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ChinaNews版 - 切莫被假象欺骗--为什么要警惕方舟子--1
相关主题
说说我眼中的方舟子救救方舟子 ZZ
方卫兵与方舟子的“绝不道歉”新语丝与方舟子的故事--“反面教材扮演的反面教材”观点 ZZ
不得不站出来为方舟子说两句 ZZ左志坚给方舟子的公开信 ZZ 汉芯事件是方舟子揭露的吗?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扬言要杀方舟子 (转载)[合集] 新语丝与方舟子的故事--“反面教材扮演的反面教材”观点 ZZ
方舟子习惯性剽窃和一稿多投的历史ZT (转载)亦 明:方舟子为什么狂咬韩寒? zt
方舟子早该挨打 (转载)韩寒傻了吗?
不得不站出来为方舟子说两句 ZZ方舟子美国校友论其一些内幕(更新加出处) (转载)
方舟子盗取新语丝始末 ZZ方舟子造谣诽谤国家领导人习近平铁证如山却怂蛋不敢承认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方舟子话题: 基金会话题: 新语丝话题: 科学话题: 学术
1 (共1页)
C********g
发帖数: 9656
1
切莫被假象欺骗--为什么要警惕方舟子
作者:北冥鱼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2010年,是方舟子声名鹊起的一年。经过方舟子遇袭事件的炒作,在央视等主流媒体的
舆论轰炸下,方舟子成为家喻户晓的偶像型的“打假斗士”。
2010年8月29日,方舟子遇袭事件报案之后,包括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在内的主流媒
体特别是各大网络媒体掀起了铺天盖地的舆论大潮,对方舟子遇袭事件进行报道,声援
方舟子。方舟子遇袭案告破之前,各大媒体即采信了方舟子的说法,代替警方宣称方舟
子因打假被报复;案件告破之后,犯罪嫌疑人肖传国被抓获,主流媒体基本采用一边倒
地报道方肖矛盾,刻意把方舟子打造成一个打假英雄,把肖传国塑造成学术造假的败类
,对方肖十年之争中有利于肖传国而不利于方舟子的内容基本不予报道。
一方面中国主流媒体毫无客观和理性地支持方舟子,另一方面,方舟子背后很可能有美
国资本集团特别是生物资本集团的强大支持(见附件1 方舟子身份之谜)。所以人们不
得不怀疑,极有可能是美国资本集团特别是生物资本集团在调动媒体资源支持方舟子。
因为方舟子是美国生物资本在中国消灭中医、推广转基因主粮的首席打手。
回顾一下方舟子十年打假的主要事件:2000年9月揭露“基因皇后”,2001年1月揭露“
核酸营养品”,2005年9月质疑“肖氏反射弧”理论,2005年11月揭露清华教授刘辉学
术造假,2007年4月揭露蒙牛特仑苏,2010年7月唐骏学历门,2010年7月道士李一假养
生;打中医的假、宣传推广转基因则是方舟子的“日常性”任务,从2008年汶川大地震
以后,打地震预测的假成了方舟子又一项经常性任务。由是可以发现,方舟子的“打假
”只针对要回国的华人技术人才,从不触犯外国派来的洋“专家”;只针对中国自主研
究的独门技术,如中医、地震预报;从不触犯外国送来的能涉及中华民族生存的技术如
转基因主粮。(见附件四 方舟子打假的真实目的)
方舟子“打假”的目的只是为了塑造其自身在公众中的正面形象,巩固其在学界的“霸
主”地位,为其推广转基因和消灭中医服务。(见附件4 方舟最打假的真实目的)对于
顺从方舟子,有利于方舟子推广转基因、消灭中医的人,有假方舟子也不会打。例如,
现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陈章良1994年被卷入一起抄袭案中;1995年,他又成为
恐龙蛋丑闻的主角。关于陈章良,还有其他丑闻。可是,尽管方舟子主办的新语丝网站
上网友要求打陈的呼声不断,但方舟子不仅不打,反倒多次出面为陈 “站台”辩护。
正是因为陈章良在中国极力鼓吹推广转基因食品,身为广西政协副主席的他,现在已经
是美国孟山都种业布局广西的重要推手。
在转基因商业化推广过程的论战中,方舟子是非常活跃的人物之一,从2001年开始,方
舟子便发表了多篇文章力挺转基因。而中国农业部官方专家(如林敏等)支持推广转基
因的文章言论,几乎都是从方舟子那里直接抄袭搬运过来。
方舟子对转基因可谓一边倒的支持。然而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的发言特点是信口胡言
、大肆造假。方舟子是一个以打假为职业的所谓生物学博士,是一个主张所谓 “科学
主义”的权威,但在转基因等重大问题上却对国内民众刻意隐瞒真相,甚至肆意造谣、
造假、撒谎,这不得不使人高度怀疑方舟子系列打假及大力推广转基因的真实动机。(
参见 附件三 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有意造假撒谎)。单单从方舟子在转基因等重大问
题上刻意造谣、造假这点看,方舟子绝对是背景复杂、用心险恶的人,我们不可简单地
将其想象成为打假斗士、科学主义狂人,我们必须高度警惕方舟子。
在与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论战中,方舟子经常给对手作政治定性,例如,方舟子称“绿
色和平组织就是一个热衷于制造基因恐慌的反科学组织”;“反科学组织和人士猛烈抨
击基因工程,特别是转基因技术,制造对基因的恐惧。”(《“转基因食品”恐慌传到
中国》,作于2002年12月8日)3月方舟子在接受《时代周报》(见3月11日《时代周报
》文章《转基因粮引发激辩:两会前百人上书反对》)时污蔑质疑转基因主粮推广的人
都是对美国有成见,认为美国不怀好意,在中国推广转基因是美国的一个阴谋,美国要
通过转基因使中国断子绝孙,而政府又不顾人民的死活。这完全是胡说。”
方舟子给别人搞政治定性,人身攻击,妄图借助政权力量封杀质疑的声音,然而,方舟
子本人的身份却十分可疑。根据媒体零星透露出来的信息,方舟子持有美国绿卡(参见
附件1),而根据美国法律,以方舟子现在的工作和居住状态,方舟子如果能够保留美
国永久居民(持美国绿卡)身份,必定是美国某公司在中国的雇员。而方舟子对此则是
讳莫如深,亦明网友考证,方舟子受雇于美国某生物技术公司。方舟子公开的资金来源
来自所谓的“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这个基金会在美国成立,基金会成员有民
运背景。这个基金会的大笔捐款来源,来自于匿名捐款,更增加了其可疑性。(参见附
件1)。
方舟子的所作所为可以如下概括:
1、打小假,做大假。通过一些诸如唐骏、李一等打假事件,将自己包装成科学权威,
学术良知,获得话语权,然后在诸如转基因、中医、地震预测等关系中华民族生命安全
的重大问题上刻意说谎,有意造假,蒙骗不明真相的群众、官员、学者。方舟子在转基
因问题上的种种言论表明,声称十分了解转基因情况的他在有意地制造谣言、谎言。(
见附件三 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制造的谎言)。方舟子大搞学术打假,可是自己却是
一个抄袭惯犯。(见附件四 方舟子打假的真实目的)。
2、方舟子持有美国绿卡,身份敏感,为了在国内活动方便,更好地推广转基因,方舟
子最近几年调整策略,有意淡化了自己的政治色彩,摆出一副不左不右,公正客观地立
场,这样使人更加相信他在转基因等问题上散播的谎言。
方舟子甚至刻意与右翼势力展开一些小规模但却对右翼没有根本性伤害的战斗,借以欺
骗了不少左翼爱国学者:如方舟子在揭露法轮功,揭露基督教,揭露美国在华伪环保组
织,支持中国水利等问题上都获得相关权力部门的好感,他在权力部门内积累了一定的
人脉,并借用这些资源大肆作恶,比如通过造谣等方式推动转基因、消灭中医、打击地
震预测科学家等等。方舟子与南方系记者和学者如笑蜀、鄢烈山、于建嵘等也产生过某
些无关痛痒的争论,甚至假惺惺地、隐隐约约地支持司马南揭露美国普世价值。
最近方舟子也介入朱学勤抄袭事件,加入揭露朱学勤的大军。这一切都可能使某些左派
学者被方舟子欺骗,认为方舟子不左不右,客观公正,纯真可爱,不食人间烟火,是所
谓的纯粹“科学主义”的科普专家。
但这些都不过是方舟子给普通民众、爱国左翼学者及相关权力部门耍弄的障眼法——方
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的大规模造假、造谣行为已经可疑充分充分证明这一点。
真相只有一个,就像杀人犯制造假的作案现场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并被柯南识破一样,作
为一个常年在互联网频繁发言的方舟子,其狐狸尾巴或多或少都会要露出来一些。只不
过普通公众难以系统地全面地了解方舟子的行为和言论,因此被其蒙蔽而已。
方舟子是左是右?一般人恐怕难以定性,因为近几年方舟子在有意掩盖其政治观点。但
是系统全面地了解方舟子言行后,人们不难得出结论,方舟子本质上是亲美反毛的极右
分子。
观察方舟子之前的言论,就可发现其反共亲美立场昭然若揭。方舟子80年代在方励之任
校长的中国科技大学就曾写诗“调侃”毛泽东,方舟子本人对方励之及其所为亦有颇多
赞誉;方励之在美国被揭露学历造假之后,方舟子积极袒护方励之。在北约轰炸我驻南
使馆以及王伟撞机事件中,方舟子极力为美国政府的霸权主义野蛮行径辩护。在美国入
侵伊拉克时,方舟子声称“伊拉克人民欢迎联军的‘入侵’……但愿永远不会有中国人
民被欺压、绝望到只能求助外国军事势力来解放自己的一天。”可见方舟子本身的政治
色彩是极右的民运分子,在03年美国侵略伊拉克时已经彻底败露。只是近几年为了冒充
所谓科学权威来推动转基因,不得不将其极端的政治观点有所收敛,甚至进行了若干伪
装。(见附件二 方舟子的若干亲美反毛言论)
附件一 方舟子身份之谜
1、方舟子身份可疑
2、方舟子是否持美国绿卡?
3方舟子是否曾受雇于“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司”
4、方舟子背后组织大揭秘:民运分子
5、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
6、为方舟子量身打造的“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
附件二 方舟子的若干亲美反毛言论
1、方舟子在中国科技大学时作诗“调侃”毛泽东
2、方舟子与方励之
3、方舟子为美国轰炸我驻南使馆辩护
4、方舟子指责我国暂扣撞毁王伟飞机的美国飞行员
5、方舟子欢迎美军“‘入侵’独裁政权”
6、方舟子对钱学森的恶毒攻击
附件三 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有意造假撒谎
谎言之一:转基因大米中不含Bt蛋白
谎言之二:Bt蛋白是没毒的
谎言之三:基因不会转到人体细胞
谎言之四:种植转基因作物可以减少农药使用
谎言之五:美国人大量地吃转基因食物
谎言之六:权威机构认为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谎言之七:科学界从来没有说DDT、瘦肉精是安全的
谎言之八:转基因玉米更有益健康
谎言之九:普兹泰的小白鼠实验结论不成立
谎言之十:转基因更加安全
附件四 方舟子打假的真实目的
1、对方舟子近几年打假的简单分析
2、从小偷到巨骗——方舟子的人生轨迹
3、方舟子一伙假打假、报私仇、谋私利的案例清单
4、方舟子打假的“四项基本原则”
5、地震学家方舟子——从全面支持地震预报到全面反对地震预报
6、肖传国事件始末
7、主流媒体在肖传国事件中对方舟子的包装
附件一 方舟子身份之谜
1、方舟子身份可疑
在转基因商业化推广过程的论战中,方舟子是非常活跃的人物之一,从2001年开始,方
舟子便发表了多篇文章力挺转基因。在与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论战中,方舟子经常给对
手作政治定性,例如,方舟子称“绿色和平组织就是一个热衷于制造基因恐慌的反科学
组织”;“反科学组织和人士猛烈抨击基因工程,特别是转基因技术,制造对基因的恐
惧。”(《“转基因食品”恐慌传到中国》,作于2002年12月8日)3月方舟子在接受《
时代周报》(见3月11日《时代周报》文章《转基因粮引发激辩:两会前百人上书反对
》)时污蔑质疑转基因主粮推广的人都是对美国有成见,认为美国不怀好意,在中国推
广转基因是美国的一个阴谋,美国要通过转基因使中国断子绝孙,而政府又不顾人民的
死活。这完全是胡说。”
方舟子给别人搞政治定性,人身攻击,妄图借助政权力量封杀质疑的声音。然而,方舟
子本人的身份却十分可疑。官方媒体上对方舟子是这样介绍的:
方舟子,本名方是民,1967年9月生于福建云霄县。1985年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
1990年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1995年获美国密歇根州立(Michigan State)大学生物化
学博士学位,先后在罗切斯特(Rochester)大学生物系、索尔克(Salk)生物研究院
做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为分子遗传学。定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为自由职业者,主要
从事网站开发和写作。(http://gb.cri.cn/41/2004/04/06/1*[email protected]
2、方舟子是否持美国绿卡?
维基百科上对方舟子的简介是这样的:“方舟子,本名方是民(1967年9月-),旅美中
国人,出生于福建云霄县,是新语丝网站站长。方舟子是方是民在互联网上使用的笔名
。……方是民於1990年获得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学士学位,1995年获得美国密歇根州立
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生物化学博士学位,曾在罗切斯特大学生物系、
索尔克生物研究院进行博士后研究工作,方向为分子遗传学。现为自由职业者。拥有美
国绿卡。”
(来源:维基百科-“方舟子”词条)
方舟子并不讳言自己拥有美国绿卡,下面是方舟子与记者的对话:
记者:你有美国绿卡,是否曾经想过以后回到美国去?
方舟子:短期内不会,以后说不好。打假的工作我还要做下去。
(来源:《新京报》 2010-09-22,《方舟子遇袭后首次露面:现在出门肯定不一个人
》)
方舟子没有中国户口和身份证,他手里拿的,是美国的绿卡,此前他是中国美国两地跑
,最近两年才稍微安定了一些,但他说,以后还是要回美国去的。
(来源:《南都周刊》2010-08-05,《方舟子十年打假路》)
而2007年方舟子提交给武汉江汉区人民法院的《诉讼管辖异议申请书》也证实了这种说
法:
诉讼管辖异议申请书
申请人:方是民
因肖传国诉金报电子出版中心、方是民名誉权纠纷一案,本人方是民现提出级别管辖与
地域管辖异议,理由如下:
一 级别管辖异议
……(二)本案客观上存在涉外因素,应作为涉外案件处理。
方是民持有美国永久居住证(英文:PERMANENT RESIDENT CARD/俗称“绿卡”),在美
国居住。福建省云霄县外事侨务办公室出具《证明书》证明:方是民“为定居美国的华
侨”。
……
此致
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
异议人:方是民
二OO七年二月二十日
(来源:新语丝网站)
如果方舟子真的拥有“美国永久居住证,并称其长期在美国居住”,那根据美国法律,
他要保持美国永久居民(绿卡)身份,就必须每年在美国住满6个月以上,除非他是美
国在华公司的正式雇员,工作场地就在中国。……如果方舟子不能证明自己是美国在华
公司的正式雇员,那么他必须每年至少有6个月住到美国,他的护照上应该有相应的出
入境记录。如果他不能出示他的这些出入境记录,又不肯承认他在中国受雇于美国公司
,那只能证明他的雇主不能公开,也就是说,他有秘密的、见不得人的雇主,这才是他
真正的经济来源。
(来源:华岳论坛,《方舟子是谁》,作者:黎阳,旅美华人)
以下是亦明在《亦明:我和方舟子分手、决裂的前前后后》一文中对方舟子的揭露,方
舟子的所作所为,很可能是受雇于某家国外的生物技术公司。
3方舟子是否曾受雇于“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司”
根据方舟子不是“生物信息学家”这个事实,我们自然而然地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在这
个世界上,哪一个专业“生物信息公司”会聘任一个仅仅具备初级生物信息学知识的人
,担任咨询科学家?他们要向这个人“咨询”什么?这个问题之所以引起人们的重视,
主要是因为:方舟子从来就没有透露这家“生物信息公司”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
业务内容,以及他自己向这个公司提供何种服务——即使在网友们五次三番地就此向他
发出质问之后,方舟子仍旧是牙关紧闭,一个字儿也不肯透露。方舟子说自己是“美国
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但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哪个公司叫做“美国生物信息公司”
,所以方舟子这样自报家门,就象有些网友指出的那样,类似于说“我的博士学位来自
美国某大学”,明显是既要显示自己的资格,又不愿意透露自己资格的来历。而越是这
类遮遮掩掩的举动,就越是让人怀疑其中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然,对方舟子的研究,如果仅仅停留在“怀疑”这个水平上,我们就不配说自己是在
研究“方学”。作为一门学问,它必须建立在坚实的事实和严密的逻辑之上。先看事实。
事实一:2001年6月15日,《科学时报》发表《直面中国学术腐败:在溃疡处撒“盐”
》。其中说:“方舟子,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在生物学领域,这是方舟
子本人的专业,而且至今他在美国从事的也是生物学信息咨询工作,因此在这方面是有
口皆碑的。”(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Net/fzz_jxy.txt)。
事实二:2001年8月6日,方舟子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是这样回答“选择做自由
职业者经济上有保障吗”这个问题的:“我把博士后研究时做的东西(克隆了一个基因
)申请了专利,得到一笔钱,可以维持基本生活费用。同时,我与人合作在国内开了个
专门向国外留学生卖书的网站,还可以拿到一笔钱。此外,我还在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
司兼任咨询科学家。总之,我还是攒了一些钱。”(苏庆先:《方舟子访谈:活跃在网
络上的啄木鸟》,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science/xinmin1.txt)。
事实三:2001年8月10日,新华社记者熊蕾在《科学》杂志发表《中国:生物化学家发
动反对道德败坏的网上战争》,其中说:“今年34岁的方在美国受的训练,是一家生物
信息公司的咨询顾问(the 34-year-old Fang is a consultant to a bioinformatics
company)”。
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science/science_report.txt)。
事实四:2002年11月21日,《华夏时报》刊登韩福东的《方舟子笑谈生物技术》一文。
方舟子在文章发表当天就将之转载到新语丝上,并标出其中“不够准确”的地方。但下
面这句话,方舟子是认可的:“目前定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从事互联网开发、写作和
兼任美国生物信息公司的咨询科学家。”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science/huaxiashibao.txt
事实五:2003年7月2日,方舟子在新华网面对视频观众说:“我的经济来源有几部分。
第一,我有一个专利,几年前我在做研究的时候,我当时和同事们克隆了一个基因,这
个基因产品和艾滋病治疗有关系,所以有药厂买了我们这个专利,每年支付一些专利费
用,这些可以保证我的一些基本生活费用。第二,有时间我也给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做
做咨询工作,这也有部分收入。第三,稿费也是我收入的一部分。虽然说没赚到什么钱
,但是维持基本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新华网:《海外学人方舟子谈“学术腐败”
》,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science/xinhuanet2.txt)
事实六:2004年4月3日,方舟子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面对面”的采访时,对“你靠什么
为生呢”这个问题,是这么回答的:“我现在属于自由职业,收入比较杂一些。一个是
我还在做科学研究的时候,我们那个实验室就克隆了一个基因,这个基因跟艾滋病有一
些关系,可以用它来做药,药厂会支付专利费。还有就是我现在写了很多文章,出了八
本书,有一部分稿费收入,我现在每个月要写好多文章,有一些属于专栏文章。”(央
视国际:《方舟子:揭穿“皇帝新装”》,http://www.cctv.com/news/china/20040403/100837_1.shtml)
事实七:2005年5月,方舟子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当记者问他:“你靠什
么维持自己的生活”时,方舟子答曰:“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收入比较零散。例如,
我在做科学研究的时候,我们那个实验室克隆了一个基因,这个基因跟艾滋病有一些关
系,可以用它来做药,所以有药厂来用,这样他们会支付专利费。还有,我现在写了很
多的文章,出了不少的书,有稿费收入,保障在国内的基本生活是足够了。”(曾繁旭
、吴虹飞、陈磊:《方舟子 我是过渡人物》) 。【注:这段话,在后来方舟子自己公
布的采访记录“洁本”中不见了。(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interview/nfrwzk.txt)。】
也就是说,方舟子的这个“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的头衔,在2001年6月初次
露面,到2003年以后发生了变化:雇佣方舟子的公司,从“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变
成了“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而到2004年之后,他基本上不再提及这个收入来源了。
这种变化,固然可能是因为方舟子在美国的就业情况发生了改变——在2003年以前,他
在“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司”担任咨询科学家,在那以后,他只是在“有时间”的情况
下才给“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做做咨询工作”;而在2004年以后,方舟子这两样工作都
不作了。
假如上述推测是准确的,则我们又无法理解为什么方舟子在2004年第9期《科技中国》
月刊上发表《对转基因食品的恐惧源于无知》一文时,在自己名下,仍旧注明自己是“
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这篇文章,极为罕见地没有被方舟子挂在新语丝的
新到资料中。这当然可能是因为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已经被他反复发表了好几次,因此
有自我抄袭、一稿多投的嫌疑。但更重要的原因,则可能是他不愿意让海外华人知道他
在国内显示的这个“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身份,以免别人问他“HMM怎么个
用法” 这类问题。)所以,合理的推测只能是:这“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和“美
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就是一个东西,这两个名称的后面,或者确有一个商业实体,或
者是方舟子的完全虚构。【注:根据熊蕾的那篇Science文章,方舟子所谓“生物信息
公司”的英文是“bioinformatics company”,它的“直译”应该是“生物信息学公司
”。但方舟子却一直将他的这个雇主称为“生物信息公司”。方舟子为什么要把这个“
学”给删去?这是方舟子的另一个秘密。】
那么,这个“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和“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是不是方舟子编造出来
的呢?一般来说,象方舟子这样“最聪明”的人,是绝不会去干自己认为“无益”的事
情的。2001年正是方舟子“打假”生涯从网络走向中国主流媒体的关键一年,他还不至
於一边“直面中国学术腐败”,一边又毫无缘由地凭空捏造出一个虚假的学术身份。这
种事情,对他有百害而无一利,愚者尚且不为,何况我们这位“智商高超”的“状元”
、“博士”。再说,我们也很难理解方舟子在2001年为什么要编造出一个自己到本专业
之外的公司供职的谎言。这个谎言既容易被戳破,也不利於他的那个光辉形像——刚刚
告别科学实验室两年多,就去到一家商业公司打工,不要说“从小立志献身科学”的人
干不来,即使是对科学稍微有点儿感情的人都很难办到。如果仅仅是为了应付媒体对他
如何养活自己的质疑,方舟子完全可以编造其他谎言,如说自己是为那家买去自己的专
利的制药公司当“咨询科学家”。 方舟子当然可能是看到了生物信息学的“商机”,
但以他所拥有的那点儿知识,他也断不会凭空捏造出一个“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
家”的大帽子给自己戴上。
总之,根据以上事实,以及合乎common sense 的推理,我们基本可以肯定地说,从
2001年起,方舟子确实在为某个“美国生物信息公司”或“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提供
服务,并且从中获取报酬。
(作者:亦明 来源:天涯社区)
4、方舟子背后组织大揭秘:民运分子
方自称打假,自己和身后的组织却浑身是假。他出山的时候打着”知名生物学者”的名
号,其实是一个连正式工作都没有的混混。
他背后那个组织, 有个冠冕堂皇的中文名字”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其实它在
美国迈阿密注册的英文名是:The Organization for Scientific & Academic
Integrity in China, Inc.;根本不是什么基金会!!!
那个组织的经费居然大部分是从美国政府来的,而且是致力于服务美国国家安全!
那个组织里的重要人员是反华,反共,意在推翻今日中国政权的民运分子,他们是在公开
宣扬在中国实行美国制度破产后,利用方的打假来在中国推行隐性的颜色革命.他们与中
国主流媒体中的颜色革命分子内外呼应,利用媒体的话语权,私设公堂,自己当审判官,监
视,打击为中国服务的海外华人和中国人,根本就是为美国国家政策服务的.
方的背后组织情况见下:
〉〉基金会资金来源:大部分来源于(美国)政府和公共基金
〉〉基金会类别:国际,外事,和(美国)国家安全
THE ORGANIZATION FOR SCIENTIFIC & ACADEMIC INTEGRITY IN CHINA INC
In Care of Name FENG ZHANG
Address 17 CROSS HWY
WESTPORT, CT 06880-2015
MapG MapY MapV
IRS Subsection 501(c)(3) - A religious, educational, charitable, scientific
or literary organization.
Type of Foundation Organization which receives a substantial part of its
support from a governmental unit or the general public
Type of Organization Corporation
Deductibility Contributions are deductible
Tax I.D. Number 223943516
Exempt Since 10-2009
Form 990 Requirement Not required to file (income less than $25,000)
Last 990 Form Filed 12-2009
Form 990 Amount $0
Classification: International, Foreign Affairs, and National Security N.E.C.
http://www.melissadata.info/lookups/np.asp?ein=223943516
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的英文注册名:The Organization for Scientific &
Academic Integrity in China, Inc.
注册地址是基金会第一任主席Feng Zhang(张锋)的。
08年邮寄地址改到P.O.Box 287, Cherry Hill, NJ 08003,虽然是在新泽西,其实在费
城边上,是基金会司库Chenguang Wang的居住的城市。
10年公司地址改到17 Cross Highway,Westport,CT 06880,接近基金会总裁Zuohong
Pan(Jeffrey Pan,潘左宏)的居住地。但不是潘的住所,而是一个洋人的财产。
最有意思的其实是该基金会曾任几届秘书的理事Eddie Cheng。这个人是英文书《
Standoff At Tiananmen》的作者。这书也是先有英文版再有中文版翻译《天安门对峙
》。作者是民运刘刚的朋友,胡平写过书评推荐。按照刘刚的说法,这个人是北大物理
系80级的学生,86年出国了,要不然他会成为民运“领袖”了。这个人自己的博克上说
现在住在科罗拉多州。他还为方舟子写有博客。
(作者:沉沉默默几十年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5、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
节选自亦明《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第五章 吸金
光明网下载链接:>>>《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pdf
1、从筹办到成立
2006 年7 月30 日21:26,也就是在判决书传到新语丝之后93 分钟,在撰写公开信的主
意出笼之前的71 分钟,方舟子在新语丝读书论坛上发帖子说:
“有朋友想要设立支持学术打假基金会[,]托我联系是否有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组成
理事会等等)。如果你感兴趣的,和我联系。该基金会将独立于新语丝,我不参与其运
作。”(http://www.xys.org/forum/db/1/121/165.html)。
这就是这个所谓的“学术打假基金会”成立之始。仅从这个帖子就可以看出,借输官司
之机来敛财吸金,对方舟子来说,其重要性要超过发起公开信。因为公开信的主意,大
致可以看作是新语丝网友“自发”提出的,方舟子在最初不过是附议,后来才积极参与
。而基金会这个主意,却是方舟子自己提出的。其实,新语丝是一个公开的论坛,任何
人注册一个ID 就可以在上面发帖,那个“想要设立支持学术打假基金会”的“朋友”
——如果真有其人的话——,大可以自己出面倡议。他为什么要通过方舟子来发布这个
消息呢?
