可大可小。脸长得好可以弥补一切,只要不
是太糟糕的身材,就行。这个女人,脸上只有一点可取,就是眉毛美。身材只有一点可
取,就是屁股翘。深交以后才发现,锁骨性感。我想,既然我爸高兴,我也可以接受,
那就试着交往。
我 单独约她出来吃饭,我觉得和女人吃饭,一定要一起吃一次辣火锅,看她流鼻涕的
样子美不美,然后一起吃一次意大利面,看她吃面的样子美不美,再就一起吃一次 烤
肉串,看她龇牙咧嘴的样子美不美。我问她,吃什么,她说吃意大利面。我几年没回国
,早都不知道哪里的菜好吃,但是又不想第一次吃饭就很没主见的样子。很 保险的一
招就是去五星级酒店的餐厅,一般人吃不出好坏,装修总不会差劲。所以我带她去了
Grand Hyatt. 还好,她没有用牙齿切断面条......看她用勺子抵着叉子把面卷起来的
瞬间,我觉得,行吧,可以交往的。
既然决定要交往,那么我觉得三个月之内不能上床。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不想让姑
娘觉得她自己是个很随便的人,我不想让她看轻自己,觉得我这么快就和他做了,他一
定不珍惜我了。虽说在我眼里,一小时就做了和一年才做,没什么差别。
在国内这几个月,我们基本每周都会见几次面。恰逢奥运搞建设,好他妈像大跃进,我
和她走街串巷,多少个城市,都只有一个感觉:奥运要到了,可是干我屁事。抬头低头
就是奥运,好屌烦。
这是插曲。
当 然,我也不是什么老实的好鸟,我承认。我可以三个月不和这个姑娘上床,但是我
不会三个月不上床。期间和大一国内读大学的时候交到的一个朋友吃饭,他混得很 好
,带来了几个美妹子。真美,经得起细看,也经得起近看,但是就他妈经不起摸,抓大
了劲怕胸会爆,亲大了劲怕把人家鼻子弄歪了。我也不了解行情,原来都是 些二线的
演员,走街上老百姓能叫上名字那种。我不识货,一个不认识。
既然决定要交往,那么我觉得三个月之内不能上床。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不想让姑
娘觉得她自己是个很随便的人,我不想让她看轻自己,觉得我这么快就和他做了,他一
定不珍惜我了。虽说在我眼里,一小时就做了和一年才做,没什么差别。
在国内这几个月,我们基本每周都会见几次面。恰逢奥运搞建设,好他妈像大跃进,我
和她走街串巷,多少个城市,都只有一个感觉:奥运要到了,可是干我屁事。抬头低头
就是奥运,好屌烦。
这是插曲。
当 然,我也不是什么老实的好鸟,我承认。我可以三个月不和这个姑娘上床,但是我
不会三个月不上床。期间和大一国内读大学的时候交到的一个朋友吃饭,他混得很 好
,带来了几个美妹子。真美,经得起细看,也经得起近看,但是就他妈经不起摸,抓大
了劲怕胸会爆,亲大了劲怕把人家鼻子弄歪了。我也不了解行情,原来都是 些二线的
演员,走街上老百姓能叫上名字那种。我不识货,一个不认识。
近 水楼台先得月,我准备下手左手边的妹子,是谁我就不说了。朋友带了两瓶酒,一
瓶Krug的,一瓶Paraduxx. 后者是90年代兴起的napa酒庄,酒标上的两只鸳鸯让它的瓶
子比Krug更加吸引视线。看她喜欢,我就给她倒了这瓶,她像模像样的握住杯子晃了晃
,闻了 闻,喝了一口,我估计她直接咽进了肚子。她说还不错啊,果香很浓,还有坚
果的香气,我觉得是黑皮诺吧。哈哈,女人有时候很可爱,黑皮诺和长相思可以分不出
来,但是至少装出个样子。我觉得这妞有点意思,钓凯子调出了点小小的水平。我说
,我们别和他们吃饭了,我带你去吃爆肚好不好。于是我俩趁着菜还没上桌就走 了。
我 带她去了小时候常去的一家小吃店,一看,竟然变成了电信营业厅。我有点恍惚。
我问她饿不饿,她不饿,我也不想吃饭了。然后我随便乱转,走到离市区很远的地 方
,找了个很大的停车场,停在一个角落里。我问她,愿不愿意给我讲讲她小时候的故事
,她说她从小就学民族舞,因为长得有点高,总是做领舞,后来有一次把脚 腕子扭了
,就再也跳不起来了。但是还是每天练练基本功,压压腿拉拉筋就当健身。我说我从小
就骑单车健身,所以腿型好,而且老子的单车没刹车,成天拿脚后跟 刹车,小腿肌肉
更健壮了。她笑着说,我不信你腿型比我好,我说那我没见过怎么知道。于是她就把腿
搭在方向盘上。确实是美腿,不像芭蕾舞演员一样肌肉健硕, 我把她的高跟鞋脱了,
发现她的脚趾竟然也很美。我看了看表,才九点多。九点多就打炮,有点早。于是从车
后边的小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我说,咱俩看会星星, 打开车顶。她有点震惊,以为
我不准备和她干什么呢,可是她装的很淡定。但是爷看多了女人,我都能估出来妞内裤
湿到了什么程度。然后我听她讲了最近上映的电 影,她说本来有几部戏可以上的,但
是钱没到位。话外有话的一些话呗。我问她是不是导演和制片都能随便睡呢,如果是的
话我也要进你们圈。她说你们这些人净把 我们娱乐圈想的这么坏。我问她什么叫坏,
她说你就挺坏的,我说我又不是王晶。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瞎扯淡到将近12点,喝了快
一打啤酒,然后我找了很久,找 到一张诺拉琼斯的碟,她说她喜欢,我说一般吧,但
是你喜欢的我现在就喜欢。于是我们听着诺拉琼斯,就做了。
不知道别的男人怎么想。总之我觉得在做的过程中,如果她问“你爱不爱我”,我就会
觉得很扫兴。我当然会回答“我爱你”,但是这他妈就是条件反射。
做 到一半她竟然问我这个问题,于是我就条件反射了一下。不过这并没影响什么,她
跳舞,身子软,我那辆挺小的车咱也玩转了,虽说因为我不确定她的胸是真是假, 所
以没怎么揉搓...话说回来,车震,SUV永远是首选。做完了以后,我还惦记着刚才那个
问题。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要不然不太好。我说,刚才我说我爱 你,还记得么?
她笑着说,哈,我就是随口一问啊,然后拉着我的手,说不如去吃宵夜吧?我他妈当时
就傻逼了。不过这也很好,避免了我尴尬的解释。我觉得妞还 是挺聪明的。估计是生
活所迫吧。我觉得这是一份很心酸的小聪明。后来我们去喝了粥,她又说想喝奶茶,于
是又带她找了很多条街,买了杯奶茶。我没准备留她电 话,没什么必要。可是她问我
我的手机,那怎么办呢?这样的情况下,只好把我的手机给她,我说,把你号码给我吧
,于是她留了号码,我说,那有机会再联系吧。 她问我什么时候叫有机会,我和她说
,你猜嘛,然后就把门上的锁打开了,我觉得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然后我们没再联
系。
回归正轨。我决定交往的那个女人,她快开学了。我爸说你一定得送人家回美国,一路
帮人家拎箱子然后照顾一阵子。所以我就送她回了加州。
她 住学校宿舍,我在宿舍帮她收拾行李,铺床单。我说你的墙太单调了吧,于是我们
去买东西装饰墙壁。她说买海报,我说什么年代了还用海报贴墙。于是给她买了两 块
蓝色的天鹅绒,弄成了一个小窗帘的样子,中间给她订了一个圆形的镜子。她很喜欢,
说怎么从来没想过这么装饰屋子。然后我从她身后抱着她,在镜子里看着她 的脸变得
通红。那天我们第一次做爱。我真没想到她还是处。我真不喜欢处。因为没办法尽情享
受做爱的乐趣。她们只会很疼,抱紧你,然后就无法动弹,怕弄疼对 方,还得轻轻的
。但是既然她是,那我就认了。刚铺好的床单我又给拆了,拿去厕所洗。
我 想起来高三毕业那次,跪在地上擦掉那时候女友流出来的血。我想起来她当时弹的
卡农,并不是有心的,但是回忆就是这么涌到脑子里,有时候做着相似的事情就会 想
起来。我估计我想得很认真,因为她站在我旁边我也没发现。她说,你洗东西的样子好
认真啊。她不知道,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我在加州陪了她半个月,然后回了温哥华。
从 西南边的城市搬来温哥华的时候,总抱着很好的幻想,觉得这里环境湿润,不像之
前的城市那么干燥,而且远离了之前的大学,没什么认识的姑娘。这点让我很轻 松。
我准备在这边找个工作,至少可以自己供之前买的那个farm. 可是结果是每天关节疼。
可能真不适合靠海居住。 所以没住几个月又回到了之前的城市。
这几个月里,我和她固定联系着。她想我了我周末就飞去加州找她,然后周一回来。
在 温哥华的时候我总是去一家中餐馆吃烧烤,因为那家店有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她
是个大学生。我们后来混熟了,我发现她不只在这家餐馆打工,还在另一家茶店做 台
面。每周七天都在打工,其中三天还要上学。我当年读书的时候也打过黑工。真不是装
逼。做留学生如果没份工作真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一开始没钱 申请工做
许可的话,就只能打黑工了。我没申请许可,说实话是因为懒。我那时候和一个朋友一
起在一家香港人开的茶店做吧台,调调饮料什么的,看看美女什么 的。泡了好几个客
人之后被老板开了。
跑题了。
这 个姑娘,很漂亮。怎么说呢,漂亮的很风骚。每一个不留神的细小动作都透露出一
股子风骚的劲头。我真他妈觉得人生不公。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妞要干这么粗重的 活?