实际上,在此之前一个多月,方舟子就和他的私人律师彭剑策划建立这个基金会,并且
注册了网址。(详见本章第三节“律师彭剑”)。所以说,这个基金会的“发起人”就
是方舟子。而他说的什么“该基金会将独立于新语丝,我不参与其运作”,就像他说自
己不参与公开信的炮制一样,自然是欺人之谈。
关于这个基金会的成立缘起,方舟子在2006 年11 月9 日这样说:
“为什么要搞一个基金会,这个由头就是因为几个月以前,武汉江汉区的法院判肖传国
告我名誉侵权的案,一审结果出来以后要我赔三万,还有什么诉讼费用什么的,这个结
果一公布出来舆论大哗,有五百多人都写来联名信来支持我,那时候就有人说,不能光
是写一个联名信在网上呼吁呼吁支持我,就应该还是有钱的出点钱。当时就很多人提出
要捐款,至少是替我赔这个赔偿,因为那个是一审,还没有实际要赔,如果二审还是这
样的结果我就要赔了。就说要把钱捐给我个人,本来有人说我打假就是为了捞钱,现在
有人把钱给我,不知道是怎么用的,肯定会有这种风言风语,所以我就避这个嫌,我说
我不会接受这个捐款的,当然如果有人要搞基金会,由基金会出面来替我交这些费用的
话,我当然是很乐意的。当时主要先是国外的一些网友,一些朋友在美国成立了一个基
金会,它的名称叫‘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这个在美国已经成立了,但是还没
有开始募捐,因为美国走整套的程序还是很花时间的。但是后来发现在美国成立的这个
基金在中国是无法募捐的。”
(《方舟子、郭正谊网易谈科技打假(实录)》,新语丝2006 年11 月9 日新到资料,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interview/neteasy2.txt)。
这真是撒谎不眨眼。如上所述,方舟子在“发起”基金会的时候,公开信还没影呢,哪
来的“五百多人都写来联名信来支持我”?当时方舟子的帖子后面只有14 个跟帖,远
不如Yush 评论一审判决书的36 个跟贴数量。并且,那14 个跟贴中,明确表示愿意捐
款的帖子只有3 个。只是8 个多小时之后,有个ID 是NewL的人发帖说,“版主,如何
向你汇款?诉讼费我为你担1/10。”而方舟子则回帖说:“多谢!不过目前还用不着,
给我个人也容易有风言风语”。(见2006 年7 月31 日新语丝读书论坛,http://www.xys.org/forum/db/1/121/251.html)。也就是这么一段
对话,被方舟子编撰成了“当时就很多人提出要捐款,至少是替我赔这个赔偿,……我
说我不会接受这个捐款的”这个瞎话故事。
不过,应该承认,在那个“发起”主帖之后,方舟子在公开场合真的对这个基金三缄其
口。他所做的,就是把别人讨论如何建立这个基金的文章发表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上。9
月7 日,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了一个署名“美国纽约沈璐”的文章,题目是:《三论
科研打假基金(兼综述)》,其中说:
“算上我写的两篇,新语丝在过去的三周里发表了下面这些专门讨论打假基金的文章。
……这十来篇文章应该还是说明了打假基金是一个比较受关注的话题。……严格的说,
在设立打假基金的必要性这个原则问题上,迄今没有人提出异议。”(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7/xueshufubai116.txt)。
其实,“美国纽约沈璐”的这个“严格的说”,在逻辑上并不“严格”。这是因为,是
否有人“提出异议”,光看新语丝怎么能够知道?新语丝是方舟子一手控制的,“提出
异议”之人是绝对没有话语权的,这一点连方舟子自己都不否认。
9 月14 日,新到资料上发表了一份《“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筹办通告》,开
头一段说:
“自肖传国诉方舟子一案由武汉市江汉区法院荒唐判决以来,许多新语丝的网友都表达
了尽快建立科研打假基金的愿望,并陆续在新语丝进行了一些讨论。2006 年8 月初,十
名志愿者在美国成立了‘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筹办委员会,正式开始了科研打
假基金的筹办工作。目前,筹办委员会正在办理相关的法律手续和草拟基金会章程。在
未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通过新语丝网站及时通报科研打假基金的筹办进展,并在适当
的时机、通过适当的方式向广大关心基金会运作的网友进行政策咨询,也欢迎广大网友
通过email 联络我们献计献策。基金筹办委员会现阶段的联系方式是:[email protected]
org。”(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7/xueshufubai125.txt)。
显然,这个基金会的最初目标是要“接受海内外捐款”,即成为全球性的组织。可是,
在筹办了一个多月之后,这些人尚且不知道中国的相关法律根本就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由此可见其无知程度之一斑。也就是因为如此,才有了由何祚庥等人出面在中国国内组
织的“科技打假资金”。此是后话。
2006 年11 月15 日,新语丝新到资料的头条是《通告:“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
”正式成立并开始运作》。文中特意注明是“2006 年11 月14 日(美国东部时间)”
,这算是它正式诞生之日。
2、骗子基金会揭秘
(1)、骗子理事
从那个“筹办通告”中,我们知道了这个基金会的发起人、筹办委员会主席名叫“Feng
Zhang”。但是,我们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要在中文通告中使用英文名字?这岂不显
得不那么“诚信”吗?不过,这位主席的不诚信,只是暂时的。他的真实身份,在两个
月之后得以公开。根据《通告:“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正式成立并开始运作》
,这个“Feng Zhang”的中文名字叫张锋,是方舟子的中国科大同学。看其简历,这位
张主席有着和方舟子极为相像的人生经历:他们同年从中科大生物系毕业,他比方舟子
晚来美国一年,比方舟子晚两年得到“遗传学”博士学位。但他在获得遗传学博士学位
之后,马上改行,学工商管理,因此他告别科学实际上要比方舟子还要早一两年。(《
通告:“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正式成立并开始运作》,新语丝2006 年11 月15
日新到资料,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7/dajiajijin14.txt)。很可能是这个相同的人生经历,使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张锋不仅是这个基金会的名义发起人、筹委会主席,而且是首届理事会主席。不仅如此,这个基金会的注册地址和通信地址都是他的住宅,而基金会的快件通信地址则是他任职的公司。
根据“成立通告”,这个基金会的首届理事会共有九名成员,但除了主席张锋公布了自
己的真实身份之外,其余八人都只写出了各自的英文或拼音名字。不仅如此,拿这个通
告的名单与基金会成立时的法律文件相比较,笔者又做出了一个新的发现:这八位理事
中,竟然有五个人使用了不同的名字。例如,在成立通告中,理事会副主席的名字是
Jeffrey Pan,理事有Hui Huang、Samuel Li、DJ Liao、Cyrus Wang 等人。可是,在
注册文件中,他们的名字却分别叫做Zuohong Pan、Hu Huang、Shujun Li、Joshua
Liao、ChenguangWang。(见下图)。
图9. 中国科学与学术创新基金会注册文件扫描,显示理事名单及注册地址
(见美国佛罗里达州政府州务部网站:http://www.sunbiz.org/COR/2006/0926/30256933.Tif
为什么一个名为“诚信”的基金会理事们,要搞如此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骗人把戏呢?
让我们以其中的那个“DJ Liao”为标本,进行一下活体解剖,看看原因何在。原来,
这位DJ Liao 就是在公开信上签名的那位“美国Wayne 州立大学病理系助理教授”Liao
Dezhong。2005 年11 月,也就是在签名之前九个月,这位助理教授到兰州大学医学院
讲“How to write scientific report and proposal in English”,他当时使用的名
字是Liao, Dezhong Joshua,亮出的头衔是“Tenured Associate Professor”。(见
兰州大学新闻网2005 年11 月24日《基础医学院学术报告》,http://news.lzu.edu.cn/content/4268.shtml)。一个月后,他又到天津医科大学访问,此时,他的英文名字是D.Joshua Liao,头衔则晋了一级,是Professor。(见天津医科大学癌症研究所网站“Professor D. Joshua Liaofrom Wayne State University visited TMUCIH”,http://www.tjmuch.com/system/2008/12/11/010018180.shtml)。也就是说,这位Liao 理事不仅能把自己的名字搞出四五种不同的花样,他还可以任意给自己授予三种不同的职衔。
至今,这个基金会共有13 名理事,尽管他们都是华人,但除了张锋以外,没有一个人
曾经公布过自己的中文姓名,更不要提告诉世人他们都是干什么的了。
众所周知,方舟子一直骂虹桥科教论坛为骗子论坛,但他骂人家为骗子的理由,却很少
有人知道。那么,方舟子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2001 年5 月16 日,方舟子在新语丝读
书论坛上与虹桥诸人发生了一场激战,起因是昏教授提出的这个问题:
“上月离乡客等想为特困学童作点好事,凡大脑正常者均可体会到他们一片好心,一片
真心,虽然幼稚了点。你却大骂他们骗子,还对我也破口大骂。你是精神有问题,还是
神经有问题?你是否得了压迫型骗子妄想狂?我现将我在虹桥的几个贴ZT 在此,请你
查查骗子在哪?骗局在哪?你要还算条汉子,‘少侠’同志,是否道个歉?”(http://web.archive.org/web/20010526230955/www.xys.org/forum/messages/28146.html)。
“少侠同志”当然不会道歉。不过,他却把自己骂人的理由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凡是匿名募捐者,均是骗子。有种就把真名实姓、工作机构亮出来”。(见上面链接
后的跟帖)。
根据这条方氏标准,这个方氏基金会三届理事中的绝大部分,92%,都“没种把真名实
姓、工作机构亮出来”,因此“均是骗子”。而根据人们普遍认同的标准,“骗取财物
和名誉的人”为骗子,(见《现代汉语词典》),则首届理事之中,至少有五人(56%
)有行骗的嫌疑,至少有一个人是货真价实的骗子。
(2)、骗子组织
那么,是不是这伙人仅仅在自己的名字和身份上搞小把戏呢?当然不是。根据成立通告
,这个基金会的英文名称是The Organization for Scientific & Academic Integrity
in China,但它的中文名称却被翻译成“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在这个世界
上,这大概是唯一把Organization(组织)翻译成“基金会”(Foundation)的例子。
假如它不是为方舟子敛财,方舟子的英语狼牙棒早就把它打得皮开肉绽了。(注:2010
年5 月10 日,方舟子在与教徒们争论“integrity of science”应该如何翻译时,不
小心说走了嘴,承认这个基金会的名称“还是我建议的”。见:http://www.xys.org/forum/db/6/194/6.html)。
其实,在美国成立非牟利的法人机构,叫“组织”也好,叫“基金会”也罢,在要求和
待遇上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选用foundation 这个名称呢
?这其中的奥秘,我们可以从方舟子一年半前的一段话中找出答案。2005 年4 月,方
舟子“搭了个便车,跟随两位院士到怒江考察”水利工程。
8 日,他以云南大学客座教授的身份给师生作报告,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他们这些‘环保人士’都自称是NGO,是非政府组织,这些‘环保组织’许多实际上
是拿国外有政治背景的组织的钱的,像这样的还能不能算NGO,我觉得可以商榷。但是
我们那个新语丝,的的确确是非政府组织,不从任何政府,不从任何有政府背景的组织
拿一分钱,我们是真正的NGO组织。我们这个NGO 组织就可以在这场争论中扮演监督者
的角色,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xjb/nujiang3.txt)。
也就是说,对于方舟子来说,新语丝不是一个网站,新语丝社不是一个三人社团,它实
际上是一个“组织”。确实,早在作于1989 年的《最后的预言》中,方舟子已经立志
要建立一种类似原始宗教那样的“组织”了。(见笔者《文史畸才方舟子》)。他十年
后猛打李大师,表面上看是因为什么伪科学、反科学、不科学,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
因为李大师抢了他的先,建成了类似的组织。这就象他打基因皇后,并非因为对方造假
或者欺骗,而是因为他自己倒卖基因专利没有得逞而眼红、眼气一样。
对于这个海外吸金“组织”的具体发展方向,方舟子当然不会透露给外人。但是,有时
候他也会说漏嘴。比如,在这个“组织”正式开张之前几天,2006 年11 月9 日,方舟
子在网易视频上就说过这样的话:
“有时候我接到一个举报,如果属实的话是很严重的,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
资源去核实,所以我只好不把它公布出来,……。比如说我个人可能没有这个时间,如
果我有经费我可以找一个人,雇一个人去帮我做调查,这都有可能,但目前来说没有这
种可能性,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经费,所以只好就放弃了。还有碰到一些,比如涉及到
医疗、保健骗局的这些,这些对消费者的危害是很大的,实际上消费者是应该要维权的
,但是在国内目前来说,维权的成本是很高的,所以消费者一般不愿意去维权。如果你
有这方面的经费支持,就可以支持消费者站出来维权。还有包括像涉及到学术造假方面
的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剽窃很多,现在我们能做到的只是发现了剽窃以后把它公布出
来,一般剽窃者不会受到什么处理。如果我们有经费支持的话,就可以考虑来让这些被
剽窃的人从法律途径上去讨还公道,去支持被剽窃的人告剽窃的人侵犯他的知识产权。
”(《方舟子、郭正谊网易谈科技打假(实录)》,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interview/neteasy2.txt)。
这实际上就是一个“打假公司”的设想蓝图。按照这个蓝图,假如方舟子有了钱,他首
先要做的,就是雇人帮他打击仇人。而这一点,他现在确实正在做。所以说,这个“组
织”之所以中文叫“基金会”、英文叫“组织”,就是要一箭双雕:对外(海外华人)
可以吸金,对内(新语丝徒众)则要发展成一个更严密的地下“组织”。
(3)、骗子纲领
按照这个“组织”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登记注册文件,它的目的是:
“The Corporation is organized exclusively for charitable, religious,
educational, and scientific purpose,including, for such purposes, the making
of distributions to organizations that qualify as exemptorganizations under
section 501(c)(3) of the Internal Revenue Code, or the corresponding
section of any future federal tax code.”(见下图)。
图10. 中国科学与学术创新基金会注册文件扫描件,显示法人名称及法人宗旨
(见:http://www.sunbiz.org/COR/2006/0926/30256933.Tif)。
也就是说,这个“组织”的宗旨是为慈善、宗教、教育、科学服务,其行为是向符合美
国联邦内务部条例501(c)(3)的“组织”发派资助。换句话说就是,这个“组织”
的资助对象不仅必须是“组织”,而且还必须是符合美国联邦政府免税条例的“组织”
。可是,在这个“组织”的成立通告中,它的“项目资助”却明明这样写着:
“目前本基金会已经决定对方舟子先生(方是民)涉及的下列诉讼案件进行经济资助:
1.肖传国与北京科技报社、北京青年报社、方是民名誉权纠纷案
2.肖传国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方是民名誉权纠纷案
3.肖传国与北京雷霆万钧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方是民名誉权纠纷案
4.西安翻译学院、丁祖诒与北京科技报社、方是民名誉权纠纷案
5.曾宇裳、刘少华与北京科技报社、方是民、北京青年报社、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
有限
公司、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案
6.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方是民控告吕瑛民事枉法裁判案
“以上诉讼所产生的相关费用,将由方舟子先生及其代理律师向本基金会递交申请,经
基金会理事会审核并表决后,实行实报实销。我们也郑重呼吁广大支持科学与学术诚信
事业的朋友们积极向本基金会捐款,支持方舟子先生打赢几场重要的诉讼,以弘扬学术
正气。”(http://www.xys.org/forum/db/1/180/138.html)。
也就是说,这个“组织”的资助对象不仅是“个人”,而且是一个特定的“个人”,而
这个人就是方舟子。
用这个“组织”自己的话说就是,“基金会的主要任务将是为方舟子和他的同路人在中
国的‘打假’和科普努力提供后盾。”(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常见问题解答
》,http://www.osaic.org/?n=OSAIC.FAQ)。谁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方舟子根本就没有同路人,因为谁和他同路,他就打谁:杨玉圣、刘华杰和他“同路”打假,他就打人家;科学松鼠会和他“同路”科普,他就骂人家。所以,这个“组织”所说的“方舟子和他的同路人”,实际上就是指方舟子一个人。他们之所以要那么说,不过就是要掩耳盗铃、欺骗世人、欺骗美国政府而已。
也许有人会问:这个“组织”为什么要欺骗美国政府呢?答曰:他们欺骗美国政府的目
的,就是要获得免税的好处。实际上,他们已经行骗成功。2009 年11 月4 日,这个组
织兴高采烈地宣布:“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的非赢利机构免税待遇申请获得美国
国内税务局的批准”。(见该组织网站首页)。其实,他们高兴得未免过早。在笔者看
来,他们不过是给自己的脖子上套上了一条“美国联邦政府”牌的绞索而已。
(4)、骗子后台
可想而知,这样一个专门为方舟子“打架”服务的“组织”,是不可能没有方舟子的参
与的。实际上,从最初的策划,到发布“发起”消息,再到筹委会的人选,以及后来的
理事会的换届,方舟子都是把关之人,他是绝对不肯让任何一个他信不过的人混进领导
班子的。看他在“发起”的帖子中说“如果你感兴趣的,和我联系”,我们就已经知道
,这个筹委会本身就是他筛选出来的。而这方面的证据,以安立春公布的一个信件份量
最重。据安立春揭露,2006 年8 月8 日,方舟子给他写信说:
“安先生:你好!很抱歉出现了失误。下次更新时会把你们的名字加上。谢谢你们的支
持。另外,几个网友在筹建支持学术打假的基金会,组织者告诉我还缺一名
independent legal consult。安先生是律师,不知是否愿意义务担任?方舟子”(见
http://bbs1.creaders.net/education/messages/333443.html)。
事实是,不仅在基金会的筹备阶段方舟子事必躬亲,就是在这个基金会运行了两年之后
,他也初衷不改。
据寻正在2008 年底揭露:“基金会通过方舟子来接触寻正,邀请我担任理事,说明方
舟子在一个月前是信任寻正的,否则,不会把一个麻烦请进支持他打假的基金会。基金
会在我递出申请以后,数日没有消息,接着便是方舟子对我的一再打击,我有时不无恶
意地想,或许方舟子就是在试探我对他的忠心程度,毕竟,基金会请进一个硬着脖子的
寻正,关系就不好处了。寻正没能通过试探,于人于已都有好处,此种翻脸就无情的冲
突,来得多了会影响健康的。”(寻正:《方舟子的新衣——〈公开信〉》,见2008年
12 月4 日牛博国际网《寻正博客》,http://www.bullogger.com/blogs/xunzheng/archives/233258.aspx)。
如果说在筹备之际,基金会筹委会通过方舟子来物色人选还可以找出种种借口的话,那
么在运作了两年之后,这个基金会还要通过方舟子来物色、邀请新的理事,则只能说明
一个问题:它是方舟子手中的木偶。
实际上,在被赶出山门之前,寻正并非默默无名之人。在新语丝上,他的地位与当年的
刘华杰极为相似,因此这个基金会连“无法与之联系”的借口都找不到。可笑这个被方
舟子控制的傀儡基金会在此之后还有脸说这样的话:
“方舟子因为几个案例而成为接受资助的当事人之一。方舟子本人不是基金会的成员,
也不参与基金会的内部活动及决策过程,理事会的日常运作当然也和方舟子无关。”(
见OSAIC 在寻正上述文章后面的留言,http://www.bullogger.com/blogs/xunzheng/archives/235173.aspx)。
方舟子与这个黑基金会到底是有关还是无关,岂是你们空口白话就能够撇清的?
3、忽悠
从2006 年11 月诞生,至2009 年底,这个基金会总共收到333 笔捐款,捐款总额45,
584.49 美元。在这333笔捐赠中,最大单笔捐赠额是4000 美元,最小捐赠额是一美分
,中位捐款额为100 美元。有十笔一千美元的捐赠,其中包括六笔同日来自香港的匿名
捐赠;两千和四千美元的捐赠各一笔,也都是匿名捐赠。从年度上看,第一年(2006
年11 月14 日至2007 年11 月5 日)获得182 人次捐赠,计$30,449.61;第二年(截止
到2008 年9 月30 日)获得36 人次捐赠,计$6,507.79;第三年(截止到2009 年9 月
30 日)获得20 人次捐赠,计$1,159.81。也就是说,这个基金会的收入以大约每年80%
的速度递减。(见下图)。
图11. 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三年来财务概况
(根据该基金会各年度报告。见:http://www.osaic.org/?n=OSAIC.%E5%B9%B4%E6%8A %A 5)
如果我们按月份来分析一下这个基金会获得捐助的情况,我们就会发现,除了开张的第
一个月之外,在这三年之中,捐赠额实际上呈现三个高峰,分别在2007 年2、3 月,
2008 年3、4 月,2009 年底。(见下图)。
图12. 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每月收到的捐赠金额
(数据来自该基金会网站)
既然捐献是用于“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为什么徒众们的捐款热情会呈现间歇性和阵
发性呢?这是因为,捐献者本来就那么几个人,而每当他们想要歇息一会儿之际,这个
基金会就会搞些新花样来刺激他们的中枢神经,让他们进入下一轮的亢奋。比如,在成
立的第三个月,2007 年1 月,基金会只收到150 美元捐款。
可是,到了这年2 月12 日,继方舟子制造恐吓信事件之后,这个基金会在新语丝读书
论坛发了一个这样的“公告”:
“‘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最近获悉方舟子及其《新语丝》和美国西北大学(
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饶毅博士在美国被肖传国列为共同被告。通过最近几年
方舟子和《新语丝》对肖传国玷污科学的丑行的不遗余力的揭露,越来越多的人透过肖
传国自己加给自己的光环认识到其本来面目,在客观上方舟子及其《新语丝》对扭转中
国科学界存在的由肖传国等一些有着不良科学道德的人造成的虚假和浮躁现象起着积极
的作用。去年中国武汉肖传国诉方舟子一案尽管在中国特殊的社会环境下方舟子败诉,
很多正直的、有科学良知的人仍然坚定地对方舟子提供着支持,不仅在精神上提供着巨
大的鼓励,在资金上通过‘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也为方舟子提供了一定程度的
资助。目前方舟子面临着在美国境内的诉讼,尽管我们相信美国法律最终会给出公正的
判决,但就象许多方舟子的支持者所建议的,我们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在资金等各
个方面做好准备。
“我们认为,在法制健全的美国赢的这场诉讼的胜利对将来维护中国科学届的诚信有着
极其重要的意义。我们基金会表明对方舟子坚定的支持,因为这不是为一个人的荣辱而
战,这是为中国科学界诚信而战,在此我们呼吁每一位有良知和关心中国科学发展的人
士踊跃捐款,通过基金会给方舟子以经济上的支持。我们基金会将用所得的捐款为方舟
子雇用我们力所能及的最好的律师,来保证这场诉讼的胜利。”(http://www.xys.org/forum/db/1/237/175.html)。
于是,“有良知和关心中国科学发展的人士”纷纷解囊,创造了该基金会的第二春。一
个月后,3 月23 日,就在捐赠的热情即将熄灭之际,这个基金会再发公告,给他们注
射鸡血:
“目前基金会所筹集的捐款约为$17,000USD,而方舟子所需的律师费用却至少要$30,
000USD。因此,我们再次呼吁每一位正直的、关心中国科学发展的人士踊跃捐款,通过
基金会给方舟子提供经济上的支持。鉴于方舟子被法庭要求在四月十五日前应诉,请有
心捐款的仁人志士慷慨解囊。我们基金会将按照程序在对方舟子提出的资助申请进行审
批以后为他提供力所能及的资助,从而使他能够请到最好的律师。请大家立刻行动起来
为这场诉讼的胜利尽一份绵薄之力。”(http://www.xys.org/forum/db/2/6/52.html)。
再过6 天,基金会又使出了树立标兵典型、搞“比学赶帮超”的招数:
“自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3 月23 日的公告发布以来,不少仁人志士解囊相助。
截止3 月28日,基金会已经收到了近二十笔捐款,共计$6,781.66USD。捐款人中有许多
无名英雄。其中有一位加拿大人士,先后捐了数千美元,但一直不愿透露姓名,并婉拒
了基金会的采访请求。这位热心肠的人士在看到基金会3 月23 日的公告以后,又主动
与基金会联系,再次为这场诉讼捐款,提出多可捐至$6500,少则捐出$4000。这位热心
肠的人士尽管还有其他的义务,但仍觉得‘方博士的事业最值得支持’(Dr.Fang's
endeavor as most worthwhile)。为了这笔额外的捐款,还不惜将其原定于今年九月
的退休计划推迟。这是何等的义举!基金会全体理事为之感动不已。在此,基金会特向
所有的捐款人,以及这位热心肠的加拿大人士致以衷心的感谢!同时,基金会向每一位
关心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及发展的人士再次呼吁。请在资金上支持基金会,为确保这场
诉讼的胜利而尽您所能。”
http://www.xys.org/forum/db/2/9/150.html)。
也就是因为如此这般地使尽了浑身的解数,这个捐献高峰才持续了两三个月,总共得到
1 万5 千多美元。
这个基金会后来为方舟子——连同饶毅——,支付了11,200 美元的法律资助。所以说
,它谎称“方舟子所需的律师费用却至少要$30,000USD”,实际上就是搞骗局。
高潮过后是低谷。从2007 年5 月到2008 年2 月,基金会只收到6 百多美元的捐赠。再
不搞新花样,它就该关门了。可是,搞什么花样呢?方舟子在北京胜诉了,肖传国、丁
祖诒、刘子华之流也没再提出新的控诉,搜刮民财没有名目啊。不过,天下事难不倒这
个“组织”。他们猛然间搞了一个“捐书送健康”运动。
原来,方舟子的那本《科学成就健康》,虽然名义上是由新华出版社出版,但实际上是
通过一个叫做“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来策划、运作的。而这个“北京方略”之所以
对方舟子的书感兴趣,显然是因为方舟子是名人,以为给他出书能够大赚一笔。所以,
这本正规出版社不敢出的抄袭、诽谤之作,就到了这家没有出版图书资格的“图书公司
”的手中。可是,尽管方舟子在新语丝上打出了“今年过节不送礼,送礼就送《科学成
就健康》”的标语口号,尽管策划方和被策划方把首发式、签名式、巡回式、“315 高
级论坛”式、甚至编造恐吓信事件式的推销手段尽数使上,这本书在一年之后还有大量
积压。很可能北京方略预支了方舟子高额版税,或者方舟子做出过包销多少万册的承诺
,或者还有什么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无论如何,那个出版公司在2008 年3 月前后还
没有得到自己应得的抽头。于是,这个基金会上阵了。
3 月28 日,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出现了这样一个标题:《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关
于捐赠〈科学成就健康〉一书的文告》。打开这个文告,其首段文字是:
“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方舟子和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于即日起联合推出‘捐
书送健康’活动。按照方舟子本人和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的提议,基金会计划将5000
本《科学成就健康》无偿捐献给中国各地的图书馆、中学及其他相关的政府和民间机
构,以扩大该书的教育和科普影响。
基金会相信,《科学成就健康》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科普佳作。它的价值早已经通过现有
的读者群体以及他们的亲友的强烈反响中体现出来。通过‘捐书送健康’活动,将有无
数的新读者从这本书里获得不可估量的收益。”(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9/osaicflyer.pdf)。
这个活动怎么搞呢?这个文告说:
“捐赠活动三方的合作方式为:
? 作者方舟子先生捐赠版税收入;
? 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捐赠成本以外的营销收入并无偿提供所需的人力资源;
? 基金会负责书籍印刷成本与邮费并与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合作确定捐赠对象。
“寄送一本书的费用约为1 美元。您捐赠10 美元,就能够让就能够让两个图书馆各拥
有5 本《科学成就健康》,让一个地方的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有机会读到这本书;捐
100 美元,则可能让成千上万人因阅读《科学成就健康》而受益终生。共襄义举,何乐
而不为?”
关于这个活动的实质,笔者在《是蒙牛蒙人,还是方舟子蒙人》一文中,曾这样揭露:
“其实,这个活动的实质就是由这个伪基金会以此方式洗钱,让‘北京方略’捞回印刷
成本。好笑的是,这个计划原定赠书五千册,但是白送了将近十个月,也只送出去4340
本,不到原计划的90%。更可笑的是,这个活动的接收单位总共只有418 家,平均每家
收到了十多本书。既然赠书的目的是‘扩大该书的教育和科普影响’,要让‘无数的新
读者从这本书里获得不可估量的收益’,为什么不把这本‘不可多得的科普佳作’送到
更多人的手中呢?当然是要节省那‘寄送一本书的费用约为1 美元’。也就是说,这个
‘赠书活动’,除了是在洗钱,还是在倾倒垃圾。”
不过,笔者当时只注意到了它的洗钱性质,而没有注意到它还是一个吸金的手段。实际
上,基金会在2008年3、4 月份间的那个捐献高峰,就是来自这个活动。在这两个月间
,基金会共得到6 千多美元的捐献(其中包括一笔匿名的4 千元捐款),刨除那“送”
出去的五千美元,实际上净赚一千。
那么,2009 年底的那个捐献高峰是怎么回事呢?原来,2009 年8 月,武汉市江汉区法
院到北京之行三年前的判决,从方舟子老婆的银行账户上划走四万多元人民币。方舟子
于是立即对肖传国展开报复行动,要利用肖传国的病人对施行“肖氏手术”的神源医院
提出150 个——后来变成40 个——索赔诉讼。为了配合这个计划,这个海外基金会于
是在11 月12 日发起“扶助学术不端受害人专项基金”的捐款活动。不言而喻,这又是
一个与“捐书送健康”类似的圈钱行动。
果然,为了鼓舞教徒们的“捐志”,方舟子亲自披USTC3 这件马甲上阵擂鼓。11 月18
日,他发帖子说:“哇,J 师傅是第一”。原来,新语丝上那个蛮横无理、横行霸道、
但独独对方舟子俯首贴耳的JFF 刚刚捐了205 美元,刨除费用,净剩$196.70。而这个
JFF 颇知如何与方舟子配合。他跟帖说:
“谁要超越了,以后在这里就是天天骂我,我也绝不找一回麻烦。要是有100 个人超越
了,我这个TROUBLEMAKER 不就一下被改造成LOVEMAKER 了嘛。说起来就这么简单。”
http://www.xys.org/forum/db/5/246/73.html)。
这相当于要教徒们交保护费:只要你交够了钱,你才能够在这个坛子上不挨骂;钱没交
够,那就对不起了,不论男女,不论老幼,不论谈论什么问题,你都可能被我这位
troublemaker makes trouble——找麻烦。难怪这个JFF 在读书论坛上像条疯狗,见人
就咬,而方舟子却对他放任不管。他实际上就是相当于给黑社会老大收取保护费的那个
打手。
11 月24 日,USTC3 再次发帖:“J 师父被qfly 超了”。(http://www.xys.org/forum/db/5/252/194.html)。原来,qfy 捐了$350。半个月后,11 月29 日,USTC3 又扯嗓子大喊大叫:“有大款出手了!”(http://www.xys.org/forum/db/6/4/231.html)。原来,基金会收到一份一千美元的匿名
捐款。第二天,USTC3 又发了一个标题帖:“2009 中国作家富豪榜揭晓,斑竹什么时
候上榜啊”。(http://www.xys.org/forum/db/6/5/87.html)。这是在为自己哭穷。
总之,为了把教徒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捐款上面来,方舟子想尽了一切办法,使出了所有
的招数。截止到2009 年底,这个“扶助学术不端受害人专项基金”共收到35 笔捐款,
总值$6125.64。可惜的是,方舟子与JFF 合谋策划的“有100 个人超越”($205)的目
标,至今还差93 人。
【注:2010 年8 月29 日下午五点,方舟子在北京“工作室”的门口“被袭”。其妻子
刘菊花当即在网上报
案,宣称方舟子“两袖清风”。第二天,这家方氏海外基金会马上宣布“将就这一事件
发起新一轮募捐”。9 月2 日,“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再次呼吁海外朋友为国内
科普和学术打假,维护科学诚信创造良好环境尽自己一份心力,向基金会踊跃捐款。”
截止到9 月8 日,共有74 人次捐款10502.47 美元。(均见OSAIC 官方网站及新语丝网
站)。】
4、神秘的金主
在这个基金会获得的三百多笔捐赠中,那几笔大额匿名捐赠显得特别的刺眼。而更为蹊
跷的是它们的捐赠日期:就在基金会的收入跌至谷底的2 月初,六笔来自香港的匿名捐
款,每笔1 千美元,同日到达。接着,基金会掀起了募捐的新高潮。2008 年4 月初,
就在“捐书送健康”活动奄奄一息之际,又一笔4 千美元的神秘捐赠不期而至。那么,
这些捐赠人到底是谁呢?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这个基金会才知道,而他们是绝
对不可能告诉我们的。那么,我们不妨做一番合乎逻辑的猜测。
就在这个基金会成立之际,海外民运组织接受台湾陈水扁政府机要费的丑闻爆发。尽管
受款人在最初矢口否认,但后来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只不过仍旧坚持说,自己接受
捐赠之时,不知道其来源。不论如何,我们可以说,在海外,尤其是港、台,存在着大
量的游动资金,它们的走向,完全由资金主人的某种预定的目的而定。并且,他们在捐
款之时,一般都是匿名的,并且都是在关键时刻。他们才不会搞什么锦上添花的玩艺儿
呢。
在方氏基金会的理事会中,有一位人连续担任了三届理事会的秘书,他的英文名字叫
Eddie Cheng,中文名字叫程鹗。此人曾就学于北京大学物理系,现在是海外民运活动
的积极分子。而在新语丝上,程鹗对方舟子的打假、打架、反伪活动并没有表示出引人
注目的热情。恰恰相反,他表现得颇为理智,很少与人吵嘴骂架。据笔者观察,按学识
,按情商、智商,程鹗都远远高出方舟子——他曾多次指出方舟子文章中的错误,包括
中文的,英文的,他甚至还曾指出方舟子故意给中医栽赃。(见2006 年6 月12 日新语
丝读书论坛,http://www.xys.org/forum/db/2/60/216.html)。下面是他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的文章目录:
时间 标题
11/26/2003 关于〈大学何为?〉
12/31/2003 评王琳〈美国最高法院的故事〉
10/08/2004 何祚庥院士对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和“层子模型”的评论很不严谨
01/16/2005 “敬畏自然”是一个无意义的口号
04/14/2005 果然是乱弹
03/04/2006 我们应该如何保护“作为文化遗产”的中医?
05/13/2006 傅先生,您在这里的确是错了
11/23/2006 荒唐首先需要暴露,法治首先需要实践
02/17/2008 航天飞机O 型圈问题不是费曼发现的
02/18/2008 这样的医生让人如何尊重?
05/13/2008 北帆的绝对零度科普不知所云
05/20/2008 水博对纽约时报很不公平
05/29/2008 美国红十字会的管理费用
12/27/2008 哲学思辩和辩证法的意义在哪里?
12/30/2008 就“芝诺悖论”再答田野
01/03/2009 运动并不是“活生生”的
01/05/2009 不是只要是相反的东西就是矛盾
02/24/2009 信达雅可以休矣
04/18/2009 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的惠勒
09/20/2009 “看”原子
问题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给方舟子当跟班呢?他的短文,《荒唐首先
需要暴露,法治首先需要实践》,引起了我的注意。这篇短文全文如下:
“当初参与打假基金会工作,就是已经预感到舟子这几个官司输的可能性很大,需要有
备无患。今天与一个美国同事聊了此事,说起捐款的事,他说,你们捐款要多了,是不
是会更加鼓励那些人来起诉舟子?我说,是的,这就象是大家捐款到非洲去买某些奴隶
的自由和西方人到中国去收养弃婴,总是会有反方向的鼓励作用。
“但这样的官司多了,即使都是舟子输了,对于中国都是一个大好的事情。因为其一,
荒唐官司荒唐判决越多,法制改革的希望就会越大;其二,鼓励大家,无论什么人,到
法庭去一见真张,比任何其他途径都更好;即使法院也有腐败,但也比明目张胆地官压
要好。
“荒唐首先需要暴露,法治首先需要实践,输赢在现在的情况下倒不是那么重要的。
“希望大家踊跃捐款,支持舟子,支持中国的法制未来。”(见2006 年11 月23 日新
语丝新到资料,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7/dajiajijin18.txt)。
这短短的二百多字,清楚地说明了他支持方舟子的目的,而这个目的与他的民运分子身
份颇为符合。因此可以说,他支持方舟子是“别有用心”。更有趣的是,这篇文章恰恰
作于陈水扁机要费丑闻爆发之际。以他的海外关系,以他对新语丝的热心,在“海外政
治势力”的资金没有出路之时,为方氏基金会争取几笔捐献,岂不是十分正常吗?(在
新语丝读书论坛,程鹗最为关心的事情似乎是如何为方氏基金会募得更多的金钱。比如
,他以个人的名义,在新语丝读书论坛上开展了一个名为“2009 抛丸”的长跑活动,
并且要在新的一年中继续开展。(eddie:《2010 年度“昏昏杯”抛丸捐款活动启事》
http://www.xys.org/forum/db/6/41/150.html)。
明确地说,笔者猜测,那几笔“巨资”很可能来自某些海外政治势力。实际上,在肖传
国的导师裘法祖指出方舟子回到中国的目的就是要打击中国的科学家之后,(见:《肖
传国状告打假斗士案开庭裘法祖法庭痛斥方舟子》,2006 年6 月22 日《楚天都市报》
),这些政治势力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让方舟子“站直了,别趴下”。
6、为方舟子量身打造的“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
从这个基金会成立至今公开发布过的仅有的三次“捐款呼吁”的内容来看,这个基金会
就很难避免“为方舟子量身设立”的指责了。
第一次捐款呼吁是2009年11月12日“为扶助学术不端受害人专项基金”捐款:(引用内
容略)
第二次捐款呼吁是在2010年8月30日的“OSAIC关于著名科普作家与打假斗士方舟子被两
名歹徒袭击的公开信”:(引用内容略)
第三次是本月2日的“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再次呼吁捐款”:(引用内容略)
看了这三次仅有的公开的捐款呼吁,本网友认为,要想否认基金会是“为方舟子量身设
立的”,实在是有些难度的。
当然,若是有人据此就声称该基金会是“为方舟子量身设立的”,结果被基金会告上法
庭,上面这些资料当然不足以成为“为方舟子量身设立”的铁证。
那么,就让我们接着看看这个基金会到目前为止都资助了哪些与“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
”有关的项目吧。
到目前为止,该基金会在《资助项目》里一共发布了四项资助公告,内容如下:
C********g
发帖数: 9656
2
转基因玉米的神话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07689
送交者: 六指 于 2010-03-25 12:25:45
转基因现在是网上的热门话题,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在转基因食品上市前就已试吃过的方
老师的身影。学习完他的科普熊文“转基因玉米更有益健康”后,再做延伸阅读,稍加
搜索就看到一篇2004年的洋文”Bt corn reduces serious birth defects”【http://westernfarmpress.com/news/10-27-04-Bt-corn-birth-defects/ 】。方老师的文章基本观点,数据,内容编排都和这篇雷同,不少句子更是原文照译。这进一步验证了一条世人皆知的谣言“方老师写的东西,也有成段的引文献或者直接是英语文章翻过来的”。方老师打开门辟谣,关上门立马就造谣,此等大无畏的勇气和人格力量实在是让我等折服。
方老师涉嫌抄袭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这里说说转基因。这篇洋文的两位作者实际上
是做”二阶科学传播“,主要介绍了当年在“营养学杂志”发表的一篇综述【http://jn.nutrition.org/cgi/content/full/134/4/711?maxtoshow=&hits=10&RESULTFORMAT=&author1=marasas&searchid=1&FIRSTINDEX=0&sortspec=relevance&resourcetype=HWCIT 】。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提示神经管缺陷可能与孕期伏马毒素的过量摄入有关;已知叶酸缺乏是神经管缺陷的重要治病因素,而动物实验结果证明伏马毒素影响叶酸的正常转运。作者据此提出假说:伏马毒素暴露是导致生殖缺陷的潜在危险因素。文中作者多处用hypothesis,potential等词,最后一句还说It would be prudent to monitor this possibility。这些观点经两位作者转述,却变成了铁板钉钉的科学原理,方老师继续三阶传播,开始解答“那么伏马毒素是怎么导致神经管缺陷的呢?”这样的深奥问题。荒唐的是,综述明确指出补充叶酸可显著降低伏马毒素所致神经管缺陷,这个结论被二阶作者错误理解,继而被方老师原文照搬,成了“因此如果孕妇吃的玉米主食被伏马毒素污染的话,即便她们的饮食中有丰富的叶酸,也起不了什么用”。
实际上,方老师参考的原文所引用的参考文献中没有一处提到转基因玉米。的确有研究
证实转基因玉米中伏马毒素含量较普通玉米低,但在一个假说的基础上加上逻辑推理,
就得出“转基因玉米降低生育缺陷”的结论,并被方逗士推而广之“更有益健康”,此
等幼稚的科学思维实在对不起高高挂着的科学牌坊。大量研究证明转基因食品在营养和
安全性上与普通食品没有差别,至今为止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食用转基因玉米能降低
神经管缺陷,也没有临床证据能证明转基因玉米比普通玉米对健康更有益。相反,近几
年反而出现了一些不和谐音,如一个法国研究小组用三种转基因玉米喂养小鼠5到14周
并监测60项生化指标,证明小鼠出现肝肾毒性及其它异常【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7356802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0011136】。
转基因的正反双方搞阴毛论动鸡论谁也说服不了谁,有一分证据讲一分话才是硬道理。
这位网名“六指”的网友又将Bruce Chassy and Drew Kershen的文章,Bt corn
reduces serious birth defects与方舟子的《转基因玉米更有益健康》进行了对比,
结论显而易见。
去掉翻译的部分,还剩一半没?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07691&
送交者: 六指 于 2010-03-25 13:16:16
回答: 转基因玉米的神话 由 六指 于 2010-03-25 12:25:45
转基因玉米更有益健康
•方舟子•
“提起主粮,许多人想起的是水稻和小麦。其实玉米也是非常重要的主粮。对美国来说
尤其如此,全世界的玉米有近一半产自美国。玉米是美国最重要的作物,不仅总产量在
所有作物中排第一(2009年总产量3.34亿吨),总产值也是第一(2009年总产值486.6
亿美元)。
“这么高的产量当然不可能都做食品,大部分玉米被用来做成饲料、酒精等,剩下的才
供人食用:主食有用玉米粉做的各种面食以及早餐吃的玉米碎片,蔬菜有煮玉米粒、玉
米棒,零食有爆米花、玉米片,烹饪用玉米油,还有更多的玉米被提炼成淀粉、油、糖
浆、甜味剂加到成百上千种饮料、食品中,把这些都加起来,美国人饮食中对玉米的人
均消费量超过了小麦。对那些还保留着传统饮食习惯的墨西哥裔美国人来说,玉米更是
重要,用玉米粉做的饼、卷、片等面食是墨西哥餐的主食。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对居住在美国德州南部里奥格兰德山谷的墨西哥裔妇女进行调查
时,有个意外的发现:她们生下的婴儿有非常高的神经管缺陷,是其他美国人的6倍。”
“In the early 1990s, Hispanic women in the Rio Grande Valley of Texas gave
birth to babies with neural tube defects (NTDs) at a rate of 33 per 10,000
live births, approximately six times the U.S. national average for non-
Hispanic women. ”
“多数神经管缺陷的婴儿无法存活,活下来的通常也有严重的残疾。”
“Most unborn children affected by NTDs do not even survive to birth, and
those who do are usually severely disabled. ”
“前已有研究表明,如果孕妇饮食中缺乏B族维生素叶酸,就会显著地增加胎儿神经管
缺陷的发生率。那么德州的这个案例是不是和墨西哥裔妇女的饮食有关呢?
“谜底一直到10年以后才揭晓。对危地马拉、中国、南非等地的研究表明,在以玉米为
主食的地方,神经管缺陷的发生率都比较高,大约是世界发生率的6倍。”
“The precise cause for the increased rate of NTDs in Texas remained a
mystery until recent research shed light on a surprising cause. Studies from
China, Guatemala, South Africa, and the United States show that a clear
link exists between diets containing unprocessed corn (known as maize in
most of the world) and NTDs. Research (Acevedo, 2004) in Guatemala showed
that in four rural departments the children of women who ate unprocessed
corn as a significant part of their diet had a rate of NTDs (34.29 per 10,
0000 live births) at least six times the world rate. ”
“莫非在他们吃的玉米主食中含有某种有害健康的毒素?”
“What connection could exist between unprocessed corn in the diet and
children being born with NTDs? ”
“是的,不过这种毒素不是玉米本身含有的,而是感染玉米的微生物产生的。玉米被害
虫咬了以后,在伤口处会长出一种叫镰刀霉的霉菌。玉米收割后如果存储不当,也会长
这种霉菌。镰刀霉分泌一种致命的毒素叫伏马毒素。粗加工(例如把玉米粒磨成粉)和
一般的加热不能破坏其毒性。”
“Mycotoxins such as fumonisin are highly toxic chemicals that are produced
by molds and fungi. When corn is attacked by insects a mold called Fusarium
can grow at the site of insect damage and produce fumonisin. Poor storage
conditions can promote post-harvest growth of molds on grain as well. ”
“其他主粮也含有伏马毒素,但是含量要比玉米低很多。在里奥格兰德山谷墨西哥裔婴
儿被发现神经管缺陷发病率高的那段时间,当地玉米中伏马毒素的含量偏高,是正常含
量的2~3倍。”
“At the time that the Hispanic women of the Rio Grande valley suffered the
high rate of NTDs in their babies, the fumonisin level in corn in the Rio
Grande Valley was two to three times the normal level. ”
“那么伏马毒素是怎么导致神经管缺陷的呢?前面提到,孕妇饮食中缺乏叶酸会显著地
增加胎儿神经管发生率。因此医学界一直建议准备怀孕的育龄妇女和孕妇服用叶酸制剂
预防神经管缺陷,”
“Folic acid in the diet, provided either directly from the foods eaten or
through food fortification and dietary supplements, is known to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NTDs in developing fetuses. ”
“而美国政府更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决定强制要求在粮食制品中添加一定量的合成叶酸
。不幸的是,伏马毒素恰恰能够干扰人体细胞对叶酸的吸收,因此如果孕妇吃的玉米主
食被伏马毒素污染的话,即便她们的饮食中有丰富的叶酸,也起不了什么用。”
“Because fumonisin prevents the folic acid from being absorbed by cells,
women eating a diet of unprocessed corn contaminated with fumonisin are at
higher risk of giving birth to babies with NTDs even when their diet
contains the adequate amount of folic acid. ”
“伏马毒素对其他人也有害。伏马毒素早就被认定是致癌物质,在以玉米为主食的地区
,食管癌的发病率也比较高。即便你吓得从此不敢吃玉米,也躲不过去,在以玉米为原
料的早餐食品、快餐食品、啤酒等多种食品中都能检测到伏马毒素。
“也许有人会说,那好,以后我只吃用最‘健康’、最‘天然’的玉米原料做的食品,
例如用符合‘绿色食品’或‘有机食品’种植标准的玉米做的食品。但是,有机玉米由
于难以控制病虫害,其伏马毒素的含量反而可能高于普通玉米。
“2003年9月,英国食品安全局抽查了市场上6种有机玉米粉产品和20种普通玉米粉产品
,发现6种有机玉米粉产品的伏马毒素含量都高得离谱,是允许量的9~40倍!这6种有
机食品不得不都下架。”
“The UK Food Safety Agency tested six organic cornmeal products and 20
conventional cornmeal products for fumonisin contamination in September 2003
. The six organic cornmeals had fumonisin levels nine to 40 times the
recommended levels for human health. All six organic cornmeal products were
voluntarily withdrawn from grocery stores. ”
“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个相反的做法,那就是种植抗虫害转基因玉米。”
“It turns out that there is a way to limit toxic mold infestation in corn. ”
“抗虫害转基因玉米转入了一个来自一种土壤细菌的基因(根据该细菌学名的拉丁文缩
写简称Bt基因),能够分泌Bt蛋白质,该蛋白质能杀死玉米的主要害虫玉米螟虫和类似
的害虫,却对其他昆虫、牲畜和人完全无害。”
“The insect protected corn varieties contain a protein that is found in a
common soil bacterium called Bacillus thuringiensis. In nature, this
bacteria kills certain insect larvae but is harmless to all other insect
species, as well as humans and animals. ”
“因此种植Bt转基因玉米能大幅度减少农药的使用,并能增产5~15%,对农民和消费
者的好处都是实实在在的。自1996年转基因玉米在美国开始商业化种植以来,推广得非
常快。目前美国种植的玉米80%以上都是转基因品种,其中大部分是Bt玉米。
“食用Bt玉米不仅安全,而且更有益健康。由于Bt玉米减少了虫害,相应地也就减少了
玉米被分泌伏马毒素的镰刀霉感染的机会。”
“Genetically improved Bt corn kernels are less often damaged by insects,
greatly reducing the chance of fumonisin contamination and its harmful
effect. ”
“美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阿根廷、土耳其等国的研究都表明,Bt玉米中伏马毒
素的含量很低,通常只是有机玉米或普通玉米的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
“Researchers in Argentina, France, Italy, Spain, Turkey, and the United
States have clearly established that planting corn seeds genetically
engineered to be resistant to corn borers and similar insect pests results
in the harvesting of corn with much lower levels of fumonisin...This
genetically improved corn, dubbed Bt corn, usually has drastically lower
levels of fumonisin. It is not unusual for Bt corn to have one-tenth to one-
twentieth the amount of fumonisin that is found on organic and conventional
corn varieties. ”
“遗憾的是中国还未批准Bt玉米的种植。
”许多人反对转基因作物,是因为把它们当成了违反‘自然’的人造怪物。这些人往往
还迷信不用化学农药、化肥的‘有机食品’会更健康。但是就伏马毒素的危害而言,反
而是有机玉米的健康风险要比转基因玉米高得多。其实,我们今天种植的所有玉米品种
,不管是有机还是转基因,没有一个是‘天然’的,都是人类几千年来精心培育出来的
人造品种。玉米的祖先墨西哥大刍草才是真正‘天然’的,但是它结的穗只有指头大小
,每穗不到10粒谷粒,崇尚天然的人士是否愿意提倡种它、吃它?”
谎言之九:普兹泰的小白鼠实验结论不成立
【普兹太在电视上宣布他的实验结论的时候,他实际上还没有完成全部实验。按照科学
界的惯例,他应该在完成实验之后,写成论文,经过同行审稿通过,在学术刊物上发表
论文,然后才向大众媒体宣布他的发现。普兹太所在的研究所的领导见他违背学术规范
,向公众提前公布未成熟的实验结果,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觉得他败坏了研究所的名声
,决定给他处以停职的处罚,后来又强迫他退休。普兹太当时已经68岁,本来也该退休
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强迫他退休,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因为他发表了不同的学术观
点而受到迫害。普兹太从此被反对转基因的人士当成了敢于反抗黑暗的科学界的英雄人
物。
普兹太的实验存在的问题包括:试验的动物太少,不足以得出有统计意义的结果;缺乏
合适的空白对照,以及用于喂养老鼠的膳食营养结构不平衡,后者也可能导致观察到的
病变。我们做实验应该有一个对照,一模一样的两组老鼠,一组喂转基因土豆,一组喂
同一品种的非转基因土豆,结果再来比较,看看有什么差异才能说明问题。而他并没有
用同一品种的土豆做对照,用的是另一品种的土豆。两种土豆的成分本来不一样,那么
,吃这两种不同土豆的老鼠的身体有不同的变化,我们就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转基因引起
的,还是别的成分差异引起的。
第二年,普兹太把论文提交著名的医学刊物《柳叶刀》发表。多数审稿人都对之提出批
评,认为该论文的质量没有达到发表要求。《柳叶刀》编辑部解释之所以决定发表这篇
论文,是因为它已引起了公众关注,干脆公开出来让大家看个究竟,并不意味着认同其
结果。但是后来那些反对转基因的人反而说,《柳叶刀》做为权威的医学刊物都发表了
这篇论文,可见它是没有问题的。】(《经济观察报》:方舟子:科学大争论——转基
因作物安全吗?)