每次买单付小费之后我都会单独给她小费。因为她说账单上的小费老板不会给她这种新
员工。后来我接她下班,她总是收夜,弄到两点多才能回家。
我 知道女人不会喜欢这种看上去就风骚的同类。威胁性太大。但是老子真他妈喜欢这
种女人。这种感觉就跟喝伏特加一样,一口下去直接烧到肠子的感觉。她的手因为 端
盘子变得粗糙,于是我不让她去餐馆打工了,给她租了个好的公寓,所以她不用担心房
租了。我想办法让她的手变得柔软一点。于是找了很多方法,后来发现小苏 打水真的
有用,我每天用温的小苏打水给她泡手,泡了几个礼拜,真的变得很嫩。她握住我阴茎
的时候,我就像掉进了温柔乡。
我 给她租房子之前那晚,告诉她我有一个女朋友,等她毕业了就结婚。她说那就是你
们已经订婚了是吧。我说什么叫订婚,因为我真不懂为什么会有订婚这种事情。和 订
货是一个性质么?但是说白了,结婚也就是和商品买卖一个性质的东西。那时候我投资
给一个朋友做服装。每次都见她下单之前分析很多东西,什么款式,质地, 舒适性,
能流行多久,有没有收藏价值,是否符合客人的心理什么的。这和婚姻有什么不同?挑
一个自己合适的衣服,三天两头穿着新鲜,新鲜之后束之高阁,很可 能继续寻找别的
新鲜货色,但是这件衣服却永远不准备扔。扔了干嘛?放那呗,偶尔也能穿穿呢,可能
有一天懒得找新衣服了,就得靠这件老衣服遮体保暖了。我就 经历了这样的婚姻。不
敢说别人的婚姻是什么情况,总之我认为婚姻完全是和经济保障还有理性挂钩的,爱情
只是借口和引子,甚至可有可无。
又 他妈跑题了。说道那晚,我说我要和别的人结婚,她说那你找我干嘛。我说我喜欢
你一股子骚劲。她打了我一巴掌。我看她眼里有屈辱的泪水。我说话还没说完呢, 我
不想让你在那些地方吃苦受累。这都是我真心的想法。我想抱着她,她想挣扎开。我只
能和她说对不起,我说对不起,我想对你好,可是我能做的又只有这么多。 后来我估
计她想通了吧,况且我对她真的很好,又真的不好。
给 她租了房子之后,偶尔去她那过一两夜,她又提出大家一起住,我说你别逗了。我
晚上睡觉磨牙打嗝放屁打鼾呢。她又表示不介意。借此我问姑娘们一句,是不是爱 一
个男人的时候,女人都变成了圣母?老子尿尿抖个腿妞都觉得我帅,看来是我真帅吧。
久而久之这事儿就不再提了。我放弃了找工作,因为浪荡久了实在没心思坐 办公室。
闲着在家没事我又开始自己找乐子。
她 说喜欢吃提拉米苏,(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欢是不是?)我就研究了一下怎么做提拉
米苏。一开始真的很失败,可是每一次失败的作品她都开心的吃下去,真让我窝 心。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在我自己家里研究,又几乎吃遍了全温哥华的提拉米苏,后来
发现是自己意式糖霜做的不好,太久没压粉了espresso更是做的 没脸见人,crema简直
他妹的比蚊帐还薄。后来做意式糖霜的时候烫了两次手,用了Remy MartinVSOP, 压了
不下50杯espresso,暗骂自己傻逼,什么鸡巴小事都做不好之后,老子终于做出了一个
完美的提拉米苏。捣鼓了一个礼拜也没和她联系。。。我把提 拉米苏送到她家去,她
在温书准备考试。我说爷给你带来了全世界最好吃的提拉米苏。她就看着,还没入口,
就哭了,说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也不准备理我了。我觉 得,难道又到了该分开的时候了

我觉得温哥华没什么意思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别了温哥华》? 临走前我去那个
码头逛了逛,天好他妈的阴。我忽然发觉,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或者一段时光让我怀念,
我反而更怀念刚出国的时候没命研究喜欢的东西那阵子,和物件作伴的日子。好他妈可
悲。
高 中女友那几封没来得及看的情书我还放在家里,想保持一份神秘感,或者是,希望
留到某个特殊的时候去看。现在我忽然很想看。所以马上飞到了上大学的城市,回 到
了我精心装修的家,妈逼翻遍了箱子也没找到,原来是我随手带回中国了,却忘了带回
来。我喜欢随身带东西的习惯不知道哪来的。只好打开那个装买了拍立得的 箱子,看
着这些裸体的姑娘,各有各的美。我们享受过彼此,又离开了对方。我真的少有一段照
着我设想而发展的感情最后变坏的回忆。除了高中那次,和这次。我 看着温哥华那个
妹子的照片,才想起来我还没告诉她我走了。于是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我走了,不回来
了。我没告诉她我知道她做小姐的事情,本来她已经放低了自 尊,我没什么理由再把
它踩两脚,而且我知道她爱我。可是爱我又能怎样。
我把她的房租续了四年,房东不是很乐意,说谁知道以后房价会不会涨?所以我基本上
是用了可以买下房子的价钱。估计能一直维持到她大学毕业找到工作。
没错,后来老子结了婚。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一个女人住在了一起。我们的家长都很开心
,带着一群亲戚来这边给我们庆祝了一番,我们浩浩荡荡一群人去了趟加勒比海租了个
小岛。
晚 上,我看她在镜子前梳头发,她叫了声老公,我没反应过来。她说,老公,帮我把
夹子拿来,老公!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看外面天气很好,月亮照亮了整个海滩。我 把
她拉到小船上划到海里,海面很平静,就我和她在一起。她问我是不是以后只爱她一个
人,我说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泼了一泼海水,海面荡起涟漪。她把浴袍滑 下来,露
出迷人的锁骨和不是很圆润的胸脯,趁着月光也很美。我想我爱这个女人。我愿意给她
一个家。我们在小船上做了两次。很久没有不戴套做爱,那种解放的 感觉,实在太爽
了。
既然结婚了,我就收心了。沾花惹草的事情不做了。
哈哈哈哈,老子就开始上豆瓣了
亲戚一直说我俩生的小孩一定很好看。嘱咐我们赶紧生。我是对孩子没什么兴趣的。我
觉得两个人过日子很好。而且我觉得我不会成为孩子的榜样。我觉得做父母,就他妈得
做榜样。我爸花,我也花,难道不是么。
我 带她回家。她看了玄关处周旋的照片,觉得不太好,晚上如果她自己在家会害怕。
她也不是很喜欢我买那些纯色纯棉的床单被罩,于是我们换了一些格子的和带暗花 的
(在我的坚持下,折中了一点,没买她想要的彩色大花啊什么的。)她也不是很喜欢我
那些黑胶,于是我弄了个暗柜,放了进去。她问我,床和沙发有没有别的女 人睡过,
我说有,于是又全换了新的。连毛巾都换了。她看到我那个lv的方形旅行箱,问我是啥
,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装没听到,去酒柜里拿了瓶红酒,说什 么?没听到。她又问
了一遍,我才说,哦,书信材料什么的。她说那没什么用我就放到储藏室了。我说你放
进去吧。她把箱子放在了很深的角落里。我倒了两杯酒, 在唱机上放了一张Queen的签
名碟。那张碟我在一个资深粉的家门口赖了三天她才卖给我。我很喜欢Bicycle Race这
首歌,每次听到一开头那几句I want to ride my bicycle就想到骑单车往死里飞奔的
感觉。结婚以后我又买了几辆单车,都把刹车给拆了。
结婚以后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宅在家里,听碟喝酒抽雪茄上豆瓣看电影。出门不是去
图书馆找书就是去买各种食物和东西,和老婆研究好吃的。
我 的工作属于在家打电话就搞定的类型。但是我不希望老婆没事做,还好她有主见,
主动要求工作。于是我让她考了个驾照,以后方便上班。后来为了买车的事情小吵 了
一架。女人都喜欢些什么mini cooper一类的虚有其表的傻逼车。我觉得女人开车就他
妈是件危险的事情,所以我坚持给她买了一辆沃尔沃的suv。她很不开心。我陪她练车
,每每变道她 都不自觉踩刹车,有人减速变道的么?我说真他妈该给你请司机,连车
都开不好你还能干吗?她竟然一摔车门走了。可是我回到家又发现她准备了一桌子菜。
结婚以 后我俩一起下厨房,做的都还不错。她说她错了。于是我给她请了个司机。
安稳日子过久了,慢慢就腻了。真是完全没什么意外。
就 像我之前说的,她容忍我一切的坏习惯,我也为了她改变了很多很多。换做是从前
的任何一个妹子,如果我这样对她们,她们一定感动的跪了。虽说我会给女朋友剪 指
甲,给她们洗头发,甚至缝扣子,但是我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一个女人而将就。好比说,
我不喜欢吃包子,那就觉得不会陪女人去吃包子饺子一类的玩意。可是我老 婆喜欢吃
锅贴,我他妈竟然开始吃锅贴,而且研究出了做出好锅贴的方法。再好比说,做爱的时
候我喜欢让妹子给我口交,大部分情况下她们都愿意,而不愿意的妹 子我们也就没第
二次了。我老婆还真不好这口,她说,除非每次你都给我口交。我觉得这有道理,于是
我也开始考虑她的感受,给她口活了。不过日子一久,总觉得 他妈的自己淫荡的本性
又他妈跑出来了。
有一天我一进家门,回到房间,发现她上厕所看着杂志,没关门,穿着一身睡衣,头发
凌乱。我忽然就觉得我很有可能阳痿了。我上豆瓣,发了个帖子,问,你们看到老婆上
厕所不关门会怎样?
我 估计那时候网民都还老实,好几个人说,都过日子了,没办法的事,什么过日子不
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我已经尽很大力去淡化柴米油盐酱醋茶对我生活的影响。我 家
厨房装修的本来就很好,锅碗瓢盆两套换着用,所有器具都他妈买全了,还买了两个冰
箱,一个放食物,一个给她放化妆品。只要我俩有谁不想做饭,或者说不想 用心做饭
,我们就下馆子,我绝对不会为了做一顿饭而凑合着吃,卫生我也不让她打扫。
我就他妈希望自己老婆轻松整洁精致。
过日子。
好他娘温馨浪漫的小字眼啊我操过日子!
老子一瞬间就觉得受够了。
一瞬间。
我 农场里的产品开始在一些有机食品店和butcher销售。我说要去农场住两天,考察工
作。毕竟是请人在经营。我收拾了行李,翻出了那个宝贝箱子,去农场住 了两个礼拜
。我也忘了是有心还是无意,我没带手机。反正结婚这么长时间来,没做什么泡妞打炮
的事情,手机从来没有秘密,她看我没带手机,很着急,但是也纯 粹是担心,我俩之
间的信任还是很牢固的。 她上msn问我情况怎样,什么时候回来什么的。我俩两个礼拜
就讲了几十句话吧。我说,常让司机带你去买菜,不要买一堆放冰箱里不新鲜,买我们
农场的菜和 蛋,试一下味道。她很开心。
在农场这两周,我基本上就泡豆瓣上了。一开始纯粹是为了记录书和碟,后来才发现,
小组的乐趣。
我 加了一个小组(后来被解散了)。组里经常有人发hi文,我很喜欢看,也试着写过
,可是老子不太会装文艺,写了也大多是操啊射啊什么的,没人看。后来我就安 静的
看。我觉得些hi文的,才真正的能触到内心。因为性取向和偏好是日常交往中看不出来
的,在这个组,我觉得看到了最真诚的想法。
我 在这个组里认识了一个男人,在香港。他总写一些少男被强暴的文章。我看得很不
是滋味。我想从他的主页了解点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没有看过的书,没有看过 的
电影也没有听过的音乐。他只加了几个小组。总在这个小组发帖。我跟他帖子很久。我
发豆油问他为什么总想这些事情。他不搭理我,可是我很锲而不舍,不知道 是不是因
为我第一次很失败的缘故。我问了他很久很久。他终于开始和我说,他小时候做错事,
被他父亲抽打下体的事情。他觉得如果他能在小说里把那些少男都虐 待个遍,就能克
服每晚都做自己被打的噩梦。我从来不知道世上有这样的人生。他也是我见的第一个豆
友。后来我去香港出差,约他见了一面。他真是典型的男方男 人,瘦小,戴了大眼镜
,穿着牛仔裤帆布鞋却背了个公文包。他竟然带我去粉岭那带找东西吃,他说他从小在
那里长大。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和我爸来香港,印象中的 香港总是中环的高楼大厦。我
们吃了很多路边小吃,谁也没提那些文章。
我一开头就要说的情人,也是豆瓣上认识的。不过是在其她的几个姑娘之后了
我 在豆瓣上传了几张照片,什么骑马的,抽烟喝酒的,还有一张大学毕业舞会的照片
。毕业舞会,穿的帅是必须的,不然哪个妞和你跳舞?慢慢的照片开始收到组里一 些
人的评论,什么好帅啊之类的。这些我听多了的话,觉得没什么意思。有一个姑娘发了
封豆油给我,问我照片是你么,我说要不你来见见?她说好啊,可是一看她 相册我就
瘪了。我说我不在国内,对不起了妹子。她说我耍她,在组里公布了豆油。就是因为妹
子公布了豆油,和我在同一个城市的妹子看到了(大号怎么能写是在 哪个城市呢亲!
)。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妹子见了面。
这 个妞是学生。确切的说是学妹。戴个黑框,老老实实白白嫩嫩的。我说你才几岁啊
竟然上这种组。她也不好意思说话。她说她不怎么上豆瓣,完全是因为她前男友推 荐
的。我觉得妞太嫩不好下手。毕竟结婚了,一夜情玩玩就算了,我不想有个痴情的女人
做我小三。我真没心思去照顾小三。于是我准备只是带她吃个饭好了。不过 我这人吧
,吃饭就想喝酒。点了瓶香槟,我喝了大部分,她只喝了一杯就醉倒了。我也不知道她
住哪啊!这不是逼我开房么!