方舟子指责普兹泰用的转基因土豆和作为对照的非转基因土豆不是同一品种。这种低级
错误也能犯,那普兹泰还能当教授?普兹泰的原文,就发表在lancet上。[www.
sciencedirect.com]
在文章的方法部分,普兹泰明确阐述了实验的分组:
【ELISA analysis confirmed that the expression level of GNA in raw GM
potatoes was 25?4 ug/g dry matter; the concentration was decreased to 4?9 ug
/g after boiling for 1 h. Six rats were randomly allocated to each group,
and were fed diets containing either raw or boiled GNA-GM potatoes, parent
potatoes (Desiree), or parent-line potatoes supplemented with 25?4 ug/g GNA
for 10 days. All potato diets were isocaloric and contained an average of 6%
protein.】
实验开始之前先检测了转基因土豆中表达产物(GNA,雪花莲凝集素)的含量,结果表
明:生土豆中的含量比熟土豆高。
然后开始进行实验分组:将大鼠分为六组(每组六只),分别给它们喂食
1. 生的转基因土豆
2. 生的非转基因土豆(是转基因土豆的父本)
3. 生的非转基因土豆并在食物中添加GNA
4. 煮熟的转基因土豆
5. 煮熟的非转基因土豆(是转基因土豆的父本)
6. 煮熟的非转基因土豆并在食物中添加GNA
由此可以看出:用作对照的非转基因土豆是转基因土豆的父本(转基因土豆是在父本土
豆里转了一个基因)。根本不是所谓的“另一品种的土豆”!这样还不够,方舟子就继
续造谣说“值得指出的是,普兹太是用生土豆喂老鼠,而人们一般只食用煮熟的土豆,
食物中的有毒成分在加热后往往就不再具有毒性。”然后评论说生土豆里含有大量毒素
,如何如何不好……普兹泰明明既有喂食生土豆的实验组(3组),也有喂食熟土豆的
实验组(3组),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设置生土豆的实验组的原因可能有二,
一者为了观察生土豆是否比熟土豆更有害(转基因的和非转基因的);二者,老鼠爱偷
吃食物,这吃的土豆当然是生的,如果吃了生的转基因土豆比吃了非转基因土豆更有害
,那么转基因对生态的影响可想而之)
综上所述,方舟子对这一事件的描述从论文内容到论文发表都是在彻头彻尾的造谣,其
造谣手法与其在“打假”中玩弄的手段惊人的一致:把无中生有的“事实”强加到对方
身上,然后批驳这些并不存在的谬误。这实在是令人震惊!
【试验的动物太少,不足以得出有统计意义的结果】;
每组六只,虽是小样本,但足够进行统计分析,这只是一个初步实验结果,但随后
Pusztai被解雇,提供转基因土豆的公司被迫关门,实验无法再进行下去。
【缺乏合适的空白对照,】
有非转基因的空白对照;有人指出需要两组对照转空载体的对照和转其他凝集素基因的
对照,有当然更好,但说明的问题不一样。
【以及用于喂养老鼠的膳食营养结构不平衡,后者也可能导致观察到的病变。】
转基因土豆和非转基因土豆里的营养成分的确有差别,但这也正说明了转基因对土豆的
营养成分的影响。
普兹泰对实验结果的解释十分谨慎,他说“我从未谈论转基因食品,我只是在谈论我所
用的转基因土豆,在科学中,你不能从一个问题跳到另一个问题”。[www.mindfully.
org]
恩道尔在《粮食危机》(2008年)一书中引用了相关的报道及对有关当事人的采访,对
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的描述。事实上在普兹泰公布实验结果的第一时间,研究所的领导
是高度赞扬普兹泰的,而非什么“见他违背学术规范”。
【普兹泰的老板詹姆斯教授的第一反应是对普兹泰的表现给予高度赞赏。按照詹姆斯的
决定,研究所甚至发布了基于普兹泰发现的新闻通稿,强调“一系列严谨认真的研究都
印证了普兹泰博士的担忧”。(引自Alan Ryan et al,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the Ethical and Social Issues, Nuffield Council on Bioethics, pp.140~141
。)
在48小时内,这位68岁的研究员接到通知说他的合同不会续签了。他和他的夫人——一
位也是为罗威特研究所工作了13年的很有威望的研究员——一起卷铺盖走人了。而且,
普兹泰被告知不得向媒体透露任何关于他的研究的信息,否则会连养老金也保不住。他
的研究论文都被没收并束之高阁,研究所不许他和他的研究团队成员交流,否则将诉诸
法律。这支研究团队也随之解散了,他的电子邮箱和电话号码都被更换了……
普兹泰的同事们开始诋毁他的科学声誉。罗威特研究所在召开了几场自相矛盾的新闻发
布会后,终于把口径统一在普兹泰只是把食用转基因马铃薯的小白鼠和食用了有毒马铃
薯的普通小白鼠“搞混了”。如此常识性的错误对于一位像普兹泰这样资深并拥有公认
才干的科学家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
为了回击这些诋毁攻击,1999年2月,来自13个国家的30位顶尖科学家联名写了一份公
开信支持普兹泰。这封信后来发表在英国的《卫报》上,引发了围绕转基因农作物安全
和普兹泰发现的新一轮论战。】
研究所的态度之所以发生180度大转弯,正是因为“科学沦为政治的仆人”:
【很久以后普兹泰才终于把发生的一系列不同寻常的事件拼成一幅完整的图像。
普兹泰在罗威特研究所的几个已经退休(因此不怕丢掉饭碗)的同事私下告诉普兹泰,
詹姆斯所长曾经两次接到布莱尔首相亲自打来的电话。布莱尔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一定
要让普兹泰闭嘴。
詹姆斯害怕失去国家的财政支持及发生其他更糟糕的事情,决定让他以前的同事作为牺
牲品。然而,这个关系链条并没有到布莱尔就停止了。普兹泰还听说布莱尔最初是接到
了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打来的一个警告电话。
布莱尔的亲密朋友和政治上的引路人克林顿让他确信,转基因商业化农业是未来的发展
方向,这是一个巨大的正在增长的价值可观的产业,布莱尔可以依托这个产业使英国的
制药及生物技术巨头处于领先地位。不仅如此,布莱尔积极推广转基因生物,其目的是
为他1997年名为“重塑不列颠”的竞选活动获得成功铺路。英国人都知道,克林顿一开
始就让布莱尔相信转基因植物将是通向新的农业工业化革命的必由之路。(Tony Blair
, press comment, Remarks Prior to Discussions With Prime Minister Tony Blair
of the United Kingdom and an Exchange With Reporters in Okinawa-Transcript,
Weekly Compilation of Presidential Documents,31 July 2000,in http://www.gpoaccess.gov/wcomp/
克林顿政府当时正斥资数十亿美元推广转基因作物,将它作为引领未来生物技术革命的
技术。克林顿的一位白宫高级官员当时声称,他们的目标是使20世纪90年代成为“对农
业生物技术产品进行成功商业化的十年”。90年代后期,生物技术转基因公司的股票在
华尔街股市上扶摇直上。克林顿绝不会允许苏格兰的某个科学家破坏他的计划。显然,
克林顿的好朋友布莱尔也不允许。
普兹泰之所以能得到最后一片拼图,还要感谢他以前的同事罗伯特•奥斯科夫教
授提供的信息,他是一位在罗威特研究所工作了33年的著名营养学家,也是在那个时候
离开罗威特研究所的。他告诉普兹泰,一位罗威特研究所资深的同事告诉他,要求解雇
普兹泰的第一个电话是孟山都打来的。(Robert Orskov, quoted in Andrew Rowell,“
The Sinister Sacking of the World’s Leading GM Expert-and the Trail that
Leads to Tony Blair and the White House”,The Daily Mail,7 July 2003)
孟山都把“普兹泰这个麻烦”告诉了克林顿,后者转身就告诉了布莱尔。布莱尔接着又
告诉了罗威特研究所的所长菲利普•詹姆斯。24小时后,阿帕德•普兹泰博
士就被扫地出门了,还不许他谈论他的研究和与他以前的同事交往。】
在这种情况下,英国皇家学会出面指责“普兹泰的研究在设计、执行和分析方面漏洞百
出,因此无法从中得出任何结论”也就不奇怪了。
如果说方舟子对普兹泰事件的真实过程不了解,听信了英国“王家学会”的一面之辞还
有情可原的话,那么,“《柳叶刀》编辑部解释之所以决定发表这篇论文,是因为它已
引起了公众关注,干脆公开出来让大家看个究竟”则完全是方舟子的一派胡言。英国著
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为世界上最悠久及最受重视的同行评审性质之
医学期刊。
忌惮于《柳叶刀》崇高的声望,方舟子就编造出“多数审稿人都对之提出批评,认为该
论文的质量没有达到发表要求”这样荒谬的说法。2006年,《柳叶刀》被指责2005年第
10期刊登的《非甾体抗炎药及口腔癌的风险:巢状性的案例控制研究》一文,引用的数
据存在伪造情况。其实,对于这样一个敢于直言的刊物,收到主流媒体攻击围剿毫不奇
怪。但如果这个事件早一年发生,恐怕方舟子早就跳起来说“《柳叶刀》根本不是什么
权威刊物,它以前就有伪造论文的先例”。根据恩道尔的介绍,【这家期刊因为它的科
学独立性和诚信而为人称颂,论文在刊登之前,需要得到由6人组成的评审小组中至少4
人的同意。《柳叶刀》的主编理查德•霍顿博士后来说,他接到了英国皇家学会
的一位高层人物打来的“威胁”电话,告诉他如果他打算发表普兹泰的文章,他的饭碗
就可能保不住了。】
谎言之十:转基因更加安全
前面“谎言之六”中方舟子提到方舟子制造了所谓的国际权威机构认为转基因无害的谎
言,而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一切表演,都只是为了制造这个终极谎言“转基因更加安
全”。我们信手从网上搜索一下就能看到方舟子在主流媒体上发表过大量有关言论,从
绝对数量和客观影响上,无论是农业部支持转基因的专家还是张启发等转基因推手都“
相形见绌”,方舟子已经成为跨国生物技术公司在中国推广转基因的最重要的打手。
以下随便罗列几条搜索结果:
方舟子:为什么说吃转基因食品是更加安全的
2005年01月06日 新浪科技
方舟子:转基因作物安全吗
2010年03月15日 经济观察报
方舟子:转基因水稻杀虫不害人 农药更有害
2005年04月20日 中国青年报
转基因恐慌
《中国青年报》2010.9.29
我为什么选择转基因食品
《中国青年报》2009.3.17
转基因玉米更有益健康
《中国青年报》2010.3.24
有关转基因作物的种种新谣言
2010年4月份《科学世界》
让转基因技术更安全
《中国青年报》2010.7.21
转基因其实很环保
《新华每日电讯》2010.12.3
然而,事实上,不仅仅如“谎言之六”中所讲,国际权威机构认为转基因并不安全,大
量的科学试验和转基因种植区的惨痛教训早已证实,方舟子的“转基因更加安全”完全
颠倒黑白的弥天大谎。
早在十年前,全球828位科学家(其中181位美国科学家,115位英国科学家)就曾致信
世界各国政府,呼吁立即暂停向环境释放一切转基因作物及产品。目前已有越来越多国
外转基因食物喂养动物试验,甚至人类志愿者的转基因食物试验结果披露出来。
1998年秋,苏格兰Rowett研究所的普兹泰教授(Pusztai)就在电视上公开宣称,他的
实验证明,食用了转基因土豆的实验鼠肾脏、胸腺和脾脏生长异常或萎缩或生长不当,
脑部萎缩,多个重要器官也遭到破坏,免疫系统变弱。
1997-1998年,英国等实验分析发现转基因食品导致某些动物健康异常和种植区域出现
异常。英国政府资助的研究显示,食用了转基因土豆的老鼠出现了肝脏癌症早期症状、
睾丸发育不全、免疫系统和神经系统部分萎缩等异常现象。
1998年,欧盟国家通过法律,把转基因农产品作业严格限制在实验室环境或封闭区域之
内。
1999年,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研究者John Losey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报告,用涂有
转Bt基因玉米花粉的叶片喂养斑蝶,导致44%的幼虫死亡。
2004年先正达研发的转基因Bt-176玉米爆发丑闻,德国黑森州北部农民从1997年开始试
种Bt-176玉米,并用作奶牛的补充饲料,2000年当农民开始提高该玉米在饲料中的比例
后,所有的牛都死了。2004年瑞士联邦技术研究院踢球植物学研究所海尔比克教授发现
,Bt-176中的用来毒杀欧洲玉米螟的Bt毒素,无法分解,最终毒死了奶牛。
2005年5月22日,英国《独立报》又披露了知名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的一份报告,
以转基因食品喂养的老鼠出现器官变异和血液成份改变的现象。
2005年11月16日,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显
示,一项持续4个星期的实验表明,被喂食了转基因豌豆的小白鼠的肺部产生了炎症,
小白鼠发生过敏反应,并对其他过敏原更加敏感,并据此叫停了历时10年、耗资300万
美元的转基因项目。
2006年,俄罗斯科学院高级神经活动和神经生理研究所科学家伊琳娜•艾尔马科
娃博士研究发现,食用转基因大豆食物的老鼠,其幼鼠一半以上在出生后头三个星期死
亡,是食用非转基因大豆老鼠死亡率的6倍。
2007年,在奥地利政府的资助下,泽特克教授及其研究小组对孟都山公司研发的“转基
因玉米NK603(抗除草剂)和转基因玉米MON810(Bt抗虫)的杂交品种”进行了实验。
在经过长达20周的观察之后,发现转基因产品影响了小鼠的生殖能力。
2008年,意大利的科学家发表了一个长期实验的研究果。他们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喂
养雌性小鼠长达24个月,结果发现食用GM大豆的雌性小鼠肝脏出现异常。(Manuela
Malatesta et al. A long- term study on female mice fed on a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bean: effects on liver ageing. Histochem Cell Biol,2008, 130
:967-977。)
(以上来源:绿色和平组织)
2007年10月和11月,美国《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经过长期周密跟踪观察,发现有两
种转基因玉米种植导致伤害蝴蝶生存,对生态环境安全的威胁程度已经超出可接受水平
。为此,欧盟已经做出了初步决定、禁止该转基因玉米的种子销售使用。
2007年,法国科学家证实,孟山都公司出产的一种转基因玉米对人体肝脏和肾脏具有毒
性。
2008年,美国科学家也证实了长时间喂食转基因玉米,小白鼠的免疫系统会受到损害,
该研究成果发表在同年《农业与食品化学》杂志上。
2009年12月,法国科学家发表了新的研究结果並证实,孟山都公司出产的二种转基因玉
米(NK603,可耐受广谱除草剂--农达;MON810,含有一种BT基因,可被转译成Cry1Ab
毒蛋白)以及美国Covance Laboratories公司出产(但代表孟山都)的一种转基因玉米
(MON863,含有另一种BT基因,可被转译成Cry3Bb1毒蛋白)主要对大鼠的肝脏和肾脏
具有毒性,这些副作用是性别依赖的、也时常是剂量依赖的;其他副作用也见于大鼠的
心脏、肾上腺、脾和造血系统。(Jo?l Spiroux de Vend?mois, Fran?ois Roullier,
Dominique Cellier and Gilles-Eric Séralini. A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s of
Three GM Corn Varieties on Mammalian Health. Int J Biol Sci 2009;5:706-
726)
(以上来源: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医学院医学与分子遗传学系迈克尔?安东尼博士的专业论
文《转基因作物——只是“科学”——研究证明其局限性、风险和替代物》)
2005年俄罗斯叶尔马科娃博士所做转基因大豆喂食怀孕母鼠实验证明,转基因食物严重
摧残动物生殖能力。俄罗斯科学家又于2010年4月16日公布了新的独立研究成果,进一
步证明仓鼠食用转基因大豆三代就会绝种。
美国人杰弗里史密斯(Jeffrey M. Smith)在2009年7月的文章《医生警告避开转基因
食品》中披露了大量转基因食物危害人畜的事实,比如 “当雄性老鼠喂食转基因大豆
后,其睾丸实际上改变了颜色:从粉红色的正常色转至深蓝色。老鼠喂食转基因大豆就
已经改变了年轻的精子。甚至是用转基因食物喂养的母鼠体内的胚胎的基因(DNA)亦
有重大的改变。”
在印度安得拉邦一个小村庄,2008年1月3日,水牛首次吃了含有Bt棉花的植物后,所有
13只水牛第二天便生病了,跟着3天内全部死亡。 Bt玉米也牵涉在德国母牛的死亡,和
菲律宾的马,水牛,和鸡的死亡中。
全球大量揭露转基因危害动物与人类健康恶果研究报告公之于众,不胜枚举。仅英国土
壤协会的研究报告就引用了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日本等国研究者的48
篇参考文献,包括受美国、欧盟、英国等国政府部门委托研究项目的论文、非政府环保
组织研究项目的论文,也包括孟山都等转基因农作物公司自己进行的研究项目论文。
在转基因生物的中心地带,经遗传改造而具有耐受除草剂和抗虫性两类显著特性的主要
农作物,正在被超级杂草和次生害虫破坏。
美国广播公司电视新闻报道,这种超级杂草是由于种植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而被创造
出来的。除草剂已经对这种杂草无能为力,美国多个州的农田已经布满杂草。
除了超级杂草,转基因农田里还出现了超级虫。由于转基因作物并不针对次生害虫,这
使得一些次生虫渐渐成为作物的主要害虫。而除虫剂让这些害虫有了抗药性,变成超级
虫,农民虽然投入更多的药物治理虫害,却仍无济于事。
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报告用16年的实践事实和统计数据明确说明,长期种植转基因作物会
给农业经济带来无法纠正弥补的副作用。
中国种了转基因棉花,开始几年的确起到了防治棉铃虫的作用。但是,数年后,转基因
棉花种植过程中问题不断涌现,特别是2009年江苏省的棉花种植受病虫害影响损失严重
,部分地区甚至减产绝收。另据中国农业部发布的消息,2009年中国棉花的生产出现下
滑,面积和产量减幅均超过10%。
至于方舟子说“转基因更环保”则更是信口胡诌,无视美国转基因巨头在阿根廷、巴西
、巴拉圭等南美洲国家大面积种植转基因作物造成的严重危害。
以巴拉圭为例,转基因的世界在南美洲已经实现,2007年,农达转基因大豆的种植面积
已达一亿英亩。在此之前十年,他们就开始了对阿根廷的征服,当时阿根廷是唯一一个
官方正式通过转基因作物耕种的国家(注:美国除外)。从那时起,GMO便神秘地扩散
到周边国家,如巴西和巴拉圭。终于在2005年,巴拉圭对这些走私种子合法化,名义是
支持大豆对欧洲的出口,但是在欧洲“GMO产品”是要被“强制性标识”的。这样,巴
拉圭农业部制造的罪恶早已大功告成,巴拉圭农业部副秘书罗伯特?法兰克称,“我们
不得不将GMO种子合法,因为他们已通过非正式渠道进入我国,……这些种子编织袋没
有正式标识……可能就是孟山都公司在推广这些种子……正如我所说,面对既成的事实
,我们政府部门只能选择合法化这个东西。”
无论起源如何,即便禁止,孟山都也有利可图。一旦种子合法化后,对生产的每吨大豆
,该公司都会收取专利费用,就好像他们在巴西做的那样。自那时以来,巴拉圭便未减
少对森林的砍伐以及对农民的“围剿”。但农民们不愿交出自己小小的土地,进行着小
规模的顽强抗争。这(农达转基因大豆)是一个垄断作物,它毁灭了所到之处的所有庄
稼。在此之前,这里种有一个家庭生活所需的所有作物,如,各种庄稼、树木、木薯、
玉米等等。这是一场无声的战争,将摧毁社区、家庭及个体农民。此外,它将毁灭乡村
里生物的多样性,带来死亡、贫困、疾病,并毁灭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
今天,“农达”经由飞机或者未受保护的工人操作的喷雾车,在整个巴拉圭被广泛的喷
洒。这些除草剂被直接喷洒到人们的门前,或者那些小户农家赖以生存的作物上,每年
无数的庄稼被毁,数以千计的人被感染,疾病滋生;被感染的牲畜都只是走几步就倒地
死了……
本来在巴拉圭,70%的土地被控制在仅仅2%的人手中。随着转基因作物的耕种,土地控
制权更加集中。3/4的大豆生产权由外国人控制,他们宣称这是“绿色黄金”。根据巴
拉圭最新的人口普查显示,每年有10万人离开农村,进入城市的贫民窟。据估计,70%
的人是由于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的扩张,而被迫离开家园。
(来源:法国纪录片《孟山都眼中的世界(The World According To Monsanto)》)
附件四 方舟子打假的真实目的
1、对方舟子近几年打假的简单分析
主流媒体在方舟子遇袭事件前后对方舟子高规格报道和连续炒作,已经把方舟子塑造成
了一尊无人敢碰的金佛,此刻“挑战方舟子便是挑战正义”,几家媒体敢不识相?
转基因之争让方舟子灰头土面,他的论文造假和受雇于美国某生物技术公司来中国推广
转基因的身份更让他狼狈不堪。玉树地震以后,方舟子从“地震预测打假”的漩涡中黯
然退出,之后暂时撇开转基因和地震预测争论,重操旧业,继续那套“只打小鬼不碰阎
王”的把戏,完成了几个“大手笔”——张悟本事件、唐骏学历门、 “国学天才孙见
坤”、“钱伟长不是三钱之一”、李一骗局。
方舟子从2000年在揭露“基因皇后”开始,连续在中国“打假”,有被他打着的,但也
有被他有意无意误杀迫害的,这些案例逐一回顾恐怕费时费力。我们看一下今年方舟子
的这几场“打假秀”,便不难知道方舟子打假的真实用意了。
打钱伟长的“假”,方舟子哗众取宠,基本没落什么好处。唐骏学历门、“国学天才孙
见坤”、李一骗局是被他打着了,因为这些本来就是一打一个准,但仅凭这些把他奉为
“打假斗士”、“中国的良知”就未免太肉麻了。
首先看唐骏学历门。对于唐骏其人,笔者并没什么好印象,外企CEO,本来就是个买办
之类。但方舟子揭露唐骏学历造假基本上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当然狗管这闲事主要还
是为了炫耀自己拿耗子的本事。唐骏学历造价与否那是微软的事,唐骏并没有拿这个假
学历来危害社会,也没有顶着洋生化博士的学历来中国摧毁中医、推广转基因毒粮。
“国学天才孙见坤”——这不过是无良媒体的又一次炒作罢了,复旦大学的表态表明八
教授联名请愿称孙见坤为“国学天才”根本就是媒体捏造,孙见坤也无意吹嘘自己是什
么国学天才,只是喜欢国学罢了,水平高低是另外一回事,在这几博客写几首打油诗并
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倒是方舟子疯狗一样地攻击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这种媒体炒作造
星的事件多了去了,怎么不见方舟子打打这些媒体的假,揭露一下他们究竟是怎么炒作
的呢?只怕这种揭露最终会殃及方舟子本人吧。
张悟本这个从头到尾就是个闹剧。张悟本自己学中医有一点养生心得,这些东西并不是
假的,但是被几家媒体大肆宣传吹捧,无限放大,最终制造了所谓的“骗子张悟本”,
真正的罪魁祸首正是媒体。而最后这群无良的媒体又开始装无辜地疯狂攻击张悟本,攻
击中医。其目的无非有二,一则制造新闻事件,赚取眼球,进而赚钱;二则媒体大多早
已买办化,攻击中医符合西医的垄断需要。方舟子并非批张悟本的主力,但仍不乏落井
下石之表演,像这样攻击中医的机会他又怎么会错过呢?
恐怕大多数人跟笔者一样,因为方舟子才知道了那个什么“道长李一”,这种江湖骗术
无非也就是在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上充当杂耍的替代品。《南方窗》起初对李一明显带有
讽刺口吻的报道,与其说是宣传李一,不如说是把李一架在炉上烧烤,上了架的李一就
只有任凭方舟子展示他的小方刀法。说《南方窗》与方舟子之间存在何种默契,这个笔
者没有任何证据,也就不做这种诛心之论了。但李一骗局的制造者同样是媒体,与国计
民生的大事相比,同样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没见哪个下岗职工听信了李一的骗局丢了性
命和钱财,倒是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交际李一,慕名而去,打发些许无聊空虚罢了。
在这一系列的打假事件之后,方舟子在主流媒体界已经是名声大振。这从他的新浪微博
浏览量便可见一斑。方舟子新浪微博自2009年9月份开通以来,关注者寥寥。其微薄后
面的评论大多不超过10条,多者不超过百条。今年7月份唐骏学历门事件之后,方舟子
的微博粉丝迅速突破6万,李一骗局之后,迅速突破12万,方舟子遇袭事件发生以后,
其粉丝人数迅速突破20万,经过半个多月的媒体炒作,其粉丝人数已经突破了29万。其
后面的评论少则几百条,多则上万。尽管这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是也足以见证方
舟子知名度随着他一场又一场的“打假秀”如何逐步提升。媒体对方斗士“打假秀”关
注之热烈,几乎吸引力全社会的眼球。
然而,跳出方舟子“打假秀”的团团迷雾,我们就会发现,方舟子妻称“方舟子两袖清
风,铁骨铮铮,为民除害,无怨无悔,更无所畏惧”,以上几个被方舟子打的人有几个
真正的害民了,就说那个张悟本,他是害民的罪魁祸首吗?说方舟子“为民除害”简直
就是大言不惭。倒是方舟子遇袭的第一时间,臭名昭著的任志强和潘石屹均在微博发文
力挺方舟子。住房问题已经把全社会比如绝境,任潘之流才是害民的罪魁之一,诸位何
曾见过方舟子打房地产商的假?反倒是任潘与方舟子称兄道弟。茅于轼等主流经济学家
勾结任志强这样的黑心房地产商造谣说房价高说明需求旺盛、供不应求,结果媒体爆出
大量“空置房”丑闻。方舟子可曾打过茅于轼和任志强的假?
方舟子“打假”,从来不打事关13亿中国人的生存问题的大“假”,尽是些博取名利鸡
毛蒜皮的小“假”。这种人被封成打假“英雄”,只能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真的病了,但
不是人民病了,而是那些掌握了大量信息又来蒙蔽人民的媒体精英病了。在一个金钱至
上的社会, “我是流氓我怕谁”,明星是制造的,英雄也是制造的;倒是那些为穷苦
大众翻身得解放抛头颅洒热血的真英雄们被媒体精英们泼上大粪,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如果认为方舟子“打假秀”仅仅是为了博取名利,那就大错特错了。方舟子在这些鸡毛
蒜皮的小“假”大打出手并不是他的根本目的,这些只是他塑造金身的手段而已,而他
真正的目的恐怕是要完成一个“美国某生物技术公司”雇员所要完成的使命。
一、消灭中医。经络理论、五运六气,本来就是西方“科学”所不能理解的,只能通过
具体的医疗实践来验证,然而,方舟子却套用那套他自己都学得半生不熟的理论对中医
大加讨伐。中医有两大优点:一是治未病,《黄帝内经》开篇第一章上古天真论就讲“
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
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中医大量的内容在讲起居饮食和日常保健的知
识,中医是一门研究怎样不生病的学问。二是中医治病价格便宜,一副中药不过数元,
一粒所谓的特效西药可能要几十元、上百元,使用针灸按摩调理,几乎可以不花钱。毛
泽东时代遍布各个农村的赤脚医生,借助中医基本解决了贫下中农的看病问题;古巴通
过引进中医建立起了全民的医疗保障和低廉的医疗价格,很多美国的穷人都跑到古巴看
病。中医一旦普及,首先很多医院就没有了活路;中医一旦普及,意味着借助化学、基
因工程以及声光电等物理技术的西医就失去了垄断地位。通过专利保护,若干跨国公司
正在实现对全球制药业、医疗器材的全面垄断。那么,方舟子与这样的公司有没有瓜葛
呢?