我 在豆瓣上传了几张照片,什么骑马的,抽烟喝酒的,还有一张大学毕业舞会的照片
。毕业舞会,穿的帅是必须的,不然哪个妞和你跳舞?慢慢的照片开始收到组里一 些
人的评论,什么好帅啊之类的。这些我听多了的话,觉得没什么意思。有一个姑娘发了
封豆油给我,问我照片是你么,我说要不你来见见?她说好啊,可是一看她 相册我就
瘪了。我说我不在国内,对不起了妹子。她说我耍她,在组里公布了豆油。就是因为妹
子公布了豆油,和我在同一个城市的妹子看到了(大号怎么能写是在 哪个城市呢亲!
)。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妹子见了面。
这 个妞是学生。确切的说是学妹。戴个黑框,老老实实白白嫩嫩的。我说你才几岁啊
竟然上这种组。她也不好意思说话。她说她不怎么上豆瓣,完全是因为她前男友推 荐
的。我觉得妞太嫩不好下手。毕竟结婚了,一夜情玩玩就算了,我不想有个痴情的女人
做我小三。我真没心思去照顾小三。于是我准备只是带她吃个饭好了。不过 我这人吧
,吃饭就想喝酒。点了瓶香槟,我喝了大部分,她只喝了一杯就醉倒了。我也不知道她
住哪啊!这不是逼我开房么!
我只好开了房,我操,真是迫不得已。
在此我奉劝女生,你们出门喝酒真他妈得悠着,不是每个男人都和我一样的好吗?干你
戴套还好,总有男人喜欢不戴套,干完了走人你说你是不是傻逼了。
我 开了个房,让她睡觉。今晚和老婆说了不回去的。我看电视。她睡得很熟,可是六
点多就醒了。一脸迷惑不知道自己在哪。我看着觉得好玩,就想吓唬吓唬她,把她 按
到床上说我们做爱好不好?她紧张得很完全不知所措。我伸手去解她扣子,她轻轻地念
叨别呀不好。我说可是现在不是你说了算呀,谁让你喝多了被我带到酒店来 呢?我还
说我不准备戴避孕套,你给我生个孩子吧。她吓坏了都快哭了。我看着就笑了。起身拍
拍屁股说你赶紧起来吧,你这德性我还真硬不起来。后来她注销了豆 瓣。我估计她这
辈子都不敢见网友了。
后来我加了国内的同城小组。因为我在的城市那时候的确没什么人玩豆瓣。那个组我不
说,估计有人能猜到。
那年我爸死了。我回国办丧事。没让老婆回去。我很难过,可是她在我身边完全没办法
对我产生安慰。我就这么一个亲人。只有我爸。可是他竟然在我还在飞机上的时候死了

可在葬礼上我见到了很多没见过的亲戚。别想多了,露个脸社交而已。我爸葬在我妈的
墓旁边。我忽然觉得其实我有深爱的两个人。我没见过的妈,我也是爱着的。我给我爸
选了很帅的遗像。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很想做点什么,却他妈想不起来。
我回到家,看到我爸的拖鞋,他的老花镜,放在库房里的我小时候的各种课本作业本,
他竟然没扔。还有那个楼梯上可笑的升降椅。
真他妈,哭抽了过去。
《生命的悲剧意识》这本书。书名如此装逼,真他妈是逼人圣经。如果你们现在去豆瓣
读书上搜,会看到简介里是这样写的:
如 果我们没有经历或多或少的苦难,我们又如何知道我们的存在? 除了受难而外,我
们又如何能转向自己而获取到深思的意识呢? 我们享乐的时刻,我们忘记了自己,忘记
了我们的存在;这时候,我们变成为另外的一个人,一个陌生的存在体,我们隔离了自
己。惟有藉着受难,我们再一度成为 自己的中心,我们再回到自己。这是我爸临死前
看的书。我翻到他看的那一页,他用英文在空白的地方注了一条,here it is,
eventually. 我怎么看也和内容不搭边。我不知道这是他很久以前写的,还是最近写的

我 知道书房里面那个茶几的第二层抽屉里有叶子。不过上了锁,我不知道钥匙在哪。
我去厨房拿了把刀,给敲开了。戒了好几年了,我当时没什么别的想法, 就他妈想飞
两口叶子。我估计我爸很久没动这东西了,因为盒子上有点小灰尘。在抽屉里都落灰,
那得是多久了。我跪在地上卷叶子,我估计样子像个鬼。后来猛扎 了一口。
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获救了。我想,如果那个抽屉里不是叶子,是猪
肉,我也扎进去了。
我们享乐的时刻,我们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我们的存在;这时候,我们变成为另外的一
个人,一个陌生的存在体,我们隔离了自己。
我觉得这句话错了。我觉得享乐的时候我才是自己,真的存在,因为存在需要有意义来
支撑。老子他妈痛苦的时候,觉得生活完全无意义,这是哪门子的存在?
好 几天没上豆瓣,一登录就然发现好几个暧昧着玩的妞回了豆油。因为有几个妞,有
的选,所以我就一个个的看相册。有几个是神p,有两个还行,但是日志内容很傻 比。
有一个写的评论有点意思,但是人长得就安全了点。我给日志傻逼的美女回了豆油,说
去吃炸海星吧,决定看谁先回就和谁玩了。结果接到老婆的电话,说想我 了,不知道
我过得怎样。我才发现,这次回国到现在我只想起来给她打过一次电话。我说挺好的啊
,我玩呢。她说你玩什么呢啊,我说泡妞呢啊,她说你没问题吧? 我说我有问题。她
说我也觉得你有问题。我说那行吧,回去再说,就给挂了。
我 去学校宿舍接了妞,她问我为什么吃炸海星,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吃炸海星。我就
问她,见了我开心么?她说开心啊。我说开心就好,我也挺开心的。我买了一箱啤 酒
,和她坐路边开始边吃边喝。妞很能喝。我也觉得特新鲜,毕竟坐路边喝酒这事儿我多
少年没干过了。后来我们又换了地方继续喝。爷灵机一动回家换了辆车,大 的越野。
因为我既不想过夜,又不想看她第二天起来妆花了的样子。毕竟一夜情么,留个好印象

我 们去酒吧喝,喝着喝着就喝出了一桌人。不认识的。我发觉国内的妞比国外狂野多
了。如果我在国外的club抱着个妞就亲,搞不好被删一巴掌。可是我亲遍了一 桌子妞
,她们都很乐意。我估计都他妈喝高了吧。我一般喝不醉,今晚竟然喝醉了,身子醉了
,脑子还没醉。好屌难受。我在街边吐生死,胆汁都他妈出来了。我问 妹子会不会开
车,让她载我们去酒店。她说她会,我们就走了,没想到走的不是我俩,还有另外俩妹
子,哪来的我都不知道。总之我们四个开了房。
我 也曾经幻想很多妞和我一起做,一个给我舔脚趾,一个口交,一个舔乳头,然后看
着另一个在旁边自慰。别无所求了好吧。可是我进门就倒在沙发上了。后来强忍着 起
来洗了个澡,吐成那样不洗澡我是打死也不能干别的。出来以后发现一个妞睡死过去了
。另外两个清醒了很多,玩手机什么的。我的豆友就是睡死过去那个。我问 另外俩妞
,今晚想怎么过。有个妞说你想怎么过嘛。我说我想干死你俩啊怎么办。我抽了根烟,
终于清醒了很多。她说,怎么你长得这么斯文,说话这么粗俗呢。实 在没办法,老子
就这鬼德行。后来我们三个做了。说实话做爱还真该就是俩人的事。三个人,又累又没
重点,我这种大爱无疆的傻逼,又希望两个妞都爽。没累死 我。我甚至想了一下,在
谁那射呢。真没什么意思。
临 走之前我又去我爸的墓地拜了拜。那片墓地埋我妈的时候还没什么人住进去,这次
葬我爸,周围都住满了。我想,人家俩不寂寞。不知道你们又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自
己死了会埋葬在哪里。我想回国,就葬在我爸妈旁边。我看爹妈墓地后两排有个空位,
问看守,这片墓地还有没有位置,他说都卖光了。靠,比房地产还火爆。我 说那不是
空一格么?他说早几个月就给卖了啊,我觉得那个人挺能坚持,还没住进去。后来才知
道那个位置原来他妈是我爸买的。
我觉得给我买的。笑了一笑。老爷子想的挺周全。
处理完一切公司的事我就回去了。
老婆见了我哭的死去活来,我说这还不是我死了呢,女人哭我不懂安慰,说两句乖别哭
了,照样哭。就给她做了一杯冰卡布奇诺,你们相信我,每20oz里边加2oz白兰地真是
好喝,操,真好喝。
我 说别哭了我回来了。她喝着饮料,我去把行李放好。路过走廊我就觉得哪不对劲。
也没发现是哪不对劲。后来来来回回走了两趟才发现我放走廊坛子上的一个打字机 不
见了。那他妈是老子托了将近一打人从奥地利给我带回来的。我问老婆,打字机呢?她
说她朋友过生日,不知道送什么就给送了。
我靠!
为什么不问我一下?
两个人结婚就屌没有个人物品了么?
我靠!
我好他妈生气!
摔门就走了
我一路开都不知道他妈开去哪里了,只知道在highway上。我从来不用GPS,没屌用,路
全在脑子里,这辈子没迷过路。今晚第一次用车上的GPS,还他妈不会设置。研究半天
又放弃了。开了一阵子才发现都快到瀑布了。
我靠在瀑布边的栏杆上,忽然好清晰明了,一切都变得有条理。与其说是我和她结婚了
,不如说是我家和她家结婚了。我为了我爸结婚了。为了满足自己的虚伪,我又装个好
老公。我还以为自己能装一辈子呢。有时候对对方好,并不是因为想要对方怎样舒适,
而是通过这个方式让自己舒适。
好鄙视自己。贱格。
我给老婆打了电话,说过几个小时我就回去了。
回去以后我和她说了我在国内和几个妹子做了的事,但是没说豆瓣的事。她出国出的早
,中文看的不顺畅,只上fb. 这也就是我现在能披个皮就来发帖的原因。
我准备离婚。
我说过我最烦的就是凑合。老子觉得日子是没法凑合的。我让律师准备了协议,她不同
意,死活,不同意。我说我这么操性留我身边干什么?她说和你离婚了你还让我怎么和
别人好?我不懂,为什么不可以?
老子觉得自己的大爱无疆再一次给人造成了困扰。
讲 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在厨房做雪糕,因为在天涯上看了个帖子,什么抹茶什么的,忽
然好想吃。我问她抹茶粉在哪,她说不知道,我问cream cheese在哪,不知道。我忽然
觉得没什么话好说。自己去翻冰箱。她忽然抱住我开始哭生死。我刚打开冰箱门,动弹
不得。她说这世上再也没有男人会给她搓 后背,亲自给她试所有护肤品(她皮肤敏感
),带她去住冰屋,给她做用她名字命名的鸡尾酒...等等什么的。我脑子里只想着一
件事情,你再不放开我冰箱里的 东西就要解冻了。
我说这些东西,我真的是举手之劳而已
我说,你想着我和别的女人做爱你不想吐吗?老子不知道摸了多少乳房操了多少逼了,
你赶紧醒醒吧!
她 坚持相信我对她是真爱,对别的女人是生理需求。我承认,我对她的感情和别人不
一样,但是那更像一个亲戚,毕竟打从一开始我就决定了让她进入我生活的。我们 公
寓的管理员是个很老派英式的老头子,他用我的姓氏称呼我老婆为Mrs.什么。我的朋友
叫她嫂子或者弟妹,我买任何东西都会争取她的意见,(所以老子不懂 你怎么能问也
不问就把我的打字机送人?!)
她坚信,我爱她。
那时候刚好我常买的车的牌子出了新车,请VIP去发布酒会试驾什么的。我说我准备去
德国一趟。她要和我一起去,我说你变个道都他妈踩刹车,老子去试跑车,你跟去干嘛
?好好想想,回来签字离婚好么?我求她别再给我机会伤害她了,老子真不想的。
然后晚上睡觉,我听到屋子里有响声,起床发现她不在,我去客厅发现她准备出门,我
悄悄跟着,看她下楼去了车库,我也跟了去,生怕电梯晚一步跟不上。我看她到我车上
,里翻外翻。
为什么女人都他妈不懂呢!爷真他妈是个坦诚的人,没有秘密好吗?可是她们总觉得我
藏的秘密比军情六处还鸡巴多。
我走过去敲了敲车窗,差点没吓死她,老子就是想告诉她一声,耍小心眼没意思。然后
我就上楼了。
漫漫长夜,抽草喝酒刷豆瓣。她烦草味,所以我就故意在大厅飞,避免她来和我谈话。
她上来以后,说没想到你还抽这个东西! 我说你没想到的事儿还多了去呢。她估计也
觉得我不可理喻了吧,摔门回到睡房。
我发现有一个友邻推荐了一个相册。一个短发妹子的相册。
小 图很好看,点进去看看,我操了,大图更他妈好看,长发妹子见多了,短发的就显
得特别清新,怎么说呢,惊为天人都不足以形容,她脸上就写着我简单的像一杯水 这
几个字。果断点了相册主人的首页。她就是后来我深爱的情人。给她起个名字,叫她N
吧。她的名字N打头。她主页显示她在法国,然后我看她日志,尽是些很私 人的日志。
她只有几十个友邻。我决定慢慢研究研究,几口酒几口烟下去,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必须形容一下N的长相,要不然我不爽。
她 给人的感觉,就像《月满轩尼诗》里汤唯演的那个淳朴妹子一样,但是眉眼长的像
高圆圆。大概170上下的个子,乳房是我一手能握住的大小,腰好他娘的细,整 一个S
型。她皮肤不是很白,有点小麦色。有一张照片上她站在一个石洞里,逆光,短发被太
阳照得金黄,眼神里没有任何故事。
人人都说孩子的眼神单纯。我的看法是,孩子之所以眼神清澈,是因为他们感情很单一
。高兴的时候就是高兴,伤心就是伤心。可是大人总是有超过一种的情绪,你看他的眼
睛,很难猜到背后那种情绪是什么。
N的眼神,就这么纯粹单一。你看她的脸,看到的是怎样就是怎样,直接反映出她内心
。开心就是开心,放纵就是放纵,欲望就是欲望,恨就是恨。
我看到她最近在读卡波特的《冷血》。那是我好几年前读过很喜欢的书。
里 面有段话,说生命就在草地上野牛一呼一吸之间,消失在光影里。她把这句话写在
日志里。这也是我整本书最深爱的一段。她写出了上句,我对出了下句。她问我喜 不
喜欢《蒂凡尼的早餐》,我说还是更喜欢冷血。女孩子吧,都喜欢《蒂凡尼的早餐》,
我说你是喜欢moon river这首歌还是喜欢小黑裙还是喜欢牛角包tiffany珠宝,她说其
实这都不是重点,她就喜欢蒂凡尼爱慕虚荣又真情实意。
一个礼拜左右,我们发了不下3000封豆油。我和她说我有个困扰人的问题,说了我的家
庭。她说她没兴趣安慰我,说还是聊点下流的吧,问我第一次什么的。
她没兴趣安慰我。
靠,好他妈牛逼。
她 本来是学国际政治的,学了一年退学了,又开始学油画。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是不
是搞艺术的都特别早熟?我指的早熟不是过早接触成人世界的那种傻逼早熟,那种 一
看就和100个男人干过的风尘,而是洞悉一切,对事情永远有个人看法的早熟。她才刚
20吧,竟然可以通过我描述的梦境把我童年猜个八九不离十。
真神。
我准备去德国,我说,我去法国看你。
她说,你的意思是要来和我上床。
我说
从 小到大老子就喜欢追求速度。去德国试车,好屌爽。我让他们在车上给我准备了想
听的碟,当然有Bicycle Race这首歌,而且很犯贱的要了曼森的歌。为什么我住的地方
没有无限速公路?踩油门的快感真的和做爱一样美妙,可能做爱一射就完了,但是踩油
门可以想 hi多久就hi多久。那个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烦恼。周围的景色变得很虚拟,
感官变得很灵敏,你甚至可以感觉到时间扑面而来又转瞬而去,浑身的每一个微小感
觉都直接传达到大脑,车好路也好,平稳如飞,下车以后我觉得自己变年轻了。
从德国去法国的飞机上,不住感慨人生好他妈完整。
我想起来我爸以前和我说过,男人最重要的是尊严和金钱。
q****i
发帖数: 1395
2
我第一次做爱是17岁的时候,和一个阿姨。我叫她阿姨是因为她是我爸公司的女会计。
那时候大我19岁……
来源: 我是小纯洁的日志
20 岁出头,我就买了拍立得,每一个和我做过,和我爱过的女人,都心甘情愿的让我
拍裸照。她们有扭捏做作的,半推半就的,总之在我说出“那随便,你不喜欢就不 拍
吧”之后从了我。我有一个lv方形旅行箱,都是妞们的照片。每走到一个城市我都带着
它们,去年我刚把密码锁换成了我那位完美的情人的生日,我把银行密码 也给换了,
我想我爱上她了。她是第一个主动要我给她拍照的女人,我看她在镜头前那么风骚的样
子,有种diao丝捡到宝的感觉。她的照片我贴在卧室墙上,没 有和其他女人的放在一
起。
我现在在北美度假。她曾经喜欢看断背山,我答应带她来加拿大看那些山和湖,还没来
得及呢。我带着她的一点骨灰,现在就坐在那片山那里。
我 第一次做爱是17岁的时候,和一个阿姨。我叫她阿姨是因为她是我爸公司的女会计
。那时候大我19岁。我从小特有礼貌,她来我家送材料,天热,她衣服后边湿 透了。
我给她拿汽水喝。我看着她就硬了。我觉得自己当时算是美少年。我跪在她面前,问她
要不要再喝一瓶,然后我们就做了,没两下就出来了。完了以后我快两 个月没见他。
不知道其他男同胞有没有这种感觉。第一次做了之后就会有很强烈的需求。可是见不到
她,我只好撸两下凑合着。俩月之后再见到她,是在商场看见她 和老公孩子买东西。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她辞职了。
我承认当时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晴天霹雳。老子当年年少,以为干了一下就是爱了。我
怀念她胸罩上的汗味,我第一次知道女人的汗都是香的。
我 那时候骑单车上学。我的单车轮毂大,因为长得高,腿一蹬就能把车停下来,所以
我自己捣鼓了两下,把刹车给拆了。我傻逼,觉得刹车把手特别丑。我每天骑这两 当
时觉得是全世界最他妈帅的单车上学,学校的姑娘都站在楼道上等着看我进校门。可是
我是有志青年,看不上一切喜欢我的妞。当时我就喜欢那种,追求一个本来 不喜欢我
的姑娘,一直到最后她爱我爱的发狂的感觉。我也就是喜欢那种成就感而已。每当这时
候我就会想起在商场里,那个会计阿姨一看到我就转身拉住老公走掉 的画面。我又觉
得挫败了,于是又去追求另外的姑娘。高三的时候,我每天用一个小时泡妹子,其他时
候都看书学习,教语文的女班主任喜欢我,因为我永远考全年 级前三。我只庆幸她长
得不漂亮,要不然我真不能保证我不对她有想法
那 时候我有一个高一的女朋友。胸大,脸美,眼睛水汪汪,内向文静。她作文比赛得
一等奖,我在校报上看到她的作文。讲她妈做饭的事,她妈每次下厨,每道菜她都 写
的让我流口水。还需要考虑吗?这样的姑娘能不泡吗?而且老子要泡,还轮得到学校其
他男生吗?她每天走路回家,我骑着那辆没刹车的单车慢悠悠跟她屁股后 面,背她写
的文章。我也不知道,怎么看了几眼就背下来了。她脸红,轻悄悄的说,你是不是变态
啊?我说我喜欢你。几个礼拜后,她就坐在我后车座上,我载她回 家了。我喜欢她写
的东西,我让她给我写情书。她就每周写一封,挑好信纸,挑好信封,给我。一开始我
还看,后来快高考了,积了好多没看。当然,还有其他女生 塞给我的小纸条,情书,
我真没空
一 早就想到我会考上想考的大学。完全没有悬念。考完试我爸带我去澳门出差。也算
是庆祝我成年。我觉得我和女会计做完之后就算成年了。我爸当然不知道。我和高 一
女友说,我要去澳门玩几天,她说澳门是什么样的,我说我带照片回来给你。后来在澳
门的时候,我真的认真拍照片,回去的时候也给她带了蛋挞。一下飞机我就 去了她家
楼下,她之前没吃过蛋挞,蛋挞还有点温乎,我能感觉到她的开心。我问,你家有人么
?她家没人。然后我们就去了她家。她满屋子都是奖状,还有一架钢 琴。我让她弹两
首曲子听。于是她弹了一首很好听的曲子。几年后我才知道那首曲子他妈叫卡农。
我 和她一起坐在椅子上,她弹完了以后我握住她的手,她又转而握住我的手,去按琴
键,do do so so la la so......我吻了她,然后我们就在钢琴旁边的地板上做了。她
是我第二个女人。因为血流了一地,她也觉得疼,流着眼泪把我胳膊抓青了。我把她抱
到琴凳 上,然后跪在地上把血擦干净。当时我们都很满足。
那 整个暑假,我们都用来做爱了。我发现,和她做爱,跟和女会计做爱,真的不一样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女会计做的时候,是她把我裤子脱了,还用手握住了我阴茎。 可
是我的高一小女友,永远都是害羞的样子,等着我把她的内衣脱了,内裤脱了。她胸真
大,真软,我每次都把头埋在她胸口听她心跳。我觉得很有意思。我问她会 不会一只
手解开内衣,她说女生都是这样的呀。于是我就和她练习,后来我也会一只手解开女人
的内衣了。
女人们,你们一定也遇到过会娴熟的一只手解开你内衣的男人,相信我,他一定在女人
身上练过。
我 和她做爱,到最后越做越娴熟,姿势也慢慢多了起来,我刚开始觉得渐入佳境的时
候,她怀孕了。她哭得死去活来,我也大脑空白一整晚。后来我说,你跟你妈说要 和
同学去周庄玩一周。然后我带她在很好的酒店开了一周的房,带她做了手术。我没想到
做手术的时候她大出血。医生跑过来和我说她大出血,要输血,有可能会 死,问我她
的监护人在哪。我知道必须要把她妈妈找来了。如果她就死在手术台上怎么办?我在出
租车上,很害怕她随时就有可能死了,第一次觉得我舍不得她,如 果她康复的话,我
想我会娶她。我在车上浑身发抖,在她家门口和她妈妈说了这一切,她妈什么话也没说
就去了医院。
后 来当然是,她没死。我爸带我去她家请罪。我没想到我爸会和她妈说我们给你钱。
我当时觉得他简直就他妈的不可理喻,我说我以后要和她结婚。她妈妈冷冷瞪了我 一
眼说你别想了。我不再被允许见她。一直到上大学。我没见过她。大一过后,我和爸爸
说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于是出了国。
刚 出国的时候,人生地不熟,觉得人生简直他妈低落到了极点。住在一间离市中心学
校有点远的house里,房东酗酒,没钱买酒的时候就喝两美金一大瓶的料酒。 我很可怜
他。那时候我对女人没有任何心思,一心看书,我发现对相机感兴趣,就研究相机;对
电子产品感兴趣,就研究电子产品;喜欢听黑胶,就开始研究唱机; 喝咖啡上了瘾,
就研究咖啡,抽烟上了瘾,就研究烟;喝酒喝得开心,就研究酒。只要不是女人。后来
我买了太多的东西,屋子里装不下了,就搬去了市中心,买了 一间公寓,装修成喜欢
的样子。装修的时候买了拍立得,一开始是为了提醒自己装修的时候的进程。那时候真
你妹的开心。慢慢的,又开始发现,身边那么多女人, 还是像高中的时候的那些姑娘
们一样喜欢我。只不过我忽视了她们那么久。是时候过回正常的日子了
我不得不说一句实话,物质到了一定程度,把妹就不再是问题,可是问题是,傻逼要在
女人身上砸很多钱才能泡上妹子,而牛逼的呢,就不需要花什么钱了。