二、推广转基因。方舟子对转基因的一边倒的支持可谓歇斯底里,丝毫不许他人对转基
因的半点质疑,这与他其他领域 “有打假洁癖”的风格截然相反。笔者在之前已经罗
列了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的六大招式和十大谎言,在此不再一一重复。转基因食品安
全问题全世界都比较谨慎,我们仅仅是呼吁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保持警惕,不要贸然在中
国人主粮上搞转基因的商业化推广。然而,仅仅如此,便已经挡了某些跨国生物技术公
司和种业公司的财路。在转基因争论过程中,方舟子污蔑绿色和平组织和乌有之乡网站
,构陷蒋高明和王月丹,疯狂封杀网友亦明,自称“为民除害”的方舟子,在这个可能
亡国灭种的转基因问题上,丝毫不顾及人民的健康和安全问题。这次在电视媒体上宣传
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金大米已经充分暴露了方舟子的真正用心。(转基因技术使大米更加
有营养,转基因产生的胡萝卜素,到我们人体自动转化为维生素A,这种大米转了胡萝
卜素,是金黄色的,所以称为“金米”——方舟子在《明明白白转基因》节目中的发言)
以下是Google收录新语丝网站含有各种关键词的文章(统计于2011-2-8),从中可以看
出方舟子的个人网站新语丝主要精力究竟在哪里。
基因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约6850篇
转基因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约2380篇
中医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约2750篇
地震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约984篇
基督教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约988篇
三峡 site:xys.org 找到相关网页约277篇
唐骏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1510篇
李一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451篇
肖传国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约2040篇
鄢烈山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229篇
笑蜀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104篇
于建嵘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307篇
蒋高明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约194篇
王月丹 site:xys.org找到相关网页121篇
2、从小偷到巨骗——方舟子的人生轨迹
作者:亦明
方舟子是一个小偷,在今天已经是一个尽人皆知的事实了——有案可稽的抄袭剽窃,至
少有几十起。让我们看看这位小偷的“重大战绩”:
1、中国科大时期抄袭顾城、梁小斌 (证据:亦明《文史畸才方舟子》)
2、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时期抄袭李贽、吴晗(证据:亦明《文史畸才方舟子》)
3、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时期抄袭老师Robert Root-Bernstein(证据:亦明《方舟子早
在1995年就抄袭MSU教授的英文文章》,见:http://www.starlakeporch.net/bbs/read.php?1,69318
4、2001年10月,抄袭美国《科学》杂志 (证据:离乡客《中英文对照,方舟子剽窃铁
证如山》,见:http://www.csc.pku.edu.cn/art.php?sid=2393
5、2006年12月,抄袭新语丝网友颖河 (证据:白字秀才《神秘的106天——扒开骗子
的画皮》,http://bbs1.creaders.net/education/messages/318548.html
6、2010年3月,抄袭洋人Bruce Chassy 和Drew Kershen (证据:六指《去掉翻译的部
分,还剩一半没?》,见: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07691&select=&forum=1
A方舟子九年前曾抄袭《时代》杂志
方舟子从2001年8月30日开始在《南方周末》发表科唬文章,到12月6日,发表了第四篇
,《储存脐带血的是是非非》。我们已经知道,方舟子的前三篇文章分别抄自《纽约时
报》、《自然》杂志、《科学》杂志,因此,对于这篇“脐带血”,我们可以省去一个
逻辑链条,不去问“这篇是不是抄袭的?”这个问题,而直接问“这又是抄袭谁的?”
在直截了当地给出答案之前,让亦明兄把破案的技术路线先透露一下,以便有志于方学
的网友能够效法,人人都来打方骗子的假。如果那样的话,用不了一年,我们就可以出
一套《中国科学的良心科学界鲁迅打假斗士一等一全才网络奇才生物化学家生物信息学
家分子生物学家分子遗传学家生物医学出身方舟子博士抄袭剽窃大全》。那该是多么爽
的一件事情!
原来,在《储存脐带血的是是非非》一文中,方舟子先是讲了一大套脐带血的好处,然
后话锋一转,说道:
“脐带血移植既然有这些好处,是否在分娩后要保存起来,“为孩子投一份生命保险”
呢?并不需要。一个孩子需要进行脐带血移植的概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一,低于被雷
电打死的概率(三万分之一)。为这么低的概率花那么高的储存费用,是不值得的。而
且,万一需要脐带血移植,一般也不能用自己的脐带血,因为如果所要治疗的疾病是遗
传导致的话,脐带血同样携带着突变的基因,移植自己的血液是无济于事的。”(方舟
子:《储存脐带血的是是非非》,2001年12月6日《南方周末》,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science/qixue.txt)。
在《关于方学研究的几点个人看法》一文中,我曾说过这样的话:
“方舟子所撰写的文章,尤其是那些语出惊人、偏离常识、论题超出他所学范围的文章
,都有抄袭的嫌疑。”(见: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27278&select=&forum=1)。
而上面这段话,就充满了“语出惊人、偏离常识”的言论。首先,假如方舟子所说的“
被雷电打死的概率(三万分之一)”是真的,那么,一个三十万人的中等城市,每年会
有十人“被雷电打死”。而像北京、上海、纽约这样的巨大都市,“被雷电打死”之人
则会成百上千。可是,“被雷电打死”一般会是媒体社会版的“奇闻”,这到底是怎么
回事呢?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新语丝上的Hunhunsheng也对方舟子所说的“一个
孩子需要进行脐带血移植的概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一”这个说法产生了怀疑,从2007
年3月起,到2008年11月,连续追问方舟子大约十次,这个数据是怎么来的?(例见:http://www.xys.org/forum/db/1/252/141.htmlhttp://www.xys.org/forum/db/2/32/232.htmlhttp://www.xys.org/forum/db/3/143/100.htmlhttp://www.xys.org/forum/db/4/45/28.html)。而方舟子呢?他就像是刻意隐藏他的那个“美国生物信息公司”的ID一样,对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拒不回答。更让人不解的是,Hunhunsheng还以方舟子不懂数学、不懂概率论来激方舟子,可是,这位总是要摆出一副全知全能面孔的方全才,仍旧拒不中计。
最好笑的是,在2008年5月的一次关于脐带血的讨论中,狗腿子Yush竟然出面,为主子
的“被雷电打死的概率(三万分之一)”找出了概率计算根据:
“版主说‘一个孩子需要进行脐带血移植的概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一’,很明显指是
的是一个孩子一生中,而不是一年内。而你说的是一年内雷电致死率。
“如果按中国2006雷电致死717人作为年均死亡人数,中国人口14亿,人均寿命72岁计
算,人一生中雷电致死的概率是717*72/1400000000 = 3.7万分之一。”(见:http://www.xys.org/forum/db/3/143/142.html)。
假如狗腿子Yush是正确的,我们就会遇到这样两个逻辑难题:第一,既然概率是“3.7
万分之一”,方全才当年为什么不四舍五入,说“四万分之一”呢?第二,按照狗腿子
的计算方法,是不是72岁的老人被雷击的概率是一岁幼儿的72倍啊?或者,按照新语丝
网友波一波的说法:
“我还以为你是小学算术专家呢。你这是不懂概率的经典例子[。]遭雷劈是独立概率事
件。一个人今年被雷劈,不意味着他今后再遭雷劈的概率会增大或减小。你如果按人均
寿命72岁算,总人口基数就不是14亿,而是14亿乘72。”(见:http://www.xys.org/forum/db/3/143/147.html)。
“一个中国人在一年内雷电致死的概率是二百万分之一。如果没被劈死,在下一年遭雷
劈死的概率仍然是二百万分之一,这是极小概率独立事件,不能累积。难道一个70岁的
老头没被劈死,他71岁那年被劈死的可能性就增加了70倍?这不扯淡么。”(见:http://www.xys.org/forum/db/3/143/167.html)。
那么,方全才的这两个数据,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亦明兄好奇大炽,于是就用这两个
数据google互联网,Bingo!一找就到。原来,1998年12月21日出版的美国《时代》杂
志有一篇署名Christine Gorman的文章,题目是“Miracle Blood”。这篇文章讲的就
是脐带血。与方全才一样,在介绍了脐带血的好处之后,这位作者写道:
“So, in light of all this, do you need to bank your newborn's cord blood?
Again, probably not. The odds that you would use it are on the order of 1 in
100,000--compared to a 1-in-30,000 lifetime risk of being killed by
lightning. In addition, you can't use a child's own cord blood to cure him.
If he had a genetic condition, you'd be giving him back his old disorder. If
he had cancer, you'd be giving him the same immune system that failed to
defeat the cancer in the first place. ”(见: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989887,00.html)。
应该承认,在网上确实能够找到“被雷电打死的概率(三万分之一)”这样的说法。但
是,把这个数据与“一个孩子需要进行脐带血移植的概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一”混到
一起来比较的文章,却只此一家。实际上,根据美国National Lightning Safety
Institute的数字,一个人被雷击的几率为1:280,000 (见:http://www.lightningsafety.com/nlsi_pls/probability.html),显然,“被雷电打死的概率”应该更低。所以,方全才的这段抄袭,相当于把人家的错误也抄了过去。而按照方打假专家,这又是抄袭的“铁证”。(见:http://web.archive.org/web/www.xys.org/forum/messages/48551.html)。
中国科学的良心方舟子在看到了美国的资料之后,当然不会只抄这么“一小段”。看看
下面这段话:
方舟子:“如果你生过患白血病或其他遗传性免疫疾病的儿子,或有这类遗传病的家族
史,储存脐带血才有意义。在这种情况下,你的亲属用到脐带血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手
术也更可能成功。”
《时代》:“The only cases in which it clearly makes sense for you to bank
cord blood are if you already have a child with leukemia or lymphoma or
there's a family history of a genetic condition like severe combined
immunodeficiency (the Bubble Boy disease). Here the chance that you will use
the cord blood is much greater, and it's more likely to be used
successfully.”
实际上,在这篇“科普”文章中,方博士不仅会抄人家的错误,他还大量制造“方氏”
品牌的错误。看看这句话:
“人体共有6对主要HLA基因,每对基因由两个等位基因组成,HLA的等位基因多达30几
种。”
既然“每对基因由两个等位基因组成”,那么“6对主要HLA基因”岂不应该是12个吗?
怎么会“多达30几种”呢?原来,所谓的“等位基因”概念,比较含糊。根据维基百科
,“在一個個體裡,某個基因的基因型是由該基因所擁有的一組等位基因所決定。例如
,二倍體生物,也就是每條染色體都有兩套的生物,兩個等位基因決定了該基因的基因
型。”(见:http://zh.wikipedia.org/zh/%E7%AD%89%E4%BD%8D%E5%9F%BA%E5%9B%A0)。应该说,这个说法并没有错:就人类来讲,所谓等位基因就是指来自父母个一方的同种基因,也就是方生物医学出身所说的“每对基因由两个等位基因组成”。但是,等位基因的另一个含义就是,相同基因的不同变异类型,比如A基因可以有A1到An不同种变异体。也就是因为对等位基因的含义稀里糊涂,所以方生物医学出身才写出了上面那些稀里糊涂的“科唬”文字。
方生物医学出身对遗传学的不懂装懂,还可以从下面这段话中看出来:
“HLA基因位于第6染色体上,两位兄弟姐妹各从父母双方得到同一条第6染色体,因而
有相同的HLA基因的概率只有25%。两个人如果没有亲缘关系的话,他们的组织配型可
以很好地配对(12个等位基因中有6个相同)的概率则只有400分之一。”
事实是,目前用于组织型鉴定的“主要HLA基因”只有三对,而不是方舟子所说的“六
对”。这三对基因是:HLA-A、HLA-B、HLA-DR。(见:http://www.ucdmc.ucdavis.edu/transplant/learnabout/learn_hla_type_match.html)。由于每个基因有两个等位基因,所以,一个人的细胞中,含有“六个”“主要HLA基因”。(HLA基因的总数超过200个,见:http://ghr.nlm.nih.gov/geneFamily/hla)。而要“他们的组织配型可以很好地配对”,必须是“6个等位基因中有6个相同”,而不是“12个等位基因中有6个相同”。只有一半相同,怎么能够算是“很好地配对”呢?
那么,方生物医学出身所说的“400分之一”概率是怎么来的呢?当然是抄来的。只不
过他不懂装懂,抄错了。原来,网上有一个传说是,人的一生中大约有四百分之一的可
能会经历干细胞移植手术,而使用自己的干细胞来做移植的可能性是1/435;使用其他
人的干细胞的可能性是1/400。这个说法到底来自何处,连维基百科都语焉不详(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Cord_blood),但却被方生物医学出身理解成了“两个人如果没有亲缘关系的话,他们的组织配型可以很好地配对的概率则只有400分之一。”一个人得需要多么的无知和无耻才能够做出这样的“移植”啊!
另外,根据孟德尔的遗传学定律,在人后代中,其第六染色体可以有四种不同的组合(
来自父亲的A1和A2与来自母亲的B1和B2可以“自由组合”成A1B1、A1B2、A2B1、A2B2四
种),因此兄弟姐妹之间具有完全相同的HLA的几率只有25%。这样的计算,根本就不需
要什么“两位兄弟姐妹”这样的莫名其妙的先决条件。而方舟子之所以要这么说,乃是
因为网上还有这样的说法:
“If you have brothers or sisters, there is a 25% chance that you will have
inherited the same six antigens as one of them, a 50% chance of having three
of the same antigens and a 25% chance of having none of the same antigens.
”(见: http://www.ucdmc.ucdavis.edu/transplant/learnabout/learn_hla_type_match.html。注:这个网页最后更新是2010年,因此它不会是方舟子“参考”的原始网页。但类似的说法在2001年就已经存在。)
在方生物医学出身看来,既然是四分之一的概率,就必须至少有四个人。因此,他就自
作聪明地把“brothers or sisters”改成了“两位兄弟姐妹”。
总之,如果方生物医学出身真的挂牌行医的话,他的问题绝不会仅仅是神源医院那样的
“无效”或者“致残”,而是“庸医杀人”。显然,方博士靠偷洋人的东西来搞沽名敛
财的科唬,比他身披白大褂行凶杀人,对中国老百姓的危害要小得多。所以说,还是让
这个对别人“骗子”不绝于口的真骗子继续行骗吧。 (截止到2010年11月15日,在新
语丝读书论坛,方舟子发的300个帖子中含有“骗子”这两个字。在新语丝新到资料,
方舟子发的181篇文章含有“骗子”这两个字。显然,方舟子对骗子的痛恨,是出于“
同行是冤家”的心理。)
《时代》文章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989887,00.html
送交者: 亦明 于 2010-11-15 23:36:57
B方舟子九年前曾抄袭《自然》杂志
亦明
从2001年8月底起,方舟子似乎成了《南方周末》的专栏作家,每周发表一篇科普文章
。笔者已经证明,他在那年8月30日发表的《布什失策干细胞?》,有大约五分之一是
抄袭自《纽约时报》半个月前发表的一篇文章,而其余部分,则是根据《纽约时报》的
一组专题文章“编译”而成。三周后,方舟子在《南方周末》发表《科学地解决道德难
题?》一文。现已证明,那篇文章主要抄袭美国《科学》杂志。(详见亦明:《方舟子
抄袭剽窃他人20例》,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29318&select=&forum=1)。
方舟子的抄袭历史,可以上溯到他在中国科技大学读书时代。而方舟子自己曾说:
“一般来说,如果作者有抄袭的恶习而又能得逞,就不会偶尔为之尝到点甜头就洗手不
干,……。”(方舟子:《郭沫若抄袭钱穆了吗?》)。
这相当于夫子自道。这样一来,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方舟子发
表在《南方周末》的第一、第三篇文章都是来自抄袭,那么,他的第二篇文章,是不是
也是抄袭而来?如果是,他抄袭了谁?
方舟子在《南方周末》发表的第二篇文章是《在基因组上安置中国邮差》,发表于2001
年9月6日。该文两天后在新语丝上发表,尾注作于2001年8月16日。其实,仅看题目,
明眼人就知道方舟子对这个问题根本不懂。原来,方舟子所要“科普”的问题,是基因
组学中的最基本问题,也就是如何将基因组序列碎片还原成完整的基因组,而使差错最
小。因此,标题应该是“让中国邮差帮助基因组计划”之类,而不是把中国邮差“安置
”在“基因组上”。(“中国邮差”Chinese Postman Problem是一个数学问题)。显
然,一个连标题都写不明白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独自撰写一篇一千七百余字的科普文章
的。那么,方舟子到底又偷了谁的文字?
2001年8月14日,英国《自然》杂志的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New path lays DNA
puzzles bare (见:http://www.nature.com/news/2001/010814/full/news010816-9.html)。不用说,方舟子的文章就是抄自这篇文章。请看下面的比较:
方舟子1: “为什么在组装时会发生错误?我们需要了解一点序列组装的原理。……道
理虽然简单,实际应用时却非常复杂,因为人类基因组很大的一部分属于高度重复的序
列,在组装时难以确定究竟是重叠区还是原有的重复序列。而且,由于测序错误的存在
,对同一段序列可能会有不同的测序结果——换言之,略有差异的测序结果可能不是属
于重复序列而是同一序列,这就使得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自然》1:“All sequencing projects involve breaking up a genome and
putting it back together again. ……Although the public Human Genome Project
took a more structured approach, both groups faced similar problems when re
-assembling their sequences.”“Chief among these is that large genomes such
as ours are very repetitive, like a jigsaw with many identically shaped
pieces. Sequencing errors compound the problem - you don't know whether you'
re looking at different stretches of DNA or not.”
方舟子2: “已有许多计算机程序能自动对小片段序列进行组装。它们采取的计算方式
,类似于解决一个经典的数学问题——推销员问题(正式的名称叫哈密尔顿途径):如
果一个推销员要在许多个城市推销,每个城市必须而且只能经过一次,如何找到最短的
路程?并没有特定的公式可以对此进行计算,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找到所有可能的路程加
以比较,选出最短的一种。”
《自然》2:“Sequence assembly is analogous to finding the shortest route
through many cities that passes through each only once. Often called the
travelling salesman problem, this puzzle is officially known as a
hamiltonian path.”“Mathematicians call problems like this NP-complete: the
only way to solve them is to try every possible route.”
方舟子3:“最近,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佩夫兹那(Pavel Pevzner)实验室在《美
国科学院院刊》宣布找到了一种进行序列组装的新办法。他们把已有的基因组片段再进
行一次切割,切割成大小一样的更小的片段。这样,他们就把基因组序列的‘哈密尔顿
途径’变成了‘欧拉途径’:在此一途径中,每个城市不限定只能访问一次,想去多少
次都可以,但是每一条路只能走一次。从这个网络中找出最短的路程的问题,被称为中
国邮差问题。在数学上,要追踪中国邮差比追踪推销员容易得多。”
《自然》3:“By breaking the chunks of DNA into smaller fragments of equal
size, Pavel Pevzner,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and his
colleagues have transformed the hamiltonian path of genome sequencing into a
'eulerian path'. ”“In a eulerian path, instead of visiting every city
once only, you must travel down every road once only - passing through each
junction as often as you like. Finding the shortest route through this
network is called the Chinese postman problem.”“Chinese postmen are much
more mathematically tractable than travelling salesmen.”
方舟子4:“佩夫兹那实验室用这个方法写出了一个新的序列组装程序——‘欧拉’,
并对脑膜炎奈瑟氏球菌的基因组片段进行了组装,结果没有任何错误,而其他的组装程
序都 出现了错误。但是,细菌的基因组所含的重复序列,要比高等生物的基因组少得
多。‘欧拉’在组装高度生物,特别是人类的基因组片段时,是否比其他组装程序更有
优势,还有待检验。剑桥大学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正在试验用这个程序组装高度生物的基
因组片段,初步的结果看起来很有成效。”
《自然》4:“In a play-off against other genome assemblers including PHRAP,
used by the Human Genome Project, Pevzner's program, christened EULER, was
the only one to make no errors piecing together fragments of the Neisseria
meningitidis genome, the bacterium that causes meningitis. ”“Bacterial
genomes are relatively unrepetitive, so the researchers - and sequencing
labs such as the UK's Sanger Centre - are in the process of giving EULER
stiffer challenges using data from higher organisms.”
大致说来,方舟子的文章,有一半抄自《自然》的文章。可笑的是,这位“有口皆碑”
的“生物信息学家”,在抄人家的科普文章时,都会抄错。比如,在上面引用的第一段
文字中,方舟子写道:
“而且,由于测序错误的存在,对同一段序列可能会有不同的测序结果——换言之,略
有差异的测序结果可能不是属于重复序列而是同一序列,这就使得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假如你对这段话的意思摸不着头脑,千万不要怪罪自己太笨,或者知识不足。即使是对
基因组学略有研究的亦明兄(在笔者的《高级植物分子生物学》中,专门有基因组学一
章)对此也是一头雾水。实际上,《自然》的文章是说,当你拿到两段相同的DNA序列
之时,你搞不明白他们到底是同一个东西,还是来自位于基因组不同区域的重复序列。
而因为测序本身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会使略有不同的序列相同,或使完全相同的序列
略有不同,因此这样的麻烦更为棘手。也就是说,方舟子这个“文抄公”连“二道贩子
”都算不上,因此只能说是一个“头道骗子”。
总之,方舟子给《南方周末》撰写的前三篇稿子,分别抄袭自《纽约时报》、《自然》
杂志、《科学》杂志,全部是名牌产品。可见这位“名盗”是不偷无名之辈的。那么,
他给《南方周末》撰写的第四篇稿子,是不是抄袭的呢?如果是,受害人是谁呢?且听
下回分解。
《自然》原文
http://www.nature.com/news/2001/010814/full/news010816-9.html
送交者: 亦明 于 2010-11-21 06:10:59
C方舟子四年前曾抄袭一家英国医学院学报
2006年11月1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方舟子的《达尔文得了什么病》一文。其中说:
“最新的研究表明达尔文得的其实是一种当时不知道的疾病——全身性乳糖不耐症。哺
乳动物的乳汁中都含有乳糖,小孩喝了奶以后,乳糖在小肠中被乳糖酶分解成葡萄糖和
半乳糖,然后被吸收。断奶以后,人体就渐渐丧失了乳糖酶,这时候如果再吃含有乳糖
的食品,大约两、三个小时后就可能出现过敏。
“人体失去乳糖酶的程度和速度与人群有关。大部分中国人和日本人在断奶三、四年后
都失去了80~90%的乳糖酶,因此乳糖不耐症在中国人和日本人中最常见,但是由于他
们的饮食中很少含有乳糖,所以不容易表现出来。其他地区的亚洲人和犹太人则还能保
留20~30%的乳糖酶,而北欧人、阿拉伯游牧民族和非洲一些养牛部落,则大部分人都
一直保留有比较高的乳糖酶,不会出现乳糖不耐症。只有大约10%的北欧人由于遗传等
因素会患乳糖不耐症,有的要在断奶十几、二十年后才出现严重症状。
“达尔文很可能正是属于这少数欧洲人。英国卡的夫大学医学院的两位研究者仔细研究
了达尔文的病情记录,发现其症状与全身性乳糖过敏一一吻合。达尔文通常是在饭后两
个小时开始发病,发病时间也与乳糖过敏相符。他们还发现,在达尔文的日常饮食中都
含有牛奶、奶油等富含乳糖的食品,而达尔文病情好转的时期则恰好是他碰巧没有吃这
些食品。另外,达尔文的亲属中也有几个人有类似的病情,这也与乳糖不耐症通常是遗
传的这一点相符。”(见: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bingdian/darwin4.txt)。
看了这三段话,人们不禁要对方舟子刮目相看:莫非方舟子真的是“生物医学出身”?
可惜的是,这三段话中的那么多数据,方舟子却没有交代任何出处,而只是说“英国卡
的夫大学医学院的两位研究者”。好在网络为我们提供了方便,用Darwin + lactose
intolerance等关键词一搜,就找到了这篇文章:Campbell AK, Matthews SB. Darwin'
s illness revealed. Postgrad Med J. 2005 Apr;81:248-251。显然,方舟子的《达
尔文得了什么病》就是根据这篇文章“编译”来的。
不过,遍查这篇全文,我们也找不到什么中国人、日本人、犹太人断奶之后丧失乳糖酶
的那些数据。那么,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呢?原来,就在发表Darwin's illness
revealed之前一个月,上述两个作者还与人合作,发表了另外一篇文章:Matthews SB,
Waud JP, Roberts AG, Campbell AK. Systemic lactose intolerance: a new
perspective on an old problem. Postgrad Med J. 2005 Mar;81:167-173。而上引方
舟子文章的第一段的后半部分和第二段的全部就是抄自这篇文章:
“Lactose, b galactose 1,4 glucose, is the unique sugar in the milk of all
mammals,3–5 except Pinnepedia (sea lions and walruses). It is hydrolysed in
the small intestine by the enzyme lactase. All mammals, except white
northern Europeans and some other ethnic groups (for example, the Bedouins
and African dairying tribes), are hypolactasic—that is, they have a low
lactase. This is because they lose 75%–90% of the enzyme within a few years
of weaning.”
“The eventual level and time course of loss of lactase vary considerably
with ethnic group. Chinese and Japanese lose 80%–90% within three to four
years after weaning, whereas Asians and Jews can retain some 20%–30%,
taking several years to reach the lowest level. The 10% of white northern
Europeans who lose lactase after weaning can take 18–20 years to reach
their nadir. Thus most of the world’s adult population (about 6000 million
people) are hypolactasic.”
除了文字相似、数据相同之外,还有一个证据能够证明方舟子的文章确实是抄袭来的。
原来,乳糖不耐症的症状一般在食用乳糖之后半小时左右就可以出现(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Lactose_intolerance),但方舟子却说“大约两、三个小时后就可能出现过敏”。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在Darwin's illness revealed中,“英国卡的夫大学医学院的两位研究者”说了这样两句话:
“Darwin’s symptoms match systemic lactose intolerance. Vomiting and gut
problems showed up two to three hours after a meal, the time it takes for
lactose to reach the large intestine.”