我 看上一个学艺术史的姑娘,腰细头发长,男人看了就想上的样子。为了泡妹子,我
去图书馆借了一些A history of art一类的书,试着读了一下,每每读完一页就会睡着
。可是过目不忘是天生的。我跑去她上课的教室,坐她身后,给她写了张纸条,问她是
否觉得 perspective抑制了画家的想象力。她回了我的纸条,问我,什么是
perspective?老子傻了,以为妞一副清高的样子,一定很牛逼,结果竟 然没什么意思
,于是就换了个策略,直接告诉她,我想带你去湖边吃饭,下课来停车场找我。我知道
她一定会去找我,也知道她今晚就会睡在我床上。吃完饭我带她 回家,她说你家真好
看。鞋柜顶上我贴了周旋的海报,她说画上的女人好美啊。我说她唱歌的时候更美,她
说,她是唱歌的啊?老子又傻了。妞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我在酒柜里选来选去,实在
不想和她浪费一瓶好酒,就开了瓶冰酒。冰酒太甜,一次买了两瓶,还苦于不知道如何
处理另外一瓶,女人一般都喜欢甜的酒,正好适合 今晚。喝得差不多,我靠在沙发上
,她站在落地窗前看夜景,我说,把衣服脱了,她说不要,我说,那我送你回家吧,天
晚了。她以为我生气了,就走到我身边开始 吻我。我转身去倒酒,又让她把衣服脱了
。这次她乖乖的脱了衣服。不得不承认,她的长头发搭在胸前的样子很美。于是我给她
拍了照。
但是妹子没脑子,大家玩着没意思。没两次我就不再对她感兴趣了。
后 来大学的几年里,又经历了不少妹子。有些眨眼就忘了长相,有些做了短期的炮友
,有两个长期的炮友,到最后都要求恋爱,搬到我家来住。我问她们,是不是愿意 给
我洗内裤和袜子,她们愿意;是不是愿意给我做饭,她们愿意;是不是愿意代替钟点工
清洁屋子,她们愿意;是不是愿意在我忙别的的时候不打扰我,她们愿意; 是不是愿
意分享屎尿屁,她们愿意;是不是愿意忍受时间久了以后变的没新意而且很有可能一个
月才两三次的性爱,她们说不介意,只要和我在一起。可是重点是, 如果我爱你,我
不会忍心让你为我洗内裤袜子刷完做饭打扫屋子,如果我爱你,我不会对你的身体失去
兴趣。
不是我不乐意给你们承诺一段关系,可能妹子不懂,这种不负责任就是我能对你做的最
负责的一件事。
老 早就想吃foie gras,除了担担面,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提前好久在一家餐厅订
到了A级的全肝,鹅肝被烹调前chef会先拿上来给你检查一下它的状况,我看到那只鹅
肝就想到了杨玉环,丰腴美好,通体见不到血丝,完美无缺。真他妈完美。因为不需要
特殊的烹饪,要用比较低的温度保持它的风味,不一会它就上了桌。还没下 口,就收
到一条短信,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女人发来的。她说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
得了性病。
靠。
靠。
靠!
还好经过高中女友怀孕的事情以后,老子永远带套
不 得不说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她短信里没告诉我,究竟
是哪种性病,我问她,什么病,她没回短信。我想,HIV也是有可能的。等体检 结果那
阵子我又开始了对女人失去兴趣的迹象,甚至对整个人生都有了全新的思考。我当时觉
得这算是我的惩罚吧。我开始去健身房,注意饮食,不再吃会有很多防 腐剂和色素还
有不新鲜的食品,好比说罐头和饮料。曾经我很喜欢吃鱼罐头的,也很喜欢各种饮料。
我总觉得自己养活了很多家饮料厂。真是傻逼一个。于是我开始 自己做可乐,自己做
各种曾经喜欢喝的饮料。我甚至觉得应该自己种菜,自己养牛羊鸡。于是后来在乡下买
了一个农场,不过最后还是没能养牛羊,因为执照的问 题,实在是复杂。我曾经喜欢
抽草,从那阵子开始,也不再抽草了。开始抽雪茄,总安慰自己这样就拯救了肺。
最后结果出来了,很安全。看完结果那瞬间,真他妈感谢人生。然后我定了回国的机票
,觉得应该陪一下自己的老爸。
出 国以后,那是我第一次回国。6年有了吧。回家的路上我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个城市了
。一切都变得莫名其妙。其实两年前我爸中了一次风,没告诉我。我一直觉得我 还在
为他当年想用钱解决那件事情而生气,可是进家门一看到他,满头灰白相间的头发,松
弛了的皮肤,甚至还拄了个拐杖,我真想哭。我跪在地上哭的起不来。我 知道他也一
定老泪纵横。
我 从来没想过自己在国外觉得自己很凄惨,放纵自己和烟酒叶子女人作伴,fuck my
life的时候,我爸在干什么。更没想过,自己一掷千金装修买车吃喝玩乐的时候,他为
这些钱付出了怎样的劳动,消耗了多少的心力和体力。从小到大,我没见 过母亲,只
见过他无数的女友,虽说家里只有我们两个男人,但是却说不上相依为命,因为他并不
会照顾我,我永远自己照顾自己。我打碎过他珍藏很久的一瓶威士 忌,他把我从楼上
打到楼下。可是当初中班主任和他说我在课上反驳老师很没礼貌的时候,他却和班主任
说他觉得我完全有道理去反驳那个老师。
我扶他站起来,才发现他在家里的楼梯上安了升降椅。原来他连楼梯都走不动了。
他带我出去吃饭,我知道他是要给我介绍对象。很烦,但是看见他对着对方家长努力挺
直胸板一手拍打着我后背,说这是我儿子,十分骄傲的样子,我又没了脾气。这个女人
,在美国读大学,回来放暑假。
我看女人,先看脸,再看腰,然后看腿,胸可大可小。脸长得好可以弥补一切,只要不
是太糟糕的身材,就行。这个女人,脸上只有一点可取,就是眉毛美。身材只有一点可
取,就是屁股翘。深交以后才发现,锁骨性感。我想,既然我爸高兴,我也可以接受,
那就试着交往。
我 单独约她出来吃饭,我觉得和女人吃饭,一定要一起吃一次辣火锅,看她流鼻涕的
样子美不美,然后一起吃一次意大利面,看她吃面的样子美不美,再就一起吃一次 烤
肉串,看她龇牙咧嘴的样子美不美。我问她,吃什么,她说吃意大利面。我几年没回国
,早都不知道哪里的菜好吃,但是又不想第一次吃饭就很没主见的样子。很 保险的一
招就是去五星级酒店的餐厅,一般人吃不出好坏,装修总不会差劲。所以我带她去了
Grand Hyatt. 还好,她没有用牙齿切断面条......看她用勺子抵着叉子把面卷起来的
瞬间,我觉得,行吧,可以交往的。
既然决定要交往,那么我觉得三个月之内不能上床。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不想让姑
娘觉得她自己是个很随便的人,我不想让她看轻自己,觉得我这么快就和他做了,他一
定不珍惜我了。虽说在我眼里,一小时就做了和一年才做,没什么差别。
在国内这几个月,我们基本每周都会见几次面。恰逢奥运搞建设,好他妈像大跃进,我
和她走街串巷,多少个城市,都只有一个感觉:奥运要到了,可是干我屁事。抬头低头
就是奥运,好屌烦。
这是插曲。
当 然,我也不是什么老实的好鸟,我承认。我可以三个月不和这个姑娘上床,但是我
不会三个月不上床。期间和大一国内读大学的时候交到的一个朋友吃饭,他混得很 好
,带来了几个美妹子。真美,经得起细看,也经得起近看,但是就他妈经不起摸,抓大
了劲怕胸会爆,亲大了劲怕把人家鼻子弄歪了。我也不了解行情,原来都是 些二线的
演员,走街上老百姓能叫上名字那种。我不识货,一个不认识。
既然决定要交往,那么我觉得三个月之内不能上床。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不想让姑
娘觉得她自己是个很随便的人,我不想让她看轻自己,觉得我这么快就和他做了,他一
定不珍惜我了。虽说在我眼里,一小时就做了和一年才做,没什么差别。
在国内这几个月,我们基本每周都会见几次面。恰逢奥运搞建设,好他妈像大跃进,我
和她走街串巷,多少个城市,都只有一个感觉:奥运要到了,可是干我屁事。抬头低头
就是奥运,好屌烦。
这是插曲。
当 然,我也不是什么老实的好鸟,我承认。我可以三个月不和这个姑娘上床,但是我
不会三个月不上床。期间和大一国内读大学的时候交到的一个朋友吃饭,他混得很 好
,带来了几个美妹子。真美,经得起细看,也经得起近看,但是就他妈经不起摸,抓大
了劲怕胸会爆,亲大了劲怕把人家鼻子弄歪了。我也不了解行情,原来都是 些二线的
演员,走街上老百姓能叫上名字那种。我不识货,一个不认识。
近 水楼台先得月,我准备下手左手边的妹子,是谁我就不说了。朋友带了两瓶酒,一
瓶Krug的,一瓶Paraduxx. 后者是90年代兴起的napa酒庄,酒标上的两只鸳鸯让它的瓶
子比Krug更加吸引视线。看她喜欢,我就给她倒了这瓶,她像模像样的握住杯子晃了晃
,闻了 闻,喝了一口,我估计她直接咽进了肚子。她说还不错啊,果香很浓,还有坚
果的香气,我觉得是黑皮诺吧。哈哈,女人有时候很可爱,黑皮诺和长相思可以分不出
来,但是至少装出个样子。我觉得这妞有点意思,钓凯子调出了点小小的水平。我说
,我们别和他们吃饭了,我带你去吃爆肚好不好。于是我俩趁着菜还没上桌就走 了。
我 带她去了小时候常去的一家小吃店,一看,竟然变成了电信营业厅。我有点恍惚。
我问她饿不饿,她不饿,我也不想吃饭了。然后我随便乱转,走到离市区很远的地 方
,找了个很大的停车场,停在一个角落里。我问她,愿不愿意给我讲讲她小时候的故事
,她说她从小就学民族舞,因为长得有点高,总是做领舞,后来有一次把脚 腕子扭了
,就再也跳不起来了。但是还是每天练练基本功,压压腿拉拉筋就当健身。我说我从小
就骑单车健身,所以腿型好,而且老子的单车没刹车,成天拿脚后跟 刹车,小腿肌肉
更健壮了。她笑着说,我不信你腿型比我好,我说那我没见过怎么知道。于是她就把腿
搭在方向盘上。确实是美腿,不像芭蕾舞演员一样肌肉健硕, 我把她的高跟鞋脱了,
发现她的脚趾竟然也很美。我看了看表,才九点多。九点多就打炮,有点早。于是从车
后边的小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我说,咱俩看会星星, 打开车顶。她有点震惊,以为
我不准备和她干什么呢,可是她装的很淡定。但是爷看多了女人,我都能估出来妞内裤
湿到了什么程度。然后我听她讲了最近上映的电 影,她说本来有几部戏可以上的,但
是钱没到位。话外有话的一些话呗。我问她是不是导演和制片都能随便睡呢,如果是的
话我也要进你们圈。她说你们这些人净把 我们娱乐圈想的这么坏。我问她什么叫坏,
她说你就挺坏的,我说我又不是王晶。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瞎扯淡到将近12点,喝了快
一打啤酒,然后我找了很久,找 到一张诺拉琼斯的碟,她说她喜欢,我说一般吧,但
是你喜欢的我现在就喜欢。于是我们听着诺拉琼斯,就做了。
不知道别的男人怎么想。总之我觉得在做的过程中,如果她问“你爱不爱我”,我就会
觉得很扫兴。我当然会回答“我爱你”,但是这他妈就是条件反射。
做 到一半她竟然问我这个问题,于是我就条件反射了一下。不过这并没影响什么,她
跳舞,身子软,我那辆挺小的车咱也玩转了,虽说因为我不确定她的胸是真是假, 所
以没怎么揉搓...话说回来,车震,SUV永远是首选。做完了以后,我还惦记着刚才那个
问题。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要不然不太好。我说,刚才我说我爱 你,还记得么?
她笑着说,哈,我就是随口一问啊,然后拉着我的手,说不如去吃宵夜吧?我他妈当时
就傻逼了。不过这也很好,避免了我尴尬的解释。我觉得妞还 是挺聪明的。估计是生
活所迫吧。我觉得这是一份很心酸的小聪明。后来我们去喝了粥,她又说想喝奶茶,于
是又带她找了很多条街,买了杯奶茶。我没准备留她电 话,没什么必要。可是她问我
我的手机,那怎么办呢?这样的情况下,只好把我的手机给她,我说,把你号码给我吧
,于是她留了号码,我说,那有机会再联系吧。 她问我什么时候叫有机会,我和她说
,你猜嘛,然后就把门上的锁打开了,我觉得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然后我们没再联
系。
回归正轨。我决定交往的那个女人,她快开学了。我爸说你一定得送人家回美国,一路
帮人家拎箱子然后照顾一阵子。所以我就送她回了加州。
她 住学校宿舍,我在宿舍帮她收拾行李,铺床单。我说你的墙太单调了吧,于是我们
去买东西装饰墙壁。她说买海报,我说什么年代了还用海报贴墙。于是给她买了两 块
蓝色的天鹅绒,弄成了一个小窗帘的样子,中间给她订了一个圆形的镜子。她很喜欢,
说怎么从来没想过这么装饰屋子。然后我从她身后抱着她,在镜子里看着她 的脸变得
通红。那天我们第一次做爱。我真没想到她还是处。我真不喜欢处。因为没办法尽情享
受做爱的乐趣。她们只会很疼,抱紧你,然后就无法动弹,怕弄疼对 方,还得轻轻的
。但是既然她是,那我就认了。刚铺好的床单我又给拆了,拿去厕所洗。
我 想起来高三毕业那次,跪在地上擦掉那时候女友流出来的血。我想起来她当时弹的
卡农,并不是有心的,但是回忆就是这么涌到脑子里,有时候做着相似的事情就会 想
起来。我估计我想得很认真,因为她站在我旁边我也没发现。她说,你洗东西的样子好
认真啊。她不知道,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我在加州陪了她半个月,然后回了温哥华。
从 西南边的城市搬来温哥华的时候,总抱着很好的幻想,觉得这里环境湿润,不像之
前的城市那么干燥,而且远离了之前的大学,没什么认识的姑娘。这点让我很轻 松。
我准备在这边找个工作,至少可以自己供之前买的那个farm. 可是结果是每天关节疼。
可能真不适合靠海居住。 所以没住几个月又回到了之前的城市。
这几个月里,我和她固定联系着。她想我了我周末就飞去加州找她,然后周一回来。
在 温哥华的时候我总是去一家中餐馆吃烧烤,因为那家店有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她
是个大学生。我们后来混熟了,我发现她不只在这家餐馆打工,还在另一家茶店做 台
面。每周七天都在打工,其中三天还要上学。我当年读书的时候也打过黑工。真不是装
逼。做留学生如果没份工作真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一开始没钱 申请工做
许可的话,就只能打黑工了。我没申请许可,说实话是因为懒。我那时候和一个朋友一
起在一家香港人开的茶店做吧台,调调饮料什么的,看看美女什么 的。泡了好几个客
人之后被老板开了。
跑题了。
这 个姑娘,很漂亮。怎么说呢,漂亮的很风骚。每一个不留神的细小动作都透露出一
股子风骚的劲头。我真他妈觉得人生不公。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妞要干这么粗重的 活?
每次买单付小费之后我都会单独给她小费。因为她说账单上的小费老板不会给她这种新
员工。后来我接她下班,她总是收夜,弄到两点多才能回家。
我 知道女人不会喜欢这种看上去就风骚的同类。威胁性太大。但是老子真他妈喜欢这
种女人。这种感觉就跟喝伏特加一样,一口下去直接烧到肠子的感觉。她的手因为 端
盘子变得粗糙,于是我不让她去餐馆打工了,给她租了个好的公寓,所以她不用担心房
租了。我想办法让她的手变得柔软一点。于是找了很多方法,后来发现小苏 打水真的
有用,我每天用温的小苏打水给她泡手,泡了几个礼拜,真的变得很嫩。她握住我阴茎
的时候,我就像掉进了温柔乡。
我 给她租房子之前那晚,告诉她我有一个女朋友,等她毕业了就结婚。她说那就是你
们已经订婚了是吧。我说什么叫订婚,因为我真不懂为什么会有订婚这种事情。和 订
货是一个性质么?但是说白了,结婚也就是和商品买卖一个性质的东西。那时候我投资
给一个朋友做服装。每次都见她下单之前分析很多东西,什么款式,质地, 舒适性,
能流行多久,有没有收藏价值,是否符合客人的心理什么的。这和婚姻有什么不同?挑
一个自己合适的衣服,三天两头穿着新鲜,新鲜之后束之高阁,很可 能继续寻找别的
新鲜货色,但是这件衣服却永远不准备扔。扔了干嘛?放那呗,偶尔也能穿穿呢,可能
有一天懒得找新衣服了,就得靠这件老衣服遮体保暖了。我就 经历了这样的婚姻。不
敢说别人的婚姻是什么情况,总之我认为婚姻完全是和经济保障还有理性挂钩的,爱情
只是借口和引子,甚至可有可无。
又 他妈跑题了。说道那晚,我说我要和别的人结婚,她说那你找我干嘛。我说我喜欢
你一股子骚劲。她打了我一巴掌。我看她眼里有屈辱的泪水。我说话还没说完呢, 我
不想让你在那些地方吃苦受累。这都是我真心的想法。我想抱着她,她想挣扎开。我只
能和她说对不起,我说对不起,我想对你好,可是我能做的又只有这么多。 后来我估
计她想通了吧,况且我对她真的很好,又真的不好。
给 她租了房子之后,偶尔去她那过一两夜,她又提出大家一起住,我说你别逗了。我
晚上睡觉磨牙打嗝放屁打鼾呢。她又表示不介意。借此我问姑娘们一句,是不是爱 一
个男人的时候,女人都变成了圣母?老子尿尿抖个腿妞都觉得我帅,看来是我真帅吧。
久而久之这事儿就不再提了。我放弃了找工作,因为浪荡久了实在没心思坐 办公室。
闲着在家没事我又开始自己找乐子。
她 说喜欢吃提拉米苏,(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欢是不是?)我就研究了一下怎么做提拉
米苏。一开始真的很失败,可是每一次失败的作品她都开心的吃下去,真让我窝 心。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在我自己家里研究,又几乎吃遍了全温哥华的提拉米苏,后来
发现是自己意式糖霜做的不好,太久没压粉了espresso更是做的 没脸见人,crema简直
他妹的比蚊帐还薄。后来做意式糖霜的时候烫了两次手,用了Remy MartinVSOP, 压了
不下50杯espresso,暗骂自己傻逼,什么鸡巴小事都做不好之后,老子终于做出了一个
完美的提拉米苏。捣鼓了一个礼拜也没和她联系。。。我把提 拉米苏送到她家去,她
在温书准备考试。我说爷给你带来了全世界最好吃的提拉米苏。她就看着,还没入口,
就哭了,说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也不准备理我了。我觉 得,难道又到了该分开的时候了

我觉得温哥华没什么意思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别了温哥华》? 临走前我去那个
码头逛了逛,天好他妈的阴。我忽然发觉,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或者一段时光让我怀念,
我反而更怀念刚出国的时候没命研究喜欢的东西那阵子,和物件作伴的日子。好他妈可
悲。
高 中女友那几封没来得及看的情书我还放在家里,想保持一份神秘感,或者是,希望
留到某个特殊的时候去看。现在我忽然很想看。所以马上飞到了上大学的城市,回 到
了我精心装修的家,妈逼翻遍了箱子也没找到,原来是我随手带回中国了,却忘了带回
来。我喜欢随身带东西的习惯不知道哪来的。只好打开那个装买了拍立得的 箱子,看
着这些裸体的姑娘,各有各的美。我们享受过彼此,又离开了对方。我真的少有一段照
着我设想而发展的感情最后变坏的回忆。除了高中那次,和这次。我 看着温哥华那个
妹子的照片,才想起来我还没告诉她我走了。于是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我走了,不回来
了。我没告诉她我知道她做小姐的事情,本来她已经放低了自 尊,我没什么理由再把
它踩两脚,而且我知道她爱我。可是爱我又能怎样。
我把她的房租续了四年,房东不是很乐意,说谁知道以后房价会不会涨?所以我基本上
是用了可以买下房子的价钱。估计能一直维持到她大学毕业找到工作。
没错,后来老子结了婚。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一个女人住在了一起。我们的家长都很开心
,带着一群亲戚来这边给我们庆祝了一番,我们浩浩荡荡一群人去了趟加勒比海租了个
小岛。
晚 上,我看她在镜子前梳头发,她叫了声老公,我没反应过来。她说,老公,帮我把
夹子拿来,老公!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看外面天气很好,月亮照亮了整个海滩。我 把
她拉到小船上划到海里,海面很平静,就我和她在一起。她问我是不是以后只爱她一个
人,我说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泼了一泼海水,海面荡起涟漪。她把浴袍滑 下来,露
出迷人的锁骨和不是很圆润的胸脯,趁着月光也很美。我想我爱这个女人。我愿意给她
一个家。我们在小船上做了两次。很久没有不戴套做爱,那种解放的 感觉,实在太爽
了。
既然结婚了,我就收心了。沾花惹草的事情不做了。
哈哈哈哈,老子就开始上豆瓣了
亲戚一直说我俩生的小孩一定很好看。嘱咐我们赶紧生。我是对孩子没什么兴趣的。我
觉得两个人过日子很好。而且我觉得我不会成为孩子的榜样。我觉得做父母,就他妈得
做榜样。我爸花,我也花,难道不是么。
我 带她回家。她看了玄关处周旋的照片,觉得不太好,晚上如果她自己在家会害怕。
她也不是很喜欢我买那些纯色纯棉的床单被罩,于是我们换了一些格子的和带暗花 的
(在我的坚持下,折中了一点,没买她想要的彩色大花啊什么的。)她也不是很喜欢我
那些黑胶,于是我弄了个暗柜,放了进去。她问我,床和沙发有没有别的女 人睡过,
我说有,于是又全换了新的。连毛巾都换了。她看到我那个lv的方形旅行箱,问我是啥
,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装没听到,去酒柜里拿了瓶红酒,说什 么?没听到。她又问
了一遍,我才说,哦,书信材料什么的。她说那没什么用我就放到储藏室了。我说你放
进去吧。她把箱子放在了很深的角落里。我倒了两杯酒, 在唱机上放了一张Queen的签
名碟。那张碟我在一个资深粉的家门口赖了三天她才卖给我。我很喜欢Bicycle Race这
首歌,每次听到一开头那几句I want to ride my bicycle就想到骑单车往死里飞奔的
感觉。结婚以后我又买了几辆单车,都把刹车给拆了。
结婚以后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宅在家里,听碟喝酒抽雪茄上豆瓣看电影。出门不是去
图书馆找书就是去买各种食物和东西,和老婆研究好吃的。
我 的工作属于在家打电话就搞定的类型。但是我不希望老婆没事做,还好她有主见,
主动要求工作。于是我让她考了个驾照,以后方便上班。后来为了买车的事情小吵 了
一架。女人都喜欢些什么mini cooper一类的虚有其表的傻逼车。我觉得女人开车就他
妈是件危险的事情,所以我坚持给她买了一辆沃尔沃的suv。她很不开心。我陪她练车
,每每变道她 都不自觉踩刹车,有人减速变道的么?我说真他妈该给你请司机,连车
都开不好你还能干吗?她竟然一摔车门走了。可是我回到家又发现她准备了一桌子菜。
结婚以 后我俩一起下厨房,做的都还不错。她说她错了。于是我给她请了个司机。
安稳日子过久了,慢慢就腻了。真是完全没什么意外。
就 像我之前说的,她容忍我一切的坏习惯,我也为了她改变了很多很多。换做是从前
的任何一个妹子,如果我这样对她们,她们一定感动的跪了。虽说我会给女朋友剪 指
甲,给她们洗头发,甚至缝扣子,但是我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一个女人而将就。好比说,
我不喜欢吃包子,那就觉得不会陪女人去吃包子饺子一类的玩意。可是我老 婆喜欢吃
锅贴,我他妈竟然开始吃锅贴,而且研究出了做出好锅贴的方法。再好比说,做爱的时
候我喜欢让妹子给我口交,大部分情况下她们都愿意,而不愿意的妹 子我们也就没第
二次了。我老婆还真不好这口,她说,除非每次你都给我口交。我觉得这有道理,于是
我也开始考虑她的感受,给她口活了。不过日子一久,总觉得 他妈的自己淫荡的本性
又他妈跑出来了。
有一天我一进家门,回到房间,发现她上厕所看着杂志,没关门,穿着一身睡衣,头发
凌乱。我忽然就觉得我很有可能阳痿了。我上豆瓣,发了个帖子,问,你们看到老婆上
厕所不关门会怎样?