显然,方舟子在写《达尔文得了什么病》时,电脑的两侧分别是Postgrad Med J.的这
两篇文章。他左抄一句,右抄一句,凑成了这篇科唬大作(另文分析),换取了大约
200元人民币稿费。其实,在亦明兄看来,这么偷东西换稿费,远不如挨锤子赚赔偿,
脱裤子、露股沟赚捐赠来得轻巧。
我们知道,方舟子在2001年给《南方周末》写文章时,还都是靠偷名牌产品来充数的。
可是到了2006年,他在给《中国青年报》写文章时,就只能偷一些边角旮旯的垃圾了。
Postgrad Med J. 的影响因子在2003年是0.917 (见:http://www.sciencegateway.org/impact/if03pr.htm),是典型的学术垃圾,发表的大多是医学院学生的课程论文之类。可是,即使这样,他们也逃不过方舟子那双好偷的手。
送交者: 亦明 于 2010-11-24 05:09:59
D方舟子2010年在《中国青年报》上的第一篇文章抄袭维基百科
2010年1月6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方舟子的《雄海马为什么怀孕?》一文,全文大
约两千字。(见:http://zqb.cyol.com/content/2010-01/06/content_3016236.htm)。据查,这篇文章几乎完全根据当时的英文维基百科“海马”条写成,其中有三分之一是直接翻译。且看下面的比较(注:维基百科的文字来自2009年12月29日版“海马”词条:http://en.wikipedia.org/w/index.php? style="font-family: 宋体;">):
方舟子1:如果把海马和明显是鱼的尖海龙放在一起,还是很容易看出海马的身体就是
以海龙为模板做了改造。化石和分子生物学的证据也都表明海马是从某种海龙进化来的。
维基1:Anatomical evidence, supported by molecular, physical, and genetic
evidence, demonstrates that seahorses are highly modified pipefish.
方舟子2:在生育季节开始后,海马成双成对地翩翩起舞,连跳几天求偶舞蹈。
维基2:When two parties discover a mutual interest at the beginning of
breeding season, they court for several days, even while others try to
interfere. During this time they have been known to change color, swim side
by side holding tails or grip the same strand of sea grass with their tails
and wheel around in unison in what is known as their “pre-dawn dance”.
方舟子3:然后雌海马的肚皮紧贴雄海马的肚皮,把像阴茎的产卵器插进雄海马肚皮上
的育儿袋中,排出卵后就离开了。
维基3:When the female’s eggs reach maturity, she and her mate let go of
any anchors and snout-to-snout, …… The female inserts her ovipositor into
the male’s brood pouch, where she deposits her eggs, …….
方舟子4:雄海马不仅要给育儿袋中的卵授精,还要给它们提供氧气和养料。卵和育儿
袋的壁结合在一起,后者就像胎盘,有丰富的血管供应氧气和养料。
维基4:The eggs are then fertilized in the father’s pouch ……. As
seahorses are not mammals his pouch instead provides oxygen as well as a
controlled environment incubator.
方舟子5:在卵孵化后,小海马还要继续在爸爸的育儿袋中待上一段时间,靠育儿袋分
泌的养料为生。在雄海马怀孕期间,雌海马除了每天早晨来探望一次,共舞6分钟之外
,就不干别的了。
维基5:The eggs then hatch in the pouch ……. Throughout the male’s
incubation, his mate visits him daily for “morning greetings”. The female
seahorse swims over for about 6 minutes of interaction reminiscent of
courtship.
方舟子6:大约一个月后,雄海马收缩育儿袋,把小海马排到海中。一旦小海马生产出
来,雄海马就不再管它们了,而是马上准备再次怀孕。
维基6:…… with pregnancy lasting from two to four weeks, depending on the
species. When the fry are ready to be born, the male undergoes muscular
contractions to expel them from his pouch. He typically gives birth at night
and is ready for the next batch of eggs by morning when his mate returns.
Like almost all other fish species, seahorses do not care for their young
once they are born.
方舟子7:整个怀孕过程和哺乳动物的很相似,甚至它们的化学基础也有相似之处:都
受催乳素的控制。
维基7:The eggs are then fertilized in the father’s pouch which is coursed
with prolactin, the same hormone responsible for milk production in pregnant
mammals.
方舟子8:但是制造卵非常耗费能量。对海马来说,这是负担不起的开支。……这已经
让卵的重量占了其体重的三分之一了。
维基8:When the female’s eggs are ready, she must lay them in a few hours
or else she has to eject them onto the sea floor which is a huge cost to her
physically, as her eggs amount to about a third of her body weight.
方舟子9:这种奇妙动物的生存现在面临着新的挑战,正在成为濒危物种。威胁它们生
存的,除了栖息地的丧失和环境污染,主要的因素是被大量地捕杀晒干了做中药。……
每年世界各地有大约2千万只海马被捕杀,卖到中国和其他华人居住地区用来做“补肾
壮阳”的中药。
维基9:Seahorse populations are thought to have been endangered in recent
years by overfishing and habitat destruction. The seahorse is used in
traditional Chinese herbology, and as many as 20 million seahorses may be
caught each year and sold for this purpose.
那么,方全才是不是只抄袭维基百科呢?当然不是。因为这篇维基百科文章仅罗列了47
个海马的种,但是,方舟子却说:“现存52种海马”。那么,方舟子的这个数字是怎么
来的呢?如果用seahorse + 52 + species搜索网络,你就会找到一篇2000年3月11日发
表在Science News上的文章:Pregnant and Still Macho – seahorses。在这篇文章
中,作者写道:“It lists 52 species in one genus, Hippocampus, within the
oddball syngnathid fish family.”(见:http://findarticles.com/p/articles/mi_m1200/is_11_157/ai_61291647/)。实际上,海马的种类到底有多少,一直众说纷纭。“主流”的说法是,只有三十多种。(见:http://www.aquarium.org/seahorses/faq_species.htmhttp://seahorses.netfirms.com/species.html)。
实际上,维基百科上的文章,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根据Science News上这篇文章改编而来
。只不过是,维基上的文章,是货真价实的改编,真可谓无一处无出处,不仅引文给出
原始文献,即使是用自己的话来复述,也要给出来源。与这些无名的科普作家相比,方
科普作家真算得上是“最聪明”的了:他把人家的东西信手偷来,省心省力,骗钱骗名
,真是一举四得。如果一个这么聪明的骗子都不能 “感动中国”,还有谁能呢?
E方舟子“生物医学出身”考
送交者: 亦明 于 2010-11-23 06:01:07
(注:本文是笔者《打架斗士方舟子》一书《中医篇》的一章)
中文“科学”一词,来自西文的日译,其本意是“分科之学”。中文的“学术”一词,
则是指“专门的学问”。俗话说,学有所长,术有专攻。因此,一个人不论是搞“学术
打假”,还是搞“科学反伪”,他首先需要的就是亮出自己的资格——你凭什么?可是
,头戴美国博士帽子,手持科学棒子的方舟子,就好象是一个无所不能的超人似的,真
个是“打遍天下”:从理论物理学,到科学传播,从史学到中医,没有他不能插手的地
方。而他的资格,也像是变戏法似的,信手拈来。就如同要几年前为了推销转基因产品
方舟子给自己打造了一顶“生物信息学家”桂冠一样,到了2007年,为了给自己打中医
建立资格,他又给自己封了一个“生物医学出身”的头衔。那么,方舟子真的是“生物
医学出身”吗?
一、“生物医学”的含义
其实,不论是在西方还是在中国,“生物医学”都是一个专业术语,英文是
biomedicine,其含义虽然不尽相同,但其相同的一点却是,它是生物学中有特定内涵
的专门学科。据百度百科:
“生物医学是综合工程学、医学和生物学的理论和方法而发展起来的交叉边缘学科,基
本任务是运用工程技术手段研究和解决生命科学,特别是医学中的有关问题,主要研究
利用电子信息技术结合医学临床对人体信息进行无损或微损的提取和处理。”(见:http://baike.baidu.com/view/1339162.htm)。
而根据英文维基百科,“生物医学”是这样定义的:
“Biomedicine is a branch of medical science that applies biological and
other natural-science principles to clinical practice.”(生物医学是医学科学
的一个分支,它将生物学和其他自然科学的原理运用于临床实践。(http://en.wikipedia.org/wiki/Biomedicine)。
再看看维基百科是怎么定义“生物医学家”的:
“A biomedical scientist (or biomedical doctor, biomedician, medical
scientist), is a scientist educated in the field of biological science,
especially in the context of medicine.”(生物医学科学家是受过生物学,特别是
与医学有关的生物学训练的科学家。)(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Biomedical_scientist)。
显然,不论是中文还是英文,在“生物医学”这个词汇中,“生物”与“医学”都不是
并列关系,而是前者修饰后者的偏正关系:“生物”是起修饰作用的(即偏正结构中的
“偏”),而“医学”才是被修饰的中心词(偏正结构中的“正”)。
不用说,要成为一名“生物医学家”,必须有一个“生物医学出身”。那么,如何得到
这个“出身”呢?在挪威的卑尔根大学(University of Bergen),设有专门的“生物
医学系”,该系隶属于医学院。(见:http://www.uib.no/mofa/en)。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生物医学学士”学位也是由医学院下属的“解剖与细胞生物学系”来提供。(见:http://www.anatomy.unimelb.edu.au/students/biomedicine.html)。而在美国的大学,专门提供“生物医学”教育的很少,所以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才会与瑞典的卡罗琳斯卡医学院(Karolinska Institutet)合作,提供这方面的课程(见:http://www.princeton.edu/oip/sap/programs/academic_year/europe/sweden/Karolinska.pdf)。而在著名的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下设一个“生物医学研究生院”(The Graduate School of Biomedical Sciences),要获得这个学院的博士学位,必须修满下面这些课程(见:http://www.bcm.edu/gradschool/index.cfm?PMID=3069):
Genetics
Molecular Methods
Organization of the Cell
Science as a Profession
Ethics
Method and Logic
Cell Division
Development
Cancer
Gene Regulation
Molecular Interactions
Immunology
Neuroscience
Structure of Macromolecules
总之,“生物医学出身”并非可以随便叫的,或者可以任意自封的,而是需要受过专门
训练的。
二、方舟子的“生物医学出身”是怎么来的?
查新语丝网站,方舟子最早使用“生物医学”这个词汇,是在1997年3月9日。当时,他
与“新语丝之友”讨论搞自己的“百科工程”,其中说:
“刚刚找了本百科全书翻了一下,科学的分科只有天文、化学、地球科学、信息科学、
数学、物理、生命科学,工程技术倒有工业、农业、通讯、计算机、材料、军事、交通
、航天、航空、生物医学、生物技术、化学、土木、人类、地质、系统、力学、电机、
电子、能源,看得我眼花缭乱,真有必要分这么多这么细吗?分了以后空着,或者每门
只有一两篇,那还不如综合一下。” (见1997年3月“新语丝之友”存档)。
显然,在百科全书中,“生物医学”也是与“生命科学”想并列的学科,大致相当于“
医学”。可是,到了1997年12月,方舟子却说了这样一段话:
“医药科学是建立在物理、化学、生物学、统计学这些学科的基础上,到了今天,医学
和生物学实际上已难解难分,所用的方法,所研究的对象都没太大的差别,比如我是研
究生物化学的,但说我是在研究基础医学也未尝不可,大家都是从国家卫生院拿的经费
。医学早已成为现代科学的一部分。”(见1997年12月9日“新语丝之友”存档,http://fetch4.me/browse.php?u=Oi8veHlzLmNuaHViLm5ldC9mcmllbmRzL2xpc3QucGhwP2lkPTU0OTI%3D&b=5)。
说 “医学和生物学实际上已难解难分”,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如果把这句话颠倒
个顺序,说成是“生物学和医学难解难分”则就大谬不然。这就像是我们可以说 “方
舟子和中国难解难分”,但却不能说“中国和方舟子难解难分”一个道理。因为生物学
的范畴十分庞大,从古生物学到生态学,从农林科学到进化论,它们都与医学没有直接
的关系。那么,是不是因为医学应用了生物化学的知识和方法,搞生物化学研究的人就
可以说“是在研究基础医学”呢?对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反问方舟子:既然“医药科学
是建立在物理、化学、生物学、统计学这些学科的基础上”的,是不是搞物理、化学、
统计学的人都可以说自己“是在研究基础医学”呢?至于方舟子的另一个理由,“大家
都是从国家卫生院拿的经费”,则纯属无知。他当然不会知道,即使是现在,美国的“
国家卫生院”还在支持某些植物科学的研究。
那么,方舟子为什么要在1997年底说自己“是在研究基础医学”呢?这是因为,他当时
在Salk的研究与医学有关,而他们发明的那个专利,也确实是要用于开发新药的。不过
,从事基础医学研究,并不等于“生物医学出身”,这个道理还需要证明吗?
方舟子第一次说自己是“生物医学出身”,是在2007年2月。当时,他为了推销自己的
《科学成就健康》,他曾这样对“新浪科技”说:
“我们从一开始打击这些学术腐败的时候,从2000年开始打击的时候,关于医疗保健这
一块的造假问题一直是我们关注的对象。因为这个跟我的专业背景有关,我是学生物医
学出身的,所以比较关注这方面的造假现象。”(见:《方舟子做客新浪网谈如何识别
假医、假药、假保健品实录》,XYS20070201,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interview/sina3.txt)。
四天后,《北京娱乐信报》报道说:
“在《科学成就健康》中,学生物医学出身的方舟子‘用科学说话’,指名道姓地揭露
了二十多种常见虚假保健品的真相,如‘核酸营养品’、‘干细胞美容’等。方舟子表
示,对待假保健品、假药泛滥,如果读者能多了解一些生物医学方面的科学知识,不轻
信虚假浮夸的宣传,那么至少能够做到自保,减少受骗上当、危及身体健康的机会。”
(赵明宇:《方舟子炮轰虚假保健品 被人跟踪收到恐吓信》,2007年2月5日《北京娱
乐信报》,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8/jiankang13.txt)。
2月11日,新语丝上发表《方舟子接受医生专业网站丁香园专访谈〈科学成就健康〉》
,其中方舟子说:
“从2000年起我开始所谓‘学术打假’以来,打击假医、假药、假保健品就是一项主要
内容,也是最受普通读者欢迎的一项工作。因为我本人是学生物医学出身的,所以对这
方面的内容特别敏感。”(见: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interview/dxy.txt)。
显然,方舟子的这个“生物医学出身”头衔,是为了推销那本靠抄袭拼凑而成的烂书而
量体定制的。而这个“出身”一出世,就在互联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啐向方舟子的吐
沫,足以把他淹没。比如,笔者在当年2月15日给《中国青年报》写信说:
“几天前,方舟子为了推销自己的新书《科学成就健康》(其中包括那篇抄袭来的《现
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接受医生专业网站丁香园专访,采访中,他宣称‘我本
人是学生物医学出身的’。(《方舟子接受医生专业网站丁香园专访谈〈科学成就健康
〉》,新语丝网站2007年2月11日新到资料)。查方舟子1990年从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
本科毕业,1995年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专业是生物化学。在此之后,
他从事了数年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是分子生物学(或称分子遗传学)。在他的一生中
,方舟子从来没有发表过一篇关于生物医学的论文。因此,他的这项学术履历也是伪造
的。”
也就是在网上众人的口诛笔伐之下,方舟子这个“生物医学出身”顷刻间灰飞烟灭了。
2007年5月,在“陈蓉博客”《讨论中医》节目中,“愤怒主播”万峰指着方舟子的鼻
子问他:“你到底是生物医学(出身)还是生物化学(出身)啊?”而方舟子只敢这么
回答:“生物和医学是一家”。既然如此,是不是袁隆平先生也可以说自己是“生物医
学出身”呢?
到了2007年9月,方舟子在接受《IT时报》记者的采访时,他只说自己是“一个接受过
系统的生物学训练,搞生物医学研究出身的人,有生物医学的专业知识”。(见《方舟
子:我是网上挨骂最多的人》,XYS20070907,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interview/ITtimes.txt)。显然,他是在有意收回自己七个月前的那个“出身”说法。只不过是,即使是这个修正的说法也掺杂着大量的水分(下详)。
三、方舟子做过“生物医学研究”吗?
众所周知,无论从事何种科学研究,都需要掌握该学科的基本方法和技能。比如说,一
个植物学家如果不知道如何播种,一个分子生物学家如果从来就没有培养过大肠杆菌,
就会让人感到奇怪。同样的,搞生物医学研究,也需要最基本的方法和技能。而方舟子
这个“生物医学出身”,恰恰就在这一方面露了大怯。
1、方舟子做过动物细胞培养吗?
我们知道,医学的研究对象是人体,而研究的层次可以是在分子水平,也可以是在细胞
水平、组织水平、器官水平、甚至是针对一个个体。而在“生物医学”基本训练中,动
物的细胞培养几乎就是日常工作。而使用动物细胞做实验,保存细胞株又是最基本的工
作之一。也就是说,搞过生物医学研究的人,大多搞过细胞培养;而搞过细胞培养的人
,又几乎都有保存细胞株的经验。反过来说,一个人如果没有这个经验,大致可以断定
他没有做过细胞培养,没有受过最基本的“生物医学”训练。
那么,如何来保存动物细胞呢?一般的方法是先把细胞离心沉淀,然后悬浮在特殊的液
体中,然后逐渐冷却,从4度到负20度到负80度,再到负196度(液氮)。这几乎是世界
学术界的通用方法。可是,在2005年5月4日,北京电视台播出了一个题为《肉身不腐与
未来复活》的节目。在其中,方舟子说了这样一段话:
“它采取的是快速冷冻技术,保存在非常低温的条件在,零下一、两百度。我们采取这
种快速冷冻技术的话,就可以把细胞相对完整地保留下来。如果细胞是缓慢地冷冻的话
,细胞液结晶的时候,就会把细胞膜给弄破了,这个细胞就死掉了。如果快速冷冻的话
,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不会让细胞结构发生改变。所以这种快速冷冻技术在生物学上
是应用得比较多的。我们以前做实验的时候,经常用这种办法来保存细菌。用一个菌株
做完实验以后,以后还要用,而且想长期保存下去,怎么办呢?就把它快速地冷冻,然
后冷藏起来。一般保存细菌的话,是藏在零下70度。如果要更长久地保存的话,是保存
在液氮里头,温度就更低了。”(见: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interview/roushenbufu.txt)。
显然,这位“生物医学出身”根本就没有冷藏细胞株的经验,否则的话,他就不会拿自
己的“保存细菌”的经验来说事了。(细菌与动物细胞的主要区别之一,就是前者有细
胞壁。因此,二者的保存方法不具可比性。)
本来,此事如果到此为止,人们对方生物医学出身的根底还会将信将疑,不知深浅。可
是,两天后,有个ID是artichaut的人在读书论坛上发帖子,针对方舟子上面的话质疑
道:
“偶对这段话有些异议. 一般偶们冻存细胞,都是讲究缓冻速溶的, 偶们冻细胞的时候
加DMSO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让降温速率缓一些吗?以前有一些麻烦的办法让细胞慢降温,
现在一般是先放在isopropanol里再放进 -80℃过夜,再放进液氮罐中.缓冻的目的恰恰
是为了降低形成冰晶的风险,防止细胞遭到破坏.而溶起来则是要快,从液氮罐取出立马
就37℃水浴了.这在 current protocol里面都是可以查到的.当然current protocol里
也提到有的实验室就是直接进液氮,也没啥,偶只是说在理论和常规操作上我们还都是说
‘缓冻’的.”(见:http://www.xys.org/forum/db/1/26/134.html)。
猜猜方生物医学出身是怎么回答的?他马上google出来一篇四年前的科普文章《科学家
的低温梦想》当作证据。实际上,“Current protocol”是生物学实验室中的必备书,
属于权威实验方法典籍。而方生物医学出身却拿一篇来路不明的科普文章与之抗衡,其
可笑程度就像是拿新语丝上的文章与《大英百科全书》对阵一样。所以,artichaut答
复说:
“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同时将current protocol上的原文贴出。我相信current
protocol应该比科普作家权威的多.而且缓冻确是常规操作,我以及我周围的同学,冻细
胞实际操作无不如此,而且复苏的都很好.”(见:http://www.xys.org/forum/db/1/26/141.html)。
方全才当然是不肯认输的。他老着脸皮这样嘲笑对方:
“我只是讲了一点常识,很奇怪你会不懂。食物保鲜也是采用快速冷冻技术,原理一样
。”(见:http://www.xys.org/forum/db/1/26/138.html)。
假如方舟子有冷冻细胞的经验,他还会说这样的话吗?所以说,方舟子这个“搞生物医
学研究出身的人”,实际上连最基本的“生物医学”实验都没有做过。
2、方舟子做过白鼠解剖吗?
除了做细胞培养之外,解剖白鼠也是“生物医学研究”的基本功。可以这样说,一个人
如果没有宰杀、解剖过白鼠,他就缺乏最基本的“生物医学”训练。
一般来说,宰杀白鼠的方式是先用乙醚使白鼠昏迷过去,然后任意宰割。比较残忍的方
法就是直接杀生,或者在将白鼠的颈椎拉断之后再宰割。凡是使用过乙醚方法的人,既
不可能忘记乙醚的气味,也都心中有数:能够使体重只有20克左右的白鼠昏迷的乙醚用
量大致有多少,并且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使白鼠昏迷过去。
话说到了2010年8月底,惊天动地的方舟子被锤案爆发。根据“方舟子妻”的网上报案
,方舟子被凶手喷了辣椒水。可是,方舟子后来却这样说:
“只见一名男子突然窜到我面前,朝我的脸喷射气雾,我闻到一股刺激性味道,头晕脚
软,几乎要倒下……。歹徒所用的喷雾,我一开始以为是辣椒水,后来与法医探讨,觉
得应该是含乙醚成分的麻醉剂,我以前做动物解剖实验用过乙醚,现在想起来就是那种
味道。歹徒的计划,是一人先用麻醉剂把我麻倒,另一人再用铁锤置我死地,大概吸取
了上次让方玄昌逃脱的教训。幸好我反应敏捷,跑得快,躲过一劫。”(方舟子:《我
遭遇两名歹徒袭击的详细经过》,XYS20100829,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blog/attack.txt)。
一个“生物医学出身”的人,竟然会把乙醚当作辣椒水?并且,他竟然会以为通过乙醚
喷雾就能够将一个“反应敏捷,跑得快”的大活人“麻倒”。更可笑的是,据后来的调
查结果,方舟子被喷的竟然是辣椒水,并且是过期的辣椒水。我们且不去理睬方舟子的
诚信问题——这个问题现在也没有理睬的必要——,我们只需要问方生物医学出身这样
一个问题:您闻到的乙醚气味到底是哪里来的呢?您真的知道乙醚的气味吗?
四、方舟子的“生物医学”知识
其实,如果方舟子真的懂“生物医学的专业知识”,只要他在普及这些知识时不出错误
,不闹笑话,他到底是不是“生物医学出身”,对一般人来说,并不重要。中国不是有
句话吗:“英雄不问出处”。可惜的是,方舟子的“生物医学的专业知识”,几乎就等
于零。(关于方舟子的细胞学、人体生理学、生物化学知识,分别见笔者《科唬作家方
舟子》第五章《从“人体革命”到革“核酸营养品”的命》、第十三章《不知道“脸红
”的方舟子》、第十四章《到底是蒙牛蒙人,还是方舟子蒙人?》。此处不再重复。)
1、方庸医误导国人
毫无疑问,不论是在现代生物学中,还是在“生物医学”中,遗传学都占据着重要的地
位。说它是现代生物学的基石,亦不过分。尽管方舟子曾经大言不惭地要把传统遗传学
“还原”为分子遗传学,认为“经典遗传学事实上已被分子遗传学取代”(见方舟子:
《还原主义和整体主义述评》,XYS20001126,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evolution/redu-holi.txt),可是,对“经典遗传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遗传率”,方舟子却爱不释手,不时把它拿出来炫耀自己的生物学根底。比如,他在2007年这么说:
“很显然,近视的发生深受遗传因素的影响。这个影响究竟有多大呢?通过对孪生子进
行比较,可以定量地估计出某种性状的遗传率。遗传率的大小在0和1之间。如果人的视
力差异完全是由遗传差异引起的,遗传率为1,如果与遗传差异毫无关系,遗传率为0。
2001年英国研究者对226对同卵孪生成年人和280对异卵孪生成年人的研究表明,近视的
遗传率高达0.89,也就是说,近视主要受基因控制,与后天因素的关系不大。差不多同
时丹麦研究者对53对同卵和61对异卵孪生成年人的研究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2004年,
英国研究者进一步发现,有一个被称为PAX6的基因可能与近视有关。
“这意味着如果你没有近视基因,那么不管你在多么恶劣的条件下频繁用眼,也不会得
近视(虽然你的眼睛可能会有其他损伤)。而如果你有近视基因,那么就会逐渐变近视
,环境因素是不重要的。不过,基因的表达离不开环境因素的作用,某些环境因素(例
如阅读)可能是近视的诱因。调查表明受教育的程度与近视发生率存在相关性,在某些
地方近视发生率逐代增加,都说明某些人在某些环境因素的刺激下,天生就比较容易得
近视。”(方舟子:《当眼保健操成为传统》,2007年4月25日《中国青年报》,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bingdian/myopia.txt)。
那么,什么是“遗传率”呢?遗传率(heritability,亦译“遗传力”)是遗传学中的
一个重要概念,其基本思路就是要确定生物中的哪些可变异的性状(表现型)是由基因
来决定的,因此是可以遗传的。这个概念在人类行为中的滥用,即使是现在,也具有极
大的争议。大量的事实已经证明,在使用这个概念进行研究时,至少要牢记这么几点:
第一,遗传率只是指一个特定群体内遗传因素对性状变异的影响,而不表明遗传因素对
某个个体的影响;第二,遗传率只对特定的群体、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环境之下才有
意义;第三,高遗传率并不表明环境对这个性状没有重要的作用。(见:Jay Joseph.
The Gene Illusion. Algora Publishing, 2004. pp138-141.)