我 估计那时候网民都还老实,好几个人说,都过日子了,没办法的事,什么过日子不
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我已经尽很大力去淡化柴米油盐酱醋茶对我生活的影响。我 家
厨房装修的本来就很好,锅碗瓢盆两套换着用,所有器具都他妈买全了,还买了两个冰
箱,一个放食物,一个给她放化妆品。只要我俩有谁不想做饭,或者说不想 用心做饭
,我们就下馆子,我绝对不会为了做一顿饭而凑合着吃,卫生我也不让她打扫。
我就他妈希望自己老婆轻松整洁精致。
过日子。
好他娘温馨浪漫的小字眼啊我操过日子!
老子一瞬间就觉得受够了。
一瞬间。
我 农场里的产品开始在一些有机食品店和butcher销售。我说要去农场住两天,考察工
作。毕竟是请人在经营。我收拾了行李,翻出了那个宝贝箱子,去农场住 了两个礼拜
。我也忘了是有心还是无意,我没带手机。反正结婚这么长时间来,没做什么泡妞打炮
的事情,手机从来没有秘密,她看我没带手机,很着急,但是也纯 粹是担心,我俩之
间的信任还是很牢固的。 她上msn问我情况怎样,什么时候回来什么的。我俩两个礼拜
就讲了几十句话吧。我说,常让司机带你去买菜,不要买一堆放冰箱里不新鲜,买我们
农场的菜和 蛋,试一下味道。她很开心。
在农场这两周,我基本上就泡豆瓣上了。一开始纯粹是为了记录书和碟,后来才发现,
小组的乐趣。
我 加了一个小组(后来被解散了)。组里经常有人发hi文,我很喜欢看,也试着写过
,可是老子不太会装文艺,写了也大多是操啊射啊什么的,没人看。后来我就安 静的
看。我觉得些hi文的,才真正的能触到内心。因为性取向和偏好是日常交往中看不出来
的,在这个组,我觉得看到了最真诚的想法。
我 在这个组里认识了一个男人,在香港。他总写一些少男被强暴的文章。我看得很不
是滋味。我想从他的主页了解点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没有看过的书,没有看过 的
电影也没有听过的音乐。他只加了几个小组。总在这个小组发帖。我跟他帖子很久。我
发豆油问他为什么总想这些事情。他不搭理我,可是我很锲而不舍,不知道 是不是因
为我第一次很失败的缘故。我问了他很久很久。他终于开始和我说,他小时候做错事,
被他父亲抽打下体的事情。他觉得如果他能在小说里把那些少男都虐 待个遍,就能克
服每晚都做自己被打的噩梦。我从来不知道世上有这样的人生。他也是我见的第一个豆
友。后来我去香港出差,约他见了一面。他真是典型的男方男 人,瘦小,戴了大眼镜
,穿着牛仔裤帆布鞋却背了个公文包。他竟然带我去粉岭那带找东西吃,他说他从小在
那里长大。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和我爸来香港,印象中的 香港总是中环的高楼大厦。我
们吃了很多路边小吃,谁也没提那些文章。
我一开头就要说的情人,也是豆瓣上认识的。不过是在其她的几个姑娘之后了
我 在豆瓣上传了几张照片,什么骑马的,抽烟喝酒的,还有一张大学毕业舞会的照片
。毕业舞会,穿的帅是必须的,不然哪个妞和你跳舞?慢慢的照片开始收到组里一 些
人的评论,什么好帅啊之类的。这些我听多了的话,觉得没什么意思。有一个姑娘发了
封豆油给我,问我照片是你么,我说要不你来见见?她说好啊,可是一看她 相册我就
瘪了。我说我不在国内,对不起了妹子。她说我耍她,在组里公布了豆油。就是因为妹
子公布了豆油,和我在同一个城市的妹子看到了(大号怎么能写是在 哪个城市呢亲!
)。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妹子见了面。
这 个妞是学生。确切的说是学妹。戴个黑框,老老实实白白嫩嫩的。我说你才几岁啊
竟然上这种组。她也不好意思说话。她说她不怎么上豆瓣,完全是因为她前男友推 荐
的。我觉得妞太嫩不好下手。毕竟结婚了,一夜情玩玩就算了,我不想有个痴情的女人
做我小三。我真没心思去照顾小三。于是我准备只是带她吃个饭好了。不过 我这人吧
,吃饭就想喝酒。点了瓶香槟,我喝了大部分,她只喝了一杯就醉倒了。我也不知道她
住哪啊!这不是逼我开房么!
我 在豆瓣上传了几张照片,什么骑马的,抽烟喝酒的,还有一张大学毕业舞会的照片
。毕业舞会,穿的帅是必须的,不然哪个妞和你跳舞?慢慢的照片开始收到组里一 些
人的评论,什么好帅啊之类的。这些我听多了的话,觉得没什么意思。有一个姑娘发了
封豆油给我,问我照片是你么,我说要不你来见见?她说好啊,可是一看她 相册我就
瘪了。我说我不在国内,对不起了妹子。她说我耍她,在组里公布了豆油。就是因为妹
子公布了豆油,和我在同一个城市的妹子看到了(大号怎么能写是在 哪个城市呢亲!
)。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妹子见了面。
这 个妞是学生。确切的说是学妹。戴个黑框,老老实实白白嫩嫩的。我说你才几岁啊
竟然上这种组。她也不好意思说话。她说她不怎么上豆瓣,完全是因为她前男友推 荐
的。我觉得妞太嫩不好下手。毕竟结婚了,一夜情玩玩就算了,我不想有个痴情的女人
做我小三。我真没心思去照顾小三。于是我准备只是带她吃个饭好了。不过 我这人吧
,吃饭就想喝酒。点了瓶香槟,我喝了大部分,她只喝了一杯就醉倒了。我也不知道她
住哪啊!这不是逼我开房么!
我只好开了房,我操,真是迫不得已。
在此我奉劝女生,你们出门喝酒真他妈得悠着,不是每个男人都和我一样的好吗?干你
戴套还好,总有男人喜欢不戴套,干完了走人你说你是不是傻逼了。
我 开了个房,让她睡觉。今晚和老婆说了不回去的。我看电视。她睡得很熟,可是六
点多就醒了。一脸迷惑不知道自己在哪。我看着觉得好玩,就想吓唬吓唬她,把她 按
到床上说我们做爱好不好?她紧张得很完全不知所措。我伸手去解她扣子,她轻轻地念
叨别呀不好。我说可是现在不是你说了算呀,谁让你喝多了被我带到酒店来 呢?我还
说我不准备戴避孕套,你给我生个孩子吧。她吓坏了都快哭了。我看着就笑了。起身拍
拍屁股说你赶紧起来吧,你这德性我还真硬不起来。后来她注销了豆 瓣。我估计她这
辈子都不敢见网友了。
后来我加了国内的同城小组。因为我在的城市那时候的确没什么人玩豆瓣。那个组我不
说,估计有人能猜到。
那年我爸死了。我回国办丧事。没让老婆回去。我很难过,可是她在我身边完全没办法
对我产生安慰。我就这么一个亲人。只有我爸。可是他竟然在我还在飞机上的时候死了

可在葬礼上我见到了很多没见过的亲戚。别想多了,露个脸社交而已。我爸葬在我妈的
墓旁边。我忽然觉得其实我有深爱的两个人。我没见过的妈,我也是爱着的。我给我爸
选了很帅的遗像。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很想做点什么,却他妈想不起来。
我回到家,看到我爸的拖鞋,他的老花镜,放在库房里的我小时候的各种课本作业本,
他竟然没扔。还有那个楼梯上可笑的升降椅。
真他妈,哭抽了过去。
《生命的悲剧意识》这本书。书名如此装逼,真他妈是逼人圣经。如果你们现在去豆瓣
读书上搜,会看到简介里是这样写的:
如 果我们没有经历或多或少的苦难,我们又如何知道我们的存在? 除了受难而外,我
们又如何能转向自己而获取到深思的意识呢? 我们享乐的时刻,我们忘记了自己,忘记
了我们的存在;这时候,我们变成为另外的一个人,一个陌生的存在体,我们隔离了自
己。惟有藉着受难,我们再一度成为 自己的中心,我们再回到自己。这是我爸临死前
看的书。我翻到他看的那一页,他用英文在空白的地方注了一条,here it is,
eventually. 我怎么看也和内容不搭边。我不知道这是他很久以前写的,还是最近写的

我 知道书房里面那个茶几的第二层抽屉里有叶子。不过上了锁,我不知道钥匙在哪。
我去厨房拿了把刀,给敲开了。戒了好几年了,我当时没什么别的想法, 就他妈想飞
两口叶子。我估计我爸很久没动这东西了,因为盒子上有点小灰尘。在抽屉里都落灰,
那得是多久了。我跪在地上卷叶子,我估计样子像个鬼。后来猛扎 了一口。
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获救了。我想,如果那个抽屉里不是叶子,是猪
肉,我也扎进去了。
我们享乐的时刻,我们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我们的存在;这时候,我们变成为另外的一
个人,一个陌生的存在体,我们隔离了自己。
我觉得这句话错了。我觉得享乐的时候我才是自己,真的存在,因为存在需要有意义来
支撑。老子他妈痛苦的时候,觉得生活完全无意义,这是哪门子的存在?