简言之,在使用“遗传率”这个概念来解释研究结果时,必须万分小心。且看维基百科
举的一个例子:
“A population of Asians would contain individuals with genetics that code
only for black hair. In this case, heritability is of course 0, since there
is no variance in hair colour to analyse.”(在一个亚洲人群体中,所有的人都
具有黑色头发基因。此时,由于头发的颜色没有差异,因此它的遗传率为零。)(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Heritability)。
众所周知,头发的颜色是由基因来决定的。但是,由于群体的不同,其遗传率却可能是
0。这还不能说明在使用这个概念时,应该万分小心吗?实际上,方舟子所援引的那篇
文章的作者就特别指出:
“Heritability is population specific; our figure applies to this population
of British women and could be different for other populations with
different gene pools or environmental circumstances.”(遗传率是针对特定的群
体而言。我们的结果只适用于英国女性的这个群体,而对于其他具有不同基因池和环境
因素的群体,其结果可能不同。)(Hammond CJ, Snieder H, Gilbert CE, Spector
TD. Genes and environment in refractive error: the twin eye study. Invest
Ophthalmol Vis Sci. 2001 May;42:1232-1236)。
可是,大无畏的方生物医学出身却根据自己的大无知越俎代庖般地告诉国人:“如果你
没有近视基因,那么不管你在多么恶劣的条件下频繁用眼,也不会得近视”。其实,这
句话应该修改成这样:
“如果你没有羞耻心,那么不管别人怎么骂你,嘲笑你,你都会面不改色地继续当你的
科普作家来骗人、骗钱。”
2、方庸医误诊达尔文
2006年11月1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方舟子的《达尔文得了什么病》一文。笔者已
经证明,这篇文章是抄袭自英国的一家医学院学报(亦明:《方舟子四年前曾抄袭一家
英国医学院学报》)。在这篇抄来的文章中,方舟子说:
“最新的研究表明达尔文得的其实是一种当时不知道的疾病——全身性乳糖不耐症。……
英国卡的夫大学医学院的两位研究者仔细研究了达尔文的病情记录,发现其症状与全身
性乳糖过敏一一吻合。达尔文通常是在饭后两个小时开始发病,发病时间也与乳糖过敏
相符。他们还发现,在达尔文的日常饮食中都含有牛奶、奶油等富含乳糖的食品,而达
尔文病情好转的时期则恰好是他碰巧没有吃这些食品。另外,达尔文的亲属中也有几个
人有类似的病情,这也与乳糖不耐症通常是遗传的这一点相符。”
假如谁用“全身性乳糖不耐症”来搜索互联网,不论是百度还是谷歌,就会发现,搜索
到的网页几乎全部来自方舟子的这篇文章。(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在《纪念达尔文》
一文中,沿袭了方舟子的这一说法。见《科学文化评论》第6卷 第4期。)换句话说就
是,方生物医学出身硬是创造出了一个疾病名称。我们当然知道,这是方庸医对那篇英
国医学院学报文章的“直译”:“systemic lactose intolerance”。据那篇文章的作
者称,这个名称是他的首创(Campbell, AK. What Darwin missed. Astrophys Space
Sci 2003; 285:571-585)。但是,在Pubmed数据库中,至今没有几个人跟进,而都是
使用“lactose intolerance”(乳糖不耐症)这个名称。反倒是方生物医学出身,以
为这是什么重大发现,因此一头扎到人家的怀里。
那么,达尔文到底得的是不是“全身性乳糖不耐症”呢?白字秀才评论道:
“所谓乳糖不耐或乳糖过敏,就是有的人缺乏乳糖分解酶,人体小肠不能吸收乳糖,这
样乳糖就进入大肠,被大肠里面的细菌分解发酵利用,分解成了酸,水以及二氧化碳等
。那些酸,以及气,是人腹部难受等,放放屁,最多是腹部涨,难受,有点恶心等。这
些乳糖不耐受症和达尔文的疾病,有多少是相符的?
“乳糖不耐受症很容易被发现,因为这和特定的饮食关联密切,很容易被发现。比如,
本人,只有喝了牛奶才有那些现象,如果不喝牛奶,就没有这些现象。很难想象,一个
和特定饮食有关的疾病,几十年都不能被发现。比如,本人来美国没几天,就知道喝牛
奶会让我不舒服了。而且,这个乳糖不耐受是可以被慢慢消除的,比如,我现在喝牛奶
,就没有刚来美国时喝牛奶那样难受了。
“事实是,早就有人提出达尔文会不会得了乳糖不耐受症的说法。这个说法并不是象方
肘子所说的,是什么【最新的研究发现】;其次,乳糖过敏并不象庸医方肘子说的那样
可怕。”(见:白字秀才:《笑看庸医方是民如何给达尔文把脉看病》,2006年11月2
日发表于《教育与学术》论坛,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f7660010005b3.html)。
是啊,达尔文曾被方舟子吹捧为“千年第一人”(见:《谁是千年第一人(讨论合集)
》,“新语丝之友”2000年1月存档),可是,这位能够从自己搜集的大量材料中总结
出进化论的“千年第一人”,怎么连自己吃什么东西会导致身体不适都总结不出来呢?
他怎么竟然会连白字秀才都不如呢?确实,维基百科就这么说:
“It [指食物过敏] has been proposed as the source of Darwin's illness, but
the hypothesis is improbable, because, as with lactose intolerance, its
temporal and causal relationship with food is easily established, and this
was not always the case.”(有人认为达尔文的疾病是食物过敏造成的。这不太可能
,因为与乳糖不耐症相似,这种因果关系很容易确立,并且,情况也不经常是如此。)
(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Darwin%27s_health)。
显然,不是达尔文不如白字秀才,而是方生物医学出身为了骗稿费,就顺手抄了一篇“
小报”,把自己吹捧的“千年第一人”贱价拍卖了。
3、方庸医坑害方粉丝
2007年5月26日,有人在新语丝读书论坛发了个帖子说:
“今天跟朋友聊天听说一种概率很小的悲剧,觉得女人生孩子也很危险,跟难产死亡无
关,是关于血型的。说她一个朋友的太太要生孩子了,第一个是剖腹产,第二个也打算
剖腹。可到了那天,她忽然想自然生产,就打算自然产。可生的时候,胎儿的血型跟她
的不搭配,发生了脐带血回流现象,产妇当场就停止了心跳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据说
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为1/80万。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一下没了,小孩子倒是好的。”(见
http://www.xys.org/forum/db/2/45/163.html)。
两年后,有一个人给方庸医写信求教:
“方老师,我B型血,我妻子O型血,医院检查我妻子抗B效价是1:512,这样会导致怀孕
时胚胎溶血死亡。医院要给开中药降到正常值1:64。请问方老师,我应该答应吃中药么
?这种情况有西药可以治疗么?”
看看方大夫的答复:
“不必担心,怀孕又不是输血,夫妻血型差异不可能对胚胎造成任何影响,当然不可能
有针对这种情况的西药。这是国内不良医院、中医骗子为了骗钱搞出来的伪科学。如果
在怀孕期间吃中药,反而有可能对胚胎、胎儿发育造成不良影响。”(《有必要吃中药
来防止胚胎溶血死亡吗?(附方舟子回答)》,XYS20090530,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0/zhongyi2417.txt)。
对此,白字秀才评论道:
“其实,那位求医问药的人,如果听从方庸医的建议,他老婆的抗B效价不降下来,或采取
治疗手段的话,胎儿死亡或有问题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我真佩服方肘子的无耻和厚脸的程度,仅仅因为自己学过生物学,然后自己又宣称‘医
学和生物学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就能把自己当作无所不知的医生了.
“密切根州立大学的博士真神啊! ”(见:http://www.starlakeporch.net/bbs/read.php?1,48042)。
另一位网友“张生”说:
“在美国,由于普遍使用RhoGAM预防Rh不合的溶血,目前最常见的新生儿溶血原因是
ABO血型不合,也就是孕妇为O,胎儿为A或者B(当然不可能是AB了)。在中国,由于Rh
不合很少见,胎儿/新生儿溶血一大部分都是ABO不合引起的,虽然危及胎儿生命的比例
不高,但新生儿黄疸是肯定会有的。医院检查抗B效价是产前检查的一种进步,发现抗B
提出预防措施是很正确的,虽然中药预防效果如何我没经验,既然医院有方子,估计是
常规了。
“美国产前检查也是常规查血型的,但西医没有有效的预防方法,只有监控胎儿,如果
发现溶血太严重,危及胎儿生命,可以给胎儿输血(宫内输血,有一定危险),产后及
时输血和治疗黄疸是主要办法,重者可能要临时换血。如果中医有效,应该大力推广。
”(见:http://www.starlakeporch.net/bbs/read.php?1,48042,48072#msg-48072)。
确实,如果用“Pregnancy Complications”来搜索网络,各大医学网站都会讲述一番
孕妇与胎儿血型的关系。如“American Pregnancy Association”网站就这样告诉孕妇:
“If you are Rh-negative, you may develop antibodies to an Rh-positive baby.
If a small amount of the baby's blood mixes with your blood, which often
happens, your body may respond as if it were allergic to the baby. Your body
may make antibodies to the Rh antigens in the baby's blood. This means you
have become sensitized and your antibodies can cross the placenta and attack
your baby's blood. They break down the fetus's red blood cells and produce
anemia (the blood has a low number of red blood cells). This condition is
called hemolytic disease or hemolytic anemia. It can become severe enough to
cause serious illness, brain damage, or even death in the fetus or newborn.
”(如果你是Rh阴性,你可能产生对Rh阳性胎儿的抗体。假如胎儿的血液与你的血液相
混——这是经常发生的——,你的身体会产生对胎儿的过敏反应。你的身体会产生针对
胎儿Rh抗原的抗体。这些抗体会破坏胎儿的红细胞,造成贫血。这种情况叫做溶血病,
或溶血性贫血。它有时会严重到造成重要疾病,脑损伤,甚至胎儿或新生儿的死亡。(
见:http://www.americanpregnancy.org/pregnancycomplications/rhfactor.html)。
显然,方骗子的无知比“国内不良医院、中医骗子”对病人的危害要大得多,而他骗钱
的方式也比“伪科学”要邪恶得多。
五、结论
从方舟子冒充“生物医学出身”这件事,笔者总结出下面三点结论:
第一,只要能赚钱,方舟子什么都敢干。也就是说,就像是对生物信息学一窍不通,他
也敢冒充“生物信息学家”一样,没有受过任何医学训练的方舟子也同样敢冒充 “生
物医学出身”。可想而知,假如冒充“宇航员”能够为他骗到钱,他也会去买一件伪劣
的航天服穿在身上的。需要提及的是,方舟子冒充“生物医学出身”之时,也恰恰是他
制造“恐吓信”骗局、吹嘘自己是“中国科学的良心”之际。所以,方舟子实际上还可
以在同一时间搞多重欺骗。
第二,对于方舟子来说,只要能骗到钱,不仅自己心中的偶像可以被他一脚踢开,就连
病人的安危死活他都可以全然不顾。由此可见,在2007年左右,他真的是穷疯了。难怪
两年后武汉法院执行了四万块钱,会让他哭天抢地,痛不欲生。实际上,从2001年打出
“生物信息学家”的招牌,到2007年蒙上“生物医学出身”的面具,再到2010年脱裤子
露股沟,我们可以看清方舟子人生轨迹的主要线索:为了钱,他不仅可以不要脸,也可
以不要屁股,甚至不要命。对于这样一个连自己都顾不上的人,那些向他求医问诊的病
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第三,任何人,特别是方舟子的敌人,哪怕有方舟子上述劣迹的一丝一毫踪影,都会被
方舟子追着不放,死缠到底的。由此可见,方舟子打假,除了报私仇之外,还有另外一
个目的,那就是为自己连续不断地造假保留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有趣的是,就在得知方舟子冒充“生物医学出身”的前一天,2007年2月10日,本人曾
写过这样一段文字:
“方舟子假冒‘美国生物信息公司科学家’、假冒‘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教授’
,都是有案可稽的。这比他揭露的陈晓宁、刘辉、杨杰有过之而无不及。人家被揭之后
,都有羞耻感,不再敢抛头露面,到处张扬。而我们的方英雄对自己的假冒身份被揭,
毫无羞赧之色,一会上电视,一会上视频,对国人的置疑,就是不正面回答。中国有句
成语,叫做‘招摇撞骗’。这四个字,用在陈晓宁、刘辉、杨杰三人身上,都不合适,
因为陈只是招摇,没有撞骗,刘、杨只是撞骗,并没有招摇。只有我们的方英雄,兼招
摇、撞骗而有之。士之无耻,至此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老中医师:《现在还支持
方舟子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301302.shtml)。
现在看来,在方舟子的假冒简历之中,还要浓彩重笔地加上这么一条:“生物医学出身
”。
3、方舟子一伙假打假、报私仇、谋私利的案例清单
方舟子“打假”,只有三个目的:第一,求名;第二,谋利;第三,报仇。他号称打假
十年,案例上千,可是,他却从来就没有、也不敢开列这上千案例的清单。不错,在新
语丝上,有一个“立此存照”,其中有一百多个“专辑”。但是,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
之外,其余的都是他以假打真、以无知打有知、以无耻打高尚的案例,因此,它实际上
相当于他给自己的丑恶嘴脸“立此存照”。笔者强烈呼吁所有的中国媒体,都要向方舟
子索取这上千案例清单,并且将之公布于众。
下面,仅就笔者研究、分析过的几个案例,简要介绍如下。
1、杨焕明案
方舟子要打的第一个学术大假实际上是杨焕明,可是杨焕明却在方舟子、饶毅等人的合
力围剿中,成就了一番事业。方舟子到底为什么要打杨焕明,我们不得而知。方舟子所
谓的假,不过就是说基因组测序工作没有什么意义而已。但是,早在打杨焕明之前,方
舟子曾极力吹嘘基因组测序工作的意义。由此可知,“意义”之争,不过就是他打人的
一个借口。(见笔者《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2、吴柏林案
200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留美学者吴柏林的科普著作《人体革命》一书。方舟子马
上在报刊上对这本书展开大批判,连带攻击吴柏林本人。这场所谓的“人体革命”辩论
,恰恰暴露了方舟子自己的不学无术(即所谓的“中心粒”事件)。最后,他把打假的
范围扩大到为吴柏林说话的所有媒体和个人,把对吴柏林的打假范围缩小到一小段话。
吴柏林在揭露方舟子的无知、邪恶之后,不再搭理方舟子,此案不了了之。(见笔者《
科唬作家方舟子》)
3、李载平案
李载平是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在方舟子打吴柏林的假的时候
,李载平站出来支持吴柏林,因此被方舟子怀恨在心。2001年初,方舟子发现一篇介绍
核酸营养品的宣传材料中有李载平的名字,于是借机发难。李载平立即出面澄清自己的
名字被冒用,但方舟子仍旧继续自己对李载平的攻击。所以说,他打核酸营养品实际上
是打李载平的副产品。(见笔者《科唬作家方舟子》)
4、吴国盛案
2000年,因为时任北大哲学系副主任的吴国盛反对方舟子到北大兼职,方舟子对吴国盛
怀恨在心,先是把吴国盛打成反科学分子,后来把吴国盛打成不学无术分子,最后又从
吴国盛的英文译著中挑毛病,结果暴露出自己的愚蠢和无知。吴国盛一直没有搭理方舟
子。(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5、韩健案
2001年5月,《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介绍美国学者韩健回国寻求投资开发自己的唐
氏综合症基因诊断技术。方舟子立即打韩健的假,说自己没有查到韩健的相关论文,吁
请投资界人士对韩健“多留个心眼”,暗示人家是骗子。韩健马上致信方舟子为自己辩
白,可是方舟子继续狡辩,说韩健的技术没有价值。韩健不再理方舟子。此案不了了之
。韩健发明的技术后来被Qiagen公司巨资购买。
6、郭光灿案
2001年,方舟子因为回母校中国科技大学讲演没有享受到自己认为应该得到的礼遇,立
即与母校反目成仇。恰好此时有人发匿名信,说科大物理系教授郭光灿的水平不足以当
选中科院院士,方舟子于是率领徒众对郭光灿开始围攻。郭光灿于两年后当选为院士。
7、刘兵案
刘兵是清华大学科技史教授。2001年,因为他的学生柯志阳撰写系列文章,揭露方舟子
在自己的本专业都不懂装懂、不学无术,扯下了方舟子这个冒牌专家的假面具,因此被
方舟子视为死敌。2003年,有人匿名向方舟子举报刘兵的译著错误连篇,方舟子如获至
宝,立即加按语在新语丝上发表。后来发现,这个举报译文是伪造的,整个过程就是要
测试方舟子打假是否像他自己宣称的那么认真。结果明白无误地证明,他连核对原文这
样的举手之劳都不做。(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8、野鹤案
2003年,野鹤在《探索与争鸣》杂志发表系列文章,揭露方舟子以假打假、不懂装懂的
真面目。方舟子惧怕野鹤深厚的学术功力,不敢与之对阵,于是到法院以诽谤罪名起诉
,想要通过法律手段封野鹤的嘴。后来别人学他的样子,也通过法律手段来保护自己的
声誉,方舟子却在《法制晚报》上高喊,“学术争端不能依靠法律解决”。(见笔者《
dajia斗士方舟子》)
9、环保人士案
2005年4月,方舟子伙同何祚庥等人,在水电势力的资助下,到云南考察怒江。主持此
事的张博庭后来承认,水电势力之所以花钱供他们高规格免费旅游,就是要他们打击反
对在怒江建坝的环保人士。方舟子果然不辱使命,考察尚未结束,就对环保人士大打出
手。他给环保人士扣上伪环保、接受国外反华势力资助、要挟政府公布国家机密等等罪
名。后来,他接受水电势力资助的事情被《纽约时报》报道,方舟子从此不敢再提此事
。(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10、于建嵘案
于建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著名农村问题学者。2005年,新语丝发表署名严晋的
文章,对于建嵘提出五大指控,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于建嵘马上致信新语丝为自己
辩诬。但是,方舟子却抓住于建嵘的职称问题继续与于建嵘纠缠。于建嵘忍无可忍,于
是对方舟子大骂。方舟子趁机转移视线,把这个事件演变成“于建嵘骂人”事件。方舟
子一伙最终没有能够证明于建嵘职称造假,其他四大指控也都不了了之。(见笔者《
dajia斗士方舟子》)
11、潘知常案
2006年,方舟子的好友张远山在新语丝上发表文章,暗示南京大学教授潘知常抄袭了自
己。潘知常马上给方舟子写信,证明自己没有抄袭。可是,方舟子拒不发表潘知常的辩
护文章,导致潘知常的愤怒。方舟子于是效法于建嵘案故伎,转而指控潘知常恐吓他。
此案最后不了了之。(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12、魏于全案
魏于全是四川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2006年3月,新语丝开始打魏于全的假,指控是
他伪造了实验结果。方舟子及其徒众提出的所谓质疑,都被魏于全一一解答,但方舟子
一伙就是揪住魏于全不放,即使拿不出证明对方造假的证据,仍旧一口咬定对方造假。
海内外120名华人学者为此事撰写公开信,反对私人学术打假。(见笔者《方舟子恶斗
肖传国始末》)
13、傅新元案
傅新元是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生物系教授。因为牵头120名华人学者公开信,被方舟子打
为“学术腐败分子”。方舟子从来就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傅新元是如何腐败的。(见
笔者《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14、中医案
从2006年起,新语丝将“打”、“斗”的矛头指向中医界。对医学一无所知的方舟子,
对外界谎称自己是“生物医学出身”,拿自己抄袭密歇根州立大学教授的一篇文章当作
理论基础,对中医界开展了狂轰滥炸。事实是,方舟子在2000年以前曾在新语丝上大肆
贩卖中医书籍赚钱。直至2006年,他还在新语丝上贩卖中医保健品。(见笔者《dajia
斗士方舟子》)
15、“天地生人”案
从2003年起,一个叫做“天地生人”的科学家组织开始公开反对方舟子自命科学警察,
到处挥舞“伪科学”大棒,对科学探索指手划脚。方舟子对这个组织怀恨在心,一直寻
隙报仇。汶川地震之后,这个组织中的地震预测预报人士耿庆国等人声势大振,方舟子
于是抛弃自己以前的地震可以预测立场,转而坚决主张地震不可预测,伙同《科学新闻
》的贾鹤鹏、方玄昌等人,将耿庆国等人打成“江湖骗子”、“伪国宝”。(见笔者《
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作者:亦明 来源:虹桥科教论坛)
4、方舟子打假的“四项基本原则”
方舟子“打假”,有“四项基本原则”:
第一, 只要是仇人,没假也要打;
第二, 只要是朋友,有假也不打;
第三, 只要给我钱,我就帮你打;
第四, 只要跟我干,包你不挨打。
下面,就举几个方舟子坚决不打假的例子。
一、饶毅
2010年7月17日,有人指出打假斗士方舟子根据自己的博士论文整理发表的那篇JBC论文
有伪造试验结果的嫌疑。7月24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在自己的博客上透
露,有人化名饶晕,冒充北大生科院的教授,给JBC编辑部写信举报。编委会向饶毅院
长查证,饶毅院长说查无此人。并且,饶毅还宣布“编委会也发现方是民的论文没有造
假。”人们震惊于JBC的工作效率,——饶晕的信是22号发出的,24号是周六——,于
是纷纷要求饶院长出示编委会“发现方是民的论文没有造假”的信函。直到两个多月之
后的今天,每天查看自己博客点击数的饶院长,却对这个要求视若无睹。好笑的是,饶
院长的博文题目就是《猜猜谁造假》。有人在该博文下面留言道:“我猜是姓饶的勃主
在造假”。(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46847)。我猜也是。我还能猜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为什么打假斗士不打饶毅的假?
二、何祚庥
如果在所有的中国学人之中,找出一个“无耻学人”的典型,则非何院士莫属。这位政
治打手出身的“物理学家”,在众人面前的形象就是一个“除了物理学我不懂、其余什
么学我都懂”的学术混子。像什么“量子力学的运动规律符合三个代表精神”、“谁让
你不幸生在中国”、“陈晓旭就是中医害死的”这类话,一个人一辈子能够说出其中的
一句,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而事实是,这三句话都出自何祚庥一人之口。那么,自
称对事实真相有洁癖的方斗士为什么不打这个无耻之尤呢?这是因为,何院士是方舟子
的主要靠山、何院士“总是支持方舟子”、何院士曾出面为方舟子非法圈钱。
三、何士刚
方舟子打假的主要手段就是查别人的简历,看其中有没有不实之词。可是,中科院物理
研究所研究员何士刚的简历中,不实之词颇多,比如,他在获得博士学位之前,就有了
“博士后”的经历;而那个“博士后”经历又被他放大了无数倍,成了大名鼎鼎的哈佛
医学院 /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那么,方舟子为什么不打何士刚的假呢?有
人猜测这是因为他爸爸是何祚庥。后来何祚庥出面否认此事。不过,方舟子在2005年冒
充中科院物理所教授,伙同何士刚一起到河南大学走穴,却是不争的事实。另一个不争
的事实就是,饶毅当上北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之后,何士刚为了压迫饶毅兑现以前的私
下承诺,曾在自己的博客上以“待聘教授”头衔相要挟。无论何士刚是不是何祚庥的儿
子,他肯定是方舟子和饶毅的密友。所以,即使他造再大的假,方舟子也不会打他。(
详见: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29681&select=&forum=1)。
四、纪小龙
纪小龙武警总医院病理科医生,也是新语丝上的首席御医,主要学术贡献就是制造了脂
肪肝不是病、宫颈糜烂不是病等惊世理论。他的学术腐败事例有:利用名人的病历炒作
自己;自称是“世界上第一个AFM 病理医生”;搞招摇撞骗的“纳米医学”等等。实际
上,新语丝读书论坛上就曾有多人打纪小龙的假,但因为他是“方的朋友”,方舟子自
然不会对他下刀子。(详见《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五、张博庭
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文章最多的人除了方舟子之外,大概就是张庭博(笔名水博
)了。至今,他在新语丝上发表了整整250篇文章。张庭博是中国水电工程协会副秘书
长,也就是出面邀请方舟子、何祚庥到怒江做免费高级生态旅游的那个人。那么,张庭
博为什么那么“高产”呢?原来,他和方舟子有共同的爱好:偷。实际上,他在新语丝
读书论坛上有“抄袭老手”的美誉。也就是说,他抄袭剽窃,多次被人抓获,并且都是
现行。而方舟子对他不仅不打,而且还把他抄袭剽窃的证据删得干干净净。(详见《
dajia斗士方舟子》)。
六、林树坤
林树坤是最早公开支持方舟子炮制的那封《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
开信》的人。他后来还向方舟子的海外吸金会捐献了五百美元。不仅如此,他还教唆自
己的教友如何瞒着自己的老婆偷偷给方舟子捐钱。对于这么忠心耿耿的教徒,方舟子当
然不会打了。看看这位林树坤的劣迹:对中国海洋大学谎称自己是《分子》杂志的主编
;在中文世界宣称自己是海洋大学的全职教授,在英文世界宣称自己是海洋大学的兼职
教授——显然是为了“脚踩两条船”。(详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f76600100049p.html)。
七、Chiang Lee
这位是方舟子的中国科大同学,却用了个台湾式的英文名字。中文名字不详。到底是姓
Lee还是姓Chiang也不清楚。他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
上签名时,说自己是“美国Trinity 大学数学系系主任”、教授。但其真正的工作单位
是“美国华盛顿Trinity 大学”、真正的职务是教研组组长(该校只有四名数学教师,
很可能是轮流坐庄当“系主任”)。他的职称也不是教授,而是副教授。这样的大假,
方舟子不但不打,他还蒙面出来为他作解释,结果越描越黑。(详见《方舟子恶斗肖传
国始末》)。
八、Liao Dezhong
这样的中文姓名也不详。他不仅在公开黑信上签了名,而且是方氏海外吸金会的理事,
属于方舟子的亲信,即使犯了死罪都能豁免,搞点儿像“打工皇帝”那样的勾当根本就
不必介意。2005 年,这位廖先生在美国美国Wayne 州立大学病理系担任助理教授,但
到兰州大学讲学时,打的旗号却是“Tenured Associate Professor”。一个月后,他
又到天津医科大学访问,此时,头衔又晋了一级,是Professor。(详见《方舟子恶斗
肖传国始末》)。
九、陈章良
陈章良是美国华盛顿大学的博士,1990年回国,到北京大学任教。1994年,陈章良被卷
入一起抄袭案中。1995年,他又成为恐龙蛋丑闻的主角。关于陈章良,还有其他丑闻。
可是,尽管新语丝上要求打陈的呼声不断,但方舟子不仅不打,反倒多次出面为陈“站
台”辩护。据笔者分析,方舟子之所以要力保陈章良,就是因为他们二人都在中国极力
鼓吹推广转基因植物、食品。(详见《科唬作家方舟子》)。
(作者:亦明 来源:虹桥科教论坛)
5、地震学家方舟子——从全面支持地震预报到全面反对地震预报
(1)、方舟子与地震科学
事实是,在汶川地震之前,方舟子从来就没有专门讨论过地震问题。 2004年 8月 18日
《北京科技报》发表粟周熊、吕媛的文章,《动物精确预测地震发生靠 “第三只眼 ”
》。这篇文章宣扬的不仅仅是地震可以预测,而且是可以通过“民科”的手段来预测。
2005年 12月 14日,《北京科技报》又发表题为《唐山地震曾准确预报专家过失无法
弥补》的文章,介绍张庆洲宣扬地震可以预测的长篇报告文学《唐山地震警示录》。而
从 2004年初,方舟子就开始给《北京科技报》写文章,并且时刻注视该报的“反科学
”、“伪科学”倾向(分别见其于 2004年 10月 1日和 2006年 7月 26日在新语丝上发
表的《对〈北京科技报〉的失望》,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sohu/bkb.txt;《北京科技报找了一批伪专家出了期谈鬼专辑》,http://www.xys.org/forum/db/1/120/110.html),但他却对这样明目张胆地宣扬“伪科学”的文章一声不吭。
更严重的是, 2007年 1月 18日,方舟子还在新语丝上说过这样的话:
【“謁把‘地震预测’一概说成‘迷信’?那样的话用不着‘天地生人’上场,地震局
的人就该把我们给灭了。我们说的是那些号称能用易经、星相预测地震的人是在搞迷信
,这些人能够代表正儿八经的地震预测研究?”(方舟子:《 “五无媒体 ”〈新世纪
周刊〉》,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8/fankexue154.txt)。】
总之,在汶川地震以前,方舟子认为,“复杂系统”是可以预测的,地震也是可以预测
的,并且,在他的眼中,“地震预测”还是“正儿八经的研究”。可是汶川地震发生之
后,方舟子突然脸色一变,拼命宣传地震不可预测论,不仅现在不能预测,即使是将来
也不可能预测;不仅“用易经、星相”不能预测,即使是“正儿八经的”研究也不能预
测。因此,那些搞地震预测预报的人,都被他一棍子打成了“江湖骗子”。而方舟子之
所以坚称地震不可预测,其理论基础不过就是这样一句话:
【“根据曾经很流行的复杂性理论,地震的发生是一种复杂现象,涉及很多偶然因素,
是无法准确预测的。 ”(方舟子:《不应苛求地震专家》,新语丝 2008年 5月 13日
新到资料, 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fazhiwanbao/dizhen.txt)。】
而实际上,对于“复杂性理论”,方舟子在 2000年曾这样说:
【“断言复杂系统的突现性质不可预测,必然反对科学传统上对 ‘理论预测 —检验’
的研究方法的重视,反对探求普遍规律,转而强调对特定现象的描述和对历史过程做倒
叙的较为初级的研究方法。 ……跟对简单系统的预测不同,对复杂系统的预测,往往
只是指出可能性,具有不确定性、概率性、偶然性、多解的性质。也不只是生命系统才
如此,对复杂的物理系统,例如气象的预测,也具有类似的特点。只不过, ‘合理的
未必存在 ’的现象在生物界表现得特别突出。但是,难以预测并不是不可预测。 ”(
方舟子:《还原主义和整体主义述评》,《自然辩证法研究》 2000年第 9期)。】
这不相当于方舟子用自己 2008年的巴掌打自己 2000年的脸吗?
实际上,方舟子并不仅仅前后矛盾,他还会左右互搏。看看他在 2008那 5月 28日《中
国青年报》上发表的《地震预测的梦想与现实》一文中的这么两句话:
【“1996年 11月,‘地震预测框架评估’国际会议在伦敦召开。与会者达成一个共识
:地震本质上是不可预测的,不仅现在没法预测,将来也没法预测。”
“1999年 2~4月,就地震能否预测这一问题,多位地震学家继续在英国《自然》网站
上进行辩论。”(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bingdian/quake.txt)。】
既然已经达成“共识”了,怎么两年多之后地震学家还要就这个问题“进行辩论”?这
个事实不正说明,那个“共识”不值几个大钱吗?
2008年 6月 4日,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他的第三篇地震学论文,题目是:
《像沙堆一样崩塌》。文章刚问世,质疑之声就来自四面八方,包括自家的“菜园子”
。星湖沙龙的 mirror指出:
【“像沙堆一样崩塌?还是像沙堆崩塌一样?‘一样’的位置可是不一样,意思也就不
一样。镜某以为是后者,‘像沙堆崩塌一样’,而不是‘像沙堆一样崩塌’。因为地震
变形的毕竟岩石不是沙子。这是语文。”( http://www.starlakeporch.net/bbs/read.php?1,29016,29027#msg-29027)。】
在 mirror的启发下,后来的新语丝首席地震专家 Amsel也对教主发出质疑:
【“地震‘像沙堆一样崩塌’是歪经 [。]Geller 97年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地震不可预
报’的文章之后 ,马上就有两篇文章反驳 .Geller在回复的文章里立场软化 ,改为地震
预报不现实 .‘现在预报地震是不现实的’才是学界的主流观点 .……
“‘由于地壳的运动产生的应力逐渐积累,地球处于临界状态’也经不起推敲 .如果断
层每处都‘处于临界状态’,那么大地震之前应当有很多小地震,而不是现在观测到的主
震-余震型为主.”(http://www.xys.org/forum/db/3/148/53.html)。】
好笑的是方专家文章中的这句话:
【“巴克也发现,沙堆崩塌规模虽然不是正态分布,但是遵循幂律:崩塌规模越大,则
发生的频率越低,参与崩塌的沙子数目每增加一倍,其发生的频率则降低 2.14倍。”】
有个教徒小心翼翼地这样问教主:(频率则降低 2.14倍)“是指频率降为原来的 1/(1
+2.14)?”(http://www.xys.org/forum/db/3/148/185.h tm l)。对于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方舟子花了将近一天一夜的时间才找到答案。他回答说:
【“小学数学没有学好?人教社 2002 年版《数学第六册教师教学用书》:‘扩大几倍
就是用几乘。缩小几倍就是用几除。’不过第一句和以前教的不一样,以前小学数学老
师告诉我们要分清‘增加’和‘增加到’的区别。”(见 2998年 6月 6日新语丝读书
论坛, http://www.xys.org/ forum/db/3/149/212.html)。】
方舟子本以为自己的这个解答可以一锤定音,但是,教徒们却对这个“小学数学”问题
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人问:“那么增加一倍和减少一倍怎么办?”(http//www.xys.
org/forum/db/3/150/138.html)。方舟子此时没有再花一天一夜的时间来思考,而是
仅仅花了两个小时就交出了答卷:
【“增加一倍和减少一倍等于不变就是了”。( http: //www.xys.org/ forum/d b/ 3
/ 150/177.html)。】
对此,虹桥网友“巡抚”在 6月 8日质疑道:
【“‘增加一倍和减少一倍等于不变就是了’,那‘参与崩塌的沙子数目每增加一倍’
,‘等于不变’,又怎么得出‘其发生的频率则降低 2.14倍’的推论?方舟子自己打
自己的耳光,还自以为感觉很好,讥讽别人‘小学数学没学好’,这就是方舟子式的无
耻。”(巡抚:《小学数学和语文都没有学好方 “科技界人士 ”》,http://www.rainbow plan.org/bbs/topic.php?topic=89351&select=&forum=1)。】
所以说,这个方地震专家,与方转基因专家、方进化论专家、方生物信息专家、方生物
医学出身,以及方反叛诗人、方明史专家等等,统统是一路货色,那就是不顾事实和逻
辑、靠“东抄西凑”、临阵磨枪而来的“速成专家”,连“民科”的级别都够不上。而
方舟子之所以要当地震专家,除了是为了自己的成名欲、得利欲所驱使之外,还有一个
更直接的原因,那就是报私仇。
(2)、方舟子与“天地生人”
笔者在 2008年 6月曾撰文指出:
【“在地震预报领域,领跑的、取得实质性进展的、认为地震可以预测的,几乎全部是
被边缘化的非主流人士,都是广义的民科。汶川大地震,很可能使这些人、乃至整个
‘民科’,成为中国社会的一股强大势力。方舟子迫不及待地打出‘地震不可预测’的
旗帜,其实质就是要堵死这些人的崛起之路,让他们永久地给自己当垫脚石。也就是这
样缘故,新语丝上关于地震不可预测的文章,对民科的谩骂,不仅在数量上占据绝对优
势,在内容上,也特别的刻毒阴损。”(亦明:《方舟子为什么要宣扬地震不可预测论
》,见 2006年 6月 16日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 bbs/ topic.php? topic= 89740&selec t=&forum= 1)。】
实际上,“民科”也好、“伪科学”也罢,都不过是方舟子用来打人的棍棒。而他所打
的人,特别是那些他下死手毒打的人,又都是他的私敌、死敌。事实是,早在 2003年
,与野鹤剖析“方舟子现象”几乎同时,一个叫做“天地生人”的组织也开始了对方舟
子进行全面、系统的批判。到了 2004年 5月,“天地生人”又连续举办了两次“‘方
舟子现象’系列学术讨论”,且看上阵的人员和他们的题目: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研究员宋正海:《试析方舟子打假现象的实质》中国气象科学
研究院研究员任振球:《要害在于打击重大原始创新》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老院长、研
究员张家诚:《谈谈方舟子的“打假”》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徐道一:《揭穿
方舟子打假的骗局——以〈方舟子打假〉 64期为例》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研究员孙
文鹏:《评方舟子打假第 64期“澄江初物群挑战进化论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
所研究员张浩:《评方舟子打“假”的诡辩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所研究
员徐钦琦:《方舟子以假反真的三种手法》总参工程兵第四设计研究院高工李世辉:《
方舟子“打假”正在扼杀中国科技创新》航天部高工许少知、航空部资深工程师曲元春
:《科学繁荣要靠学术争鸣、学术打假绝非人人打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李志超:
《从科技文化学原理谈科学生活的自律和他律》中国专利局高工王文光:《批“伪科学
”是政治行为还是学术行为》航天工业总公司高工蒋春暄:《方舟子为何明目张胆攻击
蒋春暄成果》
这才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当时,方舟子与《探索与争鸣》杂志社的官司(即
“野鹤案”)即将宣判,“天地生人”的喧嚣,对方舟子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果然,
几天后,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宣判方舟子一审败诉。“天地生人”的批方系列与方舟子败
诉是否有因果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格局太小”(《南方周末》记者李海鹏语
)的方舟子对这些人能记恨一辈子,却是毫无疑问的。
2005年 5月 11日,《科技日报》刊登了一篇由九人联署的文章,《科学探索不需要也
不可有 “科学警察 ”》,这九人之中就包括研究地震预测预报的任振球、耿庆国、徐
道一。虽然这封信并没有提到方舟子的名字,但是,仅看这个标题,就足以使方舟子这
个“自命的中国科学警察”坐卧不安了。(据执笔人之一孙文鹏后来说,“发表的稿子
已经过删节,而原文的矛头直指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和以学术打假而成名的方舟子。”见
李瑞先、柴爱新:《科学与伪科学謁说了算》, 2005年 5月 23日《瞭望东方周刊》)
。果然,新语丝上马上出现反击的文章,其中包括老跟班陶世龙的《何必心虚——评发
表在科技日报上的一封九人联名信》。这才叫做贼心虚,贼喊捉贼。而方舟子更是亲自
出马,分别在《北京科技报》和《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中国需要 “科学警察 ”》和
《如此反对反伪科学》两篇文章。不久, 2005年 6月 20日,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将“天
地生人”立此存照,建立“专辑 •伪科学大本营‘天地生人’”。
笔者曾指出,方舟子的想象能力极差,所以他揣测别人的心理,一般都是根据自己的“
亲心”体验为依据的。比如,他不厌其烦地告诉世人,那些反对他的人之所以反对他,
都是因为这些人作假或者搞伪科学被他方舟子打过。这当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事
实是,方舟子所毒打的对象,很多人倒真的都是打他方舟子在先,被方舟子疯狂报复在
后——比如肖传国,比如野鹤,比如“天地生人”诸人。也就是因为自己“打假”的实
质是报私仇,所以方舟子就以为别人也是如此。这才叫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在汶川地震之后,“天地生人”中的地震预测人士,突然间名气大噪,尤其是耿庆国,
被舆论誉为“国宝”。这就像他的死敌肖传国要当选院士一样,让方舟子惊恐莫名。于
是,他顾不上自己曾经说过的“断言复杂系统的突现性质不可预测,必然反对科学传统
上对 ‘理论预测 —检验’的研究方法的重视,反对探求普遍规律”,立即断言地震不
可预测,并且,连“正儿八经的地震预测研究”也不许别人搞了。所以说,方舟子之所
以要抡出“地震不可预测”这根大棒,其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的仇人打成搞“伪科学”的
“骗子”。
本来,“天地生人”的参与人员,都是在自然科学界中有专业、有职业、有职称的“三
有”人员,他们与方舟子这个“三无”人员斗法,其实质就是专业人士与“民科”对阵
。可是,方舟子却有本事把自己打扮成国际主流科学界的代言人,于是阴阳颠倒,乾坤
挪移,他倒成了专业人士,而他的对手竟然不明不白地变成了“民科”和“伪科”了。
(摘自:《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作者:亦明)
6、肖传国事件始末
送交者: 亦明 于 2010-09-25 06:13:37
(《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一书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0200595.html)
一、方舟子与肖传国结怨,始于2000年底,起因是肖传国反对方舟子到洋人那里告中国
人的洋状。从那以后,方舟子就一直称肖传国(笔名“昏教授”)为骗子。2001年底,
肖传国实名向《科学》杂志社举报方舟子抄袭。这使方舟子对肖传国的仇恨达到了顶点
。(见本书第一章《结怨》)
二、从2001年8月起,方舟子就在网上“通缉”肖传国。《科学》抄袭案爆发之后,方
舟子再次发表“通缉令”。他并且号召自己的徒众通过跟踪网络IP等手段查找昏教授的
身份。(见本书第二章《陷害》)
三、2003年初,方舟子以为中国科大特聘教授姚雪彪是昏教授,于是率领众人对姚雪彪
大打出手。在得知姚雪彪不是昏教授之后,又突然住手。(见本书第二章《陷害》)
四、2005年9月,在得知昏教授是纽约大学教授肖传国之后,方舟子不仅怂恿徒众对肖
传国进行无情攻击,他自己还化名“水中划”发表系列文章,对肖传国进行全面的诬陷
和诽谤。(见本书第二章《陷害》)
五、根据他自己的化名、匿名诽谤文章,方舟子在2005年9月21日的《北京科技报》上
实名公开诽谤肖传国。方舟子此举遭到肖传国提出名誉权控诉。武汉市江汉区法院在
2006年7月宣判原告胜诉。武汉市中级法院在2007年2月做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六、从肖传国在武汉起诉开始,一直到终审判决,方舟子及其控制的新语丝一直没有停
止对肖传国本人的辱骂。这些辱骂还涉及到肖传国先生的导师、年逾九旬的中科院院士
裘法祖,以及主审法官吕瑛。(见本书第四章《啸聚》)
七、在初审失败之后,方舟子一方面在新语丝网站继续对肖传国和武汉法官的辱骂、诽
谤,一方面炮制《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以造成自己得道
多助的舆论。大量事实证明,那封公开信是方舟子一手策划的骗人黑信,许多签名人或
者子虚乌有,或者毫不知情,或者本身就是骗子,甚至是在押犯罪嫌疑人。(见本书第
四章《啸聚》)
八、方舟子还借初审失败之机,在美国和中国各自建立了一个为他吸金的组织。这两个
组织在自己的纲领性文件中明确表示,吸取的金钱将主要用于方舟子与肖传国打官司。
事实上,这两个吸金机构,位于中国的一个是非法组织,位于美国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
骗子组织。(见本书第五章《吸金》)
九、2006年9月,方舟子怂恿美国西北大学教授饶毅撰写诋毁、诽谤肖传国的文章,并
且在新语丝网站发表。肖传国随后在美国联邦法院控告饶毅,最后以饶毅向肖传国赔偿
一万美元庭外了结。(见本书第六章《阿歪》)
十、2007年2月,方舟子利用传递公司向自己送交美国法庭传票的机会,制造了一个“
恐吓信”事件。2010年9月,也就是在事发三年半之后,方舟子自己承认那个事件就是
传递公司送达法庭传票。这个事件直接导致人们对他2010年被袭案也是报假案的怀疑。
(见本书第三章《逃讼》)
十一、从2007年2月到2009年8月,方舟子为了逃避武汉法院的判决,暂时停止了对肖传
国表面上的攻击。但是,他的私人律师彭剑在为方舟子非法吸金组织的资助下,对肖传
国及郑州神源医院的病人进行了非法的暗中调查,搜集黑材料。(见本书第七章《行恶
》)
十二、2009年8月,武汉法院方面到北京依法执行了三年前的判决,从方舟子妻子的帐
号上划走罚款及利息四万余元。方舟子马上在新语丝上开始了对肖传国及武汉法院的谩
骂和攻击,并且怂恿不满患者控告神源医院。(见本书第七章《行恶》)
十三、从2009年10月起,方舟子勾结自己在新闻媒体的同伙,密谋策划了围剿、诽谤、
陷害肖传国的行动。这场围剿行动共有四家媒体参加,发表文章14篇,前后持续了半年
的时间。事实表明,这场围剿的幕后导演就是方舟子,总策划是方玄昌、贾鹤鹏,领衔
主演是方舟子的贴身律师彭剑、方舟子的亲密好友纪小龙等人。(见本书第八章《作伥
》)
十四、从2009年11月起,方舟子指使、怂恿自己的信徒到美国的网站散布自己制造的“
肖氏手术”无效、致残的谣言。他们的所作所为激起了美国人的强烈鄙视和愤慨,他们
很快就被赶出论坛。(见本书第七章《行恶》)
十五、2010年2月,方舟子指使自己的信徒向美国政府邮寄匿名检举信件,对肖传国本
人及其发明的“肖氏手术”进行恶毒攻击。该检举信遭到美国卫生部相关部门严词驳回
。(见本书第七章《行恶》)
十六、2010年6月,方玄昌在北京被袭。方舟子马上暗示此案与肖传国有关。
十七、2010年8月,方舟子在北京被袭。方舟子及其贴身律师彭剑马上明示肖传国是嫌
疑人。
7、主流媒体在肖传国事件中对方舟子的包装
作者:田义 发于:乌有之乡
方舟子遇袭案已经尘埃落定,媒体对方舟子遇袭案告破之前的反应已经足以让人生疑。
一起极为普通的刑事案件要劳驾北京市公安局出面,这本身就是某些领导配合方舟子的
一种炒作。而各大媒体对方舟子遇袭案报道的规格之高更是前所未有,央视做了专题片
,中国网络电视台还在首页以大幅版面炒作方舟子遇袭事件;美国的《纽约客》和《科
学》杂志也积极报道了美国某生物技术公司的这位高级雇员。
这些所谓的主流媒体首先便已认定方舟子遇袭的真实性;进而一口咬定方舟子遇袭,是
因为方舟子打假得罪了某些人,而这个过程并没有警方出来说一句话。在案子告破之前
,“凶手”被抓获之前,没有警方的调查结果,任何人无权宣告方舟子没有报假案;无
权宣告方舟子不是雇人自导自演了这场被袭的大戏;也无权宣告袭击方舟子的凶手就是
方舟子打假过程结下的仇敌所雇。把推理当作客观事实,只能说是主流媒体的集体脑残
,或者根本就是集体造谣!
白岩松、柴静、任志强、潘石屹、石述思、司马南,所有与方舟子沾边的不沾边的纷纷
出来支持方舟子,谴责“造假者的暴力行为”;科学网更是变得跟方舟子的灵堂一般,
一帮所谓的教授、学者纷纷出来留名支持方舟子,惟恐方舟子在新语丝里对他们进行围
剿。众媒体就这样把裸奔的方舟子打扮成穿着世上最华丽的新衣的“打假斗士”。
而方舟子在这次媒体炒作事件过程中,基本上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看看方舟子博客
上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吧:
科普节目《明明白白转基因》播出预告 (2010-09-17 12:32:51)
今天(9月17日)18:30 在央视7套《科技苑》栏目播出科普节目《明明白白转基因》,
并将于9月18日的14:20和9月20日的14:20两次重播。节目长30分钟,半年前录制的。
今晚九点半央视三套马东主持的《文化视界》 (2010-09-16 14:02:28)
我将在下半场作为第二个嘉宾出场接受访谈。
深圳卫视《22度观察》第150期:方舟子被袭真相 (2010-09-15 13:18:45)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A2NDc3MjIw.html
东方卫视《深度105》深度报道《方舟子遇袭的背后》 (2010-09-15 13:12:30)
http://tv.openv.com/play/SHDongFangTVprog_20100912_7258255_0.ht
遇袭前的专访方舟子:我不需要聘请保镖(2010-09-14 13:14)
本刊记者 林楚方__文 《看天下》
民调显示99.5%的人曾遇作假不该引国人戒惧吗(2010-09-14 13:13)
本报记者 王聪聪 中国青年报 2010-09-07
方舟子认为,应该……
半月谈对话方舟子:百分之百因揭露造假被报复(2010-09-11 15:21)
半月谈 2010年08月31日
美国《时代》周刊报道方舟子被袭击(2010-09-09 23:59)
中国新闻从业者处境雪上加霜 记者Austin Ramzy,北京2010年9月8日
从方舟子最近几日的博客内容可以看出,方舟子对于媒体如何报道他是多么的看重。方
舟子当日下午五点多遇袭,其妻刘菊花六点刚过便通过方舟子的新浪微博发布方遇袭的
消息:
“我是方舟子的爱人,代替他发布这条微博。刚才在北京住所附近,方舟子遭到两个埋
伏歹徒的辣椒水和铁锤袭击,受轻伤。方舟子两袖清风,铁骨铮铮,为民除害,无怨无
悔,更无所畏惧。期待北京警方早日缉拿凶手,更期待中国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以一己
之力抗拒群魔的那一天。(8月29日 18:19 来自新浪微博转发(23266) | 收藏 | 评论(
16190))”
刘菊花发布的微博对此事件已经做了定性,其对方舟子的自我吹捧简直让人肉麻。
这么快速而出色的反应,足显方舟子夫妇的“政客”风范:日本人炸毁柳条湖段铁路,
借机发动“九•一八”事变;陈水扁自导自演“319枪击案”,借机赢得台湾大选
;美国统治阶级“911”爆破双子大楼,借机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至于方
舟子遇袭这个事件不管是真是假,已经铁定要被方舟子充分利用,演足“悲情戏”。所
以,在方舟子遇袭的第一时间,方家人并非默默地配合警方调查,而是急于向全世界宣
告方舟子因打假而光荣遇袭;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方舟子频繁接受各大媒体采访,宣
传自己的英雄事迹;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方舟子整日地在微博和博客上辛勤劳作,不放
过《大河报》这样的地方媒体,甚至连《东莞时报》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媒体出现的
些许与自己口述内容不一致的报道也被他盯上,组织文章,制造舆论对其大肆攻击;当
然也不忘转载各大媒体对自己的正面报道。“打假斗士”对自己名声之关注可见一斑。
而从QQ群了解到的一个小细节更是有趣。一位网友在QQ群里讲述了他当天在方舟子微博
留言的遭遇:他在方舟子微博里留言谴责歹徒,同时批评方舟子妻子刘菊花的言论有点
肉麻,刚回头看,没一分钟就被删除。此网友奇怪,难怪方舟子微博上大部分是支持他
的,原来方舟子会删除反对他的言论。于是又重新发了一遍,并且进行了截图。第二天
看时,又被删除,此网友还被方舟子微博列入黑名单禁言。以下是他重发的微博内容:
出手够快的,没一分钟就删了我的评论。Mark一下,然后截图。强烈谴责歹徒,对方舟
子反对中医和支持转基因持保留意见。还有请方爱人注意措辞,你当年那篇吹捧方是民
的《网络奇才方舟子》已经够让人肉麻的了:)@方舟子 :我是方舟子的爱人,代替他
发布这条微博。刚才在北京住所附近,方舟子遭到两个埋伏歹徒的辣椒水和铁锤袭击,
受轻伤。方舟子两袖清风,铁骨铮铮,为民除害,无怨无悔,更无所畏惧。期待北京警
方早日缉拿凶手,更期待中国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以一己之力抗拒群魔的那一天。
半夜11点多在方舟子微博发评论,而且方舟子妻子刘菊花发表的这条微博当时有上万条
评论,择其要害一一删除,这需要多么大的工作量,笔者丝毫不怀疑方舟子的微博有专
人维护!
后来笔者专门造访了方舟子的微博,试着留言,也遭到了同样的经历。但笔者发现,这
位网友对方舟子有误解,方舟子并不是删除所有反对他的评论,对于方舟子有信心回击
的评论方舟子不但予以保留,还要在微博里专门回复批判,因为这有利于方舟子自我炒
作;只是那些反对他并且是击中要害的评论,方舟子才会坚决予以删除。方舟子的妻子
刘菊花在新华社做记者时,的确写过一篇吹捧方舟子的文章《网络奇才方舟子》,并且
发表在了方舟子的个人网站——新语丝上,文章对方舟子极尽肉麻的吹捧,算是有关媒
体对方舟子较早的炒作作品之一。对此,方舟子的死对头亦明在《我和方舟子分手、决
裂的前前后后》的长文中已经进行了揭露。方舟子遇袭之后,大记者刘菊花又写了一篇
抒情散文《活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0lplg.html),大倒苦水,大打亲情牌,为方舟子鸣不平,从侧面反应方斗士“光辉伟岸”的形象。文章发表在方舟子博客上时并未署刘菊花的名,只是署上“方舟子妻”的称谓。不知情者一定奇怪,难道“方舟子妻”没有名字吗?如果是要避嫌,何不用个笔名发表?——这正是方舟子为难之处,其他人不是方舟子妻子,不能以这个身份写这篇吹捧方舟子的文章;而直接署上刘菊花,无疑是打自己脸,揭自己伤疤。虽然亦明的新浪博客和网易博客先后被方舟子动用关系封杀殆尽,但他仍然会忌惮别人搜索出方舟子妻的真实身份。
1 (共1页)
相关主题
方舟子造谣诽谤国家领导人习近平铁证如山却怂蛋不敢承认方舟子习惯性剽窃和一稿多投的历史ZT (转载)
也谈保护老婆和双重标准方舟子早该挨打 (转载)
Re: 高耀洁怎么回事? (转载)不得不站出来为方舟子说两句 ZZ
张行远:中共政权又撞墙--全球基金冻结中国拨款方舟子盗取新语丝始末 ZZ
说说我眼中的方舟子救救方舟子 ZZ
方卫兵与方舟子的“绝不道歉”新语丝与方舟子的故事--“反面教材扮演的反面教材”观点 ZZ
不得不站出来为方舟子说两句 ZZ左志坚给方舟子的公开信 ZZ 汉芯事件是方舟子揭露的吗?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扬言要杀方舟子 (转载)[合集] 新语丝与方舟子的故事--“反面教材扮演的反面教材”观点 ZZ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方舟子话题: 基金会话题: 新语丝话题: 科学话题: 学术