好 几天没上豆瓣,一登录就然发现好几个暧昧着玩的妞回了豆油。因为有几个妞,有
的选,所以我就一个个的看相册。有几个是神p,有两个还行,但是日志内容很傻 比。
有一个写的评论有点意思,但是人长得就安全了点。我给日志傻逼的美女回了豆油,说
去吃炸海星吧,决定看谁先回就和谁玩了。结果接到老婆的电话,说想我 了,不知道
我过得怎样。我才发现,这次回国到现在我只想起来给她打过一次电话。我说挺好的啊
,我玩呢。她说你玩什么呢啊,我说泡妞呢啊,她说你没问题吧? 我说我有问题。她
说我也觉得你有问题。我说那行吧,回去再说,就给挂了。
我 去学校宿舍接了妞,她问我为什么吃炸海星,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吃炸海星。我就
问她,见了我开心么?她说开心啊。我说开心就好,我也挺开心的。我买了一箱啤 酒
,和她坐路边开始边吃边喝。妞很能喝。我也觉得特新鲜,毕竟坐路边喝酒这事儿我多
少年没干过了。后来我们又换了地方继续喝。爷灵机一动回家换了辆车,大 的越野。
因为我既不想过夜,又不想看她第二天起来妆花了的样子。毕竟一夜情么,留个好印象

我 们去酒吧喝,喝着喝着就喝出了一桌人。不认识的。我发觉国内的妞比国外狂野多
了。如果我在国外的club抱着个妞就亲,搞不好被删一巴掌。可是我亲遍了一 桌子妞
,她们都很乐意。我估计都他妈喝高了吧。我一般喝不醉,今晚竟然喝醉了,身子醉了
,脑子还没醉。好屌难受。我在街边吐生死,胆汁都他妈出来了。我问 妹子会不会开
车,让她载我们去酒店。她说她会,我们就走了,没想到走的不是我俩,还有另外俩妹
子,哪来的我都不知道。总之我们四个开了房。
我 也曾经幻想很多妞和我一起做,一个给我舔脚趾,一个口交,一个舔乳头,然后看
着另一个在旁边自慰。别无所求了好吧。可是我进门就倒在沙发上了。后来强忍着 起
来洗了个澡,吐成那样不洗澡我是打死也不能干别的。出来以后发现一个妞睡死过去了
。另外两个清醒了很多,玩手机什么的。我的豆友就是睡死过去那个。我问 另外俩妞
,今晚想怎么过。有个妞说你想怎么过嘛。我说我想干死你俩啊怎么办。我抽了根烟,
终于清醒了很多。她说,怎么你长得这么斯文,说话这么粗俗呢。实 在没办法,老子
就这鬼德行。后来我们三个做了。说实话做爱还真该就是俩人的事。三个人,又累又没
重点,我这种大爱无疆的傻逼,又希望两个妞都爽。没累死 我。我甚至想了一下,在
谁那射呢。真没什么意思。
临 走之前我又去我爸的墓地拜了拜。那片墓地埋我妈的时候还没什么人住进去,这次
葬我爸,周围都住满了。我想,人家俩不寂寞。不知道你们又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自
己死了会埋葬在哪里。我想回国,就葬在我爸妈旁边。我看爹妈墓地后两排有个空位,
问看守,这片墓地还有没有位置,他说都卖光了。靠,比房地产还火爆。我 说那不是
空一格么?他说早几个月就给卖了啊,我觉得那个人挺能坚持,还没住进去。后来才知
道那个位置原来他妈是我爸买的。
我觉得给我买的。笑了一笑。老爷子想的挺周全。
处理完一切公司的事我就回去了。
老婆见了我哭的死去活来,我说这还不是我死了呢,女人哭我不懂安慰,说两句乖别哭
了,照样哭。就给她做了一杯冰卡布奇诺,你们相信我,每20oz里边加2oz白兰地真是
好喝,操,真好喝。
我 说别哭了我回来了。她喝着饮料,我去把行李放好。路过走廊我就觉得哪不对劲。
也没发现是哪不对劲。后来来来回回走了两趟才发现我放走廊坛子上的一个打字机 不
见了。那他妈是老子托了将近一打人从奥地利给我带回来的。我问老婆,打字机呢?她
说她朋友过生日,不知道送什么就给送了。
我靠!
为什么不问我一下?
两个人结婚就屌没有个人物品了么?
我靠!
我好他妈生气!
摔门就走了
我一路开都不知道他妈开去哪里了,只知道在highway上。我从来不用GPS,没屌用,路
全在脑子里,这辈子没迷过路。今晚第一次用车上的GPS,还他妈不会设置。研究半天
又放弃了。开了一阵子才发现都快到瀑布了。
我靠在瀑布边的栏杆上,忽然好清晰明了,一切都变得有条理。与其说是我和她结婚了
,不如说是我家和她家结婚了。我为了我爸结婚了。为了满足自己的虚伪,我又装个好
老公。我还以为自己能装一辈子呢。有时候对对方好,并不是因为想要对方怎样舒适,
而是通过这个方式让自己舒适。
好鄙视自己。贱格。
我给老婆打了电话,说过几个小时我就回去了。
回去以后我和她说了我在国内和几个妹子做了的事,但是没说豆瓣的事。她出国出的早
,中文看的不顺畅,只上fb. 这也就是我现在能披个皮就来发帖的原因。
我准备离婚。
我说过我最烦的就是凑合。老子觉得日子是没法凑合的。我让律师准备了协议,她不同
意,死活,不同意。我说我这么操性留我身边干什么?她说和你离婚了你还让我怎么和
别人好?我不懂,为什么不可以?
老子觉得自己的大爱无疆再一次给人造成了困扰。
讲 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在厨房做雪糕,因为在天涯上看了个帖子,什么抹茶什么的,忽
然好想吃。我问她抹茶粉在哪,她说不知道,我问cream cheese在哪,不知道。我忽然
觉得没什么话好说。自己去翻冰箱。她忽然抱住我开始哭生死。我刚打开冰箱门,动弹
不得。她说这世上再也没有男人会给她搓 后背,亲自给她试所有护肤品(她皮肤敏感
),带她去住冰屋,给她做用她名字命名的鸡尾酒...等等什么的。我脑子里只想着一
件事情,你再不放开我冰箱里的 东西就要解冻了。
我说这些东西,我真的是举手之劳而已
我说,你想着我和别的女人做爱你不想吐吗?老子不知道摸了多少乳房操了多少逼了,
你赶紧醒醒吧!
她 坚持相信我对她是真爱,对别的女人是生理需求。我承认,我对她的感情和别人不
一样,但是那更像一个亲戚,毕竟打从一开始我就决定了让她进入我生活的。我们 公
寓的管理员是个很老派英式的老头子,他用我的姓氏称呼我老婆为Mrs.什么。我的朋友
叫她嫂子或者弟妹,我买任何东西都会争取她的意见,(所以老子不懂 你怎么能问也
不问就把我的打字机送人?!)
她坚信,我爱她。
那时候刚好我常买的车的牌子出了新车,请VIP去发布酒会试驾什么的。我说我准备去
德国一趟。她要和我一起去,我说你变个道都他妈踩刹车,老子去试跑车,你跟去干嘛
?好好想想,回来签字离婚好么?我求她别再给我机会伤害她了,老子真不想的。
然后晚上睡觉,我听到屋子里有响声,起床发现她不在,我去客厅发现她准备出门,我
悄悄跟着,看她下楼去了车库,我也跟了去,生怕电梯晚一步跟不上。我看她到我车上
,里翻外翻。
为什么女人都他妈不懂呢!爷真他妈是个坦诚的人,没有秘密好吗?可是她们总觉得我
藏的秘密比军情六处还鸡巴多。
我走过去敲了敲车窗,差点没吓死她,老子就是想告诉她一声,耍小心眼没意思。然后
我就上楼了。
漫漫长夜,抽草喝酒刷豆瓣。她烦草味,所以我就故意在大厅飞,避免她来和我谈话。
她上来以后,说没想到你还抽这个东西! 我说你没想到的事儿还多了去呢。她估计也
觉得我不可理喻了吧,摔门回到睡房。
我发现有一个友邻推荐了一个相册。一个短发妹子的相册。
小 图很好看,点进去看看,我操了,大图更他妈好看,长发妹子见多了,短发的就显
得特别清新,怎么说呢,惊为天人都不足以形容,她脸上就写着我简单的像一杯水 这
几个字。果断点了相册主人的首页。她就是后来我深爱的情人。给她起个名字,叫她N
吧。她的名字N打头。她主页显示她在法国,然后我看她日志,尽是些很私 人的日志。
她只有几十个友邻。我决定慢慢研究研究,几口酒几口烟下去,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必须形容一下N的长相,要不然我不爽。
她 给人的感觉,就像《月满轩尼诗》里汤唯演的那个淳朴妹子一样,但是眉眼长的像
高圆圆。大概170上下的个子,乳房是我一手能握住的大小,腰好他娘的细,整 一个S
型。她皮肤不是很白,有点小麦色。有一张照片上她站在一个石洞里,逆光,短发被太
阳照得金黄,眼神里没有任何故事。
人人都说孩子的眼神单纯。我的看法是,孩子之所以眼神清澈,是因为他们感情很单一
。高兴的时候就是高兴,伤心就是伤心。可是大人总是有超过一种的情绪,你看他的眼
睛,很难猜到背后那种情绪是什么。
N的眼神,就这么纯粹单一。你看她的脸,看到的是怎样就是怎样,直接反映出她内心
。开心就是开心,放纵就是放纵,欲望就是欲望,恨就是恨。
我看到她最近在读卡波特的《冷血》。那是我好几年前读过很喜欢的书。
里 面有段话,说生命就在草地上野牛一呼一吸之间,消失在光影里。她把这句话写在
日志里。这也是我整本书最深爱的一段。她写出了上句,我对出了下句。她问我喜 不
喜欢《蒂凡尼的早餐》,我说还是更喜欢冷血。女孩子吧,都喜欢《蒂凡尼的早餐》,
我说你是喜欢moon river这首歌还是喜欢小黑裙还是喜欢牛角包tiffany珠宝,她说其
实这都不是重点,她就喜欢蒂凡尼爱慕虚荣又真情实意。
一个礼拜左右,我们发了不下3000封豆油。我和她说我有个困扰人的问题,说了我的家
庭。她说她没兴趣安慰我,说还是聊点下流的吧,问我第一次什么的。
她没兴趣安慰我。
靠,好他妈牛逼。
她 本来是学国际政治的,学了一年退学了,又开始学油画。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是不
是搞艺术的都特别早熟?我指的早熟不是过早接触成人世界的那种傻逼早熟,那种 一
看就和100个男人干过的风尘,而是洞悉一切,对事情永远有个人看法的早熟。她才刚
20吧,竟然可以通过我描述的梦境把我童年猜个八九不离十。
真神。
我准备去德国,我说,我去法国看你。
她说,你的意思是要来和我上床。
我说
从 小到大老子就喜欢追求速度。去德国试车,好屌爽。我让他们在车上给我准备了想
听的碟,当然有Bicycle Race这首歌,而且很犯贱的要了曼森的歌。为什么我住的地方
没有无限速公路?踩油门的快感真的和做爱一样美妙,可能做爱一射就完了,但是踩油
门可以想 hi多久就hi多久。那个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烦恼。周围的景色变得很虚拟,
感官变得很灵敏,你甚至可以感觉到时间扑面而来又转瞬而去,浑身的每一个微小感
觉都直接传达到大脑,车好路也好,平稳如飞,下车以后我觉得自己变年轻了。
从德国去法国的飞机上,不住感慨人生好他妈完整。
我想起来我爸以前和我说过,男人最重要的是尊严和金钱。
1 (共1页)
相关主题
[FIFA14] TOTW week 4中年离异妇女的再婚童话
再推荐几个站亲历:印度人是怎样用非暴力的抗争改变种族地位的 (转载)
金庸塑造人物及其成功个人站长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奔昨晚的几个家常菜。该选择老公还是他? (转载)
母亲延安整风时上了邓力群的床长征时期红军伙食一窥 (转载)
王近山几个部下的疑点写给那些旅行中装逼的人 -- ZZ from tianya, very funny (转载)
千老的的中年危机 (转载)【转】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病 (转载)
ZT【暂完】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 (转载)Re: 给创业版的忠告 (转载)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女人话题: 他妈话题: 喜欢话题: 时候话题: 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